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思美人(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思美人(三)

  • 作者:梁振華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8-1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特別活動
◆首刷限量贈送:美人含淚.莫愁女4K海報!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以屈原為主角的年度大戲《思美人》原著小說! ◆由《花千骨》馬可、《武媚娘傳奇》張馨予、《蔓蔓青蘿》喬振宇主演!《TFBOYS》易烊千璽螢幕初登場,飾演少年屈原!夢幻明星陣容,共同演繹屈原傳奇一生!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小說家莫言親題書名! ◆中國北師大教授梁振華出任電視劇總編劇+總製片! ◆原著構思撰寫歷時五年,傾無量心血創作,百萬巨著長篇! ◆首批小說為重現戰國風華之劇照書衣特別版! 理想與現實,總是血淚交織! 如何才能不負君王深恩、家族期待,又不負摯愛真情,與莫愁相守相依?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可當政治與愛情角力,深愛的楚國與摯愛的女子被放在天秤兩端,屈原的忠孝與愛情,從來沒有兩全。 愛國詩人,文學才子,政治家,忠臣—— 蘭草少年,蘇世獨立,橫而不流。 縱有曠代之才,卻身負命運之咒;雖有治世之志,卻只能鋒芒盡掩…… 何靈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與吾心同!  ——《九章.抽思》 屈原終於向莫愁求親!看到對方堅毅的眼神,莫愁想,管他門第差別、父母不允?她同樣認定了這個人啊……氣氛曖昧,清風正好,豈料殺手突來,攻得他們措手不及! 原來,屈原停止剝削奴隸的新法直接衝擊權貴,忍無可忍的景頗見大君寵信屈原,便決定直接解決「問題」!被打入山谷的兩人不知何時能逃出生天,一方面擔心時局變化,一方面卻也覺得歲月靜好——離開之日,就是這份寧靜結束之時…… 得救之後,屈原帶莫愁去見父母,表達相守決心,但農奴之女如何與貴族公子結縭?朝堂詭譎,昭和打算與屈家結親共抗景頗,屈原被告知,他必須迎娶昭府千金昭碧霞!風暴中的兩人各有所愛,本相約絕不向命運屈服!但碧霞情人的背叛以及大君的賜婚,打破了情勢的平衡。 情深至此,卻王命難違;在家族責任與愛情間搖擺的屈原,是否終究只能與莫愁有緣無分?

導讀

編輯導讀
  提到屈原,大家想到的應該都是他的豐功偉業,他是聯合國認定的十大文化名人之一,他發揚了《楚辭》這種文體,他是戰國時代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他是著名詩人,憂國憂民,忠貞愛國,最後卻自沉汨羅江,變成大家認知的端午節的由來。   但這套書要告訴你,屈原不是一生下來就這麼厲害,他也曾經是小屁孩,他有不想承擔的責任,他會不聽父母的話,甚至想過要不顧一切、跟喜歡的姑娘私奔。但人生有很多不得已,屈原更是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與家庭一再妥協。   這個故事裡面的人,都非常的有「人性」。屈原的千古CP楚懷王(X) 跟居原相識相知,也曾獨排眾議力捧他的變法,為何卻從一代明君跌落為亡國昏君,面對國勢的衰微無能為力?屈原真心所愛的莫愁,跟他悲歡與共、心靈相通,但身為貴族的屈原與低賤的舞女莫愁,身分上的差別是否註定要成為不可跨越的鴻溝?   大家熟悉的孟子、莊子、張儀、蘇秦、羋八子、南后、鄭袖,這些同時代的人一起出現!百家爭鳴的大爭之世,亂世中最深刻的愛情、政治上的無奈、後宮妃嬪的心機鬥爭,國與國之間的遠交近攻,最還原現場的戰國時代,即將風華重現!

內文試閱

  清早的陽光緩緩上升,漫過蘭臺宮錯落高聳的屋脊,微微彎曲的黑色陶瓦上亦有光彩。再過片刻,那光忽然有了重量,如豐沛的雨水般沿著暗紋雕飾的瓦槽傾瀉下來,一道道細細的金色沖進陰影,喚醒楚宮之內萬般勝景。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多少高臺毀於戰火,便又有多少高臺起于平川。人煙覆滅,唯有大地世代長存。   朱漆鳳鳥廊柱,錯落花苑流水,還有那尚未綻開的藍色睡蓮,一點點被晨光勾勒,在鳥雀歡鳴中,宮人們細碎緊湊的履聲踏踏響起。   蘭臺花苑,草木葳蕤,木樨、白芷、蕙茝遍植其間,其色蔥蔥,其味馥鬱。楚王跟著太后,看母親笑意融融,玩賞那新送的奇異花草。   「這些花草在宮中確不常見。」太后輕聲贊道。   「母后上回說看厭了宮中花草,兒臣便派人去民間搜羅,果然找到許多未見的奇異種類,想必母后喜歡,便令人從山中挖回。」楚王溫言道,攙扶著太后,「可遂母后心意?」   「王兒用心,哀家豈有不滿意之理?」太后微微一笑,停在一株薛荔前,撥開幾條碧綠枝葉,見到青翠的果實。   「這薜荔已結果了?」楚王笑道,「還記得王后曾將薜荔製成冰粉,甚是爽口。」   「尚未修枝,現在結出的果子必不好。」太后輕輕一笑,當下便向侍女道,「取銅龍刀來。」   楚王一怔,看太后將那薜荔果剪下棄去後,又信手修剪起枝枝葉葉,隨即道:「這回好,枝葉疏緊有致,不致偏袒失衡。」   楚王察覺話中有異,便垂首道:「母后博聞,亦懂園藝。」   太后一笑,溫言道:「聽說屈、昭兩家有意結為連理?」   楚王微微一怔道:「然。兒臣知悉此事,並深以為好,那兩人一個好詩,一個擅琴,當真天造地設,琴瑟和諧。母后亦知此事?」   太后頷首,沉吟道:「我兒有心成人之美,但一個合格的君王,亦要考慮朝堂各方權衡。楚本三戶,彼此制約,現在屈昭兩家聯姻,日後獨大,將置你君王于何處?」   楚王一頓,微微皺眉道:「此時昭和與景頗在爭令尹之位,兒臣亦知屈昭結合,不過是昭家想為令尹之位多一重籌碼。我不偏袒昭和,但對這景頗,因他為人隱晦謀略太過,兒臣一直喜歡不起來。」   「這朝中誰做令尹,並無本質區別,不論是良馬馴駑,抑或孤狼夜梟,只要能制衡各方力量,便能為大王所用。」太后不動聲色地說完,就繼續玩賞那花草。   正在此時,木易匆匆走來,行禮道:「大王,齊國送來的美女,已在宮外候了多時。」   當著母后,楚王不免有些尷尬,皺眉道:「齊國多事,來得如此快。」   太后一笑道:「哀家早聽說了。據說腰只盈盈一握,齊王真是投其所好。不過後宮亦有一陣沒入新人,嬴盈又未痊癒,大王先接了這女子也好。」   楚王略窘,此時又為令尹之事憂悶,便回道:「兒臣最近國事繁忙,這事還是日後再做安排吧。」又對木易道,「今日不見,且先安排她住進芙蓉宮。」   田姬與聽桐由木易帶到芙蓉宮門口,木易細細交代一些事項,見其他安排的奴婢還未到,便讓兩人先進去,自己再去察看。兩人踱進這宮中,田姬心中暗嘆楚國七百年歷史,一座隱沒在眾多宮闈之中的芙蓉宮亦精細華美到如此無以復加的地步。聽桐四處環顧,忍不住輕聲叫道:   「這雕梁畫棟,竟比齊宮華麗許多。」說罷又奔向那主座叫道,「小姐日後就坐這裡,我先試試。」   田姬冷冷看她一眼道:「那並不好坐,且也不是你能坐的。」原來這一路上聽桐已按捺不住,事事要參與打聽,並明裡暗裡提點她是蘇秦派來的,叫田姬使喚她不得,田姬早已心生不滿。   「丞相若在,看我坐坐應該也無妨吧。」聽桐笑道。   「自然是,不過當下我們已到楚宮,我是楚宮娘娘,你是侍女,依楚宮律,你且試試是否可行?」田姬不動聲色,靜色道。   聽桐心裡一緊,悻悻下來道:「娘娘說得是,奴婢日後不敢造次。」   田姬笑道:「我們都是齊人,來到異國,更應同心。」   後來的幾夜,聽桐躺在榻上,輾轉難眠,一是因為背井離鄉水土不服,二是因為她既受田姬訓斥,又無法背離田姬,並且田姬作為新人進宮,一向以好色名于天下的楚王竟未召見,真令她百思不得其解,亦不知日後事情如何發展,他們那大計又如何實施。   這些天難以安神的,自然不止聽桐一個。鄭袖知道自己已被楚王刻意冷落,此時又添新人,且那子秦之事亦像一把懸劍置於在她心頭之上。鄭袖每日都早早卸了鳳鳥花枝髮簪,換了常袍,然而倚在榻上,飲蜜汁聞安神香,她依然心煩意亂。   這夜見小喬回來,鄭袖立即迎上去問:「大王今夜去的哪裡?」   「江籬宮。」小喬微微驚惶。   「又是她!那嬴盈都快瘋了,大王如何又去!」鄭袖氣急,險些一揮手打翻蜜汁。   「夫人息怒。依奴婢看,大王不過是憐她而已。嬴盈如今時而瘋傻時而如常,我今天去探,見她雖年紀輕輕,竟已有幾縷白髮。大王愛色如命,嬴盈再這麼下去,不用多久,必會徹底失寵。」小喬輕聲道。   「白髮?當真?」鄭袖轉怒為喜。「奴婢親眼所見。」小喬靜色道。   鄭袖大笑道:「嬴盈,這便怪不得我,都是你不肯忠心於我的報應。」鄭袖披頭散髮,豔則至豔,此時卻有幾分猙獰。小喬怯怯看向鄭袖,又吞吞吐吐道:「不過,近日又來了新人,據說是齊國第一美女……」   「你說的可是田姬?她來楚宮,大君還一次未見,應該不足為慮。」   鄭袖篤篤道。不過轉念想起自己當初亦是鄭國第一美女,不用太多手段即能讓楚王盛寵多年,便稍稍有些收斂道:   「確實也不可太過輕心,我擇日先去會她一會。」   「她必不及夫人貌美。」小喬恭維道。   鄭袖輕蔑一笑,深深嘆道:「我今夜終可安睡一晚。」   江籬宮。帷帳低垂,燭火搖曳。   楚王俯身想親吻嬴盈,卻不料嬴盈背身翻去,冷冷道:「大王,恕臣妾今日乏了。」   楚王已記不得這是第幾次受此冷遇,他頓了一頓,終於怒道:「盈盈,我已用了最大的耐性!體恤你沒了孩子,我願為你補償,你若重承恩寵,再有子嗣亦不是難事,你卻連日冷臉,三番五次,視我君威何在?」   嬴盈聽楚王竟以你我相稱,以表心意,已微微心軟,卻忽然記起他對子秦不查不問之事,便又像抱了必死的決心,冷冷道:「再有子嗣?   大王可再給我一個子秦嗎?」   楚王終於難忍,憤然起身道:「事已至此,子秦夭亡,並不是你我情願,你若一再不依不饒,我又能對你如何?」   嬴盈背身飲泣,一動不動。楚王突然發現,她素日那烏黑雲鬢中竟有絲絲白髮,在桃紅的錦帛文織衾被上尤其觸目。她其實才過豆蔻幾年,何以至此?楚王愣住,心中竟生起一絲嫌惡,那是男人對女人衰老醜陋最直接的本能反應。   加之他此時確實耐性用盡,心中憐恤也所剩無幾,便想嬴盈亦該為自己的性情之烈付出代價,便冷冷道:「你既執意作踐自己,不穀便隨你。」   說罷再也不看一眼,拂袖而去。   權縣縣署。   屈由這些時日常來權縣,一則確有些瑣碎公務,二則實在放心不下他這兄弟。今日屈由要從權縣回郢都,屈原牽馬來送。這幾月風波不平,屈由每次離開權縣,竟都閃過不知何日再見的念頭。   終於屈由忍不住說道:「原,你不如和我一起回去。你在外面,誰也放心不下,離家這麼久,爹娘亦很想你。」   屈原苦笑道:「爹想我?我不在他眼前,不知為他省了多少煩惱吧。」   屈由笑一笑,嘆道:「爹當初如何反對你來權縣,你卻忘了?」   屈原微微一愣,他怎會忘記,父親對他一向嚴苛,而在郢都他鬧出天大的事,都還是父親替他收場,如今孤身在權縣,接二連三的棘手之事,家裡早有所聞,他單是想一想就知道父母何其心焦。   「父母恩,確是此生難報。然而自立成人,便是最好的報恩吧。」   屈原略略動容道。   忽然院外傳來一陣慌亂步履聲,只見師甲從門外衝進來道:「大人,不好,人命案。百姓又都來了。」   屈原兄弟疾走到縣署門外,見外面已黑壓壓的一片,百姓神色憤懣,三三兩兩叫道:   「此事甚慘!」   「屈大人要做主啊!」   屈原走近一看,勇伢子怔怔地跪在門口,他身邊躺著一具血跡斑斑的白布遮蓋的人形,腹部明顯隆起。   抬頭看到屈原,勇伢子才猛然哭出,渾身顫抖著磕頭道:「屈大人,求您為草民做主啊!」   「這是怎麼了?」   屈原上前扶他,勇伢子卻已哭得不能起身,只拚命磕頭慘聲痛呼道:   「屈大人,要為草民做主啊……」   「造孽啊!」其身邊百姓亦動容,「如此傷天害理,權縣真無寧日了。」屈由逕直走到那屍首前,一掀白布,現出一具身懷六甲鮮血遍布的女屍。   「一屍兩命!」屈由切齒道。屈原扳住勇伢子的肩,懇切道:「凶手是誰?我必為你做主。」   勇伢子痛不欲生,哽咽道:「招遠!」   原來,那劉歪嘴自與景連一眾吃酒後,心中有了底氣,決定不理權縣新政,繼續按以往的標準徵收供嘗。   而農奴前日好容易有了喘息之際,生活漸好,對新任縣尹有了些許信心,面對劉歪嘴的家丁來收供嘗,連成一片共心抵制。   如此幾番,供嘗收不齊數。劉歪嘴惱羞成怒,令招遠帶著一干打手過去,打算對再不交供嘗的漁民狠下毒手。然而威脅之後,以勇伢子為首的漁民依然不從。招遠一聲令下,一眾打手攜長棍衝入人群,勇伢子幾下便被打昏在地。農奴們亂成一團。此時勇伢子懷孕的老婆亦在,這性情剛烈的女子見丈夫被打,情急之下猛撲上來,一口咬住了招遠的胳膊。招遠手上吃痛,回頭見是女人,便飛起一腳將她踹出幾米開外。這女人當即捧腹慘叫,血流不止。招遠仍覺不解氣,又抄起棍棒對其頭胸猛擊數下,直至她倒地完全不動方才罷手。待勇伢子醒來踉蹌到跟前,卻見她身下鮮血遍地,人已氣息全無。   勇伢子斷斷續續地說完,眾人皆咬牙切齒,又有人說起此人這些年的不齒行徑,當真惡貫滿盈。屈由按下一口氣,捏拳問道:「這人現在何處?」   勇伢子正欲開口,屈原看到屈由殺氣騰騰的眼神,一把拉住他道:   「哥,且先冷靜。」當下便喚,「陽角、朱耳,立即將招遠押來!」   兩人領命而去,屈原幾人回到縣署等候。   不多時,陽角、朱耳氣喘吁吁地跑進來,忐忑道:「大人!」   「招遠何在?」屈原皺眉道。   朱耳斜睨陽角一眼,默不作聲。陽角只好硬著頭皮道:「大人,那招遠說殺死農奴不算犯法,不肯前來。」   原來,朱耳雖一心想押招遠過來,不想對方根本不予理會,劉府裡裡外外盡是打手,他亦不敢輕舉妄動,再者那陽角一直收著劉歪嘴的小恩小惠,盡在耳邊提醒他少去引火上身,朱耳無奈,只得和陽角空手而歸。   「這縣署審案,竟由他說了算?」屈原怒斥道。眼看陽角和朱耳面露難色,俱不出聲,屈由更是拍案而起道:「這是在哪裡吃了熊心豹膽!」   「屈將軍,您有所不知,權縣的惡霸已成災患,我們這些當差的,領餉錢養家糊口,真不敢與他們硬來。」陽角委屈道。   師甲看這兄弟倆已怒髮衝冠,亦眉頭緊鎖,他素知屈原秉性,對屈由也瞭解一二,不免更擔心,只能輕聲道:「大人,依楚律,農奴主有權處置自己的農奴。勇伢子及他老婆,都是劉歪嘴家的農奴,即使鬧出人命,只怕大人也奈何他們不得啊。」   屈原臉色陰沉,只聽師甲繼續道:   「大人來權縣不過半年,有所不知,這事在權縣極為常見,別說一屍兩命,便是將一家滅門,也並不鮮見。」   「農奴就真的命如草芥嗎?」屈原切齒道。   「律法如此規定,不是你我人力可更啊。」師甲嘆道。   「律法若如此,還要這律法何用?!」屈原厲色道。這一聲驚得一室人神色俱變,片刻後,屈由走過來定定地看向師甲:「先生之意,這人沒法動,也動不得?」   師甲無奈頷首,屈由輕哼一聲道:「律法動不得,衙役帶不來,只有我去!」說罷大叫一聲「勇伢子給我領路」,便推門而去。   幾人面面相覷,屈原只喊一聲:「只將他帶回縣署即可,哥哥切勿造次。」便不再動。此時他心中的怒氣已一觸即發,這幾個月以來,他亦去了許多柔腸,辨清黑白曲直。律法無效,惡霸橫行,就由屈由去讓他們好好領領教訓,好曉得在無稽的祖宗護佑之外,還有浩然正義可行。   師甲看著那殺氣騰騰的背影,心中萬分憂慮,喃喃道:   「這瘟疫才剛剛平定,可別再生是非……」

作者資料

梁振華

梁振華,1977年出生於湖南邵陽。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文學博士、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當代文學與當代影視藝術研究。新銳學者、著名編劇。現任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副主任。代表作:《思美人》《冰與火的青春》《神犬小七》《怒江之戰》《我的博士老公》《密戰》《新青年》《偉大的歷程》《大三峽》。 相關著作 《思美人(二)》

基本資料

作者:梁振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08-18 ISBN:9789571075457 城邦書號:SPB7F00005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