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非常男子高校(02)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非常男子高校(02)

  • 作者:吾名翼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5-16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國際書展/你的心決定你的美好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進退兩男,或者左右為男? 被奉為最高升學率名校,同時也是脫魯率最高的戀愛高中, 懷抱著粉紅青春幻想的特別班學生20名—— 卻被強制組成全校唯一的男生班! 男生們:……等等?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雙冠王再出擊,大開腦洞歸來!! ☆ 超狂氣火速再版!前作《幻想危機》系列第一集、第二集雙雙空降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冠軍。 ☆ 顏值過高注意,小心昏倒!官方CP最大手,官配發糖新選擇♥ ☆ 人氣急上升,最佳CP增值中,再不加入討論就out! ☆ 吾名翼 × ツバサ,黃金拍檔最強組合,升級3.0版再合作! 【關於吾名翼】 ★ 翼想本王者吾名翼,2015年出版品本本均登上通路排行榜,其中4本奪下冠軍! ★ 粉絲最愛!超人氣暢銷作家吾名翼,全新幻想新刊閃耀登場! ★ 《幻想危機》首集、第二集皆空降博客來、金石堂雙榜冠軍! ★ 《幻想危機》榮登蘋果榜第六名! ★ 暢銷大作《世界重組》加《罪惡螺旋》,蘋果日報、博客來、金石堂全制霸! ★ 2015動漫節,《世界重組》簽名資格及《罪惡螺旋》特裝版雙重秒殺! ★ 《罪惡螺旋》第一集簽名特裝版8分鐘內完銷,因大量讀者湧入導致網路書店大當機! ★ 《罪惡螺旋》第五集特裝版5分鐘內賣光!眾多讀者抗議熬夜也買不到! ★ 多本作品出版當日即稱霸博客來、金石堂總榜冠軍! 【故事簡介】 如果班上沒有半個女生…… 那我們就自己當! 班長左源,又名雜事王,正為了校慶焦頭爛額中。 身為全校唯一的男生班,卻好死不死抽到「女僕」咖啡廳, 他們二十個壯丁是可以從哪生出女孩子來? 這不是強人所男嗎?但也只能知男而上了! 最可怕的是,太久没看到活生生、嬌滴滴的女生, 眾人居然紛紛覺得左源扮的女裝或許會不錯看? 看來這次,他是在劫男逃了! 為了逃避當女僕,班上同學踴躍地搶走了其他工作, 但成果卻一塌糊塗——點心不好吃,飲料不能喝,咖啡廳岌岌可為! 沒辦法,為了增加看點,全班同學一致決定: 有福同享,有男同當,把老師也拉進來扮女僕吧! 當然,這個任務落到了自身男保的左源身上, 可憐的班長苦哈哈地去見班導,希望可以得到「愛的協助」。 究竟男生班是否可以排除萬男,順利突破男關呢?

內文試閱

第一課: 課後互助小組      「要籌辦一個小型女僕咖啡店,光有女僕應該還不夠……」      趴在在書桌前,左源手捧筆記本,煩惱地在上面劃劃寫寫。      「還需要定做女僕裝,咖啡館至少得提供咖啡……即溶咖啡?還有……啊啊啊!好麻煩!為什麼有那麼多事情要計畫!」      從未沒有自主策劃過這麼麻煩的事情,左源亂揉了一通頭髮,淚眼汪汪地向站在等身鏡前整理領帶的千騰慎。      「小慎——快救救我——」      然後左源毫不意外地收穫了千騰慎一記嫌棄的眼神:「這些事左黎肯定比你我瞭解,你找他求助去。」      「找左黎啊……」腦中浮現出左黎那狐狸般狡黠的笑容,左源抱住雙臂猛打了個冷顫,「絕對不能找他!他肯定會借機要脅我給他打小報告!」      例如班級同學最近在熱衷什麼?誰有荒廢學業跡象?誰私下說老師壞話?誰又偷偷地想去看女生、談戀愛了?      左源想想就頭疼。      瞧見左源再一次陷入被左黎支配的恐懼中,千騰慎歎了口氣。      他抽出壓在書下的草稿紙,輕飄飄地壓在了左源的頭上:「宣傳、採購、服裝……所有活動所需的安排我都按照重要次序排列了。」      淡然的話語如清風拂面,頃刻間洗去三千煩惱。      懷抱草稿紙,左源吸吸鼻子:「小慎,你果然是最靠譜的!」      「剩下的事放學後再說吧。我們該去上課了。」懶得去看左源那油膩又誇張的表情,千騰慎拎起書包就往教室外走。      「哦哦,等等我啊,小慎!」      隨手將校服外套系在腰上,左源一手拿包,一手往嘴裡塞早飯,他快跑著跟上已經走出寢室好幾米遠的千騰慎。      「你還真喜歡粘著我啊。」斜了眼手忙腳亂跟過來的左源,千騰慎很輕地笑了聲。      儘管他的臉上依舊沒有笑意。      「我們不是室友嗎~唔唔唔,一起行動更方便!」嘴裡塞滿了麵包,左源邊咀嚼邊含糊不清地解釋道。      看著臉像倉鼠一般不停鼓動的左源,千騰慎眉頭微皺,和他拉開半臂安全距離:「把早飯吃完了再和我說話!」      「嗷!」      以為千騰慎是不喜歡自己難看的吃相,左源主動繞到他的跟前,只留給他一個精心梳理過的、服貼順滑的後腦勺。      男生寢室位於宿舍二樓,走下兩端樓梯就是寬敞明亮的大廳。      往常的早晨,宿舍樓大廳總是最熱鬧的,來往的男生們經常三五成群地嬉笑閒聊。      可是今天,跳下最後一節臺階,步入大廳,左源卻沒有聽到任何熟悉的笑聲,      大廳內靜悄悄的,進進出出的同學仿佛都被加了沉默BUFF,一個個有氣無力地垂著頭。不時地,左源還能聽到一兩歲歎息。      「他們……這是怎麼了?」左源眨眨眼睛,「我錯過什麼很特別的事了嗎?」      「放心,這事誰都錯過不了。」千騰慎抬手指向大廳一角的牆壁,「月考的分數和名次公佈了。」      「欸?欸欸欸欸欸?」      瞪大眼睛望去,左源隨即看到了一張血紅色的「月考名次榜」——密密麻麻的名字和分數排列瞬間令左源頭皮發麻,大腦空白。      沒有任何東西能比成績單更讓學生感到無措。      尤其是在一所全部都是高材生,只有他們一個班是笨蛋的高校裡,他們的成績和其他人一比——不用想,肯定慘不忍睹。      果不其然,走近名次榜細瞧,左源在倒數二十名內找到了全班同學的名字。      其中,倒數第一名到倒數第十七名被男生班全包。      仰仗了千騰慎這一個月的「特殊照顧」,整個初中就沒好好上過課,各項學科都差了其他人好大一截的左源愣是考到了全校倒數第十七名。      儘管放眼全校,他仍然是差中之差,距離順數名次仍然遠到數不過來。      但若只看男生班的排名——全校倒數第十七名就是班級第四名啦!      左源在心裡自我安慰道,暗暗松了口氣。      然後他提起精神,從最後一名往上倒推查看班級同學的排名。      不知道是不是幾個成績超差的學生在月考前就被老師們、尤其是左黎特別關照了,導致成績在原有的基礎上突飛猛進,平時並沒有被老師們點名為難的洪亮反倒成為了倒數第一。      比倒數第二名、同樣不聽課,整天裝混混的元霸還要低上三分。      左源幾乎能想像出之後洪亮身邊的那幫損友故意嘲笑他,引他頻頻炸毛的畫面。      心疼洪亮的同時,左源想起了左萬朝。      這個從開學第一天就被左黎牢記心間,狠狠戲弄了好幾番的可憐人。      ——能讓左黎既往不咎放過他……左萬朝這次應該考得還不錯吧?      食指點子名字一個個往上數,數到倒數第三十名,還沒有瞧見左萬朝的名字時,左源愣了一秒。      以為自己是看漏了,他又從倒數第一重頭往上數。      「咦?還是沒有?」      第二次沒有在倒數三十名內找到左萬朝,恍然意識到了什麼,左源條件反射地大喊了聲「我靠」。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左萬朝真的爆發了?」難以置信地繼續往上數,直至左源數到倒數第五十二名,他終於看到了左萬朝!      「怪不得左黎會放過他!這名次超過他最初要求的第二百七十名一大截!」左源驚呼。      左萬朝居然甩開全班同學那麼大一截,有望成為好學生,一時間左源有些消化不良了。      相比左源,千騰慎依然處事不驚,他只抬眸看了一眼名單,便收回視線:「看完了嗎?再不去上課就要遲到了。」      「哦哦哦,馬上就好!」使勁搖頭甩掉左萬朝的身影,左源回頭問千騰慎,「小慎,你考得怎麼樣?」      千騰慎沒說話,手指朝上比了下。      而後,左源仰著腦袋,在最醒目、最高位看到了千騰慎的名字。      第一名:千騰慎(男生班)總分:600      完美的六科滿分,無可撼動的第一名。      比第二名高了整整十二分。      「小慎……讓你來上學還真是委屈你了。」左源張大嘴,由衷地感歎道。      「還行吧,至少食堂的飯不錯。」      「……值得寬慰的只有食堂嗎?說好的同學愛,室友愛呢?」沒能聽到想要的答覆,左源指著自己嚷嚷,「你就沒有一丁點因為交到某個姓左名源,個性很好,人又靠譜的室友而發自肺腑的感到『啊~來上學真的太好了’嗎?」      下一秒,左源收穫了今早第三枚嫌棄的目光。      哢嚓!      玻璃心碎裂成渣。      左源捂胸:「這幾月靠搓背修來的好感度都被水沖走了嗎?可惡!」      不提搓背,千騰慎還是能勉強安慰左源一兩句的,給予他一丁點兒陽光。現在,轉念回憶起曾多次慘遭毒手摧殘的後背,千騰慎頓覺背脊一緊,腰杆挺得更直了。      他沉著臉轉身就要走。      「欸欸欸?等等、等等啊,小慎!」左源急急忙忙拉住他的衣袖:「男生班還有一個同學的名次我沒看到!你讓我找一下啊!」      男生班一共二十名,倒數十七人加上爆種發揮的左萬朝和永遠都傲視群雄的千騰慎,還差一個人的名次左源至今沒有瞧見。      他打算從倒數第五十二名往上找起。      看出他的意圖,千騰慎直接說:「吳咎,在第五名。」      「咦?」左源愣了愣,抬頭從榜首往下數,「一二三四……」視線落在第五行人名,左源難以置信地揉起眼睛,「真的是吳咎!他居然是隱藏型學霸?」      吳咎考到全年級第五名比千騰慎得第一名更讓左源震驚。      畢竟,千騰慎是有目共睹的天才,而吳咎——那可是跟倒數第一名的洪亮天天在外打籃球,雙休組團打遊戲,每天跟著小夥伴們嘻嘻哈哈,仿佛從沒在學習的人!      而這裡是菱東,優等生聚集之地,根本不存在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鹹魚!      左源驚愕得下巴快落到地上了:「原來吳咎那麼厲害?小慎你之前有看出來嗎?」      「沒。」千騰慎挑眉,不在意地看了眼手錶,「這很重要嗎?」      「……是啦,對大哥你來說,他再聰明還是差你一大截啦!」左源想到初次遇見千騰慎時他曾說過,不喜歡太聰明的人。      當然左源對千騰慎有所提防,沒敢多問。這會兒想起來,左源下意識地湊近他,正打算八卦一番,千騰慎眯眼,銳利的目光當即截住了左源未說出口的話。      「每個人的分數你都看到了,現在可以去上課了嗎?」千騰慎敲敲手錶鐘面,補充道,「年紀倒數第十七名的班長同學?」      「……」      原本還讓左源有些小慶倖的名次經過千騰慎的嘴說出來,左源第一反應是想找個洞鑽進去,第二反應是……      「原來小慎你有特別留意我的名次啊!」      吳咎排在第五名,千騰慎在查看自己成績的時候很容易掃到。      但左源在倒數位置,和榜首的千騰慎可以說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千騰慎能清楚地說出左源的排名,自然是特別留意過。      想到這,左源對千騰慎揚起燦爛的傻笑。一口大白牙晃得千騰慎頭疼。      「表面上總是很嫌棄我犯蠢,但私底下卻一直關注著我的表現,嘿嘿,小慎你果然有傲嬌屬性!」      「……什麼?」      「你其實很喜歡我給你搓背,只是因為傲嬌,所以才不承認吧?」      「……人傻還是多讀點書比較好。走了!」      眉頭皺出了一道「川「字,千騰慎一把甩開左源,黑著臉轉身就往樓外走。      ——哎,小慎害羞了。      嘿嘿……      雙眸眯成了兩道線,左源傻笑著追出寢室樓。      跟著千騰慎那決然的背影,不自覺加快步速的左源成功趕在上課鈴聲響起的前一秒,在左黎「關愛「的注目下安全抵達教室。      倚著講臺,環視了一圈無人缺席的教室,左黎笑眯眯地問:「今早,大家都看到各自的月考成績了吧?」      此話一出,大夥兒立即挺直背脊,如坐針氈地看向笑眯起雙眼的左黎。      儘管左黎之前說過不會太追究這次的成績,但不代表考不好,就能高枕無憂。至少物理考得很爛的學生一定會得到左黎的特別關照。      從大家像小白兔一般瑟瑟發抖的眼神中得到答案,左黎緊接著抬手打開投影儀,放出一張重新編排過的座位表:「老師們根據大家的各科成績,綜合日常表現,製作了有助於同學間互幫互助的新座位表。」      最初大家的座位都是根據自己喜好隨便坐的。      大家的鄰座不是室友,就是開學典禮上最先搭上話的人。左源也不例外。      從最初的害怕千騰慎,到現在天天和對方吃住黏在一起,左源確信沒有誰比千騰慎更好相處了。      此時冷不防地聽到要換位置,他和大部分的人一樣都發出了不樂意的喊聲。      「老師,我們現在的位置挺好的,為什麼要換啊!」最先發出抗議的是臻善。他的位置處於倒數第二排靠窗處,採光通風都很好,抬頭還能眺望到遠方的普通校區,可謂男生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主座位。      如今被左黎安排在了正對講臺的第一排中間位,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今後別想再在上課開小差打瞌睡、偷偷在課本裡夾漫畫書了!      臻善一發出抗議,其他不想跟好友拆夥的、不想落到老師眼皮底下的同學紛紛應和。      「就是啊,我們都這麼坐了一個多月了。」      「我習慣往左看黑板,調到右邊的位置很難受啊!」      ……      左源也想應和。      仿佛心電感應到他要開口,左黎輕咳一聲,從西裝外側口袋裡勾出一張照片。      遠遠地瞧見照片上頂著金髮刺蝟頭,笑得燦爛輕狂的少年,羞恥心登時上線,左源面紅耳赤地噤了聲。      ——過去難道有誰給我拍了一套寫真集嗎?怎麼左黎手上有那麼多我黑歷史照片,還不帶重樣!      「抗議無效。」隨手抽出一把椅子坐下,左黎翹起二郎腿。他邊拍手邊朝左源微笑,揚高的唇角兩端尖尖的,配上上挑的鳳眼,宛如惡魔,「給你們五分鐘,帶好你們的東西,趕緊換座位吧。」      左黎無非就是要左源先帶頭換位置。      深知帶頭抗旨下去只會讓自己得到更多左黎私人珍藏的黑歷史照片,左源咬牙切齒地查看起座位表。      「小慎……小慎……有了!小慎的同桌是……」左源在心裡狂呼自己的名字,希望能繼續和千騰慎做同桌,然而最後脫出口的卻是,「左萬朝?」      左源瞪得眼睛快要脫窗,千騰慎卻輕飄飄地來了句「恭喜」。      「恭喜?」左源覺得自己似乎產生幻聽了,「小慎你就那麼想跟我拆夥嗎?難道你更喜歡爆炸頭?我……」      左源試想了自己拗成爆炸頭的模樣——太刺眼了,不敢想。      他捂住了眼睛。      斜眸瞥了眼又被自己的腦洞噁心到的左源,千騰慎反問,「不是你更喜歡元霸嗎?」      「關元霸什麼事?」      「你自己看座位表。」      座位表上,左源的名字仍舊緊挨著千騰慎,只是這次他被安排在了千騰慎的後座。而寫在左源身邊的名字正是元霸。      轉頭看元霸,左源恰好和一雙寫滿欣喜的眸子撞個正著。      元霸抓著耳機,擋住已燒成紅豆色的耳廓,他既興奮又害羞地對左源頻頻揮手。仿佛守在家門口,對歸家主人吐舌頭搖晃尾巴的大狼狗。      「你平時不經常偷看他嗎?恭喜你,成為同桌後你可以明目張膽地看了。」將才拿出來沒有兩分鐘的外文書塞進書包,千騰慎毫不留念地起身走向自己的新座位。      左源咂咂嘴,覺得千騰慎的話說得很有道理,又有哪很是微妙。      「小慎,我覺得你需要重新審視一下我和元霸同學的友誼。」緊隨其後搬到後座,左源嚴肅糾正道。      「需要嗎?」千騰慎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當然!」左源正欲辯解,元霸便沖過來,緊挨著左源坐了下來。      速度快到身體帶風,吹歪了左源的劉海。      身高估摸有180公分的元霸無論是身長還是肩寬都比左源大出一圈,兩個人坐在一起,左源的大半個身體都被對方的陰影壓住了。      側頭與那雙眸底熠熠生輝的眼睛對視,左源覺得自己就像被大狼狗盯上的肉骨頭。      他略感尷尬地撓撓頭:「你好啊,以後我們就是同桌了,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請儘管找我!啊……當然學習的問題你找他更方便。」      左源指指前面背對他們的千騰慎。      「好!」壓根沒看千騰慎一眼,元霸用力地點下頭,用輕不可聞的聲音說道「請多指教」,末了,覺得缺了點什麼的他又補充了句:「老大說的話我都會聽!」      左源:「……」      自從照片事件後,元霸對左源的態度變得熱情起來。只要熱情的方向有些不太正常,左源有些吃不消。      「……那個,元霸同學啊,叫我班長或者左源就行。普通學校不流行叫人老大。」      「好的,老大!」      「……」      ——這傢伙的腦袋肯定是被混混打壞了!      左源扶額,得出結論。      同時他也基本猜出了左黎把元霸安排到他身邊的意圖。無非就是想要左源好好照顧他。誰讓左源現在是全班唯一能跟元霸說上話的人。      而左源對元霸這樣總被欺負的弱勢群體最沒轍了。      努努嘴,放棄矯正稱呼,左源抬頭回給正忐忑地打量自己的元霸一個燦笑:「中午一起去吃飯吧!」      掩藏在長劉海下的、宛如玻璃彈珠般剔透的眸子更亮了,元霸低頭傻笑起來:「嗯!」      左源和元霸之間的氛圍逐漸變得自然,另一邊,抱著書包小跑過來的左萬朝可謂超級滿意這次的座位分配。      首先,他的座位離講臺不近,不會被老師盯得太緊。      其次,他的好兄弟左源就坐在後排!      哈利路亞!自從被莉莉甩掉、倍感不幸的左萬朝覺得自己可能要轉運了。      側身勾著椅背,左萬朝幾度開口想跟左源搭話,鞏固下彼此間的友情,但是左源忙著和元霸說話,壓根沒留意到他,他愣是沒找到插話的時機。      拿餘光打量了眼比自己高出半個腦袋、一身不良裝扮的元霸,左萬朝悻悻地轉過身——好吧,新座位也不是百分百完美。後座同學看上去不太好惹。      與此同時,左源在心裡暗暗感歎,新座位還是有值得稱讚的地方!      ——有元霸坐鎮身旁,每天嚇唬左萬朝,我就不用擔心左萬朝再拉我下水了!      有人先帶頭換位置,剩下的人就算不想換也必須得換了。      不一會兒,全班同學的座位都發生了改變,除了整天都玩在一起,宛如連體嬰兒的洪亮和吳咎。      目送身邊的人一個個拎包走遠,什麼都不用幹的洪亮抬腿踹了腳吳咎的桌子:「為什麼大家都換位置了,我還跟你坐一起啊!」      「亮亮,注意審題啊。老師不是說了嗎?換位置的目的是為了讓同學間能更好的互幫互助。」      「這跟我們坐不坐一起有什麼關係?」      「你看。」吳咎指指洪亮,又指指自己,「你,全年級倒數第一,我順數第五,懂了嗎?」      「靠!」血液直沖頭頂,從頭頸燒到耳後根,洪亮粗脖子紅臉地大喊了一聲。瞬間,全班同學都被震住了,大家紛紛停下交談,視線齊刷刷地集中到洪亮身上。      坐得較近,聽到洪亮和吳咎談話的男生馬上起哄:「真看不出啊亮亮,你居然是倒數第一的腦子。我還以為那是左萬朝的寶座了呢。」      「我那是失利!失利你懂嗎?」如左源預想,洪亮羞愧難當地炸毛了。      「懂懂懂!不就是從倒數第二失利成吊車尾嘛!」      「滾滾滾!」最低分擺在眼前,底氣不足的洪亮轉移話題到吳咎身上,「不正常的人是他才對吧?居然能考到全年級第五名?不會是作弊了吧!」      「老實說,對於這件事我也很意外。」      「是吧是吧!」循著第一個支持自己的聲音回頭,洪亮看到了不知何時走來的左黎。      他當即嚇閉了嘴。      「我看過你國中三年的成績。國一國二時,你的成績非常優秀,但從國三下半學期起,名詞卻開始下跌。你的入學成績也只排到全年級倒數第七。」雙手撐在吳咎的課桌上,左黎斟酌地問,「難道,這當中什麼隱情?」      在左源的認知裡,沒有什麼八卦是左黎不知道的。      他最擅長搜集和利用那些不為人知的八卦給人挖坑了。      因為聽到吳咎身上居然有左黎都不知道的秘密,左源一下子豎起了耳朵。      沐浴在吃瓜群眾們的好奇目光下,吳咎不卑不亢地擺了擺手,依然笑得樂天:「其實沒什麼隱情啦。國三下班學期,我得了重感冒。」      「重……感冒?」左黎皺眉。      這答案出乎所有人預料,洪亮拿肩膀撞了下吳咎:「問你話呢,你別亂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真的是因為感冒。」吳咎攤手,「你們不要小看感冒啊!那陣的流感特別頑固,每次我都快好了,出個門就被其他人傳染,不出門就被家人傳染。吃了感冒藥整日犯困,就沒什麼心情做考卷。」      「……」      「不過有句話說得真沒錯,『笨蛋不容易生病』,自從和亮亮成為朋友後,我很久沒感冒了。每天打幾個小時的球都不覺得累!」吳咎真誠地對洪亮比出大拇指,「多虧了亮亮,這次考試我終於能正常發揮了!哈哈!」

作者資料

吾名翼

變成了鹹魚的魔王控。 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基本資料

作者:吾名翼 繪者:ツバサ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8-05-16 ISBN:9789571078663 城邦書號:SPB7I00011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