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國王遊戲〈煉獄11.04〉(國王遊戲10)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全系列書籍銷售突破670萬冊 ◆手機點閱下載突破5,500萬人次 ◆連續4個月蟬連日本Yahoo! Mobage手機網綜合榜第1名 ◆盤踞金石堂、誠品、博客來、墊腳石、諾貝爾、何嘉仁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 全系列在台銷售突破42萬冊大關! 國王究竟是班上的哪個人? 驚人真相,即將揭曉! 奈米女王程式遭到神秘人士竊取,全新的死亡遊戲再度展開。從第一道命令開始,短短一週的時間,讓原本32名同學的班級,銳減到剩下18人。然後,新的命令再度傳來。【林英行把自己懷疑的國王嫌疑人名字寫在紙上】——從倖存同學中揪出國王的審判大會,即將開始! 遊戲規則 1 全班同學強制參加。 2 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 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 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命令: 殺死同性的同學。不得殺死異性。 若無人死去,每隔24小時, 會隨機挑選一名學生進行懲罰, 直到有6名學生死去為止。

目錄

命令7 命令8 命令9 命令10 命令11 命令12 命令13

內文試閱

  【11月4日(星期四)中午12點0分】   【11/4星期四12:00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這是赤池山高中2年A班全班同學強制參加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之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7:林英行把自己懷疑的國王嫌疑人名字寫在紙上。被寫上名字的學生將會受到懲罰。被寫上名字的學生如果不是國王,林英行要受到懲罰。 END】   生還的18名學生,現在都集合在2年A班的教室裡。   奈留美、久志、陽平、伊織。   誠一郎、蒼太、佐登志。   英行、武、美樹、陽菜子、陽子、未玖。   夢斗、時貞、星也、由那、風香。   臉色蒼白的班長英行雙手撐在教案上,嘴唇緊閉。三七分頭看起來有些凌亂。   在鴉雀無聲的教室裡,響起了英行的聲音。   「那麼,審判要開始了!你們全都是被告,我是法官。」   「喂,等等!」   誠一郎從椅子上站起來。   「為什麼我們是被告?你要在紙上寫誰的名字,不是已經決定好了嗎?」   「決定好了?」   「是啊。除了城戶宗介之外沒別人了!那個傢伙打從國王遊戲一開始就失蹤,而且,班上沒有感染凱爾德病毒的人,就只有他一個人了。」   「問題就在這裡啊。」   英行冷靜的聲音在教室裡迴響。   「要是宗介沒有感染凱爾德病毒的話,那麼我在紙上寫他的名字,也懲罰不到他。再說,假使國王是宗介的話,那麼這次的命令本身就有問題啦。」   「就是有問題,才會出這樣的命令啊!即使你寫宗介的名字,他也不會受到懲罰。明白說吧,這是宗介為了殺掉你所設計的陷阱。要是你寫其他同學的名字,被寫名字的同學和你都會死。不用考慮了,直接寫宗介的名字就對了!」   誠一郎朝面前的桌子重重拍下。   「班長!我這麼說是想要救你啊!」   「別假好心了。」   「嗄?我假好心?」   「其實你是擔心我寫你的名字吧?只要被我寫了名字,就算不是國王,也會受到懲罰。」   「啊……我……」   看到啞口無言的誠一郎,英行笑了。   「不過,我也會參考你的意見,老實說我也覺得宗介的可能性很高。」   「既然這樣,那就快寫宗介的名字吧!先確定那傢伙是不是國王比較要緊。」   「比較要緊是嗎……?對你來說也許是這樣,不過我可不一樣喔。要是我寫的人不是國王,那我可就死定了。」   英行的視線轉向坐在椅子上的其他同學。   「所以我決定,包括宗介在內,我要一視同仁當作嫌疑犯看待。當然,這和陣營沒有關係。」   聽到英行的這番話,奈留美啪啪啪地拍起手來,露在方格紋裙下面的那雙腿也同時交換了位置。她張開豐潤的雙唇說:   「不愧是英行,果然比誠一郎冷靜多了。也許,我們可以對你有所期待呢。」   「有所期待?」   「嗯。要是英行猜中誰是國王的話,說不定國王遊戲就可以結束了。假使國王就在這間教室裡,那他有可能會在這次的命令中死去。這樣的話,國王就再也不能傳送命令啦。」   「說得很對。從這次的命令可以瞭解,國王好像會照當時的狀況,決定命令的內容,而且還事先設定好傳送簡訊的時間。」   「如果是這樣,那國王不就是星也嗎?普通的高中生又不會寫電腦程式。」   被點名的星也,從椅子上跳起來。   「不是的!我不是國王!」   「如果國王不是宗介的話,最有可能是國王的人嫌犯就是你啊。不但會電腦,還被撞見在校外和智輝聊天,警方也把你列為嫌疑名單,甚至從你家裡的電腦發現奈米女王的修正程式不是嗎?」   「那個程式不是我灌的!」   「既然不是,為什麼會在你家的電腦裡發現呢?」   奈留美側著頭,朝上看著星也。在奈留美銳利的眼神注視之下,星也的身體不禁顫抖了起來。   「妳問我,我也不知道啊。不過,我確信自己絕對不是國王。」   「這是什麼回答?這種話誰都會說,你必須想出可以說服大家的理由才行啊。」   「我……」   「原來如此……奈留美懷疑星也是國王?」   英行朝星也瞄了一眼。   「的確,星也是國王的可能性很高。首先,他和智輝都沒有加入陣營。至於動機,可能是他覺得智輝和自己處境類似,所以才會展開報復……」   「我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啟動國王遊戲呢!」   「這可難說喔,國王的目的是要替智輝報仇,我想這點是不會錯的。所以說,和智輝有交情、曾經想要阻止霸凌、或是處境相似的人,嫌疑比較大不是嗎?」   英行的視線從左到右,看著每一個學生的臉。   「從交情來看,最有嫌疑的是……武。因為他是在智輝的告別式上,第一個哭出來的人。」   坐在最後面位置的武,瞬間臉色大變。   「之前在赤池山的時候,我不是說過了嗎?智輝陪我下過幾次將棋,而且……」   「而且什麼?」   「……我因為沒能阻止霸凌,一直感到很後悔。」   武的聲音越來越小。中分的頭髮微微地飄動著。   「我明知道智輝被霸凌,卻沒出面阻止。其實,我很想阻止班上那些人……」   「這就是動機啦。所以你才會啟動國王遊戲……」   「你別亂說!報仇也不可能讓智輝起死回生啊。再說,我怎麼可能讓自己感染凱爾德病毒,來參加這種死亡遊戲?想也知道不可能。如果我是國王的話,早在第一個命令時候,就下令殺死除了我之外班上的其他同學了。那樣的命令,隨便想就好幾十個。」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還是不能把你從國王的嫌疑名單中剔除。」   英行微微張開嘴,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武,雖然你是我們陣營的一員,可是在這次的命令中,也不能給你特別優待。因為這不僅關係到我這條命,也關係著其他不是國王的同學的命。」   「說得沒錯。」   蒼太滿臉笑容地把手裡的一小片餅乾往嘴裡送。   「……要是這次班長可以猜中國王的話,我們全都有救了。拜託你,一定要猜中國王啊。」   「瞧你說得好像跟自己無關似的,你也是國王的嫌疑人之一喔。」   「咦?我嗎?」   蒼太驚訝地猛眨眼睛,那張娃娃臉,看起來就像中學生。   「我也有參加霸凌智輝的陣營,怎麼可能會為了替智輝報仇,而啟動國王遊戲呢?」   「可是,你不是很喜歡玩國王遊戲嗎?」   「…………」   「的確,你不是那種會為了替智輝報仇,而啟動國王遊戲的人。但是,你樂在其中這點是無庸置疑的。難道我說錯了嗎?」   對於英行的質疑,蒼太伸出舌頭,舔了舔端正的嘴唇說:   「是啊,我承認這種情況,是會讓我感到興奮。就像在玩無法儲存的遊戲那樣,刺激得讓人受不了。」   「刺激得讓人受不了?……是啊,所以你就啟動國王遊戲對吧?」   「不不不,你錯了。遊戲的主人本身是體會不到遊戲帶來的興奮感的。就因為我不是國王,才會感到刺激,不是嗎?」   蒼太豎起食指,左右擺動。   「明白來說,就算我有動機,但我是國王的可能性還是很低。如果你非得要寫我的名字,我也不能拿你怎麼樣。不過,要是你寫錯人的話,自己也會死喔。」   「要是我寫錯人的話嗎……」   「嗯。我並不想死,也很希望你能利用這次的命令把國王給殺死。這麼一來,你就是英雄了,英行。」   「英雄?我才不稀罕。」   英行的眼睛瞇成一條線。   「我不想死在國王遊戲裡面,所以我一定要猜中。不這樣的話,我就死定了。」   「看這樣子,這回大家應該可以幫忙喔。」   「你們能幫我什麼忙?」   「至少,可以提供國王可能是誰的意見吧。」   「我想起來了,你之前曾經說過,國王可能是女生。」   「我是這樣認為啊。所以,你最好還是寫女生吧。」   蒼太看著坐在椅子上女生們的臉。   「如果要我推薦的話,不是副班長美樹,就是由那。」   坐在夢斗旁邊的由那,身體抖了一下。正要發出抗議時,美樹先一步跑向了蒼太。   「蒼太,你為什麼要說我的名字?」   美樹豎起眉,瞪著蒼太。   「想也知道,我怎可能是國王呢。不要因為怕自己的名字被寫就亂點名!」   「不,我才沒有亂點名呢。以前智輝被霸凌時,美樹和由那不是常常出面制止嗎?」   「那、那是身為副班長的我應該要做的事啊。又不是我對智輝有特別的感情。」   「說得也是,美樹喜歡的人是英行吧。」   「啊……我……」   美樹的臉紅得像一顆熟透的番茄。   「你、你不要胡說好不好!」   「沒什麼好隱瞞的,這件事大家都知道啊。」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更不可能是國王了,不是嗎?因為我不可能會對英行下這種命令啊。」   「這可難說喔,也許妳想跟暗戀的對象殉情,順便拉其他同學陪葬。」   「殉情……?」   「電視新聞播過特別報導,說是北海道國王遊戲事件的犯人,原本打算要和同學一起自殺。浪漫型的女孩子,不是都很憧憬這種情境嗎?」   「真是越說越離譜了。英行,你應該明白我不是國王吧?」   美樹看著英行問。   「國王遊戲進行的期間,我都和英行一起行動,哪有機會傳什麼命令簡訊。」   「……這我可不敢說喔。」   「英行!」   「我沒說妳是國王,而是我們並非一直都在一起。國王的命令,只要花幾分鐘就可以傳給大家了。」   「這什麼話……」   「英行,我有話要說。」   陽菜子膽怯地舉起右手。   「我認為,國王是伊織。」   全班的視線集中到了伊織身上。伊織驚慌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幾乎觸及腰間的長髮飄動著,一張像日本娃娃的美麗臉孔微微皺起。   「我……是國王?妳憑什麼這麼說?」   「我知道,國王遊戲開始的那天,妳去過電腦教室對吧?就在大家到校前的那段時間。妳趁那個時候,把裝有凱爾德病毒的花瓶放在教室裡,然後躲在電腦教室,等上課時間到了才回教室沒錯吧?」   「那是因為……」   伊織皺著眉,發白的嘴唇氣得發抖。   「那天是宗介傳簡訊給我,要我一大早去電腦教室的。」   「宗介?」   英行走近伊織。   「這是真的嗎?妳是說,那天妳有見到宗介?」   「我沒有見到宗介。因為他沒來。」   「沒來?」   「嗯。所以,我在開始上課前就回教室了。那件事,我以為大家都知道呢。」   「為什麼妳之前都沒說呢?」   「一開始,我也不知道有那麼重要。等到宗介變成嫌疑犯之後,已經錯失機會了……」   伊織說話的音量越來越小。   英行發出沉吟,手臂交叉。   「宗介為什麼要傳簡訊給伊織呢?」   「那還用說嗎!」   背叛夢斗的陣營,轉投靠奈留美陣營的陽平對英行說。   「男生找女生出來,除了想要告白之外,沒別的理由了。尤其是要跟伊織這麼漂亮的女生告白。我能了解男人破釜沉舟的那種心情。」   「可是,宗介不是沒來嗎?而且,打從國王遊戲開始的那天起就失蹤了。換句話說,他的目的應該不是告白吧。」   「啊、也對。那麼,會是什麼原因呢……」   「大概是想要增加嫌犯的人數吧。」   夢斗坐在椅子上說。全班同學的視線瞬間集中在他身上。   「增加嫌犯的人數?」   英行用銳利的目光看著夢斗。   「你的意思是,國王在搞鬼囉?」   「嗯。我想,國王的目的是要讓我們彼此猜忌,殺個你死我活。」   「可是,那麼做又有什麼意義呢?國王隨時都可以發出殺死我們的命令啊。」   「那可不行。國王故意留下一線生機,就是想要一個一個殺掉我們。」   「故意留下一線生機……」   「是的。只要抓到國王,這個遊戲就結束了。可是,我們卻怎麼樣也抓不到國王。看到我們驚慌失措的樣子,國王一定在笑吧!」   夢斗的發言在教室裡引起了騷動。所有人都表情凝重地互相看著彼此。   「國王就是為了這個理由,所以要增加嫌疑犯的人數。打從國王遊戲開始就行蹤不明的宗介、一大早被叫來學校的伊織、電腦被動了手腳的星也、還有其他好幾名嫌犯。不、我們全都是嫌犯。包括國王遊戲開始的當天轉學進來的我在內。」   「我們全都是嫌犯嗎……」   英行聲音乾啞地說。   「這樣不對吧。這次的命令已經足以證明我不是國王。如果我是國王,就必須在紙上面寫下自己的名字,那麼不論我寫的答案是對還是錯,橫豎都得死。國王的目的是報仇也好,娛樂也好,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自殺吧。」   「說得也是……我想英行並不是國王。也許這次的命令,是國王想要挑戰聰明的班長英行,就像是『有膽量的話,就在紙上寫自己的名字,結束國王遊戲吧!』這種感覺吧?」   「挑戰……?除了接受挑戰,我也沒有別的選擇了,不是嗎?」   英行一面來回看著班上的同學,一面繼續說:   「希望大家能夠幫我。這次的命令是不分陣營的,請你們告訴我,誰最有可能是國王吧。」   英行說完,教室裡馬上湧現學生們的討論聲。   「不是說了嗎?宗介就是國王!把伊織找出來的人就是他啊。」   「也可能不是他啊!搞不好是國王先殺死宗介,再利用宗介的手機約伊織出來。」   「如果是這樣,那麼國王有可能是男的。因為就算宗介再瘦,女生也很難殺死男生的。」   「話不能說得這麼武斷喔。只要有武器,女人照樣有辦法殺死男人。而且,蒼太之前不是說過,花瓶裡插著象徵『復仇』的白花三葉草,這是女生會做的事吧!」   「別管是男生還是女生了,先討論誰是國王要緊。我認為嫌疑較大的是被警方鎖定的宗介、星也和武。另外,袒護智輝的由那也很可疑。」   「如果國王是故意增加嫌犯人數的話,那麼相反的,嫌疑越低的人越有可能是國王。若非如此,就不會發出這樣的命令了。我想,國王一定很有把握英行不會寫他的名字吧。」   「照你這麼說,越沒有嫌疑的人反而越可疑囉?像誠一郎或是佐登志那樣。」   「陽平,你不要亂說!我怎麼可能是國王!我們都是霸凌智輝的那一群人耶!」   「拜託,承認自己霸凌都不覺得丟臉嗎?」   「我管不了那麼多啦。喂,英行,宗介就是國王,錯不了。」   夢斗靜靜地聆聽班上同學們的議論。大部分的人因為擔心自己被點名,而誣指其他的同學可能是國王。看到這樣互相栽贓的場面,夢斗用力咬著嘴唇。   ——這就是國王的用意吧。讓班上的同學互相猜忌、憎恨。這麼一來,就無法冷靜地分析誰是國王了。   臉色蒼白的英行,認真聽著班上同學的意見。他握緊拳頭,緊閉雙眼,仔細聽著所有同學的聲音。   ——只要英行能把國王的名字寫在紙上,國王遊戲就會結束。可是,如何確定誰是國王呢?假使我和英行的立場相同的話,那麼……。     

作者資料

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廣島縣。大學畢業後,在IT產業就職, 並且開始寫小說當作娛樂。 在「E★EVERYSTAR」創作手機小說, 出道的代表作《國王遊戲》在十幾二十歲的讀者群中贏得爆發性的人氣, 並且改拍成電影。小說版與漫畫版累計總計出版突破550萬冊。 夢想是進行世界自然遺產巡禮。 因為喜歡夏天,所以覺得要是日本的四季都變成夏天就好了。 口頭禪是「冷死了」。

基本資料

作者: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譯者:許嘉祥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5-10-13 ISBN:9789571061375 城邦書號:SPB7E0000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