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as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窮追不捨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堅持「一筆入魂」的日本警察小說第一人——橫山秀夫 以透視人間百態的記者之眼,大膽揭發警界組織內部黑暗! 一間地方分局,不斷上演一齣齣警察推理人性劇場…… 窮追不捨—— 是身為警察的天職,抑或是受到欲望操弄的偏執? 人稱「三鐘村」的三鐘分局,住辦混合, 在這特殊的局風下, 從基層制服員警到管理層級的高階警官, 鐵漢們面對種種事件,各有其生存之道, 然而執法以外,或許還有更值得追逐的人心良善…… 【精采內容】 ◎〈窮追不捨〉一只舊呼叫器,喚起舊情與心底的黑暗執著。(交通課事故科) ◎〈薪火相傳〉一招神偷詭計,引爆黑白兩道間的人性戰爭。(刑事課盜犯科) ◎〈間接得知〉一場溺水意外,造就捨命英雄還是貪生狗熊?(刑事課鑑識科) ◎〈另有隱情〉一名謎樣女子,牽扯出警界內部組織的醜聞。(警務課警務科) ◎〈排拒在外〉一個關鍵線索,勾起一段童年遭霸凌的回憶。(生活安全課少年科) ◎〈一箭之仇〉一個遊民之死,意外衍生出警界的蝴蝶效應。(副署長室) ◎〈事不關己〉一粒黑色種子,隱藏著老父用心良苦的祕密。(會計課) 【內文摘錄】 他騎著白色重機追捕一輛闖紅燈的小貨車,時速七十公里、八十、九十……,他感受得到生命危險的迫近,然而小貨車不顧一切的逃亡,卻也散發出不尋常的犯罪氣息。一百、一百一十……,來到一個平緩的下坡彎道,小貨車竟一頭撞上電線桿,二十八歲的男性駕駛當場死亡。隔天各家報社同時以「窮追不捨」為題報導這起車禍,大肆批評他的過當執法……

內文試閱

〈另有隱情〉



  位於三鐘分局一樓進門右手邊的警務課,一臺值班用的石油暖爐因故障而被搬至一旁,這天警務課從一大早就沒有暖氣,廠商又表示目前缺零件,必須等到下午才能派人過來修理。

  繼暖爐故障無法排除,課內又接到一通通知「不予任用」的電話,警務科長瀧澤郁夫不禁覺得今日將是多災多難的一天。

  「不好意思,能不能請貴單位再重新考慮一下?一如我先前所說,鈴木工作態度十分認真,健康狀況也一切良好,而且他本人也表示完全不排斥外務工作……」

  「真的很抱歉,這是上頭的決定……」

  打電話來的是人壽保險公司的人事負責人,上星期瀧澤親自前往這家壽險公司的分公司,拜託對方為即將屆齡退休的鈴木巡查長安插個職位。鈴木就算做不了保險業務內勤,至少能當個調查員。當時雙方相談甚歡,瀧澤心想應該十拿九穩了,因此突然接到這通拒絕電話,一時反應不過來。

  「真的非常抱歉。」

  透過電話聽得出對方誠惶誠恐,因為不論哪個企業,都希望盡量與警方維持良好關係。這位人事負責人一再地致歉,並巧妙地將不景氣及裁員等字眼夾雜在對話中,最後再語帶無奈地祭出一張空頭支票說:「明年我們一定會延請鈴木先生來敝公司任職。」想來對方的經營狀況也不甚樂觀吧。

  「我明白了……,那日後也請貴公司多多關照了。」

  瀧澤輕輕掛上電話,內心卻充滿了失望、憤怒與焦慮。連壽險公司都無法提供工作機會,他手邊就真的沒門路了。之前包括超級市場的保全部、徵信社,甚至縣警退休老前輩開設的地方保全公司,全都回絕了鈴木的求職。

  「鈴木先生的事,不太樂觀嗎?」

  有人出聲慰問,回頭一看,主任藤原正端著茶走過來。

  「是啊,看來各行各業都忙著精簡人力啊。」

  「不能請總部那邊幫忙找嗎?我們地方分局的能力畢竟有限啊。」

  聽到這句天真的建議,瀧澤不禁暗地咂了個嘴。

  縣警總部只會替警視或警部階級的退休幹部斡旋就職事宜,不大可能照顧到僅以第一線駐警身分退休的巡查長。當然啦,如果由瀧澤向總部的警務課哭著求情,或許另當別論,只不過基於某個理由,瀧澤說什麼也不肯向總部低聲下氣。

  其實直到前年,瀧澤仍隸屬於總部的警務課,當時的課長寶座是由船山一郎占據,而把瀧澤一腳踢至三鐘分局的就是他。

  ——該死的傢伙!

  瀧澤硬是把腦海中船山那張宛如白豬的臉孔抹掉,讓另一張滿臉皺紋的老男人面孔浮現。

  鈴木巡查長,任職於三鐘分局岬分所,今年滿六十歲,個性忠厚老實。鈴木很希望退休後能繼續在職場上奮鬥,由於晚婚,他最小的兒子還在念大學,所以他必須持續有收入好支付兒子的學費。

  瀧澤深深為鈴木覺得不值。一個耗盡人生、撐起警界最基層結構的老巡查長,竟然連一份月薪僅十幾萬圓的工作都找不到。鈴木若當到幹部再退休,就算自己不開口,上級也會主動替他安排收入不錯的新工作。說穿了,警界就是個只看階級辦事的組織嘛!這個曾一度捨棄的黑暗思想,伴隨著焦躁再度湧上瀧澤的心頭。

  「科長,上門嘍。」藤原喊道。瀧澤以為是暖爐廠商送零件過來,但望著窗外的藤原卻是帶著一臉別有深意的笑容說:「我們的巡警大人好像又幹了什麼好事呢。」

  不會吧……

  瀧澤又暗自咂了個嘴。

  門外的騷動轉眼移進玄關,只見兩個人拉扯著來到了警務課辦公室。

  「喂!你們專門養這種假警察是不是啊!」

  一名工匠裝扮的年輕男子氣呼呼地說道,一邊粗魯地扯著一名身穿保全制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那氣色紅潤的面容,瀧澤再熟悉不過,他是目前任職於「三鐘保全公司」的大里富士男。瀧澤記得他比自己大兩歲,今年應該已經過四十歲了。大里的叔叔是退休刑警,由於從小就景仰這位叔叔,大里高中畢業後便報考基層警察,卻在第一關筆試就遭到淘汰,之後一直到錄取年齡上限的二十七歲為止,大里每年都會參加考試,並創下連考連敗的驚人紀錄,三鐘分局內部的人都故意語帶諷刺地稱呼他一聲「巡警大人」。

  瀧澤深深嘆了口氣。

   ——今天果然是多災多難的一天啊。   藤原強忍笑意,來到辦公室櫃檯前問道:「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呢?」

  「還敢問我!這蠢蛋居然用漿糊把這東西黏在我車子的擋風玻璃上!」

  年輕男子比手畫腳地罵道,一邊遞出一張似乎是硬撕下來的紙片,勉強看得出上面寫著「違規停車」四字。

  「我只是臨時停一下,開什麼玩笑啊!區區一個保全人員憑什麼幹這種事?這傢伙還大言不慚地說什麼『因為警力不足,我才自告奮勇。』有沒有搞錯啊!」

  藤原連忙出言安撫,設法分開兩人;瀧澤也只好上前幫忙拉開大里,把他帶到走廊上。

  「大里先生,我不是說過好幾次了嗎?我們真的很感激你協助警方執行公務,但你如果真有這份心意,就請你別再增加我們的工作量了。」

  大里立刻對瀧澤敬了一禮,那副純真的模樣甚至讓瀧澤聯想到警校學生。

  「三鐘保全二等警士大里富士男向長官報告,在下目前以地檢署三鐘分部派遣隊副隊長的身分,接任日班及夜班的警備公務,然而有輛卡車連日來違規停放地檢署分部東側的便道,當成了自家車庫,造成周遭居民莫大的困擾。經調查得知違規卡車為該名男子所有,經再三警告無效,於是在下今天便以貼上警告通知的方式,對男子提出最嚴厲的警告。以上,報告完畢!」

  瀧澤很清楚大里這番話字字屬實,而大里八成之前已經打過好幾通電話給本局的交通取締科請求協助,直到明白不會有警員前往取締,才決定訴諸強硬手段吧。大里說的沒錯,局裡確實時常處於人力不足的狀態。

  「我知道了,我會請交通課那邊處理,所以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了,好嗎?」

  藤原那邊似乎也成功安撫完畢,只見他一邊走回辦公座位,一邊在腹側位置悄悄比了個OK手勢,接著瞇起眼目送再度行了個標準舉手禮之後轉身離開的大里。藤原笑著對瀧澤說:

  「所謂『強加的好意』,簡直就是專為這傢伙打造的詞兒啊。」

  「是啊。」

  「不過每次遇見他,總會覺得啼笑皆非,怎麼會有人這麼一心一意想當警察呢?」

  瀧澤也深有同感。當警察到底有什麼好的?令人喘不過氣的階級世界,下了班也無法好好放鬆,得當心酒、當心女人、當心金錢、當心駕駛,過著不容許絲毫失誤的每一天,工作辛苦,薪水卻不高。

  瀧澤是在高中學長的建議下報考警察的。身為長子的他,上有體弱多病的雙親,這份公職保證了穩定的生活,對他來說確實很有吸引力。他不擅於應付那些帶著純真的眼神高喊「警察就是要為社會大眾服務」的警校同學;到派出所執勤那段時期,印象中自己也很少在外為社會大眾揮汗奔走,對於同仁爭相參加的刑事專科講習也不感興趣。所以後來他被調往警務部門處理業務,對他而言或許是值得慶幸的事。這是個只要懂得往上爬就能出頭的崗位,瀧澤如魚得水,帶著強烈企圖心在部門裡拚命表現。我要升官,我要升上更高的職位。不知不覺間,他成了一個滿腦子只想升官的警察,一心一意希望擠進警界上層,站上擁有指揮全縣警權力的職位。他曾經有過如此遠大的抱負,然而……

  瀧澤環視周遭一圈。

  他知道自己眼下該處理什麼,那就是修好暖爐以及替老巡查長找份新工作。

  雖然不是因為看到了大里的保全制服才產生這個想法,他打算再次向三鐘保全公司提提看能否提供職位給鈴木巡查長。三鐘保全的規模並不大,專門承接派遣守衛或道路施工現場的交通指揮員等不起眼的業務。先前社長表示公司受到不景氣的衝擊,經營狀況愈來愈差,婉拒了瀧澤的請求,不過那位社長是縣警總部生活安全部部長退休出去開業的大前輩,瀧澤心想,要是苦苦央求對方說:「除了您這裡,老巡查長已經沒有地方可去了啊。」或許不無可能打動對方。

  想到這,瀧澤將警員通訊錄拿至手邊,翻開「派出所/分所」的頁面。由於他先前已告知鈴木巡查長明天是壽險公司的面試日子,這下非得再通知鈴木此事已取消,這令他心情備感沉重。

  岬分所 555—763

  南無三(註1)嗎……,瀧澤任由腦中浮現這句雙關,手一邊伸向話筒,沒想到電話就在這時響了起來。

  「呦,近來可好?」

  打來的是殿池明,他目前是縣警總部搜查二課的副課長,也是瀧澤同期的同學中最有出息的一個。

  「有何貴幹?我現在在忙。」

  「別這麼冷淡嘛,有事想找你商量一下。今晚在笹倉附近碰個面好嗎?」

  「有事找我商量?」

  「嗯,想麻煩你幫忙處理一件事。」

  瀧澤一點興趣也沒有,光是斡旋鈴木就職一事就夠他頭痛了,休想要他再擔下更多的麻煩事。再者,和開口閉口一副總部高層語氣的殿池一起喝酒,更是毫無樂趣可言。

  「抱歉了,我今晚不太方便。」

  「別這樣,這事兒對你只有好處沒壞處呀。」

  有好處……?

  殿池壓低聲音說:

  「只要順利解決這件事,說不定你就能調回總部嘍。」

   (【註1】日語數字「763」可念成「南無三」(なむさん),故瀧澤有此聯想。「三」意指佛教的「佛、法、僧」三寶,「南無三」為大感驚訝或遭逢失敗時的感嘆語,類似「我的天吶!」的意思。)

作者資料

橫山秀夫

「如果推理小說有諾貝爾獎,就該頒給橫山秀夫。」——德國推理大獎評審 1957年出生於東京。歷經新聞記者與自由撰稿人的工作之後,於1998年以《影子的季節》獲得松本清張獎,並以作家身分出道。2000年以《動機》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之後接連寫下《半自白》《第三時效》《登山者》《看守者之眼》等多部話題暢銷作品。2012年以《64》席捲歐美各大暢銷排行榜,知名度更躍上國際,海外版權授出17國,廣獲歐美重要媒體書評與獎項肯定,並於2016年成為首度入圍英國推理作家協會「國際匕首獎」的日本作家。《明鏡週刊》曾盛讚,橫山秀夫的風格有如卡夫卡遇上史迪格.拉森。歷經六年苦心創作,橫山秀夫又鄭重推出《北光》,是21年作家生涯中,跨出嶄新步伐的長篇大作。

基本資料

作者:橫山秀夫 譯者:杜信彰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名家傑作選 出版日期:2011-01-06 ISBN:9789866562730 城邦書號:1UC03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