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超能劇組,Action!(02)二部曲:《襲來!美少女遊戲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超能劇組,Action!(02)二部曲:《襲來!美少女遊戲王》

  • 作者:八爪魚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6-16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集集上榜,蘋果日報常勝軍! ◆榮登金石堂暢銷總榜TOP 5 ◆百萬徵文首獎得主 ◆特別收錄 精美拉頁海報、電影風人設劇照PART II ◆首刷獻禮 人物珍藏底片書籤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喲,這次的拍片現場還真是潔白明亮呀~」 「……因為這裡是『白宮』啊,導演!」 「嘻——★我們來開心的玩遊戲吧~♪」 假借玩樂之名,神祕少女夜襲各國政要! 韓國大使、法國總理、英國首相……乃至現任美國總統, 全數「精神」遭到綁票,在各自官邸失去意識…… 「《白宮●日》、《全面攻●:倒數救援》……到底白宮要出包幾次! 怎麼搞得比恐怖分子家的廁所還好進!?」 「導演大人,現在是真實案件,妳舉的例子都是電影啊!」 世界秩序大亂,曾經好不容易平息的戰火死灰復燃! 藍雪琪奉命率手下追查,卻同樣失陷於精神暗算,淪為植物人, 各方束手無策,無奈下,只好與YOHOO劇組協商「電影合作拍攝」, 有史以來,第一場世界各國注資、實(夢)境拍攝電影,轟轟烈烈展開—— 「果然,最好的電影都取材自真實事件。各位操傢伙,跟我上!」 「那是改拍!不是側拍啊!還有妳要怎麼把攝影機帶進精神世界啊啊啊……」

內文試閱

  不知何時,對世界徹底失望。   對世界失望,所以不再依賴世界。   世界不會因為你弱小,就對你溫柔——她深深明白這一點。   在這樣的世界裡,還憧憬著溫柔的溫暖,本身就很愚蠢。   不依賴世界以後,她開始依賴自己……變強,變得堅強。   然後緊抓住唯一的夢想,唯一自己所相信的溫度。   為了那個夢想,為了那個人。   咬著牙,那怕即將斷氣,也要踏出艱辛的每一步伐。   「我們約好了,我一定會完成這個夢想。」   從今以後,這個夢想,就是她唯一的依賴,也是唯一的信條。   「我會讓你看看,我——。」   因為,那個人是女孩唯一的——   「……唯一的……」   她從床上醒來時,灌滿睡意的沉重眼皮還睜不太開。   過了幾分鐘後,她才明白自己又做了那個夢。   每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的夢。   夢中,有著不斷燃燒、瀕臨崩壞的城市,有著尖叫逃跑的人們,有著無數在城市上方交織的閃電;有著五顏六色、覆蓋天地的光芒。   然後不管夢的起點是哪一個段落,夢的終點一定是抬頭仰望天空的視角。   夢的盡頭,是那切開天幕的無數白色熱線,以及即將到來的毀壞——   「又……來了……」女子拉了拉棉被,發出連囈語也稱不上的聲音。   說是美夢也不算,說是噩夢更談不上;充其量,只是回憶的重播罷了。   既然是單純的回憶,如果稱呼它為美夢或是噩夢,不就等於把自己的過去也強制套上形容詞——她拒絕做這種複雜的事情。   要活,就要單純的活著;與單純無關的一切複雜,她都拒絕接受。   任何與單純無關的雜質,都與她無緣。   ——例如,此刻正在耳邊瘋狂響起的鬧鐘聲。   「起床!快起床!快點起床!」   床邊,是一個以超高分貝不斷嚎叫的鬧鐘,甚至因為太大聲而不斷跳動著——難以想像區區一個拳頭大小的鬧鐘,是怎麼發出這種能讓玻璃震動的音量。   更難以想像,她好像充耳不聞,把剛剛微抬起的頭又塞回枕頭中。   她還繾綣在夢境的深處,感受著夢中一切帶給她的感受。   每個人起床時似乎都是這樣,從夢中脫離以後,夢境殘留的餘溫還不會馬上褪去,彷彿淡薄卻濃稠的霧氣還包裹在所有感受上。   好像在夢中永遠無法盡情奔跑,如同在海水中寸步難行。   好像透過朦朧水光所折射出的光影。   好像隔著一層薄紗觸所摸到的事物,除了其本身所擁有的形狀與材質外,又覆蓋上一層如夢似幻的溫潤手感。   「我……還要在夢中……與你相見……」她閉起眼睛,打算再次沉睡。   ——說了這麼多,全部都是在解釋名為「賴床」的現象。   彷彿發現了她想繼續睡懶覺的意圖,鬧鐘人性化的暴怒了。   「起床!起床!起床起床起床起床起床起床起床!」   簡直像一百發大炮齊轟,「噪音」也無法形容這種恐怖的音量。   對此,她終於忍無可忍,從棉被中探出一隻手,朝鬧鐘直直伸去。   「吵死人了啊!」   一邊不耐煩的嚷嚷,然後隨手一揮。   轟!鬧鐘被她這隨手一揮,像是枚砲彈般飛出,直接撞破了牆壁,繼續朝不知多遠之外轟飛而去。   牆壁上多出一個坑洞,空氣中飄盪著細碎石粉,卻總算安靜了下來。   「呼呼呼,只有作夢……才能遇到你啊。」   耳根清淨許多,她滿足的笑著,就要再次入眠。   很可惜,過了沒多久,一陣敲門聲打破了她的奢望。   敲門聲過後,門推開,一個年約二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子走進來。   女子長相清麗,一頭金髮梳理的很整齊,看起來十分精明幹練,綠寶石般的眼眸蘊藏知性與聰慧,讓人一眼就會有「這應該是秘書或女強人」的感覺。   女子手中正握著一看就知道已經報銷的鬧鐘,表情很無奈。   「這是這個月第五個鬧鐘了。」   「我還要睡……再五分鐘……再五分鐘……」   「不行。」女子堅定地說著,一面拉開窗簾。   陽光立刻灑進這裡,照在床上那人身上。   「啊啊啊啊啊我要融化啦!身為三千歲血族的我,感受到亙古陽光的灼熱,體內的黑暗正快速蒸發啊啊啊啊啊!」她立刻痛苦地扭動身體,發出慘叫。   「單純的賴床,請別用過於奇幻的台詞包裝。」金髮女子嘆了口氣,一邊把那人緊抓的棉被給抽開。   這下子,那人全身都被陽光所籠罩,慘叫得更大聲了。   褪去黑暗後,總算能讓人看清楚這不斷賴床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即使東翹西翹,也能讓大多數女性羨慕的黑色柔順長髮;即使睡裙歪七扭八仍能看出的優美身形;一對修長白皙的美腿以女漢子般的姿態盤起。   總之,雖然非常邋遢,但是仍能看出是個大美人胚子。   「動作快點。」金髮女子東走西走,把地上散亂的雜物撿起,再做簡單的歸類。   「為什麼這麼早,不是中午過後才開始嗎?」女子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總算在床上坐直身體,不雅的張大嘴巴打呵欠。   「現在已經是中午了。」金髮女子大約整理完雜亂的房間後,開始撿起同樣散落在各處的衣物。   「現在明明是深夜二十二點!」床上那人耍賴的踢著雙腿。   「那是哪一國的時制呢?」金髮女子說到這邊,檢視著手中的衣物,眉頭突然一皺,「看這個衣物量……妳昨天沒有洗澡?」   「正妹是不用洗澡也不用換衣服,依然能散發出天然體香的!」   「去洗澡。」女子手中抱著一疊衣物直起身子,眼神銳利起來。   「妮可,妳知道為什麼衣服有兩面嗎?」   「去洗澡。」   「是因為一面髒了,才可以換另一面穿啊!」   「去洗澡。」   「妳是NPC嗎?」   「去、洗、澡。」   金髮女子掛著微笑,背後卻已經散發出壓迫整個空間的壓力,如同魔神。   最後,這個名為青雉的賴床鬼,終於敗給了管家兼秘書兼女僕的妮可,乖乖拎著換洗衣物往廁所走去。   ——至於剛剛夢到了什麼,她已經完全忘記了。   §   這個劇組共計有十七人,還有十四台大小不一的旅行車。   最大的車體就如同小巴士,最小的則只有普通客車大小;大多數都具備家庭旅行用的設備,從盥洗空間、廚房、書房、客廳、餐廳一應俱全,可以讓這十七人以機動性極高的方式,在各地穿梭。   當然,除了這些生活味道濃厚的設備以外,還有無數有關於他們「職業」的存在——有好幾台車塞滿了像是攝影機、打光板、膠捲、電腦等等,是他們做正事時需要用到的幫手。   他們的職業,正如這些器材存在所顯示的意義一樣,是一支四處旅行的電影劇組;它們以拍出一部驚天動地的英雄電影為目標,不斷向前邁進。   此刻,這支車隊停靠在海岸邊,接下來要進行的是非常生活化的一幕。   當然,扣除掉某些關鍵的地方,的確是生活化到看不出任何怪異處。   一個樸實的大漢,肩上扛著數十件衣物,跟在妮可姊身後。   這些可是十七名團員累積起來的換洗衣物,不論是重量還是體積,一旦疊加起來恐怕足以壓垮普通成年人。但是這個大漢——大尼,卻輕而易舉地做到了。   因為他可不是普通人,而是擁有能適應各種環境的超能力者,可以說是最厲害的生存專家,就算被巨大的岩塊砸到大概也不會有事,這區區重量自然壓不垮他。   ——只不過這能力現在是拿來扛衣物就是。   「接下來……」走道預定的地點,妮可姊停下腳步。   岸邊,已經有四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子正在待命。   四個女孩都有著銀藍色短髮,有著俄羅斯人的血統,鼻樑挺直、容貌秀氣,也清一色的缺乏表情,同時把藍色的眼眸朝妮可姊投來。   「麻煩妳們了。」妮可姊說道。   四個四胞胎女孩同時點頭,其中一個女孩手一揮,「海水,起。」   後面大海立刻浮起了一大團水塊,粗略估計大約有幾立方公尺,緩緩地往這邊飄浮而來——雖然是液體,卻被無形力量束縛住,像是果凍般在半空扭動。   「鹽分,剝離。」第二個四胞胎雙手先是合起,再往兩邊一拉。   那團水塊裡,立刻往四面八方飛散出無數白色粒子——若仔細看,就能發現這些粒子都是鹽晶,正細碎的不斷灑出。   鹽分與雜質被剝離後,這團水塊中剩下的就是最乾淨的純質水分了。   知道時間差不多了,後面的大尾隨即把衣物往前一拋。   第一個女孩目光一閃,水塊立刻「接」住那團衣物,把它們全包覆起來。   動如閃電,妮可姊立刻往前一步,將手中的洗衣劑倒入水塊中。   「高速旋轉。」第三個四胞胎舉起一根食指,開始繞著空氣不斷旋轉。   那團水塊受到牽引,也開始飛快打轉起來,洗衣粉產生的泡泡混著水流旋轉——一時間,半空中出現一個高速自轉的水球,裏頭的衣物也跟著高速旋轉,就好像丟到洗衣機中的衣服般。   就好像精準的時鐘,妮可姊開口,「時間到了。」   水塊停止旋轉,第四個女孩遙遙伸手,做了個拉扯動作,「海水,抽離。」   刷啦,所有水分就這樣被扯開,那些衣物與水全數分離。   第一個女孩再次召來一團水塊,第二個女孩完成剝離雜質的動作,水流再次包裹住衣物,開始洗滌那些泡沫。   來回幾次後,衣物上半點泡沫不留,海水也全數回到大海中,大尾準確地站到正確位置,接住那些落下的衣服們——溼了的衣物更加沉重,他的雙腳甚至踏的沙子微微揚起。   這一串動作毫無間斷,可以看的出來他們已經配合很多次了。   這也難怪,除了團員們的貼身衣物外,他們一向是用這種方式洗衣服;最開始的幾個月常常出現水流過猛把整團衣物絞成碎步,抽離的力量過大讓所有衣服裂成抹布;或是大尼沒有接住衣物,導致洗好的衣服落回地上……等等。   到了今天,他們已經可以默契十足的聯手,把生活技能與超能力完美融合。   「啊啊,不論看幾次,還是覺得很厲害。」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出。   從導演車走來的那女子,肩上披著大毛巾,正擦拭掉秀髮尾端的水珠。   剛洗完澡的青雉,簡直就像是出水芙蓉一樣。   一頭濕潤的頭髮,透出熱氣的紅潤肌膚,照著薄霧的眼眸,以及散發香氣的身軀——乍看之下還真的有幾分水中精靈的味道。   「不但水費省了,電費也省了。」青雉嘀嘀咕咕,講出的話非常市儈。   ——說到底,認識了將近五年,所有團員早就對團長的美貌免疫,剩下的只有對她驚人舉止的畏懼,還有無數讓人無言發言的無奈。   再美,如果本性是頭熊,任何愛惜生命的人也會懂得退避。   「不是說過洗完澡就要趕快吹乾頭髮,不然會感冒?」妮可姊皺眉。   「只有笨蛋才會感冒啦。」青雉揮揮手,得意揚揚一笑,「我就算不穿衣服跳進北極海也不會發抖。」沒人質疑這句話,因為他們家導演的確這樣做過。   「但是——」   「啊啊好啦,我弄乾就是嘛。」青雉連忙舉手投降,一旦進入嚴母狀態的妮可姊,是她少數會害怕的人物,「那個那個,可以把水分抽離的小傢伙,能幫我個忙嗎?」   一個女孩默默點頭,伸手,青雉長髮裡的水氣被牽引,開始自動分離。   「啊啊啊,真是方便啊。」青雉享受的瞇起眼睛。   「到現在妳還分不出她們誰是誰嗎,團、長、大、人?」妮可姊卻在意另外一件事情,眼神有些不快。   「誰分得出來啊!」青雉一邊搖頭晃腦著,一邊大聲抗議。   俄羅斯四胞胎——奈可蘿,芭潔,艾爾艾可,迪希雅——她們的長相完全一樣,簡直像是同個工廠同個時間產出的精緻洋娃娃,青雉到現在還是分不出哪個是哪個。   就跟她們的長相一樣,幾個女孩的能力都和操控水分有關,卻有不同的原理和運用方式——其中,能夠抽離水分的女孩,對青雉來說就是最好的吹風機。   妮可哼了一聲,看向其中一個四胞胎,「奈可蘿,可以跟大尾一起把洗好的衣服拿去給馬可嗎?」   那女孩乖乖點頭,跟著大尾走離開。   「艾爾希可,曬完衣服後,要幻影跟冰狐整理一下道具車。」妮可姊看向另一個女孩。   另一個女孩也乖巧的點頭,轉身執行命令去。   「然後芭潔,今天不能再碰有酒精的飲料了。」妮可姊轉向第三個女孩。那女孩露出沮喪表情,隨即也跟上姊姊(或是妹妹)的腳步去了。   「奈可蘿,幫這個笨蛋用乾頭髮後,去跟老七爺爺要一下器材清單,我晚點要重新核對一遍。」妮可姊對最後一個女孩說道,那女孩乖巧的點點頭。   「……」青雉啞口無言。   「看吧,只要用點心,要分出她們並不是難事。」妮可姊嚴肅的看著自家導演。   「這些事也只有妳能做到吧……」

作者資料

八爪魚

有一天我來到尖端,然後我就被刺死了。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taco20130412?fref=nf

基本資料

作者:八爪魚 繪者:Ring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06-16 ISBN:9789571060149 城邦書號:SPB250801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