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思美人(五)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思美人(五)

  • 作者:梁振華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9-14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以屈原為主角的年度大戲《思美人》原著小說! ◆由《花千骨》馬可、《武媚娘傳奇》張馨予、《蔓蔓青蘿》喬振宇主演!《TFBOYS》易烊千璽螢幕初登場,飾演少年屈原!夢幻明星陣容,共同演繹屈原傳奇一生!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小說家莫言親題書名! ◆中國北師大教授梁振華出任電視劇總編劇+總製片! ◆原著構思撰寫歷時五年,傾無量心血創作,百萬巨著長篇! ◆首批小說為重現戰國風華之劇照書衣特別版! 皇天之不純命兮,何百姓之震愆?。  ——《九章.哀郢》 莫愁被誣陷在大君湯藥裡下毒,為了逼她認罪,子尚抓來了莫愁的父親跟弟弟,害她與父親天人永隔……屈原成功說服齊楚聯盟,但他一回國門,就聽說莫愁下獄!雖然為她證明了清白,但楚王卻隱約察覺兩人交情非同一般,心中嫉妒。 合縱戰爭硝煙蜂起,楚王決定御駕親征,但深宮之中,一條埋了幾年的美人索,正暗地攪動亂世風雲!秦身假齊嫁楚的王妃田姬,與張儀裡應外合;大秦併吞天下的第一步,正徐徐邁開…… 威后得知莫愁身世,逼她成為巫女為國祈福;大君無法克制愛意,希望能封她為妃。莫愁只好假死脫身,卻應天命預言大地震,平了越人之亂。楚王下定決心將「起死回生」的莫愁拜為國巫,從此她許身國運,斷情絕愛。碧霞最終選擇,要去愛屈原所愛的,分娩垂危瀕死之際,她將孩子託付給莫愁…… 一個男子,如何擔負兩份溫柔?一個國家,怎能走向兩種結局?決斷的時刻,終於到來…… 【編輯導讀】 提到屈原,大家想到的應該都是他的豐功偉業,他是聯合國認定的十大文化名人之一,他發揚了《楚辭》這種文體,他是戰國時代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他是著名詩人,憂國憂民,忠貞愛國,最後卻自沉汨羅江,變成大家認知的端午節的由來。 但這套書要告訴你,屈原不是一生下來就這麼厲害,他也曾經是小屁孩,他有不想承擔的責任,他會不聽父母的話,甚至想過要不顧一切、跟喜歡的姑娘私奔。但人生有很多不得已,屈原更是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與家庭一再妥協。 這個故事裡面的人,都非常的有「人性」。屈原的千古CP楚懷王(X) 跟居原相識相知,也曾獨排眾議力捧他的變法,為何卻從一代明君跌落為亡國昏君,面對國勢的衰微無能為力?屈原真心所愛的莫愁,跟他悲歡與共、心靈相通,但身為貴族的屈原與低賤的舞女莫愁,身分上的差別是否註定要成為不可跨越的鴻溝? 大家熟悉的孟子、莊子、張儀、蘇秦、羋八子、南后、鄭袖,這些同時代的人一起出現!百家爭鳴的大爭之世,亂世中最深刻的愛情、政治上的無奈、後宮妃嬪的心機鬥爭,國與國之間的遠交近攻,最還原現場的戰國時代,即將風華重現!

內文試閱

  「什麼?是她?」      聽到這一消息,威后的面目瞬間因憤怒而扭曲起來。南后點點頭:「是,莫愁樂師為大君採的藥裡被驗出了毒。」      「可是,妾身覺得,莫愁樂師不像是這種人……」嬴盈皺起眉頭。威后瞪了嬴盈一眼:「妳覺得?妳對那個莫愁能有多少瞭解?」      嬴盈小心翼翼,但語氣卻是堅定的:「妾身雖與莫愁樂師來往不多,但覺得她生性正直,斷不會做這種事。」      威后有些不快道:「上官大夫如今正在嚴查此事,到底是不是她,到時自會明瞭。」      「可是——」嬴盈遲疑道:「據妾身所知,上官大夫已經對莫愁樂師用刑了。就怕到時會……屈打成招。」      威后一拍桌子:「妳的意思是,王后和上官大夫冤枉了她不成?」嬴盈趕忙下跪:「威后息怒,妾身只是不想看到清白的人蒙受冤屈。」威后冷哼一聲:「若是莫愁沒有下毒,那麼王后和上官大人自然會放了她。可若是此事真與她有關,那誰求情也沒用!」      莫愁抵死不招,子尚也是沒有辦法。想來想去,子尚覺得,不動用些陰損的手段,莫愁定然是不會招供的。      當莫愁見到盧茂和盧乙被五花大綁著抓來時,她那混雜著憤怒、仇恨與絕望的神情令子尚很是滿意。      「孩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盧茂看到被捆著的莫愁,滿臉焦急,不是為自己,大半倒是為了女兒。      子尚冷笑一聲:「只要妳乖乖招供,說出妳為何要在大君湯藥中下毒,妳爹和妳弟弟自會沒事的。否則……」      「下毒?」盧茂一驚,看向莫愁。      「爹,我沒有!」莫愁搖搖頭,隨即憤恨地看著子尚:「你死了這條心吧!沒做過的事情,我是不會招的!」      「話不要說得太早嘛!」子尚倒也不生氣。「給我打!」      獄卒握著荊條走向莫愁,正要抽打,子尚卻忽然陰陽怪氣地叫住他們:「不不不,不是打她。打那兩個新來的。」      「子尚!你這個混蛋!」莫愁發瘋一般地撲上來,卻被另外的獄卒死死按住。子尚冷笑起來。與此同時,盧茂和盧乙的慘叫聲猛然灌入了莫愁的耳蝸。      莫愁痛苦地嘶吼起來,想要伸手捂住耳朵,兩隻胳膊卻都被扭住了。莫愁臉色慘白,她突然明白,這子尚根本就不是想要什麼真相,他只是要讓自己認罪:「住手!住手!子尚,你無非就是想讓我認罪。直說便是!倘若你再敢動他們一下,我現在就死給你看!」      「莫愁!」盧茂忽然一聲怒喝。「爹相信妳沒有下毒!」      莫愁身子一抖,淚眼朦朧地轉過頭去。盧茂咬緊牙關。      「姊姊,就算妳認了,他們還是會殺了我們的!」盧乙也跟著哭喊起來。      「爹……乙兒……」兩名獄卒還在狠命地抽打著盧乙和盧茂。      「停!」子尚聽到莫愁以死相威脅,倒是有了一絲忌憚,思忖半天,覺得此事還是得去請威后拿主意。      楚王從床上勉強坐起。木易弓著身子站在床邊,一手執碗、一手伺候楚王喝藥。楚王推開藥碗,臉色陰沉道:「你剛才說什麼?下毒?查出來是誰幹的嗎?」      木易一愣,猶豫起來:「查……查出來了。」      「是誰?」      木易為難得張不開口:「聽說……好像是……」      「誰?快說!」      「是……莫愁樂師。」      楚王頓時愣住了:「什麼?莫愁!」      木易臉色發白:「回稟大君,奴才本也不信,可是那毒確是從莫愁樂師的藥罐中查出來的……」      楚王臉上黑一陣白一陣,心中頓時纏出了一團亂麻,憤怒、不解、悲傷甚至委屈全都絞在裡面,二話不說便要起身:「帶不穀去見她!」      木易一下急了:「大君,您剛醒,身子要緊啊!」楚王卻執意起身,木易趕忙拽住他的胳膊。      「大君……」木易哀求道。楚王一把甩開木易,搖搖晃晃站起來就要去問莫愁。正此時,屈原急匆匆地闖了進來,差點與走到門口的楚王撞個滿懷。      「大君這是要去哪裡?」屈原滿臉急切。楚王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哪裡?不穀要去找莫愁問個明白,為何要對不穀如此?」      毫無疑問,屈原急匆匆趕來,也正是為了此事。他橫在楚王面前,試圖讓他冷靜下來。「大君莫急,您真的相信這事是莫愁樂師做的?」屈原問。      「木易說毒是在她藥罐裡發現的!」      屈原搖搖頭:「若她真想置大君於死地,這伎倆未免太簡單了。」      「她就是利用不穀對她的信任也未可知!」楚王的鬍鬚抖動著。屈原盯視著楚王的眼睛:「大君,您靜下心想一想。若毒真是由她所下,她自然會留意大君的情況。我大致打聽了一下情況,您中毒的事情,當時已經有許多人知道了。她若是凶手,怎麼會不知此事?若已知道,為何還要拿著帶毒的藥罐來自投羅網呢?」      「這……」屈原這一番話,的確入情入理,楚王不由得轉向木易問道:「這你怎麼不說?」      木易不敢作聲。      屈原繼續說道:「除非……這毒根本就不是她下的,而是被人栽贓,因此連她自己都不知情。臣以為此事要詳細查明。」      楚王想了片刻,點點頭。      這一下,木易傻住了:「詳細……查明?」      楚王和屈原看著木易,楚王不解:「怎麼,難道不應該嗎?」      「大君……聽說,威后已經讓上官大夫嚴辦莫愁了……」      「什麼!」楚王大驚失色。「你怎麼不早說!快,屈愛卿,你快隨我去見威后!」      盧乙靠在青兒懷中,盧茂躺在乾草上,渾身已被打得沒有一處好肉,疼得不敢翻身。莫愁看著父親和弟弟的樣子,兩隻眼睛止不住地流著淚。這時,牢門忽然打開,子尚帶著幾名兵士衝了進來。      「快,把他們拖出去!」子尚一聲令下,兵士衝進牢房便要拖人。莫愁一看架勢不對,立時擋在父親和弟弟身前:「你們要幹什麼!」      「幹什麼?」子尚怒喝一聲。「莫愁、青兒下毒謀害大君,盧茂、盧乙暗中相助,罪大惡極!四人即刻處死!」      青兒一聽,眼前一黑,緊緊拽住莫愁的胳膊,險些昏倒在地。莫愁大怒:「你們這是濫殺無辜!我沒有下毒,也不曾認罪,你們憑什麼殺我?」      「我用不著跟你們解釋那麼多!」子尚冷哼一聲,轉頭看向兵士。「還愣著幹麼,趕緊帶出去!」      兵士上前,出手欲抓莫愁。青兒衝上去阻攔,卻被兵士一把拽住頭髮扯開。情急之中,盧茂不顧一切地撲過來,死死抱住了兵士的腿。兵士左右甩不開,惱羞成怒,直接運上力氣,一腳踢中了盧茂的胸口。一口鮮血從盧茂嘴裡噴出,老人在地上抽搐著,奄奄一息。      「爹!爹!」莫愁只覺得腦中有什麼東西猛然炸開,口中喊著,自己卻聽不見聲音。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從牢門外傳來:「莫愁!」      眾人回過頭,只見楚王和屈原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木易滿頭是汗地追在後面。楚王怒氣沖沖地瞪著眾人。子尚後脊一冷,忙不迭地跪地行禮:「參見大君。」      「你們這是做什麼?」楚王有意壓抑著心中的火氣,但那語氣中暗藏的怒火已經讓在場眾人感到不寒而慄。      子尚不由自主地哆嗦起來:「大君,處決莫愁他們……是、是威后的……」      「剛才我和大君已面見威后,威后命我徹查此案!」屈原不客氣地打斷了子尚。看著莫愁滿身的傷痕,屈原心疼不已。兩人遙遙相望,那無語凝噎之中,似有千言萬語在流淌。      楚王也一眼看見了莫愁的樣子,拳頭捏得嘎嘎直響:「這是誰動的刑!」      子尚伏在地上哆嗦起來:「大君,臣、臣……也是為了查案……」      「放肆!」楚王一聲大吼,嚇得子尚差一點沒了魂魄。「不穀早就說過,要慎用刑罰、慎用刑罰!你把不穀的話當耳邊風嗎?」      「大君,臣知錯,臣知錯了!」楚王的怒容嚇得子尚半死,趕忙認錯。子尚當然清楚,這根本不是什麼「慎用刑罰」的事。楚王帶著可怕的沉默盯了子尚許久,隨即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獄卒:「你們,誰動的手?」      幾名獄卒跪倒在地,搗蒜一般磕起頭來。楚王面如冰霜:「拖出去,打。」連天的慘叫聲從大牢外飄進來。      青兒上前一步,搖晃著跪倒在楚王面前:「大君,今日要不是您及時趕到,莫愁姊姊就……」說著便號啕大哭起來。      莫愁卻一動不動,癱坐在盧茂身邊發愣。      許久,楚王開口了,話像是對青兒所說,但目光卻一直看著莫愁:「不穀已經下令,讓屈左徒細細重查此案,不穀相信……」      楚王卻不再往下說,沉默半晌,轉身離開。眾人鎖好牢門,連忙追著楚王走出去,唯有屈原自己有意留在了最後。      莫愁看著屈原,眼中含淚。      「莫愁……」屈原哽咽著。莫愁爬起身,腳步踉蹌地走向屈原,伸手抓住欄柱。屈原顫抖著伸過手去,即將摸到莫愁雙手的時候,卻忽然又縮了回來。      「我……自當盡力,查明真相……」屈原說完,暗暗咬住了嘴脣。莫愁點點頭,一瞬間淚流滿面。      屈原咬著牙轉回身去,拖著沉重的步子走出了大牢。      「啊!啊啊啊啊!」鄭袖慘叫著,從床上彈坐起來,渾身發抖地抱緊了被子,滿頭汗水溼漉漉地往下淌。門窗被大風刮得啪答作響,幾聲淒厲的貓叫穿透窗子刺進來。鄭袖還沒有從惡夢中回過神來,這時,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哇呀!」鄭袖一聲大叫,渾身狂抖著鑽進被子,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敲門聲依然想著。鄭袖哆哆嗦嗦之中,聽見貼身侍女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娘娘,娘娘?田娘娘忽然來了,說有急事,一定要現在見您……」鄭袖疑慮,但侍女又說:「說是關於小喬的事。」      鄭袖心下大驚,掐掐自己的臉,確認並非剛才那個夢的延續,這才定了定神,說了一聲:「走。」      馬車在茅屋前停下。田姬走下馬車,鄭袖隨後探出頭來,四處張望一番:「這是哪裡?深更半夜帶本宮來這裡做什麼?」      田姬不語,上前拉開房門。一個熟悉的身影迎出來:「田娘娘,您回來了!」      「小……小喬?」鄭袖大驚失色,本能地縮回馬車之中。小喬也同時大駭,尖叫著躲到了田姬身後。田姬柔聲安慰著:「不用怕,鄭娘娘是專程來看妳的。姊姊,妳這是幹什麼?出來看看妳的侍女啊!」      小喬渾身發抖地躲著。鄭袖撩起車簾,看到小喬驚恐的樣子,不由得冷靜了一些。她走下馬車,從田姬身側靠近小喬,小喬卻縮著身子繞到了田姬身體的另一邊。      「小喬,妳不好好在莫愁宮待著,怎麼跑這來了?」鄭袖假意問道,卻見小喬抱頭大叫起來。田姬看了眼鄭袖:「姊姊,小喬好像有點怕您。要不,咱倆單獨進屋裡談?」      「不必了,妳到底想怎麼樣?直說好了。」鄭袖的聲音微微顫抖。田姬卻不急,從容道:「姊姊,您這是哪裡話?妹妹還能怎麼樣?」      「看不出,田妹妹處處與人為善,倒如此有心計。」      田姬一笑道:「妹妹的家丁偶然看到有人追殺小喬,知道這小喬是姊姊的人,便出手搭救。怎麼,姊姊這廂責怪起妹妹來了?」      鄭袖冷笑一聲:「既是如此,本宮要多謝妹妹了。」      「姊姊太客氣了,咱們互相扶持也是應該的。」      「好了,明人不說暗話。」鄭袖額上滲出一層細汗。「小喬既然在妳手上,事情的來龍去脈,想必妳已經很清楚了。」      聽鄭袖這麼說,田姬陡然變臉,一字一頓:「姊姊,妳的手段可夠狠的啊。這事若要大君知道了,妳說他會是什麼反應呢?」      鄭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起來,一言不發。兩人對峙良久,最後還是鄭袖先開了口:「說吧!想讓本宮為妳做什麼?」      田姬笑而不語。      鄭袖沉不住氣了:「好吧,妳不說本宮也知道。不就是想讓本宮少和妳爭嗎?」      「爭寵?妹妹若是這樣想,就不必勞煩姊姊來這裡了。只要將小喬帶到大君那裡去,姊姊還有命跟妹妹爭嗎?」田姬不屑地笑了。「依我看啊,姊姊恐怕是多慮了。大君寵愛姊姊,妹妹高興還來不及呢!妹妹不求別的,只是覺得啊,這姊姊也好,那莫愁妹妹也罷,都是田姬的姊妹。妹妹想救莫愁,也想救姊姊。」      鄭袖陰冷一笑:「哦?事已至此,不知田妹妹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本宮和莫愁都不死呢?」      田姬做了一個邀約的手勢:「姊姊,咱們進屋說吧。」      兩人坐定後,李元帶著小喬也進來了,鄭袖忽然懂了田姬的意思。小喬驚恐地撲倒在地:「娘娘饒命,娘娘饒命啊,奴婢什麼都不會說的,奴婢發誓……」      鄭袖假意嘆息一聲:「本宮也想饒妳的命,可是田娘娘說了,本宮不能死,莫愁也不能死。」      「娘娘,我不會說出來的,我什麼都不會說……」      「妳不說,莫愁娘娘怎麼出來啊?」鄭袖假意搖搖頭,眼睛射出陰冷的光。「只要妳把所有的罪過全擔了,莫愁娘娘自然會沒事的。」      一聽這話,小喬大哭起來:「求娘娘饒命!小喬不想死,小喬還要去照顧娘親啊!」      田姬面有不忍,走了出去。      鄭袖站起身,聲音嚴厲起來:「屈原正在追查毒害大君之事,這件事早晚會抖露出來!如果妳不去認罪,本宮會死,莫愁會死,妳和妳娘必定也難逃一死!」      「不,不!」小喬驚恐地坐在地上。      鄭袖俯下身道:「只要妳把罪認了,其他人都不會死……」      田姬在門外冷笑:「想不到,鄭袖比我想像的還要狠……但越是大家都要莫愁死,我就越不能讓她死。她在,後宮才能亂!」

作者資料

梁振華

梁振華,1977年出生於湖南邵陽。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文學博士、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當代文學與當代影視藝術研究。新銳學者、著名編劇。現任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副主任。代表作:《思美人》《冰與火的青春》《神犬小七》《怒江之戰》《我的博士老公》《密戰》《新青年》《偉大的歷程》《大三峽》。 相關著作 《思美人(二)》

基本資料

作者:梁振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09-14 ISBN:9789571076430 城邦書號:SPB7F00006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