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不適合少女的職業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小葵,我教妳一個絕不會被抓到的殺人方法吧! 首先,要準備的是研磨棒和菜籽油。」靜香說。 殺人是最不適合少女的職業,我卻已經殺過兩個人。 真希望當時有人能夠阻止我,可是那年夏天在我身邊的,就只有她…… 人什麼時候會變成怪物?又是什麼時候失去幸福的呢? 野蠻、冷酷、令人心痛不已, 新生代才女櫻庭一樹獻給孤獨不良少女的話題作。 大西葵,13歲。每天戴上無憂無慮的面具在班上耍寶,內心其實陰鬱風暴肆虐,原因就出在「家中的人渣」──她成天只顧喝酒的繼父。 班上不起眼的圖書委員宮乃下靜香,注意到小葵的煩惱,她提議要協助小葵解決困擾,但小葵也要幫她一個大忙。 自此,對小葵而言,靜香是教唆自己行凶、時時提醒自己罪行的惡魔,沒想到一天惡魔靜香卻對她求救…… 面對殘酷的世界, 孤獨的少年少女傷心時只能屏息靜氣, 排除所有的憤怒,低微卑渺地活著。 然而一旦被逼入了絕境, 少年少女將切換成戰鬥模式, 聲嘶力竭奮力一搏!

目錄

◎開場白
◎第一章 要準備的是研磨棒和菜籽油,靜香說
◎第二章 Wht’s your poison?
◎宮乃下靜香的告白
◎第三章 要準備的是冷凍鮪魚條和八卦的歐巴桑,靜香說
◎最終章 要準備的是戰斧和殺意,靜香說

內文試閱

開場白

  國中二年級那年,我──大西葵,十三歲,殺了兩個人。

  暑假一個,寒假又一個。

  第一個凶器是惡意,第二個是戰斧。這使我深刻體驗到,殺手實在是不適合少女的職業。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和我同世代、犯罪被抓的男孩子──而且不是身強體壯,而是虛弱、戴著眼鏡的乖寶寶類型──為什麼都一副若無其事、完全不害怕的樣子。

  難不成他們都是「電玩腦」(譯註:日本醫學博士森昭雄主張,兒童過度接觸電動玩具將會降低大腦前額葉神經元的活動,阻礙其感情、思考、創作性的發展。)嗎?

  可是,我明明也很愛打電動啊。



  我不行了,完全不行了。害怕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身體似乎就要自動停止生命機能。

  少女的靈魂不適合殺人。如果有人早一點告訴我就好了。但是那年夏天,在我身邊的,只有那個人。

  就是宮乃下靜香。

 

第一章 要準備的是研磨棒和菜籽油,靜香說。

  第一學期的最後一天,天氣好得不得了,我們這群二年級學生坐在老舊的桌椅前,聽著老師喋喋不休說著暑假的注意事項,每個人都扭著脖子看向窗外,整齊程度彷彿像是「電線桿上因為受驚而一齊轉往聲響方向的麻雀」。夏日豔陽照得窗外發出白光,所有人只想趕快離開這間濕氣過重的教室而蠢蠢欲動。

  「……尤其是大西,要特別注意!」

  老師話說到最後,突然提起了我的名字。我心想,又來了。這個容易得意忘形的歐吉桑每次想製造效果,都會拿我開玩笑。可能是看我愛說話,朋友也多,又不會和老師唱反調,拿來當開玩笑的對象再適合不過了吧。而我也像往常一樣,發出不平之聲:「什麼嘛,為什麼只說我?」幾個班上的女孩則模仿老師的語氣,調侃我說:「要特別注意喔,大西!」就這樣,第一學期的最後一次班會,就在一片和樂融融的氣氛中結束了。

  看來在第二學期開始前,要暫時和這間總是笑聲絡繹不絕的教室說再見了。我和這個班的同學處得特別好,每天都過得開心極了。而就在我悵然地拿起書包,正打算走出教室時,不小心和人撞個正著。

  「不好意思。」我抬起頭,眼前的是個從沒說過話的同學。她戴著金屬框眼鏡,留著一頭直髮,不過她的頭髮不算長,髮型比較接近妹妹頭。她成天都在看書,是怪人一個,沒記錯的話,她應該是班上的圖書委員。

  「不會,我也沒看路。」

  她的聲音澄徹,有些低沈,可是不知為什麼,給人不太舒服的感覺。放暑假前的浮躁心情似乎瞬間被澆了一桶冷水,覺得冷颼颼的。女孩說完這句話後,便走出了教室。

  原來她的聲音是這樣的呀。我目送著她纖瘦的背影時,突然有人用食指戳著我的背,原來是成天黏在一起的死黨──小幸和雪代。

  那一瞬間又回到了平日歡樂的心情,我回過頭去。

  「很痛耶!」

  「小葵,回家前一起去麥當勞吧。」

  「喔,麥當勞?好啊好啊,一起去吧。」

  我豪邁地背起書包,把百褶裙摺短,跟著她們跑出學校。出發嘍!去麥當勞嘍!   我們所在的這座島,位於山口縣下關市的外海,面積大約三百平方公里,並不算小,是徹頭徹尾的鄉下。聽說我們父母那一輩,小時候要到本島只能搭渡輪,交通很不方便,不過現在已經有橋連接本島,想到下關的百貨公司,不管是開車或騎腳踏車都非常方便。

  島上人口大約兩萬人,不算少,不過多是老年人,我們這些年輕人的存在便顯得彌足珍貴。國中以前我們都念島上的學校,可是島上沒有高中,如果要升學得到下關去。這是座荒蕪的島。不過這處不毛之地,最近出現了一個「文化指標」(或可說是頹廢的前兆、愚民聚集的地方),那就是麥當勞(雖然店面小到不行)。我們開心極了,雖然不覺得特別好吃,下課後還是會去坐一坐。

  這裡也是島上年輕人少數的約會聖地之一,常有情侶流連,這一天店裡也有幾對年紀比我們稍長的情侶。我們五個國中女生占到了大桌子,以奶昔乾杯之後,我帶頭幫旁邊那對緊貼在一起盯著漢堡看的情侶配起音來。

  「『你看這個漢堡肉,好薄喔~』『就像妳的胸部一樣呢。』『好過分喔!』『妳看看這個生菜。』『哇,好漂亮,是綠色的呢。』『談戀愛的時候,再平常不過的東西看起來都光采奪目啊。』」

  朋友聽我幫他們胡亂配音,都抱著肚子笑得東倒西歪。小幸也跟著起鬨,接著配音說:「『好吃嗎?』『一點都不好吃,不過有妳在身邊,再怎麼難吃也變好吃了。』」我們一群人哈哈大笑,引來那對情侶毫不客氣的白眼,好像在嫌我們多管閒事。而我們五個也不甘示弱,睜大了眼睛回瞪他們,結果我們以人數取勝,那對情侶只能認輸,低著頭掩飾尷尬。

  和好友一起度過的時光總是特別開心,常有一種自己無所不能的錯覺。我想全世界最強的生物應該就是國中女生了。就是因為和她們這麼要好,我才能開心地度過第一學期。

  「真不想回家啊……」小幸突然喃喃地說。

  小幸家兄弟姊妹很多,父母都有工作,因此她得代替雙親照顧弟妹。不知道為什麼,父母那一輩很多人不願意生太多,島上很多小孩都是獨生子女,小幸家算是特例。大家都知道她家的狀況,所以只是彼此對望,什麼話也沒說。

  薯條都涼掉了。

  小幸一臉悶悶不樂的。這時不知為什麼,她突然轉頭對我說:

  「我好羨慕小葵喔,妳家那麼大,又只有一個小孩。」

  看到我沒回話,雪代跳出來幫我說話。

  「但是小葵和她爸又沒有血緣關係,常要看人臉色吧。還是我家比較幸福,我爸人很好,媽媽又是家庭主婦,我在家什麼事也不用做。」

  「什麼嘛!妳這是在炫耀嗎?」

  聽到雪代替我撐腰,小幸突然生起氣來。這時氣氛變得一點也不歡樂,腳下原本穩固的基台開始晃動,彷彿隨時都要垮下一般。

  每當這種時候,我都會屏住呼吸。

  也是在這種時候,我會想起原始人。

作者資料

櫻庭一樹(Sakuraba Kazuki)

日本的女性作家,被稱為「多領域、跨類型寫作的超新星才女」。 出道早期作品曾以美少女遊戲腳本和輕小說為主。 2003年起,創作領域逐步轉移至一般文學小說,在2008年獲得直木賞之後宣布不再寫輕小說,輕小說作家生涯至此畫上句號。 目前正以直木賞作家的身份活躍。

基本資料

作者:櫻庭一樹(Sakuraba Kazuki) 譯者:龔婉如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櫻庭一樹作品集 出版日期:2009-08-13 ISBN:9789866562280 城邦書號:1US002 規格:膠裝 / 單色 / 2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