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思美人(一)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思美人(一)

  • 作者:梁振華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7-21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特別活動
◆首刷限量贈品:英姿勃發.楚懷王4K海報!
◆首批小說為重現戰國風華之劇照書衣特別版!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以屈原為主角的年度大戲《思美人》原著小說! ◆由《花千骨》馬可、《武媚娘傳奇》張馨予、《蔓蔓青蘿》喬振宇主演!《TFBOYS》易烊千璽螢幕初登場,飾演少年屈原!夢幻明星陣容,共同演繹屈原傳奇一生!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小說家莫言親題書名! ◆中國北師大教授梁振華出任電視劇總編劇+總製片! ◆原著構思撰寫歷時五年,傾無量心血創作,百萬巨著長篇!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可當政治與愛情角力,深愛的楚國與摯愛的女子被放在天秤兩端,屈原的忠孝與愛情,從來沒有兩全。 愛國詩人,文學才子,政治家,忠臣—— 蘭草少年,蘇世獨立,橫而不流。 縱有曠代之才,卻身負命運之咒。 雖有治世之志,卻只能鋒芒盡掩……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蘿。 ——《楚辭‧山鬼》 屈原自小就作著同一個夢,夢中「山鬼」女郎的姿態容顏,讓他念念不忘。生逢亂世,富貴功名皆不長久,能在夢裡多次相見,已是難得緣分,但如果能真的見到她—— 這天,在集市的百戲會上,屈原看到一個覆面的布衣女子,邊唱他寫的《橘頌》邊靈動舞蹈,女子飄逸的長髮飛揚,彷彿滑過他心上。在對方拆下面具的瞬間,屈原呆住了,那張清麗脫俗的容顏,正是他夢中的山鬼,但舞者莫愁卻對這個不懂人間疾苦的貴族公子沒什麼好感…… 楚王在祭典上遇刺,屈家兄弟出手護駕,屈原因此在君王面前露臉。然而興匆匆地出宮想與才子暢談的大君,卻發現屈原根本是窩藏刺客越人無明的共犯,一怒之下把他關入大牢! 大爭之世,群雄割據,此時的屈原意氣風發,年少輕狂,正準備走上歷史的舞臺……

內文試閱

  「我,是屈原。你,是誰?」   崖邊,一襲白色深衣的袍角軟軟垂在朝露盈盈的花瓣間,依稀可見袍上穿插蟠疊的雙人對舞鳥獸紋經,細長清晰,在日光下栩栩如生。袍子的主人是一名豐神朗朗、面目清俊的少年,寬大的深衣將他的雙腳沒在了花草之下,山風掠過,袍裾翻疊,更顯得他長身鶴立。然而,此時的他整個人只如木胎泥塑一般,直愣愣地站在那裡,眼望著清明笛音傳來的方向,口中欲啟還閉,似是失了魂魄。陣陣冷冽的山風裹挾著谷底激濺上來的冰涼潭水吹打在他身上,他卻是不覺、不動,亦似不知,彷彿自開天闢地以來,他便已佇立在這裡。   良久,少年終於輕吁一聲,似是堪堪回了魂,眸中的驚異與渴望再也掩飾不住。笛音的源處此刻隱在了深谷下激蕩出的氤氳水霧之中,一時間教人看不真切。只聽得那音調清麗幽婉,恍若孑然嗚咽,又似娓娓道來,其中更纏繞著一絲揮之不去的淒涼,令人憐意頓生。   他望著那片霧,已是挪不開眼睛,目光落處,水霧竟彷彿有了靈犀,藉著風意,漸漸向兩邊散去。少年的呼吸不覺急促起來,那殷殷如星光般的目光,就這樣不顧一切地投了進去。一縷清寒的綠色,他立刻辨認出薜荔、女蘿那消瘦的葉片和流水狀盤繞的曲線,目光便惴惴向著更深處探去。拂過葉緣處凝結又欲滴落的水珠,穿過雲意春深的霧氣,終見一抹側影自深處浮現,斜坐於崖邊,低低垂首,瀑布般的長髮如墨如雲地自她身邊捲落垂下,發梢溫婉的青絲被風吹得翩然翻起,自透出一股令人心悸的美。   少年呆立當場,如遭雷擊,只有眼底的光芒依舊亮如星辰。他雙手微顫,緩緩抬起,片刻又頹然落下,好似一身勃發的英氣此刻全都膽怯了,恐怕驚擾了畫中人,終究要隨那霧靄散去。   「我,是屈原。你……是誰?」少年又一次喃喃問出了這句已在他胸中百轉千迴的話語。   日光耀眼,清風徐來,江水如絲如綢地徐徐蕩漾。蘭舟劃過凌波,倒影映在水中粼粼而動。   船中有濃郁的酒香在空氣中漸漸彌散開,船身隨水波輕晃,懸掛於艙內篷壁上的一軸畫卷也相應地微微搖擺。畫中一名女子斜倚在山石之上,身披薜荔、女蘿為衣裳,下襬石蘭、杜衡作羅裙,長裙曳地,腰若扶柳。   她的身下伏著一隻通體暗紅幾乎呈墨色的紋豹,在這凶悍野性之氣的襯映之下,更顯得女子膚若凝脂,口若含丹,只教觀者癡癡凝神,如墜夢中。畫者落筆看似寫意灑脫,卻暗含了堅韌筆勁。卷軸左上首落著他的款印:屈原。正上首三個勁草之筆:山鬼圖。   畫卷之下,篷艙的正中擺著一張矮矮的烏木漆桌。桌上零落散置一些銀盞和銅莢,幾個描金雙鳥雙獸紋漆盤中的瓜果小食已經見底。顯然,筵席已至闌珊。   沿著桌邊,閒閒是五、六個青年,皆是身著續衽鉤邊的深衣袍服,一瞧便是楚國貴族中最為盛行的款式。只有席首的位置空空,主人已不知跑到哪裡去了。客人們各自愜意,或是圍桌跽坐,或已和衣半躺在近旁的雕花漆木小案之上醉意正濃。但是無一例外的是他們的眼神總是忍不住逡巡在那幅畫卷之上。   篷艙的邊緣,斜靠著一名身穿月白色長袍的青年,手捧半盞殘酒,愣愣地望著江中出神。江風從艙口處灌進來,拂在微微發燙的面頰上,他閉上眼,感受著臉上劃過的陣陣清寒。此人正是屈原。   「果然是個妙人,無怪屈兄念念,此女只應夢中有啊!」一名半躺在案子上的青年醉眼蒙矓地笑著說。   一句話終於挑開了眾人的沉默,又有人問道:「難道屈兄自始至終都未和她說上一句話嗎?」   「未曾有過。」屈原睜開眼,遙望著遠處江面,目光清明簡淨,臉上也辨不出悲喜。江風逆著吹來,水上的波紋微微起伏,一層層來到他的眼前,接著便又忽然加速掠過船舷而去。   「我自少年時便常與她在夢中相見,似是故人,卻又每每都如初逢一般不得要領……」他將目光投向畫卷,腦中不由自主地憶起那如赤子般清澈溫暖的微笑。   見他猶自出了神,船中眾人適時發出一片默契的嗟嘆之聲。   「可惜!可惜!」   「求而不得最是難耐啊……」   「屈兄夢中都有如此好豔福,我等真是自愧弗如!」   「哈哈哈哈……」   微微蹙眉,屈原不再說話,只是側頭看向艙外。隨著年紀的增長,他已是越來越瞧不上這幫人,家世裡所謂的王公貴胄,又有誰能出屈家之右?若是能把酒論上一論詩書歌賦或國政要事還則罷了,可如今他們唯一諳熟拿手的便只剩下飲酒享樂。如此,出自再顯赫的門楣又有何用?   「敢問屈公子,既然這夢中佳人已有多年,那公子夢中的自己是否隨著年歲見長而有所變化?」   這個問題似是挑起了屈原的興趣,他凝神片刻,答道:   「弟這樣一說倒也有趣,此刻憶起,似是夢中的自己在漸次長大,而山中女子卻一直清容未改。」   那人撫掌大笑:「看來此女乃是得道之鬼,有一身年華永駐的本事,難得還有白首不離之心。屈兄也真是好福氣,少時有個美豔無雙的妙姊姊夢中相伴。如今年華正好,又是佳人入夢還不休。待及老矣,還可有個麗色無雙的小妖精寐中承歡。屈兄啊屈兄,你這一遭,真可謂是『山中有情鬼,旖旎入夢來』啊!哈哈哈哈!」   屈原初聽到「年華永駐」、「白首不離」之時,心中方有微動,豈料此人越說越是輕薄,終露出一副紈絝子弟的嘴臉。他微一蹙眉,抄起桌上一個勾連谷紋的銅酒樽緩緩將自己的耳杯斟滿,再不搭話。至此,眾人方訕訕收聲,各自依樣續一點殘酒,默默喝了起來。   片刻,一個沙啞低沉的聲音響起:   「好一個入世而卓立、出塵而脫俗,如此逍遙入夢之事終究只能成全在山中之鬼身上了。值此亂世,早已是漸漸之石,不皇朝矣!」   屈原聞言,整個人陡然一震,立身循聲望去,見一青年身著赭色騎射胡服倚在篷艙深處,與周遭一眾廣袖深袍的貴胄公子甚是不合,唯有腰間一束小有寸許的竹節琉璃師比略略抬顯了身分,這種帶鉤顯示並非市井平民。   屈原斂一斂心神,平淡道:「夢中之事,與眾位消遣而已,無明兄言重了。」   江面上的夕光折射在無明臉上,把他面部的線條勾勒得分明,連同少年額上本不該出現的幾道皺紋一起烘托出來,更顯出幾分剛毅深沉的味道。他也不惱,只是微微笑笑,抬起手中耳杯輕啜了一口,將手放在琴上隨意撫了幾節音律。但隨即便無以為繼,似是心有煩憂,終究放下酒,起身向船尾踱去。   屈原沉吟片刻,見眾人皆已醉意深濃,便執了耳杯也閒閒出了船艙。艙外江上已是落日垂垂,大片的雲靄被夕陽染成了赤金顏色,只見無明長身鶴立於船尾,一身長不過膝的胡服配以短靴,在這流光披霞的天空下顯得尤為英挺。   「無明兄適才之語,靈均有所不解。山鬼之說雖是夢境,卻貴在經年,於這世間又何嘗不是一種緣分?」說罷,屈原將手中耳杯遞了過去。   無明亦不推辭,從容接過,也不飲,只執在手中,雙眼依然遙望著遠去的江水,嘴角卻帶上了一絲苦笑。江風吹來,溽熱中帶著幾分暮晚的涼意。許久,無明朝向西邊晚陽落下的方向,仰頭飲了半盞,餘下的半盞,抬手在風中一劃、一傾,晶瑩的酒漿自盞中珠迸而出,每一滴中都似蓄了一枚小小的夕陽,轉瞬間便滾落在江面,再不見蹤影。   「國既破魂安所兮,壯士幾時寧歸。唯歸途之遼遠兮,江與山之難移。鳥返鄉兮狐首丘,拔劍四顧兮心何憂。」他的聲音低沉而肅殺,蒼涼沉鬱之感頓生,驀地令屈原心驚不已。   正待細問,他卻又開口了:「生逢此世,王侯尚不久矣,紅塵佳夢,豈不成空?日月山川,耿耿星河,佳人入夢,哪樣可謂長久?個中冷暖悲喜,當是敝帚自知。不知屈兄如何,無明反倒時常羨慕身邊那些渾噩之輩,整日吟詩弄月美姬對酒,早已都是空空皮囊,便也不必再著意別的什麼空不空了。」   屈原在自己的震驚中沉默著,眼前的無明渾然不似平日裡一起雪月風花之輩,他的心中分明翻滾奔突著一條滔滔大河。屈原體會著他話語中深沉的痛楚與絕望,一時竟找不到話來回應。只得默默將無明手中耳杯再次斟滿。   無明淺淺一笑,微舉了舉杯,換了副輕鬆自嘲的語調:「羈留楚地這三年,若說知音,恐怕唯有靈均一人耳。」   往日裡,那一眾王侯貴胄對著屈原只有曲意逢迎,甚是無趣。難得一人能如此不拘寫意,屈原自覺幸甚,也嘆了句:   「嗟我何人!獨不遇時當亂世!」   無明一時痛快大笑,舉杯道:「所見略同!若有來生,當不負卿!」   「來生?無明兄說笑了。逍遙此生還來不及呢,管什麼來生?來,你我共飲此杯!」說罷,屈原仰頭一飲而盡。   無明執了耳杯,似是有話未吐,但片刻終是忍住了,一仰首,將杯中酒悉數喝了下去。   屈原滿面醉色,騎馬緩緩向一個鄉野集市行去,只覺越接近那裡,香氣也愈發清晰起來。   隨即,他們便聽到了一陣婉轉清越的歌聲:   「後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深固難徙,更壹志兮。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   屈由奇道:「這不是你的《橘頌》嗎?」   屈原點點頭,眼中亦有驚喜之色,當即下馬,便欲向更深處找去。屈由大急,拉住他道:「切莫誤了祭祀大禮!」   屈原回首向哥哥一揖到地,口中道:「請哥哥先行一步,為原打個掩護,弟隨後便到!」   說罷,也不等屈由反應,一轉身便已消失在了熙攘的人群中。屈由不由愕然,隨即苦笑一聲,快馬加鞭,飛馳而去!   撥開人群,屈原艱難地擠進了內圍,方知是個百戲班在此駐演。不大的空地上,幾名清秀的女子正在配樂伴舞,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是正中一位綠衣女子。屈原凝神望去,正遇上她一個擰身,回首作態,霎那間瀑布般的長髮飄垂而下,窈窕身姿媚而不妖,俯仰之間竟是一派隨性自由之相,細品之下,卻又飽含深情,彷彿整顆心都寄託在那詞與樂之中了。   更與一般舞者不同的是,這女子未著戲服,只一身尋常布衣,裁得飄逸,洗得淨白,周身結掛上幾條蘭草,平添了幾分山野間的靈性。屈原看得心動,越發想看清那女子的容顏,只是那一段細瘦白皙的手腕掛著一串五行珠,一直在上下舞動;待等到兩手終於拿開,顯露出來的,卻是一張小巧精緻的巫戲面具。   屈原興致更濃,索性站定。這曲調舞姿間的深深情致,不僅把《橘頌》詩中的情味詮釋得淋漓盡致,還分明多了些原作所沒有的味道。屈原就這麼癡癡地看著,如墜夢中,竟早已把祭禮的事情拋在了腦後。   「……願歲並謝,與長友兮。淑離不淫,梗其有理兮。年歲雖少,可師長兮。行比伯夷,置以為像兮。」   女子一個伶俐窈窕的擰腰定住,一曲舞罷,圍觀眾人嘩地叫好,屈原才如夢初醒。只見那女子微微一欠身,聲若銀鈴道:   「各位鄉鄰父老,百戲班這次來郢都,感謝各位的捧場。今天是端午節,我們姊妹特意做了些吉祥香囊,除災辟邪,保佑平安。還請大家笑納!」   話音未落,只見她把衣袖一甩,一個漂亮的翻轉,便從身後撈起一只木碗。同時,方才領頭伴舞的那位女孩捧起一只竹籃,百戲班的其他人跟在身後,笑著向圍觀眾人走去。   「除災辟邪、歲歲平安嘍。」百戲班的演員們喊著。人群中陸續有人掏錢放進木碗,女子則將籃子裡的香囊撿出,雙手遞送給對方。當那張面具飄飄然移到屈原面前時,他瞬間被一股異香所裹捲,猛吸一口,心曠神怡,正是吸引他一路來此的味道。屈原不禁閉上了眼睛。   「公子!」   是那女子的聲音。屈原一下子回過神,趕緊從懷中掏出錢來,伸出手要放,卻忽又懸在了空中。   女子隔著面具看著屈原,彷彿微微笑了一下,伸手從籃中摸出一只香囊遞到屈原面前:「公子若肯賞個小錢,這香囊便送給公子了。」   屈原一手接過香囊,握著貝幣的手卻不鬆開,道:「姑娘,我想問妳一個問題。」   面具後的眼神不置可否地看著屈原。   「敢問姑娘所跳《橘頌》舞,是何人所教?」   那女子一愣,隨後微微揚起頭,換上一副不動聲色的語氣:「這與公子何干?」   「此舞與《橘頌》配得極妙,一步一勢盡得詩中靈韻,必是得了高人指點。」   「公子謬贊了,這舞只是小女子臨時起意,和著詩境便跳了出來。」女子回道。   屈原搖搖頭:「不可能。」臉上略有輕蔑之色。   懸在空中的拳頭一鬆,屈原手中的幾枚貝幣掉入了木碗。「還請姑娘據實相告!」   「小女子並未撒謊,公子不信便罷。」話畢轉頭離開。   屈原脫口道:「一名江湖賣藝的女子,怎會懂《橘頌》?」   女子聞言一怔,隨即猛回過身來:「賣藝的女子為何就不能懂!」她強壓著情感,但聲音已明顯帶著些顫抖。一股瞬間燃起的委屈和羞憤衝得屈原慌了手腳。   屈原一時有些愣,剛想說點什麼,那女子已經把剛才的幾枚貝幣從木碗中撈出,一把遞到屈原面前。   「公子既是存了疑心,便請將賞貝收回去吧!」女子憤憤然地盯了屈原幾秒,手一鬆,幾枚貝幣掉在了屈原腳下。   屈原猛然驚醒,趕忙快步追了上去,卻正巧看見那女子憤憤不平地伸手將頭上的面具摘下,賭氣般狠狠甩了甩輕柔的長髮。長髮化作一道曼妙的弧線,從屈原的視線中劃過,弧線過後,一副清麗脫俗的面容出現在屈原面前。   就在一瞬間,屈原怔住了,眼前似乎有一片白光,那光中有好幾個世界、好幾個女子、好幾個屈原,帶著吞沒天地的轟響,在這毫無徵兆的一瞥中清晰了。   出現在他面前的,正是夢中山鬼的容顏。

作者資料

梁振華

梁振華,1977年出生於湖南邵陽。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文學博士、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當代文學與當代影視藝術研究。新銳學者、著名編劇。現任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副主任。代表作:《思美人》《冰與火的青春》《神犬小七》《怒江之戰》《我的博士老公》《密戰》《新青年》《偉大的歷程》《大三峽》。 相關著作 《思美人(二)》

基本資料

作者:梁振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07-21 ISBN:9789571075433 城邦書號:SPB7F00005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