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她和她的貓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言葉之庭》、《秒速5公分》 新海誠導演的夢幻處女作,披上全新色彩,首次展現在讀者面前。 雪吸收了世界上的所有聲響。 唯有她搭乘的電車聲,傳入我豎起的雙耳。 某一天,隻身在都會生活的女子,無意中撿到一隻貓。 女子拙於用言語表達自身情感,貓兒在她的身旁默默地守護著。 在一次與朋友對話上的誤會,漸漸地,她的臉上不再出現笑容—— 圍繞在數隻被撿回的貓身邊,描繪而成的四段連作短篇故事。

內文試閱

第一話 話語之海
  一   這是初春的時節,這是陰雨的日子。   我橫倒在路邊,任綿綿細雨覆蓋在身上。   來往的行人頂多往這裡瞥一眼,便踏著匆匆的腳步離開。   最後,我終於連抬起頭的力氣都耗盡,只能撐起半邊眼睛,看向鉛灰色的天空。   四周一片靜謐,唯有鏗鏘鏗鏘的電車,如雷鳴般在遠方迴盪。   行駛於高架軌道的電車聲相當規律,充滿強勁的力道。   一直以來,我深深嚮往著這種聲音。   如果說,胸口的微弱鼓動驅使著我的身體,那聲音所驅使的,又會是何等龐大的物體?   我想,那肯定是世界的心跳聲。既強韌、又巨大,找不到缺陷的世界心跳聲。然而,我連這個世界的渺小一部分,都配不上。   無聲的細雨,以等速度從天空降下。我的臉頰貼在紙箱底部,整副身體有種緩緩往上飄的錯覺。   身體不斷上升,直到天空另一端的無窮盡處。   最後,這個世界會將「啪」的一下,徹底切斷跟我的連結。   當初,將我跟這個世界聯繫起來的,是我的母親。   母親很溫柔,身體很溫暖,總是能給予我想要的一切。   然而,她現在已經不在了。   她為什麼會消失,自己又為什麼窩在紙箱中忍受雨淋,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我們不可能把所有事情記憶到腦海。「記憶」本身的確相當重要,但是對我來說,並沒有任何值得記下來的事物。   輕柔的雨持續下著。   我的身體宛如空殼,緩緩、緩緩地飄向灰色天空。   接著,我閉上雙眼,等待世界揮下那一刀,永遠切斷與我連結的決定性一刻。   忽然間,電車的聲音似乎大了起來。   我張開眼睛,看見一名女子的臉龐。她撐一把大塑膠傘,從高處俯視著我。   她出現在這裡,已經多久了?   女子屈身蹲下,將下顎抵著膝蓋凝視過來。她的額頭上垂著長髮,遠方的電車聲經雨傘反射,聽起來才比先前大聲。   四周瀰漫著下雨時特有的芬芳。她的頭髮跟我的身體一樣,被雨水淋得溼透。   我勉強抬起頭,筆直望著女子的面容。   她的雙瞳在盪漾,短暫往旁邊別開一瞬,隨即下定決心,用堅定的眼神看回來。就這樣,我們對望了好一陣子。   地軸不發聲響地轉動著,她跟我的體溫,在這個世界上悄悄流失。   「來吧,跟我回家。」   女子伸出手,輕輕將我抱起。她的手指凍得跟冰塊一樣。從高處往下看,我才驚訝地發現,原來自己待著的紙箱那麼小。女子用夾克跟毛衣包覆我,她的身體不可思議地溫暖。   耳邊傳來她的心跳聲。她踏出腳步,電車的聲音從兩旁呼嘯過。我跟她,以及這個世界的心跳,在同一時刻動了起來。   那一天,我被她撿了回去。因此,我成為她養的貓。   ※   構成社會的要素中,「話語」占了絕大部分。   進入社會,找到公司落腳後,我開始產生這種想法。每天的工作,都是在「麻煩你把這個做好」、「幫我跟某某某說一聲」這類語焉不詳、聽過即忘的對話下進行。大家似乎都覺得理所當然,看在我的眼裡,卻有如奇蹟一般。   我偏好書面形式的往返,因為這樣能留下白紙黑字。其他人嫌這種事麻煩得要命,只有我自告奮勇、第一個去做。多虧如此,現在我可是公司很寶貝的員工。   我不是多話的人,每次總是聊個兩三句便再也沒有話題,所以覺得書面往返比跟對方當面溝通輕鬆。我的朋友則個個很會聊天。珠希是我短期大學起認識的朋友,她說話總是妙語不斷,每次我都聽得哈哈大笑。   珠希可以從我眼中再平凡不過的景色,一個接一個看出端倪,彷彿她能看見我所看不到的事物。所以,我覺得珠希很厲害。   我喜歡擅長說話的人。   小我一歲的男友,信,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他會跟我聊在保險公司上班遇到的事、科幻片、電子音樂、中國古代戰爭等等,各式各樣的內容。   也因為如此,我不想精通保險的運作方式,以及中國古代武將的名字都很難。   珠希擅長把外在的事物化為言語,信擅長把內在的學養織成語句,我則是兩種都不會。   每年到了春天,我都會想起剛租下住處時的事。這樣的雨天更是如此。   當時,我一個人去房仲公司,戰戰兢兢地在契約上蓋印章,定下人生的初次獨居生活。搬進租屋的那天,跟現在一樣下著雨,珠希帶了一個學弟來當幫手。那位學弟就是信。   他們幫忙把行李開箱、組裝架子,大功告成後,一行人到附近的定食餐廳吃飯。   這是第一次有朋友跟陌生男子幫忙搬家,之後還一起去吃飯。一時之間,我覺得這些好不真實,猶如只在連續劇裡上演的情節。但是,我不知道如何表達這種感受。結果,珠希開口了:   「感覺好像回到學生時代呢。」   信聞言,露出笑容。   我跟著揚起嘴角。原來一般人在老早之前,就有過這些體驗了。   到頭來,一個人搬到外面住,根本不足以改變自己。   搬入新住處後的一陣子,信獨自登門造訪。   我先前向珠希抱怨,與洗衣機相連的水龍頭鬆動,使連接水管的地方常常漏水。於是,她派信來看看情況。   看到出現在門口的人不是珠希,我不禁猶疑一下。不過,信從家庭用品中心買來許多用品,順利地解決了漏水問題。自己竟然連把水管的總閥關上都不懂。   如果有這樣的男人,隨時隨地陪在自己身邊,想必是一件開心的事──我就這樣脫口把心裡的想法傳達給信,順暢地連自己都嚇一跳。   那是我第一次自然而然地坦率表達心情。   那天,信在我的住處留宿。   話語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這樣想想,又覺得有點恐怖。   信開始每週固定來我的住處。但是他的工作突然忙碌起來,過沒多久,我們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   在我的心裡,我已經把他當戀人看待。   我同樣希望,即使不特地用話語確認,他也是用相同的方式看待我。   還是小學生時,在班上同學間傳閱的少女漫畫,總是在男女主角成為戀人的地方收尾。女生交到男朋友,從此過著幸福的日子。然而,現實的人生可不是到此為止。   有些時候,跟另一半交往之後,反而比過去更加寂寞。   這一天,是與信相隔三個月的見面。我們難得有機會見面,兩個人在春季的雨中並肩行走。他跟三個月前沒有什麼兩樣,依然對我很好,跟我說很多話。   聽他說話有種輕飄飄的感覺,非常舒服。剩下我一個人時,不安感立刻襲上心頭,宛如游泳到一半,才發現自己處在搆不到底的大海中。   『我們正在交往,對吧?』   這句話我怎麼樣也問不出口。一旦聽到可能導致兩人關係畫下句點的答覆,自己一定會溺入海底。   今天的我仍然像一顆人造衛星,只敢點著頭聽他說話,繼續在真正想知道的事情周圍打轉。   這樣的自己,簡直只有小學生的程度。我說不定就是因為小學時沒經歷過這種事,現在才演變成如此。   一路上,信始終沒有說出我真正想聽的話。   我們在他的職場附近分別。下次能像這樣見面,八成又要等到好久以後。   我走到車站,挑選不同於以往的路回家。雖然會繞些遠路,但是今天,我想要在初春的冷雨中漫步。   在這條路上,我遇到了一隻貓。   二   她住的地方飄著她的氣味,教人相當安心。   跟女子一起度過首個夜晚,隔天睡醒時,只覺得周圍暖洋洋的。從未有過的感受讓我嚇了一跳。昨天撿我回家的女子已經早早起床,在爐子前燒開水。   我看著水壺的開口冒出蒸氣時,她說了聲「早安」。   她一把拉開窗簾。天空的雲染著朝霞色彩,相當美麗。   女子住在坡道上一棟公寓的二樓,從這裡能看見在高架軌道上行駛的電車。   現在我才明白,當時發出那種聲音的,就是這輛電車。   我想把自己的感謝傳達給她。她聽了,含笑回應:   「嗯。太好了,小不點。」   小不點?   「你就叫做小不點。」   這是她第一次用名字叫我。   小不點──我喜歡她取的這個名字。我想要永遠記住這個早晨。   很快地,我便喜歡上這名女子。   她美麗動人,心地又善良,每次注意到我在看她時,都會流露融化般的表情,輕輕對我微笑。   而且,她每次吃東西之前,必定先準備好我的食物──裝了牛奶的盤子、罐頭,以及頗有咬勁的貓飼料。   我舔牛奶時,她也蹲在旁邊,捧著同樣裝有溫牛奶的白色大馬克杯,陪我一起喝。   她的舉手投足沉著又優雅。待在她的身旁,總能讓我感到內心平靜。   將準備的食物吃到剩一半後(本能告訴我,永遠要留下一些食物,以備任何狀況),我會在她的旁邊翻個身,露出肚子。她會緩緩地撫摸肚子上的毛,我則舒服地晃著尾巴。   她閱讀時,大多躺在地板上。我喜歡在這種時候攀上她的腹部,讓她靜靜撫摸我的背。   我喜歡看她洗衣服。換下的衣服留有她的氣味,我會鑽入裡面,陶醉在她的氣味中。   曬衣服也是我很喜歡的時刻。她在陽台上晾衣物,我則陪在旁邊,一起眺望廣大的藍天、路上的行人與車輛。   我的窩裡鋪著她的毛衣。每天夜裡,我都蜷在那件衣服上睡覺。那是我們相遇的日子,她穿著的白色毛衣。   剛來到她的住處時,我不時因為自己也記不清楚的夢,在深夜發出叫聲醒來。這種時候,她總是陪在我的身旁,輕輕地撫摸我。   她是一個溫柔,又散發暖意的人。   她習慣親手準備自己的食物。   她要做味噌湯時,我都很高興,因為可以分到一些魚乾。我也喜歡料理中有冷豆腐的日子,因為她會分一些柴魚片在我的罐頭上。   她做菜的時候,會哼許多不同的曲子。我很喜歡她的歌聲。   「小不點。」   這是她叫我的方式。「小不點」三個字將我們聯繫在一起,她也將我跟這個世界聯繫起來。   ※   每天早晨,我都在固定時間起床,用固定方式準備早餐,打開固定的電視頻道,在固定時間出門上班。   一個人搬出來住之後,規律的生活帶給我喜悅。瞭解有些事物是自己能夠掌握,讓我感到心安。   家裡多一隻小不點,並沒有使生活產生什麼變化。過去老家還有養狗時,不論外面下雨還是下雪,牠老是想出去遛達,那可真是折騰。換成貓的話,便可省去照料的麻煩。   今天我也在鬧鐘響起之前醒來,先一步把它按掉。屋子裡還有一隻小貓。感受到牠的存在後,我拿起枕頭邊的溫度計量體溫。自從認識了信,我養成每天量體溫的習慣。要是哪天沒有量,不但會渾身不對勁,之前累積的記錄也將付諸流水。   我沐浴在照進大面窗戶的陽光下,捏飯糰做為早餐。這些飯糰小小的,數量上則不少。多出來的部分就裝進便當盒。   跟小不點一起喝牛奶後,我脫下睡衣,穿上工作用的服裝,小不點忙著跟換下的衣服糾纏。要是一直看下去,八成會忘記時間。   ※   端詳她在鏡前化妝時的側臉,是我的一大樂趣。她熟練地擺出小型用品,按照順序一一為自己上妝,對每個步驟都很講究。最後,她再把那些用品收回原本的地方,灑些香水,整個房間跟著瀰漫芳香。   她使用的香水,有淋過雨水的草叢氣味。   電視上的節目,告訴我們今天會是什麼天氣。   每天早晨,這個節目一播完,她便出門去上班。   我很喜歡看她走出房間的樣子。   她會把長髮紮成一束,披上跟頭髮相同顏色的夾克,穿好高跟鞋。   而我,則在門口看著這一切。   她蹲下身,把手放到我的頭上,說:   「那麼,我走囉。」   然後,重新站直身體,打開厚重的鐵門。   陽光從門外曬進來,我瞇細雙眼。   慢走喔!   她踩著充滿朝氣的腳步聲,走入光的世界。   我回味著殘留在頭上的觸感,聆聽她步下樓梯,逐漸遠去的聲響。   目送她離去後,我會爬上椅子,隔著陽台眺望在高架軌道上行駛的電車。說不定,她就在其中一班電車上。   直到看得心滿意足,我再跳下椅子。   屋子裡的香水味還沒散去。在這樣的空間中,我又睡了一覺。

作者資料

永川成基(Naruki Nagakawa)

1974年生於愛知縣,是作家、劇本家,也撰寫遊戲劇本。接觸的領域相當廣泛,不拘泥於媒介或類型,從小說、動畫,到家用主機遊戲劇情皆有從事。代表作包括《超速變形螺旋傑特》、《PRINCE OF STRIDE》、《Scared Rider Xechs》。過去陪伴過自己的三隻貓分別叫明日香、餅乾、零,若跟某著名動畫人物雷同,純屬巧合。

新海誠(Makoto Shinkai)

原案/新海誠 1973年出生於長野縣,動畫導演。2002年,以個人製作短篇作品《星之聲》備受矚目,之後陸續發表了《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秒速五公分》、《追逐繁星的孩子》、《言葉之庭》等作品,在國內外榮獲多數獎項,獲得極高評價。親自執筆的小說有《小說 秒速五公分》、《小說 言葉之庭》、《小說 你的名字》。最新作品《你的名字》於2016年8月26日公開。

基本資料

作者:永川成基(Naruki Nagakawa)新海誠(Makoto Shinkai) 譯者:涂祐庭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15-07-22 ISBN:9789571060736 城邦書號:SPB2503504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