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思美人(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思美人(四)

  • 作者:梁振華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8-1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特別活動
◆首刷限量贈送:溫雅君子.屈原4K海報!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以屈原為主角的年度大戲《思美人》原著小說! ◆由《花千骨》馬可、《武媚娘傳奇》張馨予、《蔓蔓青蘿》喬振宇主演!《TFBOYS》易烊千璽螢幕初登場,飾演少年屈原!夢幻明星陣容,共同演繹屈原傳奇一生!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小說家莫言親題書名! ◆中國北師大教授梁振華出任電視劇總編劇+總製片! ◆原著構思撰寫歷時五年,傾無量心血創作,百萬巨著長篇! ◆首批小說為重現戰國風華之劇照書衣特別版! 即使傾心相愛,依舊有緣無分! 若必須與妻子碧霞執手共度一生,便只能與最愛的莫愁,執手相看淚眼。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可當政治與愛情角力,深愛的楚國與摯愛的女子被放在天秤兩端,屈原的忠孝與愛情,從來沒有兩全。 愛國詩人,文學才子,政治家,忠臣—— 蘭草少年,蘇世獨立,橫而不流。 縱有曠代之才,卻身負命運之咒;雖有治世之志,卻只能鋒芒盡掩…… 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 ——《九歌.少司命》 他曾與莫愁相約私奔,如今卻已是碧霞的夫君。為了家族安康,屈原背棄了與莫愁的約定,任她孤身在暗夜暴雨中痛哭失聲。失魂落魄回家的莫愁終於明白父親反對她與屈原的理由——她母親是前任大楚巫,尊貴靈驗,卻被屈原的岳父昭和所害! 大秦鐵騎攻入楚國,屈家父子帶兵出征。徵兵令下,莫愁決定扮作男裝,替父親上戰場,卻意外與屈原重逢。天地已變,如今,相見爭如不見!國事繁忙的屈原沒有一天忘記莫愁,那是他夢中的山鬼、悲歡與共的真愛,可面對替他照顧家庭、溫柔知禮的昭碧霞,他不是不感激…… 在祭奠將士亡魂的場合,楚王見到莫愁,驚為天人,下令將她封為樂師召入宮中,無盡寵愛。後宮女子人人自危,公子們已長大,眼看就要爭奪江山,這莫愁得了王上青眼,必成後患!如今屈原與莫愁成了理想一致的同僚,他們終究是……有緣無分。 在飄搖風雨中,屈原出使齊國,希望能獲得政治同盟。百家爭鳴,而楚國的未來,亦在此一舉……

導讀

編輯導讀
  提到屈原,大家想到的應該都是他的豐功偉業,他是聯合國認定的十大文化名人之一,他發揚了《楚辭》這種文體,他是戰國時代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他是著名詩人,憂國憂民,忠貞愛國,最後卻自沉汨羅江,變成大家認知的端午節的由來。   但這套書要告訴你,屈原不是一生下來就這麼厲害,他也曾經是小屁孩,他有不想承擔的責任,他會不聽父母的話,甚至想過要不顧一切、跟喜歡的姑娘私奔。但人生有很多不得已,屈原更是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與家庭一再妥協。   這個故事裡面的人,都非常的有「人性」。屈原的千古CP楚懷王(X) 跟居原相識相知,也曾獨排眾議力捧他的變法,為何卻從一代明君跌落為亡國昏君,面對國勢的衰微無能為力?屈原真心所愛的莫愁,跟他悲歡與共、心靈相通,但身為貴族的屈原與低賤的舞女莫愁,身分上的差別是否註定要成為不可跨越的鴻溝?   大家熟悉的孟子、莊子、張儀、蘇秦、羋八子、南后、鄭袖,這些同時代的人一起出現!百家爭鳴的大爭之世,亂世中最深刻的愛情、政治上的無奈、後宮妃嬪的心機鬥爭,國與國之間的遠交近攻,最還原現場的戰國時代,即將風華重現!

內文試閱

  早春寒意隱隱。曙色未明,昭碧霞從夢中醒來,再無睡意。怔怔躺了片刻,她起身披衣,逕直去了琴房。   是,終於將倉雲從生活裡棄去,她又可以彈琴了。   素手輕撫琴弦,琴音如流水,她雙目微闔。在黎明之前的清光裡,弦音錚錚,餘音嫋嫋。   一曲畢,昭碧霞恍然一驚,驚得她站起身,連連搖頭。她剛剛彈的,竟是《橘頌》。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個人無意間闖入她的生活,潤物無聲。   她一刻也不願再想起倉雲,也不願追究自己當初如何被他蒙了心,那情有幾分真假,如今俱不重要了。采薇當初有一句話喚醒了她——愛情如何有先來後到之理?她那時情執於倉雲,現在想來,多半是因為父親的強硬阻攔,那時的她,當真是個稚子。   而因為倉雲,她看不到世間的其他。她全部的心力都在想如何保全他,如何彌補他,如何用終生來償還他。酒肆賭坊的那一幕,像給了她狠狠一記耳光,終於將她摑得清醒。   而她總會不經意地想起那個在江邊一把將她拉回岸上的人,痛斥她玉落泥盤的人,他是如此的溫文爾雅、美如冠玉。   天色漸亮,昭碧霞的心猛然緊了一下,新日來臨,行禮之日又近,不知屈原……   正怔著,忽然采薇進來,拎著一隻竹篾箱。   「小姐!」采薇微微顫抖,低聲道,「我來收拾東西,我們走。」   「走?」昭碧霞一驚。   「大婚在即,再不走就來不及了。」采薇拉住她的手急急道。看昭碧霞神色猶疑,只好懇切道,「上次采薇忤逆小姐,實是放心不下你和倉雲走。但時至今日,如果小姐亦不願嫁屈原,那采薇願陪小姐出走。」   昭碧霞心中一戚,隨之嘆道:「采薇,我們去哪兒?」   采薇忽然愣住,喃喃道:「我竟沒想好,只是小姐若不走,不過幾日,便真要嫁給屈原了。」   昭碧霞淒淒一笑道:「不會,他此時恐怕早與莫愁姑娘私奔了。」   采薇撇嘴道:「我不信,小姐哪裡不如莫愁姑娘好?」   昭碧霞一怔,似笑非笑道:「你懂什麼,莫愁於他是萬裡挑一的人。只是大王賜婚,屈原若真逃走,恐怕也沒那麼容易,確是讓人擔心。」   采薇一哂道:「小姐如何為他擔心?卻不想過幾日,他若沒走,小姐必要嫁給他了嗎?」   嫁給他?   昭碧霞有些眩暈,半晌回神道:「我和他都是棋子罷了,我亦無力反抗,只隨著天意走一步看一步吧。」   且說屈原,自從那日他決意與莫愁私奔,心中更加沉重。   這一晚,他將權縣的竹簡又一一看過,細細批註,合上最後一卷,竟久久未能回神。他時時想起那些漁民因減少供嘗,漁歌都唱得更活潑歡暢;想起市集上那些熱情良善的百姓,不由分說將他拉至家中做客;想起一些人在他昏迷不醒的時候跪了一夜,見他醒來喜極而泣。   屈原嘴角微微抽動,四下看了看,尋到一壇桂花釀酒,又找出兩隻角杯,抱酒出去。   「先生,不妨休息片刻。」屈原對師甲輕輕一笑道。   「也好。」師甲一怔,放下手中的竹簡道,「大人今日好興致。」   屈原一笑道:「春夜風微涼,我忽然想飲酒。」   兩人便在月色中坐下,四下點起卮燈。屈原邊斟酒,邊緩緩道:「屈原來權縣已久,從未見過先生飲酒,今日縣署無事,我們痛飲一回可好?」   師甲卻苦笑道:「大人,這實在令我為難,我已有十餘載不曾飲酒。」   屈原笑道:「莫非家規甚嚴?」   師甲一窘,咳嗽道:「自然不是。」說罷微微一頓,補了一句,「生於亂世,實不敢醉!」   屈原不語,放下酒杯,正襟危坐道:「你我平日俱忙公務,竟無好好說話之閒,今日且暢所欲言。」   師甲點頭道:「甚好。屈大人不知,十餘年前我酒後失言,誤了大事,那之後便滴酒不沾。」隨即無奈笑道,「凡宜人者,也必害人。人最怕不過耽溺。不論耽溺於酒、耽溺於權術,還是耽溺於男女之情,盡一時歡暢,殘局常要終生來償。」   屈原像被戳了一下,心頭忽然一緊,便悶頭飲下一杯酒。又聽師甲喃喃道:「生於亂世,更不敢飲酒。老夫現在雖隻身負卑職,但見權縣農奴主攀附權貴、張揚跋扈,百姓怨聲載道、苦不堪言,心中亦不好受。直至屈大人任縣尹,權縣才有了一絲生機。如此,老夫更要如履薄冰,步步為鑑。酒,是再也不碰的。」   屈原苦苦笑道:「一直保持清醒明爽,甚難。」說罷又自飲一杯酒。   酒入愁腸七分醉,屈原恍惚道:「先生是難得的清醒之人,我將權縣託付於你可好?」   師甲一驚,看向屈原道:「權縣才有起色,大人這是何故?」   屈原垂頭於雙臂間,搖頭道:「我亦不忍,只是……情非得已。」   「大人可是有棘手之事?若不好親自處理,老夫可相助啊。」師甲焦急道。   屈原邊飲邊道:「幫不了,誰也幫不了……」說罷長嘆一聲,伏案不起。   莫愁自從從屈原那兒得了消息,亦是夜夜難眠。   明早便是他們約好私奔的時候。這一天午時,莫愁備了滿滿一案佳餚。乙兒極興奮,不停叫道:「這是什麼日子?家中要來客人嗎?」   莫愁淒淒一笑,並未答他,只對盧茂低聲道:「爹,吃飯吧。」   盧茂看也不看她,乙兒又纏上來道:「幾時客人才來?幾時才能吃飯?」莫愁輕輕撫摸他的頭道:「沒有什麼客人,不過想做些美味與你們。等爹同來吃吧。」   盧茂經不過乙兒糾纏,默然坐下,只匆匆吃了兩口,便放下竹箸,進內室去了。   乙兒到底是孩童,依然笑道:「阿姐手藝極好,我又要添飯了。」   莫愁接過那陶豆,並未起身,只看向乙兒柔聲道:「乙兒若長大了,可以照顧爹爹嗎?」   乙兒一愣,不禁調笑道:「阿姐這話有差,我不僅照顧爹,亦要照顧阿姐啊。」莫愁眼眶一紅,慌忙起身道:「我去添飯與你。」   盧茂在內室將這些話一一聽去。他看莫愁這幾日神思恍惚,又默默收了東西,心下早明白十分,今日見那一桌佳餚,知是告別之意,一時心如刀絞。他怕自己在食案上難以抑制,更怕傷了盧乙,只能忍痛回到內室。此時他緊緊咬著嘴脣,努力平穩氣息,然而越是壓抑,那悲痛就越狂烈地蔓延,忽然,一陣腥氣衝咽,盧茂劇烈地咳嗽,他慌忙用衣袖掩嘴。這時莫愁衝進來道:「爹怎麼了?」盧茂慢慢平靜下來,莫愁扯下他手臂一看,袖上盡是斑斑駁駁的血絲。   「爹!」莫愁驚叫道。   盧茂搖頭道:「不礙事,不過是年紀大了。」   莫愁的淚滾落下來,哽咽道:「爹,女兒……」   盧茂嘴角微微一動,只靜靜道:「莫愁,給你娘上炷香吧。」   「莫愁,你還記得你娘嗎?」盧茂在素芩的牌位前,輕聲問道。   莫愁垂淚搖頭,低聲道:「每次問,爹什麼都不說,時間久了,我連模糊的印象都沒了。」   「你娘不是普通的農家女子,她是……大楚巫。」盧茂頓了一頓,終於開口道。   楚重巫。後世記:「巫……以舞降神者也。」「其智,能上下比義;其聖,能光遠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聰,能聽徹之。如是,則明神降之。」   莫愁一怔:「大楚巫?」童年的事在她大病一場後幾乎忘盡,母親就是一個極美的影子。然而她似乎天賦異稟,極善歌舞,詩辭一讀便通,常令鄰人驚異,這麼看來,她繼承了母親不少。   盧茂頷首道:「你娘擅長占卜問天,後被威王選入宮中拜為大楚巫。王宮上下,祭天起卦,皆由你娘主理,威王還常向你娘求卜朝政之事……」   莫愁聽父親細細敘那過去之事,她那些殘留的支離破碎的記憶漸漸聚合,母親的身影被慢慢修補,直至清晰。忽然,莫愁抱頭伏案道:「爹,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說罷她用力搖頭道,「可是後來呢?後來娘為什麼突然被帶走?」   「後來,她被奸人所陷。她想盡辦法救了我們,自己卻……」   「是誰害了我娘?」莫愁切齒道。   盧茂心中一悶,黯然道:「我不知道。只是今日與你說起這些,是要告訴你另一件事。」   看盧茂肅然,莫愁不禁心中一緊,低聲問道:「何事?」   「你娘素擅預言,且無一不中,她去世前囑咐我的唯一一事,便是你萬萬不可與生於端午之人在一起。」   莫愁大驚道:「為何?」   盧茂沉聲痛道:「你若執意與這人在一起,兩人必將災難重重,萬劫不復。」   莫愁霍地起身,哀聲道:「不!爹,你騙我!你不允我與屈原在一起,就編出這個謊言來騙我,對不對?」她想,這怎麼可能?若僅僅是屈原生於端午,仕途不順,不能為他助力也罷,然而竟是我與他在一起,更為他添煞,這是為什麼?   「爹,我不信,我不信。」莫愁喃喃道,說罷,「撲通」一聲對素芩的靈位跪下,「娘,女兒這輩子欲望淺薄,只想與屈原在一起。爹擔心我們門第懸殊,始終不允,還以您的預言為由。娘,那不是真的,對不對?女兒此生大概只有這一個心愛之人,娘,您在天之靈,可否再護佑女兒一次……」   朦朦朧朧中,屈府已一片莊重喜氣。莫愁身著玄色純袡禮服,慢慢踱至屈府門口。她遠遠看到屈原穿著玄端禮服,緇裳,亦微笑看她。   兩人攜手,緩緩行進堂內,相視而笑。   忽然,屈原對面那女子變成昭碧霞。莫愁大驚,低頭看自己仍是賣藝女子的裝扮,且遠遠站在門外。   「屈原!」莫愁急得大叫,卻絲毫發不出聲。絲弦樂曲響起,那兩人對拜。   「那不是我……」莫愁不顧一切要衝過去,無奈雙腿如陷入泥潭,絲毫前進不得。   「屈原!屈原!我是莫愁,我在這裡!」莫愁嘶喊道。   絲竹聲越來越大,莫愁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了,忽然,那滿堂瑩紅的燭火一齊熄滅,她大睜著眼睛,瞬間墜入黑暗的無底之淵……   莫愁猛然坐起,見曙色未明,她驚魂未定,冷汗從額上簌簌流下。待回過神,莫愁又怔怔地坐了一會兒,起身推窗而望。夜色已漸漸褪去,遠山在薄霧中一片青黛。   莫愁轉頭,看著那只小小篾箱,心中輕輕一嘆,去了庖房備好早食。路過父親和乙兒的房間,莫愁偏頭悄悄望去。   他們是這麼多年與她相依為命的父親和弟弟,在屈原出現之前,他們是她生活的全部。乙兒翻身,莫愁忙輕輕走開,一摸臉頰,竟都是淚。   事實上她並未想好,要不要和他走。他們說過死也要在一起,她不畏死,但她深深畏懼母親那預言,若是她會給他帶來噩運,那……她不願再想下去。   一切等到了江邊再說吧。   莫愁掩面出門,不知躺在床上的盧茂一行老淚悄然滑落。   晨光從雲層間射下,江面微瀾,莫愁拎著小小篾箱,獨自站在渡口。   船夫撐著船過來,朝莫愁揮手道:「姑娘是否要渡江?」   莫愁一笑道:「我還要等個人。」   莫愁哪裡知道,屈原此刻百般焦急卻無法脫身。前夜酒醉之後,夜半醒來,他亦理好行裝,只待天色微明。   然而天光未亮,竟有一陣敲門聲響。   打開銅閂,只見朱耳一拱手道:「屈大人。」隨即一閃身,一個玄笠玄袍的人影逕直走進房間。   「您是?」屈原不解問道。   那人將玄笠一摘,轉身看向屈原。   「母親?」屈原大驚。   「原,還有我。」屈由大步進來。   「你……你們,夜半來權縣,所為何事?」屈原怔怔道。「你這是準備去哪兒?」柏惠指著那篾箱道。   「我……」屈原一時語塞,他如何也想不到,這夜母親和弟弟會來。「即刻跟我回郢都。」柏惠冷冷道。   屈原心中一震,一拂袖道:「母親,我不會與昭碧霞成婚。」   屈由輕嘆一聲,忍住耐性道:「原,這是大王賜婚,當真執拗不得。」   「我與莫愁真心相愛,為何要被大王生生拆散?娘,哥,能否成全我這一次?」屈原激動道。   「成全?用整個屈家的性命嗎?」柏惠一把拎起那篾箱,重重擲在地上。   屈原忽然怔住。惶惶這幾日,他雖知自己欲犯下的是欺君之罪,雖知君無戲言,亦知伴君如伴虎,但總抱有一絲僥倖,幻想楚王還能再放他一馬。然而母親一語誅心,點破真相,令他待在原地,不能言語。   「你難道不知,王命不可違?大王賜婚,你逃走,重至株連九族! 你為那兒女私情,竟置屈家上下這麼多人的性命於不顧嗎?我可以為你死,你父親兄弟也許亦可以,但你即使逃到異處,終能與那莫愁廝守在一起,從此就可以心安嗎?」   柏惠一臉淚水,又喃喃道:「你們要逃到哪裡去?真要隱姓埋名一輩子?要莫愁與你顛沛流離、擔驚受怕?你可都想好了?」   ……   天光漸亮,屈原怔怔地立在窗前,愴然涕下。他不覺想起前一晚的夢境。   一片繽紛無垠的原野,山花爛漫,他匹馬獨立,忽然見到少年的自己正站在自己面前。   「你要走了?」那靈俊的白衣少年問。他不語,只看向遠方那片山巒。   那少年忽然幽幽道:「你永遠都在尋找山鬼。」他淡然一笑。   「山鬼,你註定尋不到的。」那少年淡淡一笑。

作者資料

梁振華

梁振華,1977年出生於湖南邵陽。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文學博士、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當代文學與當代影視藝術研究。新銳學者、著名編劇。現任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副主任。代表作:《思美人》《冰與火的青春》《神犬小七》《怒江之戰》《我的博士老公》《密戰》《新青年》《偉大的歷程》《大三峽》。 相關著作 《思美人(二)》

基本資料

作者:梁振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08-18 ISBN:9789571075464 城邦書號:SPB7F00006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