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神都聽見了嗎?(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神都聽見了嗎?(下)

  • 作者:宋亞樹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8-09-27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POPO原創網超人氣作家‧宋亞樹 ◆法醫女神與美男命理學家的懸疑浪漫冒險 ◆期待度TOP1、討論度TOP1、推薦度TOP1 ◆實體書獨家收錄新寫番外多篇 神應該都聽見了吧?聽見我的痛苦與孤單, 所以才會讓你來到我身邊…… 原來,他就是她的上上籤, 只專屬於她的上上籤。 「妳不是曾經說過,很怕自己陷進來嗎?」 「嗯。」 「陷進來,喜歡我,愛上我,再更徹底一點,更依賴我一點,直到我成為妳的全世界為止。」 為了確認養父的安危,袁日霏不幸遇難負傷, 被鳳簫所救後,她就這麼糊里糊塗地被帶回了鳳家大宅, 兩人間的距離突然迅速拉近,令袁日霏的心緒越發混亂。 她其實隱隱明白,鳳簫關心她、體貼她、照料她、保護她, 又老誣賴她暗戀他,都是為了什麼。 她不想陷進去,卻無法抵擋鳳簫一步步地接近。 但幾經波折,袁日霏得知一連串事件似乎皆是因她而起,再次印證了她的不祥。 她的人生就是一場下不完的雨,怎能再讓鳳簫受牽累? 她絕望得想放棄一切,雖然她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捨棄。 可是因為有鳳簫在,讓她內心的某個角落仍有一絲微小的希望, 也許只要她不放棄追尋真相、只要她足夠勇敢去面對痛苦, 那麼這一次,神就會聽見她的聲音……

內文試閱

  「嚇!」鳳簫元神歸位,盤坐羅漢床上的身體一震,眼睫突然睜開,驚動了戰戰兢兢望著他的袁日霏。桌上燭火恰好在此時熄滅,時間掐得分毫不差。      見鳳簫總算睜眸,袁日霏心有餘悸,雖然力持鎮定,可眼底仍難掩驚懼。望向桌上蠟燭熄滅後的餘煙,再望向鳳簫,她胸口劇烈起伏,鬆了好大一口氣。      「妳怎麼在這裡?鳳笙呢?」甫回神的鳳簫盯著袁日霏,驀然間有些怔忡,搞不清此時狀況。      他腦中有許多資訊尚待整理,包含那個濫葬墳崗的確切位置、對方奇門陣術的使用、鳳二的離奇出現,可首要得先弄清楚眼前的事。      怎會是袁日霏在這裡?她醒來了?何時醒的?自袁正輔家離開後,她便陷入無邊無際的沉睡,是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她身上究竟有什麼是對方想索取的?      「他早些時候離開了。」看見鳳簫神色如昔,正常發話,袁日霏全然不明白鳳簫內心對她的擔憂,眨了眨眼,終於感到心安。      「離開了?」鳳簫眸光在房內搜尋了會兒,尋不到鳳笙身影,停留在桌上蠟燭,再望回袁日霏臉上,很快推敲出緣由,低聲嘀咕:「居然找妳守燭?鳳笙那傢伙到底是多想我死啊?」      「什麼?」袁日霏一時沒聽清。      「沒什麼。」鳳簫搖頭,沒什麼好解釋的。      「對了,有養父的消息了嗎?你有請于進到養父家中看過嗎?有沒有找到什麼線索?」這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袁日霏殷殷切切地問。      「沒有,我第一時間就通知于進了,妳養父家中雖然不尋常,但是很遺憾,除了那些我們都見過的陣術與鳥屍之外,一無所獲。」鳳簫搖首。      「怎麼會這樣?」袁日霏喃喃,神情非常難受,悵然所失的模樣令鳳簫有些心揪。      「妳醒來很久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我有吩咐管家看著妳吃點東西,妳吃過了嗎?口味還習慣嗎?」他自然而然地想伸手觸碰袁日霏的臉頰。      袁日霏望向鳳簫伸過來的手,回想起稍早時她偷偷觸摸他眼睫的舉止,不禁感到一陣難為情與困窘,下意識往後一縮。      我吃過了,以後別讓人看著我吃……不是,沒有以後。」什麼以後?她在說什麼?這麼痛苦的事難道還有下次嗎?她才不想再到鳳家這根本是異世界的地方來,成天讓人盯著吃飯。袁日霏面色一沉,連忙改口。      鳳簫想觸碰袁日霏的手落空,瞇起藍紫色長眸,顯然對她的閃避十分不滿。      沒有以後是怎麼回事?過河拆橋啊?現在是要和他撇清關係就是了?      別開玩笑了,打從他在她右耳壓下鳳家指印後,她就休想跟他撇清關係了!      「我說,我知道美色當前,很難不受誘惑,但妳趁人不備上下其手,實在不太道德,還不承認妳暗戀我?」鳳簫存心不讓袁日霏好過,眼神落向袁日霏搭在他手臂上的那隻手,口吻極其幸災樂禍。      袁日霏目光隨著鳳簫望去,這才發現,方才她心中非常忐忑惶恐,為了查看鳳簫手臂上的傷勢而伸了手,卻忘了鬆開,此刻她的手仍牢牢捉握著他的,她頓時大驚失色,將鳳簫的手甩開。      「誰暗戀你?誰又上下其手了?」袁日霏氣結,真是佩服他顛倒是非、胡說八道的能力。「那是你剛剛受傷了,我才……咦?」      袁日霏定睛一望,鳳簫手上哪裡還有什麼傷口?方才的血跡與傷痕不知何時早已消失無蹤。      怎麼可能?袁日霏抓著他的手臂前看後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樣都看不出所以然。好好的血痕怎會就這樣消失不見?近來發生的每件事都如此詭異難解。      鳳簫當然明白袁日霏在訝異什麼,鳳二打在他手臂上的練訣能夠同時傷他元神及肉體,而袁日霏既然守在他身旁,勢必會瞧見他受傷。      但鳳家練咒畢竟是指導後輩的專屬咒訣,僅有短暫嚇阻與中斷術式的作用,很快便能恢復,不會留下長久的實質傷害。      他明白袁日霏的疑惑,但何必解釋?說了也是多令她擔憂,又或者連鳳家祖宗十八代都要一併向她交代,還是算了吧。      「還說沒有上下其手?看看妳現在在做什麼?我就知道,妳暗戀我,總是要把握機會。坦白承認啊!我這麼大方,讓妳摸幾下也很可以。」鳳簫全然不顧袁日霏的疑惑,自顧自地說得很樂。      「你可以我不可以!」很可以是什麼鬼?又暗戀他?      算了,她已經不想管鳳六的傷是怎麼回事了!只要碰上鳳六,就有永遠用不完的驚嘆號。袁日霏忿忿將鳳簫的手臂甩開。      驀然間,鳳簫注意到袁日霏手上與身上有細小的白色顆粒,眉心聚攏,伸手拈起。      「鹽?」鳳簫很快便看出指尖上的白末是什麼,挑眉睞向袁日霏。      「噢,這個……」袁日霏隨著鳳簫目光望去,如實敘述:「我看蠟燭好像快燒盡了,可喊你沒應,鳳笙也不在,情急之下只好拿鹽來用。鹽可以改變燃點,燃燒時也不是百分之百只燒蠟油,多少能爭取一點時間。」      「妳很擔心我回不來?」鳳簫唇角一挑,眼神一亮,顯然開心了。他總算明白鳳二說的那句「你的小姑娘為你掙的時間可不多」是什麼意思。      你的小姑娘?聽起來多令人心曠神怡啊!      「嗯。」袁日霏頷首。      對嘛,好好說「嗯」不就好了嗎?傲嬌個毛?鳳簫看起來更得意了。      明明擔心他擔心得要命,既拉著他的手查看傷勢,又利用鹽延長燭火的燃燒時間,什麼方法都用上了,是有多擔心他多掛念他多捨不得他呀?幹麼還要把他的手甩開,跟他劃清界線?      「為什麼?」鳳簫喜孜孜地問,非得從袁日霏嘴裡撬出句什麼更具體的、更明白的什麼來,好比喜歡他暗戀他感謝他不能沒有他之類的。      「什麼為什麼?」袁日霏被他問得莫名其妙。「你幫過我很多忙。」      這是什麼爛回答啊?不對!全錯!鳳簫真是恨鐵不成鋼。      「我也很擔心妳回不來,在妳養父家的時候。」      「噢。」      怎麼會只有「噢」?是他暗示得不夠明顯嗎?      「但妳一直在拖累我,並沒有幫我很多忙,我也怕妳回不來。」鳳簫再接再厲,繼續善心地、不著痕跡地、努力地提醒這個沒有回答出正確答案的孩子。      「所以呢?」袁日霏還是一頭霧水。      「所以?總歸是暗戀我吧?」      「煩不煩啊你!」怎麼老是有使用不完的驚嘆號呢?袁日霏十分懊惱。      「誰讓妳嘴硬?偷摸不承認,偷吃不擦嘴。」鳳簫聽起來比袁日霏更懊惱。      快承認喜歡他暗戀他感謝他不能沒有他啊!袁日霏不是據說是哪裡的高材生嗎?      怎會這麼蠢?      誰偷摸不承認,誰又偷吃不擦嘴了?這帽子也扣得太大又太狠了吧?      「噢。」句點永遠是王道,袁日霏這下連辯駁都放棄,她不想與鳳簫多做夾纏,直接出大招,打開了門扇就要走。      「等等,去哪兒呀妳?」句點王真的很可惡,居然還想跑?      鳳簫擋到袁日霏身前,不滿地瞪著她,簡直像討不到糖吃的小孩,正掀了掀唇,還想說些什麼,忽然有一道急匆匆的嚷嚷聲搭配著高跟鞋躂躂躂的聲響由遠而近傳來。      「鳳小寶——鳳小寶——」女人的叫喚聲和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聲音同樣清脆,一聲聲、不間斷的,無比催人。      這個不祥的聲音,絕對是那個不祥的傢伙!這時候跑來添亂做什麼?      鳳簫皺了皺眉,臉色一沉,回首往被袁日霏打開的門外探看。      這就是結界的壞處,雖然在結界外看不見結界內部,但結界內對外界的感知可是一點不少——看得到聽得到聞得到——為何結界就不能好好當個金鐘罩,隔絕外來噪音,阻擋髒東西呢?      「她、她……在叫你嗎?」耳邊聽見的稱呼太弔詭,居然連向來口吻鎮靜的袁日霏都結巴了,萬分驚悚地望向由遠方快步跑到這裡來的女子。      女子好巧不巧,恰恰停在打開的門扉前,讓袁日霏能夠近距離地打量她。      她身上穿著旗袍,體型穠纖合度,容貌標緻秀麗,雖然隱約能夠猜知她略有年紀,真實年齡卻無從推敲,就像是活生生從古畫裡走出的美人。      姑且不論眼前這位旗袍美人是什麼來頭,「鳳小寶」是個多麼不適宜多麼恐怖多麼不協調多麼見鬼的稱呼啊?      這個發音無論是「寶」、「保」、「飽」、「堡」,都無法與鳳六順利聯想在一起,難道是什麼惡趣味嗎?      再者,為何有人在自家宅內——假設她也是鳳家人,不,衣著如此奇異絕對是鳳家人無誤——會梳著髮髻,穿著旗袍與高跟鞋?現在是要拍穿越大戲了嗎?      異世界真是令人毛骨悚然,踏入鳳家之後沒魂飛魄散果然是她福德深厚吧?袁日霏一臉驚嚇,第一百零一遍心想。      鳳簫面色鐵青,沒有回答袁日霏的提問,瞪著旗袍女子的眼神越來越不善,而旗袍女子的神情也越來越不耐煩。      「鳳六、鳳簫、鳳小寶、鳳小乖、鳳寶貝、鳳貝貝——」女子開始亂嚷一通,因為看不見結界內的鳳簫,又遲遲聽不見回應,她高跟鞋一跺,惱羞成怒,揚聲高喊:「你帶回來的女人我連個影子都沒看見,人就不知道被你藏哪兒去了,我居然還要聽管家講才知道兒子帶女人回家!現在你竟然連自己都躲起來!好啊!你是睡了人家還是把人家肚子弄大了,無法交代才心虛嗎?還不快滾出來向你娘解釋!你再不滾出來,我就要把你六歲尿床、七歲還包尿布的事情統統抖出來,喊到方圓五百里以外都能聽見!」      揭穿自家小孩童年糗事是哪招啊?旗袍女子絕對就是鳳六的母親吧?好可怕……超級羞恥……這絕對是全世界所有母親共同的必殺技、大絕招吧?      袁日霏偷偷覷瞧鳳簫,鳳簫臉上明明白白寫著「想弒母」幾個大字,看來這對母子的戰爭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平時不知鬥得有多凶狠。      而且,睡了人家和把人家肚子弄大了這兩件事本質上有什麼不同?這罵人的態勢看起來很潑辣啊!      「你帶回來的女人」指的莫非就是她嗎?      袁日霏太陽穴一跳,只覺得鳳家人果然都是胡攪蠻纏的性子,亂來得要命,就連鳳簫平時那麼跩,恐怕都還要輸他母親幾分。      現在怎麼辦?她莫名成了鳳六「帶回來的女人」,而且還是個不知道「被睡了」,或是「肚子被弄大」的女人?      這、這這……      「我去向令堂解釋好了。」袁日霏向來果斷,立刻就要邁步跨出結界。      「不必。」鳳簫二話不說將她扯回來。「那是我媽,她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麻瓜,妳不要聽她胡說八道,她找不到我們,等等就走了。」      在鳳簫說這句話的同時,果然,看不見結界的麻瓜一個旋身,又要往別處喊去了。      畢竟鳳家很大,還有很多地方得喊,怎麼她就沒有配備揚聲器呢?      以後應該錄音下來無限循環回放的,要多大聲有多大聲,要放幾遍就放幾遍。鳳五走遠時,心中懊惱地想。      「你放心,我沒認為你對我有什麼特別的意圖,只是覺得澄清一下比較好。」見鳳簫的母親轉頭欲走,袁日霏更著急了,再度舉步向前。      「……為什麼?」什麼沒有特別的意圖?又想跟他撇清關係?快對他有特別的意圖呀!      假如什麼也沒有的話,他何必為了她那麼著急,何必那麼拚命想保護她,何必那麼擔心她那麼煩惱她,就連她有沒有吃飯都那麼惦記?      鳳簫惡狠狠地抓住袁日霏,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氣什麼,只覺得聽袁日霏這麼說,就是有一股莫名的不舒坦,極度的、很想消滅她的那種不舒坦,比想消滅母親更想消滅的那種不舒坦。      「什麼為什麼?難道有嗎?」袁日霏再度被問得莫名其妙,心口卻驀地一跳。      這人今天是怎麼回事?老問她一些怪問題,好像在期待她回應些什麼,究竟是想聽她說什麼?      而且,為什麼,不只是他,好像就連她也有些奇怪?      為什麼問他「難道有嗎?」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她會感到緊張,心口撲通直跳個不停?      要是他說「有」怎麼辦?      要是他說「沒有」,她是不是也會有點不知所措?      是她的錯覺嗎?今天和鳳簫待在一起似乎總覺心慌?      不由自主的,無法控制的……總想起被他摟抱在懷中的溫暖,想起他眼睫的細微震顫,想起他體膚的觸感。      他的呼息、他的味道,他直視著她的眸光,在在都清晰放大了起來,彷彿在她身上烙下了磨滅不去的痕跡與記憶。曾被他摸過的右耳又不禁熱燙了起來,到處都充滿他的存在……

作者資料

宋亞樹

曾經寫過五年的言情小說,筆名橙諾。 亞樹aki是日文秋天之意,秋日是豐收的季節,但願能夠字字如穗,殷勤收割。 相關著作:《神都聽見了嗎?(上)》 個人專頁: www.popo.tw/users/aki2015 FB粉絲團: www.facebook.com/aki2015

基本資料

作者:宋亞樹 繪者:紅茶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8-09-27 ISBN:9789869652292 城邦書號:3PL10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