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宵山萬花筒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可怕的京都,可怕的祇園祭,可怕的宵山。 我這個外行人不應該獨自到處亂轉的……」 京都新世代作家代表 X 最夢幻繚亂的千年祭典! 心地善良的傻瓜──神隱15年的少女──謎樣的古董店男子 又怪又有趣 森見登美彥開啟想像力的新境地! 宵山──京都祇園祭的前夜。 在這華美幽暗的千年古都裡,祭典的熱鬧彷彿吞沒了整座城市。 兩姊妹在熙攘人群間失散了。年幼的妹妹遇上一群穿紅色浴衣的女孩,嬉笑著帶她奔越大街小巷。煩鬧的人聲裡,妹妹的腳步竟漸漸虛浮,彷彿下一刻就要飛上天去…… 而城市的另一角,宵山宛若棲居在這間老宅內。十五年過去了,仍舊彷彿一夜。畫家在萬花筒內見到了那張懷念已久的面孔,微笑著召喚他踏入宵山的迷離中。 頻頻來訪的古董店男子究竟是何來歷?他索討的那樣「不該擁有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十五年前失蹤的少女,與十五年後猝死的老人之間,又有什麼關聯? 本書收錄〈宵山姊妹〉、〈宵山金魚〉、〈宵山劇場〉、〈宵山迴廊〉、〈宵山迷宮〉、〈宵山萬花筒〉六個短篇: 〈宵山姊妹〉 老師明明說了,「下課後要直接回家的」。好奇的姊姊為了要去看「螳螂山」,帶著我在大街小巷間亂跑,想不到我們倆竟在人群中走散了。怎麼辦、怎麼辦? 〈宵山金魚〉 乙川的夢想是培養出「超金魚」,興趣則是「放我鴿子」。這一年,他終於允諾帶我見識所謂的「宵山」,卻也照例放了我鴿子,不幸的是,我竟然還誤闖宵山大人的禁地…… 〈宵山劇場〉 那一年的學園祭讓我對舞臺設計的熱情就此燃燒殆盡。無所事事、打工度日的我,難以拒絕學長的邀約,加入他莫名其妙但號稱絕對華麗的計畫,卻意外與那瘋狂的女子重逢?! 〈宵山迴廊〉 十五年前的那一夜開始,宵山的影子就此棲居在這座老宅內。而十五年後,畫廊老闆帶來的萬花筒裡,竟出現了我日思夜想的面孔,微笑著呼喚我前去尋找她的芳蹤…… 〈宵山迷宮〉 一年前,無人知曉父親為何遠赴鞍馬,並且猝死在半途。一年後,古董店的男子日復一日前來索求某個物品。為什麼母親每天早上都在倉庫裡整理東西?為什麼每天見到我的人卻說是第一次見面? 〈宵山萬花筒〉 我不該放開妹妹的手的。明明那麼膽小,為什麼要跟著陌生的女孩走呢?街角的大和尚說好了要給我養著金魚的氣球,卻帶著我來到神祕的大樓屋頂上……

目錄

◎〈宵山姊妹〉
◎〈宵山金魚〉
◎〈宵山劇場〉
◎〈宵山迴廊〉
◎〈宵山迷宮〉
◎〈宵山萬花筒〉

內文試閱

  到了休息時間,她想去上廁所。

  廁所位於教室外的長廊深處。三樓除了芭蕾舞教室之外,還有其他房間,但門上的毛玻璃後方總是暗暗的,總讓她覺得心裡毛毛的。她要姊姊陪她去。每當這時候,姊姊總是一說就答應,從來不曾取笑或刁難她。

  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姊姊正在窺探走廊盡頭的樓梯。

  「姊,怎麼了?」

  「噓!」

  姊姊豎起食指,燦然一笑:「你看。」

  通往樓上的樓梯兩側排了好多燈籠。「怎麼有這麼多燈籠?」姊姊喃喃地說,腳已經踏上樓梯了。她想起上次跟著姊姊偷溜到屋頂的事。那次她們下樓時被洲崎老師發現,挨了一頓好罵。

  「不行啦。」她對姊姊說。「一下就好。」姊姊這麼說。

  仰頭可看到樓梯平臺上擺了大大的狸飾品和招財貓。姊姊從平臺上往更上面的樓梯看,發出「咦」的一聲。「有女兒節娃娃耶。」

  「有女兒節娃娃?」

  「有,而且好大。」

  「我也要看。」

  她爬上樓梯,站在姊姊身邊。兩側同樣擺了燈籠的樓梯成了女兒節人偶的層架,上面擺著一排排女兒節人偶。姊姊飛舞般輕巧地閃過女兒節人偶上了樓梯,站在四樓的走廊。「好誇張。」姊姊低聲說。「全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有這麼稀奇?」

  「稀奇、稀奇。」

  聽到別人這麼說,自然想一探究竟。她跟在姊姊後面上樓。

  四樓的走廊堆著許多裝了人偶和玩具的紙箱,很亂。姊姊拎起散落在地板上的七彩彩帶。彩帶映著從長長窗戶射進來的光線,閃閃發亮。姊姊邊走邊輕輕甩動彩帶,摸摸排在地板上的或黑或白的招財貓的頭。

  「好像玩具店喔。」她悄聲說。

  「嗯。」姊姊也同意。

  然後她們發現了一個蓋著紅布的大箱子。姊姊把耳朵貼上去,說:「裡面好像有聲音。」掀起紅布的時候,她看到暗暗的水裡有瞪得好大的眼珠子在動。她驚呼一聲,向後退,抓住姊姊的手。姊姊也抓住她的手。

  水槽裡,一尾活像妖怪般又紅又肥的魚浮在水面。魚有西瓜那麼大,圓滾滾、胖嘟嘟的。嘴巴一開一合,愣愣地盯著她們。

  她們呆站在那裡看著魚的時候,走廊深處傳來一聲「你們在做什麼」!一個戴著草帽的女人站在那裡瞪她們。「要是調皮搗蛋,會被宵山神吃掉喔!」

  她們落荒而逃。

  姊姊邊下樓邊笑著說:「啊啊,嚇死我了!」



  她們沿著平常回家的路來到烏丸通,這時姊姊倏地停下腳步。

  化為辦公大樓峽谷的大馬路上竟然一輛車也沒有,人潮在車道正中央行走。有穿西裝提公事包的人,也有拿著團扇在胸前邊搧邊走的大叔,有觀光客模樣的婆婆阿姨,也有穿著浴衣漫步的年輕男女。斜陽輕照的大馬路兩旁,攤販擠得水洩不通,有些已經點亮了燈泡。她從來沒看過這麼多攤販。分辨不出是什麼味道的焦香味隨著潮濕的風飄過來。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大樓峽谷中充斥著攤販與群眾的熱氣。



  姊姊好奇心強,無論什麼地方都想一頭闖進去。這讓被拉著跑的她焦慮不安。她很怕洲崎老師撞見她們竟還在外頭晃盪。

  錯綜複雜的市區也令她害怕,因為市區裡有人綁架小孩要求贖金、或是賣到遙遠的國外去,或是殺掉。天知道什麼時候昏暗的小巷裡會跑出邪惡的大人來,把她攔腰抱起,帶到遙遠的地方,永遠都回不來。她總覺得走在大街上時,片刻都不能鬆懈,身體繃得硬邦邦的,手心一下子就汗濕了。儘管她膽子這麼小,卻滿懷責任感,認為姊姊太莽撞,自己必須寸步不離地看好她。而這正是她可愛的地方。

  姊姊堅持要去看位於這祭典某處的「螳螂」。聽芭蕾舞教室的同學說,動起來就像活的一樣。「都是她們跟姊姊亂講!」她心中恨恨地想。

  「姊,你為什麼想看那種東西?我們回家啦。」

  「想看就是想看啊。走啦!走啦!」

  說著,姊姊已經朝著因攤販而熱鬧起來的烏丸通人群走,抓著姊姊衣角的她也朝同樣的方向邁出腳步。

  姊姊梳成髻子的黑髮光澤亮麗,腳步像跳舞般輕快。

  跟著人群走在大馬路中央,確實令人感到愉快無比。馬路兩旁的攤販大陣似乎沒有盡頭。姊姊讚歎著,明明沒有什麼事卻頻頻嘻笑。走在大馬路中央的姊妹倆眼前,銀行、辦公大樓林立的熟悉景色為之一變。市街的底部矇矓地布滿了攤販的橙色燈光,透出亮白日光燈燈光的辦公大樓峽谷上方,清澄的夏日天空逐漸暗轉,開闊無垠地延伸開來。這片生平僅見之美,使她的身體因一陣近似於恐怖的解放感而發抖。驚異之下,她不由得喃喃地說:「這是怎麼回事呀!」

  「啊,你看!」   姊姊在宛如棋盤交錯的小巷中一下子左轉、一下子右轉,一下子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折返。每當被姊姊拖著踏進小巷,她都像電車駕駛般指著方向確認「左」或「右」。

  「剛才左轉,所以回家的時候要右轉。」

  她念念有詞地說:「然後,右轉就要左轉。」

  即使像這樣說給自己聽,但當姊姊突然折返,好不容易記住的又泡湯了。說了好幾次「左」、「右」之後,她腦中連「左」、「右」本身都分不清了。

  「啊──全搞混了啦!」

  她不禁叫苦。

  前後左右都是無盡的小巷。祭典歡騰氣氛充斥的每一條巷弄看起來一模一樣。「這裡剛才是不是也走過了?」她喃喃地說。姊姊說:「是嗎?」顯得一點都不在意。她覺得好像永遠也走不出這場祭典,逐漸覺得喘不過氣來。



  她連方向都搞不清,放眼望去盡是陌生的人群,因而見到柳先生的時候,不禁鬆了一口氣。柳先生在三条高倉旁一家畫廊工作。母親帶她們去拜訪過,當時他請她們喝了甜甜的紅茶。柳先生拿著一個小小的包袱,在自動販賣機旁發呆,看起來有點累。

  姊姊叫了柳先生,輕快地彎腰鞠了一個躬。

  「柳先生你好。」

  「喔。」柳先生應了一聲,微笑道。「你們好。」

  「請問你知道螳螂在哪裡嗎?」

  「螳螂?你是說螳螂山嗎?」

  「對對對。」

  柳先生微笑著,以簡單易懂的方式仔細告訴她們怎麼走,最後又叮嚀:「不可以放手哦。你們手要牽好,別走散了。」

  她們照著柳先生教的路走去,終於找到「螳螂山」。

  螳螂山所在的西洞院通與她們剛才走過的小巷不同,又寬又大,但這裡一樣也有很多攤販,在薄暮之下發光。看過螳螂山後,她對心滿意足的姊姊說,趁時間還不會太晚,趕快回家吧。一想到總算能從這趟可怕的宵山探索之行中解放,就安心了。就是這片刻的大意,讓她把姊姊跟丟了。

  走在錦小路通這條町屋與住商混和大樓夾雜的緩坡路時,一群嬉笑著穿過人群的女孩讓她看呆了。那幾個女生都穿著華麗的紅色浴衣,在愈來愈深的暮色之中,翩翩飛舞般穿過巷弄,宛如一群在昏暗水渠中游動的金魚。她被吸住了似的望著她們的身影。

  「好可愛喔。」

  她猛然回神,在周圍的人群裡卻見不到姊姊的身影,心臟不禁跳得發痛。一想到被姊姊丟下,她就慌了。當她慌不擇路地提起腳步,正好一頭撞上從旁邊經過的大漢的側腹。那人是個頭髮剃得精光的大和尚,大大的眼珠子一轉,俯視著她。因為太過害怕,她連對不起都忘了說,只顧著逃跑。

  為了怕大和尚找到她,她在十字路口轉了彎,來到一家小商店門前喘息。

  往右邊一看,人群之後露出了掛著燈籠的山鉾。

  可是,她卻和姊姊走散了。連自己在哪裡、朝著哪個方向走都不知道。淚水一下子湧入眼中,山鉾紅紅白白的燈籠看出去都模模糊糊的。她在打烊後暗暗的商店屋簷下躲避人潮,忍住淚告訴自己這是該堅強的時候。

  「不行,別哭別哭。」她喃喃說道。

  她是個愛哭鬼。

  和姊姊走散了,獨自一人在黃昏的街上。沒有比這更叫人心慌的事了。心想著不能哭不能哭,卻覺得這樣孤伶伶地咬著牙忍耐的自己反而可憐。忍著淚,她喃喃說著「怎麼辦怎麼辦」。姊姊不見了,自己一個人又回不了家。

  「怎麼辦?怎麼辦?」

作者資料

森見登美彥(Morimi Tomihiko)

1979年出生於奈良。1998年進入京都大學農學系,畢業後進入農學研究所就讀。2003年研究所在學期間,以描寫京都大學生日常生活的處女作《太陽之塔》獲日本奇幻小說大獎,驚豔文壇。誰也沒想到一個內向害羞的京都大學高材生,腦中的「宅男狂想」竟能如此生動逗趣,又富有內涵。 2007年,以《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一舉拿下第20屆山本周五郎奬、日本書店大獎第2名,達文西雜誌讀者票選最愛小說第1名。以幽默、擬古的「森見文體」風靡全日本,受到各大書店店員和一般讀者的熱烈推崇。就連日本最毒舌的文學評論家大森望也對他讚譽有加,盛讚:「大傑作!毫無疑問是2007年的戀愛小說NO.1!」 2008年,以《有頂天家族》拿下日本書店大奬第3名,奠定暢銷作家地位。 而森見登美彥的登場與成功,也使得日文文學在「寫實」與「幻想架空」等傳統分類之下,又開創另一「打破類型疆界、以閱讀享受至上」的新體裁。 2009年7月,日本著名讀書社群網站「閱讀計數器」公布一項調查:「上半年度最多人閱讀的小說」,即由《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堂堂登上冠軍寶座! 森見登美彥可說是日本目前最炙手可熱、最受讀者喜愛的新銳作家! 有讀者說,閱讀森見登美彥,就像在看日本大文豪夏目漱石將搞笑漫畫家高橋留美子的漫畫(《亂馬1/2》、《福星小子》)小說化。想像力天馬行空,幽默感渾然天成,作品既優美又歡樂! 其他著作有《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狐狸的故事》、《美女與竹林》、《戀文的技術》、《宵山萬花筒》等。 在苦悶的時代,人人都需要歡笑的出口。 南無南無!感謝老天爺!賜予我們森見登美彥!

基本資料

作者:森見登美彥(Morimi Tomihiko)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麥田 書系:森見登美彥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1-09-29 ISBN:9789861736839 城邦書號:RM7706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