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你絢爛了我的青春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你絢爛了我的青春

  • 作者:丁凌凜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4-16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因為你,我才能撐過最黑暗的時光——POPO人氣作者丁凌凜,再次書寫最暖心療癒的愛情篇章 ●實體書收錄獨家番外——〈電燈泡還是邱比特?〉 她不是生在童話裡的公主, 所以明白,現實中的王子才不會喜歡上她。 如果別人的高中生活,是陽光下恣意盛放的花季, 李唯橙的生活,就是嚴冬凍結的荒蕪泥地。 母親的特殊職業,使她被同學排擠, 當她認命當邊緣人時,班長陳易卻對她格外照顧。 李唯橙不明白,家境富裕、天資聰穎的陳易, 為什麼要低下身,幫助像塵埃的自己? 她想保持距離,但陳易的堅持感動了她, 他們相處的片刻,美好得彷彿夢境…… 雖然李唯橙清楚, 如果喜歡上需要仰望的對象,這段暗戀就會結束, 但陳易的出現,像照進地洞裡的乾淨陽光, 讓她灰暗的心湧現一絲希望。 李唯橙不想失去他,所以小心守護兩人的關係, 卻被喜歡陳易的女孩們察覺,而遭到霸凌, 但這不是最糟的,讓李唯橙更崩潰的是, 自己的母親居然對她做出更狠心的事…… 讀者日夜追文,流淚推薦:「看完後會感到幸福!」 「一想到故事會完結就捨不得QQ」 「好喜歡作者筆調,感覺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不曾有過的人生視角。」 「一夜追了四分之三,發現丁凌凜的文都下了蠱,再不來睡一下,只怕黑眼圈要跑出來了。」 「作者的文字把感情拖曳得長長的,一次看一點,能回味很久。」 「不知道怎麼形容感受,只是內心激動。」 「兩人太甜了,閃瞎單身狗!!」 「陳易真是超級好男人,想守著妳,又想一起變好的人哪裡找啊嗚嗚……」

內文試閱

  消失整整十天,媽媽回來了。      我進門看見客廳的行李袋,還有一個花枝招展的女人。她的頭髮又重新燙了大波浪捲,身上是深V的絲綢洋裝,看上去價格不低。      她看我一眼又忙著擺弄她帶回來的戰利品,我直接進房間,拿出那顆柚子擺在窗臺邊。      坐在書桌前,我用手撐著頭,聽客廳裡高跟鞋來回走動發出的聲音,那雙五吋艷紅高跟鞋敲擊著地板,有一點安心。一個人在家,也許享受沒有爭吵和羞恥呻吟那樣安靜的世界,可我其實還是怕孤獨的。我無法釐清和媽媽之間的感情,我恨她對我漠不關心的態度,恨她的職業給我帶來的困擾,可她又是我自出生到現在整整十七年唯一的親人。      夜裡下起了雨,滂沱的雨勢,一些雨水潑灑進房間,我趕緊將窗戶關上。看著窗外燈火通明的對面人家,有小孩子在屋裡歡笑奔跑,手裡舉著甜筒追著一隻秋田犬,我看得移不開眼,一直很羨慕很多人住在一起的家庭,覺得特別熱鬧溫馨,還有書上說的「歸屬感」。      「歸屬感」這個詞我是在一本歷史小說上看到的,從此就對這個詞很在意,我從懂事開始就和媽媽在各個地方流轉,印象中還有記憶的,我們至少搬了七次家,每一個地方都不能算是我的家,只是一個做生意的地方而已。我覺得自己像天空中的雲,被動地被風四處吹動,即使最後變成一陣雨然後消失,也不會有人在意那片雲去了哪裡……      大雨一直下到了早晨,我穿上輕便雨衣,用防水布蓋住鮮奶,吃力踩著自行車前進。      阿美嬸看到我,皺眉大聲對我喊:「妹妹啊!雨這麼大騎自行車危險!騎慢點啊!」      我朝她點點頭,今天阿美嬸是推推車來的,她們有經驗,遇到下雨會改用推車。      雨和雨衣的帽子擋住我的視線,我騎得比平時慢,心裡又著急貨送得晚了,會不會被投訴。      一陣風把我的雨衣帽子吹開,原本半溼的頭髮已經全溼,我沒有伸手去抓帽子,害怕一個不穩,把貨品給摔了。沒了帽子阻礙視線,我略略加快了速度。      送完全部鮮奶,我理了理身上的雨衣,看到自己渾身溼透,有沒有雨衣已經沒差了。      溼冷的襯衫貼著我的身體,我抖了一下,跨上車往學校的方向騎去。在學校圍牆邊,我遠遠看到一個背影很像陳易,他撐著一把藍灰色的傘,依舊挺直的背,緩緩前行,騎到他身邊時,我側頭一看,果然是陳易,他也看到我,顯得有點驚訝。我沒有打招呼便呼嘯而過,身體依舊覺得冷,而且冷到骨子裡去。      渾身溼淋淋地走進學校,經過的人都在看我,我先進教室放書包,引起同學一陣驚呼,又到保健室找護士借吹風機,短髮三五分鐘就吹得全乾了,可身上的襯衫和裙子還是潮溼的就已經上課了。趕緊歸還了吹風機,快步回到教室,積水的球鞋吱吱作響。      潮溼的深藍色百褶裙摩擦著我的大腿,感覺很不舒服,我脫下鞋子,在鞋墊上墊了手帕和衛生紙,試圖吸走一些溼氣,不過效果有限。      幾個要找陳易繳班遊費的同學走過來,陳易不在的時候是由他隔壁的總務股長施驥幫忙代收。      突然一個聲音從我頭頂上傳來:「妳是沒帶傘嗎?」      我低著頭隨口回答:「嗯……」      她沉默一下又說:「我櫃子裡有一套運動服,借妳穿吧?」      我立刻抬頭看著這個說話的人,她戴著一副粗框眼鏡,圓潤的臉。      「不用了,謝謝。」我還是低下頭,拒絕她,自我封閉慣了,實在很難接受別人突如其來的好意。      「我有兩套運動服,借妳一套,妳洗乾淨了還我。」她拉著我的袖子對我微笑。      穿著這一身潮溼的衣服確實很不舒服,我想了一下,決定接受她的好意,「謝謝。」      她領我到櫃子去拿衣服,「因為很會流汗,我一般會多留一套衣服在學校。」她咧著嘴笑,露出帶著矯正器的一排牙齒。      我實在想不起來她叫什麼名字,平時我和班上同學沒什麼交集。      「妳叫什麼名字?」我想,這人這麼熱心,我得記住她的名字,下次好報答她。      「徐依姍!」      「謝謝妳,徐依姍。」      我換完衣服從廁所出來,照照鏡子,衣服有點寬大,不過乾爽的感覺真好。      徐依姍在廁所門口等我,我走過去,對她靦腆一笑,就看見平時和趙詩詩一夥的女同學走過來,不過那裡頭沒有趙詩詩。      其中一個上次和趙詩詩告密我和陳易走在一起的同學,我知道她叫作丁玉,她看看徐依姍再看看我,一付了然於胸的樣子,說:「徐豬,妳知道她媽媽是幹什麼的嗎?」      我在徐依姍觸碰到我的手臂時一陣顫慄。      「她媽媽是妓女啊!妳借她衣服不嫌髒嗎?」丁玉雙手環胸,趾高氣揚看著我們。      徐依姍聽言,緩慢轉過頭看著我,臉上有點為難。      「豬會怕髒嗎?豬怕髒的吧?嗯?」丁玉旁邊的同學隨聲附和。      我咬緊下脣,笑得勉強,對徐依姍說:「我已經穿了,現在脫好像也來不及了……我消毒過再還妳吧?」      徐依姍看著我,很難過的樣子,什麼都沒說就逕自跑走了。      丁玉得意看著被留下來的我,我恨恨瞪著她。      「妳長得跟妳媽媽挺像的呢!都是狐狸精樣!」丁玉說完,一干人進了廁所。      我捧著溼衣服進教室,不見徐依姍人影。      我不怪徐依姍,她的反應很正常,即使不是在這樣民風純樸的地方,對單純的高中生來說,我家的事還是挺讓人反感的。      後來徐依姍回來上課了,我看見她走進來的時候,眼睛腫腫的,我們座位原本就隔得遠,也沒有再交談過。      雨滴滴答答下了一整天,沒有停過。      放學鐘聲一打,我衝出教室,套上雨衣,快速騎車回家,脫下運動服趕緊用消毒水泡一下,怕泡得久了,顏色褪掉就不好了。      洗完看外面還在下雨,便將衣服晾在房間內。      隔壁房間的呻吟聲,和男人的說話聲此起彼落,我拿耳塞塞住耳朵,一題挨過一題作功課,一直到聲音停了好一會,我肚子餓得受不了才怯怯地打開房門,在冰箱裡翻找食物。      好不容易在冰箱深處翻出一包不知道凍了多久的丸子,打算煮點麵。身後傳來腳步聲,我回頭看,一個中年男子從房間裡出來,他直直看著我,我趕緊轉回頭,想把自己埋進冰箱裡。      他吹聲口哨,對房間裡的媽媽說:「這妳女兒?」      她沒有回答。      「長得不錯啊!賣不?」      媽媽從房裡走出來,「不賣!」      「嘖!想賣的時候要第一個通知我。」      見他還不走,媽媽推著他出去,一邊說:「你是嫌我不好嗎?服侍不了你?告訴你薑是老的辣!」      她一進屋,急急過來拽住我的手臂,就是一陣打,「不是叫妳在屋子裡別出來?妳就這麼不聽話!」      我忍著痛,捂著手臂喊:「我以為沒人了!」      她氣呼呼瞪著我,又打了我一掌,便回房間裡去。      雨下下停停,吹了一晚電風扇,徐依姍的運動服總算全乾了,我用塑膠袋裝好,想了一下,也把自己的制服裝進去,身上穿著T恤和短褲。有了昨天的經驗,打算進學校前再把淋溼的便服換下來,運動鞋雖然塞過報紙,還是不乾,我拿出上次捨不得丟掉的舊運動鞋穿。      今天的雨比昨天小許多,在那片圈住綠意的圍籬邊,為了閃避水窪,我腳下一滑,摔倒了。      跌坐在地上的瞬間,我還沒感覺到疼,先看到的是摔破的兩罐鮮乳,白色的液體潑灑在地上,濺在我身上。      我愣了幾分鐘,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才慢慢撐起身子,發現穿短褲的雙腿破皮滲血。      前方腳步聲傳來,我瞇著眼抬起頭看,一個穿著無袖運動衫和五分運動褲的少年看到我,慢跑過來。      他放慢腳步,也看著我。      是陳易。      他的額頭上有水順著臉龐滑下來,頭髮也是溼淋淋的,不知道是汗還是被雨淋的。      我緩緩牽起自行車,心裡打算去向今天剩下的這最後一戶人家登門道歉,明天再補送兩罐過來。      膝蓋上還刺痛著,我背過他緩緩前行。      他的腳步跟上來,我沒有回頭,他從來不是好事之人,不明白他為何要跟著我,一直到那幢獨棟別墅門前,他與我並立,我疑惑地抬頭看他,他也轉頭看我,手裡拿著一串鑰匙。      「這是我家。」他輕聲告訴我,字正腔圓,聲音有些低沉。      我心裡是有些高興的,因為這麼一來我就不用按門鈴向陌生人道歉了。      「我剛剛摔倒了,你家兩瓶鮮奶都打破了……我明天再補兩罐過來可以嗎?」我像他一樣小聲地說,像是怕吵醒了誰。      「那有一罐是我的,打破了就算了,另一罐是我弟弟的,他很討厭喝鮮奶,妳不送來他反而高興呢!」他的聲音聽起來很輕鬆。      「這是我的工作,我應該要負責的,可以麻煩你告訴家人一聲嗎?就說我……」      「我知道,我會好好說的。」      「我不是故意沒來送的,你要好好說,你若是沒說我可能會被投訴……」我盯著他藏青色的上衣,嚴肅地說。      「知道了。」他轉動鑰匙,「妳腳受傷了,進來處理下吧?」      「不用了,我還有事。」顧不上痛,我一溜煙騎上自行車,跑了。      在學校附近的便利商店廁所換上制服,再用清水擦乾淨腿的髒汙,其實洗乾淨,膝蓋上的傷並沒有那麼可怕,就是滲了些腥腥紅紅的血點。      遲到鐘響之前趕進教室,放鉛筆盒的時候,感覺抽屜裡怪怪的,摸出一罐藥水和透氣繃帶,我低頭看著手上兩樣東西,心裡滿是感謝,撕下一張空白紙條,在上頭寫了謝謝,加上一個笑臉。      放學時,我將裝徐依姍衣服的袋子拿給她,再次匆匆向她道謝,我小跑著穿過走廊,卻發現她也跟著我後頭跑,我轉過身看她,有點緊張,「衣服我真的有消毒過……」      「對不起。」徐依姍低著頭,喃喃說著。      我走向她,給她一個釋然的微笑。      之後我向工作站的頭兒如實秉告,並在下一次賠了兩罐鮮乳過去。      有幾次我在那個時間點,那個巷口遇到陳易在晨跑,有一次我停在他家門前,剛好他正跑完回家,就客套問他:「你天天晨跑嗎?」      「嗯!最近很喜歡,覺得跑完注意力更容易集中。」他有點喘,胸口起伏著,我看見他穿了套不同的慢跑服,褲腳有一個低調的愛迪達標誌。      他沒有直接開門進去,我也沒有馬上走,好像在等他講話。      「妳……每天多早起床?」他壓低著音量問我,若不是太安靜,很可能聽不到。      「將近五點。」我用一樣的音量回答他。      「不累嗎?」      「習慣了。」      「為什麼選擇做這個?」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選擇?我沒得選擇。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選這麼早的工作?」以為我聽不懂意思,他又解釋一遍。      「我就只找到這個,而且放學還有其他的事,也不方便打工。」      「嗯……」      「我走啦!」我故作輕鬆,朝他揮手,瀟灑離開。      幾天後,迎來了期中考。      我在考前一天翻一遍課本,權當是複習過了,只有我最喜歡的國文科,課本上的字我是看了又看,看了又看,都會背了。         我真心佩服老師們改考卷的速度,考完期中考隔天,各科考卷就一一發下來,同學們一陣哀嚎。我的成績自然是慘不忍睹,除了國文,其他科都是最後一個被唱名的。      國文老師叫到我的時候,我排在陳易的後面,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同分——九十八分。      這是我第一次用「我們」這個詞,覺得自己好像靠近他一小丁點了,就為了這一個九十八分,我樂得心裡像是有十匹馬在奔騰,完全忘記其他科都是不及格。      楊老師彙整全班的成績,大概是看了我的排名覺得相當不妙,又找我談話。      我稍息站在辦公室裡,聽楊老師千篇一律的叨念,沒有頂嘴,只有放空。      說到語重心長處,陳易正好過來交作業,他沒看我,只是瞄了一眼我的成績單,把作業整理整齊就關門走了。      我突然感覺臉很熱,耳根子更熱。      後來我在抽屜發現一本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的數學算式,我認得是陳易的筆跡。      自從上次趙詩詩找過我麻煩,我就不敢在學校和陳易說話了。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把筆記收進書包。一直忍到第二天早上送貨的時候,刻意提早到他家巷口等他。      等了將近五分鐘,陳易慢跑的身影出現了,看他逐漸靠近的身影,我覺得他好像又長高了點。      他看到我站在這裡,知道我在等他,微微一笑朝我走過來。      我緊張地抿嘴問:「那本數學筆記是什麼意思?」      「借妳的,上面有練習冊下一個單元每一題的詳解,我刻意把流程寫得仔細,妳照著做做看,哪裡不懂可以再問我。」      「為什麼幫我?」      「我是數學小老師不是嗎?」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      好像我不接受,反而是不近人情了。      「Z高校風還算自由,學校的老師基本上不大管我們,尤其是學業,該當就當,放假不想留下來補考的人自己自然就會緊張。妳不擔心嗎?」      我一時無語,想了想還是說:「謝謝。」      為了不辜負他一番好意,我很認真看他的筆記,也自己動筆寫練習冊的題目,雖然常有不懂的地方,我也不好意思去問他,就先死背。      期中考結束,隨之而來的是先前計畫好的班遊,因為我沒有報名,週末我就騎十五分鐘的車到海邊去剝蚵。我戴著粗麻手套一手拿刀,熟練剝著,旁邊一堆大嬸邊剝邊圍著聊天,我不多說話,但是我喜歡聽別人說話。      大嬸們對我年紀輕輕就自動自發來這裡打工相當好奇,一開始很喜歡問我的事,像是我的家裡有什麼人?或者家裡是做什麼的?我都隨口應付,不然就傻笑,後來她們就不太問我話了。只是偶爾會說:「妹妹真乖巧啊,我孫子要是有妳那麼勤奮就好哩!」      我很想說,如果他也跟我一樣不做就可能沒飯吃,大概也會這麼勤奮。      我把籃子夾在腿中間,剝著剝著,想到這個時間同學們大概已經在烤肉吧?一大車的蚵不用多久就剝完了,海邊的大嬸們人不錯,熱情地留我下來吃飯,海邊的海產自然多,吃到鮮美的水煮章魚配鮮蚵粥,對我而言是相當美味的一餐,就拋開沒能去班遊的遺憾。      工作結束,領了現金,我脫下手套聞聞自己的衣服,果然沾上了海鮮的腥氣。我不喜歡太早回家,便在海邊閒晃,隨手撿了幾個完整的貝殼,放進口袋裡,又騎著車往鎮中心晃過去。      鎮中心那家唯一的書店書量還不少,我隨意翻閱新出版的小說,又看看可愛的筆記本,心念一動,就拿了幾本去結帳。      在櫃檯排隊的時候,我聽見後面有人喊我,回頭一看,竟然是陳易,我臉上藏不住的驚訝。      「你怎麼在這裡?你們不是……」我從排隊的隊伍中退出來,他也是,就跟我站在旁邊說話。      「班遊四點結束,大家就散了。」      「嗯……」      「妳既然沒事,怎麼不來?」      「我、我中午有事的。」      「上次給妳的筆記看懂了嗎?妳一直沒來問我,我也不好去問妳,怕給妳壓力。」      「嗯嗯!我都看完了,後天就還你。」      「不急。」      我們又一起排隊,各自結了帳,走出店外,他接了一通電話,想到又問我:「妳有手機嗎?」      「沒有。」      才說完,一個女孩從對面馬路過來,遠遠就喊著陳易的名字。      是隔壁班那個漂亮的女生。      我趕緊對他說:「我有事先走了,拜拜!」就快步離開。      星期一送貨時,我從書包裡拿出那本數學筆記,等在那條巷子口,多虧陳易是生活很有規律的人,我已經知道他幾分會從這裡出現。      我看見他慢跑過來的身影,他看到我,便減速停在我面前。      他盯著我遞出去的手,問:「妳怎麼不到學校再給我?」      「我怕其他人看到說你厚此薄彼。」其實我是怕趙詩詩她們看到。      「沒關係,其他人要借我也會借的。」他點點頭,接過去,握在手裡。      「嗯……」      「我發現妳的國文成績特別好,尤其上次期中考妳考了第一高分。」      我有點驚訝他記得這件事,不過也有可能是我其他科太爛了,所以國文考這麼高引起他的注意。      「你不也是最高分嗎?」      「……妳很喜歡國文嗎?」他試探性問我。      「算是吧。」我也不確定是不是喜歡。      「下禮拜二我要請假代表學校參加演說比賽。」      我因為他突然轉變話題,心裡覺得奇怪。      「喔!」我知道。      「可我不喜歡國語文。」      「嗯?」那你幹麼參加?      「我是被逼的,真心不喜歡在一堆人面前說話。」      我腹誹,你今天話可不少。      「可是你能做得很好。」我很認真對他說。      「妳怎麼知道?」      他的表情有點複雜,我讀不出來。      「你不是班長嗎?班長常常都要對大家說話的,你做得很好啊!我想演說比賽你一定也可以的。」      他聽完我的話,立刻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他的笑容很好看,笑起來眼睛微微瞇起,眼頭尖尖的,特別勾人,我移不開眼。      「吶,李唯橙,跟妳打個商量。」      我跟你之間能有什麼商量?      「妳,不是國文不錯嗎?妳以後就給我做國文重點筆記吧?」      「你國文也不差的吧……」我有沒有聽錯什麼?      「吶!妳看我不是要給妳做數學筆記嗎?這樣會花我一點時間的吧?妳就幫我做點國文筆記,讓我省點時間,如何?」      我語塞。      「就這麼說定啦!」      「等等……我不知道筆記要寫什麼。」我從來不記筆記的。      「就寫考試會考的重點。」      「……好吧,我試試看,寫不好不要怪我。」      臨危受命之下,我只好拿出上次買的筆記本,思考著該如何下筆,忽然靈機一動,打算做一個各朝代的作者簡表,把各朝代作者的字、諡號、作品都一一列表,畫了一個很大的表格,工程浩大,加上我要打工,回家還要洗衣服,短時間完成不了,我打算慢慢做,慢工出細活。      到了陳易比賽當天,下午便傳出好消息,他得到高中學生組的第一名。      學校沸騰了,立刻訂製大紅布條,隔天一大早就掛在校門口公告天下。      陳易的人緣不差,回到學校時,祝賀他的同學裡三圈外三圈圍著他,雖然不缺我的道喜,第二天早上,我還是在巷子口等他,跟他說了句:「恭喜。」      他沒有說什麼,只是對我點點頭微笑。      我從書包裡拿出我做的筆記給他看。      「這樣行嗎?」我兩手背在後頭,緊張絞著。      他點頭說:「很好的點子,一目了然。」      「那就先這樣,等我下一個重點做好,再把另一本筆記給你?」      「嗯。數學公式我整理好了,現在回去拿給妳?」      「嗯……不用了,你放我抽屜就好,放的時候可以不讓別人發現嗎?」我低頭不敢看他眼睛。      「為什麼?」      「我就是不想讓人發現!」我偷瞄他一眼,很是心虛。      「好吧。」他皺著眉頭不大高興的樣子。      當天中午,我就在抽屜裡發現那本數學筆記,我把它拿出來放在桌上,翻開書頁的時候,本子飄散出一股薄荷的味道,我忍不住微微一笑。還好陳易和他的哥兒們出去吃飯,現在並不在我後方。      我認真看著他的筆跡,像是要把他的字牢牢刻在我的心版上一樣,我知道這是我們最近的距離了,如果保持這個距離,我覺得也很好,我很知足。

作者資料

丁凌凜

丁凌凜這名字是模擬電話鈴聲叮鈴鈴的聲音。 喜歡念詩讀散文也寫小說,腦內小劇場很多。 實際上話很少,愛穿黑色,習慣安靜,靈魂是一個孤獨的個體偶爾湊湊熱鬧。 寫作的路蜿蜒崎嶇,但如果有你陪我,那就是最開心的事。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lynlyn FB:碧海凌凜粼粼的海 https://www.facebook.com/lynlynzero IG:lynlynpopo

基本資料

作者:丁凌凜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0-04-16 ISBN:9789869810371 城邦書號:3PP04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