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5:龍生龍鳳生鳳,後宮王的兒子開後宮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5:龍生龍鳳生鳳,後宮王的兒子開後宮

  • 作者:草草泥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4-27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矚目新秀作家草草泥x《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超人氣繪師喵四郎 POPO原創網最受好評的萌癒系輕奇幻之作 ◆榮登博客來、金石堂2016年度暢銷榜單! ◆出版後集集多次再刷,讀者連呼太感動太有愛,紛紛跪求不要End! ◆實體書獨家收錄催淚番外〈給十年後的你〉 「在這個世界上,你是我唯一的、也是最後的願望。」 「不要難過。因為你很無害,大家都想,被你召喚。」 「……」 明白自己真正的身世後,奈西決心接受勇者的身分, 並搬入烏德克所住的宅邸,兩人展開同居生活。 只是,身為勇者的日常依舊不那麼尋常—— 例如一不小心就會召喚出S級的暗黑四天王。 而身為勇者最信任的幻獸,諾爾接到了召集令, 必須前往魔王城參加說明會,了解勇者和魔族之間的愛恨情仇。 這種自家小孩第一次上學,所以要開家長說明會的微妙感是怎麼回事? 諾爾無奈赴約,卻再度遇到麻煩,只因為他和現任魔王外形相似。 「閣下真是太完美了,別當什麼勇者的夥伴了,來當魔王吧!」 「我是羊。」 同時,奈西收到父親烏利爾所留下的影像訊息, 哭笑不得地發現,當年為了召喚魔王而犧牲的自家老爸, 其實廣受女孩歡迎,根本是個妥妥的後宮王。 想到自己的幻獸一言不合就爭風吃醋,他突然覺得,難道這也是遺傳…… (奈西:我、我不知道什麼是後宮,只知道我的魔導書好多不請自來的幻獸T_T) 【繪師喵四郎大心推薦】 「我很溫馴,不要拋棄我。」 如果你和我一樣喜歡魔法世界、喜歡傲嬌屬性的大型動物(?)、喜歡主僕之間的萌萌羈絆,那麼《召喚師的馴獸日常》絕對可以讓你配上十碗飯!! 謝謝奈西和諾爾帶給我非常開心的繪圖時光。

內文試閱

  奈西與烏德克漫步於長廊上,縱使放眼望去許多地方都蒙了一層灰,整條走廊冷冷清清,窗戶也覆滿了灰塵,使陽光黯淡了幾分,兩人仍是感到十分舒適自在。      他們之間不再有任何祕密,不管未來可能有多艱苦,他們都決心一起攜手度過難關。這樣的氛圍讓奈西感到相當安心及放鬆。      「餐廳、廚房、澡堂都帶你見過了,會不會累?畢竟從那麼遠的地方搬過來……要先休息一下嗎?」烏德克的柔聲關懷讓奈西揚起微笑。      他搖了搖頭。「我沒問題的,畢竟有諾爾他們協助。」      烏德克笑了笑,寵溺地摸摸他的頭。      「那麼去看看你想睡哪個房間吧。這個家有很多空臥房,如今也只有我們兩人住,所以不要客氣,喜歡哪間都可以選。」      這番話讓奈西陷入了思考。這座古老的豪宅真的太過寬敞,幾十間臥房分別位在宅邸的各個角落,讓他一時不知如何選起。      不過若要說有什麼選房間的首要條件,倒是有一個。      「烏德克在哪個房間呢?」      「我?」烏德克愣了愣,一時無法理解奈西為何這麼問。      奈西有些緊張,他拉住烏德克的袖口,有如犯了錯乞求原諒的孩子,小心翼翼開口:「我可以選你附近的房間嗎……」      這個家太大,大到令他很怕好不容易找回家人,卻仍像是一個人住。      這副惹人憐愛的模樣差點讓烏德克說出「跟我共用一間也沒關係」這句話,但想到兩個人一起睡說不定會一起衰到無法好眠,因此還是將話吞回肚裡了。      烏德克放緩神色,握住那纖細的手。「當然可以,走吧,帶你去看。」      少年露出足以讓任何人融化的真誠笑顏,點了點頭。      另一方面,諾爾與伊娃在烏德克帶領奈西熟悉宅邸的過程中自行脫隊,以自己的步調探索起這座大宅。一羊一蝶對牆上的壁畫十分感興趣,幾乎每一幅畫所繪的都是深淵的景色,甚至還有傳說中的魔王城。      「是艾斯提!」伊娃興奮地指向其中一幅畫像,上面的艾斯提英姿煥發地駕著幽靈馬車,既帥氣又威風。      她坐在諾爾肩上,拉了拉他的白圍巾,聲音難掩期待:「羊羊諾爾以後也會出現在畫裡嗎?」      「可能。」如果真有這一天,那他一定會逼迫畫家把他畫得無害一點,省得後代子孫見他一副很強的樣子便想召喚他。      不過話說回來,如今勇者的人數過於稀少,能不能有後代都還難說。      這時,一陣咒罵聲從窗外傳來,引起了諾爾的注意。只見地精們正站在荒蕪的院子裡,不斷抱怨席爾尼斯家的主人都不好好維護庭院。      「這什麼爛地方!」一名地精氣呼呼地用鏟子戳了戳地面,無奈因長年缺水,土壤早就變得堅硬無比。      「沒救了,真的沒救了!」另一名地精用灑水壺澆水潤了潤土壤,卻仍不見起色,頓時氣急敗壞。      伊娃低呼一聲,突然飛出窗外,變成了人類大小。她落在地精們旁邊,伸手摸摸地面,作為對自然環境十分敏感的種族,她立刻提出解決之道:「想重新恢復生機,需要伊娃的同類呢。」      諾爾也跳到窗外,他望了下這座死寂的院子,心想這下奈西有得忙了。      「諾爾!終於找到你了。」一個欣喜的聲音在後方響起,諾爾回頭一看,是依舊身穿圍裙的艾斯提,這次他手上的工具換成了掃把。      「剛剛忘記給你這個。」艾斯提從懷中掏出一封蓋有印鑑的信,交給諾爾。      「這是?」諾爾一看到這煞有其事的東西就下意識排斥,他不知道裡面寫了些什麼,但肯定會是個麻煩。      「是魔王城的召集令。你身為魔王召喚師的幻獸這件事已經傳到魔王城那裡,他們要為你開個說明會。」      「……」      現在是怎樣,自家小孩上了勇者學校,所以要開家長說明會嗎?      見諾爾滿臉嫌棄,艾斯提拍了拍他的肩膀。「作為與魔王召喚師最為親暱的魔族,你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這個身分並不簡單,也有應盡的義務。因為你最接近勇者,所以必須了解我們魔族的故事,將這份意志傳承下去。」      諾爾疑惑地看著艾斯提,完全不明白這是在說什麼。      艾斯提笑了笑。「總之,去就對了。如果你不知道怎麼去,就由我送你吧。」      諾爾皺起眉頭,表情略顯戒備。「很遠嗎?」      艾斯提立刻明白他的心思,無語了一會兒後,無奈地開口:「不收費啦,都自家人了收什麼錢。」      「走。」諾爾秒回。      「……」      「你要去見魔王?」      在前往魔王城之前,諾爾將這件事告訴了他唯一的召喚師。果不其然,得知這個消息,奈西的神色緊張起來。「沒問題嗎?你知道魔王是怎樣的幻獸嗎?」      諾爾搖搖頭。      想到自家幻獸要去見這般大人物,奈西便忍不住擔憂。縱使如今魔族跟勇者一族相處和睦,但如果對象是魔王,他就無法肯定不會有風險了。      魔王正是對他們家族施加詛咒的幻獸。若不是懷有深刻恨意,怎麼會祭出這般惡毒的詛咒?      看出奈西的憂慮,諾爾摸摸他的頭,出聲安撫:「詛咒你們的魔王,已經死了。現在,是第三任。」      聞言,奈西的眉頭稍稍鬆開,整個人看起來放鬆許多,然而仍是略顯不安。      「其實我不太明白,為何我們家族跟魔族會如此友好?」他有些猶豫地說。「同樣共處千年,龍族對芬里爾家的態度依舊不冷不熱,大多數的龍族並不在乎被誰召喚,甚至還有痛恨芬里爾家的。而魔族卻是真心喜歡我們,即使沒有契文,你們也願意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可是我們明明對魔族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我們殺死你們的王,在所有魔族幻獸身上刻下契文。這麼一切真的能輕易被原諒嗎?」      這也是奈西對魔王的立場抱有懷疑的主因,身為一族之王,魔王理當最為感到痛苦。      諾爾深深看著奈西。      他不曉得該如何表達心中的情緒,但這名少年、這個家族的人,大概是唯一會從他們幻獸的角度去思考的召喚師了。      他很慶幸能遇上奈西。      「你不必想太多。後代的你,是無罪的。」諾爾露出淡淡的笑,這般溫柔的笑容,他向來只在自己珍惜的人面前流露。「時間會,沖淡悲傷。也會沖淡,仇恨。生在這個時代的我們,早已遺忘了當年的,傷痛。縱使我們依然,是你們的奴隸。但——」      他握住那雙無數次召喚他的手,就是因為這雙手,他才得以來到這個世界,與少年相遇。      「在這個召喚囚籠裡,只要有你。就是天堂。」      諾爾說完後,才發現自家召喚師已經因為這番直接的告白而滿臉通紅。      奈西本來只是想知道魔族在想什麼而已,萬萬沒料到會得到殺傷力這麼強大的回應。      但這份告白,也讓他心中的某種決意更加堅定。      這座天堂太過狹窄,容不了太多幻獸,他想多為他們做些什麼。      幻獸們拯救了他的人生,他也想有所回報。      「你能代替我去和魔王聊聊嗎?」終於想通的奈西淺淺一笑,柔聲說:「那位王者肯定也有自己的無奈和悲傷。我想知道自己能為他做什麼。」      諾爾點點頭。「我會替你,釐清一切疑惑。」      他相信奈西的問題能從魔王那裡得到解答。      之後,諾爾與艾斯提一同返回幻獸界,兩人從陰森荒涼的庭院回到了……同樣陰森荒涼的庭院。      「有時候都搞不清楚我到底在深淵還是人間界了,真擔心哪天會一不小心把烏德克一起載回幻獸界。」艾斯提嘆了口氣,坐上馬車前座,諾爾則自動自發打開車廂門,準備窩進裡面來個好眠。一睡醒就到魔王城,這是多麼愜意的事。      然而艾斯提一聲驚呼阻止了他的腳步:「怎麼回事?街上怎麼這麼少獸?」      最近忙於打掃宅邸,好一陣子沒回深淵的艾斯提立刻察覺不對勁。這裡是骷髏族的地盤,此刻街上跟勇者家所在的大街一樣,冷冷清清。      平常隨處可見骷髏與骷髏飛人,如今放眼望去卻寥寥可數。      「統統回家!魔王城發布了戒嚴令!所有街道淨空,全都給我待在家裡!」一隻巨大的多角幻獸氣勢逼人地走在路上,不斷以宏亮的聲音喝令,在這名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幻獸面前,市井小民也只能摸摸鼻子聽命行事。      「怎麼回事?」艾斯提的聲音不安起來,他駕著馬車擋住多角幻獸的去路。「深淵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會突然實施戒嚴?」      「這件事屬於高度機密,你們只要乖乖聽話就行了。」多角幻獸冷冷回應。「快滾,不想死的話就待在家!」      「我必須送魔王城的貴客一程。」艾斯提用眼神示意跑到車棚上看戲的諾爾,諾爾立刻亮出他的家長說明會通知書。      多角幻獸嘖了一聲。「快去快回,現在魔王城可是一級警戒區,像你們這種傳說級以下的幻獸去了會有危險。」      聞言,艾斯提轉向諾爾,嚴肅無比地問:「怎麼辦,諾爾,那裡變成S級副本了。」      「……去。」      「我們去去就回。」艾斯提有些開心地對多角幻獸說完,迅速地駕車離去。      由於多角幻獸的警告,諾爾也不好回馬車睡他的大頭覺了,他跟艾斯提一樣坐在前座。      「魔王是怎樣的幻獸?」諾爾一邊環顧四周陰森荒涼的街道,一邊問道。      「這個嘛……其實我並不清楚。因為我侍奉的王是獄羅陛下,而我的主人又無權與魔王接觸。」艾斯提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說法很奇怪,理所當然地表示。「我想奈西應該會比較清楚才對?你不妨去問他。」      「啥?」諾爾有些呆了,他就是想代奈西了解才問艾斯提的。      「擁有魔王契文的勇者,向來都與魔王關係密切。」      「……」諾爾開始思考事情是否哪裡出錯了。該不會歷代魔王召喚師與魔王之間有什麼心電感應之類,但奈西沒收到?      在諾爾懷疑魔王對他家奈西是否有什麼意見時,他的頭頂浮現一座召喚陣,他馬上面無表情看向艾斯提。      「別看我,我要不要開門過去都是由我自己決定的。」艾斯提說了一句令諾爾羨慕嫉妒恨的話,諾爾只得一臉不爽不甘願地站起來,跳進門裡。      自從他成為魔族後,召喚門總是出現個沒完,A級魔族向來是最熱門的召喚選項之一,每次過門往往都有不同的敵人等著他,還有各種突發狀況。      「是巴風特!」當諾爾落到地面時,一名人類驚喜地高呼,讓他徹底無言。此時他身處一間昏暗的密室,四周圍了一圈身穿深色召喚師袍的人,眾人跪了下來,因為他的出現興奮不已,還紛紛朝他膜拜。      「居然是巴風特!」      「太好了,召喚之神果然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讚美傳說中的山羊惡魔!」      諾爾的臉色更臭了,他開口澄清:「我是山羊。」      「我們知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山羊惡魔巴風特啊!」      「偉大的巴風特,請拯救我們吧!」      「……」諾爾的眼神死了。才來到這裡不滿一分鐘,他就想回去了。      這世上除了奈西以外,到底還有沒有人把他當山羊看待啊?      在遙遠的另一個世界,諾爾的召喚師奈西也還在習慣這個嶄新的身分。奈西趴在窗邊,望著夜空中的明月,陣陣冷風讓他忍不住身子顫了顫。      這時,一棵長滿枝葉的大樹擋在風吹來的方向,令寒意稍減。      奈西綻開笑容,他看著這棵長在他的房間窗外,與荒涼的院子相比顯得十分突兀的蘋果樹,柔聲開口:「新環境怎樣?還習慣嗎?」      「我想念舊家的後院。」小蘋果老實地回答。「這地方鳥不生蛋,連棵草都長不好。」      「會改善的,我會讓這裡成為適合你們居住的地方。」奈西摸摸那粗糙的樹幹安撫,說完後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去睡吧,明天還要上學不是?」      奈西點點頭,搖搖晃晃地爬回床上,望著少年的身影,小蘋果不禁感到欣慰。      當年那個孤單寂寞的孩子,如今不僅找回了自己的家人,還成為人人認可的天才召喚師,他一路守在奈西身旁,自然覺得相當驕傲。      不管是勇者還是魔王召喚師他都無所謂,因為他知道,奈西就是奈西。      小蘋果貼心地幫奈西關好窗,當回一棵普通的樹,繼續在外面站崗。      然而雖然乖乖躺到床上了,奈西卻怎樣也睡不好。      他選了一間比以前的臥房大上許多,但以這個家的普遍標準來看卻仍嫌小的房間,太大的房間會讓他沒有安全感。儘管如此,這裡仍與他的舊家差別太大,令他一時無法適應。      宅邸中充滿冷清的氣息,整個房子毫無生氣。縱使躺在比舊家要高級許多的床鋪上,蓋著比以前要柔軟保暖的被子,奈西依然覺得冷得難以入睡。      他開始懷念起過去的住處,雖然狹小卻生機蓬勃,只要坐在床上打開天窗便能擁抱茂盛的蘋果樹,轉頭一看,還能在枕邊看見那條綠色毛蟲。      現在伊娃不再和以前一樣黏著他,不過原因並不是由於厭倦了。      他還記得,已經長大的蝴蝶妖精握著他的手,露出真誠的微笑對他說:「人家想與奈西西和諾爾一起迎接同樣的未來,所以要努力成為有用的幻獸才行。伊娃想跟羊羊諾爾一樣強悍,也想像艾斯提一樣能幹,因此會多花一點時間待在幻獸界學習。伊娃在家鄉的身分能讓伊娃學到很多。為了不讓悲傷的事再度重演,這一次,伊娃一定會好好加油——」      在那個當下,奈西感動得幾乎要落淚。他所擁有的幻獸們為了站在他這個魔王召喚師身旁,都盡了許多努力,這也給了他走下去的力量。      只要他的幻獸們一直都在,無論未來如何艱難,他都會努力克服。      奈西知道伊娃正在幻獸界接受類似外交官的訓練,所以也不好為了睡不著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打擾她。      他思索了一下,緩緩離開床鋪,悄聲無息地打開房門。漆黑一片的長廊映入眼簾,一陣冷風吹過,讓他忍不住縮了縮身子。      他可以理解為何這裡被稱之為鬼屋,換作是以前的他,肯定也會被這種陰森的氛圍嚇得半死,如今住進這座宛如詛咒之家的宅邸,他卻不覺得害怕。      這個家讓魔族覺得很自在,曾經住在此處的人也都是擁有勇者精神的先祖。縱使其他人對這棟宅邸敬謝不敏,但奈西知道,席爾尼斯一族肯定很滿意這個居所。      他走到那扇與他相隔幾個房間的門前,有些緊張地敲了敲門。      房內寂靜無聲,正當奈西以為對方已經就寢的時候,裡面傳來沉穩的回應:「進來吧。」      奈西小心翼翼地探頭進去,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烏德克的房間。他原本猜想房間風格應該會跟烏德克的個性一樣低調,然而他錯了。      他呆呆看著烏德克的臥房,房內裝潢典雅,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芳香,但有個令人難以忽視的地方,那就是房間的坪數。      房間的面積是奈西臥房的好幾倍大,大到足以當成客廳的程度,寬敞的長方形空間裡有張大床,大床的正前方空曠到有些詭異,而烏德克就坐在床上。見到奈西呆滯的表情,烏德克咳了一聲,故作冷靜地解釋:「我的房間必須能夠塞下一輛馬車,以備不時之需。」      「……」      搞了半天,這麼大的臥房只是為了拿來停馬車。      難得有個舒適的房間,卻倒楣到無法安穩入睡,最後只能睡馬車,奈西都不禁為烏德克感到悲哀了。想到對方會有如此衰運都是因為自己,他又更加難過。      「發生什麼事了嗎?」不等他開口,烏德克便問。      奈西搖搖頭,依舊站在臥房門口,只探進半個身子,樣子像極了怕生的小動物。      「你、你在忙嗎?」他怯生生地問。      被奈西這副可愛的模樣逗笑,烏德克搖搖頭。這孩子跟不知好歹的魔族比起來簡直是天使,那些毫無規矩的幻獸從不在意會不會打擾到他,總是想進來就進來。      「我正準備睡,怎麼了嗎?不需要不好意思,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吧,我們之間不是那種陌生的關係。」      這番話讓奈西稍微放下心,鼓起勇氣詢問:「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什麼?」

作者資料

草草泥

雜食羊駝一隻,勿拍打可餵食。喜歡毛茸茸生物和鮮奶茶,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寫作,希望能一直寫到天荒地老,當然如果能有一杯鮮奶茶與毛茸茸生物相伴那就更完美了。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aearca5 FB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jumpingalpaca

基本資料

作者:草草泥 繪者:喵四郎(nyaror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7-04-27 ISBN:9789869412391 城邦書號:3PF02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