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頂尖告白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頂尖告白

  • 作者:雲端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8-13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晴空與POPO合辦「偶像經紀人主題徵文比賽」延伸作品! 除了優勝作品外,特邀暢銷作家雲端共襄盛舉,從候選名單中挑出一位主角,寫出精采的娛樂圈耽美小說,不容錯過! ★首度與讀者深入互動的出版企劃! 出版後還會進行「讀者最愛番外票選活動」,兩位主角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精采故事?由你來決定! 隨書好禮大方送: ★全彩拉頁海報 ★兩張精美書籤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他努力學習各種技能,希望有一天能用自己的實力對男神宣戰, 結果卻被魅力凌駕潛規則的男神踩臉踩得七莗八素, 更驚悚的是,男神竟然在螢光幕前對他告白…… 蘇曉白剛踏入演藝圈時,挖掘他的星探語重心長地告誡道:「想要在這行名利雙收,要做到三件事,一是堅持,二是不要臉,三是堅持不要臉。」 於是,在他堅持了三年之後,終於不要臉地靠著走後門得到了一個廣告大片的試鏡機會。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路人甲角色,但是為了能在王牌鬼導的心中掛上號,試鏡會可謂是盛況空前,連有「陽光小風暴」封號的當紅偶像都跑來參加試鏡。 蘇曉白以為自己在初選就會被淘汰,卻沒想到他竟然破天荒地進入決選,還莫名其妙引起陽光小風暴的注意,陽光小風暴甚至親切地送上一瓶能潤喉爽聲的飲料,預祝他能錄取。就在他還沒弄清楚對方的意圖時,飲料中的茶梗就刺破了他的嘴巴,讓他一開口就刺痛,無法在試鏡時正常發揮。 「如果你以為偶像只靠一張臉,那就大錯特錯了,這個圈子從來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簡單。像你這麼天真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好一個稱職的偶像。」 陽光小風暴一改在人前的開朗,陰沉地撂下話,就傲嬌地揚長而去。 蘇曉白鬱悶地在小便斗前思索人生,就在這時,一個蘇曉白只在電視裡看過的超級男神突然出現,旁若無人地來到他旁邊的小便斗思索……解決人生三急。 蘇曉白呆呆地看著宛如散發著無數神光的男神,這才知道原來男神也是會撇尿的…… 被圍觀的男神,黑著一半的臉,淡定地抖了兩下自家的小兄弟,淡定地把自家的小兄弟塞了回去,然後忽然說道:「面對惡意的嘲諷時,如果你還能微笑,就能夠超越那些人,站上這世界的頂端。」 難道男神聽到陽光小風暴對他說的話了?難道男神是在安慰他? 蘇曉白興奮得腦袋發熱,顧不得自己還在遛鳥,就激動地轉身面向男神。 結果,男神另外一半的臉也黑了,因為蘇曉白家的小兄弟忘了關水龍頭,那還剩半壺的黃澄澄溪水,便豪邁地灑在了男神腳上那雙特別訂製的名牌手工皮鞋上。

內文試閱

  蘇曉白剛踏入演藝圈時,挖掘他的星探語重心長地告誡道:「想要在這行名利雙收,要做到三件事,一是堅持,二是不要臉,三是堅持不要臉。」   當時,還是天真無邪的高中生的蘇曉白,懵懵懂懂地將星探所說的話奉為圭臬。   在與某個不知名的經紀公司簽約之後,堅持上正音課程,矯正他那略帶土味的腔調;堅持上發聲課程,矯正他那連狗都嫌棄的破鑼嗓子;堅持上美姿美儀課程,矯正他那堪比路人甲的儀態。   果然,堅持培訓外加打雜了三年,終於等來了一支廣告的試鏡機會。   廣告的產品是某大型連鎖企業新研發的即溶咖啡,該企業十分重視旗下的新產品,於是製作公司大手筆找來人氣度極高的廣告明星孟景涵飾演男主角,並邀請素有「王牌鬼導」之稱的國際級大導演梵天執導。   大企業、大製作、大卡司,短短九十八秒的廣告,激起了各大小經紀公司的明爭暗鬥,全都想把旗下的藝人塞進去軋一角。即使是跑龍套打醬油也好,至少能在梵天的心裡掛個號,也許以後有機會在他的電影中露臉。   打雜三年,試鏡超過三十次的蘇曉白,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去妄想,可是他的經紀人凱哥卻突然告訴他明天要帶他去參加試鏡,讓他不禁懷疑,難道前幾天內部謠傳的公司快要倒閉的消息是真的,不然這個餡餅怎麼會砸到他頭上?   雖然公司目前只剩下四個藝人,但他是年紀最小,也是唯二未出道的新人之一,這種大廣告怎麼也輪不到他頭上。   「因為你的氣質很符合對方正在甄選的角色形象。」凱哥笑著解釋道。   蘇曉白有些不安,這是他第一次參加這種大製作的試鏡,很怕自己搞砸了,於是忍不住問道:「什麼樣的形象?」   「就是不能長得太帥,不能長得太有型,聲音不能太好聽,也不能太高、太矮或太胖、太瘦,總而言之,就是不能比孟小生搶眼。」   「……那是什麼角色?」   「路人。」   「……」好吧,在《海綿寶寶》裡面演路人,跟在《龍貓》裡面演路人,兩者的等級還是不一樣的。就算是打醬油的路人,也有高端大氣上檔次的那種。   「你可不要小看這個角色,雖然他只是個普通的路人,但是……」   「但是?」蘇曉白眼睛一亮,難不成這個路人其實有著非比尋常的身分什麼的?   「呃……」面對蘇曉白閃閃發亮的目光,凱哥訕訕地道:「但是,他還真就只是個普通的路人。」尷尬地咳了兩聲,連忙又往回找補地說:「製作方對這個角色還是有嚴格要求的,就是要笑得自然,笑得很路人。」   「……」所以,還是路人嗎?   凱哥斂起神色,突然鄭重地道:「小白,你可千萬不要看不起路人這種小角色,很多人為了這個角色搶破頭,你家凱哥我可是從千軍萬馬之中廝殺出來,才爭取到這個試鏡機會,那慘烈的過程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蘇曉白狐疑地問道:「凱哥,你塞了不少紅包給人家吧?」不然以你那摳門的程度,別說是《龍貓》裡的路人,就算是《海綿寶寶》裡的路人都搶不到。   凱哥噎了一下,義正辭嚴地表清白:「你家凱哥我是那種人嗎?我才不屑用賄賂這種不入流的手段!如果我是會塞紅包的人,你的師兄師姊們就不會跳槽了,我們公司就不會只剩下四個藝人了!」   「……」這好像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   凱哥說得興起,不小心脫口而出:「製作公司的執行製作助理是我大姨媽的表妹的侄子的堂哥的國中同學。」   「……」原來,這個「一表三千里,一堂五百年」的親友才是真相嗎?   凱哥拍了拍蘇曉白的肩膀,「小白,雖然你是走後門的,可是凱哥絕對相信這個路人的角色是為你量身打造的,你生來就是為了這個角色而存在,所以不用緊張,儘管本色演出就沒問題了!」   「……」那啥,可以不要隨便安排別人的人生嗎?   一直把當初星探那番「不要臉的理論」放在心上的蘇曉白,並不覺得走後門是可恥的事,而且有前輩曾經說過:「在演藝圈這種環境中,機會來的時候,不懂得把握的人是蠢蛋。」   什麼「狂霸跩酷帥」,套用在他這種新人身上,絕對是自尋死路。   而且,不管是不是走後門,不管是不是演路人,能夠參與這種大製作,蘇曉白是既期待又興奮的。他始終堅信,跟大明星、大導演合作,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即使他只是個負責打醬油的路人甲。   第二天一大早抵達試鏡會場時,現場已經是人山人海,蘇曉白沒想到區區一個路人甲的角色也會引來這麼多人爭搶,剛才他眼角餘光似乎還瞄見了敵對經紀公司最近力捧的超級偶像。   直到這時,他才有了實在的緊張感,雖然平時他已經努力在學習各種技能,但畢竟沒有正式上場打怪的經驗,如今要越級挑戰BOSS身邊的小怪,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凱哥,如果我落選了……」   「沒有加蓋的太平洋在那裡等著你。」   「……」   試鏡是在五個臨時設置的房間裡進行,依叫號順序,每次五人分別進入一至五號試鏡室,其他人則在試鏡室外的大廳裡等候。蘇曉白抽到五百六十七號,不前不後,據說號碼牌已發到一千兩百三十號了,可見競爭之激烈。   蘇曉白敬稱「凱哥」,綽號凱子的鄭凱為,待蘇曉白抽完號,就把他扔在角落,自己則像花蝴蝶般的穿梭在大廳中,與同行寒暄哈啦,觀察敵情,順便物色有潛力的新人。   由於凱哥沒有打聽到試鏡的內容,所以蘇曉白無從準備起,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這麼大的製作,卻是這麼小的角色。「路人」的角色,很少需要試鏡,一般的製作公司都會找群演,不會大費周章舉辦試鏡會。   蘇曉白仔細打量大廳裡的眾人,有些頗為眼熟,不是經常在各大節目裡跑龍套,就是在很多電視劇裡打醬油的小透明。更多的是眼生的人,可能跟他一樣都是未出道的新人,或是懷抱著明星夢的圈外人,想藉此機會一夕成名。   發了一會兒呆,視線不經意滑過大廳入口處懸掛的紅布條,上面寫著斗大的兩句話「試鏡跟我走,夢想握你手」,忍不住笑了笑。這種類似的口號,經常可以在試鏡會上看到。   正想收回目光,卻無意間與不遠處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少年四眼相對。   蘇曉白來不及收回臉上的笑意,突如其來地對上視線,讓他很尷尬,只好扯了扯嘴角,朝對方點點頭,當作打招呼。   那個漂亮的少年就是剛來時所看到的敵對經紀公司最近竄紅的超級偶像,名叫……   他掏出手機上網查了一下,哦,對了,叫做尚宣之!   尚宣之是這些人當中名氣最大的藝人,有「陽光小風暴」之稱,沒想到他會來參加試鏡。   凱哥一直把尚宣之當成頭號勁敵,因為他搶了不少自家公司的通告。好吧,事實上,人家根本沒把他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經紀公司放在眼裡,不然他的師兄師姊也不會一個個出走了。   蘇曉白好奇地又看了過去,見尚宣之仍面帶微笑看著自己,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緒,只好莫名其妙再次報以友好的一笑。   試鏡的速度很快,每一批進去的人,不到三分鐘就出來了,而且出來時不是垂頭喪氣,收拾包袱離去,就是眉眼帶笑,腳步輕快地回到座位,等候下一輪召見。   蘇曉白觀察了許久,發現最快被淘汰的人幾乎是剛踏進門十秒,就低著頭退了出來。   於是,短短兩小時內,大廳裡就少了將近一半的人。   枯坐那麼長的時間,好不容易終於輪到蘇曉白,他剛一站起身,就發現尚宣之也站了起來,兩人顯然是同一批。蘇曉白下意識又對尚宣之微微一笑,尚宣之不知道在想什麼,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也對他笑了一下。   與此同時,還在花園裡飛來飛去的凱哥,正好看到這一幕,立刻遙遙地朝蘇曉白揮了揮拳頭,示意他不能對敵人太友善。對敵人友善,就是給未來的自己難看。   蘇曉白裝作沒看見,堅定地踏著步伐,推開二號試鏡室的門。人家可是陽光小風暴,隨便動動小手指,就能把他連根拔起,他又不是腦子進水了,才不會傻到去挑釁人家。   剛跨進門,抬頭一看,只見小小的試鏡室裡空蕩蕩的,只有一張桌子、一張椅子,桌子後面坐著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正瞇著幾乎看不到黑眼珠的小眼睛對著他笑。   蘇曉白反射性地也跟著微笑。   然後,中年男子笑咪咪地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蘇曉白瞬間就懵了。   他進來還沒超過十秒吧?   連嘴巴都來不及張開,一個字都沒說,就這樣被「請」了出去?   當下,腦海中立刻浮現了沒有加蓋的太平洋在對他招手的畫面。   蘇曉白愣愣地轉身,剛開門要往外走,後面又悠悠然傳來一句話:「在外面等決選。」   門在身後關上,凱哥飛奔到還一臉茫然的蘇曉白身邊,面色就像被卡車輾過一樣的難看,所幸他急歸急,躁歸躁,理智還是有的,至少知道不要在大庭廣眾下丟人,便極力壓低聲音道:「你被淘汰了。」這是肯定句,而非疑問句。   前面那些剛進去就出來的人,一個個都耷拉著腦袋回老家種田了,他剛剛還在跟同行吹噓自家的藝人絕對能留到最後,沒想到小白馬上就給他漏氣。   看到凱哥一臉的恨鐵不成鋼,蘇曉白回過神來,連忙說道:「沒有沒有,我通過了,說是要我等下一輪甄選!」   「真的?」凱哥呆了一下,隨即滿臉狐疑地問道。   「真的!」蘇曉白挺了挺不怎麼結實的胸膛。   「哇哈哈哈!」凱哥突然爆出大笑聲,引來周遭人側目,讓蘇曉白很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他的「不要臉」技能還沒滿級,「小白,幹得好,凱哥沒看錯你,你果然是我們公司最有潛力的明日之星!」   奇怪,他怎麼前幾天才聽凱哥跟另一位同事說過這句話?   在眾目睽睽之下,凱哥得意洋洋地把蘇曉白拉到大廳角落的柱子後面,遮去四面八方投來的視線,然後收斂起得色,鄭重地再次確認道:「你真的沒有被淘汰?」   蘇曉白翻了翻很久沒拿出來曬的白眼,抿嘴道:「真的。」   凱哥用力拍了一下蘇曉白的背,哈哈笑道:「小白,幹得好,凱哥沒看錯你,你果然是我們公司最有潛力的明日之星!」   「……」不能換句誠懇一點的台詞嗎?竟然連標點符號都一樣!   蘇曉白回到座位剛要坐下,才看到尚宣之從五號試鏡室出來,臉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而且似是心有靈犀般,往蘇曉白這邊看了過來。看到他已經在座,驚訝之色一閃而過,接著禮貌地對他笑了笑。   彆扭的感覺在心頭掠過,蘇曉白同樣客套地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莫名的直覺,尚宣之今天好像跟他卯上了,可是他明明從來沒跟尚宣之接觸過。   想了想,他還是忍著沒問凱哥,一旦問了,說不定只會讓凱哥的尾巴翹得更高。當紅炸子雞視自家未出道的新人為勁敵,這種往臉上貼金的事,凱哥是寧可錯殺也不會放過的。   蘇曉白沒有再乾坐多久,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後面的試鏡速度更快了……呃,應該說淘汰人的速度更快了。當他回過神來時,初選已經結束,一千兩百三十人最後只留下了二十人,其中當然包括呼聲最高,有陽光小風暴美稱的尚宣之。   果然不該對凱哥抱持希望,原本明明說是要甄選「路人」,這個小風暴怎麼看怎麼禍害人間,除了跟路人一樣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之外,半點也沒有打醬油的特質。   事實上,蘇曉白沒注意到的是,他自己的長相一點也不路人,也許不像尚宣之那般讓人驚豔,卻是十分耐看,而且越看越「甜」。   不是像女人的那種甜,而是像在品嘗春茶那樣,初時滋味綿長不顯,過後清香盈溢回甘。   不過也因為蘇曉白不是會令人一見鍾情的類型,需要多看幾眼才能發現他的「甜」,所以凱哥才會說他適合演路人。   製作公司把時間拿捏得分毫不差,首輪甄選結束之後正好是中午十二點,距離決選開始還有一個半小時。凱哥讓蘇曉白在原地休息,養精蓄銳,準備再戰,自己則風風火火跑了出去,說要買便當回來。   其他通過初選的人的隨行者,似乎也是英雄所見略同,紛紛做起了跑腿。   蘇曉白偷偷觀察進入決選的競爭對手們,有的眼熟,有的眼生,有的看起來就像路人甲,有的一站出來就很吸睛,使得蘇曉白越來越弄不清楚甄選的標準。   不只是蘇曉白在觀察別人,別人也在彼此暗暗打量,最受矚目的當然是尚宣之,他是眾人眼中理所當然的大熱門。而當這個大熱門起身朝蘇曉白走去時,其他人的八卦魂立刻熊熊燃燒了起來──這是要「嗆聲」的節奏嗎?   蘇曉白心裡咯噔一下,暗道:果然來了!心裡的小人立即做出備戰姿態,只等對方出拳就伺機反擊。這種時候,可以輸人,不可以輸陣。   誰知尚宣之沒出拳,倒是率先伸出了友誼之手,「你好,我是『宸宇藝能』的尚宣之,久仰。」說完,和善地微笑以對。   蘇曉白還在為尚宣之那句「久仰」反應不過來,尚宣之已經聳了聳肩縮回手,遞了一瓶溫熱的易開罐飲料過來,還貼心地把拉環拉開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蘇曉白接了過來,由於不知道對方的意圖,只好暫時採取「敵不動,我更不動」的應對之策,觀望看看再說。   尚宣之很自然地在蘇曉白的對面落座,一副要閒聊的架勢。   「恭喜你通過初選。」尚宣之笑道。   「彼此彼此。」蘇曉白乾巴巴地答道。   「你是我們當中最快通過評審考核的,決選應該是十拿九穩了。」   「啊?」   「這是澎大海,能潤喉爽聲,是我今年代言的新產品。」   「啊?」蘇曉白「啊」了一聲,才慢慢反應過來,仰頭喝了一口,乾巴巴地又道:「好喝。」   「那就預祝我們都能順利通過決選了。」   「啊?」蘇曉白傻傻地繼續扮鴨子。   這下子,尚宣之是真的笑了,對蘇曉白點了點頭,才起身回自己的座位。   蘇曉白看著尚宣之的背影,手心有些出汗。這好像是他第一次和大明星說話,剛才緊張得腦海裡一片空白,現在回過神後,卻是滿頭霧水,這人到底是來幹麼的啊?   「來幹麼的?來刺探敵情啦!」不知何時,凱哥已拎著便當,陰惻惻地站在蘇曉白背後,說著還拍了一下蘇曉白的後腦杓,「蘇小白,你能不能爭氣一點?敵人都上門踢館了,你還一點自覺都沒有,好歹給我裝一下莫測高深啊!看看你那副連狗都嫌棄的蠢樣,簡直是丟你家凱哥我的臉!」   「啊?」   「看看,看看,這飲料上面還印著尚宣之的臉,你竟然還幫他做宣傳!」   「這是他代言的,當然會印他的臉!」蘇曉白理所當然地說道,然後又小小聲地補了一句:「這個還滿好喝的。」   凱哥滿肚子的恨鐵不成鋼,滿腦子的陰謀詭計,就這樣被蘇曉白的理直氣壯給蠢沒了一半。   蘇曉白雖然綽號小白,卻不是真的小白,見凱哥一臉烏雲密布,有打雷的跡象,連忙識趣地打開便當,低頭扒起飯來。   就在這時,大廳入口處突然出現一陣小騷動,周遭的「考生」也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蘇曉白好奇地看過去,只見不遠處大樓的幾名保全正忙著擋人,把一長串像尾巴般跟在一黑一白兩大發光體後面的激動粉絲攔在門外。而那兩大發光體對自己造成的動亂毫無所覺,只是逕自往前走,神情冷淡地不時側頭敘談著什麼事。   「靠!陸競宸真卑鄙,居然親自出馬為小弟打前鋒!」凱哥憤憤不平地捶著桌子道:「他一施壓,試鏡還試個屁,乾脆直接內定就好了!」   遠遠走來的兩大發光體,穿白色西裝,戴著細框眼鏡的英俊男子,正是宸宇藝能娛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的行政總裁陸競宸。陸競宸憑藉著果決犀利的強勢作風,以二十四歲之齡,一手手創辦宸宇藝能,而且在短短三年之內,把宸宇的娛樂版圖推向高峰。   宸宇藝能不止有藝人經紀的業務,旗下還有優秀的製作團隊,能自行錄製節目,拍攝廣告、MV、微電影,以及唱片製作,近期更將觸角延伸至大型演唱會、舞台劇等等。   宸宇藝能不是台灣娛樂圈最大的經紀公司,卻擁有不少天王天后級的偶像明星,也是許多藝人擠破頭也想進去的帝王殿堂。   何謂宸宇?帝居也。足見陸競宸的野心。   而此時走在陸競宸身邊的高大黑色發光體,便是演藝圈中赫赫有名的冷面天王韓越,也是宸宇的兩大招牌之一。   韓越十歲的時候被模特兒經紀公司發掘,十二歲起開始為某些國際知名品牌服飾走秀,十六歲時便已經成為紐約、倫敦、巴黎、米蘭四大時裝周的常客,是時尚圈中眾所皆知的超級模特兒。   不過,他職業生涯中最輝煌的戰績,是在二十歲時參加世界選美組織WBO(World Beauty Organization)舉辦的三大頂級國際賽事之一的「環球洲際先生(Mister Intercontinental)」大賽。當時,他憑著俊侹出眾的面孔、黃金比例的結實身材、獨特清冷的風姿,以及震懾眾人的氣場,擊敗各國精英,脫穎而出,一舉奪得總決賽的冠軍,風靡全亞洲,從此奠定了頂尖模特兒的榮銜。   韓越不僅僅是伸展台上的王者,在跳槽到宸宇之後,在陸競宸的推動下,開始跨足唱歌、演戲的領域,甚至在二十二歲時獲得金曲獎的「最佳國語男歌手獎」,在二十五歲時奪得金馬獎的「最佳男主角獎」。   總而言之,年僅二十六歲的韓越,在蘇曉白眼中,就是個高貴冷豔的霸氣男神,是無人能攀折的高嶺之花……哦,想採摘這朵高嶺之花的人,據說都在太平洋上載浮載沉了。   韓越平素冷漠寡言,獨來獨往,而且據那些在太平洋上載浮載沉的人說,韓越看似穩重,實則要是踩到他的底線,就會引爆他的雷霆之怒,慘遭「滅口」。比如某個在太平洋上越飄越遠的狗仔,只因為拍了一張韓越與某女藝人共進晚餐的照片,那家小雜誌社便遭到宸宇多方打壓,最後被迫倒閉。   再比如某個在太平洋上快要溺斃的小演員,只因為在拍片現場拿手機偷拍韓越與女主角試戲的照片,發到自己的FACEBOOK粉絲專頁上造勢,結果三分鐘後,他就被自己的經紀公司單方面解約,從此消失在娛樂圈中。   那個小演員叫什麼來著……蘇曉白搔了搔頭,半天也沒想起來。   另外還有各種未經證實的「那些在太平洋上載浮載沉的人不得不說的事」,都是他從八卦雜誌上看來的。既然他也是演藝圈的一份子,當然要時刻關心自己未來「同事們」的動向,據凱哥說,這是身為藝人的本分。   看到常在報紙雜誌上露臉的「同事」出現在眼前,蘇曉白感覺很新鮮地跟著大夥兒一起「朝聖」,於是凱哥又忍不住恨鐵不成鋼起來。   「蘇小白,你以為你是韓越的粉絲嗎?」   「我是啊!」蘇曉白理直氣壯地答道。男神在前,除了三炷香,不就是只能膜拜了嗎?   凱哥這時已經不想捶自己的心肝,而是想捶蘇曉白的腦袋了。   「你給我搞清楚狀況,陸競宸、韓越和梵大導演都有交情,他們只要一句話,你就只能滾回去泡茶了!」   蘇曉白擺了擺手,滿不在意地說道:「凱哥,其實我覺得你想多了,就算陸老闆不來,韓男神不來,我也贏不了尚宣之,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再說,我覺得陸老闆不會做這種下三濫的事,人家可是大公司的老闆,有大老闆的氣度,才不會故意欺壓我這種小角色。」   凱哥開始磨牙了,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家的小新人竟然對他的死對頭這麼有好感,早知道他應該帶于向陽那個二愣子來,而不是帶這個會把自己氣到腦溢血的蘇小白來。   宸宇的兩大巨頭一現身,陽光小風暴就很自覺地上前去請安,他那有些高傲的經紀人瞬間也化身成小綿羊,在比他小十歲的頂頭上司面前畢恭畢敬的。   在陸競宸底下做事的人都知道,陸總裁可不是什麼好性子的人,他個性嚴謹,不喜歡下屬拖泥帶水,冷酷到近乎無情的行事風格,總是讓身邊的人戰戰兢兢的。   「哼哼,柳賤人那個老滑頭,原來也有裝龜孫子的時候!」凱哥幸災樂禍地道。   柳成建是尚宣之的經紀人,曾經帶過不少頗有人氣的歌手、演員,不久前相中了宸宇挖角來的少年偶像尚宣之,便極力向公司爭取做他的經紀人。   而凱哥的年資與柳成建差不多,卻不曾帶出什麼叫得上名號的藝人,每每與柳成建在各種場合碰頭時,總會被對方明嘲暗諷,氣得凱哥只要一聽到柳成建的名字,嘴皮子就開始發癢。   蘇曉白哪會管凱哥和別人的「愛與哀愁」,扒完飯就默默地朝聖看熱鬧,默默地啜飲著尚小風暴贊助的澎大海,正自娛自樂間,嘴巴裡猛地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痛,頭皮發緊,手掌瞬間喪失握力,飲料罐砰的掉落在地,褐色液體流滿一地。   凱哥嚇了一跳,以為蘇曉白粗心沒拿好,正轉頭想念個幾句,陡然間卻看到蘇曉白的嘴角溢出了絲絲觸目驚心的鮮血,忍不住嘴唇抖了抖,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蘇曉白頸背的筋繃得緊緊的,強忍著劇痛,顫顫巍巍地伸手從嘴裡摳出一根兩頭極尖銳的茶梗。那茶梗與一般茶飲中的茶梗不同,不僅梗較長,兩端更是像被刀削過似的鋒銳無比。   凱哥的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腦海中閃過無數畫面,最後漲紅了臉,從椅子上跳起來,破口大罵道:「那小子竟敢陰你!」   蘇曉白痛得嘶嘶嘶地倒抽了好幾口涼氣,根本無法說話,只是擺擺手,示意不一定是尚宣之幹的,畢竟很多茶飲都有茶梗,沒有證據指證尚宣之是凶手,再說,尚宣之無緣無故幹麼來害他一個無名小卒?   由於他們兩人是在大廳的角落,眾人的焦點又都放在大廳另一頭的幾大閃光體上,所以沒有多少人注意到蘇曉白的狼狽和凱哥的爆怒。   凱哥哪裡是肯吃虧的人,從隨身背包裡掏出一小包急救包給蘇曉白,說道:「你去洗手間處理一下,我去為你討回公道。」說完,就氣勢洶洶地朝「罪魁禍首」走去。   蘇曉白來不及阻止他,確實也得先處理傷口,只好齜牙咧嘴地忍痛往洗手間而去。   對著鏡子擦完血,又張大嘴巴照了半天,傷口太靠近喉嚨又太小,看得不是很清楚,看來試鏡結束之後得跑一趟醫院了。   只是,傷口這麼痛,不知道會不會影響試鏡?   如果決選像初選那樣也不用開口說話就好了,他實在沒把握痛成這樣還能裝得若無其事。   蘇曉白正無聲哀嘆,忽然在鏡子裡發現尚宣之出現在他後面幾步遠的地方,此刻的他,少了往日螢光幕上那青春陽光的笑容,而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蘇曉白嚇了好大一跳,反射性地縮了縮脖子。   尚宣之陰沉沉地說道:「我不會道歉的。」   「啊?」蘇曉白愣愣地張嘴應了一聲,隨即嘶的又痛得齜起牙來。   「你覺得當偶像很容易嗎?沒有自覺,沒有警覺,沒有突出的才華,對人沒有防備心,也沒有任何手段,像你這麼天真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好一個稱職的偶像。」尚宣之冷笑地道:「如果你以為偶像只靠一張臉,那就大錯特錯了,這個圈子從來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簡單。」   蘇曉白看著尚宣之,聽著他歷數那彷彿背後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艱辛和黑暗的嘲諷,一臉的木然。他從未正式出道,自然不能體會在演藝圈打滾的艱難,可是他也沒有小看過任何一個藝人,哪怕是名不見經傳的群演,畢竟自己連群演都不如,不過還是個遊走在各大小試鏡會的小透明。   「出道以前,我每天要接受七小時以上的聲樂舞蹈培訓,要上五小時以上的肢體表演、說話走位課程,一旦沒有達到標準,就會被毒打。」說到這裡,尚宣之自嘲地道:「為了保持身材,自從進入這行,我就沒有吃飽過,甚至幾餐不吃都是正常,還曾經一天之內接受二十家報紙雜誌的採訪。你呢?你能做到嗎?」   蘇曉白不止是嘴巴裡的傷口疼,聽到尚宣之陰暗的剖白後,連牙齒都開始疼了起來。   這孩子肯定是被折騰得太狠,以致於性格扭曲,後來又悶得太久,悶著悶著就心理變態了,心理變態就想報復社會,於是,他就無辜受害了。   「我不會道歉的。」尚宣之又重申一次,然後冷冷地看了蘇曉白一眼,轉身離去。   蘇曉白鬱悶了,只是鬱悶歸鬱悶,民生大事得先解決,尿意一上來,誰還管失意?   當下,垂著腦袋,慢慢挪到小便斗前,扯下褲襠的拉鏈,正準備爽快解放,旁邊忽然有個高大的陰影籠罩下來。他隨意地瞥去,頓時尿意一縮,「啊」了一聲,緊接著是嘴巴吃痛的嘶嘶嘶抽氣聲。   來人淡淡地瞄了蘇曉白一眼,就冷靜地對著隔壁的小便斗掏出偌大的傢伙,旁若無人地釋放身體裡多餘的液體。   蘇曉白瞪大眼睛,呆呆地看著宛如散發著無數神光的韓越,原來男神也是會撇尿的……   雖然被看習慣了,但在撇尿的時候被人用熾熱的目光注視著,韓越感覺很不舒服,忍不住蹙起好看的眉頭,見對方還傻傻地半張著嘴沒意識到,臉不禁黑了一半,當下從喉嚨裡發出不滿的哼聲。   蘇曉白驚了驚,連忙轉回頭,扶著自己的小傢伙,故作專心地解放,可是只一會兒,他又克制不了地偷偷用眼角餘光往男神……下面看去。說不定他是第一個看過男神「那裡」的人……   在被圍觀的情況下撇完尿,韓越黑著一半的臉,淡定地抖了兩下小兄弟,就慢條斯理把它按了回去。   斜眼偷覷的蘇曉白有些遺憾,從他的角度看過去,只能依稀看到男神那裡的局部形狀,而且還沒來得及多看幾眼。正暗暗搖頭,安靜得只能聽到水聲的洗手間,忽然響起男神略微低沉而富磁性的聲音:「面對惡意的嘲諷時,如果你還能微笑,那麼,總有一天,你就能夠超越那些煩人的噪音,站上這世界的頂端。」   蘇曉白微微一愣,男神是在跟他說話嗎?男神是不是聽到剛才尚宣之的話了,所以男神現在是在……安慰他嗎?   彷彿中了大樂透頭彩,巨大的喜悅一瞬間充滿蘇曉白全身,他登時兩眼放光,激動地轉身面向韓越,一邊忍著嘴巴的刺痛,一邊笑得面目猙獰。   結果,韓越另外一半的臉也黑了。   不是因為蘇曉白笑得「驚天地,泣鬼神」,而是因為蘇曉白家的小兄弟忘了關水龍頭,那一道還剩半壺的黃澄澄溪水,便豪邁地灑在了韓越腳上那雙特別訂製的深褐色法國BERLUTI皮鞋上。   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手工皮鞋,高貴也很昂貴的頂級皮鞋,就這樣慘遭某人的小兄弟毒手。   蘇曉白悚然一驚,不僅大樂透頭彩飛了,還看到沒加蓋的太平洋又開始深情地呼喚他。   偌大的洗手間裡頓時一片死寂,韓越面色陰翳地垂著眼簾注視著蘇曉白的小兄弟,直把它盯得驚恐地縮了回去。蘇曉白手忙腳亂地把自家那個忘了抖兩下的小兄弟塞回褲襠裡,免得下一秒就被男神毀屍滅跡。   嘴巴疼真心比不了森森的蛋疼啊……

作者資料

雲端

因為過了愛做夢的年紀,所以只好把妄想揮灑於字裡行間。 期許自己可以寫出能讓讀者有那麼一點點動心的小說。 著有《師父說了算》、《娘子說了算》、《頂尖告白》、《偏偏動心》等。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cloudtale

基本資料

作者:雲端 繪者:子蟲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8-13 ISBN:9789869174671 城邦書號:RF502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