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抉擇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特別活動

內容簡介

◆原文精裝版首印量130萬冊! ◆譯成40多種語言! ◆2008年全球最暢銷小說家排行榜第15名! ◆永遠的八冠王《分手信》作者 2009年度代表作! 當全世界都遺棄了你,我,寸步不離。 究竟該如何抉擇,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人的一生充滿了大大小小的抉擇,愛情裡更有各式各樣的矛盾、兩難與困惑。 初遇時,崔維斯自問: 單身的日子自由而愜意,而婚姻與家庭是責任,也是情感的寄託與心靈的歸依。眼前這名女子,嘉比,她的種種特質,我們的種種交會,在在說明她就是我今生的伴侶,但她卻牽著別人的手。我該如何是好? 陷入愛河後,嘉比自問: 一個是穩定交往多年的男友,一個是柔情似水又不顧一切的追求者。一個和我攜手走過風風雨雨,我甚至為他遠走他鄉。另一個卻似乎與我有更多共同點,而且始終適時出現,常伴我身邊。我該如何是好? 兩人建立家庭了, 不料,他們竟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暗夜,面臨一場悔恨與自責交織的變故,不得不做出一個若非生離就是死別的抉擇。 當心愛的人是生是死由你作主,你該如何決定? 這是一對相愛男女通過層層抉擇的關卡,最終締造莫大幸福的現代傳奇。 這個感人肺腑的故事,不止為站在幸福大門外、徬徨無措的你而寫, 也為已然享有幸福、分秒呵護著摯愛的你而寫, 更為你證明── 世間絕對有不容任何外力動搖的堅貞真情。 【暢銷記錄】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冠軍 ◎亞馬遜網路書店文學小說類冠軍 ◎邦諾實體書店精裝小說榜冠軍 ◎出版者週刊精裝小說榜冠軍 ◎Target連鎖賣場不分類書籍榜冠軍 ◎尼爾森公信榜不分類小說榜冠軍 ◎華爾街日報精裝小說榜冠軍 ◎華盛頓郵報精裝小說榜冠軍 【名家推薦】 ◎名主持人 何戎 ◎名作家 吳淡如 ◎英文名師 徐薇 ◎名作家 蔡詩萍 【國外讀者迴響】 ◎「《抉擇》將故事分成兩個部分(分別是一九九六年和二○○七年),再透過這樣的面向去看一對男女的初識過程和十多年後的境遇。崔維斯和嘉比這兩個角色的個性都被寫得很完整、細膩,於是讀者會隨著他們感情進展的起伏而被牽動情緒,就好像他們是自己的好朋友或家人一樣。至於像他父親之類的配角人物則能幫助讀者多少了解這對男女主角的個性。尼可拉斯.史派克透過這則角色生動的故事來告訴我們,愛的延續與否,是由我們自己決定,這就是史派克厲害的地方。」~哈利葉.克勞斯納 ◎「寫得太棒了!史派克又辦到了!他的故事結尾再一次害我哭得淅瀝嘩啦。這故事就像他寫的其他故事一樣有趣、細膩、甜蜜,再加一點傷感。我超愛男主角崔維斯,他悠哉隨性的態度超有魅力。我本來比較不欣賞女主角嘉比,因為我覺得她太容易緊張,而且沒什麼風度,不過後來證明我錯了,他們的婚姻和家庭生活都非常美滿幸福。縱然差點以悲劇收場,但愛和希望一直都在。這一定又會是史派克的另一本暢銷書,我覺得它讚到不行。」~皮馬丁 ◎「又是史派克一本非常好看的書。我尤其喜歡第一部故事裡的那些人物,他們都很真實,會把你帶進故事裡,讓你覺得自己就像他們的一份子一樣,我竟然讀到笑聲不斷。第二部,我同樣樂在其中,這故事不會矯揉造作,看得我欲罷不能。這是一本非常有趣的好書,值得推薦。」~DLT ◎「自從看完史派克上一本書之後,我就一直期待這一本的推出,結果沒讓我失望。結局讓我熱淚盈眶。我發現自己會忍不住去思考,如果我和崔維斯面臨一樣的處境,我會怎麼做。在他的所有著作裡,《抉擇》無疑是我最喜歡的其中之一。我現在已經開始期待明年他下一本書的推出。對史派克的書迷來說,讀他的故事,絕對是一大享受。」~克莉絲汀.史提爾 ◎「我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買這本書,但等我讀了前五頁之後,就拿定主意了。我完全陷進這對男女主角的故事以及其中很是寫實的輕鬆對話。這真的會發生在現實生活裡嗎?我們無從知道答案,但這本書的確為我們帶來了希望。 我讀得欲罷不能。這是第一本會讓我讀到淚流滿面的書,而且會忍不住思考這種不幸遭遇的可能機率。我想這本書是在告訴我們要有信心,而真愛會帶給我們源源不斷的力量。」~盧爾德.古提瑞 ◎「這本書打從第一頁起,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如同每一本史派克的小說一樣。這本書讓我驚豔不已,因為書中沒有任何人死亡,卻還是一樣帶點淡淡的失落感。崔維斯和嘉比這兩個角色都很棒,我喜歡他們那段相遇相知的過程。我覺得崔維斯是個很棒的男人,他熱愛生命,有自己的想法,不隨波逐流。嘉比是個好女人,過去總是活在別人的期許底下,最後才終於明白她必須為自己而活。崔維斯的妹妹史蒂芬妮是個奇女子。我非常喜歡她,也非常佩服她對崔維斯的直言不諱,讓他清楚知道自己必須好好過日子。 我必須說這本書的圓滿結局令人驚喜。我喜歡書中回憶式的敘述手法。寫得好,史派克先生!」~迪賽瑞

內文試閱

  嘉比穿過樹籬,剛現身在草地盡頭,崔維斯便從眼角餘光瞧見了動靜,他目光灼灼地看她走來,感覺到空氣裡瀰漫某種異樣氛圍,令他無法設防。

  「嘿!」她簡單招呼:「晚飯還有多久會好?」

  「再一下就好了。」他答道:「妳來的時間剛剛好。」

  她看了一眼那幾根串燒蝦子還有色彩鮮豔的甜椒及洋蔥,肚子竟同時咕嚕叫了起來。「哇……」她低聲咕噥,暗地希望他沒聽見。「看起來好好吃哦。」

  「想喝點什麼?」他朝露台對面比個手勢。「我想冷藏箱裡應該還有啤酒和汽水。」

  她徐步穿過露台,崔維斯盡量不去看她那款擺的腰臀,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怎麼回事。他看見她拉開冷藏箱的拉鍊,在裡頭翻找,掏出兩瓶啤酒,回來時遞了一瓶給他。他感覺到她的手指輕輕拂過他的。他扭開瓶蓋,長飲一口,目光順著瓶身斂眼看她。周圍靜悄悄的,她愣忡望著水面,陽光在樹梢間徘徊,燦亮依舊,但高溫已褪,草地上的陰影越拉越長。

  「這就是我為什麼會在這裡買房子,」她終於開口:「因為我喜歡這樣的景色。」

  「很美,對不對?」他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這句話的同時,眼底浮現的其實是她的身影,趕緊揮卻潛意識裡的綺念,清清喉嚨:「莫莉還好嗎?」

  「應該還好,我去看牠的時候,牠正在睡覺。」她環顧四周。「摩比呢?」

  「我想牠溜到前面去玩了,牠只要看到我煮東西時沒打算賞牠一口,就會覺得無聊,自動溜走。」

  「牠也吃蝦啊?」

  「牠什麼都吃。」

  「真是識貨的小狗。」她眨個眼說道。「要我幫忙嗎?」

  「其實不用欸,除非妳願意到廚房裡拿幾個盤子出來。」

  「樂意之至。」她點點頭:「盤子放在廚房哪裡?」

  「就在水槽左邊的碗櫃上。哦,對了,還有鳳梨也拿來,就在長桌上,另外再拿把刀,應該在同一個地方。」

  「馬上回來。」

  她才剛轉身進屋,崔維斯就發現自己又開始在研究她了。她的確具有某種吸引他的特質,不光是漂亮而已。美女到處都有,讓他真正動心的是她的直率、慧黠與不做作的幽默感。美貌與質樸是罕見的綜合體,不過他懷疑她是否知道自己的誘人特質。

  等她回來時,蝦子已經烤好。他在兩張盤子裡各自放了兩根串燒蝦,再加幾片鳳梨,然後兩人在桌前就位。遠方河水緩緩流過,天空倒映其上,宛若明鏡偶有飛禽掠過,劃破這方甯靜。

  「很好吃。」她說。

  「謝謝。」

  她啜了口啤酒,順手指指那艘遊艇。「明天還要出海嗎?」

  「應該不會,明天我可能去騎……」

  「騎馬?」

  他搖搖頭:「騎摩托車,我唸大學時,買了一台已經報廢的一九八三年份的日本本田機車,想要自己修理,再盡快脫手賣掉,小賺一筆。好吧,我承認還沒脫手,而且也懷疑能不能賺到錢,不過我真的把它修好了。」

  「那一定很有成就感。」

  「我倒覺得用沒事找事幹形容比較貼切,因為很不務實,又很容易故障,而且市面上幾乎找不到原廠零件,不過要擁有一台經典級摩托車,就得付出代價。」

  手中啤酒很快喝完了,於是她又拿了一瓶。「這種事我不懂,我甚至連車子
的機油都沒自己動手換過。」

  「妳騎過摩托車嗎?」

  「沒有,那太危險了。」

  「危險與否是由騎士和車況來決定,不在於摩托車本身。」

  「可是你的車常故障。」

  「沒錯,我喜歡刺激一點。」

  「我已經注意到你這種個性了。」

  「這算好還是壞呢?」

  「不好也不壞,就是不愛墨守陳規,尤其我很難想像你竟然是個獸醫,這種職業聽起來應該很安定才對。每次我一想到獸醫,腦海就會浮現一個居家好男人,家裡有個穿圍裙的老婆和幾個會去看牙醫的孩子。」

  「換句話說,就是很乏味囉,好像我只能去打爾夫球似的。」

  她想到了凱文。「你還沒見過更糟的咧。」

  「好吧,那就順便告訴妳,其實我真的是個居家好男人。」崔維斯聳聳肩。「除了老婆和孩子那一部分。」

  「但那部分很重要啊,你不覺得嗎?」

  「我倒覺得所謂的居家好男人是指這個人有正確的世界觀,而不是指實際的家庭狀況。」

  「說得好。」她瞇起眼睛看他,感覺到酒精正在對她發揮作用。「我不敢想像你結婚的樣子,反正就是覺得不太適合你,你比較像是那種交過很多女朋友、一輩子單身的人。」

  「妳不是第一個對我說這種話的人。事實上,要不是我自己心裡有數,我會以為妳是聽了我朋友太多的道聽塗說。」

  「他們可都對你讚譽有加哦。」   「所以我才找他們來玩啊。」

  「那史蒂芬妮呢?」

  「她是異類,不過也是我妹妹,所以我能怎麼辦?就像我說的,我是個很愛家的男人。」

  「我怎麼覺得你是想留個好印象給我?」

  「也許吧。聊聊妳的男友吧,他也是愛家的男人嗎?」

  「這不關你的事。」她說。

  「好吧,那就別告訴我,至少現在不用,那聊聊妳在莎凡娜市的成長經驗吧?」

  「我已經告訴過你我家的狀況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說什麼都好。」

  她遲疑了一下。「那裡的夏天很熱,非常熱,而且悶熱。」

  「妳用詞遣詞都這麼模糊嗎?」

  「我還以為模糊的措詞會比較有趣咧。」

  「妳男朋友也這麼認為?」

  「我男朋友很了解我。」

  「他很高嗎?」

  「這跟高不高有什麼關係?」

  「沒關係,我只是沒話找話說而已。」

  「我們聊點別的好了。」

  「好吧,妳玩過衝浪嗎?」
「沒有。」

  「戴水肺潛水呢?」

  「沒有。」

  「喀迷幻藥?」

  「幹嘛這樣問?是在笑我的人生很無趣嗎?」

  「不是啦,」他說:「因為我的朋友都結婚生子了,所以我得找個固定的玩伴。」

  「我看得出來,你好像很懂得自我娛樂。每次看你一下班,不是在玩滑水板,就是在騎水上摩托車。」

  「除了這兩種之外,人生還有很多好玩的事,譬如拖曳傘。」

  她笑了,他也跟著笑了。她發現……她喜歡他的笑聲。

  「我想問一個跟獸醫研究所有關的問題。」她順道提起,不再去管所謂的對話方向,這種全然放鬆的感覺很棒,崔維斯的陪伴令她如沐春風,心情跟著輕鬆起來。「我知道這問題有點笨,但我一直很好奇你們的解剖學要唸得多深入?到底得研究多少種動物?」

  「只有幾種重要的動物。」他說:「牛、馬、豬、狗、貓和雞。」

  「所以你必須很清楚所有這些動物的細部構造囉?」

  「就解剖學來說,的確如此。」

  她想了一下:「哇嗚,我還以為光是幫人看病就夠折騰了。」

  「沒錯,但別忘了,大部分人不會因為他們家的雞死了就來告我。妳的責任顯然重大多了,尤其對象是小朋友。」他停頓了一下。「不過我敢打賭,妳在這方面應該很行。」

  「何以見得?」

  「妳有種溫柔的氣質,而且有耐心。」

  「哈!你今天大概被太陽曬昏了。」

  「也許吧。」他起身指指她的酒瓶。「要再來一瓶嗎?」

  她不知道自己又喝完一瓶了。「還是不要比較好。」

  「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那不是重點,我只是不想讓你誤以為我很隨便。」

  「可能嗎?」

  「我不認為我男友會希望我喝這麼多。」

  「那還好他不在這裡,不是嗎?再說,我們只是純聊天,熟悉一下彼此而已,何害之有?」

  「說得對。」她嘆口氣:「不過這是最後一瓶囉。」

  他又帶了兩瓶過來,幫忙打開她的。她喝了一口,酒才入喉,就聽見小小的聲音又響起:妳不應該喝的。

  「你會喜歡他的。」她說,試圖在他們之間重新建立起某種防線。「他很優秀。」

  「我相信他很優秀。」

  「還有……再回答你剛剛的問題,沒錯,他很高。」

  「我以為你不想談他。」

  「是不想,但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很愛他。」

  「戀愛是很美妙的,可以讓生活變得有意義,我也喜歡戀愛。」   「聽起來像很有經驗似的,但請記住,只有真愛才是永恆的。」

  「詩人會說,真愛總是以悲劇收場。」

  「你是詩人嗎?」

  「不是,我只是告訴妳他們說了什麼,我可沒說我同意這種看法。我跟妳一樣,也喜歡浪漫的圓滿結局。我父母牽手了一輩子,我希望也能像他們一樣。」

  嘉比不得不承認這人真的很會討女人歡心──隨即又提醒自己,那是因為他經驗豐富,可是又不能不承認他的殷勤令她受寵若驚,即便她知道凱文不會高興。

  「妳曉不曉得我差點就買了妳那棟房子?」他問道。

  她搖頭,一臉訝色。

  「妳那棟和我這棟是同時出售的,我喜歡妳那棟的樓面設計,但這一棟多了露台、船庫,還有起重機,所以當時也滿掙扎的。」

  「現在你又加裝了溫水按摩池。」

  「妳喜歡嗎?」他挑眉問道。「我們晚點可以去泡,等太陽下山就行了。」

  「我沒帶泳衣。」

  「其實穿不穿泳衣都可以。」

  她轉了轉眼珠子,假裝不在意這句話讓她有多麼不自在。「我可不這麼認為。」

  他伸伸懶腰,看起來滿得意的。「要不,泡個腳好了。」

  「這倒可以接受。」

  「這算是個開始。」

  「也是結束。」

  「顯然是。」

  就在河岸對面,夕陽將天空化成金色的調色盤,漫向地平線。崔維斯拉了張椅子過來,兩腳翹上去。嘉比凝視水面,好久不曾有的幸福滋味油然而生。

  「告訴我一些非洲的事吧,」她說:「像想像中的世外桃源嗎?」

  「對我來說是如此。」他說:「我一直想再回去,就好像基因認定那兒是我的根一樣,即便我從來沒有從那裡的所見所聞想起什麼前世今生的事。」

  「你看過獅子或大象嗎?」

  「很多。」

  「很棒吧?」

  「那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畫面。」

  她沉默了一會兒。「我有點嫉妒。」

  「那就去啊,如果妳真的去了,一定要去看維多利亞瀑布,那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棒的地方,七色彩虹、雲霧飄渺、水聲隆隆──就像來到世界盡頭一樣。」

  她笑得夢幻:「你在那裡待了多久?」

  「妳是指哪一次?」

  「你去過幾次?」

  「三次。」

  她試圖想像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但不知怎麼搞的,就是想像不出來。「那就全都告訴我好了。」

  他們低聲聊了許久,黃昏已逝,夜色登場。他生動地描述那裡的人事物,逼真又詳盡,彷彿她正跟他身歷其境。她發現自己不免好奇,這些故事他說了多少次?告訴過多少女人?說到一半,他從桌前起身,拿來兩瓶水,顯然很尊重她剛才的決定,她油然感激,對他的好感更深了。她知道這是不對的,但就是無法克制自己。

  等到他們起身把盤子收到屋裡時,熠熠閃爍的星子已經高掛夜空。崔維斯去洗碗盤,嘉比在他客廳裡閒晃,心想這裡跟她以為的單身漢公寓不太一樣。家具擺設得很舒服很有風格,棕色的皮製沙發,胡桃木茶几,還有黃銅燈具。屋子很乾淨,但不到一塵不染的地步。雜誌隨意疊在電視機上,音響表面有一層薄薄的灰,不過這很正常。牆上掛的不是藝術品,而是一張張電影海報,反映出崔維斯不拘一格的品味:這頭掛的是《北非諜影》,那頭掛的是《終極警探》,旁邊緊鄰著《小鬼當家》。她聽見身後水龍頭關掉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崔維斯走進客廳。

  她笑了笑:「可以泡腳了嗎?」

  「主隨客便囉!」

  他們慢慢往外頭的按摩池走去。崔維斯掀開蓋子,擱到一旁,嘉比脫掉涼鞋。過了一會兒,兩人並肩而坐,腳浸在水裡,輕輕擺動。嘉比抬頭仰望夜空,在心底勾勒出各個星座。

  「在想什麼?」崔維斯問道。

  「星星啊!」她說:「我買了一本天文學的書,我正在考我自己還記得多少。」

  「記得多少?」

  「只記得大的星座,比較容易認出來的那幾個。」她指著房子,「煙囪正上方約兩個拳頭寬的地方,可以看到獵戶座的腰帶。參宿四在獵戶座的左肩,參宿七是指它的腳。它有兩隻獵犬,那邊比較亮的是天狼星,屬於大犬座的一部分,前犬星屬於小犬座。」

  崔維斯看到了獵戶座的腰帶,不過雖然很努力照嘉比指的方向找,還是沒看出其他星座。「我不確定有沒有看到另外兩顆。」

  「我也看不到,我只是知道它們在那個位置。」

  他指指她身後:「我看得到北斗星,就在那裡,那是我可以靠自己找到的唯一星座。」

  「它也叫大熊星,或大熊座。你知不知道自冰河時代起,就在用熊的圖案代表那個星座了?」

  「這我倒不知道。」

  「我好喜歡這些名字,即便我還看不太出來所有星座。獵犬座、后髮座、昴宿星團、盾牌座、仙后座……它們的名字都好有趣哦。」

  「我想這應該是妳的新嗜好吧。」

  「是很想多了解啊,只是工作太忙,不過才剛學了幾天,就開始著迷了。」

  他笑了。「至少妳很誠實。」   「我知道自己的能耐到哪裡,不過還是希望學得透徹點。我七年級的時候,遇到一個很喜歡天文學的老師,他形容星星的方式,會讓你一輩子忘不了。」

  「說來聽聽。」

  「你看到的星星,其實是以前的星星,因為有些星星距地球遙遠,遠到它們的光得花幾百萬年的時間才能抵達地球,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不是當下的星星,而是幾百萬年前恐龍仍在地球橫行時的星星。不知怎麼搞的,當時我聽到這種說法就覺得……很感動。」

  「聽起來他是一個很棒的老師。」

  「是啊,我們學到很多,不過大多忘了,妳應該也看得出來,只是那種驚嘆的感覺一直都在。每當我望著夜空時,就會遙想好幾千年前,也有某個人和我一樣看著同樣的星星。」

  崔維斯凝神看她,黑暗中,她的聲音令他陶醉。

  「奇怪的是,」她繼續說道:「雖然我們已經有這麼豐富的宇宙知識,可是現代人卻比我們的祖先還不了解天文學。那時候他們沒有天文望遠鏡,也沒有數學知識,甚至不知道地球是圓的,但卻懂得在海上靠星象來導航;只要觀察夜空星宿,就知道何時該播種耕田;蓋建物時,也會觀察星象;更學會了預測日蝕……這一切都讓我很好奇,要是完全根據星象來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她陷入沉思,靜默了好一會兒。「對不起,這話題可能讓你覺得很無聊。」

  「一點也不,事實上,以後我看星星,感覺肯定很不一樣。」

  「你是在笑我。」

  「當然不是。」他語氣認真。

  他的目光鎖住她的。她突然覺得他好像要吻她,趕緊別過頭去。那一瞬間,她清清楚楚聽見草叢裡的蛙鳴及樹梢間的蟋蟀吟唱。月兒已經當空,他們沐浴在銀白的月光下。嘉比緊張地撥動水裡的雙腳,知道該是告辭的時候了。

  「我的腳好像都泡皺了。」她說。

  「要不要我拿條毛巾給妳?」

  「不用了,沒關係,反正我也該走了,太晚了。」

  他站了起來,伸手幫她。她握住,感覺到那大手的溫暖與厚度。「我送妳回去。」

  「我自己可以走回去。」

  「那麼陪妳走到樹籬那兒好了。」

  她從桌邊拾起涼鞋,瞟見摩比正朝他們走來。他們才踏上草地,牠就急忙跑來,快樂地吐著舌頭,繞著他們轉幾圈,又往水邊衝去,像在查看那兒有沒有藏什麼東西。牠的前腳突然剎車止住,然後又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摩比是條很好奇又很熱情的狗。」崔維斯說道。

  「有點像你。」

  「是有一點,但我不像牠那樣喜歡在臭魚堆裡打滾。」

  她笑了。腳下的草地很柔軟,他們走到了樹籬處。「我白天玩得很開心。」她說:「晚上也玩得很開心。」

  「我也是,而且上了一堂天文課。」

  「下次我會說得更棒,再告訴你更多有趣的『星』聞。」

  他笑了。「這雙關語用得好,是妳發明的嗎?」

  「才不呢,是我老師說過的話,他下課前都用這句話來做結語。」

  崔維斯的大腳在地上畫了幾圈,這才抬起頭來看著嘉比。「妳明天有事嗎?」

  「還不一定,我只知道我得去超市一趟,怎麼了?」

  「想跟我一塊兒出去嗎?」

  「坐你的摩托車?」

  「我想給妳看樣東西,相信我,很好玩的。午餐由我準備。」

  她猶豫了。這是個簡單的問題,她知道答案應該是什麼,尤其……如果她不想讓事情更複雜的話。她只需要說「我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一切就可以結束了。

  她想到凱文,也想到幾分鐘前心裡的罪惡感,還想到她剛搬來這裡時所面臨的抉擇。但儘管有這些問題,又或者說……就算有這些問題,她發現自己竟還能夠笑得出來。

  「好啊!」她說道。「幾點?」

  即便他很訝異這答案,卻是不動聲色。「早上十一點可以嗎?先讓妳睡飽了再說。」

  她抬手摸摸頭髮。「好啊,不過還是要再謝謝你一次……」

  「我也要謝謝你,明天見囉。」

  就在那一瞬間,她以為自己只要轉身離開就好,不料兩人的目光竟又再次交會,而且多停留了那麼一秒,結果她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崔維斯已經單手扶上她的腰,一把拉了過來,低頭吻她,唇印上她的,不深也不淺,她突然搞清楚怎麼回事,伸手推開他。

  「你在做什麼?」她倒抽口氣。

  「我情不自禁。」他聳聳肩,絲毫沒有道歉的意思。「只是覺得好像該這麼做。」

  「你知道我有男朋友。」她又提醒一次,心裡卻再清楚不過自己一點也不介意這個吻,她討厭自己竟然有這種想法。

  「如果冒犯了妳,我很抱歉。」他說。

  「沒關係。」她說道,同時舉起雙手,保持距離。「這件事就算了,可是別再發生了,好嗎?」

  「好。」

  「好。」她也跟著說,但突然好想回家。她不該讓自己陷入這種處境。她早該知道會發生這種事,甚至早就警告過自己,而且料得很準。
她轉身穿過樹籬,呼吸急促。他吻了她!她到現在都還不敢相信。她本來打算頭也不回地走向自家大門,讓他知道她有多不願見到這種事發生,但終究忍不住回頭偷窺了一眼,卻惱羞發現他竟瞧見了她,而且還揮了揮手,一副自在得意的樣子。

  「明天見!」他大喊。

  她不想回答,因為真的沒那必要。光想到明天可能發生什麼,就夠她膽顫心驚了。他為什麼要毀了這一切?他們為什麼不能單純當個鄰居或朋友?為什麼一定要這樣?

  她拉上身後的玻璃門,大步走進臥室,很想讓自己對這件事情火冒三丈。本來可以只當朋友的,現在卻心如擂鼓,兩腿發抖,腦海裡揮之不去一個……崔維斯.帕克已經為她著迷到想要吻她的地步了。

作者資料

尼可拉斯.史派克(Nicholas Sparks)

美式純愛系小說家,擅長從你我熟悉的平凡人物與簡單故事取材,刻畫純淨而刻骨的情感,陪伴讀者一同遍嚐愛的甘甜與苦楚,刺激大眾思考情愛的真諦,撫慰世人渴愛而為愛所傷的心靈。 史派克也是紐約時報暢銷書第一名作家,著有多本浪漫愛情小說,例如《拯救》(The Rescue)、《羅丹提之夜》(Nights in Rodanthe)以及《婚禮》(The Wedding)、《手札情緣》(The Notebook)、《瓶中信》(Message in a Bottle)、《留住一片情》(A Walk to Remember)、《人生轉捩點》(A Bend in the Road)和《守護者》(The Guardian)等書。其中《手札情緣》、《瓶中信》、《留住一片情》被改編為電影,前兩部更創下全美票房冠軍紀錄。史派克目前與家人住在北卡羅萊納州。

基本資料

作者:尼可拉斯.史派克(Nicholas Sparks) 譯者:高子梅 出版社:麥田 書系:hit 暢小說 出版日期:2009-06-25 ISBN:9789861735238 城邦書號:RQ7010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0.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