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時光當舖(04):思念物的酣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時光當舖(04):思念物的酣歌

  • 作者:千川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11-06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排行雙冠王! ◆連霸蘋果日報暢銷排行! ◆尖端編輯部驚艷不已的留日新人作家 ◆東川篤哉《純喫茶「一服堂」之四季》御用繪師 ◆典雅收錄:當舖內的繞梁樂音、當舖外的搖滾饗宴.拉頁海報 宛如冬日裡的陽光擁抱,好久不見帶有溫度的插畫——  旅日幻想作家千川.優雅暖心繪師Ooi Choon Liang 聯手獻上的悠悠繚繞薰香! 如果你曾踏入《解憂雜貨店》,造訪過《古書堂事件手帖》, 並於《咖啡館推理事件簿》一品濃醇芬芳, 就不能錯過在《時光當舖》享受一個懷舊午後。 不要活在他人的夢想裡, 那裡什麼都沒有,包含自己。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當興趣被加上他人賦予的義務,將會變成無比廉價的厭惡。 因為閔姿的引薦,阿樂接下一樁神祕委託。高額的報酬背後,要求的是絕對的保密。委託人是一位父親,而調查的目標,竟是他的兒子…… 一名品學兼優的高中生,在最近幾個月成績失控下滑,甚至精神異常,就連曾經傲視同儕的小提琴演奏,都變得如噪音般刺耳——  「不擇手段,在維也納音樂會比賽之前,將這一切恢復『正常』。」這是那名父親唯一的要求。 但所謂「正常」,含括的範圍究竟為何?阿樂看不明白,卻漸漸意識到……這是一種世上最可怕、也最悲哀的復仇。 而在愛的名義下,是否一切都能被原諒?

內文試閱

  萬物皆有靈。   這並不是指一個迷信的概念,而是一種對事物的體悟。也許會讓人變得多愁善感,但更多的是一種改變,可以更加容易得到不需要依靠物質,最純粹的滿足——可這不代表我就不缺錢了!   「為什麼要來這麼沒格調的咖啡店……」我輕聲嘟囔著,雖然口中抱怨著,但我也知道,隨便拒絕面前這個女子的要求,這會讓我未來的生活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在我面前的女子,穿著白色的襯衫,袖口微捲,領口鬆了兩顆扣子,十分愜意地坐在我的對面,瞇著眼睛喝著咖啡,「沒格調的意思是指你手裡那杯咖啡的價錢嗎?總比我的律師費便宜。」   她是閔姿,她似乎天生就是在各種角度上可以克制我的天敵——但我並不怕她。   我和她的關係,如果非要用一種嚴謹地說法來形容的話,那就是鷹和蛇的關係……絕對不是貓和鼠。所以面對她廉價的挑釁和威脅,我就必須要嚴厲地……唔,她竟然在我面前用手捏碎了核桃!?我記得和她拍拖時,她手勁還沒那麼大的!   「你還在練跆拳道?」我小心翼翼地問。   「去年勉勉強強考了黑帶三段,我就躲著教練沒練了,身手估計已經退步一些了。」   「為什麼躲?」我腦中浮現了那個面無表情的中年男子,在念大學時我見過他,我還記得那個男人完全不屑和我說話的樣子。   他第一次見到我,和我打招呼的方式就是淩空踢碎一塊木板。   「教練想讓我辭掉律師的工作專心和他學,說在2020年有機會讓我去東京……」   「去東京?幹嘛?」   「奧運會。」   「嗝!」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嗝,同時只覺得額頭和背脊開始有汗液滲出。   咳,還是算了,身為一個大度的當舖老闆,我不應該和她計較。   「浪費很可恥,很降格調的,你以後是名牌大律師,沒格調怎麼行?」我很誠懇地向她建議,「其實我家不遠處有一家餛飩店,不僅價格公道,老闆還不偷工減料,如果多點一些,等餛飩時還會給我們一小碟花生吃著……」   「喀啪!」   又一粒核桃在我面前被閔姿的雙手揉裂,我看到她將核桃仁送入口中,忍不住艱難地咽了口唾沫——我才沒怕,我只是嘴饞了而已。   而閔姿看著我呵呵笑了笑,用寒得可以凍死人的口吻說道:「阿樂,你這混蛋是想連路費都想省下麼?」   這女人武力值這麼高,思維直覺還那麼靈敏,太破壞遊戲平衡了。心中暗自感歎的我看了看她放在盤子裡的核桃殼,乾笑兩聲,「你帶核桃來幹嘛?都已經進這家店了,不合適吧?」   閔姿聞言,則一臉苦大仇深地說道:「我媽讓我每天吃兩粒,說是補腦……」   「噗!」   閔姿的俏臉一紅,隨即就惡狠狠地瞪著我,「你笑什麼!?」   我危襟正坐,滿臉嚴肅,用一邊地紙巾擦拭臉上的咖啡漬,「沒笑,我咳嗽而已,你補吧,多補補。」   「有生意,接不接?」閔姿哼了一聲,隨後可能是發現我滿臉茫然,又補充了一句:「不是當舖生意。」   我頓時了然,但通常關於物靈師的委託,必須要我親自確認過,才能明白這到底是不是我的能力範圍,所以我決定先問個大概看看情況,「說來聽聽?」   閔姿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而是慢悠悠地搓下手上吃核桃的殘渣,最後用一邊的紙巾擦拭,最後端起了咖啡杯,「……我不知道。」   閔姿的話讓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只覺得這個女人的邏輯果然比較另類,「你不知道,怎麼會覺得是我的生意?」   「是我的客戶知道你。」閔姿說到這裡,頓了一頓,重點標注了一個我感興趣的資訊,「挺有錢的,所以報酬不會低到哪去。」   我聽到這句話不由變得沾沾自喜,只覺得自己的業務又向國際化踏出了一大步,這輩子的發財估計不再是夢了,「我怎麼不知道我已經這麼有名了?」   「他就住在你附近的社區,所以知道你。」   我仰頭想了想,腦中浮現了以前曾經被我嚇哭的棒棒糖女孩飛奔的樣子,發現實在騙不了自己,「……我很確定我在社區裡的名聲不怎麼好,而且他為什麼不直接來找我?」   我開店做生意又不是只接關係戶,只要是我的工作內容,還有報酬,我一向來者不拒,我喜歡物靈師工作的一大理由——就是這部分錢不用繳稅。   「因為接下他的委託,有一個前提條件,希望你能答應。」閔姿按了按桌上的鈴,待服務生過來,「香蕉布丁,謝謝。」   「知道了,請稍等。」   在得到服務員肯定回應後,閔姿轉過頭對我微微一笑,「這個算你請我的,當介紹費了。」   我無比肉疼摸了摸褲子袋裡的荷包,只覺得今天真的是飛來橫禍,還沒賺到一分錢就已經被女流氓坑了一把,「……什麼條件?」   「絕對的保密。」看到我沒有反抗,閔姿滿臉「算你識相」的表情,「在調查中不管遇見什麼事,都要保密,包括……不能報警。」   有胖次這個隨身保鏢在我倒無所謂報警不報警,不過我卻有些擔心,「這委託不會讓我進監獄吧?」   「這個要你到時候自己判斷,因為我也不瞭解委託內容,但我估計沒事,因為他好像以前委託過偵探,但什麼都沒查出來。」閔姿說到這裡,又補充了一句,「雖然他沒有說,但根據他的風格,應該不會只把希望放在你身上,他可能還有另外委託別人和你搶生意。」   「有委託人的聯繫方式嗎?」既然今天已經出了血,不撈回本我今天晚上一定睡不好,但保險起見,我決定至少見上一面,再決定是否要繼續下去。   「沒有經過他的同意,我不能把聯繫方式給你,他應該會直接上門,你這幾天應該都在店裡吧?」閔姿在得到我點頭的答覆後,就愉悅地揚了揚眉毛,雙眼看向了被服務員端上來的甜點,無意識地舔了舔舌頭,「那就沒問題了,我不是很喜歡這個客戶,你就把他當作單純的生意就行,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在某個領域,他也算是名人了,所以要價別太低了……太低他說不定反而看不起你。」   我聽了這個評價,不由地古怪地問道:「不喜歡你還願意幫他?」   「沒人和錢有仇,他是我老闆的大主顧,這麼大人了……」閔姿用勺子挖了一塊布丁塞進嘴裡,看著我意有所指,含糊不清地說道:「總得成熟點吧?」   我哼了一聲,「我已經熟得快爛了。」   「嘴硬……」閔姿不屑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把一邊的單子移到我面前,最後從她自己的包裡掏出一百塊放在上面,咖啡錢我放這裡,你可以拿著去買單了。」   「哎?」我傻愣愣地看著桌上的東西——這是現在就讓我走的意思嗎?   「有一點你說對了,這家咖啡店真的沒什麼格調,真的不如那家餛飩店,這是我媽為我挑選的相親物對象的地方。」閔姿略帶厭惡地說道:「快走吧,一會我還得應付他,我還要想想如何在一頓下午茶的時間內讓他知道——他一定養不起我。」   我一瞬間……真有種做小三的感覺。   「那個死鬼要回家了,快走啦,你不想躲陽臺一晚上吧?」   不知怎麼的這句莫名奇妙的臺詞從我腦中蹦了出來,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強忍著惡寒將那個詭異的畫面從腦中趕走。   托這個感覺的福,我連付錢的時候都忘了心疼了。   當我走出咖啡店,一道流光從我的胸口口袋化為了書書的樣子,她的情緒並不高,我知道她並不喜歡和閔姿待在一起,「抱歉,等了那麼久,我們回家。」   「嗯。」棕髮女子聞言,在陽光下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看上去對那個「家」充滿了眷戀。   她真的很容易就可以滿足與生活的現狀,正因為如此,她總是能夠舒緩地接受一切食物,就和她看書一樣,一點一滴吸收所有的資訊。   「最近還有書看麼,要不要去買點書看看?」我一時衝動,說了這句話後已來不及後悔,於是連忙補充一句:「去二手書店看看?」   書書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算了,我最近還有書,暫時不用了。」   「唔?我應該很久沒有買新書了吧?」   「所以我的是以前的老書,你爸爸留下的書架上的一本。」   我聞言,突然覺得有些笑不出來——我很久沒有和書書談起我父親的事了。   一個是平常的確沒有什麼必要提到他,另外一個原因,則是因為某些事,我並不是很喜歡他。雖然說不上父子反目成仇,但大多情況,卻也兩看相厭。   「不高興?」書書眨了眨眼,「那我不去看……」   「沒事,你看吧,雖然我沒什麼興趣,但不看也是浪費。」我搖搖頭,走向大街,在十字路口停了下來,我的雙眼看著熙熙攘攘的街道,也不知道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問了一個我以前都不太會問的問題,「叫什麼?」   「哎?」書書很罕見地沒有明白我的問題。   「那本書叫什麼?」   「叫《思考的整理學》,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老書了。」談到書的話題,書書總是顯得很開心,尤其是我問了她認為我不會問的問題時,「還算有點意思,不過除非是一些書蟲,否則恐怕看的人大概不會太多了。」   「為什麼?」我挑了挑眉,我印象中,老頭子好像不是書蟲的樣子,而且大多偏向實用主義,應該對這種題材沒興趣。   「因為這不是小說,沒有太大的趣味性,但作為教科書的話,對『人類』來說,我覺得看了沒用。」書書輕聲歎道:「只是知道問題,卻不知道如何解決,雖然有規範整理自己的方式,但歸根結底,大多數還是一個自覺性的問題,只是單純地可以成為一本話題作而已。」   說得倒是沒錯,世人追捧成功人士,看了不少成功人士的書,卻不等於這些讀者最終都可以成為實際意義上的成功者。   現代資訊化社會,大部分的道理都已經變成了老生常談,並不具備古代人聽到時醍醐灌頂的效果,當理念和知識不再和古代那般珍貴,那自然就沒有多少人會再去咀嚼那些資訊的背後還隱藏著什麼。   所以我們越來越容易忽視那漸漸變得灰濛濛的天空,越來越少懷念純淨的藍天。即便偶爾傷春悲秋,但也會因為發現周圍的人依舊在追逐一些連他們自己都不是十分清楚的東西,而誕生了莫名其妙的危機感以及競爭意識,來不及思考便投入其中。   那為什麼要追?   因為所有人都在追,那想必就是好的,就和股票一樣……至於壞在哪,等追到手了可以再考慮這個問題——於是很多人漸漸停止了思考。   「沒用的教科書嗎……」我穿過十字路口,左拐,在一個車站停下,「我倒是有點興趣了,等你看完了,什麼時候當故事講給我聽聽吧。」   在書書肯定地答覆後,我坐上了車,回到了店裡,眼巴巴地望著天空漸漸暗了下去,卻依舊沒有等到客人上門,便無精打采地打烊。   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沒什麼胃口吃晚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疲憊。我甚至連基本的洗漱都沒有做,倒在床上的瞬間就已經沉沉睡了過去。   而在淩晨五點左右,我滿頭大汗地醒了,我做了噩夢,但我卻記不得噩夢的內容,唯一留下的只有心臟傳來的壓抑感。   房間裡很安靜,八戒也正在籠子裡呼呼大睡,他不清醒的時候,看上去倒是一頭挺可愛的小豬。   我試著在床上躺了一會,企圖讓自己再睡一會,但當自己漸漸陷入睡意中時,床頭的鬧鐘卻響了起來。這讓我的起床變得有點痛苦。   在鏡子前刷牙時,阿鏡在裡面打扮成了蝙蝠俠的樣子,從他露出的下巴上看,好像依舊以我為原形,「早哦!阿樂!」   我用牙刷刷著牙,緊閉嘴唇,發出嗚嗚兩聲算是對他回應了一下,我已經漸漸習慣他奇怪的打扮了。   「今天你看上去有點沒精打采哦!唔,不過髮型居然沒亂,不錯不錯……啊!」阿鏡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變得異常興奮,在鏡子裡一扯蝙蝠俠的披風,像我擺出各種威風的造型,「你開始注意形象了,還沒精打采的,這是戀愛但是被甩了嗎?」   我翻了個白眼,沒有理他。   「別灰心!聽我的好好改造你的自身形象和儀態,再根據我的形象設計,就算你要泡蜜雪兒.奧巴馬,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我吐掉了了嘴裡的牙膏水,有漱了兩次口,才抬頭沒好氣地對阿鏡說道:「我昨天只是有點累,趴著睡的,所以沒壓倒頭髮……另外,我確定我對美國的第一夫人沒什麼興趣。」   阿鏡在鏡子裡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一大群非洲婦女的照片,十分認真地和我說道:「可八戒說你也許喜歡黑人,你再仔細看看,真的不喜歡?」   「我口味沒那麼重!」我咬牙切齒地對著鏡子裡那個和自己長相一樣,但打扮卻完全不同的人問道:「還有他這個推斷哪來的?」   「電腦上的隨機骰子,他上禮拜一共投了四千多次,黑人中標次數最多,他說這是命運的安排。」阿鏡隨手丟掉手裡的照片,滿臉嚴肅,「他說這是最原始也是人類歷史流傳最久的一種分析方式,至今還沒有被淘汰,所以我覺得他說的還是蠻有道理的。」   我不由膛目結舌,一時之間竟無言以對。同時再一次感到對那個腦子不正常的小豬無比的頭疼,所以最終我只是很無力地沖鏡子揮揮手,「以後他說什麼你都別信,他最擅長的就是鬼扯。」   「他還說按照骰子的說法,今天那個小胖子會過來。」   「你說李霍端?哼,別聽八戒的,你真當他算……」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大門外一陣精氣神十足的大吼聲——   「阿樂!我到你家吃飯來啦!」      

作者資料

千川

稀奇古怪的思考方式,大量侵占了大腦其他正常的思路。或多或少自己都會覺得自己有點奇怪,卻又很樂在其中。 現在雖然在念和小說關係不大的專業,但我的口號是,不管我學什麼,我都會把他努力用在小說裡。

基本資料

作者:千川 繪者:Ooi Choon Liang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11-06 ISBN:9789571062426 城邦書號:SPB7I00006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6頁 / 14.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