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1路邊的王子不要撿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1路邊的王子不要撿

  • 作者:草草泥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2-0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新生代暢銷作家草草泥 x 超人氣大手繪師喵四郎(nyaroro) 「比起好人,他覺得當個賤人的日子更愉快。」 心黑嘴毒傲嬌騎士 VS. 身嬌體柔小惡魔王子 可愛又迷人的反派系雙主角,救國途中不忘偷心攻防♥ 【實體書限定收錄心跳番外〈王子殿下的第一支舞〉】 「殿下看人的眼光可真差,天底下這麼多騎士,你偏偏找上了我。」 「沒辦法嘛,我就喜歡你這種類型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名為哥雷姆的富饒國家,這塊土地有著大片美麗的花田,還有各色各樣的強大魔像守護。然而由於受到魔法師詛咒,哥雷姆國一夕間被無數荊棘包圍,人民被迫離開家園,俊美無雙的王子也成了祭品,陷入長眠。 很久很久以後的某一天,惡名昭彰的騎士穆恩接受了委託,來到一座小鎮剿滅怪物。據說怪物潛伏在附近的森林裡,會用荊棘攻擊任何闖入者,但進入森林後,穆恩卻發現怪物的真面目是……一名金髮藍眼的美男子? 男子自稱亞倫,並拿出了貴重的戒指,請求穆恩擔任他的護衛。雖然明知對方是怪物,向來見錢眼開的穆恩依舊答應了,想不到亞倫一會迷路亂跑,一會說「魔像在呼喚我」,最後甚至喚醒了小鎮上沉睡的魔像! 一片混亂之中,亞倫帶著魔像傳送回哥雷姆國——而穆恩也被打包了。原來,亞倫其實是自長眠中甦醒的哥雷姆國王子,而穆恩就這麼被迫與王子殿下踏上了救國之路…… 「若您能拯救我國,我願意將您列為哥雷姆國第二順位繼承人。」 「開什麼玩笑,你活了超過百年,我當第二順位繼承人有屁用?」 「若您不介意,我也能修改我國婚姻法規,讓您成為我的夫婿。」 「嗄?你要跟我結婚?」

內文試閱

  在某座充滿異國風情的小鎮裡,一名吟遊詩人坐在城鎮廣場的水池邊,撥弄著他的魯特琴,澄澈乾淨的琴音迴盪著,吸引不少路人駐足聆聽。      吟遊詩人清清嗓子,在眾目睽睽之下,緩緩唱出一首流傳許久的歌謠。      「從前有個王子,他英俊瀟灑、才華洋溢,卻不幸地受命運詛咒。他親眼看著摯愛的國家滅亡,絕望地閉上雙眼,擁抱藍色魔花沉睡在城堡深處……」悲傷的曲調從他嘴裡流瀉而出,人們沉浸在優美的歌聲中。「他在等待勇敢的騎士降臨,騎士手握長劍、披荊斬棘,魔像伴身的他目光堅定,只有他能斬斷命運,將王子從悲哀的命運中解救出來……」      詩人的歌聲與琴音交織,尾聲以魯特琴奏出最後幾個音符畫下句點,留下無盡餘韻。一曲結束,四周形形色色的路人紛紛拍手,或吹口哨或歡呼,不少人慷慨地掏出錢幣丟進吟遊詩人面前的木盒,而後笑著與身邊的夥伴討論剛剛所聽見的歌曲,緩步離開廣場。      時光飛逝,轉眼已過百年,曾經輝煌一時的哥雷姆國成為人們口中的童話故事,艾菲爾大陸上的孩子們聽著哥雷姆國的故事長大,吟遊詩人更是對哥雷姆國的傳說如數家珍,在大陸上四處傳唱。      這個被詛咒的王國至今依然存在,百年來曾有無數冒險者試圖闖入裡頭解開詛咒,可惜全都失敗了。無人可喚醒的哥雷姆國成了大陸上的神話,不知從何時開始,有一部分的人相信,哥雷姆國的王子如今仍沉睡在城堡深處。      「媽媽,吟遊詩人唱的內容是真的嗎?王子還活著,只是睡著了?」一名小女孩拉著母親的手,興奮地詢問。      「當然,親愛的。王子他——」      「王子早就變成一具乾屍嘍。」一個低沉的嗓音冷不防打斷了這對母女溫馨的對話,小女孩聞聲看去,發話者是方才站在他們旁邊聽吟遊詩人唱歌的青年,對方臉上掛著壞笑。      「人類是不可能活到上百歲的,所以騎士披荊斬棘見到王子後,會看到一具乾屍。啊,剛剛那首歌不是說他擁抱藍花嗎?那乾屍上大概會爬滿荊棘與枯掉的藍花,還有一些又黑又肥的蟲在上面亂竄吧。」他宏亮的嗓音引來其他民眾注意,不少人瞪大眼睛瞧著他,有些人見小女孩似乎快哭了,想叫他閉嘴,可偏偏青年一看就是個不好惹的角色。      這名壞人興致的青年身形高大、容貌俊逸,擁有一對銳利的淺琥珀色瞳眸,眉眼間流露出幾分叛逆不馴,散發著帶有攻擊性的氣息。他身穿染了些灰塵的騎士風衣,破舊的靴子沾滿泥土,腰間佩著一把長劍,身上帶著輕便的行李,明顯是個長期遊歷在外的冒險者。      「照這個邏輯,最後騎士大概還得給王子來個真愛之吻什麼的。」青年眨眨眼,語氣充滿惡意,「乾屍王子與連爬滿蟲子的乾屍都敢親的騎士,妳喜不喜歡呢?」      「嗚啊啊啊——」      *      「穆恩先生,我是請您來剿滅怪物,不是請您來惹事的!您在廣場的那番發言會嚴重影響這座小鎮的商機知道嗎!」      「我只是覺得那個吟遊詩人唱的故事內容太假了,想讓小女孩早點認清現實罷了。那首歌是誰編的?這種不切實際的情節,也只有小孩子會相信吧?」      「唉……」      此刻,名為穆恩的青年走在街上,他雙手插在口袋裡,走起路來吊兒郎當的,毫無騎士該有的樣子,而他的身旁跟著一名身著華服的中年男子。      直到此刻,中年男子仍能聽見廣場上那個女孩大哭的聲音,他拿出手帕擦了擦汗,耐心地向穆恩說明。      「這個世界需要童話故事,人們必須相信童話,才能相信自己總有一天也能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故事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帶來的商機……咳,我是說帶來的力量。」      中年男子朝前方伸出一隻手,示意穆恩好好看看這條街。      「您在旅行中去過許多地方,除了大都市以外,有在地方小鎮見過如此多的外來旅客嗎?」      穆恩必須承認,他確實是第一次在這種規模的城鎮見到這等人潮,以及繁榮的街景。街上四處都是和他一樣風塵僕僕的冒險者,或是口音明顯來自其他地區的觀光客。雖說他早就曉得這裡是座觀光小鎮,以失落的哥雷姆文化聞名,依然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為了一窺那神祕國度的文化而千里迢迢到來。      作為浪跡天涯的冒險者,穆恩這些年聽過不少關於哥雷姆國的傳說,他本身對騙小孩的故事不感興趣,自然無法理解眾人為何對這個國家如此著迷。      「這座小鎮原本只是個普通的農業小鎮,幾乎沒有觀光客想來這荒涼的地方,身為鎮長,這一直是我的遺憾。可是哥雷姆國改變了我們的命運,十年前,鎮上的一名獨居老人死在家中,我們派人去清理他的家時,才發現他是當年從哥雷姆國逃出的居民後裔。」中年男子——不,現在應該稱他為鎮長了,鎮長以只有他們倆聽得到的音量低聲說。      「那個老人生前對自己來自何方絕口不提,總是一副神經兮兮的樣子,不允許任何人進他的屋子。鎮上的人都笑說他八成藏了什麼不得了的寶物在家裡,結果居然是真的,他藏起來的那樣寶物改變了小鎮的命運。」      穆恩打了個呵欠,挖挖耳朵,漫不經心地回應:「他該不會藏了一個沉睡的王子在家裡吧?」      「才不是!是魔像啊,哥雷姆人最愛的魔像!」鎮長激動得臉色都紅了。「哥雷姆國可是以魔像聞名的國家,他們不僅與那些會動的雕像一起生活,還把魔像視作神明膜拜,哥雷姆國之所以曾經如此強盛,正是因為魔像。巨大駭人的魔像是他們的守衛,任何膽敢入侵哥雷姆國的敵人,都會被魔像揍成肉餅。」      對於魔像這個名詞,穆恩倒是不陌生。所謂的魔像便是以樹木、石頭、泥巴之類的材料所製造的魔法生物,有的外觀就像會走動的雕像。      哥雷姆人擅於賦予魔像生命,且熱衷於嘗試以各式各樣的材料製作魔像。傳說中,哥雷姆國的玩具都是活的,例如小木偶甚至能站起來跳舞,大陸上的孩子們愛死了這個傳聞,就連穆恩小時候也幻想過跟一群哥雷姆的木偶玩耍。      不過,至今他見過的魔像大多是些勉強雕塑出人形的粗糙石像,這類石像往往被做得特別高大,一拳就能搗毀一棟房子,壓迫感十足。一想到在哥雷姆國這類玩意兒滿街都是,穆恩就不禁起了雞皮疙瘩,更別提去想像哥雷姆人膜拜魔像。      他在別處見過魔法師操控魔像,那些魔像行動笨拙緩慢,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跟魔像打架他都無聊到要睡著了。他的劍無法對堅硬的魔像造成傷害,魔像也無法打中他,戰鬥起來毫無意義。      那時他嘲笑對方用了過時的技術,結果魔法師氣急敗壞地說,要是有哥雷姆的魔像就不一樣了。      神經病,那種笨重的東西能靈活到哪去?就算快得起來,憑那點智商可以跟真正的戰士相比嗎?      比起魔像,穆恩還是比較相信人類本身的力量。      「魔像又如何?我看那多半是穿鑿附會的傳說吧,畢竟國家都滅亡了,他們的魔像究竟強不強也沒人知道。」      穆恩記得在哥雷姆國被魔法師詛咒後,所有魔像一夕之間統統不能動了,因此即使眼前就有一尊貨真價實的哥雷姆魔像,也無法證實這個傳言。      「強不強不是重點,重點是人們喜歡關於魔像的故事。」      彷彿是為了印證鎮長的話,一群小男孩突然從巷子裡衝出來,其中一人披著紅色斗篷,手上拿著一根削尖的樹枝。      「我可是大名鼎鼎的魔像英雄加克!你們這些壞蛋竟敢入侵我的國家,準備受死了嗎?」男孩正氣凜然地喊完,他的朋友們卻哄堂大笑。      「加克根本不會講話好嗎,笨蛋!」      「魔像英雄拿的是石劍,才不是破樹枝咧!」      紅斗篷男孩被嗆得面紅耳赤,立刻拿樹枝追打他的同伴們,一群人嘻嘻哈哈跑過,目睹一切的穆恩傻眼了。      「原來哥雷姆國還把魔像奉為英雄?」他可沒聽說過這回事。      「當然,他們國家關於魔像的神話可多了,像是魔像英雄加克、始祖魔像霍普,還有巨龍魔像……哥雷姆人愛魔像成痴,他們創造魔像、膜拜魔像,可惜當年滅國時,大部分的魔像都待在哥雷姆國,一同被魔法師封印了。」      這點穆恩倒是很清楚,加入冒險者公會的這幾年,他早就聽不少同行提過。      哥雷姆國的領土邊界生滿了密密麻麻的荊棘,那些荊棘堅硬而銳利,猶如一堵高牆將整個國家密不通風地圍起來,不許任何人擅闖。不少冒險者曾試著突破,然而絕大多數皆鎩羽而歸,有人說荊棘林彷彿有生命般,一旦接近便會被緊緊纏住,動彈不得;也有人說裡面的魔像仍活著,他們守在邊界,所有不速之客都會被殺掉。      無數謠言傳得滿天飛,拯救哥雷姆國成為眾多冒險者的夢想,有些充滿浪漫情懷的冒險者們甚至深信,只要解除哥雷姆國的詛咒,就能將諸多魔像收為手下,成為哥雷姆之王。      至於那位合法的哥雷姆國繼承人,冒險者們並不是很在乎。即使當時王子幸運活了下來,時間都已經過去百年,王子肯定早就死了。      時隔百年王子依舊沉睡著,還一如當年那般俊美?只有小女孩才會做這種美夢——至少穆恩是這麼想的。      鎮長繼續振振有詞:「所以您知道那個哥雷姆後裔遺留下來的魔像有多珍貴了吧?那可是這座小鎮的命脈。在魔像公開展示後,遊客漸漸多了起來,不少人都特地從遠方來看那尊來自失落之國的魔像。我們小鎮也以那尊魔像為中心,開始模仿哥雷姆文化,從此聲名大噪。」      穆恩觀察起周遭,街邊的店鋪確實有許多魔像相關的商品,吟遊詩人出現的頻率也特別高,除此之外,許多店家皆以花朵妝點店面,整條商店街開滿五顏六色的花,走在街上都能聞到馥郁的芳香。對此,鎮長搓了搓手笑著表示:「因為哥雷姆人喜歡花啊,他們不僅愛魔像,還會栽培一種名為魔花的植物。」      「哥雷姆人真是好興致,製造一堆怪物還有閒情逸致養花。」穆恩涼涼地回應。      「當然,據說在哥雷姆國,不管走到哪都能看到種植著大片魔花的美麗花田,就連在城鎮中也能瞧見魔花攀附在牆上,開滿整個城市。據說哥雷姆國的街道終年下著花瓣雨,每一個角落都嗅得到甜美無比的花香。」      鎮長的語氣充滿嚮往,穆恩卻不以為然,可一旁某位賣花的店主跟著贊同。      「真的,我聽說魔花可漂亮了,香氣又迷人,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哥雷姆人才愛極了這種花。他們不僅拿魔花祭拜魔像,還把魔花吃進肚子裡,堪稱最愛吃花的民族。可惜魔花只生長於哥雷姆國境內,在受到詛咒後,魔花也跟著絕跡了,所以我們只好拿別種花湊數。反正大多數遊客只曉得哥雷姆人愛花,那賣什麼花都一樣啦。」      對於這兩人的說法,穆恩只信了三分。他猜想大概是這個國家也知道自己太邪門了,造了一堆奇奇怪怪的魔像還膜拜他們,所以才種些花好給異國旅客留點好印象。      「我大概懂為何這麼多人會對哥雷姆國好奇了。」穆恩雙手環抱在胸前,下了結論。「那就是個邪教國家,乾屍王子與他的國民膜拜邪門的魔像,結果惹上不該惹的東西,導致整個國家在短時間內滅亡,引起後世無限好奇,畢竟人們總是對神祕黑暗的事物特別感興趣。」      「不要再喊乾屍王子了。」聽到這個稱呼,鎮長又開始冒冷汗。「哥雷姆國的王子據說可是位難得一見的美男子,請您不要破壞人們的幻想。」      「過了百年早就不俊美了,真虧你們能編出那種騙小孩的故事。」穆恩搖搖頭,一副覺得很可笑的樣子。「所以你找我來是想殺什麼怪物?我想應該不是魔像吧?」      「當然不是!」鎮長趕緊澄清,他擦了擦汗,東張西望了一會,確認周遭人不多後,低聲說道:「我想請您解決怪物,一頭覬覦魔像的怪物。」      *      無良騎士穆恩,這是冒險者同行給他的稱呼。至於為何被稱作無良,穆恩認為是那些人太大驚小怪,他不過是有過一些無傷大雅的事蹟,例如偶然跟幾個冒險者組隊探險,最後自己獨占了所有寶物後跑路;或是某位貴族千金愛上了他,於是他就順手騙了對方一大堆錢後跑路;以及某天看到有一群人正在屠殺一頭巨大怪物,他熱心地上前幫忙補了最後一刀,之後舌燦蓮花地告訴公會怪物是自己殺的,一人拿走所有賞金後跑路——      沒辦法,他的身體在金錢面前就是如此誠實。      除了背叛人,他最擅長的就是剷除怪物,因為他太惡名昭彰,沒人想跟他組隊,也沒有雇主信任他,導致他只好專接殺高等怪物這類風險偏高、比較少人願意執行的任務,久而久之便殺出實力來了。再加上有時他會亂花錢,把自己搞得窮途潦倒,也只能去殺怪物好取出值錢的身體部位來賣。每天都過得這麼辛苦,他自己也很困擾。      不過困擾歸困擾,他並沒有改變作風的打算。這麼多年來他已經習慣一個人單打獨鬥了,況且當個好人只能拿少少的錢,當個賤人卻能得到數倍的財寶。      比起好人,他覺得當個賤人的日子更愉快,畢竟他天生一肚子壞水。至於為何像他這種無恥之徒會被冠以騎士之名,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由於殺怪物殺出了一些名氣,穆恩才會被這裡的鎮長請來討伐怪物,但若不是鎮長開出的賞金高得誘人,他才不想千里迢迢造訪這座小鎮。      來到此地花掉了他好幾天的旅費,要是沒能順利殺死怪物,這些錢就白花了,他可不是來觀光的,沒拿到錢他絕不罷休。      然而鎮長要他討伐的怪物有點邪門,饒是戰鬥經驗豐富的穆恩,也不敢貿然前去挑戰。為了讓穆恩了解怪物的資訊,昨天鎮長找來了幾名疑似見過怪物的居民。      「每到夜晚,附近的森林就會傳來一陣陣沙沙聲,彷彿樹葉摩擦般,可其實是那隻怪物在用壞了般的嗓音不斷重複低語著『魔像』、『回來』、『在哪裡……』之類的話。」一名農夫神情害怕地說。      「就在前陣子,森林像是被什麼入侵了似的,開始冒出大量荊棘,那些荊棘還長出奇異的白花,我在森林旁住了幾十年,從未見過那種植物。」一名樵夫則困惑地表示。      「那些荊棘是活的!它們會在夜晚動起來,攻擊闖入森林的不速之客!」說話的居民曾在某天晚上去森林摘藥草,哭著舉起他被荊棘刺傷的手。      「我本來想消滅那個怪物,可當我走進森林時,無數荊棘阻斷了去路,讓我在林中迷失方向。我的火把被荊棘捲走,四面八方的黑暗中傳來樹葉和枝條摩擦的聲音,接著周遭忽然開起發光的白花,那些花全都發出了聲音,用猶如來自地獄的嗓音呼喚著魔像!」先前受鎮長之命討伐怪物的冒險者臉色慘白。      光聽敘述,穆恩會認為對方單純只是覬覦魔像的荊棘怪,然而不巧的是,那個被詛咒的國家正好與花和魔像有相當深的淵源。據說,哥雷姆人不僅吃魔花,還把魔花當作煉金術材料,可惜獨居老人在死前把家裡所有書籍全燒了,他們能得到的資訊有限,但當穆恩請求鎮長讓他一窺老人的遺物時,在其中一件服飾上看見了荊棘與花的紋路。      而會在夜晚發光的花,他聽都沒聽過,所以森林裡的荊棘怪八成也跟魔花脫不了關係,這讓一切都指向已經滅亡的哥雷姆國。      本該絕跡的魔花突然出現,還心心念念呼喚著魔像,這事聽起來太邪門,穆恩認為恐怕跟哥雷姆國的宗教信仰有關。他們膜拜魔像,而魔像會具備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恐怕是由於被強大的靈魂附身,比如惡魔的靈魂。      當然,這些都是他的猜測。許多童話故事與神話都是經過穿鑿附會傳開的,穆恩認為有關哥雷姆國的傳說也是如此。      人們說魔法師詛咒了哥雷姆國,但穆恩認為,恐怕元兇根本不是什麼魔法師,而是那些惡魔的首領,也就是魔神。魔神想要讓信徒們獻祭,卻被王子拒絕,一怒之下才把整個國家封印起來。      根據那個童話故事,魔神正是利用荊棘毀了哥雷姆國。      荊棘怪是否就是哥雷姆人信奉的魔神?或者另有其人?穆恩不曉得,不過他覺得若真的是當年的魔神在作怪,祂早就從森林出來了,哪用得著鬼鬼祟祟地在夜裡呼喚魔像。      於是,穆恩決定先去探查看看,他不打算今天就跟怪物正面對決,一個人討伐怪物伴隨著許多風險,他不得不謹慎。      顯然怪物在夜晚才會行動,因此這一晚,穆恩手握長劍,持著火把踏入了森林。      通常林中應該能聽見野獸的叫聲,偶爾也會撞見幾對發光的眼睛,然而四周卻萬籟俱寂,唯有風吹動樹葉的窸窣聲。      森林裡的生物彷彿死光了,連貓頭鷹的低鳴都聽不到。      穆恩用火把往地上一照,頓時發現了細長的荊棘。      一條條荊棘如蛇一般匍匐在地面,糾結交纏,他藉由火光沿著荊棘所經之路前行,而荊棘越發密集,且隨著他的深入開始往樹上爬去,最後宛若蛛網交織在樹與樹之間。他持劍砍斷阻礙,一路披荊斬棘,步步走向怪物的所在地。      「回家……」      詭譎的呼喚聲使穆恩停住腳步。      他聞聲望去,一朵奇異的白花在密密麻麻的荊棘之中,發出沙啞的嗓音。      像是為了應和,穆恩的四面八方綻開瑩潤的白花,一聲聲好似樹葉摩擦的沙沙呼喚在林中響起。      「魔像……」      「過來這裡……」      「快來……」      「吵死了,光用喊的魔像怎麼可能過來!」穆恩被這立體環繞式的呼喚搞得起雞皮疙瘩。「要魔像就來這裡啊,我知道魔像在哪。」      他這麼說是想讓怪物現身,這樣他才能確認對方是什麼東西,以研擬應對策略。      可惜怪物並沒有上當,依舊以白花頻頻喚著魔像,黑暗的樹林裡迴盪著破碎的語句,彷彿整座森林都在渴求魔像。      穆恩心煩地斬斷擾人的白花,持續深入探索。期間不時有荊棘纏來,想捲上他的手腳,或者用棘刺劃破他的皮肉,但都在觸及之前被他砍掉。      然後,他在黑暗中聞到了血腥味。      他目光一凜,握緊長劍,只見幾隻野生動物全身被荊棘緊緊束縛,牠們的皮膚被割得鮮血淋漓,早已失去了生命。      這八成就是林中動物全都消失的原因,不是逃走就是被荊棘捕獲了。外來的荊棘怪占據了森林,這樣下去恐怕會釀成大禍。      「嗚……」      在一片寂靜中,穆恩忽然聽到一聲低吟。      不同於那些怪物般的呼喚聲,這次聽起來像是人類的聲音。      穆恩搜索著聲音來源,來到一棵大樹前,卻迷失了方向。他沒看到什麼人,大量白花卻映入眼簾。      詭譎的白花彷若意圖寄生一般,用荊棘纏繞住整棵大樹,在樹上肆意盛放,穆恩的目光從樹頂往下看去,發現白花一路蔓延進樹洞裡。      他深吸一口氣,怪物也許就潛伏在樹洞內,他必須做好心理準備。      接著,穆恩彎下身子,小心翼翼地鑽了進去。      他以為自己會見到一張猙獰的面孔,然而事實完全相反。      他見到了一名青年——一名俊美無儔的青年。      對方緊閉著雙眼,蜷縮在樹洞裡沉睡,身下枕滿了白花,一頭柔軟的金髮在花朵的光芒襯托下,顯得熠熠生輝。青年的容貌美好得有如下凡的天使,穆恩從未見過長得如此好看的人,一時不禁看呆了。

作者資料

草草泥

雜食羊駝一隻,勿拍打可餵食。喜歡毛茸茸生物和鮮奶茶,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寫作,希望能一直寫到天荒地老,當然如果能有一杯鮮奶茶與毛茸茸生物相伴那就更完美了。 曾出版《召喚師的馴獸日常》。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aearca5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jumpingalpaca 相關著作:《愛麗絲Online02森林篇》《愛麗絲Online01紅心篇》《召喚師的馴獸日常_番外特輯》《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6(完)這回勇者不鬥惡龍,只砸門》《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5龍生龍鳳生鳳,後宮王的兒子開後宮》《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4上輩子沒積德,這輩子當勇者》

基本資料

作者:草草泥 繪者:喵四郎(nyaror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20-02-04 ISBN:9789869807180 城邦書號:3PF0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