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國王遊戲〈深淵8.02〉(國王遊戲11)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全系列書籍銷售突破690萬冊 ◆手機點閱下載突破5,500萬人次 ◆連續4個月蟬連日本Yahoo! Mobage手機網綜合榜第1名 ◆盤踞金石堂、誠品、博客來、墊腳石、諾貝爾、何嘉仁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 台灣淪陷!? 國王病毒肆虐台灣西南方孤島, 台、日、韓展開激烈廝殺!? 時值8月盛暑,來自台灣、日本、韓國的32名高中生,因為國際交流研習會而聚集在台灣西南方某座孤島上。研習會第五天的夜晚,所有人的智慧型手機都收到了寄件者署名為【國王】的簡訊。於是,地獄般的國王遊戲再度展開…… 遊戲規則 1 紅島上的所有人強制參加。 2 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 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 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命令: 成年人要殺死 10名未成年人。

目錄

命令1 命令2 命令3 命令4 命令5

內文試閱

【8月2日(星期六)下午3點0分】
  「壞球!四壞球保送!」   顏建成老師扯著粗厚的嗓音,對投手丘上的天海翔真大吼。   「連續2個四壞球,把跑者都送上1、2壘啦。」   「我知道,建成老師。」   翔真嘖了一聲,用球鞋頂端踢了踢雜草叢生的投手丘。站在翔真正對面打擊區的尹美麗,咻咻咻地揮動金屬球棒。   「你在做什麼?翔真,你到底想不想認真比賽?」   尹美麗甩了甩男性化的髮型,往1壘跑去。   「我本來還想擊出全壘打呢。」   「我當然想啊,可是規定對女生只能用下勾投法,真的很難控球嘛!」   翔真發出無奈的哀嘆後,仰頭望著天空。染成褐色的頭髮分成左右兩邊,在帶有潮香味的海風吹拂下微微地飄揚著。看看四周的環境,野草叢生的操場再過去一些,就是一大片白色的沙灘和一波波拍擊海岸的潮浪。   紅島──距離台灣本島幾公里外的西南方小島,面積僅有30平方公里左右。島上沒有居民,只有翔真他們一行32名以國際交流為目的的研習營高中生和幾名相關人員,以及7名紅島館員工。   「可惡!只要再一個人出局,我們這隊就可以贏了啊!」   「拜託,翔真,你在搞什麼!」   擔任游擊手的坂本秋雄用手套往翔真的後腦勺拍了一下。秋雄有180公分高,留著一頭短髮。他是棒球隊裡的老前輩,也許是這個原因,所以皮膚曬成了小麥色,手臂也比翔真足足大了一圈。   「我好不容易擊出致勝打點,你想讓我們功虧一簣嗎?雖然今天的比賽只是娛樂性質,可是有我這個棒球隊老鳥坐鎮的隊伍打輸的話,叫我面子往哪裡擺!」   「放心啦,我又還沒讓對方拿到分數。」   翔真露出招牌的大虎牙,嘴角上揚地笑著說道。   「而且下一棒是永明,那傢伙好像沒什麼運動細胞,三兩下就可以把他解決掉了。」   「好!下一棒打者換人!」   突然,建成老師朝一名坐在椅子上休息的少年大喊。   「王、王海峰!你還沒上場打擊吧?你來代打。」   被建成老師點到名的少年叫王海峰。只見海峰不耐煩地從位置上站起,嘆了口氣後走向打擊區。   「哎呀!」   守一壘的楊邦友難掩失望地垂下肩膀。   「看來,我們是輸定了。」   「等等,為什麼說我們會輸?」   翔真揚起雙眉,朝邦友跑去。   「只要把海峰三振,我們這隊就贏了不是嗎?」   「我說你啊,大家都在一起過了5天,難道你還不知道嗎?海峰在台灣是被稱為國寶的人物啊!」   「台灣的國寶?」   「是啊,那傢伙不但各科成績都名列前茅,運動方面也很擅長。只用了11秒多就能跑完百米、雙手的握力超過80。還有,你沒看到他那張臉長得跟偶像一樣俊俏嗎?」   邦友瞥了一眼站在打擊區的海峰說道。   海峰沒有秋雄那麼高,不過也是屬於瘦長體型。還有那對細長的眼睛和端正的唇型,真的就像邦友說的,完全不輸給頂尖的偶像。   「相較之下,翔真就稍嫌普通了些。也不是長得醜,但就是差海峰一截。」   「喂!男人又不是靠外表!」   「要比內涵的話,你和海峰就差更多啦,你到現在連中文和韓文都不會說。虧我們這次還是參加台、日、韓高中生的國際交流研習營。像我,沒幾天就會說日語了。」   「邦友,你不是很早以前就開始學日語了嗎?等等,台灣隊和韓國隊好像也是之前就學日語了,這點對我們日本人很不利吧!」   「即使如此,你還是程度最差的一個。」   「誰、誰說的。我聽得懂一些簡單的中文、韓文日常會話啦。」   「是嗎?那我們來說中文怎麼樣?」   聽到邦友的這個提議,翔真連忙搖頭說道:   「總而言之,就算那個叫海峰的再厲害,棒球還是贏不了我。棒球可是日本的國粹呢。」   翔真手指著站在打擊區的海峰說道。   「好!王海峰!光明正大地比賽吧!」   「……」   海峰不發一語地拿起金屬球棒,雙腳輕盈地拉開,左腳踝稍微離地。看到紋風不動的球棒前端,翔真不由得嚥下口水。   「哼……氣勢不小呢。」   「喂!快點投球吧。」   擔任捕手的張東河蹲好姿勢,揮揮手套說道。   「反正只是打好玩的而已,當敗投也沒什麼好丟臉的。」   「東河,連你也認為我的球會被打出去嗎?」   「可不是,瞧你都嚇得發抖了。」   「我才沒有發抖!這叫提高警覺!因為海峰的姓和王選手一樣。」   緊緊握住手套裡的球,翔真深深吸了一口氣。   「冷靜。小學的時候不是當過好幾次投手嗎?要是這時候被打擊出去的話,豈不是太對不起在大聯盟奮戰的日本選手了嗎!」   「你在嘀咕什麼?翔真。」   「我在集中精神。因為我要投出最完美的直球!」   翔真雙腳站定,擺好投球的態勢。   「這將是我全神貫注的一球,有本事就揮棒吧!」   說完,翔真把球投了出去。就在球即將飛入東河手套前的那一瞬間,海峰的球棒一揮,傳出清脆的金屬聲響後,白色的球應聲彈飛。球劃過萬里無雲的藍天,消失在球場盡頭的樹林裡。   「再、再見全壘打……」   翔真站在投手丘上,懊惱地垂下肩膀。
【8月2日(星期六)傍晚5點45分】
  「可惡!明明只要再三振一個,我們這隊就贏了啊!」   紅島館的2樓房間裡,翔真懊惱地倒在床上。   「那時候應該投滑球嗎?還是指叉球……」   「喂,你是不是只會投直球?」   秋雄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挖苦翔真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你也盡力了,畢竟你不是運動社團出身的。」   「我是沒有參加運動社團,可是我的運動細胞不錯啊,小學的時候常打棒球呢。」   聽到翔真這麼說,正在窗邊和東河玩撲克牌的邦友忍不住笑出聲。   「翔真,就算你是棒球隊也無法三振海峰,除非你是甲子園的優勝投手。」   「我承認,海峰真的很厲害。」   翔真撐起上半身,看著被夕陽染成橘紅色的窗外。   「我全力投出的直球,居然被他打出再見全壘打,真不愧是姓王。」   「那跟他的姓無關。海峰原本不想參加比賽,球員名單也沒有他,我還想說這下我們穩贏的。沒想到後來他被編入敵營,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們輸定了。」   「別忘了,對手陣營還有一個金古漢。」   東河打斷翔真和邦友的談話。   「海峰很厲害,可是古漢也是個天才。不,我認為古漢的實力甚至超過海峰。我可不是因為我們都是韓國人才這麼說的喔。那傢伙的運動神經簡直就是怪物等級呢。」   「他那麼強嗎?」   東河點點頭,回應翔真的問題。   「別看我體格健壯,打架也很在行,可是連我都不敢招惹古漢。那傢伙輕輕鬆鬆就可以舉起130公斤的槓鈴,可是偏偏他的體重只有60公斤左右而已。」   「130公斤……」   翔真回想了一下古漢的體型。他的身高和翔真差不多都是175公分左右,胸膛非常厚實。五官精悍、右臉頰有一道10公分的舊傷疤。   「古漢的氣勢的確很驚人,看不出來跟我一樣都是17歲。」   「就是啊。所以我說,最好不要招惹那傢伙。」   「我才不會招惹他呢,我們這次活動的目的是國際交流。」   「沒錯沒錯。畢竟好不容易才又有跟日本人交流的機會,前幾年因為凱爾德病毒肆虐,各國都禁止日本人入境呢。」   「……是啊。」   翔真的雙眉間擠出一條深深的皺紋。   2010年,許多國家有鑑於日本國內連續發生好幾起凱爾德病毒造成的事件,紛紛禁止百姓前往日本。日本的貿易因此大幅萎縮,經濟受到嚴重的打擊。幸好,目前凱爾德病毒和操控凱爾德病毒的奈米女王程式,已經在日本和美國兩國政府的嚴密控管當中,一般民間機構也禁止從事有關這方面的研究。   這樣的決定,主要是為了防止某些國家將凱爾德病毒運用於軍事方面,所以無可厚非。不過也因為這樣,使得有關凱爾德病毒的研究遲遲沒有進展。   像是宗教團體「再生」在北海道散播的變種凱爾德病毒抗體,至今還沒有研發成功,北海道的病毒感染者依舊不能離開北海道。   但是話說回來,2010年發生在赤池山高中的事件結束之後,到現在一直沒再發現新感染者也是事實。日本政府因此向世界宣布,凱爾德病毒已經完全受到控制。   2013年春天,聯合國各會員國陸續解除了對北海道之外的日本其他地區的入境禁令,日本人也可以再度出國,日本的貿易量這才回升到事件發生之前的數字。   翔真等12名日本高中生,這次就是為了和台、韓兩國的高中生進行國際交流,而來到台灣的紅島參加研習營。為期18天的研習課程已經進入第5天,翔真和同樣來自日本的坂本秋雄、台灣人楊邦友,以及韓國人江東河成了交情特別好的朋友。   「哎呀,別提那些晦氣的事了。男生聚在一起應該多聊聊女生才對啊。」   邦友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拿出一張紅心A給翔真看。   「翔真,你喜歡誰?」   「喜歡?你是說女生嗎?」   「當然囉,不然你喜歡男生嗎?不愧是日本,真是開明啊。」   「怎麼可能嘛?愛說笑!」   翔真像搞笑藝人一樣,揮揮右手說道。   「說到喜歡的女生,跟我一起參加研習的同校學生就只有秋雄而已,根本沒什麼機會跟女生講話,談不上喜歡哪一個。」   「你不是常常和韓國的尹美麗聊天嗎?」   「是啊,我的確跟美麗很談得來,因為她常跑來跟我打招呼。」   「美麗說過她的目標是參加奧運長跑,說不定將來會成為名人喔。雖然身材偏瘦,少了點女人味,可是長得很可愛。」   「等等!」   東河粗厚的雙臂盤在胸前,眼睛瞇成細長一條。   「如果是要當女朋友的話,應該選高橋理緒、宋勤席,或是白志玲吧?」   「東河的口味很好猜。就是身材好、長得又漂亮的正妹。」   「男生本來就是喜歡漂亮的正妹啊,這是本能。秋雄,你喜歡誰?」   「我昨天晚上就決定了。」   秋雄露出得意的笑容,拿出智慧型手機的螢幕秀給翔真他們看。畫面上是一個短髮俏麗的少女。   「這樣你們就懂了吧?小松崎美佳已經是我女朋友啦。」   「啊!這麼說,你告白成功囉?秋雄,你的動作還真快。」   翔真眼睛閃爍著光芒,拍拍秋雄的肩膀說道。   「老實說,我本來以為你會被拒絕呢。美佳雖然不是大美女,不過長得好可愛,而且人又乖巧。」   「是啊,我們已經開始互傳簡訊了。幸好這座島上可以使用智慧型手機。」   「能用智慧型手機實在太方便了,我本來以為這座小島會收不到訊號呢。」   「台灣本島的港口就設有基地台,對我們來說可是一大福音啊。」   「就是啊,看到不懂的語言也可以上網查,真是的太方便了。」   「你不是只看成人網站嗎?」   「我哪有啊!自從參加研習營之後,我用翻譯軟體看了許多關於台灣的介紹……」   正聊得起勁時,房門突然被打開,佐緒里老師走了進來。   「你們要吵到什麼時候,都到吃晚餐的時間了。」   佐緒里老師是一名年過25的女性,平時都穿著灰色系的運動服。臉上只化了淡妝,長髮在後面綁成一束。   佐里緒老師揚著眉,盯著翔真說道。   「真是的,大家都在餐廳等你們幾個,還不快點過去集合。」   「是,對不起,我們這就過去。」   翔真立刻從床上爬起,向佐緒里老師低頭致歉。   佐緒里老師離開房間之後,邦友嘆了口氣說道。   「佐緒里老師長得很漂亮,可惜就是凶了點。她是翔真你們學校的老師嗎?」   「不是,她是負責這次研習營企劃的公司派來的。不過她好像有老師的執照。」   「這樣啊……難怪我覺得她不像一般的老師。」   「大概是因為她會說流利的英文、中文和韓文,所以才被派來帶我們日本團吧。」   「喂!」   秋雄先一步走到房間門口等待。   「快點走吧,不然佐緒里老師又要罵人了。」   「說、說得也是。」   翔真幾個人三步併兩步地快速往1樓餐廳移動。

作者資料

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廣島縣。大學畢業後,在IT產業就職, 並且開始寫小說當作娛樂。 在「E★EVERYSTAR」創作手機小說, 出道的代表作《國王遊戲》在十幾二十歲的讀者群中贏得爆發性的人氣, 並且改拍成電影。小說版與漫畫版累計總計出版突破550萬冊。 夢想是進行世界自然遺產巡禮。 因為喜歡夏天,所以覺得要是日本的四季都變成夏天就好了。 口頭禪是「冷死了」。

基本資料

作者: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譯者:許嘉祥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6-05-13 ISBN:9789571065465 城邦書號:SPB7Z000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