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奧德賽狂想(02):峽谷至寶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奧德賽狂想(02):峽谷至寶

  • 作者:D51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7-22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首刷獻禮 精美明信片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 連續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第一、博客來排行TOP 5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金石堂暢銷榜長銷作家D51 ★ 戀愛、說鬼、奇幻,全方位作家,出版逾四十多部作品 ★ 特別收錄 骸骨煉獄、鋼龍寵溺‧拉頁海報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一一 繼《墮神契文》、《黎明之神意》後, 性格作家D51 X 新星繪師森谷moriya 聯手搖滾的年度狂肆巨獻一一 在這個世界,最真摯的祝福, 就是願你……不會美夢成真。 殺人的幻想,就由我來殲滅! 荒蕪的亞修納峽谷,赫然藏著世界兩大強權尋覓數百年的至寶! 莫時一行人來到傳聞中遭金錢詛咒的達倫鎮,無端捲入波瀾, 帝國活生生的傳說、戰無不勝的女將軍羅潔親臨, 被譽為能單人力斬陸龍的她,不僅是久遠的前未婚妻, 更與清夜有著不為人知的死仇…… 同一時間,幻想流感死灰復燃,疫情爆發! 感染者一一化身為神話中的幻獸現身, 不分親朋還是仇怨,皆無條件誅殺! 被困帝國強敵與幻想流感危機的夾縫中, 莫時苦尋生存之法,只求為夥伴帶來一線生機, 卻也漸漸發現,在這個幻想成真的世界, 他的存在,絕非偶然……

內文試閱

  達倫鎮位於亞修那峽谷的中央地帶,自古以來就以輸出優質的岩鹽聞名,質量精純的岩鹽是帝國貴族與老饕用餐時必備的佐料。亞修那峽谷的岩鹽又是上好的一級品,能夠賣到不錯的價錢,因此在這草木不生的荒瘠峽谷中,達倫鎮的居民依舊能過著優渥的生活。 小鎮別名——岩之黃金都,光是這個名號就能想像得到鎮民的生活水準。 莫時一行人走在大街上,鎮上的建築物多以岩石建築而成,整個鎮是統一的土黃色系,偶爾會出現的木造房舍則是鎮民花大錢從遠方運來木材搭建而成。 街上看得到的鎮民也多半是體格粗壯的礦工,令人不得油然而生一種「這裡果然是依靠採礦維生的小鎮」這種感覺。相對於男性樸素粗獷的穿著,女性的衣裝則相對華麗,可以說達倫鎮的男人們賺的錢都體現在女人身上。 總體而言,達倫鎮給莫時的感覺是個充滿活力的小鎮,但是不曉得為什麼,從進入達倫鎮以來,他總覺得鎮民看他們的視線不太正常。 彷彿在提防著什麼似的,不論男女,沒有人願意正面看他們一眼,莫時等人就像是異類,遭受鎮民的竊竊私語。 「奇怪,我以前來的時候鎮民沒有這麼冷漠啊?」天隱歪著頭,鎮上的氣氛確實與她過去感受到的截然不同。 久遠也說:「確實如此,達倫鎮是這一代商業交易最繁盛的市街,居民不應該排斥外地人才對。」 「別在意,也許只是霍格長得太像猩猩了,他們正在討論看見的究竟是人還是猩猩。」 就算在古怪的視線注視下,清夜的惡言依然犀利無比。 久遠一笑:「學習如何應對不友善的民眾也是冒險者的課題之一,你們要靠自己解決這個問題。」 「我知道,你不會出手幫我們的對不對?」莫時嘆了口氣。 「我一向言出必行。」久遠向他揮揮手,逕自離開了。 千里迢迢來到陌生的城鎮,首先得做的事情就是尋找一個落腳的地方,清夜走進一間掛著「INN」招牌的旅店,櫃檯後方是一位年輕的女性,本來滿面笑容,一見到清夜臉就瞬間垮了下來。 「有什麼事嗎?」 「到旅店來還能有什麼事,我要三個房間。」對方臉臭,清夜自然也不給她好臉色看。 「看你們的穿著,不是本地人吧?」 「如果我是本地人的話還需要住旅店嗎?」 清夜的態度凶惡無比,讓年輕女性有點錯愕,也不服輸的回話:「我們的房間只租給遠道而來收購岩鹽的帝國商人,如果你們不是來買岩鹽的,那麼對不起,沒有房間租給你們。」 「我們有錢。」清夜取出裝著金幣的袋子重重的放在桌上,沈甸甸的模樣一看就知道裝了不少金幣。 年輕女性卻看也不看一眼,嗤笑著:「妳不曉得這個鎮的外號嗎?是岩之黃金都啊,這一點點錢就別拿出來獻醜了。」 她的態度十分明確:就算妳有錢我也不想賺,清夜著實被她激怒,眼見就要發火,莫時連忙把她拉出旅店。 「拜託妳別剛到達倫鎮就和店家吵架,我們不是還要蒐集雪晶礦的情報嗎?」 清夜一愣,也知道自己錯了,乾笑兩聲:「誰、誰叫她那麼跩,大不了不住這間旅店,總有別間可以住吧?」 莫時嘆了口氣,頓時覺得這趟旅行前途多難。 達倫鎮上只有三間旅店,但這三間都讓莫時等人碰了大釘子,第三間的店主甚至拿著掃帚把死纏爛打的莫時掃地出門。 里歐再度探出頭,牠圓滾滾的身軀似乎縮小了一號,有氣無力地說:「旅館還沒找到嗎?至少給我一杯水吧……真的要變成海水獺乾了……」 莫時打開隨身攜帶的水壺讓里歐補充水分,一行人連續被三家旅店拒絕入住,冒險的旅途才剛開始就碰上巨大危機。 「以前在遊戲裡從來沒遇過會拒絕冒險者的旅店啊,我們又不會在旅店裡翻箱倒櫃找治療道具,這個鎮的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對外來者這麼不友善?」莫時垂頭喪氣的想。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你們的地方嗎?」 突然間,莫時聽見了一道清脆的聲音,一位打扮樸素的女孩站在他面前。 女孩年紀看起來和莫時等人差不多,髒兮兮的衣服反而更加襯托出她清秀亮麗的容貌, 她手裡還提著一個裝著麵包的竹籃,有點不安似的開口詢問。 「啊,因為你們看起來很苦惱的樣子,如果是我誤會的話……對不起。」 來到達倫鎮一個多小時,第一次聽見友善的話語,莫時簡直感動得要哭了。 「我叫莫時,我們是永炬學院的學生,為了尋找雪晶礦而來到亞修那峽谷,本來想找個地方住卻沒有旅店願意收留我們。」 「如果你們想要找旅店的話,街尾的墓地旁有一間,我想他應該會收留你們。」 好不容易得到有力的情報,莫時等人精神為之一振,只有瑪歐寒著臉,她怕鬼,一聽見墓地就渾身發抖,但在大家走投無路的當下又不能提出反對意見,只好把恐懼往肚裡吞。 提著竹籃的女孩帶著靦腆的笑容便消失在人群裡,莫時心想,不管這個小鎮多麼冷漠,總還是會有好心人願意幫助他們。 「哼,你倒是蠻有女人緣的嘛,剛才那個女孩也蠻可愛的,該不會喜歡上你了吧?」天隱挨到莫時身邊。 「人家只是想幫助我們,而且像我這種從來沒交過女朋友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女生主動喜歡上我?」 天隱一臉不懷好意的竊笑:「這倒不一定喔……」 她看向清夜,平常囂張跋扈不可一世的毒舌女王猛地低頭,雙頰燒紅。 「別、別說這些了!我們快點去墓地旁的旅店吧,再過不久天色就要暗了。」清夜也不等眾人跟上,幾乎是用狂奔的速度往街尾跑去。 像達倫鎮這種位於荒野中的小鎮因為距離大都市非常遙遠,極度缺乏醫療或殯葬的設備,大多會設立鎮民專用的墓地,正是生於此地也葬於此地的概念。 越往街尾走人潮就越稀少,景色截然一變,兩旁的房舍也讓人感受得到蕭瑟蒼涼的氣息,在過去岩鹽礦業還不興盛的時代,或許這個小鎮就是這種感覺。 竹籃女孩所說的墓地並不難找,小鎮的圍牆邊有一塊以鐵柵欄圍起,墓碑林立的墓地。 見到這麼多墓碑,瑪歐頓時臉色發青,雙手放在胸前拚命禱告:「伊斯納聖母,請保佑我們不受邪靈的侵擾,我願以此身奉獻,求得心靈平靜……」 在這夕陽西斜的當下,籠罩在陰影中的墓地更顯得幽森恐怖,彷彿隨時會有殭屍破土而出似的,詭譎的氣息讓莫時也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清夜站在一間破舊的木造房舍前左看右看:「這就是那女孩說的旅店?怎麼沒有招牌?」 莫時在地上撿到一塊滿佈沙塵和蜘蛛網的木牌,上頭寫著INN三個字母。 「如果妳要找的是這塊牌子的話,確實有招牌,只是掉在地上了。」 清夜推門而入,年久失修的木門發出了可怕的聲響,霉味撲鼻而來,屋裡空無一人,櫃檯桌面上積了一層厚厚的白灰,桌椅凌亂倒置,與其說這是間還在營業的旅店,倒不如說更像間鬼屋還比較合理。 「看來我們被那個可愛的女孩耍了,這裡根本是間廢屋。」清夜忿忿不平。 「也許只是店主不在,這是最後的機會了,要是沒有地方住,我們就得在荒郊野外睡覺了。請問有人在嗎?」莫時朝屋內大喊。 櫃檯下方冷不防冒出一名滿頭白髮,面黃肌瘦,看起來像一塊人乾的老頭子,他提著一盞殘破的油燈,往裡頭點了火。 「嗚啊,殭屍啊!」瑪歐放聲尖叫,死命抱住莫時。 「瑪歐,冷靜點!他不是殭屍!」 「無處可去的靈魂啊,我以聖母伊斯納之名淨化你!」瑪歐恐懼過度,竟拿著法杖對老人施放了淨化術。 老人忽然瞪大眼睛,抓著胸口,嗚啊嗚啊的叫著。 「哇啊,要被淨化啦——開玩笑的,你們這群小鬼跑到我的屋子裡做什麼?」老人放下油燈,俐落的點起煙管。 「你看,他不是殭屍,妳的淨化術對他無效就是最好的證明。」莫時安撫著瑪歐。 「你真的不是殭屍?」瑪歐淚眼婆娑的問。 「再過幾年就是了。」老人咧開嘴笑,嘴裡只剩下幾顆泛黃的蛀牙。 清夜咳嗽一聲:「老頭,聽說這裡是旅店?」 「很久以前是,因為位置就在墓地旁,沒有人願意來住,所以變成我這個守墓人的家了。」 老人色眯眯的視線死盯著瑪歐姣好的身材,擦了擦嘴邊的口水:「空房很多,你們要是沒地方住的話就自便吧。」 「真的能讓我們住嗎?」 老人大笑:「當然,反正這間房子也不是我的,如果你們不怕旁邊的墳墓和靈異傳聞的話……」 霍格挺起胸膛:「這間屋子鬧鬼嗎?正合我意!男人就是該試試膽量。」 天隱打了個哈欠:「我是無所謂啦,如果這世上有真的有鬼的話,找我索命的鬼魂也不知有多少了吧?我自己上樓找房間睡覺了,有事再叫我。」 莫時看向清夜,她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然後是瑪歐,只見她滿頭大汗,渾身發抖,用力握著法杖。 「好……好吧。為了大家,我……我會忍耐的。」 莫時對瑪歐感到歉疚,不過他們已經沒有選擇,比起夜宿處處危機的荒野,鬼屋反倒安全得多。 老人的名字叫波莫多,如他的自我介紹,是達倫鎮公墓的守墓員,常年來都住在這間墓地旁的廢棄旅店內執行守墓工作。 旅店的房間雖然破爛不堪,床鋪桌椅倒是一應俱全,稍微擦拭過後就能夠使用。 莫時放了一盆水讓里歐泡澡,解除牠被曬乾的危機,隨後來到一樓。 清夜和霍格正在吃飯,天隱上床睡了,而瑪歐在房間內洗澡。 波莫多似乎不像其他鎮民那麼排斥外人,話說回來他自己就像是被鎮民排斥的那種人,才會一個人孤零零的住在這廢棄旅店內守墓。 他不說話的時候,油燈的光線照在臉上,十個人看見了會有十個人認為那是一具殭屍,就算他說起話來也像是會說話的殭屍。 莫時和他對看了一會,才鼓起勇氣發問:「波莫多先生,為什麼鎮上的人們這麼排斥外人呢?」 波莫多發出一陣不舒服的怪笑:「這個小鎮的居民都被詛咒了。」 荒廢的破屋裡油燈燈光閃爍不定,牆上飄忽的倒影宛如惡魔張牙舞爪,從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口中吐出詛咒兩個字格外具有真實感。 「什麼樣的詛咒?他們觸犯了什麼禁忌嗎?」霍格對這類話題似乎很有興趣。 波莫多又是一陣怪笑:「是啊,他們都被金錢詛咒了,靈魂早已無法自拔,這個小鎮太有錢了,以前大家都很窮的時候每天都過得很快樂,也十分歡迎外地人。開採岩鹽礦後大家賺了錢,反倒讓他們失去了自由和笑容。 他們都是金錢的奴隸,怕別人來搶奪他們的岩鹽礦,就連鎮民自己都互相猜忌,賺了錢又如何,這個鎮上沒有一個人比我這個孤獨的守墓人更自由。」 聽了波莫多的話他們才明白鎮民冷漠的原因,亞修那峽谷的岩鹽礦經濟價值高,遼闊的峽谷中總共只有十二處礦場,其中屬於達倫鎮的礦場是五號到八號礦坑,這四個礦坑的岩鹽產量比其他八個加起來都高,因此造就了達倫鎮黃金都的美譽。 達倫鎮的岩鹽礦能賣上很好的價格,因此出現了許多盜採岩鹽的不法之徒,讓達倫鎮損失慘重。從那時候開始達倫鎮的居民就開始提防外人,並在礦坑外設下嚴密的警戒網。 「那波莫多先生知道雪晶礦這種東西嗎?」莫時問。 波莫多搖頭:「我是守墓人又不是礦工,什麼雪晶礦聽都沒聽過。小鬼,你們該不會是想要進入礦坑吧?那樣的話就算被趕出小鎮也不奇怪吧。」說完他又笑了,晦暗的燈光下波莫多的笑臉顯得特別驚悚。 他提起油燈:「工作的時間到了,雖然這是間什麼都沒有的旅館,但什麼都沒有反而更自在不是嗎?諸位請自便吧。」 「什麼都沒有反而更自由嗎?呵,這位老人的話真是充滿人生哲理,這樣一來就知道鎮民態度冷漠的原因了。」 清夜對波莫多的話深有同感,但他們碰上的困難還是無法解決,若是鎮民不願意告訴他們雪晶礦的情報,這趟旅程也就會無疾而終,雪見刀也無法修復。 久遠已經言明只當個旁觀者,不會出手幫助他們,莫時等人一切只能靠自己。 「如果找不到雪晶礦的話天隱一定會很失望,我們再努力一下吧,明天一早我就到街上去問,只要告訴鎮民我們不是來盜採岩鹽礦,是為了雪晶礦而來,應該有人能理解吧。」 「說得好,我也陪你去,有求於人的時候就是該把頭低下來。」 清夜搖頭否決了自告奮勇的霍格:「你省省吧,阿時的提議很好,但你和我都不適合,就讓他和天隱去吧。」 「為什麼?」霍格奇道。 「因為我的脾氣很差,而你的長相和體格太嚇人了。阿時個性溫和一定沒有問題,天隱長得可愛,又會裝模作樣,應該比較容易成功。」 「喔?真是令人意外的答案,妳也慢慢改變了。」霍格大笑。 「胡、胡說!我才沒有變,我一直都是這樣,你不要亂說……」清夜紅著臉駁斥道。 想不到清夜會有這種自覺,莫時忽然覺得她不像以前那麼可怕,反而還有點迷人。 然而,連清夜自己也沒有發現在認識莫時之後她漸漸卸下心防,漸漸變回以前那個直率的女孩,雖然毒舌的習慣還是改不了,但至少她已經願意敞開心胸接納天隱和瑪歐等新成員。 莫時拍著胸膛:「那就交給我和天隱吧,明天一定會問出雪晶礦的情報,不讓大家失望。」 「嗯,好好努力吧。雖然我不抱太大希望就是了。」清夜嫣然一笑。 莫時垂頭喪氣的道:「拜託妳期待一下吧。」

作者資料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基本資料

作者:D51 繪者:森谷(moriya)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7-22 ISBN:9789571066912 城邦書號:SPB7I000117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4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