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聖誕月
目前位置:首頁 > > 心靈勵志 > 心靈成長
達賴喇嘛的貓 4 修得成就的四爪之書:改變你的心,才是更大的奇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達賴喇嘛的貓 4 修得成就的四爪之書:改變你的心,才是更大的奇蹟

  • 作者:大衛.米奇(David Michie)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21-11-04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28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7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1感謝祭,商周最強打
  • 2021感謝祭,5折起
  • 2021聖誕月,特價5折起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達賴喇嘛的貓」重新回歸:沒禮貌、愛炫耀、還和以前一樣地叫你歡歡喜喜就腦洞大開! 如果您想知道一隻身體有缺陷、心思又複雜(卻有驚人美貌)的貓是如何透過書頁來傳遞一個「開悟的存在」——菩薩的臨在,那麼請允許我坦白說:在此我唯一的工作就是給您一面鏡子。一種特殊的鏡子。這種鏡子所反射出來的並非是您鼻子的輪廓或眉毛的弧度,而是反射出您更深一層的真實身分及天命。 親愛的讀者,我們的命運是什麼? 在此貓生,以及未來生生世世當中要如何掌握命運? 我們的內心本質果真是光明、無限又尊貴的嗎? 我們平日裡要如何經驗到這個非比尋常的實相? 以上,在我們好奇的所有主題當中,是最能令貓尾巴陡然立正、貓鬚明確抖動的,是與我們貓生的基本意義、最大福氣相關的主題囉。我們貓族可以從不同地方找出此類問題的答案。因為我日復一日坐在窗台上,聆聽尊者為無數訪客奉獻他的智慧,但他從來都不複雜的。賓客們離開尊者會客室時,手上不會緊抓著什麼人生處方箋,逐項列出這種的要六個,再加上那種的要七個,好似手上必得有個氣泡袋,裡面裝著每天要攝取的五顏六色膠囊似的。相反地,達賴喇嘛的建議通常都很簡單。正如某隻名貓(其實就是本貓)曾經說過的,「簡單,正是最極致的複雜」,不是嗎?七年過去了,我逐漸領悟,無論他們問尊者什麼問題,答案始終都是根據相同主題所衍生出來的變化。然而,我竟不覺得這些教導無聊,真相反而是:我越瞭解這些教導,我的觸動就越深刻。 每當我聽到達賴喇嘛以他獨特的男低音解說著「慈悲心」的價值時,我都覺得自己的確與這些特質有共鳴,就好像他在傳遞這個想法時,也讓這些特質顯化出來了。每當他仰頭大笑(他常這樣做),他也同時釋放出我內心的歡喜,無論房間裡還有誰,這都是可以明顯感受到的。 每當他解釋「滿足感」與「內心平靜」之道時,那種深刻的幸福感總令我無比驚喜,真希望這種幸福感可以像漣漪般擴及每一個擁有軟毛、羽毛或鰭的靈魂,也擴及我們這個星球上那些相對少數、無軟毛、羽毛或鰭的靈魂, 讓大家都能瞭解自己的真實本質正是一個具體且無所不在的真理。 「達賴喇嘛的貓」用她與來訪名流的邂逅,用她自己妙趣橫生的冒險故事,解釋了藏傳佛教四大關鍵主題的觀念,更強調的是其修行法門的具體實踐。過程中,她甚至還獲頒「治療貓」這個新頭銜。若您也在追尋藏傳佛教智慧的結晶,儘管本書信息來源是出自很不一般的「貓鬚之口」,但很可能就是會讓您也呼嚕嚕、嗚嚕嚕的那本書哦! 【達賴喇嘛的「貓」角度觀察筆記】 為了自己,也為了別人,如果我們想要實踐有效的慈悲心,那就需要一顆平靜的心。 千里眼和其他神通並不是我們要去努力獲得的東西,是在我們放下後才會到來的。 「內心」於何處終結?「身外之物」又是從哪裡起算呢? 如果希望自己幸福,便應該設法給予他人幸福,這是一個普遍真理--給予,便有所獲。 改變你的心,才是比較大的奇蹟--只有你能讓事情發生。 若這世上一切傷害、恐懼與痛苦均源於要抓住自我,那麼這大幽靈於我何用? 那無邊無際的光與愛,是不會因身體枯瘦嬴弱而受限的。 學習做個觀察者。 你跟隨這份樸實的心時,平靜就會加深到一種恆常的幸福狀態。 智慧所傳遞的「洞見」具有改變我們的力量。 只要我們繼續練習慈愛,並為未來的正向結果創造緣由,就不必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情。 教義被當作是獲得金錢、地位和愛情的方式在販售。這些東西本身並沒有錯,但不是幸福的真正原因,過了這輩子之後,也不會有什麼價值了。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憤怒和執著 達賴喇嘛說:我要告訴你「不執著」的祕密禮物 第二章 修行成就的第一「爪」 瑜伽師塔欽說:你應該要小心的是「你想要的東西」 第三章 要假到成功為止! 旺波格西問:不開悟的你是誰? 第四章 沒腦子的慈悲心? 旺波格西說:有多少在你身邊、最親愛的人,能像他那樣測試出你「等持」的能力呢? 第五章 因犯了罪而憂鬱的自我 法郎說:「你的自我在身體任何部位都是找不到的?」  第六章 總結靈性成就的前三爪 「妳在尊者面前甩門?」瑜伽師塔欽不相信。 第七章 第四爪「連結上師」 紗若也顧不得禮貌,開口便問:「瑟琳娜,上師為妳所做的事情當中,哪一件是最好的事?」 第八章 沒有一件是意外 「您是說我們應該把上師想像成是『佛』嗎?」紗若問道。瑜珈師塔欽點點頭。 結語 靈魂朋友 尊者說話時,我恰巧又直視著釋迦牟尼佛的壁掛,還在找那四個不同的面向……到底在哪裡啊?

內文試閱

  前言      親愛的讀者,您好奇嗎?若您發現方才緩步經過之處,其實有個凹處為窗簾所遮掩,那麼您的本能是回去把窗簾塞好,還是說,您會推開窗簾鑽進去瞧瞧那背後都有些什麼呢?      若您沿著一條熟悉的街道走著,來到了一扇門前,這扇門自您有生以來就一直緊閉著,但今日卻是半掩半開,那您會停下腳步往裡頭好好地、久久地瞧上一瞧嗎?或最少最少也要偷偷地瞄上個一眼?然若那門通向一條神祕長廊,又接著引向一處神祕庭院,或是一個有燈光的內室,裡面滿滿都是迷人的手工藝品,您是否會受引誘而入內一探究竟?      噢,您無需回答。我已經知道你的答案了。這是您與我之間——我們的共同之處。您不是那種讀者,而我也絕不是那種貓——只消平庸日常即可滿足。我們都有追根究底的心,不是嗎?我們都會問問題。發現東西。只要在房間中央放個剛剛才清空的紙箱,我們就會是第一個跳進去的。      而且我講話都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您心裡頭也做如是想吧。這是您與我之間——我們都有的另一個共同之處——都希望在探索深度極致的可能性之外,同時也能獲得樂趣。請問,您明明可以同時在兩個層次上交流的,為什麼只在單一層次上溝通呢?那樣做有何樂趣可言?      在我們好奇的所有主題當中,最能令貓尾巴陡然立正、貓鬚明確抖動的,當然是與我們貓生的基本意義、最大福氣相關的主題囉。親愛的讀者,那就是我們的命運是什麼?在此貓生,以及未來生生世世當中要如何掌握命運?我們的內心本質果真是光明、無限又尊貴的嗎?若真是如此,我們平日裡要如何經驗到這個非比尋常的實相?      我們貓族可以從不同地方找出此類問題的答案。「喜馬拉雅.書.咖啡」(The Himalaya Book Café)就是這樣一個充滿大智慧的地方,也是這世上我最喜歡的場所之一。就在我與尊者同住的尊勝寺(Namgyal Monastery)前面那條路往下走不遠,這個愉悅的複合式空間裡有好多書櫃,是靈性及祕教讀物的大寶庫。在眾多書名當中,您會發現全球暢銷書都有類似如下的書名:什麼什麼的六個法則、什麼什麼的七個習慣,或什麼什麼的八個定律。      光是看到這種書名就讓我有該小睡一會兒的心情。我有時候想,若要將所有那些誠摯之作一一讀畢得花多少精力呀?若要記住其中所有內容呢?再說了,若要將這些法則、習慣和定律應用到自己的生活裡呢?大家真的都會用這種行動清單不斷檢視自己的生活嗎?而書架上每出現一本這類新書時,清單上的行動項目是否會越來越多?      這一切好像都太複雜了。不見得要這樣啊。因為我日復一日坐在窗台上,聆聽尊者為無數訪客奉獻他的智慧,但他從來都不複雜的。賓客們離開尊者會客室時,手上不會緊抓著什麼人生處方箋,逐項列出這種的要六個,再加上那種的要七個,好似手上必得有個氣泡袋,裡面裝著每天要攝取的五顏六色膠囊似的。相反地,達賴喇嘛的建議通常都很簡單。正如某隻名貓(其實就是本貓)曾經說過的,「簡單,正是最極致的複雜」,不是嗎?      對一隻追求開悟的貓來說,與其冒險前往「喜馬拉雅.書.咖啡」一探最新一批進口食品的究竟,還不如就呆在家裡頭為好。我可以攤開四肢,躺在我最愛的二樓窗台那斑駁的陽光裡,還可以監督底下在尊勝寺廣場來來往往的熙攘人群。那裡就是最有利的戰略要地,花最少的力氣即可獲得最大的監督成效。      多年來,外頭的季節流轉變化,而我仍端坐在此一要地,同時偷偷聽著尊者在室內的談話。多年來,我也一直接收到各種溢美之詞,說我這雙藍寶石眼睛有多迷人,我這張深灰色的臉龐有多高級,奶油色大衣又有多華麗,還有我擺動這把灰色調尾巴時有多逗趣。      達賴喇嘛把我從鬼門關前救回來時,我只不過是隻不成貓形的小可憐,當時,尊者住所中所有東西都是新奇有趣的。在最初的日子裡,我的活動空間僅限於二樓,但是一隻小小貓再怎麼有好奇心,那地兒也算相當大了。如今七年過去了,我早就對尊者的住所,甚至是尊勝寺的每個角落和縫隙都瞭若指掌,更不用提附近所有最好玩的出沒點了。這些現在全都是我熟悉的領地。      最近,我慢慢意識到,雖然我從沒打算這樣做過,但是我與自己內在持續的對話也同樣地熟悉了。我剛來的日子裡,每一位到訪的王子、總統或流行歌手都讓我好奇不已,而他們帶來的問題,我總覺得好陌生、很不熟悉,就像我還是隻小小貓,剛剛來到達賴喇嘛的住所時那樣。      七年過去了,我逐漸領悟,無論他們問尊者什麼問題,答案始終都是根據相同主題所衍生出來的變化。      然而,我竟不覺得這些教導無聊,真相反而是:我越瞭解這些教導,我的觸動就越深刻。每當我聽到達賴喇嘛以他獨特的男低音解說著「慈悲心」的價值時,我都覺得自己的確與這些特質有共鳴,就好像他在傳遞這個想法時,也讓這些特質顯化出來了。      每當他仰頭大笑(他常這樣做),他也同時釋放出我內心的歡喜,無論房間裡還有誰,這都是可以明顯感受到的。每當他解釋「滿足感」與「內心平靜」之道時,那種深刻的幸福感總令我無比驚喜,真希望這種幸福感可以像漣漪般擴及每一個擁有軟毛、羽毛或鰭的靈魂,也擴及我們這個星球上那些相對少數、無軟毛、羽毛或鰭的靈魂,讓大家都能瞭解自己的真實本質正是一個具體且無所不在的真理。      而我也開始理解到另一件事: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要找達賴喇嘛,其原因不見得是他所說的內容,而是他給人們什麼樣的感覺。言語和見地或許很重要,因為這些內容會讓人想到他之所以是他的原因。語言和見地讓我們看見該怎麼培養出相同的品質,讓我們可以像他這麼有魅力。很久以後,人們不會記得尊者說過的每一個字,但他們會永遠記得他碰觸過他們的心。他們會為了這份感動而愛他。      通常,訪客在面會尊者的尾聲時會問:想要瞭解藏傳佛教的話,應該讀哪一本書。達賴喇嘛可能會送他們一本他推薦的書,例如寂天(Shantideva)的經典之作《入菩薩行論》(Guide to the Bodhisattva’s Way of Life)。或者,他會推薦另一本,也可能請他的某位行政助理在陪同訪客離開時提供更多詳情。      他的賓客們是否真的會去閱讀這些書,這其實是個有趣的問題。因為在要求推薦書籍時,他們好像是在索取一份紀念品,一件伴手禮,一種可以把因尊者在場而點燃的特別火花維持下去的東西。      某日近晚約五點左右,尊者的兩位行政助理來到他的辦公室要開個日常檢討的小會。擔任達賴喇嘛翻譯官的英國人——奧力佛(Oliver)與往常一般,早已備好了三杯綠茶。尊者的寺院事務顧問兼優秀外交官——丹增(Tenzin)則與奧力佛同坐在沙發上,與尊者面對面。我則是在尊者身旁的扶手椅上攤開四肢仰臥著。      丹增報告說:「我們把您指定的書送給那位美國客人了。」當天下午一開始有位著名的脫口秀節目主持人來訪。      達賴喇嘛沉思了片刻,然後聳聳肩。「那本書很有用處。或許他會讀。但是對他來說,也許不是最理想的。」      坐在沙發上的奧力佛和丹增互望一眼,頗有深意。關於要送客人書這件事,他們多年來已經討論過不少次了。      身為西方人的奧力佛是達賴喇嘛身邊的人當中個性最為直率的。坐在沙發上的他傾身向前問道:「尊者,理想的書是什麼樣子的書?」      達賴喇嘛邊沉思邊點著頭說:「理想的書必須包含成佛之道的關鍵要素。」他用雙手在他自己面前畫了一個圈圈。他列出了那些我早已熟悉的主題。我數了數這些主題。一共有四個。      「算是入門書?」奧力佛問道。      尊者舉起右手,略表告誡之意。「但不能過度簡化。」他看著奧力佛時,眼中透出淘氣的神色。「你們西方人並不是一九六零年代時我們藏人所以為的野蠻人啊。」      他們全都笑了起來。起初,西藏喇嘛們從喜馬拉雅山後方現身並前往歐洲、美國和澳洲時,他們都以為西方人沉迷於唯物主義,對心性訓練的微妙之處是不會有興趣的,更不用說要探索自身意識裡的真實本性了。      他們後來發現的事情卻讓他們無比駭異。      「要高水準,但不是把讀者當成笨蛋、低能化,是嗎?」奧力佛問道。      「對,而且……」尊者繼續說道:「這本書應該包括對神祕事物的解釋,」他輕輕笑了起來。「你是說要像甲骨文那樣?」奧力佛咧嘴笑問。「心電感應?」      我轉過頭去,想聽得更仔細些。達賴喇嘛邊笑邊點了點頭。      「像星際旅行之類的?」奧力佛繼續說。      我注意到丹增並沒有參與這段對話。他在同為行政助理的同事身旁端坐靜默,彷彿已經融入背景之中,並因沉默而讓自己從對話中自動移除了。      這時,尊者直接看著奧力佛說:「我有這麼多本書都是你翻譯的,或許你可以寫這本書?」      在那一瞬間,我意識到為什麼丹增一直都保持靜默了。      奧力佛開始咳嗽起來,臉色也轉為慘白。「尊者!」他氣急敗壞地嚷嚷。      「這些主題你都很熟啊。」      「對,但是……」奧力佛又不受控地喘起來。這位專業譯官說起話來通常毫不費力,且能講出事情最細微、最複雜的始末,要把他弄得語無倫次可真是不尋常啊。      他彎下身子,大喘著吸氣時,達賴喇嘛則調皮地眨了眨眼睛,還看了丹增一眼。「你可以想個書名,那種……」他試圖說出某個詞彙。      「琅琅上口的?」丹增提示道。      「對。就像機場書店裡那種。」      尊者因為需要不斷旅行,所以機場書店是他很熟悉的地方。達賴喇嘛望了我一眼,似乎讀懂了我的心思——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什麼、什麼的六個法則!」他抓住座椅一邊的扶手說道,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奧力佛從咳嗽中緩過氣來後,意識到自己被捉弄了。有點啦。但其實也不能真的說是作弄。他仔細想好了他要說的話才開口道:「理想的書應該要解釋藏傳佛教的各大主題。要有大家都覺得很神奇的內容,好比轉世等等。但這還不夠。」      達賴喇嘛揚起雙眉。      「大家想要的,比什麼都想要的,不僅僅是您的智慧。而是您給他們的感覺。我們需要用某種方式傳遞出有您臨在的感覺。」      我馬上就能理解聰明的奧力佛這樣說是何用意了。他說:「要做這件事,我很確定我並不是合適的人選。」      尊者沉思了好一會兒才問:「那誰是呢?」      我決定該吃晚餐了,於是在扶手椅上翻來覆去,把雙腿伸到最開之後,還來個華麗的全身抖。      我這個策略動作就像奧力佛的看法,都很精妙,但我也必須承認,時機也都不太妙。桌子周圍的三名男子都笑了起來。「我覺得現在有志願者喔,」達賴喇嘛輕輕笑道。      「或許也有個好記的書名了?」奧力佛提議道,他指向我極致伸展的四肢。「修成成就的四爪之書!」      他們全都大笑起來,等到尊者開口說話,這才止住,「這書名還不賴。畢竟,藏傳佛教之道是可以說包括有四個特別的面向,也就是我們要加以實踐的四種修行。」他指向牆上所掛的釋迦牟尼佛美麗形像喃喃說道:「每次看到這位開悟靈魂的代表,我們就會想到這四種修行要素。」奧力佛和丹增都點著頭,神情莊重。      我看向掛在牆上的畫。會讓我們想起四種修行要素?我想不到啊,有嗎?      當天晚上,我把四爪整齊地收攏在身體下方,坐在床上歇息,而達賴喇嘛就在我旁邊靜坐。這是一天當中我最喜歡的一段時光,只有柔和孤燈照亮我們的房間。尊者強大又溫柔的慈悲能量遍及整個空間,甚至遍及尊勝寺,也涵蓋了遠方陌生的土地與領域。當他的冥想焦點轉為慈悲之愛時,我開始輕柔地發出咕嚕聲,並持續叫到他結束冥想。      然後他會伸手來撫摸我。「我的小雪獅啊,他們說得對,」他永遠只用這個非常特別的名字呼喚我。在西藏,雪獅是無畏、強大和歡喜的象徵。「妳是聽得懂的。」      我的咕嚕嚕越來越大聲。      「妳聽我講話已經聽了好幾千個小時囉,」他繼續用手指頭按摩我的臉,我喜歡那樣。「要分享出來的這些智慧妳都懂。最重要的是,」他俯身下來在我耳畔輕聲低語道:「妳還知道如何把慈悲的愛傳遞出去哩。」      我的呼嚕聲漸強,來到最高音時,我轉身直接迎向他的目光——要我們貓族給予這般禮遇是極為罕見的。      「如果妳能讓別人的這裡有感覺,」他用手摸著心臟位置。「那就太棒了!」      親愛的讀者,這就是您手上這本書的由來。本書和達賴喇嘛的深厚智慧一樣,都是來自一份想要傳遞出那種活力滿滿的臨在、那種感覺的心願。      然而,若我能讓您在這一剛開始就得知一個祕密的話,那個祕密就是,人們在尊者的臨在中經常感受到的、如海洋般的幸福感其實並非從他身上而來。他是推動者,若您願意,他也可以是催化者。他的內心如此純淨,完全擺脫了「自我」,所以他的所作所為會把他身邊的人——他們自己的原初本性反射出來。也就是把這些人他們最高版本的自己反映出來。      如果您想知道一隻貓,一隻身體上有缺陷、心思又複雜(卻有驚人美貌)的貓是如何透過書頁來傳遞一個開悟者——菩薩——的臨在,那麼請允許我坦白對您說,我在此處唯一的工作就是給您一面鏡子。一種特殊的鏡子。這種鏡子所反射出來的並非你鼻子的輪廓或眉毛的弧度,而是您更深一層的真實身分及天命。這面鏡子會滲透到「表面角色」之下,而您無疑是太熟悉這個表面角色了,以致於都看不到常住其內的意識實相。      這樣的反射或許是您不熟悉的。這種反射甚至會冷不防地嚇您一大跳。仔細去觀察——不必害怕。若您曾經疑心那是什麼,您會發現的是,自己的真實本質與那些暫時模糊焦點的瑕疵和缺陷完全不同。自我批判可能會驅使您只專注在自己的缺點上,讓您覺得這種污點是永遠都洗不清的。但真相很簡單,那就是「出現在您腦海中的這一切都只是暫時的」。飛快流逝。而您的意識則像流水一般,不會永遠都是受污染的狀態。      一如本書隨後將會探討的,這令人心生歡喜的真實是——您的「心」具有「不朽」的特性,這點與您原先設想的可能大不相同。其實,您的意識既光明又無限,能容許任何念頭或感覺升起、持續並消逝。一旦您能穿越任何在表面上時而發生的動盪,您的心這種平穩的特質其實可以有如海洋般廣闊無垠。      如果我說的這些話跟我這身奢華皮草一樣闊綽,那麼,親愛的讀者,請讓我再添上最後一筆吧。從本質上講,您是生命,您的原始本質無非是純粹大愛,以及純粹大慈。我的本質也是啊!            第一章 憤怒和執著      達賴喇嘛說:我要告訴你「不執著」的祕密禮物      我們走下樓梯,再沿著一小段通道,來到了貴賓專用廚房。尊者在門口停下腳步,看著瑟琳娜在廚房裡忙碌著。今天的餐會或許結束了,但是要緊接著繼續計劃下一個餐會,那是三天後阿迦汗(Aga Khan)即將進行的一次私人訪問,這就是還有很多事要做的原因。瑟琳娜正打開櫥櫃、檢查存糧、參考紀錄表單、寫下需要購買的物品,她也檢查了冰箱最內層的空間。她很專心,所以過了好一會兒抬起頭來,這才發現廚房裡不只有她一個人。      「哦!尊者!」她將雙手合十在胸前時臉都紅了。      「我親愛的瑟琳娜!」達賴喇嘛走過去,抱了她一下。她低下頭,看到了站在他腳邊的我。      「我看到小仁波切也下樓來了,」他們抱完要分開時,她如此說道。      「這次餐會很棒!」達賴喇嘛仔細凝視著她。      「謝謝您。」      「特別是主菜。」      「俄羅斯酸奶燉素肉。重點是那個滷汁。」      把一頭長髮收攏在廚師帽底下,這個素顏的瑟琳娜看起來與在「喜馬拉雅.書.咖啡」前台工作的她,或在書店樓上經營自己的香料包生意的她,截然不同。然而,今天不僅僅如此,她的臉龐好像還有一點緊繃感,雙眼也透出一種憂慮神色。      「我再忙也想見妳一面,」達賴喇嘛說道。「但妳好像都忙到沒空見我了?」他語調幽默,但也流露出關懷之情。      瑟琳娜還是個小女孩時,尊者便已認識她了。春喜太太很年輕就守寡,以前她來準備餐會時,也會把女兒帶進來,讓她在廚房長椅上寫回家功課。那是很早期的事了,比起我的時代要更早得多,我聽說瑟琳娜深受達賴喇嘛吸引,所以對她來說,他是像父親一般的人物。      她原本已經在歐洲生活了十多年,也開創出她自己的世界,但是回到達蘭薩拉之後,她與尊者的連結還是像往日那般深厚。他們就像家人,他懂得她的每一個表情,這就是為什麼她必須避開他的目光。      「尊者,對不起,」她說。「我不是有意要冒犯的。」      他聳聳肩,意思是這不是重點。      她看了看手上的清單和櫥櫃,坦承道:「目前,我是覺得壓力還蠻大的。」      「是阿迦汗來午餐的事?」達賴喇嘛問道。      瑟琳娜否認了這個說法。「不是。和那個沒關係。」她轉過身去,環顧著廚房四周,就是不看他。然後她咬著下唇,有點不情願地說:「是生意上的事。」      「太忙了嗎?」尊者用同情的語氣。      「是不夠忙。」她很快地看了他一眼。「您知道的,剛開始時,我們生意做得很好。最初的三年內,每一年的規模都增加一倍。但是現在遇到瓶頸了。」      會做香料包生意的想法是因為在「喜馬拉雅.書.咖啡」用餐的遊客,他們總問起這些讓餐點變得讓人胃口大開的醬汁、醃料和調味料。瑟琳娜與咖啡館駐店廚師——尼泊爾兄弟晉美(Jigme)和阿旺.札巴(Ngawang Dragpa)商議後,便設計了綜合香料的包裝方法,可以用郵購的型態寄到全球各地。席德以批發價直接向當地香料生產商買貨後,他們突然間就做起生意來了。      商品精美,加上送貨服務迅速,「喜馬拉雅.書.咖啡」的香料包很快便通往世界各個角落。兩年前,席德和瑟琳娜結婚後,他們決定將香料包的全部利潤都用來支助當地年輕人,讓他們接受找工作所需的技能培訓。      「妳是擔心孩子們嗎?」達賴喇嘛問道。      「他們有好多人喔!」瑟琳娜提高了聲音。「也越來越仰賴我們。我們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      才過了片刻,她的情緒就像是春喜太太那樣高漲起來——她們母女倆這個相似之處是我以前沒看過的。      「那業績……」      「暴跌!」她加強了語氣。「掉回到十二個月前的水平。甚至是,十八個月前的!」她沒辦法再站著不動,於是大步走到廚房另一邊收拾手提包。這是不必要的動作。然後又把它拿回來「砰」地一聲丟在她的清單旁邊。      「影響我們生意的不是只有這一件事,還有好多事,」她的黑眼珠子裡有怒火在燒。「是消費者倦怠。還有同業競爭激烈。還有好幾個地方因為出了新規定,所以禁止我們繼續營業。就在上星期澳洲政府才通過的『生物安全保障法』讓我們失去了澳洲所有客戶。」她掌心朝上,攤開雙手。「就一夜之間!」      我抬起頭看著達賴喇嘛。這人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瑟琳娜了。我從來沒見過我這位朋友落入這種狀態過(她英文名字Serena的意思——沉著平靜,而她總是人如其名)。當我盯著尊者看時,我感知到他對於現況的了解是更多更深的。而且,這是我首次粗淺覺知到,瑟琳娜生氣或許有更為深層的原因。      她剛所說的只是一種象徵,只是她另外的苦惱緣由的替代說法。      「一直以來……」她用手勢輔助示意「在外頭」,她說:「需要『資訊科技』基本技能的孩子們,他們的候補名單還越來越長!」      她的下巴緊繃,脖子上有一條靜脈突起,好像已經無計可施了。「我看著他們的小臉,我也知道他們有多麼需要我協助,但我似乎就是無法扭轉局面了!」她把手高舉到頭上。「有什麼可以改善的,我們也全都試了!我們以為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事情就會好轉。別人也信誓旦旦說這樣做或那樣做一定可以的。因為迫切想要情勢變好,所以我們一再燃起希望……」      突然間,她好像垮了下來,肩膀也塌了。她雙眼湧出淚水,轉身面向達賴喇嘛,愁容滿面。她說:「我只是覺得自己讓大家失望了。」      尊者暫時沒說什麼,只是站起身來,用仁慈的關注撫慰著她。      「特別是席德,」她輕柔說著,同時用我比較熟悉的、充滿母愛感覺的溫暖眼神看向我。      我忽然明白了之前我感知到尊者已經知道的事。在那一刻,就好像在那房間裡發生了某種變化,我們大家都知道在討論的是什麼,根本不需要說得太白。那也是瑟琳娜痛苦的深層緣由。      瑟琳娜與席德結婚後,他們毫不掩飾希望能儘快建立家庭。他們有許多朋友原本也都希望在幾個月內就會有這一類的消息傳出來。兩年過去了,什麼都沒有。      「妳和席德談過了嗎?」達賴喇嘛輕聲問道。      「我們一直在談。」      「他並不覺得妳……讓他失望了?」      她很難受地搖著頭。「您瞭解席德這個人。他永遠都不會說出那種話的。他太紳士了。」      達賴喇嘛極其溫柔地用雙手握著她的一手。「通常,最大的痛苦是我們自己造成的。」      「自己造成的?」她睜大了雙眼。      「可能是因為執著。」      瑟琳娜的表情轉為受了傷似地。「我又不是要買瑪莎拉蒂跑車!」      「不是,不是,」尊著搖了搖頭。「物質只是執著的其中一種。另一種更常見的原因是『對結果的執著』。」      「結果?」      「就是事情一定得是我們想要的那個樣子。」      「但如果這事情不是只有我,那該怎麼說?」她表示反對,並將手很快地抽了出來。「如果是我所關心的其他人呢,那又該怎麼說?」      「這不是道德批判……」他想要消除她的疑慮。      「聽起來就是在針對我!」她猛然打斷。「聽起來就是在批判!」      她大步走到長桌那邊,抓起寫了好一會兒的清單,然後一把扔進手提包裡。她扯掉廚師帽,把它扔向水槽。      「您知道嗎,這正是我本來就不想開啟的那種對話……」她對他說道,眼中有怒火燃燒著。「這就是我不上樓去的原因。不需要有人來告訴我,這一切都是我的心有問題。只要我改變思維,那一切都不會有問題。有時候,人生就是狗屎——而這就是全部的問題所在!」      說完,她大步走出廚房,要離開時,還抓住門把「砰」的一聲重重地摔了門。      我盯著門看,剛才目睹的那一幕讓我心有餘悸。與達賴喇嘛同住的七年之間,我從來沒看過有人在他面前這樣怒氣沖沖地離開,更不用說走時還甩門。而且,「沉著平靜的瑟琳娜」正是我原以為全世界最不可能這樣做的人啊。      尊者把手伸下來撫摸我的脖子。「她受苦了,」他輕聲說道。「但願她能快快擺脫憤怒和執著。」      那天下午,達賴喇嘛在寺中前院主持比丘受戒儀式。我一直待在窗台上,打著盹兒等著結束後可以和他獨處。等候之時,我想起了中午在廚房的一幕幕景象:瑟琳娜的痛苦。尊者嘗試幫忙。她大聲說話,然後甩門離去。      「憤怒和執著」,這是他希望她能夠擺脫的兩件事,這也是藏傳佛教中所說的「假象」——也就是會擾亂內心平靜的心理因素。據說「憤怒和執著」兩者都是由相同的根本原因所引起的:事物、人或情況本身即具有的特性——令人喜歡,我們就會想要;令人討厭,我們就會排斥。達賴喇嘛向眾人解釋這些基本道理好幾個小時了,我就那樣坐著。這些道理瑟琳娜也很清楚啊。      然而,道理要應用到日常生活中時,就不見得那麼明確清楚了。瑟琳娜的內心受干擾,不得平靜,這一點是沒有爭議的。但是,如果她的不快樂並不是因為她為自己著想而引起的,那該怎麼說?不是出於自我,是因為關心他人而引起的痛苦又該怎麼說呢?關於這一點,佛教又有何說法?      而且,想要有自己的孩子難道不是許多女性自然而然的本能嗎?比起思想或觀念,這種本能不是更為深層、內在嗎?如果這一次,尊者真的錯了,那怎麼辦?      巧的是,我沒等多久就知道答案了。當暮色包覆尊勝寺廣場時,尊者回家了。丹增已為我們點亮住所的燈,也去拿來尊者要喝的綠茶了。這時,傳來熟悉的敲門聲。我們倆都抬起頭來。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是瑟琳娜,臉色蒼白,淚眼汪汪。「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      尊者從房間的另一頭走過來,朝她揮揮手,並笑了起來。「妳啊!」然後,他指著房門,做出甩門的動作。「砰!」      她搖了搖頭,看上去很失落。「您能原諒我嗎?」      他張開雙臂,她走向他。她抱著尊者時說:「我只是想讓您知道……」      「好,好。」他打斷了她的話,拍拍她的背。「什麼都不用說。」      不久,丹增便為他們準備了兩杯茶,他們隔著桌子坐了下來。瑟琳娜說:「您說讓我痛苦的是執著,這我知道。」      達賴喇嘛堅定地看著她。「絕不是批判,」他說。      「我只是想要了解。」她停下來,想把自己的想法先整理好。「我是真的想幫助人,例如那些需要培訓的孩子。我也是真的為了他們而竭盡全力要把生意做起來。這樣的話,我怎麼可能不執著?」      尊者微笑,然後簡單說道:「只要能瞭解妳內心的平靜、妳的福祉並不是靠這樣做而來的,那就有可能『不執著』。」      她歪著頭,安靜地思考、理解這句話。「這聽起來有點冷默。欠缺慈悲心。」      達賴喇嘛抬高了雙眉。「慈悲心是要減輕眾生受苦的願望。」      「對。」      「我們比較能夠幫助別人時,是內心平靜又有條理,還是動盪不安呢?」他用手演示了波浪的起伏。      瑟琳娜點點頭。      「為了自己,也為了別人,如果我們想要實踐有效的慈悲心,那就需要一顆平靜的心,」他說。「這是必不可少的。更重要的是,『不執著』是符合真理的。」      他從座位上俯身向前,仔細研究了她一會兒。「我記得有一次,妳剛從歐洲回來。」      瑟琳娜笑了。      「妳那時住在達蘭薩拉的家中。沒有工作。沒有——那個叫什麼——男朋友?」他笑了起來。      「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她自己加了話。      「就算沒有幫助哪一個孩子培養電腦技能,妳也很開心。」      她搖著頭。「那時候我根本不會去想這些。」      「妳看。沒有成果。但是,仍然可以很開心。這兩者之間,」他把兩手掌心朝上,中間有些距離隔開,「並沒有關係。」只有當我們虛構出有一種關係時,才會有問題產生。當我們說「只有在這種情況發生時,我才能開心」或「只有在那種情況發生時,我才能平靜」,這就是我們為自己製造出問題的時候。      「執著就是我們認為某人、某事物或某種結果對我們的幸福是必要的。在那一個當下,我們就是把某人、某事物或某種結果變成未來痛苦的來源。我們就要冒著成為它奴役的風險。更好的想法是:我已經擁有幸福和內心平靜。能在我的生命中擁有這個人、這件事物或這種結果會有多棒!但這基本上對我的福祉並不是必要的。」      瑟琳娜緩緩地點著頭。      「我還會告訴妳『不執著』的祕密禮物,」達賴喇嘛的眼睛閃閃發光。「當我們能夠真正的『不執著』,而只是在心中抱持某種成果的想法時,那就更有可能帶來這樣的結果。太過執著不僅導致痛苦,也會讓我們不那麼順利了。」      塞琳娜把他說的每個字都聽清楚了,然後問:「想懷孕的事也是這樣?」      「當然囉!」達賴喇嘛點點頭,意思是這件事多顯而易見啊。「對目前的妳來說,壓力太大了。」      「我覺得自己最近擔心太多事情了。這麼多可怕的事情全發生在這段短短的時間之內。」      「那就是『棄絕』的時候到了,」尊者宣布:「是時候擺脫造成妳痛苦的真正原因了。」      「問題不是香料包。也不是……這裡」她摸了摸肚子。「而是我執著於我想要事情按照我的意思走?」      「正是如此。『棄絕』是指妳下定決心說妳受夠了。是妳終於意識到自己的不快樂不是從外面來的,而是從妳的內心產生的。是因為妳在對抗事物的本來面目,還希望事情可以有所不同。『棄絕』是因為我們要拋棄正在承受的苦難,這種苦難來自我們執著於自以為事物應該都要有的樣子,或事物的樣子讓我們覺得痛苦。妳可以說『棄絕』是我們內心之旅的起點。我們不再專注於各種外部情況,而是要往內看了。」      「在我內心深處,我一直知道需要放下了。」      「放下。放下,」尊者同意道。「我們越放下,這裡就有越多的平靜。」他摸著他的心臟位置。      瑟琳娜對達賴喇嘛表示感謝之意。然後站起身來。「現在,我也該將您放下了。今天我已經花了您太多的時間了。」她看向窗台,見我以斜臥姿關注著他們。      她說:「我很肯定您也想和小小仁波切共度精心時光。」      尊者要從椅子上站起來時,瑟琳娜走過來撫摸我。為了回應她,我伸出雙手和雙腿,打算來一回合完整的抖動小腹伸展運動。但是在我伸展時,右前爪勾到了她的結婚戒指。烙鐵般的疼痛瞬間貫穿我整個腹脅側。我痛苦地縮成了一團。      「仁波切!」我一聲淒厲的號叫,把瑟琳娜嚇壞了。

延伸內容

心靈導師 田安琪/ 接到書稿的時候,我恰巧教到心經中的「空性四門」,看到這隻我所熟悉的尊者貓,竟然也在故事裡談到「空性」,覺得有這位厲害的助教真的太好了。發生在達蘭薩拉的故事,引人入勝地描寫了「止」、「觀」的基本修練法;並提到「沒有最基本的『空正見』,很難培養出真正的『慈悲心』」。願讀者們在品嘗與思惟中得到開解。 音樂人/眠書店主持人田定豐 快樂大學創辦人 熊仁謙 暖心推薦

作者資料

大衛.米奇 DAVID MICHIE

著有達賴喇嘛的貓系列小說《達賴喇嘛的貓》、《達賴喇嘛的貓2:我會告訴你快樂的真實原因,那是只有給你的專屬訊息!》以及《心念的力量》,他的非小說類作品包括《愛寵物的人學佛法》(Buddhism for Pet Lovers)、《為什麼正念好過巧克力》(Why Mind fulness is Better than Chocolate)、《快點來靜坐》(Hurry Up and Meditate)與《忙碌人士來學佛》(Buddhism for Busy People)。他的著作以28種語言在40多個國家發行。大衛於2015年創立「正念野遊」(Mindful Safaris),帶團前往非洲——他出生長大的地方——旅遊,行程結合了驅車遊獵與引導式冥想。「正念野遊」家族許多成員的再次參與證明了這些特別體驗有助於以輕鬆卻有力量的方式與大自然,以及我們自己重新連結。 相關著作:《達賴喇嘛的貓 [心念的力量筆記本版]》《達賴喇嘛的貓:又稱小雪獅,是來自天堂的、不受限的幸福,是美麗、珍貴的提醒,叫人要活、在、當、下。》

基本資料

作者:大衛.米奇(David Michie) 譯者:江信慧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open mind系列 出版日期:2021-11-04 ISBN:9786263180567 城邦書號:BU7085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