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加碼
目前位置: > > >
罪惡螺旋(03)無效記憶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罪惡螺旋(03)無效記憶

  • 作者:吾名翼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7-20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第一集簽名特裝版一百本開賣8分鐘內完銷,因大量讀者湧入導致博客來當機3分鐘! 出版當日即稱霸博客來、金石堂總榜第一名! 大量讀者抱怨前一天晚上為了搶購都無法睡覺、卻仍搶不到的秒殺「客訴級巨作」,王者再臨! ◆超人氣暢銷作家吾名翼,重磅巨型未來感完美戰鬥大作續刊,旋風登場! ◆《世界重組》加《罪惡螺旋》,暢銷保證!蘋果日報、博客來、金石堂全制霸! ◆2015動漫節華麗登場,達成《世界重組》簽名會資格及《罪惡螺旋》特裝版雙重秒殺! ◆Pixiv特推繪師《開動吧!炮灰》、《格物師的歷史書》ツバサ,傾力呈獻多幅精美設定插圖! ◆吾名翼 × ツバサ × 翼想本,三翼聯手,完美結合! ◆特別獻映,四重好禮大方送 第一重:精美拉頁海報! 第二重:華麗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第三重:爆笑內頁插畫! 第四重:首刷限定☆吾名翼原創角色群表情手帳貼紙!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當整個世界都感染罪惡,罪惡的你,便不再是罪惡。 「喂喂、你們這些人在亂摸什麼啦!」 明明是去找吾命的,卻被一堆西裝男強制搜身, 而且羽鳩送她的東西都被拿走了!涼星氣到火冒三丈── 下場就是武力爆發、被灌入大量疲憊導致昏睡…… 醒來後,涼星發現自己被關在一棟類似醫院的地方, 病房內到處是渾身插滿管線的發狂病人, 奇怪的少年「斑」還對她大喊:「快點逃,罪惡在追殺妳!」 詭異的是,這一切,似乎跟吾命的老師音尋還有迪烏斯有關? 「妳冒著生命危險來救我,我該怎麼報答妳呢?」 總是被吾命拯救,涼星終於也能救他一次了! 不過……看到吾命那甜膩的笑臉, 她忽然有種馬上丟下他、關門走人的衝動。 「以身相許好嗎?」 「……不要!」 暴力少女與溫柔青年的過往,到處是祕密。

內文試閱

  ——我現在是進去,還是離開呢?   頂著烈日,站在一家營業中的咖啡店前,涼星猶豫不決地反覆詢問自己。   沒有「愛」,容易狂暴的她向來不喜歡這種滿是人頭的公共娛樂場合。   那些顧客,特別是異性顧客,在她眼中全部都是「活動沙包」,讓她很想往他們臉上招呼一拳。   如果五個小時前,她沒有查看信箱,發現那封信,現在她絕對坐在教室裡,計畫著該怎麼做,才能讓在樓下操場處打球的男生統統閉上嘴巴。   低頭看了眼被自己握得有些皺巴巴的信封,涼星煩躁地「嘖」了一聲。   信封裡只有一張有她簽名的情感切割同意書。同意書的各項顯示,涼星曾經找過靈斬師音尋,申請切割掉「愛」這個情感。   只是涼星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這事。   她不知道音尋是誰。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切割掉「愛」。   ——我明明最想找回「愛」才對!   寄信人在同意書的反面留話給她:如果妳想知道更多有關這份資料的訊息,請在24小時內,到上面的地址找我,過期不候。   所有的字都是通過電腦列印出來的,整封信透著一股陰謀的氣息,讓她忍不住懷疑它的真實性。   然而轉念想到如果能夠弄明白「情感切割同意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許她就能找到治療無「愛」的方法,懷疑之餘,她又想要尋信上線索去見見對方。   對如何處理這件事猶豫不決,涼星很想找瞭解「切割情感」的人商議,尤其是和音尋似乎認識的吾命   偏偏,涼星怎麼都聯繫不上吾命。   吾命現在身處於EUA總部,他的電話至始至終處在關機狀態。照浮游電話上說的,今天見過音尋,明天他就會回來。   如果等他回來再討論要不要去赴約,那麼就會超出寄信人限定的時間。   除了吾命,涼星認識的人裡還能夠討論這事的只有夜鴉和龍齊士兩人。   夜鴉自黑市分別後便換了手機號碼,斷了和涼星的聯絡。   至於龍齊士……腦中浮現出躺在病床上,全身打滿石膏的男人,涼星一秒放棄了找他的想法。   她可不想給那個沒女友沒存款,工作還被排擠大叔再添麻煩了。   他要是沒養好傷,今後的人生用上一萬個「慘」字形容都不夠。   思來想去,涼星最終決定獨自前往。   不過在出發前,她將自己收到信的事,以及信上的位址統統以短信的方式留言給了吾命。   ——這樣要是我真的倒楣出了什麼事,也不會落得個誰都不清楚我跑哪去了的狀況吧?   「啊啊啊啊……我沒事幹什麼要詛咒自己啊!」發現自己越想越慫,涼星抓狂地亂揉了一通頭髮,「好了!如果對方真的是騙子,那我就揍趴他,丟進警察局!沒錯,就是這樣!」   放下顧慮,涼星閉上眼睛深呼吸,讓微涼的空氣壓下在胸口翻騰的幾分浮躁,然後她雙手握拳,毅然決然地走進咖啡館。   瞧見有人進店,女服務生抱著功能表微笑迎來:「歡迎光臨,請問您是幾個人?」   「唔……」   一時間無法回答女服務生,涼星伸長脖子張望了番店內。   工作日的下午,咖啡店人不是很多,整個咖啡店內只有十幾個客人。由於信上沒有提及任何外貌或者配飾的線索,涼星看不出其中有沒有她要找的人。   「客人?」   「有人寄信給我,叫我來這見他。」沒有頭緒,涼星只好亮出信封,問,「他有跟你們事先打過招呼嗎?」   「信?請您稍等一下,我問一下其他人。」   少女說著,跑到吧檯和正在調製飲料的男人說了幾句話。   距離關係,涼星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沒過多久,女服務生又小跑了回來。   「您好,久等了!我這就帶您去對方事先預定的包廂就坐。」她抬手示意涼星跟她走。   「包廂?」   「是的,包廂在這邊,請您跟我來!」   「不能直接坐在店內大廳嗎?空位還有很多欸!」   「這個……」女服務生側頭避開涼星的視線,語氣為難地說;「抱歉,店內可能有點不方便。」   ——談個話而已,店內有什麼不方便的?難道對方要和我說什麼洩露出去就要殺人滅口的機密話題嗎?   ——我現在走還來得及嗎?   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眼店門,涼星咬牙跟上已經走出幾步遠的女服務生,進入一間約有十五平米左右,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包廂。   不同於店內大廳寬敞明亮的環境,這間包廂沒有窗戶,門是唯一的出口。   微暗的橙紅色燈光將所有的擺設都照得朦朦朧朧的。   這樣的氛圍加重了涼星心頭的不安。   「我們已經聯繫對方了,他們應該很快就會來,請您再等待片刻。」   「好。」   坐在沙發上目送女服務生離開,一個人待在靜得只能聽到自己呼吸聲的包廂裡,涼星盡力讓自己不要浮躁,提高警惕,做好一有情況她就馬上進入作戰狀態。   涼星等了大約有十來分鐘,兩個身著西裝的男人推門走進了包廂。   沒有開口做自我介紹,兩人瞧了涼星一眼,動作一致地從西裝裡掏出了個造型像是超市里用的條碼掃描槍。   「你們不是找我來談話的嗎?拿武器出來什麼?」心底的懷疑被無限擴大,涼星立馬跳起來,雙手橫在胸前,來回比劃了兩下,「想打架嗎?」   「您誤會了,這不是武器,而是特製的檢查裝置。」其中一名刺蝟頭西裝男面無表情地作瞭解釋。   「檢查裝置?」   「是的。」另一名光頭西裝男點頭補充:「安全起見,在談話前,我們需要對您進行一次徹底的全身檢查,以防您攜帶了攝影機、跟蹤儀、竊聽器、錄音……」   「等等,你給我打住!」涼星出聲阻止光頭男繼續說下去,「我才沒有那些奇怪的東西,你們有話就直說!」   「只有檢測過,我們才能相信你。您若是不喜歡近距離的搜查,那麼可否請您脫下身上所有的配飾?像是外套、背包、髮卡、護腕,還有鞋子。您放心,如果您的鞋子有異味,我們在檢測完畢之後,可以免費為您做清潔處……」   「你們兩個是乾洗店來的嗎?我的鞋子才沒有異味!」   狂暴之火從胸口蹭蹭地一路燒到咽喉,涼星聽到了額頭青筋爆出的聲音。她通紅著臉中斷光頭男對於她鞋子的質疑。   「啊啊啊,夠了!如果你們非要做什麼檢查,那我們就沒有什麼好談的,我走了。」   「抱歉,我們現在不能讓您離開。」   見涼星拿起背包要往門口走,光頭男搶先他一步擋在了出口,另一名刺蝟頭西裝男則繞到了涼星身後。   「不能離開?」   拿餘光瞥了眼身後,防備被燃起的戰意取代。   涼星冷哼著活動起十指骨節。   「呵,那就要看你們有沒有本事攔下我了!」   邊說邊快速計算出男人腦袋的位置,話音剛落,她抬高左腿便是一個向後猛掃。   感應到凌厲的殺意,刺蝟頭男急急忙忙往後仰身。料到他會這麼閃避,涼星立即壓低身體重心,轉而攻擊他失守的下盤。   刺蝟頭西裝男被涼星一腳絆倒在地。   堵門的光頭男見同伴摔倒,趕緊撲向涼星。然而他一近身,一雙眸底似是燃燒著火焰的金桐色眸子忽然刺向他!   駭人的氣勢震嚇住了身體,趁著短暫的停頓,涼星貼著光頭男,雙腳滑步到他身後。   啪!   一手做刀,涼星與光頭男背對背,精准俐落地砍中對方光溜溜的後腦杓。   光頭男眼前一黑,身體喪失平衡,倒向剛爬起一半的同伴的身上,兩個人順勢摔成一團。   ——嘖,真是弱爆了!   無需回頭看兩人的慘狀,涼星勾起一邊的脣角,大步流星地走到門口,握住門把。   喀答……   喀答喀答,喀答喀答喀答!   ——可惡!上鎖了!   門把被涼星握得「喀答」直響,但就是怎麼都擰不開。   門上除了一個鎖孔外,沒有其他可以鎖門的裝置,顯然對方是用鑰匙上的鎖。   「可惡!」如同困獸般猛踹了下門,涼星轉身怒目向她保持三米安全距離的兩名西裝男,吼道:「把鑰匙給我交出來!」   他們相視了一眼,而後刺蝟頭西裝男從口袋裡摸索了一陣,掏出一把銀色的鑰匙,放在攤開的右手掌心。   「想要的話,請您親自過來拿。」   「……」   過去的話,對方一定會反擊吧?   涼星對此深信不疑。   ——不過,就他們那麼糟的實力,敢反擊,我就把他們揍進醫院,綁成比龍齊士還徹底的石膏人!   「過來就過來!」左右「喀答」了脖子的筋骨,涼星走向刺蝟頭西裝男。   她做好了對方一有動作,她就馬上回擊的準備。可是,直到她站在刺蝟頭西裝男面前,他,以及一旁的光頭西裝男卻沒有任何要攻擊她的樣子。   ——難道他們是真的放棄了,打算把鑰匙給我?   ——不可能!   處在興奮狀態下的腦袋快速轉動,涼星能預感得到對方在計畫什麼,但是她猜不到他們「下一步」會在何時,又以怎樣的方式展開。   ——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停止揣測,涼星伸手去拿鑰匙。   指尖觸碰到金屬表面的刹那,對方的掌心細微地顫動了一下,涼星發覺了一支藏在袖口的針管噴射器!   「!」   熟悉的暗藍色光點從針管內噴射而出,出於躲避暗器的本能,抓住鑰匙,涼星趕緊手抽後退。   下一秒,她意識到了自己的過失!   手臂收回時勢必帶動氣流劃向自己,而這些情感光點恰好跟隨氣流,輕盈地飄落到涼星毫無防備的額頭上,融入大腦。   成片的疲憊像是一張不透氣的薄膜,包裹住了涼星的意識。行動力變得遲緩了,五官對於外界事物的感知急速下降,看不清、聽不見……   竭力壓制狂暴的理智被這該死的疲憊吞噬。   而狂暴越燒越烈。   涼星聽到了那個總是在她快要失控時出現,操控她身體的聲音:   (殺掉他們。)   ——不,我現在應該想辦法出去。   (把暗算我的傢伙統統殺掉!)   ——冷靜,冷靜……   (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殺掉!)   ——……殺掉。   (對!殺掉他們,殺掉暗算我的混蛋!)   順應那個聲音,陷入暴走的涼星不管不顧地撞開擋在她身側的光頭西裝男,她抓起一張茶几的桌腿,憑藉著可怕的蠻力,掄向牆壁!   轟——嘩啦啦!   茶几與牆面相撞,伴著一聲巨響,整個玻璃桌面被砸個粉碎。   「啊啊,這樣就好拿多了。」   甩掉玻璃碎渣,拎著只剩下金屬骨架的茶几,涼星轉頭對向嚇得都腿軟發抖的刺蝟頭男。   金銅色的眸子在昏暗的包廂內隱隱發亮,眸中卻沒有任何神采:「知道暗算我的後果是什麼嗎?」   「我們有話……好好說!」   「不,我已經不想再談了。」   冷淡地回絕對方,涼星再次向對方發動攻擊!   砰!砰!砰!砰!   涼星的每一次落手都極狠,茶几的金屬支架在她暴力的試用下,扭曲得已看不出原型。   刺蝟頭西裝男被涼星從房間的一端逼退到門邊。   後背貼住上鎖的房門上,他再也無路可退了。   「真可惜,現在換你出不去了。因此鑰匙在我這。」對著刺蝟頭男冷笑,涼星抬高金屬架,「逃不掉,你就只好——受死吧!」

作者資料

吾名翼

變成了鹹魚的魔王控。 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基本資料

作者:吾名翼 繪者:ツバサ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07-20 ISBN:9789571060651 城邦書號:SPB2508009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