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無盡之境01:長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無盡之境01:長生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5-2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集合囉,精選好書3本74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最值得期待的浪漫奇幻強作,絕美登場! 沒有讀過這個故事,別說你懂得吸血鬼的神祕,美好,與危險…… 一段令人目眩神迷的愛情,一場永無止境的追尋。 「奶奶,明天會是好天氣呢。」 「是呀……也許明天,我就能見到奧里林了。」 奶奶抱著這樣的期盼有多久了?一個禮拜?三個月?還是六十年? 「千蒔,妳相信世界上有吸血鬼嗎?」 儘管有一張和奶奶極為神似的臉,奶奶與我並不親近, 或者應該說,她和任何人都不親近。 我和奶奶只相處過一段極為短暫的時光, 在醫院病榻旁邊,在她穿上白紗禮服迎接死亡之前。 奶奶告訴了我一個光怪陸離又絢爛迷人的故事, 故事裡的主角是她自己,以及一個銀髮藍眼的男人,奧里林。 當年正值青春年華的奶奶,遇上了奧里林與尤里西斯等人, 他們自稱「長生」,也就是吸血鬼。 尤里西斯執著於奶奶的鮮血,看似冷淡無情的奧里林卻反覆救了她一次又一次, 奶奶愛上了奧里林,成為了他的弱點,最後因為一個承諾而被迫離他遠去…… 雖然為奶奶的故事動容,但我心中其實半信半疑, 直到我也遇見了那群神祕俊美的男人, 我才明白,奶奶和奧里林的愛情並沒有結束,而屬於我的故事也將要開始。

內文試閱

  「千蒔,今天要不要一起去唱歌?慶祝我和男友分手!」我的高中同班死黨兼大學同學梁又秦在電話那頭提議。      「是妳分手,又不是我分手。」正在計程車上的我拿出兩百元交給司機,下車往眼前的白色建築物裡走去。      「妳連男朋友都沒有,能分什麼手啊!不然這樣吧,下次妳交了男友又分手的話,就換我請妳呀。」      「妳想得美,烏鴉嘴!」自動門一開,醫院特有的消毒藥水味撲鼻而來,整個空間充斥著衰頹的氣息,我皺起眉頭,「何況今天輪到我看顧奶奶,也沒有時間。」      「妳奶奶?她怎麼了嗎?」      「昏迷住院中。」我輕描淡寫帶過,走到電梯前按了上樓鍵。      「怎麼沒有跟我說?」      「我和奶奶又不親,有什麼好說的。」電梯門正巧打開,我結束話題,「不跟妳說了,我要進電梯了,再約吧。」      「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再告訴我。」梁又秦叮囑了一句,切斷通話。      看著電梯燈號一路往上,我不禁莞爾。      能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說得難聽一些,奶奶的死活對我來說無關緊要。      站在病房門口,我的食指輕輕撫過寫有奶奶名字的門牌。以奶奶那個時代來說,她的名字算是相當新潮。      我打開病房的門,瞧見媽媽正坐在病床邊看電視。      「既然妳來了,我就回去啦,晚點妳爸會來跟妳換班。」媽媽拎起手提包,離開病房前連回頭看一眼床上的奶奶都沒有。      我稍微觀察了一下,奶奶依舊處於昏迷狀態,但與其說是昏迷,更像是睡著了一樣。她的心跳平穩,呼吸也很規律,只是一直沒有醒來。      我坐到剛才媽媽坐過的位置,電視畫面上是無聊的新聞,我用遙控器往後切換了幾個頻道,發現西洋電影台正在播放以吸血鬼為主題的系列電影。      我繼續轉台,全部掃過一輪後,還是回到了電影台。      因為只是想讓病房裡有點聲音,因此我任憑電視播著,逕自拿起手機玩遊戲,也沒有特別調低電視音量,反正奶奶聽不到。      就這樣,我將手機玩到幾乎沒電,電視台已經開始播映吸血鬼系列電影的第二集,目前時間大概是與爸爸交班前的一個小時左右。      我放下手機,一邊看電視一邊活動了下脖子,接著舒展身軀。      這時,我的眼角餘光瞥見病床上的奶奶,頓時覺得不太對勁,轉過頭,赫然發現奶奶睜著眼睛。      和她全身有如泡過水般發皺的皮膚比起來,她的眼瞳漆黑明亮,一點也不像是老年人,炯炯有神。奶奶專注地盯著我的臉,我還沒開口說些什麼,她又再次閉上眼。      「妳說奶奶剛剛醒了?」爸爸狐疑地重複我說的話,「妳告訴醫生了嗎?」      「我通知過了,但奶奶之後就沒再有動靜。」我聳聳肩,背起包包,「那我先回家了。」      「妳沒看錯吧?她有說什麼嗎?」      「怎麼可能看錯?我視力好得很。」我沒好氣地說。      然而接下來幾天,每個來照顧的親戚都未發現奶奶有甦醒的跡象。      過了一個禮拜,又輪到我看顧奶奶。      我一樣開著電視卻自顧自滑手機,這回還特地帶了充電器並接上電源,避免又將手機玩到電量耗盡。      由於上次看見的異狀,我時不時會瞧奶奶幾眼,但她和一個禮拜前看起來無異,我懷疑她說不定連動都沒有動過。      外頭天色暗下後,我撥了爸爸的手機,他早該來換班了。      「我公司臨時有會要開,妳再待一會兒吧。」爸爸說,語氣有點急。      「什麼?可是我今天晚上跟梁又秦有約啊。」      「跟她改一下時間吧,我這邊抽不開身,拜託了。」爸爸逕自掛斷電話,我氣惱地撥了媽媽的手機。      「我和妳大伯母在討論遺產分配的問題,妳就顧到明天,反正妳那麼閒,沒有差吧?」媽媽也和爸爸一樣,說完自己想說的就掛掉電話。      我將手機用力摔在旁邊的沙發,氣得瞪了床上的奶奶一眼。      反正她又不會動,待在醫院也不會不見,如果有什麼狀況,心電圖儀器會自動連結護理站發出警訊,那我何必傻傻守在病床旁?      於是我狠下心,拿起包包和手機走人。      隨著離醫院越來越遠,我內心的不安與罪惡感逐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即將和梁又秦見面的愉快心情。      進了捷運站,我站在月臺等候列車,突然注意到大約相隔一節車廂的不遠處,有位穿著西裝的高䠷男子,不斷有意無意地往我這看來。      我用長髮遮住自己一半的臉龐,再偷偷從髮絲的間隙打量那名男子,他五官深邃,依然注視著我。      我確定自己不認識那個人,但也沒感受到他的惡意。他驀地朝我走過來,正巧列車進站,風吹亂了我的頭髮,我反射性用手撥開,而男子已經站在我身邊。      我愣了下,他怎麼這麼快就走到我這裡了?      他開口,聲音被捷運進站的吵雜蓋過。      「什麼?」      他瞇起眼睛,有些偏灰的黑髮隨風揚起,再一次說道:「奧里林呢?」      「誰?」我一頭霧水。      「封允心,別跟我裝蒜,妳以為……」      「先生,你認錯人了。」我不悅地皺起眉頭,這副不友善的模樣還真糟蹋了他那張還算俊俏的臉。      他頓了頓,打量我好一會後,棕色的雙眼略略睜大,隨後露出紳士的微笑並微微欠身,「抱歉。」      列車的車廂門打開,我看了他一眼,踏進車廂裡。他並沒有跟著進來,雙手放在身後,面帶疑惑的笑。      當車門關起來的瞬間,我聽到他說:「太像了。」      在車廂內,我滑著手機,腦中卻迴盪著他所說的名字——封允心。      比起什麼奧里林,封允心這個名字讓我覺得異常熟悉。      我登入自己的臉書搜尋,好友名單中沒有這個人,於是我傳了LINE給曾和我同班好幾年的梁又秦。      「誰啊?話說回來,妳到哪了?我已經快到了喔。」      顯然梁又秦也不認識此人。      焦慮在我心中蔓延,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我一定最近才看過,到底是在哪裡?      不是聽見,是看見,白底黑字,我似乎還伸手去摸過………      刺鼻的藥水味比腦海中的畫面還要快一步喚醒了我的記憶。      封允心,是奶奶的名字。      「妳知道嗎?我的房東有夠噁的,燈泡壞了要他換,他卻說自己手受傷,叫我自己踩梯子上去換,然後他在下面幫我扶梯子。以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嗎?根本是想偷看我的內褲啊!」梁又秦灌下一大口生啤酒,接著挑起眉毛,「千蒔,妳有沒有在聽?」      「我有啊,是性騷擾吧,妳要不要報警?」我也喝了口酒,濃烈的酒精味直衝鼻端,仍壓不過內心那股不安。      「童千蒔,妳有點怪怪的。」染著一頭紅髮、穿著性感火辣的梁又秦再次點了一大杯生啤酒。      我聳聳肩,她狐疑地瞇起眼睛,「心不在焉的,怎麼了?」      瞞也瞞不過她,於是我老實招認,「我剛遇見一個男的。」      「帥嗎?」      「帥,但這不是重點。」我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會不會是妳跟妳奶奶年輕時長得很像?」梁又秦的猜測和我一樣,要求證很簡單,只要找找看奶奶年輕時期的照片即可。      問題是,那個男人看起來不過三十歲,甚至年紀更輕,他的口吻卻像是認識年輕時的奶奶一樣。      「妳奶奶不是在住院嗎?」      「對,我偷跑出來。」我順了順頭髮,梁又秦瞪大眼睛。      「妳是說,醫院那裡現在沒人顧?」      「有啊,醫生跟護理師都在。」我聳聳肩,笑了。      「妳快回去吧,就算不親,也是妳的奶奶。」梁又秦一口氣乾完啤酒,「妳不知道何時會是和她的最後一面。」      我想起幾年前梁又秦的外婆過世的事情。那天一切如常,白天我還跟她外婆通過電話,沒想到晚上就聽說她外婆走了。      人的死亡總是來得突然。      莫名的不安與焦慮再次襲捲而上,我咬著下唇,最後拿過外套站起身,對梁又秦說:「抱歉,我……」      她揮了揮手,制止我說下去。      我扯出一絲微笑,急忙衝到店外招了計程車,一路趕回醫院。      那個男人的眼神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他雖然沒有惡意,卻不甚友善,一直過著與世隔絕生活的奶奶,怎麼會認識那樣年輕的人?還有他說話的語氣,彷彿他跟奶奶是同輩。      回到醫院的時候,一如離開時那樣,醫護人員依舊忙進忙出。我心跳飛快,祈禱著不要有什麼變故,但仍然心神不寧。      寫有奶奶名字的門牌就在眼前,我下意識輕敲房門,接著自嘲地一笑。昏迷的奶奶獨自一人,我敲門給誰聽呀?      於是我打開門,隨即感受到清涼的晚風迎面而來,病床邊的白色窗簾隨著從窗戶吹進的風擺動,而奶奶坐在床上,望著窗外的月色。      「奶奶?」我不確定地低喊,她緩緩抬起頭看我,我心頭一驚,「醫生……我去找醫生!」      「先進來。」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語氣堅定而不容拒絕,卻又如此柔和。      我走進病房關上門,來到奶奶床邊。      「奶奶,我是千蒔,童宗明的女兒。」      「我知道。」奶奶的目光在我臉上停留許久,靜靜凝視。      我頓時語塞,雖然奶奶昏迷了一段時間,不過她現在看起來像沒事一樣,而且意外地清醒,我以為至少會有點痴呆的症狀。      「有人來看過我嗎?」奶奶忽地問,她的嗓音很輕柔、說話很慢,十分好聽。      「我們每天輪流來。」      奶奶搖頭,「不是你們。」      就好像我們的存在可有可無,奶奶並不在乎我們這些子孫有沒有在她身邊,如同其他親戚所說的,奶奶對我們和我們對她一樣,感覺無比陌生。      「沒有其他人來看過妳。」因此我冷漠地回應,「我去跟爸媽說妳醒了。」      奶奶沒有再說什麼,眼神有些黯淡。      她都已經八十幾歲了,還有會誰來看她呢?朋友們應該都離開或是也躺在病床上了吧?      忽然,我的腦中閃過那個高大的男人,於是我轉過身對奶奶說:「我在捷運站遇到一個男人,他衝著我叫妳的名字。」      奶奶並不顯得訝異,不知為何,她這樣淡漠的態度讓我有些煩躁,「然後他問我奧里林在哪裡。」      奶奶猛然瞪大眼睛,震驚地看著我,我被她激動的反應嚇到了。她想要說話,卻換不過氣,像是氣喘發作一般整個人往後仰。      「奶奶!」我大喊,立刻按下一旁的呼叫鈴。      奶奶在床上痛苦地睜大眼,不一會兒,護理師和醫生衝了進來,奶奶抓住我的手腕,雙眼流露出難以分辨的情緒,她開口,我湊過去想聽清楚,但護理師壓下她的手,要奶奶鎮定下來。      房中一片混亂,我被迫離開,剛才被奶奶緊握的觸感還殘留在手腕上。      她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力氣?      *      奶奶雖然醒了,但她的意識時而清楚、時而模糊,其他親戚輪番來探望過幾次,他們認為奶奶狀況不理想,還不能出院。      「也許是迴光反照。」有親戚這麼猜想。      他們趁奶奶清醒的時候問過,為什麼要穿著白紗禮服躺在床上,可是奶奶什麼也不說。      某天又輪到我看顧奶奶,媽媽前腳剛走,我屁股都還沒坐熱,奶奶便冷不防開口:「然後呢?」      我一時意會不過來,奶奶重複了一次:「妳說,那個人問妳奧里林在哪。」      「我不認識那個人,所以告訴他認錯人了。」原來奶奶問的是之前那件事。      「他說什麼?」      「他原本不太相信,不過後來向我道歉了,還說了句『太像了』。」      奶奶的嘴角揚起一絲笑意,「他是不是灰黑卷髮,棕色眼珠,身材像模特兒似的,看起來是個好人,但給人一種壓迫感?」      我點頭,「奶奶,妳認識他?」      「他叫薩爾,是個古怪的人,行事難以預料。想也知道,我怎麼可能還是十幾歲的小姑娘呢?都過了幾十年啦。」奶奶搖頭。      我覺得這番話有種說不上來的古怪,那個叫薩爾的男人頂多三十歲,奶奶十幾歲的時候,薩爾根本還沒出生呀。還是說,他是奶奶的朋友的孫子?      可是奶奶的下一句話馬上推翻我的猜測。      「沒想到過了六十幾年,他還是都沒變呀,奧里林老說他令人猜不透,還真是……」      看著苦笑的奶奶,我瞇起眼睛說:「奶奶,妳十幾歲的時候,那個人可還沒出生。」      沒想到奶奶笑得更開心了,病房內迴盪著她輕輕的笑聲。      「千蒔,妳相信世界上有吸血鬼嗎?」      完了。      我奶奶的精神狀況比痴呆更嚴重,她瘋了,還有點出現妄想的症狀。      「當然沒有。」      「有的,這世上存在著很多我們以為沒有的東西。啊……我年紀一大把了,就要死了,這個祕密我守了將近一輩子,我也遵守了承諾一輩子,但奧里林呢……」      說著說著,奶奶哭了起來。      我慌了手腳,趕緊來到她身邊輕拍她的背,一面協助讓她慢慢躺下。奶奶迷迷糊糊地睡著,這次的對話又結束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我沒有將奶奶的幻想告訴其他人,我當然不相信世界上有吸血鬼,然而奶奶的話又令我有點遲疑,因為我確實親眼看見了那個名叫薩爾的男人。      對於這件事,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好奇,於是我主動跟大伯換班,告訴他我願意連續兩天都去看顧奶奶。      「奶奶有沒有講過什麼奇怪的話?」我試探性地問大伯,關於奶奶前陣子哭了的事,我也沒跟親戚們說。      「她幾乎都沒說話啊,護理師說有聽見妳奶奶在和妳講話,那妳就多陪她聊聊吧。」      我「嗯」了聲算是答應大伯,掛斷電話後來到醫院。      奶奶睜著眼躺在病床上,看起來像在發呆,但是當我靠近後,她原本渙散失焦的目光卻飄移到我的臉上定住,久久沒有開口。      「奶奶。」我率先打招呼,把包包放在沙發。      「還有再遇到薩爾嗎?」      「沒有。」我吐了口氣,「奶奶,在妳那個年代,他應該不會叫什麼薩爾,而是叫台生或光復才對。」      「他們活了很久,去過許多國家,連從哪裡來的我都不知道,那是他們最古老的名字。」      奶奶說得煞有其事,我卻漫不經心切換著電視頻道。電影台又在播放之前看過的吸血鬼系列電影,奶奶瞄了一眼,嗤之以鼻,「都亂演,他們才不是這樣。」      看來奶奶真的病得不輕,把幻想當成現實。      我隨口敷衍了她幾句,一面拿出手機,隨即想到自己之所以連續兩天來醫院的目的。      即便是瘋言瘋語,也可能會有些什麼蛛絲馬跡,可以問出那個「薩爾」的真實身分。      「那他們是怎樣的呢?」      奶奶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少女般的狡黠笑意,瞇著眼睛問我:「妳想知道?」      我聳聳肩。      奶奶看向窗外,「奧里林說過會來接我的……」      「奶奶,上次妳也提到這個名字過,他又是誰呀?」      「我從來不知道他的真實身分,吸血鬼懼怕他、又鍥而不捨追殺他,一直到最後,他都沒告訴我他在吸血鬼族群裡是怎樣的角色。」      我皺起眉頭,「所以奧里林也是吸血鬼?」      奶奶點頭,我不禁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奶奶,妳說吧,我可以聽聽妳的故事。」我往椅背一靠,決定奉陪到底。      「這些事妳一輩子都不能告訴別人。妳的長相已經會為妳帶來麻煩了,而這一切更是死也不能說出口。」      我敷衍地答應,想也知道,我怎麼可能把奶奶的幻想告訴別人?我又沒有瘋。      奶奶放心地點頭,緩緩道來。      我以為奶奶說的,是她所想像出來的故事,是她又老又病以後過於孤寂所產生的幻覺。      卻沒想到,這將是我這輩子聽過最令人目眩神迷的愛情故事,而我的人生也從此被推往另一個脫離常軌的世界。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繪者:Fori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7-05-25 ISBN:9789869470612 城邦書號:3PF02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