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國王遊戲〈起源〉(國王遊戲6)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睽違1年!驚悚小說王者再臨! 全系列在台銷售突破33萬冊! 32年前慘絕人寰的悲劇,血腥呈現! 32年前的第一場悲劇,正是國王遊戲一切的起點。在那個幾乎與世隔絕的深山村落夜鳴村,出乎想像、慘絕人寰的殺戮遊戲,即將朝無知的村民襲來…… 遊戲規則 1.全體村民強制參加。 2.收到國王的命令之後,絕對要在1天之內達成使命。 3.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命令4: 由本多一成指定一位自己以外的村民, 被指定的人將遭受斬首的處罰。 若不服從命令, 村裡的所有人都將遭受斬首的處罰。 【相關情報】 ◎全系列書籍銷售突破500萬冊 ◎手機點閱下載突破4,900萬人次 ◎連續4個月蟬連日本Yahoo! Mobage手機網綜合榜第1名 ◎盤踞金石堂、誠品、博客來、墊腳石、諾貝爾、何嘉仁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

目錄


序章
規則
夜鳴村居民
命令1
命令2
命令3
命令4
命令5
命令6
命令7
命令8
命令9
命令10
終章

內文試閱


【1977年8月4日(星期四)下午2點2分】

  「喔喔!找到了、找到了!」

  見到闊葉樹的樹幹上生長的鳳尾菇,本多一成眼睛馬上亮了起來。這些鳳尾菇帶著奶油白色,就像嬰兒的手掌一樣大,全都群聚在樹幹的某一面,就像是一群蝴蝶停在樹幹上休息似的。

  一成墊起穿著運動鞋的腳,把背脊拉直,抓著位置最高的鳳尾菇,從根部扭下來。一股菇類的香氣飄進了鼻腔。

  「帶回去給奶奶,放進米飯裡一起蒸吧。」

  一成把那些香菇一朵一朵地摘下,放進竹簍裡。當竹簍變成半滿時,他身後的樹叢傳來了聲響。回頭一看,一個穿著胭脂紅的襯衫、搭配牛仔褲的少女,就站在那兒。她及肩的黑髮,被樹林枝葉間灑下的陽光照得閃閃發亮,澄澈的眼眸像是水面波光一般地搖曳著。少女張開櫻桃色的小嘴,朝一成跑了過來。

  「對不起喔,我來晚了,一成。」 少女雙手合掌,不停地低頭道歉。一成面帶微笑,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說:
  「沒關係啦,奈津子。妳遲來得好,看來這次採香菇比賽,我是勝利在望啦!」

  「什麼?你已經採這麼多啦?」

  本多奈津子往一成手上的簍子裡面看去。

  「不會吧!都超過一半以上了!」

  「那邊的山毛櫸長了很多,怎麼樣?我的運氣不錯吧!」

  「咦?這樣不公平啦!」

  奈津子鼓起臉頰抗議。

  「誰叫妳明明知道今天要採香菇還遲到,這個叫自作自受。不過,妳還是可以拿第2名,這樣也不錯啊。」

  「這叫強迫中獎。因為只有我跟你兩個人而已。」

  「啊、被妳發現啦!」

  「那還用說嗎!一成是大笨蛋!」

  奈津子握起小小的拳頭,在一成的胸膛上咚咚咚地敲著。

  「討厭,我絕饒不了你。」

  「哈哈哈,對不起。我把我採到的香菇分一半給妳好了。」

  「這樣還不夠。」

  「喂,那妳還要我怎麼做呢?」

  「……抱緊我。」

  「這、這樣不好吧。」

  一成滿臉通紅地看著奈津子。

  「萬一被村裡的人看到的話就糟了,我們是堂兄妹,那些大人無法接受這種事的。」

  「在這麼偏僻的山裡,有誰會看到啊!」

  「嗯……被看到的機會是不高,可是……」

  「該不會是……你不想吧?」

  望著奈津子濕潤的眼眸,一成下意識地把手環繞到她的背後。隔著襯衫,他感覺到奈津子柔軟的肌膚和加速的心跳。

  奈津子把頭依偎在一成的胸膛,「呼」地嘆了一口氣。

  「你不是說過……堂兄妹可以結婚的嗎?」

  「是啊。不過像夜鳴村這種偏僻的山區村落,多少都有一些不合理的傳統,大部分的人還是無法接受。妳母親弓子伯母,不也是這樣嗎?」

  「嗯。」

  一成咬著嘴唇,搖搖頭說:

  「我早就有這種預感了。每次我跟妳走得太近時,就覺得伯母好像在瞪著我們。」

  「……夜鳴村真的是有點奇怪。生活所需都是自給自足,和外面的世界幾乎沒有往來。唯一和外界聯繫的那條路……也常常被擋住。」

  「就是啊。不過,妳也不要煩惱太多了,我想總有一天,大家會接受我們兩個在一起的事實的。」

  「希望如此。」

  「放心,一定可以的。」

  一成摟著奈津子的手臂,不自覺地更加用力了。

  「那一天一定會來臨的………」

  奈津子看了一眼附近長滿香菇的山林。這一帶除了香菇之外,還開了許多金盞花。

  金盞花的葉子大約有5~18公分長,是屬於單葉互生的草本植物,葉子上有雜生的絨毛。花徑約10公分,通常分成橘色和黃色兩種。花瓣有單層的,也有八層的,花朵中心的黑色部分是一大特色。

  金盞花一般來說都是秋天播種、冬天結實,在這個地區初夏時節開花是很普通的事。

  它的花語是「別離的哀傷、失望與和平」。

  在日本,這種花通常被視為觀賞植物,所以經常可以在花圃裡看到它們的蹤跡。不過在歐洲,金盞花的原種可以食用,是屬於藥草的一種。甚至有人用金盞花做成軟膏,治療燒燙傷、青春痘之類的皮膚毛病。

  金盞花發芽之後,一年之內會經歷開花、枯萎,是一年生的植物。

  奈津子閉著眼睛,小鳥依人地靠在一成的胸膛上。

  ──也許,我們家族的血脈,必須在某個地方斷絕才行。不管是一成、或是任何東西,都要在某個地方結束。只有毀滅才能帶來救贖。為了這個目的,我們這個受到詛咒的家系……必須犧牲。

【8月4日(星期四)晚間6點12分】

  一成和奈津子帶著一大簍採收到的香菇,在山路上走著。過了好一會兒,眼前的視野突然豁然開朗,放眼望去還可以見到木造房舍聚集的村落。

  「已經很晚了,我們得加快腳步才行!」

  一成對著背後的奈津子這麼說,然後繼續在通往村子的下坡路上疾行。

  抵達奈津子的家時,天色早已變得昏暗。兩人才剛踏進院子裡,家裡的拉門隨即打開,奈津子的母親本多弓子就站在那裡。弓子的視線在一成和奈津子之間來回移動,然後吊起工整的雙眉說: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你們到底做什麼去了?」

  聽到弓子尖酸的語氣,一成趕忙解釋道:

  「弓子伯母,我們只是去採香菇啦。」

  「採香菇?就你們兩個?」

  「本來還有找勇二和龍司一起去的,可是他們說要忙田裡的活,所以拒絕了。」

  「我說一成……像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取消嗎?奈津子是青春期的少女,你居然邀她去山裡……」

  「伯母,我只是……」

  看著一成不知如何辯解的模樣,弓子鄙夷地嘆了一口氣說:

  「你們兩個可是堂兄妹,行為要檢點才行!」

  「媽!」

  奈津子像是要袒護一成似的,跑到前面去。

  「檢點?要檢點什麼?我和一成又沒做錯事!而且,就算是堂兄妹,也是可以結婚的啊!」

  「奈津子,法律和現實是不一樣的。雖然法律允許堂兄妹結婚,可是村民們會用什麼眼光看你們?村裡有村裡的規矩,大家都要遵守規矩才行。」

  「我才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呢!」

  奈津子紅著眼眶大喊。

  「為什麼媽每次都是這樣!總是那麼在意村民的眼光!」

  「奈津子!我已經跟妳說過好幾次關於我們家系的事情了!祖先們早就選擇要和外界隔離,妳最好認清這點!」

  「妳是指曾祖母是咒術師的事情對吧?我記得很清楚!」

  「沒錯,當年我們的祖先就是靠著咒術以及替村民治病,才能換取食物,而且和村民之間建立了信任。要是你們兩個流著同樣血脈的堂兄妹結婚的話,村民對我們的信任馬上就會瓦解了。」

  「都什麼時代了,那些早就沒有意義了。媽,妳也不懂咒術不是嗎?死去的老爸也是一輩子務農,所以現在根本沒有人在乎我們家的祖先曾經做過什麼。」

  「不管怎麼說,失去了村民的信任就是不行!我們家族就是這樣小心翼翼活下來的!」

  看著弓子一副不容辯解的態度,奈津子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

  「我受夠了!媽太愚昧了!什麼咒術師!那只是用來隱瞞事實的假象而已!其實根本就是……」

  「不准妳再說下去,奈津子!」

  弓子用幾近發狂的音量,阻止奈津子繼續說話。

  奈津子跑進房子旁邊的一間倉庫,從裡面傳出喀嚓上鎖的聲音。弓子用拳頭不停地敲著厚重的木門。

  「給我出來!那裡面有放藥啊!」

  「討厭……我討厭媽!討厭反對我們交往的村民!」

  倉庫裡傳來奈津子掩面哭泣的聲音。一成也想勸奈津子,不過被弓子制止了。

  「一成,請你回去!你在這裡只會讓奈津子的情緒更加不穩。」

  「可是……」

  「別說了,這是我跟我女兒的問題。」

  一成緊閉著嘴唇,離開了倉庫。


  回到自家房間之後,一成在榻榻米上躺成大字形,茫然凝視著天花板,無奈地嘆氣。

  「當堂兄妹,還真是麻煩啊……」 一成想起很久以前的回憶。

  那是進入小學念書之前的事了。奈津子很喜歡玩遊戲,幾乎每天都會帶著紙牌或是雙六,到一成家裡玩。奈津子玩遊戲的時候非常專心,而且輸給一成的時候常常會沮喪不已。

  有一回,一成假裝輸給她,沒想到奈津子居然哭著抗議「要是不認真玩的話就不好玩了!」當時,一成對奈津子這種認真的態度頗有好感。不知不覺中,這種好感漸漸轉化成了愛情。

  一成升上中學之後,他和奈津子這對堂兄妹經常像戀人一樣出雙入對,也因此引來大人們的指指點點。

  『堂兄妹不應該這麼親近!』

  每次聽到大人這麼說,一成心裡總是很難過。就好像他和奈津子來往是一件壞事,所以才會遭到反對。雖然他也明白大人們是出於關心才會反對,但內心還是無比痛苦。

  一成又嘆了口氣之後,站了起來。他拍掉沾在牛仔褲的塵土,打開壁櫥的紙門,從裡面拿出一個茶色的紙袋。紙袋裡裝的是一個純白色的兔子布偶,那是他特地跑去山下的小鎮買來的,要送給奈津子當作生日禮物。

  「不知道奈津子收到之後……會不會開心呢?」

  一成對著兔子布偶這麼問。當然,兔子是不可能回答的。X字形的嘴依舊緊緊地閉著。

  「算了,問也問不出答案。」

  一成抱著布偶,凝視窗外。外面的景色已經被黑暗籠罩,白天還是綠油油的山脈,現在全變成黑色的巨大黑影。 不知道從哪裡傳來野獸的嗥叫聲,而且連續叫了好幾聲,聽起來既尖銳又可怕,彷彿在預告有不祥的事情即將降臨一般。

  「奇怪?這叫聲聽起來不太尋常……」

  持續嗥叫的獸鳴,讓一成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有種不祥的預感。到底是什麼?

  「村子的規矩、習俗……奈津子。」

  一成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喃喃地唸著心愛女孩的名字。

【8月8日(星期一)上午10點21分】

  突然間,拉門喀啦喀啦地打開了,同時傳來粗野的叫聲。

  「喂──!一成!你在家嗎?一成?」

  聽到有人不停叫喚自己的名字,一成闔上了數學參考書,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出兩坪大的房間後,從陰暗的走廊朝土間(註1)的方向看去,一個穿著素色T恤搭配牛仔褲的少年就站在那裡。少年的肩膀又寬又厚,身高也比一成高出10公分左右。

  ※註1:主要出入口的過度空間,通常未鋪設任何鋪面。

  往上梳的短髮和深邃的五官,看起來就像個大人一樣。

  「什麼啊、拜託,是勇二啊!有什麼事嗎?」

  一成搔搔頭,朝同班同學勇二所站的土間走去。

  「我不會去田裡幫忙喔,我還得念書呢!」

  「嗄?不會吧,念書?這麼珍貴的暑假耶。」

  「就因為是暑假,所以更不能一直玩啊。第二學期一開始就有考試,井上老師不是說過了嗎?」

  「你說那個考試啊,等到31日再臨時抱佛腳就行啦。」

  「只準備一天怎麼夠啊!」

  「當然夠啦。我們還只是高一生,那麼用功念書有什麼意義呢?」

  勇二的嘴角向上吊起,露出奸邪的笑容。

  「對了,發生一件很有趣的事喔。」

 「有趣的事?」

  「是啊。龍司和道子已經去集會所了,你也一起來吧!」

  「為什麼我要去那裡?」

  「因為你也是10幾歲的青少年啊。」

  「10幾歲?10幾歲有什麼問題嗎?」

  「拜託,別問那麼多了,奈津子也會去喔。」

  「咦?奈津子不是人不舒服嗎?她應該躺在床上休息才對呀!」

  一成睜大眼睛這麼問勇二。因為自從4天前去山裡採香菇回來之後,奈津子好像就開始不舒服,而且一直沒有踏出家門一步。雖然他去探望過幾次,可是弓子伯母總是說「沒什麼」,不讓他去見奈津子。

  「好像已經恢復了,早上我還看到她出來散步呢。」

  「是嗎……她已經恢復啦?真是太好了。」

  一成放鬆了臉頰,「呼」地嘆了一口氣。看到一成這種反應,勇二又露出奸邪的笑容。

  「奈津子也去的話,你就沒意見了吧?」

  「我、我又不是這個意思。」

  「總之,你快跟我去吧,詳細的情況,到了集會所再告訴你。」

  勇二抓住一成的手,硬是把他往外拉。

  「好、好啦。我跟你去就是了,先讓我穿上鞋子吧。」

  一成穿上運動鞋之後,走出了家門。

  此時的太陽已經高高升起,院子裡桂花樹的葉子在陽光的照射下,更顯得翠綠。往遠處看去,還可以看到幾個正在葡萄田裡工作的村民身影。

  ──老爸現在應該在公所上班吧。

  一成的視線往東邊移動。

  那裡有幾間茅草屋頂的民家,再往前看去,可以看到一條狹窄的柏油路。 從那條路下山的話,就可以到父親上班的小鎮了。

  勇二呼喚著停下腳步的一成。

  「喂!一成,快點!再不快點的話,我要丟下你囉!」

  「請便,反正我又無所謂。」

  一成雖然嘴裡抱怨,卻還是繼續在狹窄的道路上走著。

  抵達集會所之前,班上的三上龍司和平野道子已經在那裡等候了。他們兩個就坐在集會所前那片廣場的木材堆上。

  看到一成來了,道子一派輕鬆地舉起左手打招呼。

  道子穿著一件胸前印有英文字的粉紅色T恤,下半身搭配牛仔布料的短褲,曬成健康小麥色的修長美腿,完全展露無遺。

  道子張開圓潤的嘴唇說:

  「早安,一成。你也被勇二叫出來啦?」

  「是啊。對了,他說的有趣的事情是什麼?」

  「不知道耶,勇二只跟我說『到集會所集合』而已,他也跟龍司這麼說。」

  道子用手指著坐在旁邊的龍司說道。

  龍司吹著泡泡糖,連續點了幾個頭,呼應道子的話。

  「也就是說,除了勇二之外,沒有人知道答案囉……」

  看到喃喃自語的一成,勇二臉上露出了故弄玄虛的笑容。

  「呵呵呵,其實,和也他也知道。」

  「和也?到底是什麼事啊?」

  「再等一下吧,和也會帶奈津子來……啊、他們來了。」

  沿著勇二的視線看去,念小學六年級的中村和也正一面揮手一面朝這邊走來,奈津子和念中學二年級的梅田靜世則是跟在他的後面。

  「奈津子,妳不要緊了嗎?」

  一成跑向奈津子這麼問。奈津子尷尬地伸了一下粉紅色的舌頭。

  「嗯,只是有點發燒而已,已經沒事了。倒是你,還特地跑去探望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從那天起,我媽就變得很囉唆呢。」

  「不要想太多,弓子伯母本來就是那麼嚴格。」

  聽到一成和奈津子的對話,站在一旁的勇二臉頰抽動了一下。

  「咦?一成,你和弓子伯母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啦。對了,你把我們這些10幾歲的人找來,到底有什麼事?」

  「啊、對喔。這件事重要多了,因為關係著我們大家的性命呢。」

  「關係著大家的性命?到底是什麼事?」

  在一成的逼問下,勇二從牛仔褲的口袋裡掏出一個皺巴巴的黑色信封。

  「有人把這封信,丟進我家的信箱裡了。」

  「這是什麼……」

  一成從勇二的手中接過那封信。信封的表面好像故意用墨汁塗黑,因為可以看出塗抹的痕跡。

  「為什麼要塗成黑色的呢?」

  「別管外面的樣子了,先看看信紙寫的內容吧。」

  「啊、說得也是。」

  一成從信封裡取出一張白色的信紙。

【這是全體居民強制參加的國王遊戲。收到國王的命令後,絕對要在一天之內達成使命。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1:10幾歲的村民要摸死人的身體。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吊死的懲罰。】

作者資料

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廣島縣。大學畢業後,在IT產業就職, 並且開始寫小說當作娛樂。 在「E★EVERYSTAR」創作手機小說, 出道的代表作《國王遊戲》在十幾二十歲的讀者群中贏得爆發性的人氣, 並且改拍成電影。小說版與漫畫版累計總計出版突破550萬冊。 夢想是進行世界自然遺產巡禮。 因為喜歡夏天,所以覺得要是日本的四季都變成夏天就好了。 口頭禪是「冷死了」。

基本資料

作者: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3-11-14 ISBN:9789571053813 城邦書號:SPB2503415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9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