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閱讀日
目前位置: > > >
偏偏動心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偏偏動心

  • 作者:雲端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2-01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折 175元
  • 書虫VIP價:17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6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僅此一檔 $499升級VIP/暢銷7折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三重送: ◆第一重:全新繪製「星空下的浪漫絮語」拉頁海報 ◆第二重:「星光璀璨的夢幻共舞」與「星空下的浪漫絮語」收藏卡各乙張 ◆第三重:收錄人氣爆棚的雙人繪師組合AixKira的獨家專訪 乙女向戀愛養成手機遊戲《最強偶像計畫》改編小說 最強的夢幻雙人繪師組合AixKira傾心跨刀! 星光熠熠的演藝圈浪漫愛情故事重磅開演 想愛,就賭上你的偶像生涯去愛 魔鬼經紀人:「累嗎?累就對了。想舒服?等妳被演藝圈淘汰,想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偶像天王:「沒事不要找我,有事更不要找我。」 魔鬼經紀人:「違反公司的禁愛令,違約金將會讓妳賠到傾家蕩產。」 偶像天王:「什麼是禁愛令?就是告訴妳,想愛,就賭上妳的偶像生涯去愛。」 十七歲的傅雪盈,陰錯陽差被星探發掘,參加星銳娛樂的選秀活動「最強偶像計畫」淘汰賽,卻因為沒認出偶像天王梁宇翔而不小心得罪了他。 被認為走後門進來的她,不僅被同期新人敵視,還被梁宇翔「盯」上,總是不時把她當小女傭使喚,甚至得面對魔鬼經紀人的經常壓榨。

內文試閱

  夏至剛過,莘莘學子的暑假隨之拉開帷幕。   這天的週末清晨,麻雀三三兩兩迎著曙光停駐在街道旁的電線桿上,清脆的啁啾聲喚醒了尚在沉睡中的人們。雙線車道兩側的商店還未開張,馬路上已有車輛陸續呼嘯而過,宣告著一天的開始。   在婉轉的鳥鳴聲中,有個穠纖合度的窈窕身影背著晨曦由遠及近緩緩跑來。   直到跑近了才能看清來的人是一名穿著短袖湖藍色雪紡連身褲裝,足蹬銀色低跟露趾涼鞋,年紀約十七八歲的中長髮少女。   少女的臉蛋只有巴掌大小,秀眉如新月,眼睛黑白分明,目光流盼似澄淨的水波,細膩白晳的臉頰因為小跑的緣故,正泛著薄薄的紅暈,看起來極為明豔動人。   又跑了一小段路,傅雪盈才停下腳步,扶著旁邊的電線桿微微喘氣。   等到喘勻呼吸,她才抬起手腕看錶,確認距離在百貨公司前的彩虹廣場所舉辦的露天音樂會開始的時間還很充裕,這才稍微放下心來。   深吸了一口氣,正想從容地漫步而去,忽然聽到正前方的巷子裡傳來微弱的貓叫聲。   那聲音像是痛苦的呻吟。   傅雪盈愣了愣,連忙循聲快步走了過去。   巷子不長,是條死巷。   盡頭有個人蹲著身子,不知道在擺弄什麼,身下斷斷續續有小貓咪咪咪的叫喚聲。   傅雪盈陡然大怒,聲音拔高地質問道:「你在做什麼?」說完,大踏步上前,果然看到對方一手掐著隻短毛小灰貓的後頸,一手捏著牠的下顎迫使牠張嘴,對方修長的食指則在牠嘴裡不時摳動著。   瘦弱的小灰貓奮力掙扎,爪子在虛空中亂揮,地上甚至有一灘牠的嘔吐物。   「放開牠!」傅雪盈氣憤地威脅道:「你再不住手,我就報警告你虐待小動物!」   對方對傅雪盈的話恍若未聞,依舊繼續「虐待」著小灰貓。   小灰貓的動作越來越小,叫聲也越來越虛,處境堪憐。   傅雪盈心疼壞了,不顧自身安危,伸手就朝對方的肩膀抓去。   對方似是有所感應,在她觸碰到他之前,身體歪了歪,避開了她的手,同時順勢放開了對小灰貓的箝制。重獲自由的小灰貓,前一刻還虛弱得萎靡不振,下一秒就像沒事般的迅速沿著巷子邊緣竄了出去,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傅雪盈張了張嘴,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對方從地上站起身,從褲子的口袋裡掏出衛生紙,低頭慢慢擦著剛才沾黏上的小灰貓的唾液和嘔吐的穢物。他的眉頭皺得很緊,抿著薄唇,眼底有幾許不耐煩的嫌惡之色,只是掩在鴨舌帽平沿下方的陰影中,旁人無從發現。   待人家直起身體,傅雪盈這才注意到對方是個身材頎長,約二十四五歲的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大半的臉被戴得低低的鴨舌帽遮擋著,又是在略微幽暗的巷弄中,所以只有微薄的嘴唇和剛毅的下巴能看得分明。可即使如此,傅雪盈還是能隱隱約約感受到他渾身散發的冷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氣息。   傅雪盈嚥了一下口水,有些局促地勸誡道:「動物跟人類一樣,都有生存的權利,恃強凌弱是不對的,以大欺小更是不道德的,你、你不可以這樣做,以後……以後絕對不可以再犯了……」   她越說頭越低,越說聲音越小,明明應該是要義正辭嚴地指謫對方,結果卻在對方冷漠迫人的氣勢下心裡發虛。做錯事的是對方,低頭的人為什麼變成了她?   傅雪盈握了握拳,她們市立女高童軍社的宗旨之一是要時時秉持著「誠信仁愛,勇敢助人」的使命感與榮譽心,為弱小發聲,因此她不該屈從強權。想到這裡,她立刻挺起腰桿,昂起下巴,眼神凜然地直視年輕男子。   誰知年輕男子只是輕輕「嗤」了一聲,似乎是覺得她的言詞很幼稚,連一記眼角餘光都懶怠施捨給她。   傅雪盈張了張嘴,想再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小灰貓已經不在「案發現場」,她想聯合苦主反擊都找不到對象,即使抓到了施暴的「現行犯」,也拿不到苦主的「證詞」好伸張正義。這麼一來,倒顯得她這個路見不平而仗義執言的人多管閒事了。   傅雪盈抿了抿唇,剛才的「日行一善」讓她頗為憋屈而不甘。   驀地,靈光一閃,她的臉龐再次明亮起來,不顧年輕男子的不悅,猛然抓著他的手臂,熱情地道:「等一下我要去參加彩虹廣場的音樂會,那是動物保護協會主辦的愛心募款活動,特別邀請了項海嵐現場彈奏鋼琴。」   傅雪盈沒發現年輕男子在聽到「項海嵐」三個字時僵硬了一下,仍舊興奮地說道:「你知道項海嵐吧?他是年初剛出道的音樂神童,今年才十六歲,是台灣第一位在波蘭的蕭邦國際鋼琴大賽中拿下冠軍的人,聽說他還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親善大使,經常參加世界各地的慈善音樂活動。」   她越說越激動,眼睛閃爍著寶石般晶亮的光芒。   「三個月前,我們學校的童軍社去喜憨兒基金會辦的春季義賣園遊會幫忙,項海嵐當時就無酬出席演出。他的琴聲既溫柔又優雅,很能療癒心情,而且他不像其他的明星那樣驕傲、目中無人,私下對人非常和善親切,他還對我微笑了。」   其實項海嵐是對所有的工作人員微笑,自然包括她在內。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位纖細白淨的美少年,他那猶如天使般的微笑自此烙印在了她的心中,讓她始終無法忘懷。而他所演湊的鋼琴曲,悠揚的旋律及如水晶似的琴聲更在她的心湖上蕩漾起了圈圈漣漪,令她每每回想起來,就覺得心癢難耐。   「你跟我去彩虹廣場吧!」傅雪盈話鋒一轉,表情突然變得嚴肅,「音樂可以陶冶人的性情,抒發憂愁,多聽沒有壞處。」說不定還能順便治療你那愛欺負弱小的劣根性!   年輕男子甩開傅雪盈抓著他的手,周身的氣息在傅雪盈傾訴著項海嵐的各種美好時越發冷冽,虛掩在鴨舌帽下方的眼神也越發陰沉。   傅雪盈見年輕男子始終不發一語,忍不住踮起腳尖,湊到他壓低的鴨舌帽下,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問道:「你該不會是不知道項海嵐這樣的名人,而正在為自己的孤陋寡聞感到不好意思吧?」   年輕男子被陡然湊近的俏麗容顏嚇了一跳,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記憶中的某個身影在腦海中一閃而逝,讓他不由自主打量了傅雪盈幾眼。   傅雪盈則是呆住了。   她沒想到隱藏在鴨舌帽下的竟是一張極為俊美的臉龐。   雖然他的眼眸很冷淡,卻無損他的俊俏半分,反而為他清冷的氣質平添了幾分高貴。   而且,她覺得他有些面熟。   在年輕男子打量她的同時,她也狐疑地瞄了他好幾眼,然後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手,叫道:「對了,你長得跟項海嵐有點像!」   年輕男子聽到這句話,表情瞬間陰冷。   傅雪盈縮了縮脖子,訥訥地解釋道:「我是說,你的下巴跟他的下巴有點像啦!」說著,又瞄了他的耳朵一眼,不怕死地追加一句:「耳垂的形狀也有點像……」   所謂的陰風陣陣,說的大概就是此情此景。   然而,傅雪盈卻無法逃跑,她還等著響應動保協會的活動,等著把這個心理陰暗的年輕男子拖去接受天使的琴聲洗禮。所以說,童軍精神什麼的,比少年維特的煩惱還更讓人煩惱。   就在這時,一陣輕快的音樂鈴聲響起。   年輕男子掏出手機,瞥了眼來電顯示,慢條斯理地接起。   「……」連個招呼語都沒有,他沉默地聆聽對方說了一陣後,才淡淡地應道:「嗯,處理完了……彩虹廣場?……不去!」   傅雪盈在聽到年輕男子略帶磁性的好聽嗓音提到「彩虹廣場」四個字時,耳朵立刻豎得比驢耳朵還高,不料他隨即二話不說地拒絕,還乾脆俐落地掛斷電話。   收起手機,年輕男子一抬頭,再次看見傅雪盈那張放大五百倍的臉近在眼前。   「你朋友正在彩虹廣場等你對嗎?」傅雪盈笑咪咪地說道:「真巧,我也要去那裡,我們一起走吧,我可以陪你聊天,這樣你就不會無聊了。」   面對傅雪盈那自來熟的厚臉皮,年輕男子頗為無語。   「妳是誰?我認識妳嗎?」   我是代替月亮懲罰……呃,糾正你劣根性的正義使者!   不過,她只敢在心裡腹誹,當然不能這麼說。   傅雪盈正了正神色,故作正經地道:「這點小事就不要計較了。不是有句話說,四海之內皆朋友嗎?我們在茫茫人海之中相遇,就表示我們有緣。這種緣分是很難能可貴的,應該要好好珍惜……對了,我叫做傅雪盈。太傅的傅,白雪的雪,輕盈的盈。你叫什麼名字?」   「……」   梁宇翔瞥了一下傅雪盈,逕自朝巷子外走去。   傅雪盈連忙跟上去,原本想再說幾句勸告的話,卻發現對方走的方向正是朝著彩虹廣場而去,於是她又閉上嘴巴。   得了便宜還賣乖是會遭雷劈的!   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的傅雪盈,在心裡為自己點了一個讚,接著笑嘻嘻地跟在梁宇翔旁邊走。走了一段路後,自帶話嘮屬性的她,忍不住問道:「那啥……我們兩人現在應該算是朋友了吧?」   梁宇翔涼涼地斜睨傅雪盈一眼,沒有吭聲,維持他一貫的高冷。   「其實我還是覺得你很面熟。」   聽到傅雪盈又要老調重彈,梁宇翔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傅雪盈發現苗頭不對,趕緊改口:「你長得那麼帥,不當明星太暴殄天物了!」   聞言,梁宇翔正要多雲轉晴的表情,在聽到傅雪盈的下一句話後,立刻雷電交加。   「項海嵐長得很漂亮,可你也不差。雖然你不可能達到他的高度,也沒有他的知名度,但你的臉還是很吃香的,至少可以騙到很多無知的少女。」   梁宇翔陰沉沉地瞪著傅雪盈這個兀自嘰嘰喳喳的無知少女。   她可真是懂得如何激怒他!   他不介意她不知道他的高度和知名度,但是聽著她那似褒實貶的話,如果他還能保持風度,那他不是聖人就是賤人了,可惜他是正常的地球人,所以不可能給她好臉色看。   事實上,話一出口,傅雪盈自己也懊惱了。   她們童軍社的老師常說她嘴巴動得比腦子快,總有一天會吃虧,眼下不就是了?   傅雪盈耷拉著腦袋,對著手指,小小聲地說:「人家只是想說你長得好看……」   梁宇翔冷冷地「哼」了一聲。   管他長得好不好看,他只想給這個不知打哪兒冒出來的小笨蛋好看!   接下來的路程,梁宇翔始終冷著臉不說話,傅雪盈戰戰兢兢地賠小心,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這個見義勇為的「正義使者」為什麼會當得如此窩囊,似乎在這名年輕男子的面前,她只有理虧陪笑的份。   她沒欠他錢吧?   在傅雪盈的腹誹中,兩人走了一條街,轉了兩個彎,很快就來到位於大型百貨公司前面占地近百坪的彩虹廣場。雖然時間尚早,百貨公司也還沒開始營業,但廣場上此刻已經聚集了不少來參加音樂會的人。   廣場上有個噴泉池,每天噴泉會固定噴發三次,幸運的過客有機會看到水滴折射陽光所形成的彩虹,彩虹廣場的名字由此而得之。   廣場是露天開放式的,愛心募款音樂會又是動保協會主辦的,於是真的有人把家裡的寵物帶來圍觀。那歡快地在廣場上奔跑的小貓小狗,讓傅雪盈想起了剛才被某人「虐待」的苦主,她不由自主地朝身邊的年輕男子投去飽含怨念的視線。   梁宇翔敏銳地察覺到來自某個小笨蛋的無言控訴目光,當下又哼了一聲。   傅雪盈極為無奈,上天沒有降大任給她,卻派這個男人來苦她心志,勞她筋骨,磨練她尚未點亮的「勸人為善」的技能。   看來這個糾正某人劣根性的重責大任,只能交給天使了。   傅雪盈扯了扯梁宇翔的袖子。   梁宇翔沒好氣地道:「幹麼?」   傅雪盈指著廣場中央已經搭起的舞臺前方那一排排的椅子,說道:「我們去那裡坐,那裡才看得清楚。我看了動保協會的官網,上面寫說項海嵐是第一個表演的藝人,距離開場只剩十分鐘,我們趕快去占位置吧!」   「誰說我是來看表演的?」   「那你來做什麼?」   梁宇翔斜眼看著傅雪盈,那眼神明明白白寫著「妳說呢」。   傅雪盈摸摸頭髮上別著的星形髮夾,訕訕地說:「你朋友可能已經在場中了,我們去前面坐著,他比較方便找到你嘛!」   「誰說我是來找人的?」   傅雪盈愣住,剛才她明明聽到他朋友在電話裡要他來彩虹廣場。   梁宇翔不再搭理傅雪盈,而是遠遠看著工作人員在舞臺兩側忙碌地來來去去,眼神平靜得沒有半點波瀾,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傅雪盈嘆氣。   你這麼傲嬌,你媽知道嗎?   傅雪盈不好意思把對方丟下,只好陪著罰站,視線也往舞臺邊亂掃射。   就那麼一會兒,眼尖的她,很快就捕捉到了天使的身影,結果她一時激動,忍不住拚命拍著身邊人的手臂,興奮地道:「喂喂喂,快看,項海嵐出來了……你看,他笑起來是不是很溫柔很可愛,簡直就像天使一樣!」   梁宇翔運了運氣,壓下把傅雪盈拍成天使的衝動,往旁邊挪移一步,避開她的拍打。   他漠然遠眺著幾個人殷勤地圍繞著一名掛著淺笑的美少年打轉,其中有位身穿酒紅套裝的貴氣婦人與美少年的互動更是親暱,顯而易見是美少年親近的長輩。片刻,又有一個戴著眼鏡,穿著灰藍色西裝的年輕男人加入交談。   眼鏡男拿著黑色的小平板電腦一邊在螢幕上滑動,一邊像是在跟美少年確認什麼事,態度一絲不苟,表情既嚴肅又正經。   傅雪盈語氣堅定地道:「那個人一定是項海嵐的經紀人。沒想到他的經紀人那麼年輕,而且還是傳說中『話少面癱表情屌,眉目犀利刻骨刀』的禁慾系帥哥。唉,這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嗎?美少年和帥哥的組合,簡直是太逆天了!」   傅雪盈捧著腮幫子,煞有介事地感嘆著。   梁宇翔滿腔的陰鷙被傅雪盈那花痴般的腦殘發言打得七零八落,他猶如看神經病般的看了傅雪盈好幾眼,彷彿在確認她是不是在說笑。   然而,傅雪盈顯然是認真的,她接著轉向梁宇翔,正經八百地重複先前說過的話:「你不當明星真是太暴殄天物了。雖然你不像項海嵐那樣人美心也美,但就算你心理陰暗了些,性格扭曲了些,還愛欺負小動物,也不妨礙你用臉騙人。你看嘛,那個禁慾系的帥哥不當明星反而去當經紀人,這不是浪費嗎?」   有句話說:「把脾氣拿出來,那叫本能;把脾氣壓下去,那叫本事。」   梁宇翔現在很慶幸自己有這本事,而且還這本事修練得爐火純青,否則傅雪盈這個小丫頭早就被他拍回娘胎裡去了。   他現在確實是靠臉吃飯,可是被人這樣直白地當面打臉還不反擊,他覺得自己不是離聖人的境界又近了一步,就是往賤人的世界又跨了一步。而他既不想當聖人,也不想當賤人,所以只是淡淡地瞥了傅雪盈一眼,就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傅雪盈愣了愣,沒想到這人變臉比翻書還快,說走就走。   天使都已經在舞臺上的鋼琴前坐定,重頭戲還沒開始,需要接受洗禮的人就跑了。   傅雪盈凝視著那個戴鴨舌帽的年輕男子沒入人群中的背影,發了一會兒呆,莫名有種空落落的感覺。所幸舞臺上響起的琴聲拉回了她的注意力,讓她很快將心底不自然的失落感拋諸腦後,全副身心浸淫在美妙的樂音當中。   廣場中的幾排長椅已經坐滿了聽眾,她便站在原地聆聽觀看。   天使一連彈奏了三首蕭邦的夜曲,如歌的音符漾盪著輕淺的愁思,反覆吟詠的主旋律層層堆疊細膩的修飾。在場的人們聽得如痴如醉,連幾隻圍著噴泉嘻鬧的貓狗也慢慢安靜地伏下身來。   由始至終,項海嵐只是優雅地微笑,優雅地彈奏,完全沒有接受主持人的訪問,等到表演結束後,更是優雅地對臺下的人們鞠躬,就從容地在滿場熱烈的掌聲之中轉身下了舞臺。   傅雪盈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很美很美的夢,讓她不願從夢中醒來。   可惜世上不識相的人很多,有個蓄著小鬍子戴著墨鏡的中年男子笑咪咪地湊到傅雪盈身邊,壓低聲音對她問道:「小姐,妳想當明星嗎?」   他注意傅雪盈大半天了,她那清新的氣質、俏麗的外型,怎麼看都有成為藝人的潛質。   傅雪盈乍聽這話,直覺反應是,她遇到詐騙集團了。   腦海中迅速閃過電視上報導的有著明星夢的少女們被拐騙而誤入火坑的各種社會新聞,不由得垮下臉,防備地看著笑得像大野狼的小鬍子。   小鬍子對這種反應司空見慣了,幹他這行面對冷臉是常態。如果對方聽了他的邀請就立刻熱情地貼上來,他反而才該退避。當下,他熟練地掏出名片遞出去,不卑不亢地自我介紹道:「敝姓陳,是『星銳娛樂』的星探,從事這行已經二十年。」說著,又報了幾個他曾經挖掘出道的知名藝人,確實都是耳熟能詳的。   傅雪盈狐疑地覷了小鬍子一眼,看著名片上印著的「星銳娛樂有限公司」及「Kevin Chen」幾個大字。名片設計得頗雅致,公司的logo也常在電視上看到,頗是像模像樣。   星銳娛樂是台灣規模最大的製作和經紀公司,二十多年來捧紅了不少紅遍華人影視圈的偶像明星,有「亞洲造星工廠」的稱譽。近幾年來業務範圍不斷擴大,附屬子公司頻頻跨領域與其他產業合作,觸角甚至延伸至電影、電視及ACG等動漫遊戲業,在演藝圈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傅雪盈平時只關注藝人,對於演藝圈的分布版圖並不了解,也不清楚星銳娛樂的分量和影響力,但她知道簽下項海嵐的經紀公司就是星銳娛樂,也因此才知曉原來許多紅透半邊天的偶像都是出自於這個藝能集團。   小鬍子星探看出了傅雪盈的猶豫,卻不著急,逕自笑著問道:「妳是項海嵐的粉絲吧?只要加入星銳娛樂,就有機會接近項海嵐喔!」   傅雪盈不像其他少女那樣對演藝圈有著莫大的憧憬,目前即將升高三的她,對未來尚未想得太深遠,對演藝圈也僅是抱持著不置可否的心態,既不熱絡,也沒有歧見,如今忽然有條路出現在她眼前,讓她有機會走到嚮往的那個人身邊,她忍不住動搖了。   小鬍子星探掐準了傅雪盈的命脈,繼續誘哄道:「星銳去年才簽下項海嵐,目前他跟公司其他人都還不熟,如果妳想近水樓臺先得月……嘖嘖嘖,這就要看妳有沒有這個能耐殺出重圍了。他現在可是炙手可熱,想親近他的人多如牛毛……」   傅雪盈陡然熱血上湧,毅然地雙手握拳道:「好,我要當明星,我們什麼時候簽約?」   小鬍子星探噎了一下。   這……也太容易煽動了吧?看來這個小女生是項海嵐的腦殘粉!   不過,只憑著對偶像的熱愛,想在廝殺激烈的星河裡存活下來可沒那麼容易。雖然他很看好這個小女生的外在條件,但光靠外表是吃不了這行飯的。在醫美技術如此發達的現在,要整出一張絕色姿容太簡單了。   小鬍子星探咳了兩聲,趕緊解釋道:「素人要進入星銳,除了少數特例之外,只能參加星銳舉辦的選秀比賽。贏得比賽就能成為星銳旗下的訓練生,通過公司的培訓,達到公司的要求,就有機會出道。」   傅雪盈張了張嘴,她以為只要被星探挖掘,就能直接出道成為明星,電視和報章雜誌上的娛樂新聞不是都這麼說的嗎?原來新聞報導省略了中間的過程,真是太不負責任了!   憤憤不平之餘,傅雪盈不由自主問出了個傻問題:「那項海嵐呢?他也接受過培訓,做過訓練生嗎?」   小鬍子星探忽然沒了聲音,項海嵐能拿來類比嗎?光憑他那頂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冠軍的桂冠,就足以砸死成千上萬的素人了。   讓項海嵐當訓練生?那畫面太銷魂,估計連星銳的董事長都不敢看!   小鬍子星探意味深長地瞥了傅雪盈一眼。   意識到自己犯蠢的傅雪盈,訕訕地轉移話題道:「難道就沒有不當訓練生就出道的嗎?」   「當然有,不過不多。」   小鬍子星探最先想到的是,未經公司正規培訓就出道,被內部其他同仁戲稱為「星銳印鈔機」的偶像天王梁宇翔。   梁宇翔十七歲被發掘,第二年就憑著精湛的演技拿下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同時還能歌善舞,五年前以一副好歌喉獲得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獎。如此卓越的戰績,不能說是後無來者,但至少到目前為止,綜觀亞洲娛樂圈年輕一代的偶像,確實是少有人能與之匹敵。   倒是自從項海嵐加入星銳之後,就有風言風語傳出,說是梁宇翔將項海嵐視為勁敵,畢竟項海嵐既年輕又有才華,是眼下星銳新生代藝人中最具有威脅性的。   這謠言的可信度極高,據說梁宇翔極不待見項海嵐,從不與他同臺,即使遇見,梁宇翔也對他視若無睹,不得已需要寒暄時,也是沒好聲氣,反而是項海嵐禮貌有加,總是主動拿熱臉去貼梁宇翔的冷屁股。   項海嵐若不是胸有成竹,梁宇翔若不是備感威脅,兩人怎會有如此怪異的互動?   傅雪盈見小鬍子星探摸著下巴沉思,忍不住打岔問道:「那如果我想當星銳的藝人,應該要怎麼做?」   小鬍子星探回過神,細心地解釋道:「星銳去年開始籌備一個大型的藝能選秀企畫,叫做『Super Idol Project』,中文名稱是『最強偶像計畫』。SIP旨在挖掘具有明星潛質的素人,然後通過星銳的新人養成訓練,培養出新一代的超級偶像。本來素人要先投履歷,經過筆試、面試的審核,才能參加SIP第一階段的淘汰賽。不過,若是有我推薦,就能省去筆試和面試的關卡,直接進入比賽。」   傅雪盈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問道:「比賽的內容是什麼?」   「妳去了就知道。」   「什麼時候比賽?」   「這個嘛……我看看。」小鬍子星探掏出手機,在螢幕上滑了幾下,「哦,找到了……啊,妳太幸運了,今天是比賽第一天,早上九點集合,十點半淘汰賽正式開始。也就是說,比賽開始的時間距離現在還有……二十五分鐘。」   傅雪盈:「……」她可以拿肉包子打人嗎?   「還有更幸運的事喔,第一場淘汰賽的場地就在……」小鬍子星探說著,往不遠處的一棟辦公大樓指去,「看沒到,那棟白色大樓的十二樓窗臺外有懸掛紅色的布條,布條上有『Super Idol Project』的字樣,那裡就是比賽場地。看,這簡直就是為妳量身訂做的企畫,妳不當偶像就太暴殄天物了!」   傅雪盈:「……」她錯了,肉包子是拿來打狗的,對付這個小鬍子,一隻拖鞋就夠了!   「我現在就打電話過去幫妳掛個號。」小鬍子星探沒問傅雪盈的意願,拿起手機就撥號,電話很快就通了,「喂,我是Kevin……啊?哪個Kevin?全演藝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王牌星探Kevin你都不知道,你是不是走後門進來的啊?……什麼?我不是老闆,沒資格指責你?呸!我本來就不是老闆,我是全演藝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王牌星探……」   傅雪盈抿著嘴唇,抱著手臂,腳尖開始打起了拍子。   小鬍子星探鬼打牆了好一會兒,終於切入正題:「……對,我是要推薦一個新人參加今天的SIP淘汰賽……什麼?報名已經截止,來不及了?呸!你竟敢拒絕我這個全演藝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王牌星探推薦的人,錯過一個可以改變星銳、改變演藝圈的新星,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你對得起我們星銳偉大的董事長對得起你家祖宗十八代對得起全人類嗎?……啊?保證?保證什麼?我這個全演藝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王牌星探推薦的人,還需要什麼保證?……保證她會紅?他娘的,保證個屁,她當然會紅!她不只會唱歌會跳舞,演技更是嚇嚇叫,你說會不會紅?」   傅雪盈停下打拍子的腳,驚得瞪大了眼睛。   她什麼時候會唱歌會跳舞,演技還嚇嚇叫了?   農曆七月還沒到,別隨便出來嚇人呀!   「……呼,早答應不就結了,幹麼浪費大家的時間?」小鬍子星探費了一番功夫,終於說服對方,「我這個全演藝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王牌星探看上的人,能有錯嗎?我對她沒有一定的了解,我敢推薦嗎?你也太小看人了!……嗯嗯,對,是女生……名字?她叫……」說著,轉頭問道:「妳叫什麼名字?」   傅雪盈:「……」她真的不是遇到詐騙集團嗎?這麼不可靠的人,真的是星銳的星探嗎?   傅雪盈深吸了一口氣,答道:「傅雪盈。太傅的傅,白雪的雪,輕盈的盈。」   「她叫傅雪盈。太傅的傅,白雪的雪,輕盈的盈。」小鬍子星探自豪地對手機那頭說道:「看吧,這麼好聽的名字,不紅還有天理嗎?」   傅雪盈:「……」你的邏輯才叫做沒天理好嗎?   等到小鬍子星探掛斷手機,抬起頭又是那副笑咪咪的大野狼模樣。   「好了,搞定!我就說只要我出馬,絕對是馬到成功!」   「……」真敢說啊!   「對了,我剛才幫妳爭取到了特別福利。」小鬍子星探笑得一臉淫蕩……不對,是笑得一臉燦爛,還得意洋洋地伸出一根食指在傅雪盈面前晃啊晃,「天字第一號!妳的號碼是第一號,保證比其他參賽者能更早讓評審留下好印象。唉,我真是好人啊!」   傅雪盈聞言大驚。   扣掉小鬍子星探剛才鬼打牆的五分鐘,她必須在僅剩的二十分鐘內趕到比賽現場,而且她還是一號。換言之,她完全沒有準備的時間。   小鬍子星探一隻手插腰,另一隻手高舉,指著遠方那棟白色的大樓道:「丫頭,向著夕陽奔跑吧!拿出妳的衝勁和勇氣,光明燦爛的未來和項海嵐都在那裡等著妳!」   傅雪盈咬牙,撩起裙子……哦,她今天穿的是褲子。她撩起褲子,抬起腳踹……不對,時間來不及了。她撩起褲子,抬起腳就朝斜前方的大樓狂奔而去。   小鬍子星探在後面大叫:「丫頭,可別遲到呀!星銳最痛恨遲到的人,遲到就喪失資格了!萬一妳遲到,千萬別說妳是我推薦的喔!」   傅雪盈踉蹌了一下,咬著牙根繼續往前跑。   此時此刻,她那端了十七年的淑女風範,她那秉持多年的童軍精神,她那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使命感和榮譽心,全都壓抑不了她那滿肚子奔騰的草泥馬了。   一隻拖鞋哪裡夠?   她就該把那個全演藝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公害推出去槍斃五百年,以免他又到處去禍害其他善良無辜的少女。   可惜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   傅雪盈一邊撥開人群一邊埋頭狂跑,朝著近在眼前跑起來卻異常遙遠的目的地。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拚命,她確實很欣賞也很崇拜比自己小一歲但站在舞臺上便像散發著強烈光芒的項海嵐,可是在此之前也僅止於默默支持,從未想過要藉著進演藝圈的機會親近他。   即便現在有條路鋪在她面前,即便她現在在這條路上狂奔,不知為何,心底深處仍是有些許的遲疑和迷茫。明明項海嵐就像根肥美的大骨頭吊在她前方,她反而卻步了。   傅雪盈搖搖頭,甩掉突如其來的思潮,總之,這些問題等比賽結束之後再煩惱,說不定她馬上就會因為遲到而失去資格,到時就當誤會一場,什麼也不用想了。   不過,一想到可能會遲到,傅雪盈猛然又加快了奔跑的腳步。   無論是不是想要當偶像明星,身為童軍的一員,遲到這種不守規範的事是絕對不允許的。   不幸的是,她一跨進大樓,就看見僅有的四部電梯前面都圍滿了人。   今天不是應該悶頭睡懶覺的週末嗎?哪來這麼多熱愛早起的鳥兒?   傅雪盈低頭看了看錶,只剩下十分鐘。   她急得左右張望,想找有沒有電扶梯之類的,卻眼尖地發現角落有一部電梯前竟然沒人排隊,只有某個背影有些熟悉的人正按開電梯的門,準備踏進去。   傅雪盈顧不得許多,一個箭步滑了過去,接著像隻小兔子般竄進電梯裡,完全沒發現這部電梯上面有著「VIP」的字樣。   電梯裡的人顯然被如一陣風般吹進來的人驚了一下,等到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後,便微微皺起了眉頭。   傅雪盈則是滿臉錯愕,這人不正是先前那位虐待小貓,心理有些陰暗,性格有些扭曲,可能有著反社會人格,但長得非常俊美的年輕男子嗎?

作者資料

雲端

因為過了愛做夢的年紀,所以只好把妄想揮灑於字裡行間。 期許自己可以寫出能讓讀者有那麼一點點動心的小說。 著有《師父說了算》、《娘子說了算》、《頂尖告白》、《偏偏動心》等。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cloudtale

基本資料

作者:雲端 繪者:AixKira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6-02-01 ISBN:9789869258067 城邦書號:RF50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