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獻給你左手的無名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獻給你左手的無名指

  • 作者:丁凌凜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10-15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1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周暢銷新品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POPO原創網人氣榜蟬聯第一,虐痛無數讀者的苦甜婚戀 ●人氣作者丁凌凜,繼《遇見最好的妳》後,又一虐心力作 ●實體書獨家收錄番外——〈多年之後〉 我曾期待,我們能成為彼此的光, 但你的世界太黑暗, 它奪去我的無名指,撕裂了我跟你…… 屋子裡燈火通明,他的表情一覽無遺, 她看到了恨,還看到一點點憂傷。 母親過世後,沈星失去依靠, 為了家族,她被迫嫁給黑道之子余楠, 這個冷漠的男人,對她提出限時婚姻的交易, 沈星同意,決定藉此擺脫一切,遠走高飛到無人認識的城市去。 當她用一道道美食,瓦解男人堅硬的心防, 也窺見他痛苦瘋狂的過往。 隨著離開的時間越來越近,她卻無法下定決心、轉身走開。 在地下世界長大的余楠,手段冷酷,殺伐果決, 唯有婚姻大事聽從父親之命, 他以為結婚對象應該會為他的事業錦上添花, 但這個女人違抗他所有的安排, 在一次次交鋒中,他卻漸漸為她感到心動。 對余楠而言,沈星不再是限時婚姻的一顆棋子, 他想讓她成為生命中的一部分, 然而黑道世界的腥風血雨,卻撕裂了他們的愛情…… 觸動人心、峰迴路轉的劇情,無數讀者留言盛讚! 「這故事有毒,讓人忍不住一看再看。」 「看完了!太好看了~有人跟我一樣看到淚流滿面的嗎?」 「OMG 寫得太棒了_

內文試閱

  余楠和沈星抵達商城停車入口的時候,她見到他從皮夾裡拿出一張卡片,刷過機器之後就直接停入貴賓專屬車位,下了車,他要去處理一些事,就讓她先在一樓逛。沈星難得能自在出門,眼睛環顧著周圍富麗堂皇的裝飾,高興答應。      她目送余楠進了電梯,便走進一家專櫃,她沒看過這個牌子,心想可能會便宜點,一走進去就往特價區去。特價區放的是過季品,大部分是夏季服飾,沈星挑了幾件看起來比較適合現在穿的上衣,翻出吊牌一看,瞬間僵住了,一件尼龍製上衣打五折還要五千!她又翻了另一件看,果然也是近萬的數字。      沈星默默的將衣服放回去,一旁湊過來的櫃姐見狀,開始介紹沈星去另一區看當季品,沈星很想拒絕,可櫃姐相當熱情,說得口沫橫飛。      那些吊在架子上整理得宜的當季新品,沈星碰都不敢碰一下,因為她知道自己買不起,若真要買,她恐怕會立刻破產。      「小姐想找什麼樣的款式呢?」櫃姐瞄一眼沈星背的包,客氣詢問。      「呃……居家一點的。」      「這件,還有這件,穿起來都很舒適,外出穿也很適合。要不要試穿看看?」櫃姐笑道。      「我再慢慢看好嗎?」沈星客氣的說。      「好。」櫃姐退到一旁的不遠處看著。      沈星尷尬的翻了翻架上的衣服,覺得一件破萬的衣服實在買不下去,轉頭就想往店外走,走的時候,她在光可鑑人的大理石牆壁上看到剛剛那位櫃姐表情瞬間轉冷,還對著她翻了一個白眼。沈星心裡很難過,但她覺得是自己不對,明明沒有要買,還進來打擾對方這麼久。      沈星走到門口的時候,見到余楠從櫃位走道迎面而來,便迎上去,「都處理完了?」      「嗯,也不是什麼大事。」余楠抬眼看了沈星後方的店門口招牌,指了指,「妳逛這家?」      「喔,隨便看看而已。」沈星想起剛剛不愉快的回憶。      余楠邁步走進店裡,沈星正想開口阻止他的時候,就見到剛剛那位櫃姐走過來,熱情的和余楠打招呼。      「余老闆好!謝謝您過來捧場。」店經理聞聲也立刻從裡頭的辦公室走出來。      「給我看冬季的。」余楠一屁股就坐在店裡擺放的沙發上,其他人立刻奉上一杯熱茶。      櫃姐們立刻把所有男性冬季服飾掛在一個移動式的架子上,推過來供他挑選。      「我們剛在這裡開設新櫃位,為了拚業績,區經理把一店的老員工都調過來了,余老闆以後若有什麼需要,歡迎來我們店裡選購。」店經理說。      余楠沒理他,坐著翻了翻架上的衣服,就隨手選了六件,遞給櫃姐,櫃姐接過就走往辦公室。      這些動作一氣呵成,沈星站在余楠旁邊看得一愣一愣的,心想這是什麼陣仗?      「站在那裡做什麼?」余楠抬頭,看到呆愣在一旁的沈星,覺得很有趣。      沈星移步坐在余楠旁邊,看到辦公室裡走出了一個男人,身型和余楠相仿,身上正穿著他剛剛選的衣服,走到他面前,緩慢轉一圈。      余楠看了看細節處,點了頭,那男人才又進去辦公室,換下一套。      沈星第一天知道,原來還能這樣買衣服!      在一旁服務的櫃姐看到沈星,畢恭畢敬詢問余楠:「余老闆,請問這位是?」      余楠沒看她,看了看腕表,過了三秒才緩緩回答:「我老婆。」      櫃姐微不可見的瞪了瞪眼睛,立刻殷勤的替沈星遞上熱茶。      「剛剛余太太也有來我們店裡呢!就是沒讓她看上喜歡的。」櫃姐跪在沈星面前,將茶放在茶几上。      「沒喜歡的嗎?」余楠瞥沈星一眼。      沈星的眼睛盯著跪在她面前的櫃姐,瞬也不瞬。      「嗯……」      「這裡有妳平常買的牌子嗎?」從裡面走出來的男人又換了一套,余楠看著他選的衣服,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這裡有些什麼店。」其實她是想說,自己平時都在學校附近的小店買衣服的,可這種場面,讓她完全說不出口。      聽沈星這麼說,櫃姐立刻遞過來一本導覽冊子。      沈星接過冊子翻開,洋洋灑灑印了一整頁,密密麻麻的字看得眼花撩亂,她覺得很熱,腦門子上全是汗。      「沒看到嗎?」余楠靠過來看她手上的冊子。      沈星覺得不老實講不行了,只好湊在他耳邊細細的說,她其實沒在專櫃買衣服的,太貴了。      余楠聽了,看了她幾秒,沒說話。      沈星不好意思的低著頭,絞弄著手上的紙,以為他正打算怎麼調侃她。      「冬季的女裝全部拿出來,我看看。」      他這麼一說,其他人立刻一哄而散,快速的去準備。      「你……我……沒錢欸。」沈星小聲的說。      「我買。」      「不便宜耶!」沈星抬頭看著余楠,驚訝道。      「妳的錢都花哪去了?怎麼會沒錢?」余楠略略壓低聲音問道。      「……沒有啊。」      「我第一次聽說一個企業千金不曾買過專櫃的衣服,這裡的東西都還不算最頂級的。」      事情很複雜,沈星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解釋,加上其他人推著衣服過來了,她也不方便說。      「去挑。」      沈星依言伸出手,拿了一件純白色的毛衣,質感很好,非常柔軟,她看了看,又放回去。      「那件!」余楠用下巴點了點沈星剛剛摸過的毛衣,櫃姐立刻過去拿起來。      沈星抿了抿嘴,看了余楠一眼,只見他的目光看向為他展示服裝的男人,沒理她。      她又摸了一件深藍色鑲珍珠的長洋裝,很美的藍色,讓她想到余楠今天穿的襯衫,她看到衣服上頭的標籤是五位數字,又放回去。      「那件。」余楠又出聲。      沈星這次忍不住開口:「欸,我還在看。」      「妳摸過十秒的東西就表示妳喜歡了。」      「你又知道了!」      余楠沒說話,昂著下頷神色冷冷的轉回前方,那男人正在展示第六件上衣。      這下子,沈星不敢再亂摸衣服了,她只用眼睛看了看一排排掛在眼前的衣服。      「那件黑色的棉衫。」余楠又開口。      沈星瞪大眼,她只不過是多看了幾秒!      她轉頭盯著余楠看,只見他慢悠悠回頭,勾起嘴角,「妳盯超過十秒的東西就表示妳喜歡了。」      沈星聽完,眼睛瞪得更大了,不可置信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他今天到底怎麼了?竟然有興致帶她一起出門,還買東西給她!他不是討厭她嗎?      「別再看了,妳已經看我超過十秒了。」      沈星盯著他大言不慚的臉,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她別過臉,想不出用什麼話來回嘴,只弱弱回了一句:「少臭美!」      「如果我臭美,妳幹麼臉紅?」余楠挑完衣服,示意讓人去處理。      沈星氣勢突然矮了余楠一截,坐在那裡傻愣愣的,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挑衣服。      余楠索性靠過來,親自替她選了幾件。      「欸!我又沒說要這件!」      「我這替妳選的都是最實穿的,我時間寶貴,沒空跟妳在這邊耗。」      余楠又選了幾件洋裝和棉衫,讓人拿去結帳。      櫃姐將簽帳單取過來,跪在兩人之間,遞給余楠簽名。      沈星瞄了一眼,十件衣服竟然要價六位數字!她覺得不可思議。      經理從辦公室裡取出一個紙袋,和余楠寒暄一番,「這是特別送給VVIP的禮物,期待未來賢伉儷再次蒞臨本店,祝兩位購物愉快。」      余楠沒有伸手去拿,經理的手就這麼懸在半空中,倒是沈星見了尷尬,才自作主張伸手去取。她跟在他的屁股後頭,像個小跟班似的,一直好奇這大袋子裡頭究竟放了什麼,卻又不敢去翻。      出了店櫃,照理兩個人準備往停車場去,余楠卻不搭電梯,直往手扶梯去,沈星急急跟在後面問:「你不是時間寶貴?不回家嗎?」      「給妳買點像樣的東西。」      「我?」他到底還要給她買什麼?      只見兩人來到專賣女性貼身衣物的樓層,余楠突然停住,指了指前方一個櫃位,「這個,品質不錯,妳進去看看。」      沈星立刻就想到新婚那天,余楠嫌棄她內衣褲的嘴臉,羞愧的想當場挖個洞鑽進去。      像是想到什麼,沈星站到他的面前問:「你怎麼知道這個牌子品質不錯?」      余楠不耐煩的瞪她一眼,淡淡說:「妳我都是成年人了,這種事需要明說嗎?」      「也就是說,你以前的女人都穿這牌?」      「應該是說,這個牌子我印象最深刻。」      「……我偏不要穿這牌,我為什麼要穿給你看?」      「妳不穿給我看,穿給誰看?」      「穿給我自己看啊!我買我自己喜歡的。」      「那好,妳自己挑。」      沈星左顧右盼,找了一家在電視上廣告過的牌子就走了進去,余楠跟在她後面,一屁股坐在店裡的沙發上。      櫃姐一看到沈星就熱情的上來問她的尺寸,老實說,太多年沒買她還真搞不清楚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尺碼,只是記得應該是C罩杯,就報了個號給櫃姐。      余楠冷冷在後面說:「妳不能穿。」      「你又知道!」沈星沒回頭。      沒多久櫃姐取了幾件內衣過來,請她去試穿,沈星穿上去之後覺得應該可以,正準備要脫下來的時候,門簾刷的一聲就開了,她差點尖叫出聲,看到來人是余楠,才硬生生將嘴裡的尖叫聲吞回去。      「你幹麼!」沈星死死護住前胸,往後退。      站在門簾外的櫃姐對裡頭喊:「小姐的老公進去幫妳看喔!」      余楠瞇了瞇眼,打量她的胸口,「下圍太大,妳都不覺得鬆嗎?」      「這樣才舒服,要你管!」沈星簡直快氣死了。      「給她拿下圍小一號的。」他朝外頭喊道。      櫃姐遞來另一件尺寸的內衣,余楠讓沈星試穿。      「你出去。」      他沒再堅持,退了出去。沈星穿好之後覺得很不習慣,她平時不喜歡穿這麼緊的。      櫃姐在外頭關心沈星試好沒有,她只好讓櫃姐進來幫她看,調整一下。      「小姐,妳老公很了解妳欸!妳穿這尺寸比較適合喔!」      究竟該說他了解全天底下的女人,還是他了解她?      沈星見今天也沒打折,打算只買這一件,櫃姐幫她包裝的時候,余楠剛好走過來,遞上他的那張卡,櫃姐看了眼睛為之一亮,殷勤的問她還要不要再看看別的?      沈星搖搖頭,拿了袋子就走。她默默跟著余楠進了停車場,上車之後她才想到剛剛店經理給的那袋禮物,趁他開車的時候偷偷打開來看,竟然是兩套成對的男女睡衣。      她想這個店經理可真是會拍馬屁,這樣兩個人都巴結到了。      余楠看著前方的路況,問她:「是什麼?」      「睡衣。」      他本來想問她好不好看的,想想她的品味實在不怎麼樣,就在停紅燈的時候拿過來看了看。      「還可以,天絲棉的。」說完就丟了回去,又補了一句:「怎麼樣都比妳的麻布袋好。」      沈星別過頭翻了一個白眼。      一回到家,她將買回來的東西提上二樓,整理到一半,管家突然上來請她下去。      「太太,有客人來找您。」      「誰?」      管家笑了笑,故作神祕,「您下來看就知道了。」      沈星疑惑的跟下樓,就見到一個穿著套裝的女性手裡提了兩大袋東西站在沙發旁,對著她微笑,可她不認識這個人。      「太太,我將您訂購的東西送過來了,您要不要先試穿?」      「我沒有訂東西。」沈星覺得奇怪。      「正確來說,是您先生幫您訂的,您要試穿嗎?如果尺寸不合,我可以再做更換。」      沈星眼睛飄向坐在旁邊喝茶看報紙的余楠,想他葫蘆裡賣什麼藥。      她接過那兩袋東西,往裡一看,是滿滿的內衣!全部都是內衣!是他先前說的那個牌子!      「我——」她正想要退貨。      「不用試了,我老婆什麼尺寸我知道。」他頭抬也不抬的說。      沈星站在那裡,腳邊兩袋內衣,看著余楠。      他這才慢悠悠抬頭,壞壞的說:「妳挑妳喜歡的,我也挑我喜歡的。」      礙於旁邊還有其他人在,沈星不想跟他吵,瞪他一眼就提了兩大袋子上樓去。她將袋子塞進衣櫥的最深處。反正她不穿,他也莫可奈何。      整理完東西,沈星等到余楠進了書房,這才下樓。她幫著管家處理晚餐的食材,才聽管家說余楠晚上不在家裡用餐,她可鬆了一口氣。      她想他晚上還要出門,應該又是要去會所,便讓管家找出保溫瓶,泡了一點東西放著。閒聊的時候,管家說她女兒非常喜歡沈星做的蛋糕,直誇沈星手藝好,沈星才告訴管家其實自己有中餐乙級證照,以前還和一些外國的廚師學過點西餐。      管家十分驚訝,直說自己簡直是班門弄斧了!沈星客氣的說,時間久了她已經生疏了,加上當時是被家裡逼的,不是真心想學,所以不是很用心。      管家和她熟悉了,自然而然脫口而出,問家裡為什麼要逼她學廚藝?沈星才意識到自己說溜嘴。      「嗯……家裡想讓我好好學一些新娘課程,將來才嫁得好吧!」沈星這麼說也沒錯,只是嫁得好不好的定義是由大媽和爸爸定的。      管家笑笑沒有說話,手上忙著醃肉,沈星看著那醃肉就想到那本食譜,便問:「我婆婆的手藝很好吧?」      「是啊!夫人是和好幾個師傅學的,精通各國廚藝,連甜點都難不倒她,老爺還曾經說過,飯店都沒夫人做得好吃。可惜夫人早走,那之後老爺和先生就幾乎不曾同桌共餐過,兩個人的關係從那時候開始也不親了。」      「嗯……我婆婆是怎麼走的?」沈星抵擋不住好奇心。      「這個我也不知道該不該和您說,您可以問先生,如果先生願意說就會告訴您的。」      沈星覺得這件事太神祕了,為什麼不能告訴她?越是這樣她就越好奇。      管家將肉醃好,沈星看了看調味料說:「可以再加點胡椒鹽。」      管家現在知道沈星的廚藝程度,順從的聽她的指示,「好。」      余楠從書房裡出來,拿了鑰匙要去開車,沈星取了保溫瓶追上去,拉住他的西裝袖子。      他停住腳步,轉頭看她。      「這給你醒酒,如果你非喝酒不可的話……就當作是今天你買東西給我的報答。」      余楠看了眼她手上的保溫瓶,「我花了好幾萬,報酬就是這一罐水?」余楠饒富興味的笑了笑接過去。      「那也是我的心意。」沈星知道泡那點東西和他花的錢相比是滿寒酸的,但她是真心擔心他的身體。      余楠突然笑得曖昧,俯身靠在她右耳邊輕聲道:「真要報答我,晚上就把內衣換上……」      沈星低下頭,整張臉快要縮進頸窩裡,她覺得臉頰發燙,整個人好像要燃燒起來了,「你!你乾脆都不要回來了!」      沈星咆哮完便跑進廚房裡,余楠看著她又羞又赧的表現,覺得好玩,心想這女人真是好捉弄!      他甩著鑰匙圈,吹著口哨走向車庫。         第十一章 我可以為妳隻手遮天,就看妳要不要      沈星當夜貓子當得相當稱職,凌晨兩點的時候她看完重播的連續劇才上樓睡覺,照習慣她將主臥和浴室的所有燈都打開,心想這麼晚余楠大概是不會回來了,就大字型躺在床的正中央。當她睡得正香甜的時候,感覺到周身好像被什麼附蓋住,溼溼軟軟的東西在她臉上滑來滑去,很不舒服,她拉起棉被,將整個頭都埋進去,不料,一股強大的力量將棉被扯了下來,沈星瞬間清醒,看到余楠正伏在她身上,滿臉通紅看著她。      沈星死死拉著棉被,「你怎麼回來了?」      「我家裡還有個美嬌娘在等我,怎麼能不回來呢?」      沈星見他說話的樣子,知道他這次是真的醉了,使盡全身的力氣從他身體下鑽出來,去幫他打溼毛巾。      沈星將毛巾貼在他臉上,讓他躺平,他閉著雙眼,一隻手撫在她握住毛巾的手上。      「老婆……」      這是余楠第一次喊她老婆,她覺得怪怪的,很不習慣。她沒有出聲回應,心想反正他是醉了。      「老婆給我煮的醒酒茶我全部都喝完了。」他用低沉的嗓音帶點甜意的說,「老婆,辦公室裡也有備醒酒茶,可我覺得妳泡得比較好喝。」      沈星對這麼肉麻兮兮的余楠感到陌生,全身雞皮疙瘩都要冒出來了。      「看來醒酒茶沒用,你醉了。」沈星替他脫襪子,解開襯衫釦子,再蓋上棉被。      她俯身替他蓋被的時候,余楠睜開眼睛看著她,兩個人不由得目光相對,他的眼裡有著溫柔,是她不曾見過的。      沈星被他的眼神深深吸引,就坐在床邊與之對視,好一會,他還不休息,她才開口:「睡吧!天快亮了。」      「沈星……妳是不是覺得我很隨便?隨便娶了妳,又隨便在外面搞女人?」      沈星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吐出,沒有說話。      「我也嚮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人生,妳覺得我們有可能嗎?」他低低的說,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真的在問她。      「我也想過,什麼才是真愛?有的人愛我,我不愛她;有的人愛我,我懷疑她。到最後我才發現,原來我知道愛是什麼樣子。妳知道嗎?」      沈星覺得他看起來似乎沒醉,只是借酒裝瘋,否則怎麼能思考這麼沉重的話題?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她隨便背誦一句〈愛的真諦〉。      余楠放聲大笑。      「愛是時時刻刻想著一個人,願意做盡一切對她好的事。」      這句話,讓沈星的鼻頭一酸。      「妳雖然嘴硬了點,倒還算安分守己。妳為我泡醒酒茶,叫我不要抽菸,不要喝酒……其實我心裡挺開心的。」      「余楠……」沈星真的不習慣他這個樣子,像個情竇初開的小伙子,把心裡的話一股腦說出來,「你今天怎麼願意跟我說這些?」      「因為妳今天徹底取悅我了。」他笑。      沈星見他難得這麼健談,便趁機將心中對余家的疑惑問了出來:「那你母親是怎麼過世的?」      「……問這個做什麼?」他斂起笑臉,一雙紅眼睛看著她。      「想知道。」      屋子裡燈火通明,他的表情一覽無遺,她看到了恨,還看到了一點點憂傷,和平時刻薄寡情的模樣不同。      窗外寒風拍打著樹枝,發出斷裂的聲音,強化玻璃也傳出碰碰的聲響,她覺得很緊張,有點坐立難安。      寧靜彷彿有半輩子那麼久,久到她以為他不會再說話。      「被砍死的,仇、家。」余楠咬牙切齒,用力吐出每一個字。      沈星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她想過各種可能,就是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      余楠舉高手,去觸摸坐在身旁的她,將她的長髮勾在耳後,骨節分明又修長的手指輕撫她蒼白的臉頰,「我們以後好好過日子,只要妳乖乖的。」      沈星心跳加速,不知道是因為他的觸碰,還是他的話語。      「睡吧!過來。」余楠用氣音溫柔的說,拍了拍身邊的位子,示意沈星躺過去。      沈星猶豫一會,爬過他的身體,依偎在他身邊。      他翻身面向她,對她微笑。      沈星有點膽怯,害怕這只是他一時醉酒,醒來之後,真性情的余楠就不復存在。      他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隨即閉上眼睛。她還在看他,看這個今晚格外溫柔的男人。      余楠突然以命令式的口氣,冷冷的說:「睡!」      沈星嚇一跳,趕緊閉上眼睛。      人家說的伴君如伴虎就是這樣嗎?         昨天晚上的事讓沈星耿耿於懷。余楠昨天喝醉酒說要和她好好過日子,可這不是她的初衷。如果他對她冷漠,照他們以前那樣的相處模式,她相信只要六個月就可以離開這裡,可是現在她沒有把握他會讓她全身而退。      她後悔昨天太雞婆去關心他了,也許她再冷漠一點,他們的關係就會一直停在冰點。      今天早上她刻意趁他還沒起床的時候提早下樓,為的就是避開他。她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他,也不確定他是否還記得昨晚說過的話。      余楠下樓之後在餐廳用過早餐,就逕自取了鑰匙出門,沒有和沈星交談。她也刻意與他避開眼神交會,直到他走了才鬆一口氣,開始做自己的事。      下午的時候,來了通電話,管家說是余楠讓人從會所取了龍蝦、螃蟹和海膽過來,晚上要回來一起吃飯。沈星跟著管家一起處理那些海鮮,管家詢問她想怎麼料理,沈星想了想,她應該是要用余楠喜歡的口味,可是現在她卻不想了。      「吃涼菜吧!」這是她私心喜歡的調理方式。      她把一整箱龍蝦和海膽全部處理成一盤盤的涼菜,又煮了乾拌麵打算解決這一餐,管家看了看餐桌上的擺盤,緊張道:「太太,這全部都是涼菜啊!」      「我今天特別想吃涼菜。」      「先生一定要吃熱菜喝熱湯的。」      「沒關係。」      管家顯得有些為難,沈星倒是挺得意的,這樣一來看他下次還會不會想要回家跟她吃晚飯。      余楠六點多回到家,看到餐桌上滿滿當當的涼菜沒有說什麼,脫了西裝外套,就坐下來吃。      沈星原本以為他會大發雷霆拒絕用餐的,這下子完全失策。      余楠安分的將碗裡的麵吃完,還讓管家進去再拌一碗,沈星越來越喪氣,他不但沒質問今天的菜色,反而胃口不錯。      待菜吃得差不多了,余楠高雅的用紙巾揩了揩嘴。他看了看還在和海膽奮鬥的沈星,「好吃嗎?」      沈星吞下嘴裡的菜後才點點頭,心想這一整桌的涼拌菜吃多了還真是膩口,而且兩個人根本就吃不了這麼多。      「明天還想吃什麼?我讓人送回來。」余楠將兩隻手插在褲袋裡,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看著沈星。      「何必。」他現在是在討好她嗎?      「我看妳挺愛吃這些的。」他一雙桃花眼忍不住帶著笑意。      沈星放下筷子,瞪了余楠一眼,覺得自己真的膩得快吐了,臉色不大好。      「我沒有想到妳會一次把一整箱涼拌當一餐吃了,不膩嗎?」      「我就是愛吃涼菜!」沈星覺得被整了,而且還是被自己整。      「妳臉色都不好看了。」      「……那剩下的你吃。」      「我不吃了。」      「管家妳吃嗎?」      沈星朝著廚房喊,管家探出頭來,說自己不能吃海鮮,沈星為難的看著滿桌的涼菜。      「剩菜不吃會天打雷劈的。」沈星故作誇張狀。      「迷信。」      沈星瞪他一眼,拿起筷子又吃起來,她想這些頂級食材可不便宜,怎麼能隨便丟掉。      余楠按住她的手,阻止她繼續吃。她在他手裡掙扎,「我還能吃!」      余楠只好也拿起筷子陪著她一起吃。      「下次別煮這麼多。」      余楠幫著她吃,兩人才終於把一整箱的龍蝦和海膽掃光,她覺得肚子撐得快炸了。      余楠吐了一口氣,上樓後就沒再下來,沈星在客廳裡走來走去幫助消化,到了快就寢的時間才上樓,看到余楠已經關燈躺在床上。      沈星擔心沒開燈她睡不著,焦慮的爬上床,感覺到余楠在床上翻來覆去還沒睡著。      她覺得不太對勁,因為他翻身的頻率不太尋常,她鼓起勇氣將燈打開,「你怎麼了?」      只見余楠滿頭大汗,臉色慘白,一臉虛弱。      「吃壞肚子了。」      「啊?」沈星一臉吃驚,她跟他一起吃的,應該沒問題才對啊!      余楠一臉痛苦,撐起身體搖搖晃晃朝浴室走去,接著一番嘔吐,沈星才意識到事情嚴重了!      她趕緊叫來管家,讓保鑣去開車,合力將虛弱的余楠抬上車,送去醫院。      到了急診室初步診斷過後,醫生說余楠有胃出血的病史,胃本來就不好,一次吃太多涼菜很傷腸胃,才會突然發炎。醫生讓他吊了一瓶點滴,開了藥就可以出院。      沈星站在病床邊,看著臉色蒼白的余楠,低著頭咬著嘴脣,不知道該不該道歉。      「你胃不好怎麼不早說。」      「說了妳還是會讓我吃吧!」      「如果我知道你胃不好,怎麼可能讓你吃那麼多涼菜……」      「妳今天不就是為了整我,故意弄那麼多涼菜的嗎?」      沈星突然覺得很難過,低垂著頭,看著自己的鞋尖,滿是愧疚。她只想著該怎麼讓兩個人的關係回到冰點,卻沒預料到這樣的後果。      「對不起,我不應該意氣用事。」沈星鞠躬道歉。      余楠沒說話。      打完了點滴,沈星主動扶著他走出醫院,管家和保鑣將車子開過來,沈星扶著他上車。      到了家,她亦步亦趨跟著他,「你要做什麼告訴我就好了,我幫你。」      余楠靠在床頭,其實打過點滴吃了藥,肚子就不怎麼痛了,他歪著頭,似笑非笑看著她。      他對她招了招手,「過來。」      沈星湊在床邊,靜候吩咐。      「過來陪我睡覺。」      沈星乖順爬上床,仰躺著不敢亂動。      「燈火通明怎麼睡?」      「關燈我會睡不著,會作惡夢。」      「什麼惡夢?」      「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那樣,如果我作惡夢你也沒辦法睡好,不如我去客房睡吧?」      余楠坐起來看著她一言不發。沈星決定下床,他卻一把拉住她的手。      「到底是什麼惡夢?之前叫妳去看精神科怎麼不去看?」      「……你不懂。」      「我怎麼不懂了,我就是懂才要妳去看醫生,妳這樣對身體不好。」      「我只要開著燈睡就沒事。」      「妳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吧?」      沈星盯著他,很意外他說出這個名詞。      他像在思考,過了一會,才又說:「我也曾經像妳那樣,有一陣子不能睡,一直作惡夢。」      「後來呢?」沈星追問。      「後來,我就醫,治好了。妳這樣長期下來身體很多機能都會受影響,應該去看醫生。」      「我……能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這樣的嗎?」      余楠盯著壁櫥,緩緩吐出一口氣,「我昨天晚上告訴過妳,我母親是怎麼走的吧?」      「嗯。」原來他還記得昨天晚上的事。      「我是親眼目睹的,所以我恨我爸,情緒起伏很大,暴躁易怒。我逃家,幾乎沒在睡覺,成天跟著一票朋友在外面鬼混惹事,一直到父親把我綁回去,後來看了醫生,才好轉。」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沈星見他在沉思。      「你還恨你父親嗎?」      「……我現在不恨他,他用二十年的時間懲罰自己,是最可悲的人。」      「可你現在接手管他的事業,你也步他後塵。」      「不,我沒有。我知道自己再怎麼努力,別人還是認為我是余琰的兒子,血緣是無法拋棄的關係,可是我在努力改變,娛鴻已經在轉型。」      「嗯,你挺樂觀的。」沈星苦笑。      她躺回床上,將整個臉埋進枕頭裡,她有點想哭,她知道失去母親的痛,雖然他輕描淡寫,可她完全能夠明白。      她無聲流淚,將眼淚擦在枕頭上。

作者資料

丁凌凜

丁凌凜這名字是模擬電話鈴聲叮鈴鈴的聲音。 喜歡念詩讀散文也寫小說,腦內小劇場很多。 實際上話很少,愛穿黑色,習慣安靜,靈魂是一個孤獨的個體偶爾湊湊熱鬧。 寫作的路蜿蜒崎嶇,但如果有你陪我,那就是最開心的事。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lynlyn FB:碧海凌凜粼粼的海 https://www.facebook.com/lynlynzero IG:lynlynpopo

基本資料

作者:丁凌凜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19-10-15 ISBN:9789869810319 城邦書號:3PP03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