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罪惡螺旋(05)頂端地獄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世界重組》加《罪惡螺旋》,暢銷保證!蘋果日報、博客來、金石堂全制霸! ★ 2015動漫節華麗登場,達成《世界重組》簽名會資格及《罪惡螺旋》特裝版雙重秒殺! ★ 第一集簽名特裝版一百本開賣8分鐘內完銷,因大量讀者湧入導致博客來當機3分鐘! ★ 出版當日即稱霸博客來、金石堂總榜第一名! 特別獻映,四重好禮大方送 ◆ 第一重:精美拉頁海報! ◆ 第二重:華麗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 第三重:爆笑內頁插畫! ◆ 第四重:首刷限定☆隨機兩入~變身派對拍立得組!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翼想本王者吾名翼,年內舉辦兩場簽名會,首部幻想作品完結登場! ◎吾名翼 × ツバサ王道組合,給你一對翅膀! ◎超人氣暢銷作家吾名翼,重磅巨型未來感完美戰鬥大作續刊,完結篇堂堂登場! ◎大量讀者抱怨前一天晚上為了搶購都無法睡覺、卻仍搶不到的秒殺「客訴級巨作」,王者再臨! ◎Pixiv特推繪師《開動吧!炮灰》、《格物師的歷史書》ツバサ,傾力呈獻多幅精彩設定及插圖! ◎吾名翼 × ツバサ × 翼想本,三翼聯手,完美結合! 既然他為我付出了全部的情感, 那麼——也讓我為他,獻上我的一切吧!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一次次地被迫與吾命分別,涼星越發感到不安。 為了找到他,涼星循線闖入被迪烏斯和音尋占領的重災區, 而迎接她的,卻是為了進入七重螺旋尋找她的愛, 再一次切割出全部情感的……吾命! 「這是他淪為罪惡的執念,而這也是兩年前我虧欠他的,我必須要還他。」 透過音尋,涼星獲知了全部真相。 害怕吾命的情感迷失在七重螺旋中,涼星做出了決定—— 「既然他為我付出了全部的情感,那麼——也讓我為他,獻上我的一切吧!」 懇求音尋將自己的情感全數切出,送入未知的世界, 在尋找吾命的期間,涼星一步步地看清了自己從未發覺的心意。 ——吾命,你現在究竟在哪裡? ——如果我找到了你,如果我們能安然無恙地回到現實,可否請你…… ——從今以後,再也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尋愛少女與失蹤青年的未來,將會往駛向何方?

內文試閱

  「請你告訴我,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拯救他?」   身處在昏暗而封閉的空間內,白髮青年沉默地凝視著電腦螢幕,全屏播放一段畫素並不高的錄影。   錄影中,有兩個人,一左一右占據畫面的兩邊。   左邊,坐在辦公桌旁的男人和白髮青年模樣極其相似,可是,兩者間的精神狀態截然不同。   如果說白髮青年看上去像是沉浸於絕望深淵的死徒,那麼影片中的男人,就是沐浴在希望光芒下的驕子。   背對透過落地窗灑進屋內的陽光,男人雙手相握抵在下巴,為難地看著右邊單人沙發上的金銅髮色少女。   「你是他的老師,也是公認的、最厲害的靈斬師,你一定救他的方法,對不對?」   「請你告訴我,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他的情感從那裡救回來?」   「不管讓我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可以接受!「只要能讓他恢復情感,只要他能變回從前那樣!」   「幫我,求你……幫我救他,求你了!」   少女啞著嗓子,不停地向男人發出求救。   蒙有水光、寫滿痛苦的金銅色眸子瞪得大大的,少女將男人的身影印刻在眸中,彷彿他是她能抓到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關於這個少女,男人並不陌生。他知道很多關於她的事,甚至見過她小時候的照片,即使兩人在這之前從未有過交談。   他對她的瞭解,全都來自另一個人,一個他名義上的學生,也是她現在哀求著,想要拯救的人。   ——抱歉,我救不了他。   他很想這麼告訴少女,扼殺掉她全部的希冀。   只是看著她,這句話,他怎麼都說不出口。   因為,他並不是真的救不了他。   他知道一個能救那個人的方法。   唯一的一個方法。   踟躕著看著少女,看著她堅持不懈地試圖說服自己,半晌,男人長長地輕嘆了一聲,繃緊的肩膀鬆懈了下來。   「妳真的,願意為了救他,付出任何代價嗎?」   「啊……是的!我願意!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願意去做!」見男人終於鬆口,金銅色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她從沙發上跳起來,衝到男人的面前,「所以,請你告訴我,救他方法是什麼?」   「情感。」   「……什麼?」   「那個世界,只有情感才能通過。他全部的情感都被困在了那,想要救他,讓他恢復正常,就只能把妳的情感也切割出來,丟進那個世界。」   「只要……把我的情感切割出來,就一定能救他回來嗎?」少女艱難地地消化著男人的話。   「我說的只是一個方法,並不一定會成功。」男人搖搖頭,「那個世界,很骯髒、很罪惡,任何的情感進入到那裡,都會崩潰。你想救他,就必須為他付出一份絕對不會被罪惡毀壞的情感。」   「……怎樣的情感……不會被罪惡毀壞?」順著男人的話,少女問。   「這要問妳自己。」抬起食指輕輕地點在少女毫無防備的額頭,男人放慢語速,一字一句清晰地反問她,「對於妳而言,妳的腦袋裡,最勇敢、最堅強、最想要救他回來的情感,是什麼?」   「……」   少女張著嘴,沒有馬上回答。   她思考著男人的話。   時間化作有長度的進度條,一秒一秒地在螢幕中流逝。   白髮青年等了近半分鐘,接著,他和男人一同聽到了少女回答。   「愛。」她說,「愛是我最勇敢、最堅強、最想要救他回來的情感。如果,這是救他回來必須付出的代價,那麼……」   胡亂抹掉眼眶中聚集的液體,金銅髮色少女揚起嘴角,露出了比窗外陽光還要燦爛萬分的笑容。   「請你把我的愛全部都切割出來,丟進那個世界吧!」   *   ——神明大人,如果我發誓從現在開始每天歌頌祢一百遍直到我嗝屁,能請祢馬上把屋子裡的這群人統統丟到樓下的垃圾庫,分類回收嗎?   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看著霸占他的地盤,還擺出一副「你給我乖乖聽話」的一夥人,夜鴉此刻只能用「活該」來形容自己。   沒錯,是活該。   因為把這群混蛋放進他家的人,正是他自己!   而事情需要從半小時前說起。   半小時前,夜鴉接到涼星的電話,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擺脫那個害他好幾天不能好好睡覺、不能好好泡妞、連日常所需的小A片都不能好好看的斑,他想都沒想地就報出了自家的地址。   然後……   涼星帶著龍齊士,一個瞌睡打個不停的白髮少年,還有一個長相和吾命有七八分相似的女人來到他家,把等著和斑永別的夜鴉綁了起來。   「喂!你們這是幹什麼啊啊!」使勁搖晃和身體纏在一起的椅子,夜鴉抓狂地亂吼,「天天喊快逃命、神經有問題的人是那小子啊,你們綁他啊!綁我幹什麼!」   「抱歉夜鴉,我是迫不得已才會綁你的。」走到夜鴉跟前,涼星一本正經地說,「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但是我猜想你八成會拒絕我,所以……」   「……涼星,整天被腦子有病的人綁架,你自己腦袋裡也長泡了嗎?」聽到涼星的解釋,夜鴉感覺自己快要吐血了,「覺得我會不答應妳,妳就把我綁起來?那我要真的不答應妳,妳打算幹麼?活埋我嗎?」   涼星搖搖頭,邊活動十指關節,邊認真作答:「先把你綁起來,以防你不答應,我就可以揍你揍到答應為止。」   「……呃……」接收到屋內另外四人投來的「同情」目光,冷汗從夜鴉的額頭滴下。   自從和涼星扯上關係後,夜鴉每天都在反省、告誡自己,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要再幫涼星或者和她有關的人做任何事了。   身為一名手機控、兼情感使用者、兼違法犯、兼情報販,兼……各種亂七八糟的職業,夜鴉深深地感到——   涼星這無愛狂暴女的交友圈比他混亂、糟糕多了!   只要幫涼星的忙,他就一定會惹上麻煩。   而且是一連串,沒完沒了的麻煩!   人生沒有志願,只想口袋裡揣滿手機,兩手懷抱有臉有屁股有胸的女人,夜鴉最最最最最討厭的就是麻煩!   ——不過……現在我要是堅持拒絕他們,我就真的有麻煩了吧?   腦中警鳴長響,拒絕的話卡在了嘴邊說不下去了。   夜鴉用力地咽了口唾沫,猶猶豫豫地問:「涼星,你這次要我做什麼?」   一絲苦惱從金銅色的眸子中閃過,涼星身上的氣焰隨之弱了幾分:「吾命失蹤了,我們都找不到他。我想請你查出他的下落。」   「……什麼?」夜鴉一愣,「你說誰失蹤了?」   「吾命……」   「吾命失蹤了?」   「嗯……」   「……喂,你們是按換班制來玩失蹤的嗎?」扯著嗓子,夜鴉難以置信地吼道,「先你失蹤,再他失蹤,然後你又失蹤,最後他又失蹤?這不好玩!你們為什麼每次都要玩,還要帶我一起玩!」   夜鴉的話無疑戳到了涼星的痛處。   強忍住想狠狠蹂躪夜鴉腦袋的衝動,涼星嚷嚷道:「不要再廢話了!你快點說『願意幫忙』吧!」   「……」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夜鴉認命地垂下腦袋:「是是,我知道了,我幫你們找吾命就是了!不過在我想辦法找他前,你先給我鬆綁,再跟我仔細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   「好!」   夜鴉一服軟,涼星立馬二話不說,利索地給他松了綁,隨後她把今早去花茶店找吾命,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極其詳細地說了一遍。   「我想跟吾命談論斑的事,所以一大早去了花茶店。可是等我跑到吾命的房間時,他已經不在了,只在落地窗邊留下了一封寫了『勿尋』的信。」   不明白吾命為什麼會留下這樣的一封信,涼星馬上帶著信下樓找吾翎。   之後涼星和吾翎試著撥打了十來次吾命的電話,得到的都是對方已關機的提示。   想起吾命昨晚曾接過一通電話,吾翎又托人調出了吾命的通話記錄,不料,昨晚和吾命通話的人,他的電話號碼被特殊加密了,吾翎的朋友沒辦法查出對方的身分。   「平白無故,沒人會給自己的電話加密,吾命會離開肯定跟那個人有關!只要查出對方的身分,瞭解到通話的內容,說不定就能知道吾命的下落了。夜鴉你在電話方面比其他人要專頁得多,我想你應該能夠查出來吧?」   從涼星的話中聽到稱讚,夜鴉胸口的不滿當即轉為得意,他抬高下巴,直哼哼:「那是~不是我自吹,只要和手機有關的問題,沒有我夜鴉解決不了的!不過酬金……」   「你說了算!」涼星很爽快地接話。   「哈,很好很好,既然如此,你的請求我勉為其難地接收下。」在心裡計算了一遍完事後該怎麼「合情合理」地敲詐他們一筆,夜鴉走到書桌旁,拉開抽屜。   這幾個月裡,夜鴉從別人那摸來的手機全部都堆在這個抽屜裡。   他正準備從中挑出順眼又好用的手機,一個大腦袋從後面探了過來。   「咦?你家怎麼有那麼多手機?」   「唔!」   頭皮一麻,夜鴉猛地合上了抽屜。   回頭指著龍齊士和掛在他身上呼呼大睡的白髮少年,他驚魂未定地問:「這、這兩個人又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會跟你一起來?」   「我和吾翎準備出門找你時,龍齊士正好打電話給吾翎。他的搭檔是靈斬師,說不定能代替吾命治療斑,所以吾翎就叫他們一起過來看看了。」   「放心啊,我們不是來搗亂的,少年,你別緊張。」龍齊士伸出比夜鴉臉還大出一圈的手掌,擺出超熟絡樣子,猛拍了幾下夜鴉孱弱的肩膀,「再說,我們之前見過啊。少年你小小年紀,不會那麼健忘吧?」   「沒、沒……我記得你……」   ——你以前為了逮捕我,可是特地偽裝成蘿莉音,騙了我整整一個星期,我怎麼會忘了你!   「哈哈哈,沒忘就好。啊對了,少年你家裡怎麼會有那麼多手機?抽屜裡少說也有三、四十部了吧?」   「呃……我……」   ——怎麼辦,他會不會已經發現我的身分吧?我這個笨蛋,當時和「柿子」通話時沒有用假音啊!   「難道你……」   「啊、啊啊,我、我我……」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   「難道你私下還有回收舊手機?」   「……啊……?」   ——這裡都是今年最新的爆款手機,我偷的時候還特別考慮了它們的被使用程度,專挑全新的偷!它們哪裡看上去像舊手機了?   這樣的話,給夜鴉十個膽子他也喊不出口。   偷偷地瞧了眼知道內情的涼星,確定她只想看戲,沒有要揭穿他的意思,夜鴉欲哭無淚地點了點頭:「是的,我特別喜歡回收舊手機。手機越舊越破,我越喜歡。」   「哦?真的嗎?那巧啊,少年!」龍齊士掏出自己破破爛爛的手機,拔出電話卡,伸到夜鴉的面前,「我這部手機用了快五年了,超級舊。你抽屜裡的看上去的都比我的新呢,我跟你換吧!」   「……好。」   滿心滴血地打開抽屜,夜鴉從裡面拿出一部最舊最破,但還是比龍齊士的高端大氣無數倍的手機交給了他。   「啊啊、好開心啊……拿到了那麼舊那麼破的手機……」   「哈哈哈,你開心就好!好了,少年,吾命的下落就麻煩你多費心了,我帶小音子去看看你的舍友。」   白白坑走了夜鴉一部新手機,在夜鴉怨恨的目光下,龍齊士心滿意足地扛著音無回到涼星的身邊。   毫無準備看到好幾個陌生人,斑的神經從涼星他們進屋就一直緊繃到現在。他畏畏縮縮地站在涼星身旁,不斷地向她投以求助目光。   「你別怕,大家都是好人。」注意力跟隨龍齊士從夜鴉那來到斑的身上,涼星這才發覺他的不安,「是來幫你的。」   「幫我?」   「是啊。你好,我是龍齊士,我身後的人是我的搭檔小音……啊不,音無!我聽說你的腦袋裡被EUA硬塞了有點東西,所以帶他來看看你。」龍齊士說著,放下小音子,在他耳邊連聲呼喊,「醒醒,小音子,快起來了!該幹活了,醒醒!」   沒有人能夠抵禦龍齊士的大嗓門,即使是比常人更嗜睡的音無。   被吵的不行,音無蹙起眉頭,不情不願地撐開一絲眼皮。   見音無睜開眼睛,龍齊士忙握住他的肩膀,把他推到斑的面前:「小音子,你快看看他。他腦袋裡有一些不屬於他的情感,你有辦法挖出來嗎?」

作者資料

吾名翼

變成了鹹魚的魔王控。 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基本資料

作者:吾名翼 繪者:ツバサ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12-21 ISBN:9789571063089 城邦書號:SPB7I00003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