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橙色十七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還能因為「想念」而哭泣,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微幸福戀愛教主.艾小薇,傾力打造暖心物語 「曾發生的一切, 不管是好的、壞的、開心的、難過的, 只要那裡面有妳,我就一點都不想忘記。」 聽說人在後悔時,總會有「如果當初如何,現在就會如何」的想法, 現在的我,正這麼想著。 見到他的瞬間,共處過的那些時光,緩緩流進我們之間的空白。 「我喜歡看妳一個人待著的時候,還有每次看見我時的驚訝表情。」 「為什麼喜歡看我一個人待著的時候?」 「因為讓人覺得安心,感覺妳哪裡也不會去……」 可是,我卻不告而別了。 當這個世界的時間不斷往前走,我和他的時間卻沒跟上, 停在了兩年前教室講桌下的那一刻。 「小允,妳當時離開,是因為討厭我嗎?」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討厭他,但我只能選擇在開始前就先結束……

內文試閱

  「晚上我們去大吃特吃吧!」   下課時間,小路跑來我桌邊,沒頭沒尾地提議道。   「為什麼?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要慶祝嗎?」   「不是什麼要慶祝的日子,是……」小路瞥了一眼桌上的紙康乃馨。   我明白了。   「不用了。」   「怎麼可以不用?以前這個時候,都是我陪妳的。」   「今年就放妳一次假。」有小路的陪伴雖然很好,但不知怎麼的,今年我想安安靜靜地一個人度過。   「可是妳……」   「真的沒關係。」看小路還是不放心,我又補了一句,「如果怎麼了,我會打電話給妳。」   「那妳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什麼?」   「不要勉強自己。」   不要勉強自己。   小路的這句話像是鐘聲般在耳邊迴盪不已。   放學後,我說還想獨自在學校待一會兒,這次小路沒再說什麼,自己先回家了。   前一刻,走廊上還充斥學生的喧鬧聲,幾分鐘過後變得靜悄悄。   我拿起抽屜裡的紙康乃馨,背起書包,走出教室。   走出教學大樓後,我往左一望,看見了那棵大榕樹和二樓的音樂教室,心裡想著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那裡,雙腳已經不自覺地舉步朝那方向走了。   進入音樂教室時,很幸運的,教室裡沒人,而且剛剛一路上來,也沒看見其他人,於是我放心地來到鋼琴前。   將紙康乃馨放到琴上,坐下後掀開琴蓋,一陣風從沒關上的窗吹來,窗簾輕輕飛揚,我伸手彈下第一個音。   和上回一樣,許多畫面飛進了腦海裡……   ※   「小允喜歡這首曲子嗎?我教妳好不好?」   「Re—So—Si,開頭的前三個音就是這樣,很簡單吧?小允來試試看。」   「我們今天先學一段,下次再學下一段!」   「聽小允彈琴,我都不覺得痛了,以後每天每天都來彈琴給我聽好嗎?」   ※   每天每天……好嗎?   每天每天……   耳邊彷彿響起好久沒聽到的溫柔嗓音,心微微一顫。   我按下最後一個音後,不再移開指頭,就這麼按著許久、許久……   「小允?」   怔忡之間,又一道聲音傳來,我一時分不清是虛幻還是現實,慢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轉向門口的瞬間,將浮動的情緒壓回了深處。   「妳怎麼在這裡?」夏穎樂走來。   「突然很想彈琴就過來了。你怎麼也在這裡?」   「我們班剛剛在樓上的生物教室做實驗,我是值日生,整理完教室才離開,下樓時聽見鋼琴的聲音,覺得旋律很熟悉,心想會不會是妳,好奇就過來看看,果然是妳沒錯!」   「我以為大家都走了。」   「要不是因為當值日生,我可能也不會遇到妳,真是太幸運了……」說著,他看我的視線頓時定了一下。   「怎麼了?」   「沒什麼。」他收起若有所思的神情,「只是突然想到上次想請妳教我彈那首曲子的事。」   見他要坐下,我往內側移動,讓出右邊位置給他。   「你會彈琴嗎?」   「會喔。小時候牧師娘媽媽都會教我們。」   「牧師娘媽媽?」   「就是教會的牧師娘,因為很像我們的媽媽,所以我們都這樣稱呼她。」他邊解釋,邊將右手擺上琴鍵,左手指引我,「以前我們會玩這個遊戲,要玩玩看嗎?妳放這個位置,然後照我的彈。」   我和他一人彈,一人學,夏穎樂顧及我,刻意放慢彈奏速度。   這是首簡單的曲子,拍子不複雜,且朗朗上口,跟著彈了一兩次後,我就記住了旋律。   「簡單吧?現在我們用雙手試試,左右手的音都一樣。數到三,一起開始。一、二、三!」   夏穎樂用眼神示意,兩個人,四隻手,同時在琴鍵上彈奏出不同音高的相同旋律。   「喔!不錯喔!那再加快一點速度?」   發覺他的速度在說話的同時已經開始加快,我措手不及地落了幾個音。   夏穎樂一派輕鬆,我比剛才更專注在每個音還有逐漸變換的拍子上,就怕彈錯、趕不及。   突然,原本相同的旋律有了變化,往旁邊一瞄,夏穎樂的兩手起落在與我不同的音鍵上,有時左手還飛越過右手上方彈奏,他修長的十指,靈巧快速地飛舞,每一個瞬間都像幅美麗的圖畫。   數不清最後彈了幾回,只知道在彈奏的過程中,那被勉強壓下的心緒,那好似堵在胸口的「什麼」,都跟著指尖下的每個音符悄悄流洩遠去,彈奏結束的那一刻,只剩下滿滿的暢快感。   我們對視而笑,他舉起雙手,這次我主動擊掌。   「有趣吧?現在換妳教我啦!」   我看了他一眼,他用鼓勵的眼神回應。   我將右手再次放上琴鍵,慎重地彈出那段只有幾小節的旋律,最後卻戛然停止在「La」這個音。   因為結束得突然,夏穎樂不確定地問道:「彈完了?」   「我只學到這裡。」   「雖然只有一小段,不過很好聽。」他不覺得掃興,依舊興致勃勃的樣子,「妳跟誰學的啊?」   這句問話來得意外,我怔了一下後,淡淡地說:「我媽。」   「怎麼沒把後面繼續學完呢?」   「她生病過世了,在我國小畢業那一年。」   除了小路外,我沒有告訴過其他人這件事,卻沒有猶豫地告訴了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對他吐露……   他聽了之後,沒有任何矯情的反應,恍然大悟後,帶著彷彿能感同身受的遺憾低語:「原來如此……」   「媽媽說出院後,要教我後半段,結果……再也沒機會了。」   佯裝灑脫的口吻聽起來或許有點勉強,但我不願營造悲傷的氣氛,也不願陷入低落的情緒裡,那會讓我想哭。   我不想哭。   夏穎樂靜靜聆聽,然後眼一抬,注意到鋼琴上的紙康乃馨。   「所以來這裡彈琴,是因為想媽媽?」他問。   我沒回答,只是低下眼。   「難怪剛剛看妳的眼睛有點紅紅的。」   原來剛剛他的視線停駐在我臉上片刻,是因為注意到我有點不對勁。   「不過妳沒哭出來對吧?其實如果想哭,就哭出來啊,不用勉強自己要堅強。」   我抬起眼。   他……說了和小路一樣的話。   「至少,妳還能因為『想念』而哭泣,這也是件幸福的事。」   因為想念而哭泣是幸福的事?   我不是很懂他說的話,只能愣愣地看他。   他淺淺微笑,似乎也不是很在意我的疑惑。   「給妳一樣東西。」   他示意我伸出手,放了一顆東西在我掌心,當他縮回手,我才看清那是一顆橙色彈珠。   「這是我很珍惜的一顆彈珠,從我很小的時候就放在身邊了,現在我把它送給妳。心情低落的時候,覺得孤單的時候,想起媽媽的時候,就像這樣──」他彎起我的五根手指,「緊緊地將彈珠握住,它會幫妳把所有負面能量都吸走喔!」   這一聽就覺得是不可能的事,他卻用很認真的神情告訴我,讓我不由自主地照做,將彈珠握緊。   「你把它給了我,那你呢?」   「我現在不用了。」他的目光回到鋼琴鍵盤上,「可以再彈一遍嗎?」   因為思緒還陷在他剛剛的話語裡,我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按照他的請求,將一隻手放上琴鍵。   夏穎樂沒再說話,安靜地坐在身旁,聽我彈了一遍又一遍。   另一手的彈珠,從原本冰涼的觸感慢慢變得溫熱。   感覺好像……真的有魔法。   ※   升上三年級後,可以自由選擇是否留校晚自習,我沒有考慮,直接選擇參加晚自習,只因為想減少待在家裡的時間。   小路和阿威報名了補習班,所以沒有留校。   至於夏穎樂,他辭去了便利商店的工作,晚上也會留學專心念書,準備考試。   因為如此,我們相處的時間比二年級時更多,晚自習前總會相約買晚餐;晚自習結束後,他也會和我一路從教室聊到校門口才分手,有時甚至會騎腳踏車送我回家。   某個星期五晚自習結束後,夏穎樂一如往常來教室找我,而且神祕兮兮地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   我以為他說的地方是校外,結果他卻領著我往烏漆抹黑,沒一間教室亮燈的綜合大樓走去。   「現在這個時間,我們不能過來吧?」   整個校園裡的學生都朝校門口移動,只有我們兩個往反方向走,幸好是晚上,只有幾盞微弱的燈照著,我們怪異的行徑才沒這麼惹眼。   「所以要小心點,不能被發現。」   「不能明天再過來嗎?」   「明天的話,也一樣只能晚上來啊。」   我愣了愣,偏頭問道:「你到底要幹麼?」   「跟我來就知道了。」夏穎樂俏皮地眨眨眼,輕手輕腳地帶著我繼續前行。   一進入綜合大樓,四面八方襲捲而來的寂靜黑暗,隨即將我們包圍,像是在做什麼壞事的緊張感瞬間加劇,我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就在這時,右手突然被他牽住,掌心傳來的溫熱似是起了安撫作用,我忐忑不安的心漸漸平靜下來。   我們走上二樓,停在音樂教室前,他輕輕拉開一扇沒鎖的窗戶,接著爬進教室打開門。   「我放學前先偷偷跑來把這扇窗戶的鎖打開,工友伯伯通常都只注意鎖門,不太注意窗戶。」   我進入教室時,他得意洋洋地對我說。   「過來這邊。」他關上門後,開啟手機裡的手電筒功能,然後緩步走到鋼琴旁。   我和他一起坐上鋼琴椅後,他從書包裡拿出一個盒子和幾張紙。   透過窗外隱約照進來的銀白燈光,我看出那幾張紙是樂譜,但不知道是什麼曲子。還有,那個盒子裝的又是什麼呢?   「這是上學期工藝課的作品,」他打開盒子,拿出一個直立式鋼琴的模型,「原本比較粗糙,暑假時,我又整修了一下,送妳。」   我訝異而小心翼翼地接過,仔細端詳後,發現模型是用漆上黑色顏料的木材一片片拼裝而成,而琴鍵雖只是一個平面,卻也細膩地畫出黑白鍵。   雖然有幾處地方還能見到乾掉後的透明黏膠,但他的用心,我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了。   滿溢的感動情緒在體內竄來竄去,我看著他說出感謝:「謝謝,我很喜歡,我會好好保存的。」   「太好了,妳喜歡就好。還有一份禮物喔!」   「還有?」   聽見我小聲的驚呼,他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安排,對我投來一抹神神祕祕的笑容後,打開了琴蓋。   「因為太大聲會被聽見,只好委曲點,小聲彈嘍!」   我好奇地看著他將樂譜放到琴架上,踩住琴身下方能弱化聲音的踏板後,雙手緩緩奏出熟悉的旋律。   儘管因為怕被發現,夏穎樂刻意放輕手指彈奏的力道,但那些音符仍舊「咚──咚──咚──」相當有力地敲進我的胸口,心裡感覺有些緊、有些痛,卻又有些驚、有些喜……悲喜交織,無法明說的感受再次湧起。   最後,夏穎樂演奏完畢,我卻久久回不了神。   等到我想開口說話時,夏穎樂又搶先一步說得先離開了。   「不然等等校門關了,就要爬牆出去了。」   「咦?喔!」我連忙起身。   匆匆忙忙收好東西,我們離開綜合大樓。   這時,校園裡的學生幾乎都已返家,只剩老師辦公室還亮著燈,到校門口時,教官正準備要關門。   「這個時間你們怎麼還沒離開?」   「因為我們比較用功啊!」   或許因為跟教官相熟,夏穎樂這麼解釋,教官也就相信了,沒多問什麼,只交代我們趕緊回家。   順利離校後,我坐上夏穎樂的腳踏車後座,這才有機會提起曲子的事。   「那天聽妳彈了幾次之後,我一直覺得旋律有點熟悉,但只記得好像在某部動畫中聽過,卻想不起名字,只好上Youtube慢慢找,最後終於被我找到!然後我又去找了簡單版的鋼琴譜,就是剛剛的樂譜。」他突然停下,一腳踏地,從書包裡拿出那幾張樂譜,「這給妳,妳看得懂五線譜嗎?」   我接下那幾張紙,點點頭:「但沒辦法看得很快。」   「如果需要寫成簡譜再告訴我。」   「好,可是……為什麼你要幫我找這首曲子?」   「妳不想把整首曲子學起來嗎?」他直視道路前方,腳踏車再度緩緩往前駛去。   我看看手中的樂譜:「但這要雙手彈,我可能沒辦法,而且我家也沒鋼琴。」小時候的玩具琴也在很久之前的大掃除被阿姨丟了。   「所以妳只要練右手,左手我來負責。練琴的地點是學校的音樂教室,星期五的關門時間比較晚,從晚自習結束到關校門大約有三十到四十分鐘的時間,我可以利用十五到二十分鐘教妳,這樣應該就趕得上關門前離校。如果真的真的來不及,那就……爬牆吧。」他笑著聳了聳肩。   「這些……都是你事先查好的?」   「對啊,當然要先確認才好計畫。」   「但是這樣不會被發現嗎?」   「如果不幸被發現,妳躲起來,我出面就好,只是可能就再也沒機會偷用鋼琴教室了。」   「事情是我們一起做的,怎麼可以我躲起來,你出面承擔?」   「因為是我出的主意呀!」   「可是……」   「反正意外還沒發生,這問題就先放下吧。」   我沉默了,不是因為同意他說的,而是不懂他為什麼要做這些?   做鋼琴模型、找曲目、找樂譜、練琴、查時間,還冒著可能被發現的危險,帶我去音樂教室練習,被發現了還自己承擔……   「……為什麼?」盯著手上的「禮物」半晌,我問:「為什麼你要做這些事?這些會浪費你的時間,你可以拿去念書或做更有意義的事。」   「對我來說,這就是有意義的事啊。」   「怎麼會有意義?」   「意義是人賦予的不是嗎?只要我覺得是有意義的事,不就有意義了嗎?我想為妳做些什麼—這就是『意義』。」   輕輕柔柔地,那隨風飄進耳裡的話語,落在某個藏在心底深處的回憶盒子上。   ※   「今天小允生日,媽媽做了一個蛋糕給妳,高興嗎?」   「最近天氣好冷,媽媽幫妳織了一條圍巾,以後出門就不怕冷了!」   「媽媽做這些不辛苦啊,只要小允喜歡,媽媽天天做給妳吃,好不好?」   「小允,對不起,媽媽如果變成了天使,就無法為妳做什麼了,但是媽媽答應妳,一定會一直一直守護在妳身旁。」   「我愛妳,我的女兒……」   那時故作堅強忍住的悲傷,終究還是化成淚水,悄悄濡溼了樂譜的一角。   ※   那日之後,我和夏穎樂之間似乎有什麼不同,卻又好似什麼也沒改變。   我們彼此沒打算弄清楚,或許是三年級課業繁重無法分心,也可能是暫時都想對那若有似無的曖昧視而不見。   但我們還是會一起買晚餐,偶爾一起回家。   日復一日,每天都過著相同生活的高三日子裡,一起偷溜進音樂教室彈琴的星期五晚上,大概是每週最讓人期待的一天吧!最幸運的是,至今還沒被抓到,即使有時遇上工友伯伯來巡視,也能順利躲過。   在每星期一日幾分鐘的練習中,我逐漸學完那首曲子的右手旋律,到了下學期時,已經能慢慢和夏穎樂搭配上。   接近母親節前的那個週五,我們沒有落音、落拍,也沒有彈錯一個音,成功將整首曲子彈完。   當下,心情應該是激動的,但我卻意外平靜。   媽媽一定聽到了,說不定她就在我身旁,因為那晚月光好亮,吹來的風好舒服,就像媽媽正照看著我演奏完這首曲子。   五月最後一個星期五,我們最後一天到音樂教室,一起彈奏了最後一次的曲子。   現在,這首曲子已不單單代表對媽媽的想念,也包含我和夏穎樂共同的回憶,今天落下的每一個音,都隱隱帶著一點點不捨。   彈到最後幾小節,心想不知道等等還有沒有時間再練習一次時,外頭走廊亮起手電筒閃爍的光芒。   我和夏穎樂快速的互換眼神,因為有過幾次經驗了,所以我們鎮定地蓋上琴蓋,躲進講桌底下。   一會兒後,手電筒的亮光照進教室,落在講桌旁,又過幾秒,地上的光圈消失。   靜待了幾分鐘,我用氣音問道:「離開了嗎?」   面向走廊的夏穎樂稍稍探頭看了看:「走了。」   「好險。」   吁出一口氣,正要離開講桌底下時,夏穎樂突然拉住我。   「怎麼了?」我問。   「我有話想跟妳說。」   「嗯,那先出去再……」發現他盯著我的表情好認真,那是我不曾見過的專注,我不自覺止住了話。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躲在講桌下,卻是第一次意識到我們兩人的距離有多貼近。   近得能感受到對方呼出的鼻息,近得能在彼此瞳孔中看見自己的倒影……一直忽略的異樣心情陡然被挑起,讓我不得不正視。   然而,當下我只想逃開,但空間狹小,手又被他緊緊拉著,完全無處可逃。   「可以不要現在……」   話還沒說完,他卻突然給我一個擁抱。   「夏穎樂……」   我發出一聲輕喚想阻止他,卻還是聽見他說出那句話──   「我喜歡妳。」

作者資料

艾小薇

同時擁有虐(S)與被虐(M)屬性的雙子座,一天沒見到太陽,心情會低落,是個極度愛太陽的狂熱份子,現居於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泰國。 雖然不斷卡文,還是戒不掉想寫小說的癮!未來會繼續寫出讓人感到溫暖、讓人闔上書的剎那會揚起微笑的故事。曾出版《下個轉彎是你嗎?》、《幸福咬一口》、《橙色十七歲》、《說愛你》、《小貓少女》、《百分之五》、《原來》等書。 相關著作:《下個轉彎是你嗎?》《幸福咬一口》《橙色十七歲》《說愛你》《小貓少女》《百分之五》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ivy4520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ivy4520

基本資料

作者:艾小薇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4-09-25 ISBN:9789869050586 城邦書號:3PL02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