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青少年文學
張曼娟讀契訶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學習月5折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究竟是雪或者是冰,在融化的時分恐怕是很難分清楚的吧,如同年輕時候的情感,在愛人與朋友之間,總有許多曖昧不明的尶尬。 世界文學名家 契訶夫(Anton P. Chekhov)短篇傑作精選 暢銷名家 張曼娟 編譯.導讀 青少年擴展人文視野、精進作文力及閱讀力的最佳優質課外讀物 ◎本書特色 ●由暢銷作家張曼娟精心編譯、導讀。帶領讀者領會世界文學名家名作的心靈世界;培養孩子的世界觀,並提升中文實力。 ●除了有張曼娟精心編譯的原著精華外,並有張曼娟特別撰寫的「名家生命故事」、「全書精闢導讀」,更容易理解作家及作品的創作歷程與意涵。 ●每篇故事後,附有該篇閱讀心得「曼娟私語」,以及引導思辦練習的「想一想,得到更多」。是教學與親子活動的最佳參考。 ●內文搭配西方名家畫作,增加閱讀吸引力。 【張曼娟的課外讀物】 張曼娟精選世界文學中,擁有巨大文學成就和影響力的名家,編譯導讀他們的短篇傑作,書寫他們獨特的生命故事。透過生動的引導,藉此幫助年輕學生與世界文學接軌,開啟青少年的世界文學閱讀旅程,打開更廣闊的人文視野。 第一波四本書,精選四位名家作品: 《張曼娟讀奧‧亨利》 《張曼娟讀契訶夫》 《張曼娟讀芥川龍之介》 《張曼娟讀王爾德》 / 如此孤獨,如此巨大——契訶夫短篇傑作選 契訶夫在我看來,總是孤獨一個人的身影。然而,正因為他的孤獨,使他對於世人的孤獨有了同其情的理解。契訶夫孤獨的衣角掠過這個世界,便開出許多奇豔的花,這些花正是一個又一個好聽的故事,於是,一百多年過去了,我們一點也不覺得遙遠,他的故事仍在我們的嘆息中,微笑裡。我們終究懂得了孤獨是怎麼一回事,懂得了人性的善良與邪惡,我們也很高興有契訶夫的相伴與理解。雖然,他總是一個人,這身影如此孤獨,卻也如此巨大。 ——張曼娟 《張曼娟讀契訶夫》精選八篇契訶夫具代表性的短篇傑作—— 〈會說話的風〉裡的男人不願意表白自己的情感,趁著帶女人從山頂滑雪橇的機會,對女人示愛。他的情話與耳邊呼嘯的風混在一起,女人無法分辨,到底是男人的真心,還是風的無心? 〈辦事員之死〉精采描述一個生性拘謹的人,因為多慮且過度執著而害死自己的悲劇。給予讀者深刻的啟示。 〈大人的婚姻〉藉由一個七歲男孩的好奇心,透過鑰匙孔窺聞大人世界裡,紛擾與曖昧的情感。 〈萬卡〉中,那個白雪紛飛的聖誕夜,那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偷偷在燈下給爺爺寫信,希望爺爺來營救他,終止受虐的生活。然而,最終他沒有寫上地址…… 〈紳士朋友〉不但諷諭這個世界的現實,甚至揭露「佛要金裝,人要衣裝」的人際表象,充滿諷刺。 〈帶馬味的名字〉充滿荒謬詼諧。牙痛的將軍不願拔牙,卻寧願相信管家介紹的只要唸符咒牙痛就會好的騙子,偏偏管家想不起這個騙子的姓,只知道他是很普通的「帶馬味的姓」,於是整個將軍府上上下下都跟在管家身後,拚命思索「帶馬味的名字」,然而將軍的牙痛愈來愈嚴重…… 〈變色龍〉是一則人與狗的公案故事,也是一則隨處可見的權力拉鋸戰諷刺劇。人因為懼怕權力而有不同的反應,這種變色龍的本事,不僅發生在故事中的警官身上,也發生在許多人身上。 一個失去兒子的貧窮馬夫,無處傾吐自己內心的悲痛,最後只能對著自己的馬匹訴苦,〈只有憂傷伴著我〉讀來感傷又孤獨。 契訶夫流傳後世並廣為人知的作品,大多是戲劇的創作,然而其小說的精采程度絕對不可小覷。本書精選的短篇小說傑作,其中觸及的主題有甜美的愛情、階級的荒謬、婚姻制度的省思以及生命的孤寂與徬徨。契訶夫用精妙的語言,誇張的情節和犀利的角度,將幽微的人心展現得淋漓盡致。

目錄

﹝總序﹞誠徵閱讀夥伴/張曼娟 ﹝作者介紹﹞醫院與劇院 ﹝導讀﹞一個人的身影 會說話的風 辦事員之死 大人的婚姻 萬卡 紳士朋友 帶馬味的名字 變色龍 只有憂傷伴著我

內文試閱

  會說話的風      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窗外的飛雪輕飄飄落了下來。      我坐在窗邊,搖著搖椅。年紀真的大了嗎?最近愈來愈怕冷,天冷了就不愛出門,只愛坐在窗邊烤火爐。      「啪咑、啪咑……」      那些雪花拍打在玻璃窗上,讓我想起了一些年輕時候的荒唐事……      也是一個飄雪的冬日正午吧,雪落在地上,結成了冰;冰又龜裂了,像大地長了皺紋。究竟是雪或者是冰,在融化的時分恐怕是很難分清楚的吧,如同年輕時候的情感,在愛人與朋友之間,總有許多曖昧不明的尷尬。那年冬天,正值青春年華的娜迪亞和我,兩人的情誼大約正是走到了這樣的一個灰色地帶。      許多幽微的情緒暗暗流動著,難以說破,或者,是不願意說破吧,只怕一切清晰確認了,再無法享受彼此之間充滿無限可能性的關係。      這天,娜迪亞緊靠在我的肩上,那白亮的霜雪滿布她的髮梢,彷彿她的髮線也下起雪來。我望著她,她望著我,我們像是忽然白髮蒼蒼地老去了啊。      站在雪丘上,我們看著這一望無際的緩坡起起伏伏,旁邊還停放著一部雪橇。      「跟我一起滑下去吧!」我請求她:      「一次就好了,我跟妳保證,我們絕對可以平安抵達山下的。」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希望能給她一點勇氣。但我看得出來,她還是十分害怕。      「不不不。」      她搖了搖頭,髮線上的雪花也落了下來,下成她肩上一場零星的雪。她拚命地喘氣,像是要撫平自己過快的心跳。她朝山下望了一眼,整個人就呆住了;我的提議像是一個致命的邀請,讓她後退了幾步。      風呼呼吹著,我們在雪丘上僵了好一會兒。      「來吧!」我故意刺激她:      「不要再害怕了,妳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是軟弱極了!」      娜迪亞看了看我。我知道,我的話深深地刺進她心裡。她是個性格倔強的女孩,制服她的最好方式,就是激將法。      「一次,一次就好喔。」      果然,她毅然決然地走向我,只是,她的腳步危危顫顫的,像是要去走一段懸空的鋼索,或是赴一場死亡之約。      我笑了笑,把娜迪亞安置在雪橇前,緊緊拉著她的手臂。然後,一個使力,雪橇就這樣飛了出去,像一枚子彈俯衝下山谷。      「要出發囉!」我叫了一聲:「呼!」      娜迪亞卻一點聲響也沒有。      我還記得那冷風像是要把皮膚割裂似地劃過我們的臉、我們的耳朵、我們的脖子;它讓我們難以呼吸,幾乎窒息。      我們的雪橇就在這樣的惡風中向谷地裡衝,四周的一切景物流轉得飛快,像在作夢似的,又像一波又一波湍急的水流。有一瞬間,我也以為我們就要下到地獄去了。      「我愛妳,娜迪亞!」      我忽然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說出來的話令自己也感到驚訝。      雪橇愈來愈慢,風愈來愈小,雪磨擦的嘶嘶聲也愈來愈平和,我們終於抵達了谷地。娜迪亞根本就站不起來了,她的臉色枯槁,蒼白如一張紙。我把她扶了起來,她歪歪倒倒地倚在我身旁,用嚇壞了的大眼睛盯著我看。      「我不玩了!不玩了!」她嚷著:      「說什麼都不玩了!就算給我全世界我也不玩了!」      只是,思緒忽然轉到了對的頻道,她想起了什麼,看我的眼睛明顯地溫柔了起來。      我彷彿聽見,她的心裡在問:是誰說了那幾個字?是我?還是呼嘯的風?這句話是真的嗎?真的有人說過嗎?      我故意理也不理,抽著我的菸,看著四邊的風景。她在我面前踱來踱去,時而低頭思索,時而不耐與沮喪地凝視著我,希望我能開口說句話。我看著她表情豐富的臉,一句話也沒說;她或許想問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於是一點點興奮、一點點不安爬上了她的眼睛。      「你知道嗎……」她終於開口了,臉有些潮紅,也不再看我了。      「什麼?」我問。      「我們……」她說:「我們再滑一次。」      雖然我有些驚訝她的反應,但心底卻是很開心的。我答應了她的請求。      我們爬上雪丘,再次看著大地的皺紋,我也再次把娜迪亞安置在雪橇上。我們又踏上了恐怖的旅程,讓惡風再度將我們征服。      當雪橇滑到最快、最嘈雜的片刻,我在娜迪亞的耳邊輕聲細語地說:「我愛妳,娜迪亞。」      語畢,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雪橇一停下來,娜迪亞立刻回過頭去看我們滑過的山坡,除了掛滿雪柱的大樹,那裡真的什麼人也沒有啊。她再轉過來仔仔細細盯著我瞧,她的眼裡寫滿了狐疑。      「真的是你在說話吧?」她問。      「什麼話啊?」我佯裝不知道。      接著,我故意漫不經心的說些話,說剛剛的風,說沿途的風景,說她的驚慌。她站了起來,弓了弓身子,臉上更是迷惑了。看著娜迪亞天真又可愛的表情,我對她的疼愛彷彿就更增添了一些。      「怎麼了?」我彷彿聽見她的心裡在問:「難道是錯覺嗎?真的不是他嗎?到底是誰說了那句話呀?是風嗎?真的是風?」      我隨意問了她幾個滑雪橇的問題,她蹙著眉頭忘了回話。看得出來,她整個心思盈滿了問號,根本心不在焉。我想,這真是個困擾她的問題啊,在我們年輕的心中,這個問題大過於天地,大過於真理。      「我們是不是該走了?」我問。      「我……我突然發現我還滿喜歡滑雪橇的。」她紅著臉說:      「我們再滑一次,好不好?」      熬不過她的請求,我們又爬上了雪丘。天色有些暗了,風更大了起來,我們站在雪丘上,看著黃昏的夕陽照射餘光在起伏的緩坡上。      她喜歡滑雪橇?呵,我在心裡偷笑。事實上,當我們要往下滑時,她仍然緊張得要命,渾身顫抖,氣喘吁吁,還差點兒從雪橇上跌出來。      第三次往下滑的時候,我知道她努力注視我的臉和唇,我先用力咳了幾聲,再用手帕摀住了嘴。      「好冷喔。」我說:「這樣就好多了。」      我們出發了。風還是一樣惡狠,速度還是一樣疾馳,當雪橇滑到半山腰的時候,我沒有忘記夢囈一般的輕聲說:      「我愛妳,娜迪亞!」      雪橇滑到谷地,天已經一點一點的黑了,這一天也要過完了。      回家的時候,娜迪亞悶聲不響,步伐相當緩慢,她應該在等待吧?她想知道,我會不會當著她的面說出那句話。她當然知道,風是不會說話的,會說話的應該是我;但是,我為什麼只在疾駛中說出那句話呢?又為什麼平常時候不願告訴她?      說了再見以後,我們各自走回家。從我的窗戶可以看見,她房裡的燈亮了一整晚。      第二天一早起床時,她已經來過我家,並且留了張紙條給我。      「如果你今天要去滑雪橇,請找我。娜。」      從那天開始,我們滑了整個冬天的雪橇。她每天到我家門口等我,我們一起拖著雪橇,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著話。等我們走上了雪丘,她就開始緊張起來,但她總是緊咬下唇,說她愈來愈喜歡玩雪橇。      當然,每次快速滑落的時候,我都會溫柔地在她耳邊說出那句話。「我愛妳,娜迪亞。」      這句話像酒、像嗎啡,讓她立刻上癮,沉迷不醒。那些緊張、擔心、受怕,都在聽到那句話以後,全消失不見了。她一次又一次地爬上雪丘、再緊張地滑落。那句情話的力道,竟然戰勝了恐懼與危險。可是,這句話成了她心裡的一個謎題,她不知道究竟是風還是我說的,也不知道究竟是我在示愛還是她的錯覺。      漸漸地,我發現她不再疑惑了,誰說了這句話已經不重要了,只要有這句話,只要能沉醉,管它是酒還是嗎啡?      一天中午,我一個人去滑雪橇,竟然看見娜迪亞獨自走上了雪丘。旁邊的人嘈嘈雜雜,她卻安靜極了,放下雪橇,她一個人坐了上去,臉色如雪一般白,像是趕赴刑場的烈士。那天的風特別大,她應該也特別害怕吧;但是,她沒有任何遲疑的神情,我想她是執意要試試,當我不在場的時候,是不是依然可以聽見那句情話。      用力一蹬,我看見她的雪橇滑了下來,她的雙眼緊閉,張口露齒,那風把她了無血色的臉吹平了,一個人的雪橇看起來孤單極了,沿途只有劃過雪地捲起的飛雪相陪伴。她緊捉著雪橇,全身僵直,當雪橇滑落到地面的時候,她幾乎累癱了。看得出來,她自己也分不清楚有沒有聽見那句話?沒有我在身邊,讓她緊張到更分不清楚沿途有什麼聲音了。      我遲疑著自己該不該靠近。後來我決定默默地離開了,並且衷心期望,她真的聽到那句情話了。      很快的,冬天過去了,春天的陽光把雪丘融解、染綠,我再也沒看見她孤單的身影和緊張的神情。可憐的娜迪亞再也沒有遇見會說話的風,再也聽不見那句情話了。偶爾幾次在街上遇見她,她都是充滿疑惑的神情,像是個等待的女人;等待四季輪轉得快一點,等待冬天快快到來,等待下雪,等待再一次滑雪橇。後來,我決定要搬離開那個小鎮。      離開的前一天清晨,我坐在院子裡,看著就要揮別的這個家。初春早晨還相當冷,院子裡的泥土地依然凍得像冰塊,只有幾根生命力茁壯的草用力地冒出頭來。樹上有幾隻鳥有一陣沒一陣地聒噪著,像在開會。我站了起來,走到院子邊那堵高高築起的圍牆邊,透過細縫看了看娜迪亞的家。      我只是想再看一眼娜迪亞的家,沒打算和她說再見的。但是,我剛好看見娜迪亞推開了門,走了出來,佇立在走廊上。她披著一件睡袍,但不像剛起床,而像是整晚未入睡的模樣,滿臉倦容。她小巧而蒼白的臉仰望著天,讓春風吹拂過她的頭髮。是風讓她想起了山上的那句情話嗎?怎麼她的側臉這樣憂傷?就在我注視她的時候,一顆淚水珍珠般滾出了她的眼眶。      我凝望了許久,等到一陣風從我這裡吹向她。我輕輕地張了口,向著她的方向。      「我愛妳,娜迪亞。」      我的天啊,那句話像支仙女棒,奇蹟似地將她點醒了。      「啊!」      我聽見,娜迪亞叫了起來,笑容滿面,彷彿春天的花開上她的面頰。她張了張手,像是要擁抱住風,然後再用力地擁抱著自己。我必須說,那瞬間,她變得好美好美,而且好快樂啊,她的身上寫著「幸福」兩個字。      我轉過身去,回屋子裡整理行李。第二天,我就離開了小鎮,也離開了娜迪亞的生活。      這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啊。娜迪亞早就結了婚、生了孩子,現在應該也做祖母了吧?我聽說,她後來嫁給了一個不錯的男人,過著不錯的生活。但我相信,她一定沒有忘記那年冬天的事,一定沒有忘記我,一定沒有忘記可怕的雪橇,一定也沒有忘記會說話的風送給她的那句話。      「我愛妳,娜迪亞。」      或許,在她的一生裡,這就是最美麗的一段記憶,她一定以為這是她獨享的快樂回憶,一定不知道,就在我們都已然年邁的這個時候,還有一個我也翻閱了這段記憶。      只是,現在的我和當年的我都不明白,為什麼要說那句話?為什麼要玩這樣的把戲?      我是真的愛她嗎?真的想不起來了啊。      曼娟私語      作為一個女性,看見這樣的故事,免不了心中有些憤怒和悲憫,這個男人到底在做什麼?他們明明都對彼此有好感的,為什麼要故弄玄虛?讓渴望愛的娜迪亞聽見愛的表白,卻又不承認這份愛意,不是太殘忍了嗎?然而,不可忽略的是,他們當時都很年輕,年輕時的我們,對於愛情總有那麼多的試探,那麼多的曖昧不明,甚至覺得這樣才美。      與男主角相比,娜迪亞對於愛的追求是更有勇氣的。她克服了內心的恐懼,與喜歡的男人滑雪橇,這樣的冒險,當然是因為愛。而在下滑的過程中,她聽見了「我愛妳,娜迪亞」,這句話宛如天籟。她想確定自己聽見的話是從何而來,男人情願讓她相信是風對她說話,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情感。      娜迪亞突然變得勇敢,她要求一而再、再而三的從高坡上滑下,忍受刺骨的寒風切割身體,為的就是聽見這句溫柔的告白。她也獨自去滑雪橇,想試試能否聽見愛的告白?      不管是滑雪或是追尋愛,娜迪亞是真正的勇者。至於男主角,只是在風中玩了一個小把戲,捉弄了對他真心以待的女孩,真是懦弱的行為啊。      想一想,得到更多      A. 若是遇到一個心儀的對象,你會坦誠告白自己的心意?或是在曖昧不明的氛圍中,自在的相處?      這兩種選擇各有怎樣的優缺點?      你曾經為愛冒險嗎?多年以後,會如何看待那時候的自己?覺得自己好傻?還是覺得一切都很值得?

作者資料

契訶夫(Anton P. Chekhov,1860-1904)

著名的俄國作家。十九歲就讀於莫斯科大學醫學院的時候,為了賺取學費與補貼家人生活開銷,開始創作短篇故事。數年後嘗試劇本寫作並有計畫地撰寫小說,作品受到當時文壇前輩的肯定,奠定其文學地位。除了本書所精選的小說之外,契訶夫的代表作品尚有劇本《櫻桃園》、《三姊妹》和小說《第六號病房》等書。

張曼娟

身兼大學教授與暢銷書作家, 三十餘年來影響海內外眾多讀者。 開創文普書的寫作, 也是文學經典閱讀的導航員。 當學生時最喜歡課外讀物, 在強調閱讀力的此刻, 為青少年編選出【張曼娟的課外讀物】系列, 開啟一扇眺望世界的窗。 相關著作:《張曼娟讀奧‧亨利》《張曼娟讀王爾德》《張曼娟讀芥川龍之介》《天上有顆孤獨星:照亮世人獨行時(二款書腰「緞綠版」「甜橙版」隨機出貨)》《天上有顆孤獨星:照亮世人獨行時(限量親筆簽名/東坡名句藏書章/緞綠書腰款)》《人間好時節(流金歲月版)》《愛情, 詩流域(紀念珍藏版)》《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張曼娟手寫概念書特別套裝版)》《好潮的夢--快意慢活《幽夢影》》《柔軟的神殿》《時光詞場》

基本資料

作者:契訶夫(Anton P. Chekhov)張曼娟 其他:Ilya Repin/攝影 出版社:麥田 書系:故事盒子 出版日期:2021-07-01 ISBN:9786263100138 城邦書號:RL3214 規格:膠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1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