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我與你的未完成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與你的未完成

  • 作者:煙波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5-05-28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排行榜作家 煙波 愛情裡的幸福,永遠不會是完成式 我從來只有盲目的勇氣, 為的是,能走進你的世界。 他說:「文斐,我的世界很黑暗,妳不要進來。」 但是,他的世界裡怎麼可以沒有我? 當你愛上一個人時, 就要有隨時為他奮不顧身的準備。 我對謝永明就是這樣。 從相識的那一刻開始, 我的眼裡只看得見他,世界只繞著他轉動。 他說他可以永遠陪著我,但就是不能愛我, 他說他不能輸,付出一切代價在所不惜,哪怕是得放棄愛我。 雖然傷心難受,可我捨不得離開。 如果謝永明只能用他的方式陪著我, 那我願意,我願意不求回報的待在他的世界裡。

內文試閱

認識謝永明的時候,我才十五歲。   他是班上的轉學生,在苦悶的中學生活裡,轉學生都是亮眼的,或許跟他長得很好看有關係,但我覺得他眼睛裡頭那種蔑視旁人的溫度,反而更引人矚目。   他長得好看自是不用多說,眼裡的冷淡也不用再多提,只是這兩點加在一起,就突顯出特別中的特別。   那個時代的女生算是保守,但還是抗拒不了這種少見的美男子,幾個好奇心特別強的,一到下課就忍不住上前攀談了。不過也有不少人抱持著觀望的態度,包括我。在看了三堂下課之後,我認為再繼續注意下去,只是浪費時間,有這時間還不如拿來做題目。   三天後,我就明白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雖然轉學生態度冷漠,但每堂下課仍然還是有不少女生圍著他打轉,當我還在想他什麼時候會耐心盡失時,謝永明已經讓所有人都鎩羽而歸了。   因為,他走到我面前,問:「昨天的生物作業是什麼?」   他臉上一派自然,彷彿我們已經認識許多年,彷彿他上一秒並沒有完殺班上的少女們一樣。   那一瞬間我真不知道應該擺出什麼表情,我強忍住心中的詫異,勉強控制住臉部神經,只是自然的從抽屜裡拿出了課本,翻開便利貼貼著的那一頁,回答:「自修一百三十五頁到一百四十頁,還有考卷兩張,下週交。」   那時我們國三,等於現在的九年級,正準備要考高中。   他應了一聲,然後說:「我是謝永明,感謝永遠明亮的謝永明。」   我眨了眨眼睛,他幹嘛又做一次自我介紹?   他站起身,用高出我半顆頭的身高,居高臨下的看著我,而我該死的身高在國小六年級後就不曾長進。   「我是于文斐,文采斐然的文斐。」我看著他,注意到他有一雙單眼皮,眼睛很亮很亮。   謝永明點點頭,「很好的名字。」   他轉身就要走,我喊住了他。   「為什麼問我?」   我自然不會往臉上貼金,覺得問個作業就認為他對我有意思,但我很好奇,班上有這麼多人可以回答他,而且我想他也是理解自己長相優勢的,只要他願意,說不定連解答都會有人奉上。   他依然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因為妳只看了我一眼。」   不,我看了你好幾眼,就在你不停的讓班上同學帶著受傷表情轉身離開的時候,你說話的音量總是能夠不大不小的傳入我的耳中,「不知道、沒興趣、不要」你的那三句台詞,我聽到都會背了。   「那麼,你為什麼還要再自我介紹一次?」我又問。   「顯得慎重其事。」他說。   打鐘了,我們不再多說些什麼,各自回到座位上。他身邊依然清淨,不過我的身邊就開始大爆炸了。   同學們大抵都是追問我跟謝永明是什麼關係,以及抱怨我們認識為何不早說。   那天,是我們第一次說話。   他來了之後,我平靜的國三生活起了點變化。   那變化在於,謝永明在一週後的模擬考中,拿了校排第一,而那本來應該是我的位置。   班上同學完全忘了當初是多想要從我嘴裡問出謝永明的八卦,所有人這時候全都風向一致的採取「哇哈哈,那個萬年第一終於換人拿了!」這種看好戲的嫉心態,來看待我跟謝永明的鬥爭。   我有點不服氣,沒想到只錯一題,就落到校排第二了。   發考卷的時候,導師臉上的笑容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她很討人厭的說:「這次沒關係,下次注意一點就好。」   ……好個頭!   「謝謝老師。」我這輩子第一次體會了什麼叫做差點把牙咬碎的心情,接著謝永明從我身邊走過,從老師手中接過成績單。   老師不免也要誇獎他幾句,我回到位子上的時候,剛好看見他面無表情的跟老師微微鞠躬,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我們兩人四目相交,又一起別過眼。   我憤恨的從抽屜裡拿出評量開始做題目,通常發成績單的這堂課,老師不太會逼迫我們念書,會讓大家去外頭活動,我也會去操場走走,或者躲在樹蔭下看男生打球。   但這次的模擬考真的讓我覺得太屈辱,所以不管誰叫我,我都不肯出去,堅持要在教室裡做題目。   說實話,也不是一定要拿校排第一,但總有種到嘴的鴨子飛了的不甘心感。   「喂,妳幹麼不出去?」   我讓這聲音嚇得差點跳起來,回頭一看,是他。   我沒好氣的回答:「拜你所賜。」   他走到我前頭的位子坐下,翹著長腿,瞥了一眼我的評量。   我繼續低下頭寫題目,剛剛那題數學我只解了一半。   「我跟妳不一樣,我不能輸。」他忽然開口。   「你不能輸,我就喜歡輸嗎?」我嚷嚷道。   「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是『我不能』。」他鄭重強調的口氣,引得我抬起臉看他。   四月的陽光斜斜的灑入教室裡頭,照在他帶著點倔強的面容上,刀削似的下顎讓點點光暈襯托的特別明顯。   我偏偏頭,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你媽會揍你?」不得其解,我只好推敲原因。   「我媽從來不揍我。」他抬抬嘴角,像笑卻又不是笑,接著站起身,好像想結束我們之間的對話,「我要去外頭曬太陽。」   「喂,你別走,把話說清楚!」我放下筆,也跟著站起身,「哪有人話說一半的?不能輸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他又擺出了那副倨傲的神情,卻忽然天外飛來一筆的問:「妳的臉不痛嗎?」   「啊?」   「牙都咬碎了,能不痛嗎?妳要輸我的機會還很多,別一次就碎光了,緩著點。」   說完這些話,他瀟灑離去。   我發誓,要不是我手上的原子筆是新買的,肯定拿來丟他!   為了他這句話,我特地把桌曆從抽屜的深處翻了出來,仔細計算距離下次考試的天數,我該怎麼安排進度,才足夠把所有考試內容都讀過三回?   第一次這麼努力準備,還真的不如想像中簡單,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想像很豐滿,但現實卻很骨感」。雖然很想多念一點,但我還是得睡覺啊!   這樣說雖然有些自滿,但我知道自己的頭腦不錯,至少讀書對我來說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情,所以就算要考高中了,我還是持續的上鋼琴課;雖然練琴的時間少了一點,但一天也總還有個半小時到一小時。   讀書就權當休閒吧,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直到謝永明暴力的闖進我的生活。   「文斐,十一點了,妳今天都還沒休息,去彈個琴吧?」媽媽端著一杯熱牛奶,走進我的房裡。「難得看妳這麼用功,最近功課有什麼問題嗎?」   我搖搖頭,放下筆,「有問題的不是功課。」   我簡單的把謝永明介紹了一次,當然也順便把他留下的那句話說了。   媽媽才聽了一半就笑個不停,聽完後只伸手摸摸我的頭,「人生重要的不是只有成績而已,不過既然妳這麼有鬥志,就比一比吧。別太累,量力而為就好。」   話說完,她把牛奶放在桌上,叮嚀我不要太晚睡,正要走出房門時又回頭說:「下週末謝伯伯家有個飯局,妳也一起來吧?」   「哦。」   謝伯伯是我們家的大客戶。   簡單的說,我們家是做皮革的,謝伯伯家裡是鞋廠,所以會定期跟我們進貨。聽爸爸說,謝伯伯是個很有遠見的人,早知道國內景氣不佳,所以將生產線分成兩條,一條走高價位路線,另一條則是走平價路線。雖然經濟不景氣,不過人總是要衣衫。   我是不太明白這個策略到底有沒有用,不過我還是維持著跟以前一樣的生活,估計我們家也是沾了謝伯伯的光,所以也不太受景氣影響吧。   謝伯伯一個月總有一、兩次會請大家吃飯,有時是在餐廳,有時候則是在他家裡。   和餐廳比起來,我更喜歡在他家吃飯。   他們家有個廚子,燒出來的菜色不但多樣,而且非常好吃,外頭餐廳都吃不到那個味道,所以只要飯局是辦在他們家裡,媽媽就會帶我一起去。   「至少要穿個小洋裝。」媽媽最後叮囑我。   「知道了。」   媽媽帶上門,房間又回歸一片安靜,我試著想要多讀點書,卻忍不住帶著一點怨念心想,平常這時間我早就在彈琴了。   靠上椅背,我慢慢的喝了那杯牛奶。   腦子裡頭除了一大堆數學公式跟化學結構式之外,還跑過了英文課文跟國文課要背的詩,最後留在我腦中的卻是謝永明說的那三個字──   「不能輸」。   為什麼他不能輸?   ※   我不曾想過我們會在這種場景下碰面。   謝永明,原來是謝伯伯的兒子?   仔細端倪兩人的眉眼,還真有一點神似,只不過我們家跟謝伯伯家來往了這麼多年,為什麼我從來沒見過他?   而且,謝永明跟謝伯伯之間的生疏,就連我都看得出來,我甚至覺得我跟謝伯伯還更熟悉一些。   至少謝伯伯喊我名字的時候,我能笑著應聲,不像謝永明一樣,老是擺著一張平靜無波的臉。   我環顧四周,所有人似乎都不覺得謝伯伯多了這麼一個憑空冒出來的兒子有什麼不對勁,大家依舊談笑風生,想來這之中必然有些隱情。   我帶著探問的眼神看向他。   他撇開頭,一臉荒謬。這是我今天除了平靜無波之外,在他臉上看見的第二種表情。   他彷彿認為這一切都很荒唐一樣。   包括他爸爸和眼前的這些政商名人,以及我。   喂……我才應該覺得荒唐吧?!   上菜之前,大人們正在大聊政治。在這種時候,我總會溜到謝伯伯的家門外,那裡有個小鞦韆,我會在那邊坐坐打發時間,等到出菜的時候,媽媽會出來喊我。   當然,我是很想去找謝永明問個清楚,不過眼下不是個好時機,這裡人多口雜,他就算有心想說,也未必會告訴我。   這是我從小就領悟到的事情,只要在人多的場合,我爸媽通常不會告訴我實話,等到事後他們會再跟我解釋一番,所以就算我現在去找謝永明問,看他那副冷漠的模樣,我可不覺得他會像我爸媽一樣,等人潮散去才跟我說明白。   既然如此,就也沒有什麼非得找他的原因了。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不找他,不代表他不會來找我。   「這是我要問你的吧?」我抬起眼,看著他從花園的小門走來,停在我面前。   我們相視幾秒,他才開口:「這是我爸家。」   這說法挺新穎的,你爸家,但不是你家?   我挑眉看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他讓我看得有些尷尬,又別過臉再問了一遍:「妳為什麼在這裡?」   「我來吃飯,你……」我頓了一瞬,決定採用他的說法,「你爸家的廚子燒得菜很好吃。」   他很詫異的轉過頭看我,「就這樣?」   我聳聳肩,「不然我還要有什麼理由?」   他的眼神在我臉上轉著,彷彿想要知道我說的是不是實話,實在讓他打量的太不舒服,我只好盪起鞦韆迴避他的視線。   「謝永明,雖然你回答了答案,但是我還是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過既然你不說,那我就不問了。」隨著鞦韆的擺盪,他的面容忽遠忽近,使得我看不太清楚他的神情。   幾秒鐘後,他邁開步伐走到我身後,輕輕的幫我推著鞦韆。   這下換我驚訝了,我微微側身,卻看見他的眼眸裡有一些我看不太懂的東西,他啟口:「謝謝。」   謝謝?謝什麼?   許多年之後,我才明白,他謝的是我的不追問,替他留下了在那時僅存不多的尊嚴。    吃完飯回到家裡,我忍不住問了謝永明的事情,爸媽的臉上都有些尷尬,才解釋謝永明其實是謝伯伯的私生子,今年他媽媽過世了,才回來跟謝伯伯住。   我總算把事情的所有前因後果都串連在一起了,這就是為什麼我之前從來沒見過他,他也不承認這是他家的原因。   我不清楚對這件事情應該要有什麼看法,雖然我和謝永明交情沒有多好,但至少我們是同學,而且說真的,他對我並不算不友善,只是講話狠了點,但也沒有惡意。   糾結了一晚上,我決定把這件事情當成一個秘密。   對所有人都假裝不知道,包括他。   到了學校,我一如往常的上課跟做題目,卻感覺到謝永明經常用一種若有所思的神情看著我。   我知道他很介意,但老是讓人盯著,背後難免覺得一陣冷颼颼,像是我哪裡得罪了他一樣。   更糟糕的是,就在他這麼熱切的關心下,班上開始有些流言蜚語了。   他能夠不當一回事,我一點也不意外,他那三句金言,我光用想的腦子裡就能出現他的聲音,更何況我懷疑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些流言。   我就不相信照他那種完全不跟同學交流,滿臉要大家閃遠點的表情,還能讓流言有機會傳進他耳裡。   但能量不滅定律這道理是個妥妥的真知,於是所有在謝永明那邊得不到出口的能量,全都湧到我身邊來了。   連續一個星期,都有人在我耳邊說:「欸,謝永明又在看妳了!」   一開始我還能不以為意,但是一週之後我就有點不耐煩了。   尤其這陣子又遇上段考,我書都念不完了,這些人有時間不做題目,還一直拿這些無中生有的事情來煩我。   看來,想要一勞永逸的解決,唯一的方法就是從源頭下手。   你別再看我了,你擔心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的。   我在他的課本裡夾了這一張紙條。   還以為可以就這樣塵埃落定,沒想到他居然在下課時走到我桌邊,老師前腳剛走,他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把我揪了出去。   痛是不痛,就是有點錯愕,而且我想,等到明天,不,三分鐘後,我們的事就會如同病毒一樣在班上擴散,我現在只希望同學們可以留點口德,別讓老師打電話回家給我媽……   我讓謝永明拉到一處狹小走道,想都不用想,我們身後一定跟著一群畏畏縮縮,又八卦心爆表的同學。   謝永明也注意到了。   只是,他讓這八卦加上了更具爆炸性的進展。   他兩手一左一右的將我侷限在牆壁與他之間,咬著牙低聲問道:「妳知道了什麼?」   想當然,他如此細聲,自然必須離我非常、非常的近。   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怒氣,但也同時感受到了那群奔逃而去、嗷嗷亂叫的少女心啊!   我完蛋了……。

作者資料

煙波

畢業於古典文學氣氛濃厚的中文系,卻老喜歡寫一些不切實際幻想故事。喜歡發呆,經常被誤會成反應慢。患有寫小說成癮症,一天不碼字就會焦慮,在路上看到有趣的事情都想立刻記下來,熱愛偷聽隔壁桌客人的對話,然後都拿來寫成小說。 目前在POPO生根發芽,希望有天會變成一棵大樹。 曾出版:《大神給我愛》、《向日葵不開》、《終於失去你》、《烏雲不能愛》、《我與你的未完成》、《花季太晚》、《盛夏花開》、《錯過的星光》、《倒數三百天》、《微光北極星》、《薄霧後的月亮》、《你送我半片日光》。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iljun FB粉絲團:煙波茶館www.facebook.com/yanpo28 相關著作:《你送我半片日光》《薄霧後的月亮》《微光北極星》《倒數三百天》《錯過的星光》《盛夏花開》《花季太晚》《我與你的未完成》《烏雲不能愛(下)》《烏雲不能愛(上)》《終於失去你》《向日葵不開》《大神給我愛》

基本資料

作者:煙波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5-05-28 ISBN:9789869151948 城邦書號:3PL0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