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國王遊戲〈深淵8.08〉(國王遊戲12)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全系列書籍銷售突破690萬冊 ◆手機點閱下載突破5,500萬人次 ◆連續4個月蟬連日本Yahoo! Mobage手機網綜合榜第1名 ◆盤踞金石堂、誠品、博客來、墊腳石、諾貝爾、何嘉仁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 絕境求生!? 孤島上僅存的20名台、日、韓高中生, 究竟誰能活到最後!? 地獄般的國王命令寄來的第6天,為了參加研習營而聚集在台灣孤島上的32名台、日、韓高中生,轉眼間只剩下20名左右,而最新的命令居然是「坂本秋雄必須殺死一個人,不服從命令的話,小松崎美佳就要接受懲罰」。國王是否真的身處其中?抑或是另有其人…… 【遊戲規則】 1 紅島上的所有人強制參加。 2 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 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 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命令】 吉村悠人、金古漢、 高橋理緒三人, 合計要殺死不包括 彼此在內的5個人。

目錄

命令6 命令7 命令8 命令9 命令10 命令11 命令12

內文試閱

【8月8日(星期五)午夜12點0分】 8/8星期五00:00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這是紅島上所有人都必須參加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時限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6:坂本秋雄必須殺死一個人,不服從命令的話,小松崎美佳就要接受懲罰。 END 「這、這個命令是……」 翔真半張著嘴,抬起臉來。 秋雄和美佳就站在他的面前。 兩人像銅像一樣毫無動靜,眼睛直盯著手機的螢幕看。 「拜託!這種命令要怎麼完成?」 東河來回地看著秋雄和美佳。 「秋雄不殺死一個人的話,美佳就會死啊。」 聽到東河這麼說,秋雄和美佳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夾雜著秋雄混亂的喘息聲。 在皎潔的月光下,可以看見翔真懊惱的表情。 ——這是什麼命令。秋雄和美佳是男女朋友,為什麼國王會下這樣的命令? 冷汗從翔真的臉頰滑落。 位於台灣西南方數公里外的這座紅島,自從被捲入國王遊戲以來,已經過了6天。原本島上的43個人死了23人,現在只剩下包括翔真在內的20名高中生。 還活著的男生是翔真、秋雄、邦友、克也、悠人、東河、竹諾、古漢、海峰、龍義、永明11人。 女生是愛理、美佳、理緒、雪菜、若英、海音、志玲、萌華、勤席9人。 ——國王不採納龍義的建議,決定繼續進行國王遊戲。只剩下20個人而已,難道國王認為繼續殺人也不會被揭發嗎?或者,打從一開始就要跟大家同歸於盡? 岸邊濺起的浪花,打濕了翔真的運動鞋。 一旁的邦友張開緊閉著的嘴唇說: 「不出所料,國王遊戲還是要繼續進行。」 「不出所料?」 對於翔真的疑問,邦友點頭回應。 「龍義的提議其實很不錯,因為只要沒有新的命令下來,警方就會認定國王死於國王遊戲之中,可是國王顯然不在乎這件事。」 「國王不怕自己也會死嗎……」 「也許他有自信,就算國王的嫌疑人變少了,自己也不會被揭穿。而且這次的命令,只有一個人會受罰而已。」 邦友瞄了秋雄一眼。 秋雄直楞楞地盯著手機螢幕,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就像個假人一樣。 翔真緊閉雙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邦友和東河也不發一語地看著秋雄和美佳。 幾分鐘後,秋雄終於開口說話。 「……翔真,你願意幫我嗎?」 「幫你?」 「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想殺你,還有目前人不在這裡的若英。可是,其他人的話我就……」 「秋雄……難道你想……」 「沒錯。除了你們之外,我想殺一個人。」 秋雄的聲音聽起來陰暗又低沉。 「這個命令我非達成不可!無論如何!」 「可是……你想殺誰?」 「當然,我不打算殺正人君子。我的目標是國王的嫌疑人,而且立場和我們敵對的人。」 「和我們敵對的人?」 「沒錯。悠人在骰子裡動手腳,用這種方式殺死了志強。理緒也把你推落井底,打算殺了你。永明殺了芮琴,儘管他是用抽籤的方式,但是這幾個人都是危險分子。海峰、克也和古漢也是,為了達成命令,一樣會毫不猶豫地殺死我們。所以,我們要先下為強。」 「不要!」 美佳突然大喊。 她拼命搖頭,俏麗的短髮拍打著蒼白的雙頰,那對單薄的嘴唇也不自主地顫抖。 「我不想聽你說要殺誰!」 「妳在說什麼?美佳。」 秋雄抓著美佳的肩膀。 「我不殺人,妳就會死啊。」 「就算是這樣,我也無所謂。」 「別說傻話了!難道妳不想活嗎?」 「不是我不想活,而是我不要秋雄你殺人!」 豆大的淚水從美佳的眼眶裡滑了下來。 「你是我最喜歡的人,我不要你變成殺人犯。」 「美佳……」 秋雄將美佳緊緊擁入懷中。 「……為什麼……為什麼國王要下這樣的命令!」 秋雄發出痛苦的吶喊,仰頭望向天空。 「我也不想殺人。可是……為了美佳……我必須殺一個人才行。至少、至少有國王嫌疑的人……」 「夠了……不要再說了。」 美佳哭喊著。 「我寧願死在這裡。秋雄,請你答應我最後一個請求好嗎?」 「請求?」 「在受懲罰之前,我想和秋雄在一起。」 「……妳真的決定了嗎?美佳。」 「嗯。能和秋雄一起度過最後的24個小時,對現在的我而言是最幸福的事。」 美佳拭去眼眶裡的淚水,微笑著。 【8月8日(星期五)凌晨1點13分】 翔真、邦友和東河回到研習營中心,發現克也正在客廳休息。克也一面把染成金色的頭髮往後撥,一面朝翔真他們走來。 「喂,翔真。秋雄人在哪裡?」 「你問這個要做什麼?」 聽到翔真這麼問,克也嘖了一聲。 「你應該知道這次的命令了吧,我們必須提防秋雄啊。」 「……如果是這件事,那你大可以放心,秋雄不會殺任何人的。」 「不會殺任何人?」 「是的,因為美佳不允許秋雄殺人。所以,你不用費心去提防秋雄了。」 翔真緊皺著眉頭說。 「還有,秋雄和美佳不會再回來這裡了。」 「不回來這裡?那他們要去哪裡?」 「在西岸的燈塔附近有一間廢棄的空屋,他們說要一起待在那裡。」 「……我信不過他們。」 「喂,克也!」 翔真加大了音量說。 「是美佳自己親口說,她願意接受國王遊戲的懲罰!這樣你還懷疑嗎?」 「當然。因為可能會殺我們的人是秋雄,而且他聽到美佳那麼說,一定更想要殺我們。」 「為什麼這麼說?」 「寧願自己受罰,也不要自己的男朋友殺人。秋雄可能讓這麼善良的美佳受懲罰嗎?也許現在他還能保持理智,但是隨著時間逼近,他還是會想殺我們的。」 「你說這什麼話!」 「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吧。」 克也摸著耳朵的銀色耳環,不耐煩的咋舌。 「等等,搞不好你也在騙人,秋雄是不是躲在附近等著偷襲我。」 「連我你懷疑嗎?」 「你、邦友和東河都是秋雄的好友,為了救他,你們有可能會聯手對付其他人。既然國王遊戲確定會繼續玩下去,那麼,同夥越多對自己越有利不是嗎?」 克也朝翔真背後的邦友和東河瞥了一眼說。 「總之,這次的命令只要提防你們幾個和秋雄,應該就沒問題了。換個角度想,這個命令還算輕鬆。」 「輕鬆?」 「不要這麼衝嘛,翔真。在這種情況下,誰不是只顧自己活命呢。老實說,秋雄想殺誰我都沒意見,只要不殺我就行了。」 「克也……」 翔真用沙啞的聲音說。 此時,若英突然出現在走廊的另一端。她朝翔真這邊走來,兩邊的馬尾跟著左右擺動。 「翔真,秋雄和美佳人呢?」 「在燈塔附近的廢棄空屋裡,他們兩人決定要獨處。」 「啊……」 若英的表情瞬間轉為黯淡。大概是猜到秋雄不殺人的決定吧。 「這樣的話,美佳就會受到國王遊戲的懲罰……」 「是美佳自願的。她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變成殺人犯。」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救美佳了嗎?」 若英這麼問。翔真緊閉著嘴唇不發一語。 ——如果秋雄不殺人,美佳就只能接受懲罰了,而美佳自己也希望這樣。所以可以確定,美佳會在這次的命令中死去。 翔真被推進井裡差點死掉的時候,救他一命的人就是美佳和邦友。一想到自己的恩人快要死去,而自己卻無能為力,就讓翔真感到憤怒。 ——真的沒有辦法可以救自己的好朋友了嗎? 【8月8日(星期五)凌晨2點11分】 紅島館的第1會議室裡面,翔真和其他人正在開會。 「照你這麼說的話,秋雄並不打算殺我們囉?」 永明帶著極度懷疑的眼神看著翔真質問。被國王遊戲折磨了這麼多天下來,永明的臉頰已經有些凹陷,露在T恤外面的手臂也瘦了一圈。 「嗯。因為他女朋友美佳不要他殺人,所以秋雄應該是無法達成國王的命令了。」 翔真坐在椅子上,張開乾澀的嘴唇說。 「所以,在這次命令中只有美佳會死。」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就可以放心了。」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放心嗎?」 理緒從椅子上站起,雙手拍在面前的長桌上。 「的確,要是秋雄決定不殺人,我們就不會死。但是下一道命令該怎麼辦?國王並不採納龍義的意見啊。」 站在白板前的龍義楞了一下。眼鏡後方的那對眼睛充滿了血絲,雙手握拳,不停地顫抖。 「……怎麼會這樣?難道國王不怕自己被捕嗎?」 「也許,國王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理緒雙臂交叉,眼睛來回看著第1會議室裡的所有人。 「如果翔真說的是真的,那麼在這次的命令中只有美佳一個人會死。換句話說,剩下的19個人都是國王嫌疑人。」 「這太離譜了!」 龍義按捺不住性子說。 「國王至今還不肯現身,繼續玩下去的話,不是跟自殺沒兩樣嗎?現在除了台灣之外,日本和韓國的警方也都出動了,國王絕對逃不了。無論如何,不能再讓國王發出新的命令了。」 「沒用的。」 站在窗戶旁邊的海峰打斷了龍義的話。 「看樣子,國王似乎打算繼續殺人,所以下一道命令還是會再來的。」 會議室裡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海峰身上。海峰原本就細長的眼睛瞇得更細了,同時張開工整的雙唇說: 「從這次的命令來判斷,國王絕對是我們其中之一。因為他知道秋雄和美佳是一對戀人。」 「這麼說……」 「沒錯,國王是我們其中之一。」 這句話讓周圍的空氣瞬間凝結。每個人都一臉警戒,眼珠不安地左右移動。 翔真也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 ——海峰說得沒錯。國王極有可能就在我們這些人之中,而且就在這間會議室裡面。 眼前的海峰穿著黑色的T恤搭配牛仔褲,打扮和其他人沒什麼不同。但是他長得帥,腿又長,所以同樣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看起來就像雜誌上的模特兒。 ——我覺得,海峰是國王的可能性很低。的確,他這個人行事作風過於冷靜,殺起人毫不手軟,然而他是人稱台灣國寶的天之驕子,沒有理由搞什麼國王遊戲。如果從這點來看的話……。 翔真的視線移到把腿放在長桌上的古漢。古漢的嘴角帶著微笑,手摸著右臉頰上的傷疤。會議室裡的人都對眼前的狀況感到惶惶不安,唯獨古漢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比起海峰,古漢攻擊性強,天不怕地不怕。儘管如此,卻也不像是國王。如果他是連續殺人魔,應該也是直接動手的那一型。 「喂,海峰。」 志玲從椅子上站起來,往海峰走去。烏黑誘人的黑髮在她的背上輕輕地搖晃著,那雙露在牛仔短褲下的美腿就像模特兒一樣修長。 志玲張開塗了口紅的雙唇說。 「海峰,你認為誰是國王?」 「要是我知道的話早就把他監禁起來,逼他解除國王遊戲了。」 「原來台灣國寶也有不知道的事啊!」 「國王應該是透過藏起來的智慧型手機,遙控有奈米女王程式的電腦,傳送簡訊給我們,所以和一般的殺人案件不同,不在場證明是沒有意義的。警方對這種網路犯罪比較熟悉,只要花一些時間應該就能查出誰是國王。」 「照你這麼說的話,我們根本就找不出國王!」 志玲挑起勻稱的雙眉說。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讓國王遊戲終止嗎?」 「……只好把有國王嫌疑的人監禁起來了。」 「監禁?」 「是的。國王會因應狀況的改變,調整命令的內容。所以,只要在經過身體檢查之後把人監禁起來,國王就沒有機會傳送命令了。」 「這個主意不錯。就這麼辦,先把悠人監禁起來。」 「等一下!」 悠人連忙揮動雙手抗議。 「你們還在懷疑我是國王嗎?」 「我的確懷疑你是國王。誰叫你耍詐殺了志強。」 「我不是說了嗎?那是為了減少國王嫌疑人的數量啊。」 悠人鼓起雙頰說。那張中性化的臉龐,看起來就像個孩子。 「說起國王的嫌疑人,比我可疑的大有人在呢。」 「喔?你說,是哪幾個?」 「嫌疑最大的當然就是竹諾。」 悠人指著站在會議室門前的一名清瘦少年說道。 「竹諾對電腦很在行,國王不也是電腦高手嗎?」 「我才不是國王咧!」 竹諾細長的雙手在長桌上重重拍下。 「現在的奈米女王程式,即使是不懂電腦的人一樣可以操作。這是我從網路上看到的訊息。所以懂不懂電腦,根本不能作為懷疑的根據。」 「不,我會懷疑你不是因為奈米女王程式,而是被國王殺死的佐緒里老師。」 「佐緒里老師?」 「嗯。佐緒里老師原本打算把凱爾德病毒和奈米女王程式賣給恐怖組織對吧?可是,為什麼國王會知道這件事呢?」 悠人像是在問現場所有人一樣。 「於是我就在想,國王可能透過某種手段偷看到佐緒里老師的郵件,所以才決定要在紅島進行國王遊戲。說得更明白點,國王本身具有可以入侵佐緒里老師郵件的專業知識。」 「或許吧。但是,偷看電腦或是智慧型手機上面的郵件並不是很困難的事。現在很多程式和APP都這種功能。就算不使用這些程式,只要知道密碼的話,誰都可以偷看他人的郵件啊!」 竹諾額頭上冒出的汗珠,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總之,只因為精通電腦這件事就懷疑我是國王,實在很令人生氣。」 看到竹諾焦急的模樣,翔真想起美美老師說過的話。 ——竹諾小時候曾經殺死小動物,這好像是連續殺人魔的特徵之一。從這點來看,竹諾有可能是國王。 「既然這樣,那就兩個人都監禁起來。」 海音用她那像少年般的嗓音說。翔真的視線移向了海音。海音是個身材高挑,曲線窈窕的女生。因為留著一頭短髮,五官又帥氣,看起來就像個小帥哥。 海音那對細長的眼睛,在悠人和竹諾之間來回地游移。 「悠人和竹諾,你們知道為什麼大家會懷疑你們是國王了吧?若是不服氣,就讓時間證明你們不是國王吧。」 「證明?」 竹諾看著海音說。 「妳的意思是,監禁我和悠人,看看國王遊戲的命令還會不會來是嗎?」 「嗯。如果我們之後又收到新的命令,就證明兩位不是國王。這對你們來說,並不是壞事。」 「這……這麼說也是有道理……」 「悠人你呢?把你懷疑的竹諾也一起監禁起來,這樣你就沒有意見了吧?」 「嗯……」 悠人發出低吟,用拳頭咚咚咚地敲著自己的頭。 「那就這麼決定了。那麼,該把你們監禁在哪個房間呢……」 「等一下。」 龍義突然舉手。 「既然要監禁,我還想提另外一個人。」 「另外一個人?」 「是的。我懷疑邦友是國王。」 龍義此言一出,大家的視線全部集中在翔真旁邊的邦友身上。 邦友皺起眉頭,嘆了口氣說。 「龍義,你之所以會懷疑我是國王,是因為我寫的那篇論文嗎?」 「……沒錯。」 龍義直截了當地回答。 「你在高中生論文比賽中,寫了一篇關於凱爾德病毒的文章,而且得到極高的評價。因為對凱爾德病毒描述得鉅細靡遺,已經超出了高中生的程度。」 第1會議室裡引起了騷動。 「喂,龍義,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的。在網路上很快就可以查到。」 龍義回答完克也的疑問後,又繼續說。 「邦友,我想你也知道為什麼我會懷疑你。所以請你和悠人、竹諾一起被監禁吧。」 「……好啊。」 「喂,邦友。」 翔真抓住邦友的肩膀說。 「你不是國王,卻要受到監視,這樣你無所謂嗎?」 「這是向大家證明我不是國王的機會,我願意被監禁。」 邦友的視線從翔真移到龍義身上。 「可是,監禁的時間到明天……不,到今天午夜12點可以嗎?」 「一直被監禁,對你有什麼不方便嗎?」 「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國王。我不知道悠人和竹諾心裡怎麼想,但是如果國王另有其人,那麼命令一定還會再來,要是到時候我們還受到監禁,說不定就無法達成新命令了。」 「啊、說得也是。」 悠人頻頻點頭附和。 「說不定,新命令對於受到監禁的我們非常不利。所以,我也不希望自己被監禁在房間裡。至少門不要上鎖,讓我們可以自由進出。」 「那樣還叫監禁嗎?」 龍義眼鏡後方的眼睛閃過一道光芒。 「讓你們自由進出的話,那還有什麼意義?說不定你們會趁機跑去藏手機的地方,偷偷傳送簡訊。」 「只要在離開房間的時候跟監我們就行了,我們會盡量不要外出。」 「……好吧。以我們的立場,只要確定你們不是國王就好了。」 「我知道自己不是國王。如果竹諾或邦友其中之一是國王那就好了,這樣新的命令就不會再來,國王遊戲就能結束了。皆大歡喜的結局。」 「拜託,都死了20幾個人。就算國王遊戲結束,也不能說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吧。」 「哈哈哈,說得也是。」 悠人發出高音貝的笑聲,吐了吐舌頭。

作者資料

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廣島縣。大學畢業後,在IT產業就職, 並且開始寫小說當作娛樂。 在「E★EVERYSTAR」創作手機小說, 出道的代表作《國王遊戲》在十幾二十歲的讀者群中贏得爆發性的人氣, 並且改拍成電影。小說版與漫畫版累計總計出版突破550萬冊。 夢想是進行世界自然遺產巡禮。 因為喜歡夏天,所以覺得要是日本的四季都變成夏天就好了。 口頭禪是「冷死了」。

基本資料

作者: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譯者:許嘉祥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6-10-14 ISBN:9789571069074 城邦書號:SPB7Z00000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2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