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萬聖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青少年文學
張曼娟讀奧‧亨利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學習月5折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風雪中垂掛牆上的一片葉子,是染疫女孩生命的幽微燭光, 照亮我們的心靈谷地。 世界文學名家 奧.亨利(O. Henry)短篇傑作精選 暢銷名家 張曼娟 編譯.導讀 青少年擴展人文視野、精進作文力及閱讀力的最佳優質課外讀物 ◎本書特色 ●由暢銷作家張曼娟精心編譯、導讀。帶領讀者領會世界文學名家名作的心靈世界;培養孩子的世界觀,並提升中文實力。 ●除了有張曼娟精心編譯的原著精華外,並有張曼娟特別撰寫的「名家生命故事」、「全書精闢導讀」,更容易理解作家及作品的創作歷程與意涵。 ●每篇故事後,附有該篇閱讀心得「曼娟私語」,以及引導思辦練習的「想一想,得到更多」。是教學與親子活動的最佳參考。 ●內文搭配西方名家畫作,增加閱讀吸引力。 【張曼娟的課外讀物】 張曼娟精選世界文學中,擁有巨大文學成就和影響力的名家,編譯導讀他們的短篇傑作,書寫他們獨特的生命故事。透過生動的引導,藉此幫助年輕學生與世界文學接軌,開啟青少年的世界文學閱讀旅程,打開更廣闊的人文視野。 第一波四本書,精選四位名家作品: 《張曼娟讀奧.亨利》 《張曼娟讀契訶夫》 《張曼娟讀芥川龍之介》 《張曼娟讀王爾德》 / 全都是為了愛——奧.亨利短篇傑作選 奧.亨利的文字流麗如詩,小說情節總是匪夷所思,在驚奇中滿溢生命的況味,還有著對於人生悠長美好的理解。 一百多年前,正是奧.亨利的創作力最旺盛的時候,他遷居紐約,大都會的氣味,時髦男女身上的色彩,城市高度發展的壯麗與荒涼,倉促的、粗糙的現實生活;舒緩的、精美的情感想像,交織成奧.亨利永不過時的小說世界。 ——張曼娟 《張曼娟讀奧.亨利》精選八篇奧.亨利具代表性的短篇傑作—— 一對深愛彼此的夫妻,在聖誕夜裡交換禮物,結果貧窮的兩人為了深愛的對方,竟將身上唯一值錢的物品變賣現金,買下彼此認為最貴重的愛的禮物……〈愛的禮物〉訴說複雜卻又純粹動人的愛情。 〈忙碌的一天〉,哈維與現在認真工作的我們一樣,同樣的忙碌與同等的健忘,忙到某個極限,竟然把自己剛結婚的老婆忘了! 〈七月忘憂草旅館〉,在只有有錢人才能進住的忘憂草旅館裡,優雅的包曼夫人和紳士的費林頓先生一見鍾情,他們是旅館內人人稱羨的一對。在面對即將道別的前一日,他們彼此開誠布公各自真正的身分,他們真的是外人眼中的金童玉女? 〈麵包的祕密〉中麵包店老闆娘暗暗戀上一位買麵包的客人,她疼惜他總是買隔夜的白麵包,於是悄悄夾了奶油在麵包裡,結果卻引發一場大風波,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改邪歸正〉裡的警探窮多年之力,追捕一位手法高明的慣竊,卻在最後關頭鬆手,到底為了什麼? 當婚姻與家庭暴力成為眾人交相指責的罪惡,卻有個蠢女人相信〈打是情罵是愛〉,她為了丈夫從不打罵她鬱鬱寡歡,這一次,她決定先發制人,發動一切攻勢,逼丈夫表現「男子氣概」,到底能不能得逞? 〈蒲公英約定〉是一篇溫馨的小品。女孩莎拉獲得一份打字的工作,專門為餐館的菜單打字。有一天,一道蒲公英的菜單讓她回憶起她失聯的未婚夫而崩潰,傷心之餘,她不自覺將他的名字打在菜單上,而這個關鍵字竟激起不小的漣漪…… 〈最後一片葉子〉講述讓人動容的友情。裘絲與老貝曼都是熱愛藝術的畫家,他們居住在同一個社區。有一天裘絲感染流行肺炎,她心灰意冷的看著窗外常春藤葉子,認為只要最後一片葉子凋落,她將死去。而貝曼先生究竟施了什麼魔法,竟犧牲自己卻讓裘絲活了下來? 奧亨利是一位浪漫性格的夢想家,在他流離顛躓的人生旅途中,留下許多充滿啟示、照亮人心的故事。他的文字流麗如詩,小說情節總是匪夷所思,在驚奇中滿溢生命的況味,還有著對於人生悠長美好的理解。仔細讀來,可以發現其中的脈流,全都是為了愛啊。

目錄

﹝總序﹞誠徵閱讀夥伴/張曼娟 ﹝作者介紹﹞斜槓青年奧‧亨利 ﹝導讀﹞全都是為了愛 愛的禮物 忙碌的一天 七月忘憂草旅館 麵包的祕密 改邪歸正 打是情駡是愛 蒲公英約定 最後一片葉子

內文試閱

  最後一片葉子      華盛頓廣場西邊,有一個小社區,裡頭的巷道相互交錯,形成一條條短街。      帶著濃濃的舊式格林威治村味道,裡頭的居民雖身處在大城市裡,卻仍保有著如鄉村般正直樸素的性格,好比說,無論是哪一位收款員走進這地區,出來時一定能全數收齊。      因為,這裡的居民不習慣賒欠別人一分一毫。      這些性格古怪又有趣的居民,漸漸受到人們的注意,連帶這個社區,也成為人們眼中,一個充滿風格的新住所,假日時,許多人來到此地閒逛,更多人來這裡尋找適合的房子……看看是否有窗口朝北的房間,或是荷蘭風味的小閣樓。這裡頭不乏居住在城市各角落的藝術家,他們似乎有默契的,不約而同紛紛搬進這個社區。      像是一波小移民潮般,許多店家開幕了,第六街的白臘杯,以及附有爐子的火鍋悄悄的陳列在櫥窗上,和那些新來的居民一樣,      這地方也在悄悄的轉變。      蘇和裘絲是新居民的其中之一,她們在第八街的咖啡座相遇,兩人坐了下來,聊起各自的喜好,她們都很驚喜的發現,彼此有太多相似之處……      兩人平常都穿著寬大袖子的衣服,那會讓她們覺得十分舒適自在,同時,對於生菜沙拉都有特別的偏愛,更重要的一點,是她們對藝術充滿狂熱。兩人興奮的聊著,最後竟在數日後,一起搬進一棟三層樓磚房的閣樓,成為室友。      現在已是五月天,在日光照拂下,巷道裡流動著溫暖的風,窗外靜謐的世界,彷彿從來沒有經歷過嚴冬的喧嘩。      其實,就在去年十一月的寒冬,不速之客「肺炎」曾來到城市東邊,之後,便無賴地轉移到西區。      它在這些小街道裡奔竄,並用冰冷的指尖,觸碰著與它擦肩而過的可愛居民。看著人們一個個病倒,它的嘴角揚起惡作劇的微笑。      某日早晨,裘絲將脖子縮在厚暖的圍巾裡,迎著刺骨寒風,走進巷道。      就在轉角處,恰巧與這位不速之客相遇了,它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後帶著詭異的笑容走開。      不知情的裘絲,回家之後才發現自己不對勁,幾天之後,她幾乎不能走動,只能躺在房間的鐵床上,蒼白而虛弱的看著窗外。      外頭正興建著新房子,一天天接近完工,這是她唯一能看到的,變動的世界,其餘的,都被阻隔在外。      天氣越來越冷,天空裡,瀰漫著一股絕望的氣氛。      忙碌的醫生終於提著大箱子,抽空來到磚房閣樓,探視裘絲的情況。      他脫下厚重大衣,熟練的替裘絲量體溫,打針,並且和善的問了一下,是否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臨走時,醫生告訴裘絲:「再過幾個禮拜,妳就能痊癒了。」,她勉強微笑回應,目送醫生離去。      門外,蘇陪著醫生下樓,她想知道醫生的診斷:「裘絲的病好點了嗎?」      醫生嘆了口氣:「這樣說吧!她只有十分之一的治癒機會,然而,這十分之一的機會,還是留給有求生意志的人,這種病……很困難的。在我看來,她似乎陷在沮喪之中,我擔心,她已經決定放棄自己了。」      「那……我該怎麼幫她呢?」聽了醫生的話,蘇忍不住難過起來。      「除非能夠知道,有什麼事可以激發她的求生意志。」醫生平和的說。      「啊!我記得她一直夢想著,有一天能畫出拿坡里海灣的全景。」蘇激動的說。      「畫畫!會有那麼大的力量嗎?我是說,有沒有更讓她牽掛的,比方說,一個男孩?」醫生拎著皮箱,已走到樓下。      「男孩!值得嗎?不,我想不會有這個人的,醫生。」蘇嗤之以鼻的回答。      「無論是什麼,如果不快點找到,她可能會更加惡化。我當然會盡我所能來治療她,但是卻不能保證什麼。」醫生遺憾的說。      此刻,蘇也已說不出話來了。      醫生正要轉身離去,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對了,妳要特別注意一件事,當病人開始計算她在人世間還剩多少時間時,治癒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如果她真有這種情況出現,妳一定要想個辦法,試著引起她對某事的注意,比方說,今年冬天大衣款式如何……這類引起興趣的話題,千萬不要讓她太專注在自己的病痛上。」      蘇似懂非懂的點頭,關上門後,她悲傷的走入工作室,滿腦子都是醫生剛剛所說的話。她無意識的拿起桌上一張日式圖案的紙巾,慢慢將它撕成碎片。      整理一下情緒,蘇拿起畫版與顏料,在走進裘絲房裡之前,她哼起音樂,希望能將輕快的心情,順道帶入房間。      裘絲靜靜的躺著,依然側著臉面向窗口,像是睡著。      外頭的興建工程,單調的進行著,蘇停止了唱歌,怕吵醒一直失眠的裘絲。      她輕巧的架好畫架,陪伴在裘絲身邊,開始她一天的工作。      她替一份刊物畫著素描,在裘絲規律的鼻息中,房間有著久違的安祥平靜。此時,蘇已經構思出一個英雄人物,一個穿著馬褲、戴單眼罩,體格高大的牛仔。就在她專心的畫著草稿時,卻聽到床上傳來幾聲低語,微弱且斷斷續續的。      蘇趕緊跑到床邊,這才看到裘絲張大著眼,注視窗外,口中數著……喔!是倒數著:「十二」、「十一」、「十」、「九」、「八」、「七」……      蘇摸不著頭緒的往外看去,什麼東西也沒有,除了新蓋的房屋外,就只剩一個空盪盪的院子,在冬日慘白的天色裡更顯得冷清淒涼。要說還有什麼,就是圍牆上盤著的老長春藤,看起來根部已經腐爛,更顯得孤單凋零。      蘇貼近她,溫柔的問:「嗨!妳在數什麼?」      裘絲喃喃著:「天哪!葉子一天比一天掉得多,好快啊,三天前樹上還有一百片左右,我每天都得努力數他們,搞得我頭好痛。但是,現在葉子只剩下……啊!你看,又掉了一片,現在只剩下五片了,只有五片……」到最後,裘絲幾乎叫了出來。      「妳究竟在說什麼?裘絲。」蘇緊張的抓住她。      「長春藤的葉子,你知道嗎?等到最後一片落下來時,我的生命也將結束。我想……」裘絲落寞的說:「再過三天,葉子就會掉光了吧。」      「妳在胡說什麼!」蘇生氣了。      「難道醫生沒告訴妳嗎?」裘絲的眼中帶著所有的理解。      蘇愣住了,但是她馬上恢復神色,不急不徐的回答:「妳別亂想,醫生今天早晨才告訴我,妳這種病恢復的機率很高,就像我們在紐約市走著,要遇到一棟新大樓或者巴士的機會是一樣多的。所以,妳現在就趕快把熱湯喝完。」      蘇遞給她餐具,順便替她撥了一下額前的瀏海,繼續說:「把湯喝完,妳可以好好睡一下,我就在旁邊畫畫陪妳,等到我的畫賣給雜誌社,就有錢買妳最喜歡的波特酒,也可以替我自己買些肉解饞。」蘇笑著說。      裘絲沒有特別的反應,依然看著窗外,喃喃的說:「我想,以後妳就不用買酒了……啊……」她輕呼:「又掉了一片。」      「別這樣。」蘇想將窗簾拉上。      「我不想喝湯。」裘絲將碗放到一邊,阻止蘇:「現在只剩下四片了。風這麼大,這些葉子一定撐不到天黑,我想親眼看到最後一片葉子落下,然後,跟隨著它告別人世。」      蘇俯身對她說:「我的好朋友,答應我閉上眼睛好好休息,直到我工作完成好嗎?明天一早我就得將畫稿交出去。」      裘絲口氣冷漠:「如果你覺得我影響到妳,為什麼不到隔壁去呢?」      聽到她說的話,蘇生氣了:「在這裡我可以就近照顧妳,還有,妳不要再盯著這些無聊的樹,計算那無所謂的落葉。」      裘絲的語氣軟化了:「好吧,等妳畫完時叫我一聲。」她說完便躺了下去,慢慢閉上眼睛,蘇看著她的側臉,彷彿一座雪白的大理石雕像。      閉著眼的裘絲仍張嘴,小聲的說著:「我已經厭倦了無止境的等待與思考,就像那些疲倦的葉子,終於可以放鬆,從樹上飄呀飄的,飄下來。蘇,我是真的想親眼看到,那最後一片葉子落下。」      蘇只能安慰她:「試著睡一覺好嗎?這種情況很快就會過去的。待會兒,我想請樓下的貝曼先生,來當我的模特兒,大約一分鐘後就回來,別亂動唷!」      蘇走到住在一樓,貝曼先生的房間,六十幾歲的他也是個畫家,只是四十多年來,他靠畫畫所賺的錢,都還不夠讓他買一套西裝,平常就靠畫些商業廣告的東西過活,有時,附近年輕的畫家為了省錢,也會找他當模特兒,末了再給一點錢就可以了。      雖然如此,貝曼先生心裡一直有個夢想,就是要畫出一幅不朽名作。這個願望,總在爛醉如泥時,才聽得到他的叨叨念念。      一臉胳腮鬍的他看起來有點兇,事實上也是,但唯獨對於樓上那兩個女孩......裘絲與蘇特別溫柔,這也引起了旁人的嘲諷,但無論別人怎麼說,貝曼先生總不避諱的以她們的守護神自居。      貝曼先生的房間光線十分微弱,蘇站在門口就可聞到濃烈的杜松子酒味。      角落的畫架上零亂的掛著一塊年代久遠的畫布,空盪盪地等了二十五年,卻始終等不到它的主人在上頭揮灑,連一筆也沒有。      蘇看到貝曼先生斜靠在椅背上,半闔的眼皮以及渙散的眼神,看來又是一夜宿醉。      「貝曼先生。」蘇小聲的叫他。      聽到蘇的聲音,他清醒了許多:「有什麼事嗎?」      「我要畫個男人,想請你當模特兒。」蘇走進房間,來到他身邊。      酒氣依然濃重,蘇被薰得有些暈眩。      「好呀!我洗個臉,待會兒就上去找你。喔,對了,裘絲的狀況有比較好嗎?」貝曼先生一直掛念著裘絲。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她今天竟然開始幻想,自己會和院子裡那些落葉一樣,輕飄飄的死去。」蘇懊惱著,將裘絲的說法都告訴他。      貝曼先生睜大了眼睛,生氣的說:「真是太可笑了,這世上哪有人會因為看到一棵老樹葉片凋零,就聯想到自己離死亡不遠,愚蠢!真是太愚蠢了。蘇,你難道沒辦法阻止她這種荒謬的想法嗎?聽到這種話,我根本沒心情當什麼模特兒……唉!可憐的孩子,裘絲。」      蘇聽到他最後那幾句話,也不高興了:「她可能是因為高燒不退,才說這種傻話。貝曼先生,如果你不願意當我的模特兒,就算了,用不著找這種理由,哼!你這個脾氣古怪的老頑固……」      貝曼被蘇給罵了一頓,也不甘示弱提高了聲量:「你這喋喋不休不女人,我什麼時候說不當你的模特兒了?我只是說沒心情……唉!算了,你先上樓吧,半小時後我會準備好上去找你。唉……上帝真是殘忍,讓善良的裘絲受這種苦,我一定得想想辦法。」蘇走後,他自言自語著。      床上的裘絲已經安穩的睡去,蘇開門時躡手躡腳的,怕發出聲音。她悄悄將窗簾拉下,此時,貝曼也已經上樓,探頭看著。      蘇伸出食指壓在唇上:「噓!」示意他動作輕一點,並要貝曼到隔壁房間。      窗外已飄起了細雪,強勁的風勢打亂了所有景色。貝曼站在隔壁房的窗邊,一個人看著院子沉思,連蘇走來都沒發覺。      「那些葉子……」蘇欲言又止,十分不安。      貝曼轉頭看了蘇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他默默的穿上藍襯衫,像個礦工,並且依蘇的要求,擺了一個坐在岩石上的姿勢。整個下午,蘇專心且快速的畫著,想趕在裘絲醒來前完成。      晚上,城市下起了大雪,她在這樣的夜晚繼續其他的畫稿,直到快天亮才忍不住睡著。      當第二天早晨的陽光叫醒了蘇,她才發覺裘絲早已醒來,窗簾已被拉開,裘絲神情呆滯的望著窗外。      蘇突然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她無法理解裘絲此刻神情,只能鼓起勇氣順著她的視線看去。      這……真是不可思議,蘇讚嘆起來,她看到窗外,經過昨晚的一場風雪,圍牆上的長春籐竟然還掛著一片葉子,那最後一片葉子……雖然葉緣有些枯黃,但大部份的葉面還是濃濃的綠,它勇敢而堅定的,懸在枝幹上。      裘絲並沒有露出高興的樣子,依然沮喪的說:「已經是最後一片了,我想,今天晚上它一定會落下,蘇,你聽這風聲,就是今晚了,而我也將在那時與你們道別。」      蘇覺得心裡好累,她已無力再安慰裘絲任何話了。蘇將臉靠在枕頭邊,失落的說:「裘絲,想想我好嗎?如果你都不願意為自己努力,那我該怎麼辦呢?」      裘絲沉默著,像是靈魂隨時準備啟程,往一個神祕,遙遠的地方走去,僅管,她知道那將有多孤單。      蘇明白了,裘絲已被奇特的意念綑綁住,再也沒有人能為她做任何事。      第二天的清晨又來臨,蘇已有最壞的打算,她平靜的走到裘絲床邊。      外頭的雨勢雖大,咻咻地砸在玻璃上,但北風已經不再強勁,有些亮光透進來,蘇沒等裘絲要求,「刷!」地一聲拉開窗簾,面無表情的說:「看吧!如果一片葉子真的可以決定你的生命。」      蘇看也不看一眼,轉過身到爐邊繼續煮湯。      「蘇。」過了好久好久,裘絲終於叫她:「對不起,我真是個壞女孩,不應該讓大家這麼擔心的。我可以喝碗湯嗎?再給我一杯加了少許波特酒的牛奶,還是……先拿個鏡子讓我梳一下頭髮,幫我豎起枕頭,我想坐起來看你作菜……啊!我有太多事想做,有一天,我一定要畫一幅拿坡里海灣的全景。」      蘇訝異的轉過身,聽著裘絲剛剛說的一番話。      更令她訝異的是,透過窗戶看出去,圍牆上那片葉子,竟還停留在樹上。      「真慚愧!和它比起來,我太脆弱了。」裘絲抱歉的說。      下午,蘇請來了醫生,這一次醫生在樓下,先前幾次的沉重一掃而空,他拍拍蘇的手,告訴她:「你的朋友已經脫離險境,接下來只要多多休息,以及補充些營養就夠了。喔!對了,你們認識貝曼先生嗎?和你們住同一棟樓的鄰居。」      蘇點點頭,不解的望著醫生:「他怎麼了?」      「他也得了肺炎,病得相當嚴重。可能是因為年紀大了,身體十分虛弱,一直沒有好轉的跡象。今天一早才送到醫院,也好,他只有一個人,不像你們還能彼此關心,在那個地方,應該能接受比較好的照料。」      「怎麼會呢?前兩天他還好好的……」蘇心裡一陣難過。      她問清楚醫院的地點,來不及跟裘絲說一聲就出門了,蘇想著剛剛醫生說的話:「可憐的貝曼先生,生病時身邊一個人也沒有,我得去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蘇越想越感傷。      下午,蘇從醫院回來,走進裘絲的房間,看到她手上正織起一條藍色圍巾。      裘絲抬頭對她微笑著,她走了過來拍拍裘絲肩膀,眼睛紅紅的,好像剛哭過:「來!我有事要告訴你。」      裘絲張大眼睛,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貝曼先生剛剛在醫院去世了,也是肺炎。只病了兩天,就是我請他當模特兒那晚開始。真糟糕,他後來還是被管理員發現的,聽說那時他已經痛苦的躺在床上,鞋子和衣服都濕透了,全身凍僵……他們覺得很奇怪,這麼冷的天氣貝曼先生會到哪裡呢?後來,他們在屋裡角落看到一盞點亮的煤燈,旁邊放著一把梯子,幾把刷子零零落落的,丟在沾滿綠色黃色顏料的調色盤上。」      「裘絲。」蘇說話的速度慢了下來,哽咽著:「妳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圍牆上那片葉子,起風時卻一動也不動……因為,它就是貝曼先生的不朽名作……他在最後一片葉子凋落時,將這幅圖畫在圍牆上了。」      曼娟私語      人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大自然的種種對我們的影響是很大了。我們會因為自然界的凋零衰敗覺得感傷,也會因為欣欣向榮的生命力而被激勵。      〈最後一片葉子〉是我接觸奧.亨利的第一次,那時只是個小學生,卻在聽完這個故事後,默默的濕了眼睛。我的感動在於,貝曼先生願意為了他人而犧牲自己。他是一個落魄的藝術家,曾經懷抱著名揚天下的夢想,當他進入老年,應該明瞭這願望是遙不可及的吧?然而,當他見到兩個女孩在為生命而奮鬥時,他想為她們盡點力。他知道,如果裘絲被肺病打敗,離開人世,對於蘇的打擊是多麼巨大與殘酷。      貝曼先生窮畢生之力,在牆上畫出一片擬真的葉子,不管風吹雨雪都堅強的撐住,絕不落下。這景象果然鼓舞了病危的裘絲,她的求生意志變得堅定,終於挺過危險,獲得重生。      2020年以來,新冠病毒造成的肺炎,成為全球性災難,此刻重讀這個故事,不免想到,若奧.亨利生於現代,他會創作出什麼樣的故事呢?而那片永不凋落的葉子,又在哪裡呢?      想一想,得到更多      A. 在這個故事中,作者寫出了主角裘絲在面對病痛時的沮喪和絕望。      對比2020年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每天口罩不離身、保持社交距離、減少出入公共場合,日常生活一刻都不能鬆懈,你的心境是否出現一些變化?對於未來是否仍充滿希望呢?      B. 裘絲與蘇宛如家人,又像是生命共同體。貝曼先生則以她們的「守護者」自居,哪怕受人嘲笑也無所謂。你相信世上有無血緣的家人關係嗎?你願意建立這樣的關係嗎?

作者資料

奧‧亨利(O. Henry,1862-1910)

本名威廉.西尼.波特(William Sydney Porter)。美國著名小說家。他生於醫生家庭,十五歲開始就在家鄉的藥房當學徒。他曾經做過許多不同領域的工作,如會計員、土地辦事員、新聞記者和銀行出納員等職業。1898年,他因為創辦的雜誌倒閉,短缺銀行現金而被補,但由於他的藥劑師身分讓他在獄中備受禮遇。他在服役期間以筆名「奧‧亨利」開始發表小說,立即受到讀者和出版界的注意。1901年,奧‧亨利表現優異,提前獲釋,接著,他在1902年遷居紐約市專事寫作,展現了旺盛的企圖與創作力。他的小說十分富有故事戲劇性,筆觸詼諧機靈,常有意想不到的結局,為二十世紀初的美國文壇開闢短篇小說的新典範。

張曼娟

身兼大學教授與暢銷書作家, 三十餘年來影響海內外眾多讀者。 開創文普書的寫作, 也是文學經典閱讀的導航員。 當學生時最喜歡課外讀物, 在強調閱讀力的此刻, 為青少年編選出【張曼娟的課外讀物】系列, 開啟一扇眺望世界的窗。 相關著作:《張曼娟讀契訶夫》《張曼娟讀王爾德》《張曼娟讀芥川龍之介》《天上有顆孤獨星:照亮世人獨行時(二款書腰「緞綠版」「甜橙版」隨機出貨)》《天上有顆孤獨星:照亮世人獨行時(限量親筆簽名/東坡名句藏書章/緞綠書腰款)》《人間好時節(流金歲月版)》《愛情, 詩流域(紀念珍藏版)》《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張曼娟手寫概念書特別套裝版)》《好潮的夢--快意慢活《幽夢影》》《柔軟的神殿》《時光詞場》

基本資料

作者:奧.亨利(O. Henry)張曼娟 繪者:瑪麗.卡莎特(Marry Cassatt) 出版社:麥田 書系:故事盒子 出版日期:2021-07-01 ISBN:9786263100121 城邦書號:RL3213 規格:膠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1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