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猶大之裔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特別活動

內容簡介

史上最華麗血魅的小說,沒翻開《猶大之裔》之前,你沒讀過真正的吸血傳奇,劇情精采超越《暮光之城》,懸疑迷蹤更勝《歷史學家》,緊張刺激媲美《決戰異世界》,德國讀者不分男女老少最推崇的奇幻大作。 沒有猶大的背叛,耶穌無法犧牲自己,救贖世人! 是上帝讓我成為猶大之子、死神的女神;我殺戮,是為了終結這受詛咒的血脈…… 歐洲塞爾維亞地區有一個傳說——猶大為上帝之子犧牲後成為吸血鬼,其後裔繼承血脈,身上有猶大的紅色胎記,會在犧牲者身上留下三個交叉十字——猶大背叛耶穌的記號。 山丘上的老磨坊裡,固定有一場秘密聚會——與會者是一群科學家,他們是血族會的成員,為了人類福祉致力研究血液,想找出延年益壽、杜絕疾病的藥方。 德國萊比錫有一名美麗神秘的女子——她是悲憫的白衣天使,也是死神的黑暗女神。在死神降臨那一刻,緊緊守護臨終病床上的孤單心靈。夜晚則化身為地下格鬥場上的女戰士,體會與死亡擦身而過的觸感。 她犯下的罪孽太深、肩負的責任太大,尤其對一個小女孩的記憶一直揮之不去。於是她在無數個漫漫長夜裡,寫下席拉的故事。 故事起源於1670年,席拉的命運與猶大之裔的陰謀交互糾纏不清……

內文試閱

  我熟悉生命的旋律。

  不是鳥鳴,不是拂過林間的颯颯風吹,也非孩童的嘻笑聲。更雅致脫俗一點。

  我熟悉每個單一音調,卻總是訝異於男人、女人與孩童身上演奏出的旋律竟如此懸殊。有其他樂器加入合奏,節奏的快慢變化、合奏的方式,全取決於人類,但是,只有在最稀罕的情況下,他才有影響力。

  我很喜歡聽那旋律,它代表了生命。

  我每個星期到那歌劇院好幾次,眾多樂手戮力演奏最優美的生命旋律。我永遠坐在第一排,旋律始終由單一個人演奏,不管是老的、年輕的、窮的、富的,還是男人或女人,完全沒有差別。每個人都可以來演奏,即使有時候不情願。

  我常深深望進那孤獨樂手眼裡,握住他的手,若是他過度亢奮,便用言語安撫他。有些人閉上眼睛,像是聆聽著歌曲;有些人則發著夢。我從他們的動作看得出來。

  不過,有一點永遠不變。最後的音調逐漸消失時,我總是熱淚盈眶。我對那樂手有虧欠。

  隨之而來的寂靜,卻喚醒我的嫉妒。



  今天的演出者是位小女孩。

  從初次見到泰亞以來,她的臉削瘦一大圈。看到她肋骨上竟還有肉,真會覺得是奇蹟。

  泰亞被診斷出罹患癌症,大自然殘酷又反常,癌細胞增生的速度很快。主治醫生說,這麼瘦小的身體裡有那麼大的腫瘤,實屬罕見。

  我坐在她床邊,耳邊傳來電子樂隊的聲音與生命的旋律,然後我把注意力放在泰亞的呼吸上。呼吸很淺,很規律。仍在呼吸。

  我的手碰觸泰亞柔和的五官,撫摸她蒼白的臉頰,撥開額上汗濕的淺色鬈髮,免得髮絲滑落鼻子上,弄得她發癢。額上那道發亮的紅色疤痕是手術紀念品。疤痕讓我不由得想起一張女孩的臉,一張活在好幾百年前的臉,我偶爾會跟泰亞講起她的事。她喜歡這些故事,我不太確定自己是否喜歡。

  有個童話說,一位醫生看見死神站在病人的床邊,從而辨認病人能否戰勝病魔。我雖然看不見死神,卻感覺得到他。那是種天賦,並非我自己求來的。也許因為我常跟死神打交道,比其他活人還更有機會陪伴許多人走過死亡,所以被賦予這天分。第一天見到泰亞,我就知道死神已經找尋她很久了。

  「妳不想再睡一會兒嗎?」我問泰亞,一邊將手放在她的額頭上。上面又冰又濕。

  她搖搖頭,動作軟弱無力。「不要。那樣我又會作噩夢,而且還有怪物。」泰亞盡可能緊緊抱著熊,她的保護者與同伴。「我不喜歡怪物。席拉能來把他們趕走嗎,希雅?」

  席拉,我故事中的女孩。「不要激動,親愛的。」我從容不迫地說。「我幫妳把席拉找來,她會趕走怪物,我答應妳。不過,現在……」

  心臟監測儀的聲音變快。我迅速把機器關靜音,眼角盯著螢幕上跳動的線條。小小的心臟停了下來!

  泰亞突然抽搐了一下。「希雅!」她的臉因為疼痛與使勁而扭成一團,眼睛睜得又大又圓。她似乎想把疼痛與疾病擠出體外,像是要洗滌自己。她的呼吸急促起來。

  「我不會離開妳,泰亞。」我向她保證。

  泰亞再次把頭轉向我,她瞳孔上的混濁,讓我想起蒙上霧氣的玻璃。她緊緊握壓我的手,力道之大,跟我陪伴的那些成人臨終者一樣。

  我對她微笑,撫摸她的臉。「別害怕,泰亞,別害怕。」即使我非常傷心,還是從我知道的許多歌當中為她哼了一首,熟悉的音樂能讓她穩定下來。

  泰亞的眼神渙散。死神離開了她的軀體,運走她的靈魂。



  醫院入口前的小雨棚下停著我的重型機車,一輛老舊的暗紅色鈴木隼,性能絕佳,稍微改裝了一下,時速可以飆到三百五十公里。

  我騎車不穿全套皮革防摔衣,也不戴安全帽,讓風吹越我的長髮比生命還重要。我認識死神,對他毫無畏懼。倘若他有天該上門找我,碳纖維與皮革也回天乏術。我停好後下車,走上前敲敲牆,牆的一部分向後退開。

  「晚安。」譚雅,我的服裝師打了聲招呼。她一襲灰色長裙,上面搭配黑色緊身胸衣,赤裸的頸子繫上領帶,半長的頭髮抹滿髮膠,服貼在頭上。我喜歡她這裝扮。「妳遲到了。」

  「我很準時。」我口氣冷淡,而且很清楚自己聽起來很冷酷。我凝視譚雅。我因泰亞之死讓她不好過,當然很不合理。通常跨上隼飆一段路就能宣洩悲傷,但這個小女孩已深烙在我的腦海。我很想坐下來跟譚雅談談,但時間已經不夠,而且也不恰當。死亡女神睥睨一切,不可褻玩。

  我脫掉衣服,只剩下紅色短內褲,將合身胸罩換成結實的白色運動護具,然後穿好譚雅遞給我迷彩褲,套上同樣斑紋的T恤,腳滑進戰鬥靴。現在只欠手套,好戲就開鑼了。

  我快速瞥了鏡子一眼,絕對沒人認得出我。鏡中映出一位纖細的女子,身材曼妙,好似從動作電玩中走出來。

  走廊盡頭燈火熠燿,這光景每次總讓我聯想到瀕死經驗的報導。今天,我這條路並非前往天堂,而是通到地獄。旋律優美的濃烈哥德搖滾震天價響,歌手的低音迴旋在心跳頻率的底線,人耳幾乎察覺不到。第一波腎上腺素在我體內釋放。

  我站在探照燈通亮刺眼的燈光中,快步經過狹窄走道,來到架高的格鬥場。天花板、角落等處隨時可見網路攝影機閃動不同的訊號燈,付了錢的客人正舒服地待在螢幕前,打開放映機,迅速從冰箱裡拿幾瓶啤酒,與朋友共度愜意的夜晚。血濺滿地也可以如此美好。

  這是非法的,殘忍的,卻他媽的能賺進大把鈔票,而且誰也沒料到這種事竟發生在德國。我熱愛的次文化。我的閥門。

  我眼光掃過觀眾席,現場大概一百人,彼此間隔恰當的距離環繞著格鬥場。每一個人付了不只三千歐元來找樂子。當然,那個噁得發臭的女生也在場,所謂「拜金名媛」的一員。   大廳的燈熄滅,只剩格鬥場暈散著昏暗光線,愛湊熱鬧的群眾消失在黑暗中。我看見朋友們準備的道具:四張桌子圍繞格鬥場擺放,有霓虹燈管、用鐵絲網纏繞的木棒、薄玻璃瓶。我從未使用過道具,不過對手與付錢的觀眾堅持要放。

  「全世界的先生女士,」司儀以英文開場,因為觀眾來自世界各地,「讓我們歡迎季風!他將像季風一樣橫掃敵人!」

  他咆哮威嚇,踐踏封鎖用的障礙物,像個糟糕的美國捕手。他應該比我重八十公斤,高二十公分。季風步伐沉重跳上格鬥場,落到台上時地板一陣震動。觀眾已經開始拍手鼓譟。

  「我想我的粉絲已經投靠你了。」我對他說。

  「妳失去的將不只粉絲,蕩婦!」他大肆狂嚎,輪流盯著攝影機做鬼臉,秀肌肉。該死的馬戲雜耍!

  「獻給泰亞。」我全身放鬆。而他大動作張開手指,一邊挑釁,一邊等待訊號聲響起。他的指節骨在黯淡中發亮,手上戴著手套,釘著磨得銳利的長鉚釘。那一定很痛。

  訊號聲才響起,他已經像頭憤怒的公牛朝我衝過來,速度快得驚人。有那樣的體重與肌肉,動作算是非常敏捷。他的教練、贊助者,或者其他不管是誰,一定給他用了非法的東西。安非他命?

  站著不動,簡直跟自殺沒兩樣。但我蹲低,猛力一蹬,雖然跳不到三公尺高,至少確定我能穩站在台上。躍起時我劈開雙腿,感覺到肌肉擴張。這樣的劈腿動作會讓藝術體操選手嫉妒死。

  季風像輛貨運列車從我胯下奔過,撞上場邊的鐵絲網。我一個空中迴旋,面對他落在地板上,雙手交盤胸前,給他個下馬威。

  「肏你媽的臭婊子!」他怒吼,猛地轉身,大腿、胸前與手臂被鐵絲網刺得到處是洞。他再度欺近我,這次比較謹慎、緩慢。他學乖了。

  季風想用滿是鉚釘的手套抓我的胸部。我低下身,從他身邊跑到格鬥場另一側,以全身重量跳到最上面的鐵絲網,踏向突出的金屬刺之間的一個空隙,立腳一蹬,空中轉身,雙腿張開,拋物線彈向那座肌肉山。

  我的靴子正中鎖骨,他腳步不穩往後退。我一落在格鬥場的地板上,立即起身。快手兩抓──他的鞋子掉了。他回以出人意外的快打,拳頭擊中我下巴,把我向後打飛。我也常被逮住,但沒被打過下巴,也不是這種鉚釘。這種痛覺是新的。

  又新又奇特……太刺激了!

  他扯開喉嚨大吼,拉拽鐵絲,還真被他拔起一條朝我劈來。他手掌被割破,但他似乎沒感覺。我勃然大怒吼他,然後抓住咻咻飛來的鐵絲反手彈回。我跟他不同,沒傷到自己的手。只要知道抓住鐵絲的技巧就行了。

  鐵絲橫打到他的臉,被打的地方出現一條紅腫。他暴跳如雷衝我攻來,全身血流不止,像只被打穿的輸血袋。他的攻擊速度駭人,猛擊、勾拳、直拳不斷射向我。我也快速抵擋,不讓鉚釘上身,但雙臂重重瘀傷,甜蜜的痛楚貫穿全身。然而我犯了個錯,讓自己被逼到角落。他已經赤腳竄前,把我往後拋到柱子上。猛力衝擊下,我翻了個觔斗飛出場外,正好掉在擺滿霓虹燈的桌上。燈管在我身下爆裂,劈哩啪啦噹啷作響,碎片刺進身體。聚光燈忽然打亮照在我們身上,像防空探照燈下的兩架飛機。

  季風跳到我旁邊,桌子坍塌,我穩住腳。他抓起一管霓虹燈,往我背部劈來,燈管碎裂,我的頭也被波及。他抓住我頭髮一把跩起,用手肘擊打我的臉三下,我眼前一陣黑。那警告我得趕快結束這次樂子,不管是對他還是對我。

  情緒激動的觀眾鼓譟亢奮,所有人全以為終於看見我倒下。我感受到他們散發出來的能量,他們的沉醉癡狂。

  我承認從未像今晚這樣忍受如此多羞辱,卻也帶給我不少娛樂。夠了,我已經得到今晚的振奮劑,不會再讓他有機會取得攻擊優勢。

  即使赤腳踩上碎片,他表情也文風不動。我非常確定他血液裡有那類化學雞尾酒,別人可以把他的血當作毒品,肆無忌憚賣給吸血鬼。

  我全身肌肉痠痛,右邊肋骨似乎斷掉,壓迫到肺。太精采了!我早已失去時間感,也許我們交手尚未超過十分鐘。

  季風折返回來,雙手像握劍似的握住鐵絲棒。我看著他像巨人一般醜陋地站在我面前。席拉沒辦法趕走泰亞的怪物,我的對手可沒這麼好運了。

  我到最後一刻才避開攻擊,手掌準確劈中他鼻軟骨,右手擊向耳朵。他某個地方的骨頭斷了。這次換我毫不留情緊咬他不放!

  我攻擊他的腎,他邊呻吟邊想逃脫,反而被我從下面踢到下巴。喀拉一聲,他的臉歪斜變小。他襲擊我,我左手一掌打斷鐵絲棒,趁他還愣瞪著我的拳頭,我縱身一躍,右手肘擊中他的太陽穴。

  季風雙手在空中揮動,身子一直往左拐,最後撞上格鬥場。我彈跳至空中,一個後空翻,順勢給他心窩兩拳,把他打到桌上。玻璃罐在他龐大身軀下應聲破裂,碎片濺到觀眾席上。他雙手大張躺在那裡,再也無法動彈。

  急救小組馬上從闃黑中衝進來。不過我很清楚季風今天不會死,我沒有感覺到死神。

  我打敗了龐然大物。「獻給泰亞!」我獨自低語,在燈光亮起前離開大廳。

  我覺得通體暢快。疼痛與腎上腺素在體內流竄,牽動每一根纖維。我的憤怒得到宣洩。我愛死這種感覺!

作者資料

馬庫斯‧海茲(Markus Heitz)

愛鮮血,牛排卻吃五分熟,為了寫作不願意當吸血鬼 德國讀者不分男女老少最推崇的奇幻大師——馬庫斯‧海茲 Markus Heitz 1971年出生,大學主修德語文學與歷史。多次獲得德國奇幻獎,以《矮人三部曲》奠定他成為德國奇幻大師的地位,並成為各大暢銷書榜常客。以《儀典》與(Ritus)與《聖所》(Sanctum)觸及神秘學領域。《猶大之裔》是他的第一本吸血鬼小說。 《矮人戰爭》(2005)與《矮人復仇》(2006)都獲得了德國奇幻獎「最佳德國小說獎」。 歡迎蒞臨作者網站:http://www.mahet.de/

基本資料

作者:馬庫斯‧海茲(Markus Heitz) 譯者:管中琪林敏雅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獨•小說 出版日期:2010-08-02 ISBN:9789862720097 城邦書號:BUC022 規格:膠裝 / 單色 / 51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