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1:召喚獸內容與包裝不符可以退貨嗎?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1:召喚獸內容與包裝不符可以退貨嗎?

  • 作者:草草泥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4-28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實體書獨家收錄放閃番外〈奈西的甜點日常〉 矚目新秀作家草草泥x《魔王與終焉雪》、《蒼空神域》超人氣繪師喵四郎 POPO原創網最受期待的萌癒系輕奇幻之作 萌點、腐點、哭點、療癒點一把抓,給你不一樣的冒險系日常! 當草食系少年遇上甜食性腹黑羊,是誰被誰馴養? 「養我。」 「……什麼?」 「我很好養。常常餵食與撫摸就行。」 從前從前,有個人類與幻獸共存的世界, 幻獸們全是人類召喚師隨傳隨到的勞工,免費、耐操、全年無休, 唯有某隻名為諾爾的幻獸例外。 身為羊族幻獸,諾爾接獲的任務通常是除草、耕田、放羊(?), 但事實上他單挑BOSS還能HOLD住全場,妥妥的扮羊吃老虎。 可惜他只求包養、拒絕勞動,直到有天遇見了奈西。 奈西是弱小的E級召喚師,害怕高等幻獸的他意外召喚出諾爾, 而諾爾照例裝廢搞砸了考試,讓奈西以為他只是隻魯蛇羊,還邀請他回家。 「諾爾,你要不要來我們家喝個茶?」 「……你是不是想下毒。」 可吃了奈西親手做的甜點後,諾爾決定了──飼主就是他! 肯餵食、常摸摸、給撒嬌,這樣的優質飯票上哪找? 只是有天,為了制服發狂的龍族幻獸,諾爾被迫展露出真正實力, 目睹一切的奈西因諾爾的強大而心生畏懼,從此不肯再召喚他。 面對棄養危機,諾爾決心幫奈西找回勇氣,馴主日常就此展開…… (奈西:這本書不是叫召喚師的馴獸日常嗎?立場反了啦!T_T) 【繪師喵四郎大心推薦】 「我很溫馴,不要拋棄我。」 如果你和我一樣喜歡魔法世界、喜歡傲嬌屬性的大型動物(?)、喜歡主僕之間的萌萌羈絆,那麼《召喚師的馴獸日常》絕對可以讓你配上十碗飯!! 謝謝奈西和諾爾帶給我非常開心的繪圖時光。

內文試閱

  諾爾承認,他並不是一隻好的召喚獸。   做為召喚獸這麼多年,他的契約主至今依然掛零,只因他是個比菲特納更難搞的傢伙。   當他從門裡躍出,輕巧地踩在地面上時,見到眼前站著一名少年。   少年看著諾爾,那張稱得上俊秀卻稚氣未脫的白皙臉龐上帶著興奮的神色,他擁有一頭如上等絲綢般漂亮的金髮,蔚藍的雙眼好似一片清澈見底的湖泊,閃閃發光。他抱著一本大書,瘦弱的身軀在寬大的召喚師袍襯托下更顯纖細,乍看之下與普通人無異,但諾爾敢肯定少年是人類中的怪胎。   為什麼呢?因為少年的肩上趴著一隻肥大的綠毛蟲,那對黑色小眼睛隨少年的目光一同瞧著他。   諾爾無言的看著少年,但少年就好像沒感覺到他詭異的目光一般,興奮無比的看著他。   「是人形幻獸耶!」少年的語氣裡充滿了驚喜。「第一次召喚到人形幻獸……」   諾爾無視少年的打量,逕自往左右瞧了瞧。此刻他身處一間寬廣的教室,就站在講臺前方,後方坐著一排排穿著跟少年類似的年輕人類,而一名站在講臺旁的老人以不敢置信的目光看著他,彷彿是訝異於少年居然召喚出他一般,後方那些與少年年齡相仿的人類們也竊竊私語著。   「嗯……這、這位羊角先生,能拜託你做一件事嗎?」少年以緊張的口氣向他搭話,面對這過分有禮的態度,諾爾忍不住皺起眉頭。   他不是覺得這樣不好,只是太詭異了,他從沒遇過有人類對他們這麼客氣地說話。   「你能把後面那隻幻獸打飛嗎?拜託了。」少年像隻小狗般,搖著那看不見的尾巴,一臉期待的指向自己身後的一隻幻獸。   那是隻魔族幻獸,外表看起來像灰色的小鬼,配著一對紅紅的大眼,身高大概只到人類的膝蓋,頭戴頭盔、手持盾牌,侷促不安地東張西望著。   諾爾看了看那名幻獸,再看看少年。   然後他一轉身,背對著少年躺了下來。   少年瞪大眼睛,啞口無言的望著他,同時,整間教室的同學們都竊笑起來。   「那、那個……羊角先生……」   「麻煩,要我出手,就用你的『意志』,命令我。」諾爾享受著從落地窗灑下來的陽光,懶洋洋地說。   少年完全傻在了原地。   「命令他。」年長人類在旁冷冷催促。   「可、可是……」少年不安地看了看四周,最後走到諾爾身旁。   「拜託了,羊角先生,這事關我的期中考成績!」他蹲了下來,雙手合十,可憐兮兮地懇求。   諾爾瞄了少年一眼,閉上眼睛繼續晒他的太陽。   「……」   「哈哈哈,我就說嘛,這傢伙怎麼可能召喚出什麼厲害的幻獸?」   「連命令一隻羊的意志都沒有,遜斃了!」   其實看在少年這麼有誠意的分上,諾爾並不打算刁難他。只要他能感受到少年的「意志」,他就願意幫忙。   可是直到最後,他都沒有感受到少年的意志。   一個召喚師必須具備兩種最基本的力量──魔力與意志。召喚幻獸需要運用魔力,每當幻獸跨過門前來時,門就會依據幻獸的實力從召喚師身上汲取相應的魔力。   而當幻獸來到人間界後,為了讓幻獸服從,召喚師必須用意志驅動刻在他們身上的契文。契文就像是束縛幻獸的項圈,當契文被發動,幻獸就不得不依照召喚師的命令行事,且召喚師的信念與決心越是堅定,越能操控強大的幻獸。   沒有魔力就召喚不出幻獸,缺乏意志就會被幻獸反撲,這是所有召喚師與幻獸都明白的道理。   當然,並不是所有幻獸都會考驗召喚師的意志,大部分的幻獸通常都是一越過門就按召喚師的指令沒頭沒腦地痛毆對手一頓,只有少數幻獸──譬如龍這種高傲的幻獸──才會特地考驗召喚師的意志,以確認對方夠不夠格命令自己。   不巧的是,諾爾也是那少數幻獸之一。他討厭勞動,不喜歡做沒意義的事,所以要是召喚他出來的人沒能力驅動契文,他也樂得省事。召喚協會只規定一定要穿越門,沒規定一定要服從召喚師的命令。   他見識過很多人的意志,有些人確實能強迫他,但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意志堅強到可以驅動他的契文。   這就是為什麼沒人喜歡召喚到諾爾的原因。對召喚師來說,召喚到他簡直是抽到下下籤。   從他搞砸了一個少年的期中考來看,就可以知道他是個多糟糕的選擇。   考試結束後,諾爾本來想就此打道回府,但少年居然挽留了他。   以往絕大多數的召喚師都巴不得他趕快滾,這個少年卻捨不得他走,要求他多留一會兒。   他忍不住開始懷疑少年是不是有病。   「因為你、你是我第一個召喚出來的人形幻獸嘛!總覺得就這樣讓你回去有點可惜。對不對,伊娃?」少年轉頭徵求肩上那隻圓滾滾綠毛蟲的同意,毛蟲緩緩點了點頭,動了動觸角。   「……」諾爾的神色更微妙了。   據他所知,能讓幻獸長期停留在人間界的方法只有一種──成為使魔。使魔是召喚師的助手,他們能夠隨意穿梭於人間與幻獸界,且不受召喚時效的限制,不像諾爾這種被召喚的幻獸,經過一定時間就會被強制送回幻獸界。不過做為代價,使魔只能夠被與之締結契約的召喚師召喚。   「啊,這孩子是伊娃,我的使魔。」像是看穿了諾爾的想法,少年笑著介紹。「我的名字叫奈西,你呢?」   「諾爾瑟斯。」他隨口回應,心思仍在那隻使魔身上。   「為什麼?」諾爾看向少年,指了指那隻綠毛蟲。「拿等級E的幻獸當使魔,會被笑。」   從剛剛下課後同學們的行為就看得出來,他們一個個都嘲笑著奈西,說他是什麼「E級召喚師」、「毛毛蟲怪胎」,但奈西就像是習慣了似的,對他們的話完全不以為意。   幻獸被分成六個等級,S是傳說等級、A級是強大優秀的幻獸、B級是能力中上、C級是普普通通、D級則是弱小劣等,譬如方才的灰色小鬼,而等級E是一個最糟糕也最捉摸不定的等級。   E級是指「不具戰鬥能力」,這類幻獸沒有用以戰鬥的技能,但不見得就沒有用。有些人類將等級E的幻獸收為使魔,有可能是為了務農、做家事,也有可能是為了各種生活上的瑣事。   但是有一點諾爾還是知道的,對大部分的召喚師而言,使魔的強度等同於他們自身實力的展現,越是強大的使魔越能凸顯出召喚師的強大,對年輕一輩的召喚師而言更是如此,所以奈西被取笑也是無可厚非。   「因為伊娃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啊。」面對這個直白的問題,奈西歪了歪頭,一臉困擾的回應。   「……」諾爾真心覺得這個少年是異類了。   此刻他們走在校園裡的一條長廊上,這座校園的建築風格猶如中世紀城堡,建物全都是以具有斑駁質感的石塊打造,從以羅馬柱支撐的長廊這裡望出去,可以看見擁有一大片綠地的庭院及各式各樣的幻獸。   諾爾曾聽說人間界有不少專門培育召喚師的學校,而這可以說是他第一次被召喚到學校裡。像他這樣的幻獸出現在此處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他感覺到附近許多人都有意無意地往這邊瞧上一眼,就好像整個學校裡的人都認識奈西似的,這名少年大概是唯一一個用E級幻獸當使魔的學生。   「我住在學校附近,諾爾瑟斯先生你──」   「諾爾。」他糾正。也不知是誰為他取名字的,諾爾瑟斯聽起來就很拗口,他覺得不僅念起來麻煩,每次聽別人叫他都那麼拗口更煩,所以他索性要求大家統一叫他諾爾,一氣呵成多簡單,他聽了也順心。   「呃,諾、諾爾。」奈西有些生澀和彆扭地喊道。「要不要來我們家喝杯茶?你是畜牧系幻獸對吧?我有很多事想請教你──」   說到這裡,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奈西停頓了下,臉色發白起來。   「還是說這、這也要用意志命令?那樣的話,我……」   「不用。」諾爾討厭勞動,但一點也不討厭白吃白喝。只是他完全不明白這個少年為什麼要招待一個搞砸他期中考的兇手。   他忽然想到一個很糟糕的可能。   「你是不是想下毒?」   「……嗄?」這話讓奈西差點跌倒,他猛然回頭看向諾爾,只見諾爾面無表情的盯著他。「怎麼可能!我幹麼傷害幻獸!」   諾爾依然一臉懷疑,奈西只能無奈地解釋起來:「幻獸不聽話這種事我早就習慣了,我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下毒啦,雖然期中考搞砸了確實很傷腦筋──」   「唉呀,這不是那個E級召喚師嗎?」   一句尖酸的嘲笑打斷了奈西的話,兩人循聲看過去,發現一群穿著召喚師袍的學生不知何時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其中站在中間的學生個頭最為高大,肩上停著一隻雄赳赳、氣昂昂的禿鷹。一看見那隻禿鷹,奈西肩上的毛蟲便縮了縮身子,爬到他的背後。   「聽說你搞砸了期中考,大家都在說你連一隻羊族幻獸都搞不定,該不會就是這隻吧?」大塊頭指向諾爾,其他人跟著大笑出聲。   「這傢伙一臉無神又想睡的樣子,看起來就超好控制的啊,反正是羊族,頂多也才D級吧,果然像你這種人就只配召喚E級幻獸啊。」   面對這番嘲諷,奈西苦笑了一下。「沒辦法嘛,我不喜歡用意志強迫幻獸。」   「你就是這樣才永遠考不過召喚師C級檢定。」另一個人指著他輕蔑地說,奈西依舊只是苦笑,沒有任何表示。   為了確保召喚時的安全,召喚師也有等級的劃分,C級召喚師只能召喚C級以下的幻獸,想召喚更高等的幻獸就必須考檢定。雖然法律沒有規定禁止越級召喚,但通常不會有人這麼做,因為越級召喚是有風險的。   當召喚門吸取不到足夠的魔力時,就會自動改為吸取召喚師的生命力,而若沒有足夠的意志去去控制幻獸,也會有被反撲的危險。因此,參加檢定能夠讓召喚師確定自己實力的底線,同時也是一種保命機制。   「明明是D級卻被稱為E級召喚師,果然不是沒有原因的,聽說你還拿E級去考試對吧?你到底有多愛E級啊?使魔E級,考試也用E級,我看這隻羊八成也是E級吧。」一位帶著貓妖的學生不屑地瞄了奈西的毛蟲與諾爾一眼,他的貓妖也高傲地抬起頭。   「沒辦法了,就讓你見識一下B級召喚師的強大吧。」大塊頭拍了拍肩上的禿鷹。「去吧,吃蟲的時間到嘍。」   此話一出,奈西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眼看對方的禿鷹高興地振翅飛過來,他馬上一把抓住諾爾的手準備拔腿開溜,但諾爾卻定在原地。   諾爾單手抓住飛過來的禿鷹,像是獵人捉住垂死的鴨子一般,不顧禿鷹的激烈掙扎,牢牢地抓著脖子。   「欺負弱小,不是好的行為。」他伸長了手,與不斷用翅膀拍打他的禿鷹拉開距離,偏了偏頭,不太苟同地對大塊頭說。   然而他的舉動激怒了對方,大塊頭氣得臉色漲紅,咬了咬牙,指著兩人大喊:「攻擊他們!」   他的跟班們很聽話的紛紛拿出自己的召喚法具吟唱起咒語,諾爾蹙起眉頭,低聲抱怨了一句,乾脆地放開禿鷹並轉身背起奈西,拔腿朝旁邊高聳的石磚牆衝去。   「欸……欸?」莫名其妙被背起來的奈西還未從驚嚇中回過神,就發現自己即將撞上牆壁,於是嚇得大叫:「放、放開我!要撞上了啊啊!」   「抓緊。」   諾爾丟下這句話,接著腳往石磚牆一踩,往上一躍,輕巧地在牆上跳來跳去。他的每一腳都踏在石磚牆微微凹陷或凸起的表面上,很快便跳上頂端,霎時一片廣闊的景色出現在眼前。他們站在高牆上,俯視著底下一望無際、有著中世紀風格的城市。   不超過兩層樓高的房屋密集地豎立於街道兩側,屋瓦磚紅、牆壁斑駁,兩排房屋中間僅僅隔著一條窄得可憐的街道。   對諾爾來說,這個景象早已不稀奇,但他始終無法習慣人類有如螻蟻般將自己關在這種狹小擁擠的居住環境。在這樣的地方住久了會悶出病來吧?他背上的少年肯定是悶到腦袋燒壞,才會如此特立獨行。   而可憐的奈西已經被諾爾的一連串舉動嚇得連話都說不清,只能緊摟著他的頸子,失了魂似的貼在他背後,伊娃則爬回奈西肩上,高興地抖了抖觸角。   「你家在哪?」諾爾搖了搖奈西。   「大、大概在那個方向……」奈西無力地舉起一隻手,指向某個方位。   諾爾點點頭,大步一躍,從高牆上跳了出去。   理所當然的,他背上的毛蟲召喚師又發出一陣慘叫。   *   過去,艾爾狄亞的同伴們常常會跟諾爾說些光怪陸離的被召喚經驗。因為他們是畜牧型幻獸,所以戰鬥類的工作通常不會落到他們頭上,而做為一隻幻獸版牲畜,人們召喚他們的原因五花八門,除了務農以外,摸毛、照顧小孩這種任務也經常遇到,甚至還有人為了吃吃看幻獸牲畜跟一般牲畜有什麼不同而召喚他們。諾爾自己也做過不少奇怪的工作,但去召喚師家裡喝茶這種事倒還是第一次。   「所以呢?你的故鄉是艾爾狄亞對吧?那裡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啊?」奈西將蘋果派端上桌,眼睛閃閃發光。   當終於抵達奈西家後,少年就像是終於得救似的露出感動的表情,一被諾爾放下就躲得遠遠的,可儘管如此還是向他道了謝。   雖然諾爾覺得住在城市裡應該不會舒適到哪去,不過奈西家意外的洋溢著簡樸的鄉村氣息。斑駁的米白色牆上攀滿了藤蔓,屋內的裝潢十分普通,跟一般農家沒兩樣,比較不同的是,到處都可以看見花草的蹤跡。   葡萄藤蔓從廚房的窗口蔓延進來,餐桌的桌腳與餐椅也被藤蔓纏繞,家裡各個角落都擺放了種滿花的盆栽,只是輕輕一嗅,就能聞到花朵的清香;雖然奈西的家不大,但外面還有一座迷你庭院,庭院裡更是種滿了五顏六色的花花草草,院中還擺了一組漂亮的桌椅,只是稍微環顧便能感受到這個家的主人對園藝的喜愛。   奈西家就彷彿自成一個小國家般,到處充滿著自然的氣息,屋內採光也很好,諾爾只看了幾眼便喜歡上這個地方,覺得自己並不介意再多來這裡幾次。   奈西要他隨意坐之後便去廚房忙了,就像是想猜測諾爾的飲食喜好一般,過沒多久他便端出一堆色香味俱佳的點心,其中也不乏人類不能吃的東西,譬如牧草與山楂。   看著奈西期待的樣子,諾爾暗自猜想少年應該是很好奇像他這種人形幻獸到底是吃人還是幻獸的食物。不過山羊是很雜食的,他什麼都吃,很餓的話,連地毯也可以拿來果腹。   如果有人召喚他只是為了請他吃東西的話,天天被召喚倒也不是不行。   諾爾不動聲色的拿起一塊派吃了起來,奈西的手藝很好,他一邊嚼著派一邊想著,如果把這個派拿給剛剛那個大塊頭當祭品,說不定就能因此平息一場紛爭。   感覺到少年熱切的視線,諾爾這才想起奈西方才提出的問題。他思考了一下,總覺得不管怎麼回答都會讓奈西失望,因為他的故鄉基本上跟人間界沒什麼兩樣。   「就是一座高聳的大山。」   「……哎?就這樣?」   諾爾點點頭。   「大部分的幻獸住在山腰,建築物都在山腳,大家聚會都去那裡。」   「那你呢?你住哪裡?」   「山崖旁。」他抓了一把牧草,慢條斯理地啃著。「也是在山腰附近,我不能離大家太遠。」   「為什麼?」   「因為有狼。」   聽見這含意不清的回答,奈西忍不住笑了。「你也會怕狼啊,我以為你什麼都不怕。」   諾爾聳聳肩,一口吞下牧草,拿了一塊蛋糕繼續吃。   奈西看著他的目光就彷彿在觀察一隻小動物,見他毫不猶豫地把滿是巧克力的蛋糕吃下去時,露出了有些驚訝的神色。   發現諾爾吃得津津有味(儘管從他的表情看不出來),於是奈西拿了一片夾著紅寶石色果肉的長方形餅乾遞到他面前。   「要吃吃看嗎?說不定你會喜歡?」奈西笑著問。   諾爾直接低頭咬了一口奈西手上的餅乾,眼睛瞬間微微睜大,接著咬了第二口。   奈西苦笑著看著這隻完全沒想過要自己拿過去吃的山羊幻獸,就這樣伸直著手,盯著這個頂著羊角的男人一口一口把他手上的餅乾吃完。   他記得以前曾經餵食過農家飼養的羊,確實就是這副德性。   當奈西的手空了以後,諾爾還看著他,明明餅乾就在伸手可及之處。   「……」他默默地再拿了一片,餵食眼前的山羊。   「有沒有人說過你有點懶惰?」   「有人願意餵我,為什麼要自己動手?」   「……」

作者資料

草草泥

雜食羊駝一隻,勿拍打可餵食。喜歡毛茸茸生物和鮮奶茶,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寫作,希望能一直寫到天荒地老,當然如果能有一杯鮮奶茶與毛茸茸生物相伴那就更完美了。 曾出版《召喚師的馴獸日常》。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aearca5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jumpingalpaca 相關著作:《愛麗絲Online02森林篇》《愛麗絲Online01紅心篇》《召喚師的馴獸日常_番外特輯》《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6(完)這回勇者不鬥惡龍,只砸門》《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5龍生龍鳳生鳳,後宮王的兒子開後宮》《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4上輩子沒積德,這輩子當勇者》

基本資料

作者:草草泥 繪者:喵四郎(nyaror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6-04-28 ISBN:9789869293723 城邦書號:3PF0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