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來自何方(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來自何方(上)

  • 作者:晨羽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8-06-2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妳的餘生,我的餘燼》新書延伸展
  •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排行榜TOP1暢銷作家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 ◆書封插畫擔當——超人氣繪師左萱 每一次相遇,都是一次奇蹟發生。 在那樣的奇蹟裡,我們成為了彼此的救贖。 如果悲傷能被抹去,眼淚能被挽回, 我願為你而來,一遍又一遍。 有些苦痛,會因為某個人的存在,不藥而癒。 錯遞的情書、哆啦A夢布偶、圖書館頂樓一次又一次的祕密約定, 唐念荷漸漸喜歡上已有女友的學長宋任愷, 讓自己的心來回擺盪在應該與不應該的界線。 出人意表的相識、陽春麵裡的滷蛋、一場永遠不可能贏過對方的賭注, 孫一緯漸漸抵擋不了楊於葳的刻意接近, 是楊於葳讓他聽見了寂寞以外的聲音。 唐念荷與孫一緯,看似無關的兩個人,心中各自有著一道深切的傷口, 他們隱隱被命運以一種極其匪夷所思的方式,巧妙地牽繫在一起……

內文試閱

  第一堂課開始前的空檔,游彩青喚我出教室。      她交給我一個蘋果綠色的信封,「那就拜託妳嘍。」      「妳確定要讓我拿給對方?」我滿懷不安,「我沒見過那個人,根本不曉得他長什麼樣。」      「那又怎樣?妳只要走進教室,隨便找個人問﹃宋任愷﹄是哪一位不就好了?妳親      口答應幫我的,不能反悔!」她表情微變,似乎不滿我事到臨頭還不乾不脆。      我只得妥協,「……真的只要把信交給他就行了?」      「對啦,妳從走廊盡頭的樓梯上去,三樓第一間就是他的班級,我在這裡等妳!」      她朝我背後指去。      望著她臉上充滿期待的笑容,我忽然懷疑,也許她一開始就是打著要我幫忙的主意,才會對剛轉學來的我如此親切熱絡。      初來乍到新環境,我不想與新同學打壞關係,於是當她苦苦哀求我幫她這個忙時,我狠不下心拒絕,只得勉強同意幫她送情書給一位素未謀面的學長。      揣著既忐忑又無奈的心情,我拿著那封信,走到樓梯間,深深嘆一口氣。      正要踏上階梯,一陣咆哮聲卻阻斷了我的腳步。      聲音是從樓梯旁的水泥牆後方傳來的。      樓梯間只有我一個人,安靜得能清楚聽見冷風吹動樹梢的細碎聲響,自然也可以清楚聽見只有一牆之隔的對話。      是一對男女在吵架。      女生的聲音很激動,每個字音都裹著濃厚的哭腔。      「是不是我不吭聲,你就以為我無所謂?」她控訴對方,「還是你以為我已經習慣了?麻痺了?不會有任何感覺了呢?」      「我沒有這麼想。」      男生的聲音飄忽疲軟,不帶半點情緒與重量,話像是在說出口的瞬間就被吹散,消失在風裡。      不知是不是被他的回答刺激到,女生抑制不住哭出聲。      「你知不知道我很累?」她邊哭邊說,話音破碎,「我真的好累,累得快要不能呼吸,不知道怎麼撐下去了!」      「我知道。」男生話聲一頓,「我真的知道。」      與其說男生是在回應女生,聽起來更像是在對自己說話。      兩人的交談陷入凝滯,一時無人再出聲。      我緊張地屏息,不敢移動腳步,怕被他們發現我躲在這裡偷聽,就這麼錯失了離開的時機。      過了一會兒,上課鐘響起,一道身影忽然從牆後竄出,哭泣的女孩朝走廊另一頭奔去,迅速消失在轉角處。      還沒來得及回神,我又被另一個冷不防從牆後走出來的人嚇得迸出驚呼,心臟更是差點跳出喉嚨。      那個男生就站在我面前,與我四目相對,他眼裡寫滿錯愕,似乎也被我嚇著了。      我的目光下意識地往下移動,卻瞥見令我更震驚的畫面。      宋任愷。      他白色的制服上端正地繡著這三個字。      我不敢相信居然有這種巧合,手足無措之下,拿著信的手竟就這麼伸了出去。      「這是給你的。對不起!」我交出信就落荒而逃,連對方的臉都不敢看。      驚慌失措地衝回教室,只見游彩青還在走廊上等我,她面色不豫地抱怨:「妳怎麼這麼慢?都上課了!」      「對不起,因為發生了一點狀況。」我用力吞嚥了一口口水,「我剛剛在樓梯口遇到那位學長了,但是他好像正在跟女朋友吵架,結果……」      「女朋友?」她起先滿臉疑惑,在聽完我的說明之後,忽然瞪大眼睛,抓住我的手,「等一下,我怎麼愈聽愈覺得奇怪?妳到底把信交給誰了?」      「就是宋任愷本人呀。」我不明所以。      「他長什麼樣?頭髮是不是比較短?有露出額頭?」她開始形容對方的髮型。      儘管只是匆匆一瞥,我對那位學長的長相,還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髮型和游彩青形容的一模一樣。      我點點頭。      她一臉死灰,發出近乎哀號的尖叫:「妳怎麼把信給那個人?我那封信才不是寫給他的!」      我驚愕地說:「可是妳明明說過要將信交給宋任愷,而且我親眼看到他的制服上繡著這個名字——」      「妳說的是二年級的宋任愷,但我說的是三年級的宋任愷!」她氣急敗壞,「我們學校有兩個宋任愷,他們剛好同名同姓,妳送錯人了啦!」      我完全傻了,跟著慌張起來,「那妳怎麼沒告訴我?我根本不知道學校有兩個宋任      愷。」      「誰叫妳不直接去教室送信。如果妳沒有中途跑去聽別人吵架,就不會鬧出這種烏龍了!」她臭著臉教訓我,「我不管,信是妳送的,妳得負責拿回來,跟對方解釋清楚,我才不要讓那個人誤以為我喜歡他呢!」      那一整天,我煩惱到完全無心上課,也沒勇氣去要回那封信。      就寢之前,我除了反覆思量要怎麼索回信件,也不由得回想起那個男生與女友的對話。      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那個女生哭得那麼傷心?      直到隔天朝會結束,我坐在教室裡也仍為此苦惱,無意間抬頭往教室門口望去,頓時全身一震。      二年級的宋任愷就站在教室門口。      他的目光在教室裡搜尋,像是在找人。      我朝託我送信的游彩青看去,她也注意到宋任愷了,卻只用眼神示意我自行去善後,然後繼續跟別人聊天,一副置身事外狀。      硬著頭皮走出去,宋任愷一見到我,便定定地看著我,看來他確實是來找我的。      大概是想找個方便談話的隱密地方,他領著我去到昨天的那處樓梯口。      「妳的信,我已經看過了。」他頓了下,「對不起。」      這聲道歉讓我無地自容,臉頰溫度驀地升高,腦袋一片混亂。      我承受不了這種被誤解的難堪,決定據實以告:「該、該道歉的是我,是我讓你誤會了,非常對不起……」      「誤會?」      我向他解釋了這樁烏龍的來龍去脈,他先是一怔,隨後笑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我就覺得奇怪。」他微微紅了臉,「其實我也有想過這封信會不會是送錯人了,沒想到果然是這樣。」      「真的很抱歉,我剛轉學到這所學校不久,很多事都還不熟悉,不曉得學校裡有兩個任愷。」      「哦,既然如此,那妳會弄錯也是正常的。」雖然他表情尷尬,卻明顯鬆了一口氣,「不過幸好是一場誤會,不然要拒絕對方,我會覺得很愧疚。」      我忍不住多看他幾眼,「是因為你已經有女朋友了?」      他微微一愣,「對。」      儘管心中的臆測得到確認,我卻為自己的莽撞感到懊惱。我幹麼要在這個時候提到他的女友?說不定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有和好呢!      我急急回到正題,「我想跟你拿回昨天那封信,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正好有帶過來。」他馬上將放在口袋的信交還給我,「妳要再把這封信送去給三年級的宋任愷嗎?」      這次送信的過程已經夠折騰了,我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      於是,我聲線緊繃地回道:「我想還是先把信還給我同學,看看她要怎麼做比較好。」      「說的也是。」他摸摸頸側,「那……就這樣嘍。不好意思,特地把妳叫來這裡。」      「我才不好意思,是我先送錯信的!」      他莞爾一笑,對我說聲再見,便轉身步上樓梯離開。      宋任愷親切的態度讓我有些感動,尤其是他誠懇靦腆的笑容,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真的是個非常好的人呢。      *      即便順利把信拿回來,也跟二年級的宋任愷把誤會解釋清楚了,游彩青似乎還是怪罪於我。      她不再託我送信,對待我的態度也不若以往熱情,更不再找我說話。      那天中午,卻有另一個女同學主動邀我共進午餐。      她名叫葉艾亭,是個隨和健談的女孩。      我們邊吃邊聊,她忽然指著正與其他同學有說有笑的游彩青,悄聲問我:「她是不是請妳幫忙送情書給宋任愷?」      我大吃一驚,「妳怎麼知道?」      「因為她也拜託過我。上學期我和她交情還不錯,直到有一天她要我幫她送信給宋任愷,我不答應,她就翻臉不認人,後來也沒再往來,超級現實呢。」      「為什麼她不自己去送信?」我百思不解。      「她不敢呀,她喜歡的那個宋任愷,是問題學生,身邊的人都很恐怖的。她曾經積極找機會接近對方,大概是她態度太囂張,被一群學姊修理得很慘。她怕再被學姊教訓,卻又不肯死心,所以才一直找別人替她送信,後來班上同學也察覺到她居心不良,沒人願意做替死鬼。」      原來如此。      葉艾亭嘆了口氣,又繼續說:「妳轉學過來的第一天,她馬上跑去找妳搭話,那時我就擔心,她會不會也是想利用妳去送信,沒想到真是如此。我想提醒妳,可是她老是黏著妳,我實在找不到機會……直到今天,我看到二年級的宋任愷過來班上找妳,然後游彩青對妳的態度明顯轉為冷淡,我太好奇了,才會想問問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我不小心把情書送錯給二年級的宋任愷了。」我苦笑。      這頓午餐迅速拉近我和葉艾亭的距離。      儘管不幸被人利用,卻也因此讓我交到真正志同道合的好友,算是因禍得福吧。      至於二年級的宋任愷,我們再無接觸,只是偶爾會在校園裡瞥見他的身影。      有一次,我和艾亭站在走廊聊天,注意到身著運動服的他,像是剛上完體育課,正朝教室大樓的方向走來。      注意到我望過去的視線,艾亭開口:「妳是不是很在意宋任愷?」      「為、為什麼這麼問?」我不小心結巴。      「因為每次他一出現,妳都會這樣盯著他看呀。」      這是我初次意識到自己這種匪夷所思的行徑。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目光總會不由自主地跟隨著他。而且只要見到他,我都會回想起那一天。      想起他將信慎重歸還給我的模樣,還有略帶困窘的赧紅笑臉,以及不忍傷害愛慕者心意的那份溫柔體貼……      「妳喜歡上宋任愷了嗎?」      我的心重重跳了一下,連忙否認,「怎麼會?當然沒有!」      「哈哈哈,妳臉紅了耶,喜歡他的話就承認嘛!」她樂不可支地推我。      「真的沒有,我只是……看到他就會想起之前送錯情書的事,覺得他待人很溫柔友善,就這樣而已!」      聞言,艾亭收起曖昧的笑容,不再調侃我,像是安下心似地說:「那就好,宋任愷已經有一個交往很久的女朋友了。要是妳喜歡上他,我怕妳會難過。」      我呆了呆,好奇反問:「很久是多久?」      「我也不確定,只知道他們從國小到高中都同校。他的女友是我們桌球校隊的成員,長得漂亮又很活躍,挺引人注目的,就算我不認識她,也聽說過她和宋任愷在交往。妳還沒見過宋任愷女友吧?下次如果在學校碰見,我再指給妳看。」      隔日,我和艾亭去到福利社買東西,她忽然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往冰櫃的方向看。      有三個女學生站在冰櫃前聊天,其中一位紮著短馬尾的女生,就是宋任愷的女朋友。      見到她廬山真面目的這一刻,我同時知曉了她的名字,余茉莉。      親眼見到余茉莉之後,我便未再萌生一丁點「踰矩」的念頭,即使她和宋任愷曾起了那樣嚴重的衝突,而且似乎不一定能挽回。      與其說是介懷余茉莉「宋任愷的女朋友」這個身分,不如說在我的潛意識裡,並不認為自己可以贏得過這個人,儘管我根本不確定自己對宋任愷抱著何種感情。      但是余茉莉的存在,確實讓我對宋任愷的想法就此戛然而止,自那天之後,我慢慢不再繼續關注他,也不再對他的事耿耿於懷。      我以為自己跟他的交集就到那一天為止了。

作者資料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剪刀石頭布》、《長夜》、《十二夢》、《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姊姊》、《來自天堂的雨》、《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藍空》、《深海》等暢銷愛情小說。 相關著作:《來自何方(上)》《來自何方(上)【明信片珍藏版】》《深海》《藍空》《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噓,木頭人【限量番外書衣版】》《剪刀石頭布》《長夜》《長夜(書衣+筆記本珍藏版)》《十二夢》《十二夢(雙面書衣珍藏版)》《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紙星星_限定通路珍藏版》《姊姊》《來自天堂的雨》《來自天堂的雨:番外—來自天堂的雪》《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150242531673796

基本資料

作者:晨羽 繪者:左萱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8-06-28 ISBN:9789869652223 城邦書號:3PL09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