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哈佛商學院教我的成功關鍵:世界頂尖商學院的學習經驗(增修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哈佛商學院教我的成功關鍵:世界頂尖商學院的學習經驗(增修版)

  • 作者:鍾子偉(Joey Chung)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7-09-05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3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哈佛開闊了我的視野,有夢想就勇敢去做! 剛從哈佛畢業時,他分享出世界頂尖商學院的教育觀念—— 成功不在於聰明才智或技巧技術,而在於態度。 之後歷經三麗鷗中國區總經理,到決定放下高薪高職, 一切歸零去創業,成為新媒體的CEO, 期間種種,再次印證了哈佛商學院教他的信念—— 傳承(pass it on)的價值。 大學還沒畢業,Joey已經確定自己未來要攻讀MBA,於是,他申請了幾所世界頂尖的商學院,出乎他自己意料的,哈佛商學院接受了他的申請,於是兩年的學習之旅開始。因為從來沒上過商學院相關課程,開學前就是五百頁的PPT課程和測驗,要是沒通過,就沒辦法上哈佛! 一年級上學期,他每天六點半起床,在天光未亮的校園中趕去參加學習小組,但更痛苦的是前一天晚上得拚命學習以前沒學過的學科、追上同學的程度,以便當天和小組討論時可以有所貢獻,並且在上課被教授抽點開場時,不會呆若木雞——要知道,教授在開學前就已經對每個學生的長相和背景瞭若指掌;到了期中考,已經有同學焦慮到得靠安眠藥入睡,Joey也是每天雙眼血絲去上課。 咬緊牙根,終於撐到了第二學期,課業壓力沉重的感覺有增無減,但是大家已經發覺,最令人焦慮的是尋找暑假實習的工作;因為2008年開始的金融海嘯,哈佛商學院的學生也不再每申請必中,而是得努力爭取僧多粥少的暑假實習工作。 MBA學習只有繁重的課業和報告嗎?不,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學校為他們在波士頓港口的郵輪上舉辦了宴會,還出海到大西洋,讓所有人可以放鬆;還有同班同學的班遊,大家在滑雪勝地喝到茫、玩到累癱;暑假實習居然可以在紐約的Polo Ralph Lauren旗艦店實習,還前往舊金山的三麗鷗去當營運長顧問,真是酷斃了! 二年級開始選修課程,課業變得輕鬆些,下課後和同學一起去學駕船,一起去學探戈,晚上參加派對時不用那麼擔心案例沒讀完,還可參加各種社團。但是真的輕鬆嗎? 其實不然。畢業的壓力如影隨形,上學期開學沒多久,週遭的同學都已經開始參加公司面試,在金融海嘯的影響下,他們感覺哈佛商學院的光環彷彿也褪色不少。 Joey在書中除了分享他在哈佛商學院兩年的學習經驗,詳述教授上課的精彩情況(甚至有國外經營者的線上會議),哈佛商學院學生的日常生活點滴,也分享他對東西方教育心態的看法:西方教育鼓勵學生勇於嘗試,而東方教育制度則不斷提醒學生知道自己的能力和限制所在,以致不敢踏出嘗試的第一步。 因此,Joey雖然成績並非頂尖,但他勇於嘗試,因此,他在大學時期的各種經歷,如成立台大模擬聯合國社、寫書出版等經驗,讓哈佛商學院願意接受毫無正式工作經驗的他。 但是Joey最深的體會,也是哈佛商學院經驗給他最重要的一點認知是:只要有餘裕,便該回饋給這社會。 畢業之後,Joey秉持著這個信念,所以即使在外商公司工作,他也覺得游刃有餘;到了創業階段,哈佛商學院讓Joey擁有的高抗壓性,讓他面對種種問題與艱辛痛苦,也都能冷靜面對與解決。 工作、創業這些年來,哈佛人彼此互助的精神在校友之間不斷傳承,即使不曾見過面或可能只有一次的見面機會,哈佛的校友們讓他深深覺得大家就是一家人,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感覺。 哈佛商學院教給他很重要的一點是,勇於歸零去追求自己的夢想,和永遠都要尊敬勇敢去追求夢想的人。 【名家推薦】 從書中的內容,到我這幾年跟Joey一起工作的過程和經驗,我幾乎可以確定他的內心核心價值幾乎是沒有變過。他依然講話很快,依然很精明,依然渴望改變社會,依然是那個在哈佛商學院競爭環境下培養出來的頂尖MBA。但同時,我也看到他變了。他變得傾聽更多、他變得知道要讓更多人能夠跟上、他變得更加理解家庭對他的意義。他真的理解到很多事情是他無法掌控,只能等;他知道每個人都不一樣,他只能接受。八年前他從哈佛商學院畢業時,他在書上所寫的收穫和反思,現在都一一用他或許沒有期待的樣貌呈現在他眼前。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共同創辦人暨產品及內容總監楊士範(Mario Yang) Joey的成績在求學過程中一點都不突出,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優缺點,該往哪方面發展。哈佛MBA不是錄取功課全A的學生,而是要有能力又有潛力的學生。經過兩年哈佛MBA的教育訓練之後,他的胸襟更寬廣,視野更開闊,思考更細密,分析能力更高超。願以「Joey能,我也能」與大家共勉之。 ——作者父母 中國醫藥學院教務長暨教授鍾景光&尹明明

目錄

推薦序:Joey,你一起工作最久的同事兼partner想跟你講的話 楊士範(Mario Yang) 推薦序 :給孩子充分的自由選擇後的驚喜回報 鍾景光&尹明明 增修版前言: 一封入學許可信能改寫你的人生嗎? 序言:啟程——收到哈佛商學院的入學許可之後 Chapter 1:第一次走過史班勒館 Chapter 2:第一學期 Chapter 3:現實世界來了 Chapter 4:暑假不只是暑假,為期十二週的公司實習 Chapter 5:一年後,變得簡單起來 Chapter 6:畢業在即 Chapter 7:身為哈佛商學院學生的意義 Chapter 8:畢業典禮,以及之後 Chapter 9:哈佛商學院、亞洲學生以及其他 增修版後記:從一場法國婚禮談起 附錄:申請企業管理碩士經驗談

序跋

﹝增修版 前言﹞ 一封入學許可信能改寫你的人生嗎?
       我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跟這本書再續前緣,畢竟我從哈佛商學院畢業、寫出這本書已經整整八年了。編輯打電話告訴我,出版社有意針對新一波學生、有意申請企管研究所的人和年輕專業人士重新發行這本書,我非常意外。我真心認為我生命中那個章節已經結束,走入歷史。      當年我寫這本書的時候,才二十五歲上下,剛在舊金山展開出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如今,走過許多都市、累積更多職場經驗之後,我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年過三十,不知怎地又繞回了台北。      時光匆匆,幾年的光陰轉眼飛逝。出版社告訴我,時間夠久了,是時候更新書本內容,跟新一代的年輕讀者分享經驗。      八年前這本書出版以後,我再也沒有拿起來細讀、回溯書中的一切。      書裡描述的是我二十三歲到二十六歲的人生,故事結束時我在舊金山買了一部車,幾天後就要開始我職業生涯的第一份工作。當我跟編輯並肩而坐,重新檢視部分內容,討論哪些章節需要修訂、刪除或增補,感覺彷彿回到過去,再次經歷那段生命。      那時的我或許曾經納悶:我的未來會是什麼模樣;接下來幾年內我會在哪些地方留下足跡。      八年後的今天,我可以回答自己二十六歲時的提問。      我會在舊金山停留一年,而後奉派到洛杉磯一年,擔任Internal Consultant。一年後我再度調職,這回是去上海掌管在中國的分公司。那時我就得賣掉車子和全部家具,揮別我的加州朋友,在上海另起爐灶。到那時我會發現,由於求學和工作的需要,短短四年內我已經住過七個城市,心情苦樂參半。      我會在上海停留兩年,三十歲那年辭掉工作,帶著幾年的經驗與歲月的洗禮,跟幾個新夥伴合作創立自己的媒體公司。      我想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打出一片江山。      於是,睽違台北六年後,我再度回到這裡。      在某個夏日早晨,跟兩名夥伴一起待在空蕩蕩的辦公室裡,安裝電腦、布置辦公室。我們投入了手頭的資金,重新回到起跑點,開啟公司的第一頁。      這八年來發生的一切,跟我剛踏出校門時想像的一樣嗎?      不。我經歷太多事,接觸太多人,有起有落,有歡笑有悲傷,都是當年的我無法想像或期待的。      但生命還是繼續往前走,不是嗎?      我知不知道我和夥伴們八年後會在哪裡?我剛創立的公司會不會成功?這些努力是不是值得?我們的未來會不會更加美好?      我不知道。      生命原本就是一場冒險,新公司也是,對吧?      可是,我在哈佛商學院那段日子,到如今還深深影響著我。      當時的課業壓力、教授的嚴格要求,乃至整體求學經驗,總是讓我精神緊繃。相較之下,日後我在職場面臨的各種考驗,顯得輕鬆許多。      如今我充分體會到,我在哈佛的那兩年,在我人生中留下了多麼深刻的印象:Gina的白色Volvo、我宿舍房間電子鎖的喀嚓聲、夜晚走過史班勒館。      每當夜深人靜,感到當前商業挑戰異常艱鉅、整個世界面臨崩解,那些畫面、那些成長過程總會浮現眼前。      巧合的是,過去三個月內我因為出席創投會議或新創公司交換活動的關係,有機會重遊紐約與舊金山,這兩個我離開超過六年城市。      我利用僅有的一天閒暇,探訪過去的辦公室、工作地點、公寓和周末購物的商場,也走過以前經常開車往返的公路。      我也跟幾個老朋友見了面,在舊金山開車時碰巧路過我買車的那家車行。我甚至跟Evan共進午餐,距離我們在Polo最後一次見面已經整整八年半了。我們在紐約地鐵道別的時候,我特別感謝他多年前給我實習機會,幫助年輕時的我踏出事業的第一步。我們互相擁抱,我承諾會把這種精神傳遞下去。      表面上看來,紐約和舊金山改變不大,In-N-Out漢堡店跟過去沒兩樣;我住過的公寓也維持舊觀;就連我離開舊金山前一星期樓下才開張的那家餐館也還在。      可是我不一樣了。      歲數多了些,經驗豐富了些,少了點青澀與天真。      這回我只是蜻蜓點水的遊客,一面拍照,一面懷想過去的人生。我幾乎覺得我從沒離開過,沒有辭職、沒有搬家、車子也沒賣,只是在找地方停車。      我們會在生命中某時某地做出重大決定,這些決定塑造了此時此刻的我們。如果你有機會重訪那些地點,那會是生命中難能可貴的寧靜時刻。      從七、八年前的那些時刻到現在,我有什麼改變?又學到了什麼?      我來回答自己多年前的這個問題:一封入學許可信真的能大幅改寫你的人生嗎?      答案是肯定的。      它為我打開通往整個世界的無限可能,卻絕非成功的保證書。      不管碰到什麼事,我們都會為生命拋給我們的各種經歷與挑戰感到驚訝,也從中學會謙卑。      生命的軌跡無從預測,正如我從沒想過我會回到台北,會重新整理這本書。      在我人生的這個階段,能夠回顧踏出哈佛商學院後的一切,省思引領我走到今天的每個決定,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機會。此時我們翻開書頁,回到2007年的哈佛商學院,我的心情其實跟當時相去不遠。      敞開胸懷去體驗每一次經歷。即使你不認識對方,也要本著仁厚的心去分享你的經驗。一路走來,你會遇見許多慷慨大方的重要人物,他們願意在你踏出第一步時拉你一把。      正是這些生命的遇合,讓這段旅程格外珍貴。      永遠記得,別留下遺憾。      那麼請跟我一起回到波士頓,好嗎?

內文試閱

首次造訪的震撼 (摘錄)
     我在二月最後一天啟程前往波士頓,並在為期兩天的「迎新週末」的三天前抵達。在申請哈佛商學院耗費了我一年的生命後,我終於得以親眼看看命運給了我什麼。      訪客首度到哈佛商學院校園時,經常是從劍橋這邊進入,因為幾乎所有的人都從哈佛廣場走進去,我第一次和我舅媽在「迎新週末」開始前兩天造訪時也不例外。我們走過一條橋,這是我第一次跨過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生平首度進入哈佛商學院校園。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第一次和哈佛商學院學生近距離接觸的情景。做完校      園巡禮後,舅媽和我終於推開了奧德里奇館的門走進去。當時是午餐時間,餐廳擠滿了人。我們環顧四週,決定從奧德里奇館的這頭走到另一頭,經過的學生休息區長廊實在是長得出奇,休息區有著非常古典的新英格蘭建築風:木頭地板、很多真正可以燃燒的火爐、漆黑的皮椅、沙發和木頭桌子,珍珠色天花板上懸掛著許多玻璃吊燈,最重要的,是有無數的哈佛商學院學生坐在那裡讀書或討論。      我飛快通過,一邊快速走動,一邊偷瞄他們,好像我是個冒牌貨,深恐被逮個正著。彼時彼刻,才剛滿二十四歲的我,真的覺得自己像個騙子。我看著他們的穿著、他們的坐姿,以及他們討論時的手勢,人人看起來都比我年長得多,並帶著一股只會從真實職場中成功多年而得來的自信和世故的氛圍。我感覺到壓力、焦慮和緊張,就像是個誤闖中學教室的小學生。假如置身那樣的情境,那麼每個孩子的惡夢,就是人人都會停下來,在一片死寂中盯著你看。      我終於快速來到另一頭,打開門走出去時,不禁大大鬆了口氣,不由自主的想著:我怎麼會落入這種情境?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很驕傲自己現在成了哈佛商學院的學生,但現在要怎麼辦?我會產生真正的歸屬感嗎?      那天早上還有另一件事令我大受震撼:我從來沒有在同一個房間裡見過這麼多漂亮的人,我說的是真心話。      幾乎我所見到的每個人都衣著得體、舉止合宜。等到正式成為這裡的學生後,我便會發現這是種特色,但這件事結結實實地給了我一記:因為一般人對於類似哈佛這種好學校的刻板印象,經常都是:典型的書呆子。      但這裡不是,這裡的每個人都會在智識上自我挑戰,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會在體能和外表上做同樣的要求。認真想想,還真有道理。      哈佛商學院接受的學生背景互異,源自於他們想吸收各個領域佼佼者的想法,所以你的同學會有來自義大利的摔角選手、印度的核子工程師,或來自加州的醫生……每一年,哈佛商學院會從世界各地接受900名學生,光是企管研究所就有900個學生,讓我們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商學院之一。邏輯很簡單,那意味著每年我們會有九百個人釋入世界,漸漸成為經理人或領袖。哈佛商學院校友間的連結只會變得愈來愈強,我們對於世界大事和財經五百大公司的影響力也就愈發無可否認、難以撼動。      在迎新週的第一堂上課時間,坐我隔壁的研一學生問我從哪裡來,在申請哈佛商學院之前是做什麼的,還收到了哪些學校的入學許可。在哈佛商學院一天後,我就明白這是每個人都會拿出來問他們不認識的人的標準問題,一個完美的破冰機會。每個人對此都有答案,而因為我們都拚命想要讓別人留下印象,拚命想要交朋友,所以這成為交談的完美開始。而且,沒錯,幾乎每個被哈佛商學院接受的人,都會自動認定你一定也得到了其他頂尖商學院的入學許可。他們不會問你是否有其他的入學許可;而是問你拿到多少間的許可。   
嘗試,就對了 (摘錄)
     在我成為哈佛商學院的學生之後,不只朋友、家人,經常也有宴會中的陌生人會問:「你怎麼知道哈佛商學院會接受你的申請? 你怎麼有勇氣申請?」      我個人一直覺得這問題要回答起來有一點奇怪。      邏輯其實很簡單,答案卻並非每個人所預期的。      直接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哈佛商學院會接受我的申請。事實上,我從來沒有預期我會被錄取。誰可以呢?如果你問大部分哈佛商學院的同學,在他們申請的時候誰會這麼想:嗯⋯⋯我非常有信心,所以我只申請哈佛商學院這一所,我百分之百知道我會進去? 幾乎沒有人會這樣的有信心。是的,也許會有一些超有自信的人,但是一般而言,沒有人能確定他們一定會被錄取。      所以我的重點是什麼?      很簡單,就是:為什麼我敢申請哈佛商學院? 而其他或許履歷表寫的比我好的人卻不敢?除非去試,否則你怎麼知道會如何?除非失敗,否則你怎麼能確定?      申請的時候,我的排序很簡單:先排除一些因為地理環境或條件不合,所以我知道我不會去的學校。然後,除非我會被第十九名的商學院拒絕,否則我絕對不會申請第二十名的學校。為什麼? 除非我已經被一到十九名的學校拒絕,否則為什麼我要選擇一個第二十名的學校;也就是說,要等到我先被每一個一到十九名的學校拒絕之後,我才會心甘情願地去申請第二十名的學校。      這可能就是東西方教育心態不同的地方。我承認,比起台灣教育,我確實      受美國教育影響較深;我在美國成長,總是被鼓勵去追求夢想,即使有時候是用一種天真無畏的方式去嘗試。      接下來這個問題,亞洲學生幾乎從來都不會問自己:究竟為什麼我會成為那個限制自己該申請哪所學校的人? 明明我可以申請到排名十五的學校,那我申請到排名第四十的學校又在高興個什麼勁? 我連試都沒試,就這麼怕失敗,既膽小、又沒信心?      「你怎麼知道你會被哈佛商學院接受?」      我們不知道,我之前也不知道。唯一的不同是,我試了。   
哈佛商學院的一天 (摘錄)
     我在哈佛商學院第一學期的課程如下:LEAD的實質內容是領導與管理,教授是剛從高盛投資銀行副主席位置退下來的知名哈佛商學院校友,縮寫為FRC的財務報表管理(基本上是會計)、市場行銷、財務,以及代表技術與營運管理的TOM。      哈佛商學院的學生分為必修(RC)和選修(EC),既然哈佛商學院第一年的課程全都是必修課,因此必修基本上就代表著哈佛商學院一年級生。同樣的邏輯,選修象徵「選修課程」,也是哈佛商學院二年級生,因為二年級的每個科目都是選修的,每班就不同的主題自行選出他們的班代表、康樂代表、學藝代表等等,就像世界各地的學校一樣。       哈佛商學院典型的一天是這樣的:我在太陽剛剛升起的六點半起床,沖澡、更衣、抱起我的書衝過校園,趕在七點半前到西大道一號公寓的大廳跟學習小組碰面,討論當天的案例。波士頓的早晨通常冷得要命,下雪的時候走起路來還會慢上兩倍。      討論當天的案例一小時之後,我們會一起走到奧德里奇館,分別進入不同的教室,有時也會停在二樓角落的小咖啡站裡快速喝杯咖啡或吃個早餐糕點,我們各就各位,跟左鄰右舍打招呼,然後拿出案例和筆記。      教授從不遲到,她或他通常已經來了,就在那邊看他的筆記,技師則在一旁幫他把電腦和網路連線做最後檢查。八點四十分整,教授會關上門,到這時就已經算遲到,進去會覺得很不好意思,不過那比較常發生在你是選修生之後。      每節課長八十分鐘。人人都一樣,到教授關上門之際,我們都已經手握自己的案例和學習小組的筆記。如果這堂是財務報表管理,或是財務課,那麼我們面前一定有滿滿準備好的Excel 試算表和預測。      幾乎所有哈佛商學院的課程都是從有名的「冷酷點名」(cold call)開始,教授會隨意點某個人來為課程拉開序幕,有時冷酷點名會長達十分鐘,教授來來回回拷問,把確實的資料列在白板上,以便我們可以開始討論,同時確認你真的讀了,也了解所有的細節。      在哈佛商學院,不會有令人不安的冗長停頓,不會有一邊翻筆記,一邊努力擠出個好答案,不會有「呃……我不知道,讓我想想。」完全沒有。      提問經常就只是簡單的一句:你會怎麼做?      整整十分鐘,整個教室都看著你發表你昨晚準備的答案,捍衛你的論點,並用數據和分析來支持。要是你回答:「我昨晚沒有讀這個案例。」那麼你的成績可就不堪設想了。      冷酷點名也可能在課上到一半時突然發生,不需要什麼特別理由,我就是在技術與營運管理課上第一次被冷酷點名,只因我打了個呵欠,我連嘴巴都掩住了,但教授還是連這個呵欠都沒有讓我打完,他突然叫我時,我呵欠只打到一半,於是全班同學看到的是我好像被叫醒似的。有時你被點名只因為那天是你的生日。要確認有做好準備,確認沒有錯失一堂課,光是這樣就足以成為好理由:沒有人會想要在全班面前丟臉。      尤有甚者,你的姓名牌就放在你前面,而你所有的背景資料都可以輕易從資料庫檢索得到。更慘的是,為了灌輸這裡真的是個地球村的概念,班上的學生來自幾個國家,教室後方就有幾面國旗。      哈佛商學院的教室絕對不是為害羞、心智軟弱、信心低落的人而設的,而是試著映射出壓力、急迫和期待,同時成功地達到這個目的,並且需要真實國際貿易世界中立即的反應。      從早上八點四十到十點是第一堂課,之後休息二十分鐘,大部分人都會利用這段時間到小餐館去搶杯咖啡或吃頓遲來的早餐。下堂課從十點二十開始,到十一點四十結束。週二和週四是我們的「兩個案例日」,所以課在十一點四十分就會結束,給你額外的時間去完成案例、準備面試或處理公司業務,其他日子則會一直上到下午兩點半,第三堂課是從下午一點十分開始。      我記得,真正開學前我還在想,哇,在哈佛一天只有兩堂、最多也只有三堂課?和大學生一天可能會有六到八堂課的辛苦日子比起來,這應該很簡單才對!      看起來是這樣,但我必須提醒你,這三堂課可是紮紮實實、辯論不休的兩百四十分鐘,要求你的注意力持續。在大學裡,在課堂上分心,或者覺得累,開始在後排玩手機都沒問題。      但在哈佛商學院,要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這兩百四十分鐘裡,持續地等待發言,永保警醒以防被冷酷點名,或者被同學攻擊你的論點,這些,全都讓人筋疲力盡。   
厲害的教授
     平心而論,教我們的教授也輕鬆不到哪裡去。      擔任哈佛商學院教授,必須準備得相當充分,否則學生會把你生剝活吞。      在班上或許有三分之一的學生過去是專業銀行員時,你要怎麼教金融學?      當班上有四分之一的學生是麥肯錫的顧問,而且如果你犯了錯,這些哈佛商學院的學生可是會毫不遲疑當場舉起手來,當著每個人的面糾正你時,你要怎麼教策略?      就像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哈佛商學院的學生,也不是每位教授都適合在哈佛商學院教書;你必須冷靜,對學生的挑戰能快速回應,很清楚自己的觀點在真實世界場景中的模樣。      到頭來,我們在這裡所討論的都和真實的商業世界有關,如果你是個只喜歡研究,不是個自信的演說家,而且並不樂於挑起辯論,也不熱中面對面的衝突,那麼我得再說一次,你不該到哈佛商學院來教書。      但大體而言,教授厲害極了。他們從來不遲到,總是在上課前十分鐘抵達教室,總是在大部分的學生到之前,就已經把筆記好好的擺在面前,把數字和圖形畫好在白板上,他們的資料準備得一絲不茍,但最驚人的還是他們花在學生身上的準備功夫……

作者資料

鍾子偉(Joey Chung)

2005 國立台灣大學外文系、輔系經濟系畢業。 在學期間擔任台大模擬聯合國社社長,為台大校內和台灣第一屆模擬聯合國會議創始人之一,並曾代表台灣和台大參加於巴西、德國和埃及舉辦,由哈佛大學主辦的模擬聯合國會議,並榮獲最佳會議代表。大三時,出版《前進台大:一個ABC從放牛班到保送台大之心路祕旅》。服兵役時,同時在《台北時報》擔任專欄作家。退伍之後,曾於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 2008 紐約Polo Ralph Lauren實習 2009 哈佛商學院畢業 2009~2011 三麗鷗美國事業開發部經理 2011~2013/04 三麗鷗中國區總經理 2014~2015 SOT Hedge Fund Board Member 2013~2017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聯合創始人暨執行長 . 著作:《哈佛商學院教我的成功關鍵》、《人生不是只有步驟一、二、三》、《放膽去闖:上海職活的故事》、《18歲起,你的格局不一樣》、《記得你22歲的眼神》。 . 「商業周刊」官網線上專欄〈哈佛之後的人生〉的人氣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鍾子偉(Joey Chung)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ViewPoint 出版日期:2017-09-05 ISBN:4717702900878 城邦書號:BU3033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