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小確幸
目前位置: > > >
女主角的戀愛告急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女主角的戀愛告急

  • 作者:米琳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1-0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國際書展正式場/先知就要看新書!
  • 防疫大作戰
  • 情人節特展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初戀都是莽撞的、傻氣的、不懂得如何付出的……後知後覺的。 因為我的不勇敢,丟失了那個最重要的人。 我以為,我還會再喜歡上別人, 但是我沒有,每一個別人,都不是他。 聽 POPO超人氣美女作家 米琳 輕聲說女孩心事 ★獨家收錄新寫番外〈不會再有人像我這般愛她了〉 如果他不是雅慧喜歡的男生該有多好, 如果他不是……我們都喜歡的男生,那該有多好。 李承言說,一遇到感情的事,我就會變得比平常更愚蠢。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他確實說得再對不過了。 第一次向男生告白,對方拒絕了我,因為他喜歡的是男生, 自詡為他的好朋友的我卻絲毫沒看出來, 而李承言竟在旁出言嘲諷,讓我氣得都忘了要傷心。 接著我又為了顧源浩而有些動心, 明知他向來風評不佳,還是把家人好友的警告都當耳邊風,讓自己陷入險境, 最後還是李承言趕過來救我的。 最糟糕的是,我始終認定李承言是討厭我的,並宣稱自己也是討厭他的, 不去深思藏匿在他尖銳言詞底下的關心意味著什麼, 執意成全同樣喜歡他的好姊妹雅慧。 為什麼李承言能一直一直喜歡這樣愚蠢的我? 尤其在我傷了他這麼深以後……

內文試閱

  我和李承言的孽緣,是在樓思宇高一時結下的,那時候我才國二,不懂得人心險惡。      李承言是樓思宇的同班同學,照樓思宇的形容,他們兩個自認識以來,就像失散多年的親兄弟重逢,一拍即合,雖然我十分無法理解,這樣性格南轅北轍的兩個人,到底是怎麼兜在一塊兒的?但總之,他們之間的友誼,做妹妹的我給予尊重。      唯一令我不爽的是李承言這個討厭鬼,就算沒辦法做到像兄長一樣疼惜我、照顧我,或是像有些男生看到漂亮女生會表現出溫柔體貼的紳士風度,至少可以對我以禮相待吧?      他卻往往只會拿話激怒我,好像每次見面不讓我氣得跳腳,就會渾身不舒服一樣。      就我的觀察,李承言與女生的相處模式,通常只會有兩種,一種是保持距離,疏遠冷淡,另一種則是言談之間尖酸刻薄至極,但後者非常少數。      也不知道是哪裡得罪他,我偏偏就被他以第二種模式折磨了兩年,他和我哥友誼長存多久,我就受害多久。      虧我第一次見到他和樓思宇並肩而立,兩個人帥得像一幅養眼的風景畫時,還對他頗有好感。當時他剛經歷完變聲階段,以低沉的嗓音對我說:「初次見面,妳好,我是樓思宇的同學李承言。」      我以為這位有著一雙桃花眼,面容清俊、氣質沉穩的學長會很好相處,誰知沒過幾天,這樣的想法便徹底煙消雲散。      爾後,無論大家怎麼說李承言是帥哥一枚,我都只會把他歸為和蟋蟀同類,或是更低階的藍綠藻。      只是這麼惡劣的一個人,怎麼會生得一雙那麼漂亮的眼睛,雙眼皮、睫毛濃密纖長,眸光明亮有神,眼尾略彎上翹,笑的時候像一彎小月亮,簡直迷死人不償命;可惜他不常笑,或者該說,要是他的個性不那麼機車,也許校草的頭銜就未必是我哥的了。      而我和李承言無止息的戰爭,只有在我爸媽面前才會暫緩,因為這愛裝腔作勢的討厭鬼,為了成功塑造出討長輩喜愛的形象,在他們面前總會刻意對我照顧有加,讓我無論如何告狀,都百口莫辯。      「妳不是不喜歡吃青椒嗎?」李承言將餐盤往我桌前推過來些,「給我吧。」      假惺惺,我才不要配合他呢!      「不喜歡也不給你!」把他的餐盤推回去,我瞪了他一眼。      老爸皺眉,「向晚,不可以對承言這麼沒禮貌。」      「樓爸爸,沒關係。」李承言對我和煦地笑了笑,「女孩子這樣比較可愛。」      他笑得我毛骨悚然,忍不住直打哆嗦,雞皮疙瘩掉滿地。      「妳今天為什麼一直氣噗噗的?」老媽斜眼看過來。      「就有人今天又想蹺課,結果被抓了。」樓思宇背叛我,居然打小報告。      我在桌下狠狠踢了他椅子一腳,哥哥變了,不愛我了,我好可憐。我不發一語,埋頭吃飯,裝作沒注意到爸媽掃射過來的嚴厲視線。      「又蹺課!」老爸率先發難,「妳一個女孩子家,整天不認真上學,老是跑出去玩,到底是想怎樣?」      「樓向晚,妳是不是皮在癢!」老媽直接放下筷子,伸手擰住我的耳朵。      「痛痛痛痛——痛啦!」我被拉得頭歪一邊,眼淚都要飆出來了。      老爸抬了抬下巴,提醒:「咳!老婆,承言還在。」      言下之意是給女兒留點面子。我果然依舊是樓大家長的掌上明珠。      老媽放手前不忘再用力一擰,算是給我點教訓,她緩下口氣,聲音卻仍聽得出不悅:「又是被承言抓到的?」      「是啊,還被承言唸了一頓。」      樓思宇!臭哥哥!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會唸是應該的,表示人家承言也把妳當成自家妹妹一樣關心。」老爸頭疼地扶額,「奇怪耶,你們學校那麼多糾察隊,為什麼每次做壞事都是被承言抓到?妳好歹也給我們留點形象,樓家怎麼教出這樣的女兒……」      「因為他就是故意要找我麻煩!」我指著罪魁禍首罵,見不得他還故作一臉無辜。      「妳不犯錯人家是能怎樣找妳麻煩?」老媽瞪過來,瞬間讓我閉上嘴。      放下碗筷,老爸宣布:「從今天開始,向晚禁足一個月,再蹺課被抓到,就再延長時間。」      「那只要不被抓到就沒事?」我承認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腦袋是停止運作的,該死的嘴巴擅作主張……      李承言翻了個白眼,而樓思宇用力推了一下我的額頭,「樓向晚,妳皮在癢是不是?」      我趕緊認錯,「不敢了!我不敢再蹺課了!我會乖乖的。」      是的,我最近都會乖乖的,這陣子運氣太差,做壞事很容易被抓。      老爸搖頭嘆氣。      老媽忿忿地指向老爸和老哥,「都是你們兩個寵出來的!」      李承言笑出聲,好看的桃花眼又彎成了小月亮,我卻毫無心思欣賞,也罷,對著這場鬧劇,他能憋到現在才笑,也是不容易了。      晚餐過後,李承言和樓思宇進房討論推甄入學事宜,媽媽要我端一盤切好的水果給他們。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我還是識相地照辦,一手端著水果盤,一手輕輕敲了敲房門。      「請進。」      為什麼是李承言答腔?      我擰眉扭開門把,發現樓思宇竟不在房裡,「我哥呢?」      「去洗手間了。」李承言坐在床上翻閱商業雜誌,頭也不抬,「地板上有電腦線。」      「嗯?」將水果放上書桌,我一轉身,腳踝勾到細長的條狀物,整個人頓時向前傾倒。      李承言見狀,眼明手快地拋開雜誌,伸出長臂撈住我,其中一隻手掌不偏不倚地扶在……不該扶的位置……      意識回籠的下一秒,我放聲尖叫:「啊—」      我像碰到什麼髒東西似的迅速彈開,雙手抱在胸前,驚恐地瞪著他,「李承言,你、你、你變態!」      剛回到房間的樓思宇不明所以,「你們在幹麼?」      「哥哥,他、他——」      「承言怎麼了?」      聽到尖叫聲,老爸老媽關切的詢問從樓梯口傳來,「你們樓上是怎麼了?」      我朝哥哥猛力搖頭,使了無數眼色,他愣了幾秒,退到門旁,遲疑了一會兒回答:「應該是沒什麼事。」然後關上房門。      「哥!哥!」我慌慌張張地奔過去躲到他身後,「李承言是變態!」      「他怎麼個變態法?」樓思宇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說來聽聽。」      「他摸我胸部!」      話聲方落,有人立刻笑到前俯後仰,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哥。      「哈哈哈哈哈哈——」      面對我的指控,李承言從頭到尾臉上始終掛著意味不明的笑,好像在看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      樓思宇笑到差點都要流眼淚了,「誒,你真的有摸向晚的胸部嗎?」      「有啊。」李承言大方承認,「摸了。」      意料之外的答覆,令樓思宇一愣,「真的?」      「有個笨蛋被你地上的筆電電源線給絆倒了,我只是伸手扶了她一把。」李承言淡淡道。      「所以是不小心碰到的?」      李承言聳肩,似是懶得多做解釋。      樓思宇垮下臉,「向晚,承言是為了救妳,才不小心碰到的。妳怎麼可以反倒罵人?」      「救就救,他可以扶別的地方啊!」我不領情,抓緊衣服領口,「男女授受不親。」      樓思宇替好友說話,「我相信在那個當下,承言並沒有別的心思。」      「誰知道啊!」我指向那個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懶懶坐回床邊的傢伙道:「他摸我的胸部耶!」      「其實,說我摸妳胸部——」李承言抬起頭,悠悠開口:「那也要妳有。」      「你什麼意思!」我氣到幾乎眼前一黑,「你剛剛明明、明明——」      「我已經警告過妳地上有電線了,妳卻還被絆倒,是誰的問題?」      樓思宇低嘆,「人家好心救妳,妳還誣賴人家是變態?」      「那他可以不要救啊!」我賭氣,死鴨子嘴硬。      「好,下次我知道了。」李承言語氣漠然,要笑不笑地說:「對妳,我一定見死不救。」      「也不是這麼說啦。」樓思宇出面緩頰。      「一個人要在同一天摔倒兩次也是不容易。」李承言繼續冷言冷語。      我癟了癟嘴,突然有點想哭,「你就這麼討厭我?」      或許是因為今天一整天都很不順,蹺課被抓、被爸媽禁足,又差點跌倒,還被討厭的人摸到胸部……      樓思宇見我眼眶泛紅,急忙安慰我,「好了,沒事、沒事,承言他只是——」      原本以為李承言不會回答我那個問題,可是在與我對望半晌後,他卻出聲了:「我哪有討厭妳。」      這句話此刻不痛不癢地落進我的耳裡,卻在很久以後,變成心上一道每當我回想起來,就會感到疼痛的傷口。

作者資料

米琳

50%宅、30%愛玩,再加上20%腦洞,綜合而成的一個樂天派生物。 喜歡寫喜劇多於悲劇,相信許多現實中的不盡人意,在故事裡能找到各種可能性與美好結局。 只要認真地擁抱生活,總有一天,我們都會幸福的。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nanatellstory FB:米琳懶懶談 https://www.facebook.com/nanatellstory/ IG:nanatellstory

基本資料

作者:米琳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0-01-02 ISBN:9789869807142 城邦書號:3PL12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