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配對:完美世界系列I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出版人週刊譽為:2010年最有話題性的手稿之一! ◆入選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2011年年度最佳小說! ◆亞馬遜網路書店四顆星評價,超過三百位讀者評論。 ◆2010/2011 Kid’s Indie Next List 選書第一名。 ◆出版人週刊2010年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亞馬遜網路書店2010年12月當月最佳書籍。 ◆2011年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前十名提名。 ◆The Whitney Award2010年最佳青少年小說。 第一行文字暫停我的思路,讓我流下淚水。不知道為什麼,我只知道這一行文字讓我的心靈受到前所未有的撼動。 切勿溫馴的走入那永恆之夜。 切勿溫馴的走入那永恆之夜, 白晝將盡之時,垂垂老者應竭力燃燒、全力咆哮。 狂怒吧,狂怒吧,奮力抵抗生命之光的熄滅。 雖在臨終之時,智者知悉黑暗乃理應之結局, 然而,他們拒絕溫馴的走入那永恆之夜, 直到他們的話語能擦出電光之火。 ◆  ◆  ◆ 在「社會國」之中,官員決定一切,包括妳會愛上誰、擁有什麼工作、何時死去…… 這是一個完美的世界,官員為人民安排生活,為人民分配工作,為人民精選「舊時代」遺留下來的文化,於是「社會國」擁有──精選名曲百首、精選名畫百幅、精選故事百篇、精選詩集百首,而沒有被選中的則被全數銷毀,永遠不復存在。人民對這種情況甘之如飴,因為官員表示這是為了「大眾利益」,這個說法很合理:當人們有太多選擇的時候,怎麼可能細細欣賞每一件事物? 愛情當然也是如此,最適合的對象會由政府幫你「配對」選出,而卡希雅一向相信官員的決定,與擁有長壽、完美工作、理想伴侶相比,這只是微不足道的代價。當她的青梅竹馬出現在配對螢幕上,卡希雅毫不懷疑他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直到另一個男孩的臉龐在螢幕上一閃而過。 現在卡希雅面臨難以取捨的抉擇:溫柔、體貼、善良的薩德?或是神祕、背負罪名的凱伊? 一個代表著自己從出生以來所知的唯一生活方式,而另一個則帶領自己前往一個無法確定的未來。 她該選擇安定的完美生活?或是依照自由意志,做出自己的選擇,即使那是一條令人膽怯的路? 【好評推薦】 ◎「《配對》是一本讓人無法停止閱讀、以詩人精神所寫下的反烏托邦愛情小說。《暮光之城》與《飢餓遊戲》的讀者們終於擁有一個全新世界得以探索。」──《美麗魔物》作者卡蜜‧嘉西亞(Kami Garcia)及瑪格麗特‧史托爾(Margaret Stohl)。 ◎「《配對》實在讓我愛不釋手。這個迷人的愛情故事發生在一個所有選擇都被預測、甚至愛情也被控制的駭人世界。我迫不及待想知道後來發生的劇情,拜託快出續集吧!」──《手齒之林》(The Forest of Hands and Teeth)作者凱莉‧萊恩(Carrie Ryan)。

內文試閱

  今天是星期日,也是爺爺的八十大壽,所以他今晚會死。

  以前,人們總是在醒來的時候思索「我是不是今天會死?」,在入眠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再次睜開雙眼。現在,我們知道哪一個白晝將是自己最後一次迎接太陽,哪一個黑夜將是自己的長眠之夜。最終宴會是一種奢華享受,是精確規劃、社會國、人生,還有高品質生活的勝利。

  所有研究都顯示最適合死亡的年齡是八十歲。活到這個年齡足以讓我們擁有完整的人生體驗,但不會長得讓我們覺得自己已經毫無用處──老年人所可能體驗最糟糕的感覺之一。在舊時代,人們可能因此得到憂鬱症之類的恐怖疾病,因為他們覺得自己不再被需要。然而社會國能做的也有限;一旦超過八十歲,老化所帶來的各種屈辱很難再受到控制,而為了健康基因所做的配對也並非萬能。

  之前事情並沒有這麼公平。在舊時代,並不是每個人都死在同一個年齡,而這引發不同的問題及不確定性。死亡可能發生在任何場所──大街上、像我奶奶一樣死在醫院裡,甚至死在飛空列車上。你可能會孤單死去。
沒有人應該孤獨迎接死亡。

  在我們抵達幾乎空無一人的車站、走在通往爺爺公寓的水泥人行道上的時候,天色尚早,呈現淡藍與粉紅。我想要脫掉鞋子、離開人行道、赤腳走在涼爽的短草地上,但是今天不是能夠隨心所欲的日子。爸、媽、布蘭、我,悶不吭聲,若有所思。我們今天都沒有工作或是休閒活動的安排,而是完全留給爺爺。到了明天,生活將繼續照常,我們得繼續過日子,而爺爺將不復存在。

  這是可預料的、公平的。我這樣提醒自己,走進公寓的電梯。「你想按就按吧。」我告訴布蘭,試著跟他開玩笑。以前來探望爺爺的時候,我跟布蘭總是搶著按電梯按鈕。布蘭微笑著按下通往十樓的按鈕。這是最後一次了,我心想。過了今天,我再也沒有爺爺可以探望,我們再也沒有回來這裡的理由。

  大多數的人跟他們的祖父母之間並沒有這麼強烈的羈絆。我跟住在農村的外公外婆之間的關係就普通許多;我跟他們每隔幾個月透過通訊窗口聯絡一次,每隔幾年會去看他們。許多孫兒也會在通訊窗口上觀看最終宴會,與實際正在發生的事稍做隔離。我從沒羨慕過他們;相反的,我可憐他們,每一天我都這麼覺得。

  「委員會什麼時候來?」布蘭問爸爸。

  「大概再半個小時。」爸爸答。「每個人都準備好禮物了嗎?」

  我們點頭,我們每個人都帶了東西給爺爺。我不確定爸媽為爺爺準備了什麼,但我知道布蘭跑去植物園、非常靠近山丘的一個地方撿了塊石頭。

  布蘭發現我在看他,所以攤開手掌,讓我再看看那塊石頭。那塊看起來像顆雞蛋的棕色圓石還有一點骯髒。他昨天帶回來的時候,告訴我他在一團像鳥窩的柔軟松針叢中間的一棵樹下找到這個東西。

  「他一定會很喜歡。」我告訴布蘭。

  「他也一定會喜歡妳的禮物。」布蘭握緊石頭。電梯門開啟,我們進入迴廊。

  我的禮物是寫給爺爺的一封信。我今天早早起床,用通訊窗口的書信軟體完成這封信。在列印這封信之前,我找到爺爺出生那個年代的一首詩,所以也把它加進去。大多數的人在畢業之後就把詩句這種東西還給老師,但是爺爺一直都很喜歡,還把《精選詩集百首》裡所有內容重複看過不知道多少次。

  某個住戶的門被打開,一位老婦人探頭出來。「你們是去參加瑞斯的宴會吧?」她問,而且根本沒有等我們回答。「是私人宴會吧?」

  「是的。」爸爸禮貌的停下腳步回答,雖然我知道他迫不及待想見到自己的父親。他不自覺看著迴廊盡頭爺爺公寓的房門。

  那位女士發牢騷。「真希望是公開宴會,我很想去看看、瞭解大概是怎麼一回事。我自己的宴會就在兩個月後。我向你保證,到時候是公開的。」她的笑聲簡短、尖銳,接著她又問:「你們能在結束之後過來跟我描述一下嗎?」

  媽媽過來幫忙,就如她跟爸爸平常總是互相幫忙一樣。「或許吧。」媽媽微笑回答,牽起爸爸的手,轉身離開那位老婦人。

  我們聽到一聲失望的嘆息,接著是那位婦人關門的聲音。她的門牌寫著「奈許太太」,我想起爺爺以前曾提到她。她很囉唆,他說過。

  「難道她不能繼續慢慢等嗎?幹麼在爺爺的日子裡討論她自己的宴會?」布蘭嘀咕,推開爺爺住處的門。

  這裡已經感覺像是個不同的地方。更寂靜、更寂寞。我心想,這是因為爺爺並沒有坐在窗邊。今天,他躺在客廳的一張床上,身體的機能逐漸關閉,分秒不差。

  「能不能把我推到窗戶旁?」爺爺跟我們打過招呼之後問道。

  「當然。」爸爸伸手抓住床緣,平穩的把爺爺帶往晨曦。「還記得您幫我這麼做的時候嗎?在我小時候打了那些預防針之後?」

  爺爺微笑。「那時候是不同的房子。」

  「窗外景色也不同。」爸爸同意。「那個時候,我從窗戶只能看到鄰居的後院,還有不遠處的列車軌道。」

  「但是再稍遠一點,就是地平線。」爺爺輕聲說:「其實地平線看起來一直離我們不遠,而我好奇的是,在地平線後面又是什麼景色?在今天這個過程後面又是什麼在等候自己?」

  布蘭和我交換視線。爺爺今天一定想了很多事情,這也是可以預料的。在邁入八十歲的那一天,老人家的狀況總是迅速惡化。不是每個人都在同一刻死亡,但總是在午夜之前。

  「我已經請我的朋友們在委員會探訪之後立刻過來。」爺爺說:「在他們離開後,我希望能跟你們每個人單獨相處一小段時間。從你開始,亞伯蘭。」

  爸爸點頭:「當然。」

  委員會沒有待太久。身穿白色實驗室長袍的三男三女也有帶東西來:爺爺將會穿上的宴會服、用來保存細胞組織的裝置,還有一張記錄他一生的微型卡,讓他能在通訊窗口上觀看。

  我想,除了那張微型卡,爺爺應該會比較喜歡我們的禮物。

  不久,爺爺換上宴會服,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衣服基本上是便服,簡單的長褲、襯衫、襪子,但是材料比較高級,而且他也被允許選擇顏色。

  看到他選的是淺綠色,我覺得哽咽,我跟他有這麼多共同點。我也好奇,在我出生的時候,他有沒有注意到我們兩人的宴會日期是如此接近?因為我們的生日才相隔幾天。   我們大家都禮貌的靜坐;爺爺坐在床上,我們其他人坐在椅子上,等待委員會完成他們在慶祝儀式上的工作。

  「瑞斯先生,我們現在交給您的微型卡裡面是您這一生的影像與記錄。」他們說:「這張卡片是由我們最好的史學家之一為您製作。」

  「謝謝你。」爺爺伸出手。

  裝著微型卡的盒子很像在配對宴會拿到的銀盒,不過顏色是金色。微型卡裡面有爺爺在孩提時代、少年時代、成人時代的照片。他已經好幾年沒看到其中幾張,我可以想像他很高興能在今天重溫舊夢。微型卡也包含總結他這一生的文字敘述,由一位史學家朗讀。爺爺雙手翻轉金盒,就像我前天在宴會上翻轉銀盒。他雙手捧著自己的一生,就像我那天雙手捧著自己的一生。

  委員會其中一位女士接著說話。她看起來似乎比其他人更溫柔,但這也許是因為她體型比較嬌小,也比較年輕。「瑞斯先生,您是否已經決定由誰在今天結束之後接管您的微型卡?」

  「我兒子亞伯蘭。」爺爺說。

  她拿出細胞組織收集裝置。做為對老年人的最終心意,社會國允許這個過程在家屬的陪伴下隱密進行。「我們很高興的正式通知您,您的資料顯示您有接受細胞保存的資格。您也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特權,這也是您一長串成就的另一項榮耀。」

  爺爺從她手上接過裝置,再次謝謝她。在她正要問爺爺打算請誰運送樣本之前,爺爺主動告訴她答案。「我兒子亞伯蘭也會處理這件事。」

  她點頭。「只要在口腔內擦拭一下,然後把樣本放在這裡。」她做示範。「接著把它封起來。在收集之後的二十四小時內,樣本必須送到生物保存部門,否則我們無法保證細胞保存的有效性。」

  我很高興爺爺獲得冷藏細胞樣本的資格。現在,對他來說,死亡或許不一定是終點。有一天,社會國也許會找出把逝者帶回人間的方法。他們還沒做出任何保證,但是我認為大家都知道這遲早會成真。社會國哪一次沒有達到目標?

  她身旁的男士開口。「提供給您的賓客還有您自己的最後一餐應該會在一小時內送到。」他彎腰給爺爺一張菜單卡。「您有沒有什麼最後的修改?」

  爺爺看著卡片,搖搖頭。「看起來都沒問題。」

  「那麼,請享受您的最終宴會。」男士收回卡片。

  「謝謝你。」說這話的時候,爺爺的嘴角因為厭惡而歪斜,彷彿他知道一些他們所不知道的事。

  委員們離開的時候一一跟爺爺握手,跟他說「恭喜您」。我發誓,在爺爺用銳利的眼神瞪他們的時候,我知道他在想什麼。你們是恭喜我現在還活著?還是恭喜我就快死了?

  「我們快把這件麻煩事搞定吧。」爺爺說,閃亮的眼睛看著細胞組織收集裝置,我們都因為他的語氣而發出笑聲。爺爺擦拭口腔內部,把樣本放進透明試管,封上瓶口。既然委員會的人都已經離開,這裡的氣氛就變得沒那麼嚴肅。

  「每件事都進行得很順利。」爺爺說,同時把試管交給爸爸。「到目前為止,我的死亡進行得很完美。」

  爸爸臉微微抽動,露出痛苦的表情。我知道他跟我一樣希望爺爺不要用那個字眼,但是我們都沒打算在今天糾正爺爺的遣詞用字。爸爸臉上的痛苦讓自己顯得更年輕,幾乎像個孩子。或許他想起母親的死──跟最終宴會相比是多麼不尋常而且讓人難以接受。

  過了今天,他不再是任何人的孩子。

  雖然不願意往那方面想,但我還是不禁想到被謀殺的馬克漢家男孩。沒有慶祝儀式、沒有細胞組織方面的準備、沒有道別。那種事幾乎從不發生,我提醒自己。那種事發生的機率幾乎是百萬分之一

  「我們有些禮物給您。」布蘭跟爺爺說:「我們現在可以給您嗎?」

  「布蘭。」爸爸責備他。「還有其他客人要來,也許爺爺想要準備播放微型卡。」

  「我想看那東西。」爺爺說:「我期待看到自己的一生從眼前閃過,也期待吃那一餐。」

  「您選了什麼?」布蘭迫不及待的問。爺爺跟賓客的食物選擇都一樣,但是法律明文規定,我們只能吃自己托盤上的東西,爺爺也只能吃他自己托盤上的東西,絕對不能互相分享。

  「所有的甜點。」爺爺露齒而笑。「蛋糕、布丁、餅乾,還有別的東西。但是在那之前,先讓我看看你準備的禮物,布蘭。」

  布蘭開心極了。「閉上眼睛喔。」

  爺爺照做,伸出一隻手。布蘭溫柔的把石頭放在爺爺的掌心上。幾顆沙粒從石頭上落下,掉在爺爺身上的毛毯上。媽媽走上前打算把沙粒拍掉,但就在最後一秒,她抽回手,露出微笑。爺爺不會介意沙粒。

  「一顆石頭。」爺爺張開雙眼,對布蘭微笑。「我大概知道你在哪裡找到的。」

  布蘭笑得很開心,害羞的低下頭。爺爺緊緊握住石頭,問道:「那麼,接下來換誰啊?」神情幾乎可用興高采烈來形容。

  「我想要晚點再拿出我的禮物,在道別的時候。」爸爸低聲說。

  「那我就沒剩多少時間欣賞你的禮物啦。」爺爺笑。

  我突然因為自己寫的信感到害羞。不想讓他在大家面前讀那封信,所以我說:「我也跟爸爸一樣。」

  敲門聲傳來,是爺爺的幾個朋友。開門讓他們進來之後沒幾分鐘,更多人出現。之後營養專員也帶來爺爺所有的甜點──他的最後一餐──還有給每位賓客的個別托盤。

  爺爺掀開托盤的蓋子,一股醉人的熱帶水果香氣瀰漫整個房間。「我想妳應該會想吃餡餅。」爺爺對我說,看來他注意到我昨天盯著他的餡餅流口水,我微笑以對。他使了個眼色要大家開動,我拿起蓋子,大家都圍在一起吃東西。我端起薄片狀、塞滿水果的溫軟餡餅,用叉子挖了一大塊送進嘴裡。

  我很好奇,死亡是不是總是嘗起來如此美味?

作者資料

艾莉‧康迪(Ally Condie)

曾任高中英文教師(現在仍保有教師資格,以防萬一!),現與丈夫及三個兒子居住於猶他州鹽湖城郊區。 個人網站:www.allycondie.com

基本資料

作者:艾莉‧康迪(Ally Condie)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1-10-05 ISBN:9789571046211 城邦書號:SPP25041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