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戀聲的時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戀聲的時光

  • 作者:丁凌凜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09-16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0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2元
本書適用活動
2121 VIP感恩月/新書強強滾75折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或許,她也能是個幸運的人, 因為他說過,會把幸運都給她。 ●苦甜系人氣作家丁凌凜口碑代表作,讀者期待值爆棚 ●溫柔霸氣神祕教授X害羞傻氣聲控少女,又甜又撩的聲控愛情物語 ●實體書新增兩篇未公開番外──〈有你的餘生〉、〈少女的小祕密〉 時光彷彿回到高中,窗外是輕柔的雨聲, 而她守著收音機,聆聽他清亮的嗓音。 四年前,DJ楊聲的溫柔嗓音擄獲一群粉絲, 也陪伴梁塵度過無數苦讀的夜晚, 直到他突然消失那天…… 四年後,梁塵成為大傳所新生, 陸岳聲被指定為她的聲音訓練員, 陸老師不只長得好看, 低沉悅耳的嗓音,有點像四年前消失的他, 「天氣冷怎麼不知道穿多一點,嗯?」 聲控梁塵的內心小鹿亂撞, 下著雨的傍晚,梁塵發現自己喜歡他, 但她知道,陸岳聲的溫柔不過是對學生的關心。 梁塵沒有忘記自己痛苦悲傷的過往,也決定這輩子不需要愛情。 陸岳聲卻翻過她高聳的心牆,溫柔又堅定的站在她面前── 「如果我就是喜歡妳,妳怎麼辦?」 連載期間熱情敲碗,讀者心動推薦! 「每次作者大大在形容他們聲音的時候都好像現場聽一次喔!」 「慢慢吃掉這過程,比直接吃掉讓人更心癢。」 「說到廣播第一個就會想到這本書♥」 「互相治癒對方的感覺真的很好!」 「男主角的聲音光用想像的我就覺得醉了……(///▽///)」 「看完書之後,都快成為聲控了~」

內文試閱

  「妳在C城?」      信上沒有其他內容,劈頭就四個大字加一個問號。      怎麼了嗎?老師至於這麼驚訝嗎?她剛剛不過是在文末說自己已經回家,沒有在宿舍讀書。      「是,老師我回家了。」      難道老師是要怪她資質不好,不好好讀書跑回家墮落之類的吧?      過了幾秒信件又寄來。      「可以拜託妳幫我買一樣東西嗎?」      半個小時後,梁塵出現在牛家餅鋪的門口,排隊要買傳說中的芝麻蛋黃餅。她在隊伍中往前看,一個人買三分鐘,估計還要一小時才能排到……      她套著運動外套,一身輕便。排了一會,感覺到旁邊怎麼總站著一個人,她進一步,對方也跟著進一步,感覺就是處心積慮想要插隊,她往前靠了靠,依她的排隊經驗,應該要縮短和前排的距離,讓別人插不了隊。      梁塵越貼越近,近到前面的小姐都忍不住回頭看她。梁塵尷尬微笑,無奈地覷了一眼旁邊那個一直想要插隊的人。      她登時心跳漏拍,倒抽著氣,吃驚看著眼前穿著運動套裝的男人。      陸岳聲人高,站著的高度只能睥睨著梁塵。      「妳的習慣是站著就一定要往前擠嗎?」      「你怎麼來了?我還沒買到。」      梁塵心裡OS,你一直靠過來我才想往前擠。      吳可寧拜託她買,買好之後撥電話給陸岳聲,讓他來拿。梁塵沒想到陸岳聲竟然這麼早就到了。      陸岳聲淡淡的眼神飄過,「順路出來吃東西。」      「那你吃了嗎?」      陸岳聲吸口氣慢聲回答:「嗯。」      「你先去旁邊等,我來排。」      梁塵指著旁邊的花圃,陸岳聲沒理她。      「你怎麼會在C城?」這是梁塵聽到老師的交代之後,一直放在心裡的疑問。      「我老家。」他邊說邊注意前面。      梁塵想,反正乾站著也是無聊,乾脆聊起來。      「吳老師很喜歡吃牛家餅鋪嗎?」      「天知道這個瘋女人喜歡吃什麼。」      對上梁塵尷尬的臉,陸岳聲改口,「不知道,她最近古古怪怪的,我也不是很懂她。」能抓得住她的大概只有王晉東了。      「買好了,你等一下給她送回去嗎?」梁塵感覺老師很急。      「怎麼可能,明天我要回去的時候再幫她送。」本來是吳可寧一直打電話纏他幫她買。他是C城人,牛家餅鋪要排隊全C城都知道。他就是不願意去人擠人,斬釘截鐵拒絕之後,吳可寧竟然就立刻消停了。      他正疑惑這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怎麼會突然消失,沒想到竟然是有了新目標。      「喔。」      旁邊人行道上有一對情侶站在那,原本是小聲聊天,後來越來越大聲,一句嚷一句吼的,很明顯是在吵架,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梁塵看了一會,心裡覺得有點難受,抬頭看陸岳聲,他沒有在看人吵架,而是專注地看著馬路。      「如果……我是說如果……」梁塵仰頭對著陸岳聲說。      陸岳聲聽見她遲疑的發聲,收回眼神,垂眼看她。      涼冷的夜,路上滿是行人,商業區明亮如晝,店家吆喝聲、牆上電視螢幕傳來的說話聲,塞滿了梁塵的耳朵。陸岳聲站在她身旁,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感覺臉上一下子就滾燙起來。      「如果,你的朋友和一個男生在交往,而你發現那個男生是以前追過你的人,還是個渣男,專門欺騙感情,讓女生傷心,你會告訴對方這個事實嗎?」      這件事一直被梁塵放在心上,每次想起來心裡就悶悶的,面對李方婷更是想說又不能說,在心裡反覆猶豫著,到底該怎麼講才能不傷害任何人。      「我又不是同性戀,怎麼回答妳?」陸岳聲鬧她。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      「那要看是不是好朋友。」陸岳聲突然說。      「如果是好朋友呢?」      陸岳聲毫不遲疑地回答:「當然會講,但不會直接講。」略歪著頭看著她,若有所思。      梁塵想,他一定覺得被問了一個無聊的問題。      「那你會怎麼講?」      「如果是妳的話,妳會怎麼講?」      「我不知道。」女生的心思太複雜了,她覺得自己怎麼講都可能會惹李方婷不高興,不講又過意不去。      「所以妳就是那個以前被渣男追過的女人。」      梁塵心虛地看向旁邊。      過了點時間,梁塵以為話題就此結束時,陸岳聲又開口。      「我會提醒她,我在路上看到她男朋友跟別的女人親熱。如果這樣她還無動於衷,再多講什麼也沒意義。」      陸岳聲的話讓她的心頓時清明一片。他說得有道理,這樣說絕對比直接說出事實來得好。      對於梁塵的沉默,陸岳聲倒是覺得心頭癢癢,像是有什麼在撓,大概是逗她逗習慣了,看她這樣悶悶不說話,覺得怪怪的。      「妳還挺有義氣的,一般人應該會選擇什麼都不說。」      梁塵皺眉瞥他一眼,心情不太好。      李方婷和王一維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鬧,她每天在旁邊聽著,覺得感同身受,也慶幸自己那時候沒有一時鬼迷心竅,接受王一維的猛烈追求,而沒有接受的原因,是因為……      冷風吹來,她脖子一涼,打了個噴嚏。      這次陸岳聲毫不遲疑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在她身上,動作一氣呵成。      「天氣冷怎麼不知道穿多一點,嗯?」他低聲說給她聽。      柔柔的、輕輕的、低沉的醇厚嗓音,梁塵的耳朵燒起來了。      她低著頭,不反駁不解釋,拉緊他的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長長的衣襬,看起來鬆鬆垮垮,有小孩偷穿大人衣服的滑稽感。      她心底偷偷的還有一種感覺……原來,女朋友穿男朋友的外套是這樣啊?      他們繼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不著邊際的事。旁邊那對吵架的情侶忽然動起手來,互相拉扯進而追打,排在梁塵後面的人見狀打電話報警。      那個女人跑進排隊的隊伍,直撲梁塵而來,男人也衝過來追打。      梁塵第一個直覺是背過身去抱住頭,腿都嚇得發抖。她緊閉雙眼,後背突然一沉,是陸岳聲從後面緊緊抱住她,他彎著腰,將她整個人納入懷裡。      他的側臉貼著她的頰,將她護得死緊。      她聽見他的呼吸聲,溫熱的臉頰,還有身上淡淡的柑橘香氣。      時間還在流動,他和她卻彷彿靜止了,靜得只聽見彼此的呼吸心跳,這個世界上再無他人。      他們還在追打,有幾個人想過去勸架都遭了殃。警察很快趕來,把那對情侶帶走問話,一切紛擾漸漸平靜下來。      陸岳聲感覺到前方的人在移動,才回神緩緩放開她,人行道磚上原本融成一團的影子逐漸分開,成為兩道黑色身影。      梁塵心有餘悸,盯著地上那一對人影,一高一矮,看向同一個方向,就好像他正看著她。      陸岳聲突如其來的保護,讓她還在恍惚,內心很複雜,太多事攪在一起,大腦簡直當機了。      藍到發黑的天空,星點寥寥,兩個人揣著心事,各自沉默了一陣。      隊伍排著排著終於輪到他們,梁塵愣愣地點了兩個,陸岳聲趕緊出聲又多點了三個。      「老師不是說兩個嗎?」梁塵疑惑。      「難得都來排隊了,多買一點讓她吃個夠啊!不然下禮拜又說想吃怎麼辦?」      梁塵點點頭,陸岳聲付完錢,兩個人往旁邊走。      她心裡想著終於到了道別的時候了,陸岳聲跟著她走,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妳住哪?」      「附近而已,我走路就到了,外套還你。」她邊說邊要脫下來,發現自己的手還在微微發抖。      「穿著。」陸岳聲按住她肩頭。      梁塵乖順點頭,不再說話。熱鬧的夜就這麼安靜下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梁塵覺得他們之間的感覺變了……      是一種模糊不明的混亂,一種躁動,很難實際去確認,也很難明白。她只能專心聽著腳步聲,要自己沉澱下來,不要再想。      兩個人就這麼走了一小段路,倏地他們眼前飄過一顆造型氣球,看起來是某間店的擺飾,大大的透明心型氣球裡面有好幾顆白色、金色的小氣球飄浮,在夜晚中十分奪目。      「哇!好漂亮的氣球——」她邊說邊離開他身邊,跑過去追。      好不容易快追到,可惜身高不夠,跳著也勾不到氣球。      眼前一個大掌抓住綁在氣球上的細繩,好好地把造型氣球捏在手上。      梁塵看著陸岳聲手上的氣球,臉上是興奮的表情。      她接過他遞來的氣球,在手裡把玩。她心思全放在造型氣球上,兩個人繼續沉默。      陸岳聲突然停下腳步,指著他們前面的橋打破沉默。      「知道這座橋嗎?下雨天經常積水,我小時候常常在橋下抓魚。」      「這條溪?我以前常常看到這裡有排放的廢水耶!抓起來的魚你敢吃?」梁塵猛然回神。      「現代人穿衣服都不一定是為了禦寒,抓魚又怎麼一定要吃魚?而且那時候的這條溪還算乾淨。」      梁塵因他的話笑出來,不自覺已擺脫剛剛的情緒,「喔……我小時候沒有抓過魚,我還滿羨慕你的,我也很想試試看釣魚。」      她爸爸會釣魚,可是他都在凌晨去釣魚,那裡都是雜草叢生的地方,蚊蟲多,媽媽擔心她一去被咬成了紅豆冰,一直不讓她去。      「現在還有很多釣魚的場地,有空可以去試試。」      「真的嗎?我只聽過釣蝦場,還沒聽過有哪裡可以提供釣魚。」      「很多啊!有的釣蝦場裡面也可以釣魚。」      「可是這樣就沒釣魚的樂趣啦,我還是比較嚮往在溪邊或是大池塘釣魚。」      陸岳聲聽了越笑越開,他不知道原來還有年輕的女孩這麼喜歡釣魚,恐怕到時候真的去釣了,發現沒想像中有趣就嫌個半死。      「小時候有一段時間住在鄉下,我還會爬樹去摘龍眼,搬到都市很多年以後,這些技能全忘光了。」梁塵聊起自己的事。      前面路樹上還裝飾著上次過節沒拆的藍色裝飾燈泡,一閃一閃的,把她手上的氣球照得閃閃發亮。      陸岳聲指了指那顆心型大氣球,「知道這個怎麼玩嗎?」      梁塵挑眉,不懂他的意思。      他忽然露出狡黠的神色說:「我來教妳正確的打開方式。」      他沒等梁塵回答,掏出口袋裡的一串鑰匙,找出最尖的那一把,扯下梁塵的氣球,使勁一戳!      氣球應聲爆裂!      梁塵瞪大眼睛,倒抽口氣,看著裡面的金色、白色小球重獲自由,紛紛飄向深深夜空。      晶亮的裝飾燈泡在路邊一閃一滅,為工業化的都市增添一抹活潑。夜間靜謐的橋邊,她緊緊抿住嘴,看見他幽深的眼眸裡有點點光芒,彷彿映照出一片星空。      兩個人抬頭看著一一升空的絢麗小球。      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是她喜歡待在他身邊。      一直到看不見氣球,她才遲疑地問:「真的是這樣玩的?」      「對啊!妳不覺得很美嗎?」      她遲疑地慢慢點著頭。是滿美的,不過她從來沒想過陸岳聲會這麼做……      愣了幾秒梁塵才回神,擰起眉朝他開口,「我的氣球!」      「下次再買給妳,更漂亮的。」      他這麼一說,她立刻閉上嘴巴。      陸岳聲突然拉住她,她的身體晃了一下,看見他指著前面那個招牌。      「陪我吃。」梁塵被他拉進去。      他替她也點了一碗,兩個人坐在窄小的店裡吃麻辣鴨血。      「還在生氣?」他覺得沒經過她同意就把氣球戳破,好像太衝動了。      梁塵搖搖頭。      「剛剛好,我也很愛吃辣。」她微笑,從筷子筒拿出兩雙筷子,一雙給他。      陸岳聲發現她的脾氣滿好、個性也很隨和,不是會踩著一件事就鬧彆扭的人。      吃到一半,他問了梁塵愛喝的飲料,去隔壁買了兩杯回來。      他正喝著她喜歡的玫瑰奶蓋。      梁塵有點驚訝他和她喝一樣的飲料。      「會不會太甜?」她關心問道。      「不會,我點無糖的。」他一向不愛喝飲料,這次是因為……好奇。      「無糖會好喝嗎?」她都是點微糖。      陸岳聲忽然笑著把手搖杯遞給她,在她面前晃一晃,「妳要喝喝看嗎?」      梁塵一下子就臉紅了。      雖然她知道有些人不介意共喝飲料這種事,可是她介意呀!那也太曖昧了吧!      她尷尬地搖頭拒絕,「謝謝,不用了,我還是喜歡微糖。」      「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交換吸管喝。」      「沒關係,你喝就好。」      陸岳聲笑得很坦然,梁塵想,他大概是真的覺得他們比較熟了,也是認識的人,才會有這種提議,是她想太多了。      陸岳聲先吃完了,在旁邊喝飲料等她,不知道在想什麼,忽然就說:「妳剛剛的意思是,曾經追過妳的渣男現在是妳朋友的男友?」      梁塵囫圇嚥下一口鴨血,差點被嗆到。      「嗯……」她驚訝他怎麼會好奇這個?      「妳大學的時候?」      「高中。」      「那時候你們學校允許談戀愛?」      「我們校風比較自由,基本上只要不鬧出事,課業管好,老師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C高?」      梁塵點頭。      「我也是C高畢業的,只不過大了妳六屆。」      「哇!原來是學長!那你長得這麼帥,高中是不是很多人追你呀?」她企圖轉移話題。      陸岳聲但笑不語,這些過去的事沒什麼好再提的了。      梁塵尷尬抿了抿脣,暗暗慶幸話題轉移成功。      他抽出一張面紙遞給嘴上紅通通的梁塵,「忘了跟妳說吃辣傷喉嚨,如果妳以後想走這條路,記得偶一為之就好。」他微笑的樣子很親切。      「沒有啦……我沒有想過。」她一直對自己沒有自信,聲音好的人那麼多,怎麼可能輪到她。      「妳的聲音很好,如果有什麼機會都可以去嘗試看看。」他笑得很溫柔,已經沒有剛認識時的那層冷漠。      「那時候還可以拜託你指導我嗎?」      陸岳聲喉頭一哽,掩飾眼底的落寞,對她淺淺「嗯」了一聲。      吃完走出店裡,梁塵渾身躁熱,她用他的外套袖子給自己搧風。      「妳家還有多遠?」      「過了這條馬路就到了。」      「對了,那個渣男當初是怎麼追妳的?」他的話題突然又繞回渣男身上,梁塵認為他顯然是沒話找話聊了。      「那、那時候我高一,他高三,偶然見過一次之後他開始追我,追得很勤。我沒談過戀愛,被他猛烈追求後也有點好感,可是沒多久發現原來他已經有女朋友了,跟他同年級。」      「哪種追法,說來聽聽看。」      「嗯……」她想了想,「找人問我喜歡吃什麼,每天送早餐、點心,知道我感冒就送薑茶來給我喝,還有每天寫情書……」      「就這樣?」      「就這樣啊!這樣對高中生來說就很不得了了吧?不然你是怎麼追人的?」      陸岳聲沒說話,看著腳下的路。      梁塵又接著說:「當時他女友是學校公認的女神,自尊心強,不能接受感情裡發生這樣的事。她很喜歡那個渣男,發現他竟然要劈腿,一時接受不了……雖然我一直跟她解釋我是絕對不會跟他在一起,真的沒有接受他,結果她還是從學校教學大樓的四樓……往下跳,我、我嚇死了……」      到現在梁塵還心有餘悸,像是黑壓壓的烏雲直襲心頭,一直是一塊很大的陰影。      「我承認自己一開始有點動心,可是發現他有女朋友後,我就真的真的再也沒有對他有一丁點動心,我知道我不應該——」      梁塵覺得渾身惡寒,語調越來越急促,斷斷續續的碎念,到後來有些顛三倒四。      陸岳聲嚴肅的眼神看著她,倏地他握住她的左肩,要她停下來。      梁塵還陷在糾結的情緒中,不明所以,困惑地看他。      「妳還記得生命三要素是什麼嗎?」      「啊?」梁塵只覺得他話題也跳得太快了吧?完全跟不上他的節奏。「陽光、空氣、水?」      陸岳聲突然問這個到底要做什麼?梁塵內心一團混亂。      「錯!」陸岳聲得意的像個小孩,有得逞的快意。      「腦筋急轉彎?」梁塵對他的反應感到莫名其妙。      陸岳聲斂起神色,扶住她的肩,用深情而誠懇的嗓子低聲說:「寶貝,我生命的三要素是,陽光、空氣、妳……」      他的聲音很輕,帶著成熟的溫柔,「知道為什麼是妳嗎?」      她早已無法反應。      「因為妳才是我渴望的泉源……」他的一字一句像電流傳進她耳裡,讓她為之顫慄。      梁塵石化在原地,耳朵熱得都快冒煙了。      「這才叫撩、妹,知道嗎?」他的嘴靠在她耳邊,魅惑地說。      這下不只耳根子,梁塵整個人都燒起來。      他、他到底是怎麼了?      怎麼吃完一碗麻辣鴨血整個人火力全開?突然就對她……      陸岳聲發現她的反應,雖然很細微,也極力隱藏,還是被他看得透澈。      剛剛梁塵陷入鑽牛角尖的情緒裡出不來,他才想趕快轉移她的思緒。等他意識到的時候,也想問自己這是怎麼了?      氣氛一陣尷尬。      「妳不是問我都怎麼撩妹的嗎?都多久沒撩了,這次為了妳破例!」他的聲音帶著沙啞。      梁塵還在轟炸過後的迷霧中,根本沒聽清楚他說什麼。            □            梁塵坐在餐桌前,整個人失魂落魄。梁媽媽從房間出來就看到桌上那塊餅。      「妳給老師買的餅?」      聽見媽媽的聲音,梁塵慢慢回魂搖頭,「這個是我們的,老師的已經有人拿走了。」      「誰?」      「老師的朋友。這給你們吃,我進房了。」      媽媽看著遊魂般的女兒,出門的時候還生龍活虎,怎麼回來一口餅都不吃就要去睡覺?似乎有些古怪。      梁塵一進房間坐在地上點開手機,看到的是之前輸入的陸岳聲手機號碼。剛剛到底怎麼進家門的她幾乎不記得了,她心煩意亂地退出來,打開樂歌APP,過了好幾個小時點讚的數量還是不多,只有零星七八個。下面有幾則留言,都不是她好友列的人。            【腰圍總是太細】HI!我也是參賽者,歡迎交流。      【笑點滴】哈哈哈樓上,你腰瘦嗎?      【嗶莫】姊姊配的老皮好可愛唷,我也愛探險活寶,支持妳,給妳讚一個!            她丟下手機準備洗澡,電話卻突然大響。      「喂?怎麼了?」      李方婷在電話那頭崩潰大哭,異常絕望。      「我好難過……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到底怎麼了?」梁塵開始有點慌,一種不妙的預感襲上心頭。      「王一維……他竟然真的背著我跟學妹去約會!」她又嚎啕大哭起來。「我怎麼這麼倒楣啊!每次都被騙!」      「妳現在人在哪?」      「……在宿舍。」      李方婷傍晚上完家教本來要去給王一維一個驚喜,沒想到就在校外的街角看見他跟學妹摟腰搭背不知道要去哪裡,她一路跟蹤,跟到一間MOTEL旁邊,心徹底碎了。      原來王一維每一次的藉口和推拖,都是謊言……      對她說的愛和喜歡,是不是都是為了得到她的身體而已?      李方婷衝出去和他攤牌,她打了那個學妹,而王一維打了她。      愛到了最後還是變質,每一次都是這種結果。這樣的愛情還有什麼意義?      梁塵聽著李方婷的泣訴,心裡難受。最終在她的三心二意之下,還是沒來得及警告李方婷,她最怕的事情就發生了。      「妳研究室裡面還有沒有人?妳先去那裡待著。」      「那一群臭男生懂什麼啊,只會講一堆白痴的話!我討厭死他們了——」      這時候梁塵的手機來了插撥。是誰挑這個時候打給她啊?      「妳等我一下別掛斷喔!」梁塵按下接通鍵,「喂?」      「是我。」      「什麼事?」她急了,跟陸岳聲開門見山。      「忘了問妳,明天要不要一起回去?」      梁塵愣了幾秒鐘,剛想拒絕,又想起李方婷。      「現在回去可以嗎?我有點事!」      梁塵掛掉和陸岳聲的通話,又安撫了下李方婷,接著立刻收拾行李。她看了眼鬧鐘,現在是晚上十點。      她跑進爸媽房間,「爸!媽!我現在要回學校一趟,室友出了點事,需要我回去陪她。」      梁爸爸放下雜誌,從床上下來,無法接受她突如其來的決定,「什麼事這麼急,明天再回去不行嗎?」      「我室友失戀了,一個人在宿舍,我怕她想不開。」      「妳現在坐車回去要四小時,況且妳這麼晚坐火車媽媽不放心,讓爸爸載妳吧?」      梁爸爸急忙準備換下睡衣。      「不用了,我跟朋友約好了,他是這裡人,住學校附近,他會來載我。」      「那多不好意思,是男的女的呀?」梁媽媽再糊塗還是會記得問的。      「是、是男的……」      「晚上跟男人在一起,孤男寡女的多不好啊!」爸爸極力反對。      媽媽阻止他再說下去,問道:「是同學嗎?叫什麼名字?」      梁塵知道媽媽只要上網去查同學名單,她就露餡了,乖乖地說:「是老師介紹的人啦!他也算是我的老師,一直在指導我,上次運動會就是他幫的忙,我們很熟,妳不要擔心,我會打電話報平安的。」      梁媽媽一聽到是老師介紹的人,瞬間放心一半,「好吧,妳一到學校要立刻打電話給我們。」      梁爸爸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看著他的老婆。      梁塵已經旋風似地跑了。      「妳吃錯什麼藥?還沒睡覺腦袋就糊塗了?」      「小塵平時防備心比你我還重,她能相信那個男人,就表示他們大概有機會發展了,你出來亂什麼?小塵都幾歲了,應該要交男朋友啦!」      梁塵拿著行李到家門口就看見陸岳聲的車,趕緊跑去將副駕車門打開坐好。陸岳聲主動幫她把行李塞到後座。      先前電話裡匆忙,她沒來得及細講,他也沒有再開口問她為什麼急著回去。      車子裡正放著天蠍合唱團的專輯,熱血而振奮。      「休息一下,這個時間大概開兩個半小時就能到。」他把音樂調小。      「這麼快?」她驚訝得很,比上次爸爸載她還快。      梁塵掏出手機來滑,看見自己在樂歌的那段配音點擊,跟其他有龐大親友團的人比,簡直慘不忍睹。      陸岳聲趁停紅燈時扭頭瞥了一眼。      「妳也玩這個?」      「對啊!你知道這個嗎?」      「嗯。」他脣角一勾,心裡想這還是我們公司做的呢!      「這上面最近有一個主持選拔大賽,為了賺點代幣給我的虛擬人偶買衣服、買頭框,我真是拚了。」      「點擊怎麼樣?」      「差強人意。沒關係啦!我只是想要賺參加獎而已。」      陸岳聲看著前方路況,會心一笑。如果梁塵完全不在乎,就不會一直拿著手機刷螢幕了。      「其他人親友團很多對不對?」      「對啊。」      「沒關係,慢慢來,還有好一陣子不是嗎?妳每天都發一個,想想妳聲線上的優勢是什麼,就怎麼做。」陸岳聲單手握著方向盤俐落地轉了個彎,另一隻手撐著頭,路上沒什麼車,一路順暢。      「謝謝你,我會認真再想想的。那個,請問我可以聽廣播嗎?」梁塵禮貌地問。      陸岳聲愣了下,「可以,妳自己調。」      梁塵調到熟悉的FM100.2,陸岳聲的眉頭不自覺間蹙起,越擰越深。      她靠著椅背,放鬆聽著裡頭的DJ聊完天,開始播放音樂。      「你會不會想睡,要不要我跟你聊天?」她問。      「不會,妳休息吧。」對向的車燈在他臉上留下一瞬的光束。      梁塵發現他表情恢復以往的嚴肅,以為他是專注於眼前的路況,不敢多說話。      車子裡只有引擎低鳴和廣播節目的說話聲,幾乎沒有其他聲音,而陸岳聲也聽不見再多的聲音了。      他的車速飆得極快,果真在兩個半小時抵達學校。      快到時梁塵一直打給李方婷,好幾通都沒接,要下車前終於打通。      「妳還在宿舍嗎?好,那妳在研究室等我,別走喔!」      梁塵給媽媽報完平安後慌亂下車,陸岳聲也跟著她下來。      「我送妳。」      「我朋友現在在研究室。她不知道在臉書上放了什麼東西,結果被他們共同的朋友還有同學看到,鬧得不可開交,現在那個男人準備帶小三來理論。」      「怎麼會鬧成這樣?」陸岳聲覺得不可思議,不就是情侶吵架分手的事嗎?為什麼要鬧得人盡皆知?      梁塵帶著陸岳聲急急趕到數學系的教學大樓,遠遠就能看見李方婷從樓上走下來,迎上另外兩人。      戰火一觸即發。      梁塵剛要朝他們跑過去,就被陸岳聲抓住後衣領。      「怎麼了嗎?」梁塵回頭,困惑地看著陸岳聲。      「妳總得先讓他們談,現在衝過去做什麼?引戰嗎?」      梁塵經他一提醒,終於停下腳步。兩人站在一棵樹後面。      李方婷的後頭跟著好幾個學弟,那些學弟唯唯諾諾的樣子,畢竟王一維曾經是他們的學長,更是寫論文、升學遇到難關時可以幫忙解惑和請教的人,再怎麼樣都不敢得罪他。      他們一見到王一維,先是恭敬喊了聲學長好,之後就遠遠站在李方婷後面,不知道該怎麼幫忙解決這一團爛帳。      王一維的學妹緊緊拽著他的袖子,看起來無比委屈。她罵李方婷怎麼可以在網路上指責她,還把他們共同的朋友、她的家人全標註進去。      聲音從前方傳過來,梁塵聽得不大清楚,不過重點都聽明白了。      李方婷得意又憤恨地說:「我寫的那些都是陳述事實而已,我不只標註了,我還找到妳爸媽的臉書私訊給他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你們不過是情侶而已,又不是夫妻,學長他要愛誰、不愛誰都是他的自由,沒犯法也沒礙到別人!」      「妳說什麼歪理啊?長成這副德性他也喜歡妳,還真是不挑欸!是不是只要女的都好啊?」      「妳把那篇文章給我刪了,我們還能好聚好散,否則——」      「否則怎麼樣?你能把我怎麼樣?劈腿的是你又不是我,我還要告訴你的教授,讓所有同學知道你的為人!」李方婷說到恨處,握緊拳頭嘶吼。      王一維氣得高高掄起拳頭,衝向李方婷。她身後的一票學弟也正要衝過來阻止,突然那隻高舉的手臂被陸岳聲霸氣地一掌實實握住了。      所有人看向那個陌生的來人。他高出王一維快一顆頭,一雙漂亮的杏眼居高臨下睥睨著他,光是氣勢王一維就足足矮了對方一大截,他目瞪口呆看著對方。      「情侶劈腿是不犯法,但是如果你打她,你就是違法,我還會請她去驗傷。我們都是證人,我有錄影存證。」      王一維瞪著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傢伙,鬆了拳頭,不解幾乎接近半夜的校園,為什麼會蹦出一個這麼好管閒事的路人。      王一維退回學妹身邊,看著對方走到李方婷的前面,用高大的身體擋住她。      「我不想跟你講話,因為會降低我的智商,但是身為一個人我必須提醒你,要在學術這條路走下去,道德操守可是很重要的。」陸岳聲冷冷地笑了,帥氣的臉卻很不屑。      他又側過頭對李方婷說:「不要浪費時間在這種東西身上。」      李方婷看著他,很感激他願意見義勇為,在三兩句之間弭平了劍拔弩張的氣氛。剛剛她以為自己又要挨揍了……      她發覺遠遠的後方還站著一個人,忽然明白了一切,感激地注視著他們。因為就讀科系和個性的關係,李方婷一直沒有同性朋友,這是第一次有人願意幫她出頭。      「除了相由心生,還有人就是很會把自己搞臭。」陸岳聲涼涼地說,邊從這群人裡退出來,走到梁塵身旁,發現她正慢慢往後退。      王一維目光炯炯,發現了梁塵,畢竟過了這麼多年,一下子他還認不出,不過梁塵的美讓他印象深刻。      王一維恍然大悟,指著他們對李方婷說:「原來是妳的救兵?」      他乾笑兩聲,手指頭移到梁塵的方向,「世界還真是小,妳知道她以前喜歡我嗎?我還是她的初戀,我們差一點點就交往了呢!怎麼樣?小塵有沒有跟妳分享過啊?」王一維報復性地說完就頭也不回地走了,顯然對這段感情一點也不留戀。      李方婷還怔在原地,原本感激的目光變得複雜,一張臉煞白。      王一維走了,李方婷的學弟們也散場上樓了,只剩下他們三個人還在那裡。      梁塵不知道李方婷在想什麼,但是看到她看自己的表情,知道她在介意什麼。      「妳很早就認識王一維了?」李方婷表情一陣青一陣白。      「妳不要相信他說的,我們回宿舍再說吧?」      「為什麼你們認識,妳卻從來不說?」李方婷傷心失望又帶著憤怒。      陸岳聲嘆了口氣。      「我正猶豫要怎麼告訴妳比較恰當的時候,你們就出事了……」梁塵沒想到事情會來得這麼快、這麼突然、這麼措手不及。      「是不是我們的友誼還不足夠妳告訴我?是不是看到我撿了妳不要的東西,在心裡笑我?還是妳覺得曾經喜歡的男人未來成就可能很高,忌妒我憑什麼跟他在一起,所以打算冷眼看我的笑話?」人心果然都是自私的,李方婷想。      「妳覺得我是那種人嗎?」梁塵脾氣再好也被激怒了。      「同學,妳可以不原諒欺騙妳感情的渣男,但是為什麼要反過來苛責一個趕過來幫妳的人?」      陸岳聲拉著梁塵遠離李方婷,離開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      梁塵被陸岳聲拉著走,心裡難受,雖然知道不及早說出來,可能的後果就是這樣的猜忌和懷疑,但是……      她沒注意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被小石子絆倒。陸岳聲拽住她手臂,緊緊摟住她的肩頭,這才注意到梁塵的眼淚已經滴溼灰色的棉質上衣,變成一灘暈染開的深灰色。      陸岳聲帶梁塵走回車上,見她還是沉默不說話,也不想打擾她的情緒。      「她是心情不好,看什麼都很負面,才會口不擇言。妳沒有錯,錯的是那個男的。妳本來就沒有告知的義務,不是嗎?」      「我原本不想出面的,因為我根本不想再見到王一維。可是李方婷說她只剩下我了,如果我能幫得上忙或者成功阻止她受傷,我都覺得值得,但是我沒想到王一維會這麼卑鄙。」      「我對情侶吵架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不關我的事,是看到他要動手,基於這個原因我才站出來而已。」陸岳聲看一眼時間,已經很晚了。      「現在妳要去哪?回宿舍嗎?」      梁塵看了看他,眼眶和鼻頭紅通通的,「我現在還不想回去……」      陸岳聲啟動引擎,梁塵問他:「你要去哪裡?」      「陪妳啊!」

作者資料

丁凌凜

丁凌凜這名字是模擬電話鈴聲叮鈴鈴的聲音。 喜歡念詩讀散文也寫小說,腦內小劇場很多。 實際上話很少,愛穿黑色,習慣安靜,靈魂是一個孤獨的個體偶爾湊湊熱鬧。 寫作的路蜿蜒崎嶇,但如果有你陪我,那就是最開心的事。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lynlyn FB:碧海凌凜粼粼的海 https://www.facebook.com/lynlynzero IG:lynlynpopo 相關著作:《你絢爛了我的青春》《獻給你左手的無名指》《遇見最好的妳》

基本資料

作者:丁凌凜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1-09-16 ISBN:9789860654028 城邦書號:3PP059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