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 > > >
背叛月亮的女孩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月圓之夜出生的女孩,擁有征服一切的力量,卻也懷有無盡的罪惡與愧疚。 究竟該背叛天生的宿命或是順從內心的渴望? 來自異世界的她,能在另一個世界找到安慰與愛嗎? 離家的那一天起,我們都在付出成長的代價! 父親趕走了凱莉的戀人後,她竟然襲擊了貴為一族之長的父親…… 凱莉是家族裡唯一在滿月時誕生的女孩,身為狼人家族的一員,她的力氣也因此特別大,更別提她13歲就喝光家裡威士忌酒櫃裡的所有藏酒,還曾愚蠢地吞下母親藥櫃裡的藥丸,成為麥氏狼族成員中,唯一曾被送進醫院緊急洗胃的孩子。 身為家裡最小且最常製造麻煩的女兒,家人幾乎不重視她,失去戀人的凱莉,早已不在意貴族的榮譽;攻擊父親後,她成為麥氏家族的奇恥大辱;未來,等待她的只有家族的審判…… 族長父親過世後,凱莉的兄長瑟拉潘與馬可斯展開了族長大位的爭奪戰。兩方人馬紛紛拉攏家族成員,有人以凱莉的性命為籌碼:誰殺了凱莉,挽回家族名譽,誰的支持者就增加。以往的家族恩怨與情愛糾葛在追殺令中逐一浮上檯面,一場權力鬥爭就此展開,失去初戀情人又被親生兄弟追殺的的凱莉,此時竟然意外得到另一個世界的援手!   失去情人,也失去家人,凱莉認為,沒人可以安慰她這個愛因受傷的心靈;沮喪的她,能從家族鬥爭中脫身嗎?她能遺忘過去的傷痛,再次接受友情與愛嗎?

內文試閱

  那天晚上,凱莉在窄巷度過又冷又濕的下半夜。隨著時間滴答流逝,她墜入了痛苦的深淵,一直以來努力對抗的憂鬱控制了她。凱莉啜飲下幾口鴉片酊,存貨就快喝光了,但她沒有足夠的錢再補貨。

  鴉片酊減輕了身體的疼痛,但不足以帶走她的悲慘。她又吞了一顆鎮靜劑膠囊,還是不夠。一如往常,憂鬱引領她進入一種她所痛恨的可怕恐慌感。一旦恐慌感真正來襲,凱莉總是害怕自己就快發瘋;當恐慌感籠罩時,她總覺得它再也不會離開。最後,凱莉再也無法忍受,便從袋子裡拿出一把廚房用小刀,她盯著前臂幾秒,在手肘上方劃了一刀。鮮血從手臂流下,凱莉立刻覺得好過一些。她不知道真正原因何在,但這麼做總是有幫助。精神安定之後,她準備漸漸沉入夢鄉。

  她斷斷續續入睡,惡夢不斷。夢裡出現令人恐懼的家人影像,還有關於蓋威恩的痛苦回憶。

  「我會永遠愛妳,」蓋威恩在她夢裡這麼說。
凱莉流著淚醒來,因為她知道這不是真的。蓋威恩在遠方,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族長早已將蓋威恩逐出城堡,因為蓋威恩跟狼人族長的女兒交往,而且兩人開始交往時年紀太輕,族長不是很高興。無論如何,狼人族長都不會同意他們在一起,因為蓋威恩所屬的階級不配跟他的女兒成為男女朋友。蓋威恩來自備受敬重的狼人家庭,即便如此,他的血統還是不夠純正。蓋威恩有個百分之百人類血統的祖母,這使得他不適合成為貴族狼人女孩的丈夫。

  蓋威恩非常強壯、不受自然元素影響,是個技巧高超的獵人,而且不懼怕任何人。和他在一起,凱莉總覺得好有安全感。不過,他是不是太輕易答應離開她?狼人族長要他離開時,他有沒有盡力反抗?凱莉在麻痺、恍惚的狀態下,不安穩地醒來。當她需要他時,難道他不能回來拯救她嗎?

  母親薇樂莎告訴凱莉應該忘記蓋威恩,因為不用多久他就會忘了她。凱莉辦不到;她瘋狂的愛著他,至死不渝。

  她手臂上的傷口,血流了好長一段時間。凱莉最近發現,她的血液似乎不像過去一般快速凝結。她猜想,這應該是健康狀況不佳的徵兆。凱莉不在乎。她渴望自己或許可以躺著流血至死。



  凱莉現在處於極端虛弱的危險狀態。身為人形時,她幾乎從不吃東西,但不會餓死。因為就在滿月前後的三個晚上,當她變身狼人時,不管願不願意,狼人都會吃東西。

  變身狼人時,凱莉還是能控制自己的行動,不會喪失理性思考的能力,但終究有別於人形。變身狼形的日子,生活絕對不同。她的厭食症消失了,每晚狼人凱莉都會狼吞虎嚥吃下任何可以到手的肉類,有時是巷子裡的狗,有時是肉舖裡的食物,她會扯開大門進入店內,但變回人形時,吃東西的記憶總是令她感覺噁心。她會自己催吐但為時已晚,她的消化系統早已將食物吸收了。每月三晚的暴食總足以供應她繼續活下去所需的動力。隱藏在她體內的狼人太強壯了,她死不了。

  接近月圓的現在,凱莉已經好幾週沒正常飲食。她靠著鴉片酊、鎮靜劑,偶爾幾杯酒維持生命,氣力幾乎消失殆盡。

  黎明的曙光穿透巷子,凱莉從夢中驚醒,但還擺脫不了夢魘。一隻手毫無預警地掐住她的咽喉。

  「哈囉,小妹。」

  來人是馬可斯,一如往常以一件長大衣加一襲深色西裝華麗現身,長而鬈曲的栗色頭髮用黑色緞帶整齊紮在腦後。他單手抓起凱莉,將她扔往巷子。凱莉撞向對面牆壁重重落在地上,她試著站起來,但馬可斯已經站在她前方。他以輕蔑的目光往下注視著皮包骨女孩。

  「對於寂寞的狼人女孩來說,又是悲慘的一天,」馬可斯用嘲笑的口吻說。
凱莉掙扎著站起來。馬可斯抬起腳踏在她胸前,用力往地上踩。

  「我該帶妳回去嗎?」馬可斯若有所思的大聲說。「妳認為呢?寂寞狼人女孩。」

  「別那樣叫我,」凱莉怒吼。

  馬可斯放聲大笑。

  「為什麼不?難道妳交過任何朋友?」

  他低頭直視她的眼睛。凱莉以嫌惡的眼神回瞪他,但在他的嘲弄下感到羞愧。

  「有哪個狼人或人類會關心妳的死活?有誰會來救妳?」

  凱莉繼續凝視他的眼睛,拒絕別開目光,但她無法回答。

  「家人要妳死,獵人要妳死,妳自己可能也想死,寂寞狼人女孩,妳為什麼還活著?」

  馬可斯加重踐踏的力道,凱莉使勁呼吸。

  「連妳的雜種愛人都不關心妳。」

  提到蓋威恩,凱莉盛怒難抑,企圖擺脫束縛。但當她勉強站起身時,馬可斯賞了她一拳,她再次重落在地。她的哥哥憎惡地望著她。

  「妳明不明白妳對我們所有人帶來的麻煩,髒女孩?我差點就希望鄧肯兄妹已經挖出妳的心臟。如果不是母親要我活捉妳回去,我會親手挖出妳的心臟。」

  凱莉跪坐在地,朝他冷笑。

  「而你總是樂於遵照母親的交代辦事,馬可斯。」

  馬可斯惱羞成怒,殘忍的踢了凱莉一腳。她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看著月光無望的摩擦凱莉手腕試著救回她的性命,火焰女王感受到一股奇妙的情感。為狼人感到同情?肯定不是。同情這個女孩?還是非常奇怪。瑪爾維亞還沒原諒月光對她口出惡言。在她的王國裡,沒有人如此膽大包天。雖然火焰女王揮揮手就能將她炸得屍骨無存,但這女孩顯然毫無顧忌,竟以生氣的語調對她說話。

  「或許這也非常有趣,」瑪爾維亞心裡想。「我對這女孩和她堅強的靈魂相當感興趣。」

  她試著說出同情的話語,並竭盡所能用最親切的語氣。

  「她真的快死了,我很遺憾,妳幫不了她。她體內有很多部位受重傷,骨頭和器官都粉碎了。她不會再活過來了。」

  月光的眼裡湧出淚水。她讓凱莉躺在自己臂彎裡,彷彿想藉由自己的生命力給她溫暖。凱莉全身冰冷,比月光碰觸過的任何身體都要來得冷;肌膚冷得像冰,覆在她口鼻上的血液變得又硬又黑。月光抬起頭,注視著瑪爾維亞。

  「妳無能為力嗎?妳有法力。」

  瑪爾維亞啞口無言。丹尼爾帶著被子和熱水袋回來。他無助的站在一旁,看著凱莉漸漸死去,而月光緊緊抱著她已淚流滿面。

  「去拿水和布來,」瑪爾維亞突然說道。丹尼爾匆忙跑開。

  「如果我要幫助這個狼人,妳明白我得付出多少代價嗎?」火焰女王對月光說。「她在死亡路上走得太遠,我無法輕易帶她回來。她的靈魂已經和狼人逝者森林裡的其他靈魂進行溝通,雖然我有無窮法力,但要朝著森林走這麼遠的距離恐怕會耗費我相當多精力。我在那裡不會是受歡迎的訪客。這番心力可能會……」
瑪爾維亞試著尋找話語解釋,但找不到可以用人類語言正確傳達的隻字片語。

  「走這一趟路將對我造成傷害,」她簡單說明。「而且會削弱我的力量。」

  「但妳會復原嗎?」月光急切地說,看見希望的曙光。

  「我會的,但無法忘記疼痛。我得為一個狼人忍受痛苦!她既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夥伴。」

  「拜託妳幫幫她,」月光說。

  「妳要如何補償我?妳這個用憤怒口吻對我說話的年輕女孩!」瑪爾維亞說。「妳不能指望我付出龐大的代價,卻什麼也得不到。」

  一瞬間月光突然有個不愉快的念頭:瑪爾維亞就要開口索討她的靈魂。瑪爾維亞並沒有這個意思。

  「所以妳必須付出代價。」

  火焰女王可不想在沒有任何報酬的情況下削弱自己的力量,即使暫時也不願意。這不是她國度的處事方式。如果她的同儕知道她曾經施恩給狼人,做了這麼多事卻不問任何報酬,他們會怎麼說?他們會笑她的。鄰國的阿薩拉坦堤女皇絕不善罷干休,一定會不斷揶揄她。一定要有回報。瑪爾維亞知道月光無法給她任何有實質價值的東西,但未來她或許能帶來不少樂子。

  「那個年輕男孩丹尼爾愛著妳。」

  月光發現自己點點頭,不過這似乎和凱莉生命即將殞落毫不相干。

  「但妳不愛他嗎?」

  「不愛,當然不愛。」

  「妳永遠也不會愛上他?」

  「不,我們只是朋友。」

  瑪爾維亞停頓一下。

  「我想將來有一天,妳也許會愛上他。」

  「我不會,」月光堅持。

  「非常好,我救活凱莉的代價就是妳對丹尼爾的愛,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妳發現自己愛上他時,妳將無法將他占為己有。」

  月光一頭霧水。   「但我永遠都不想得到他。我不會和丹尼爾墜入愛河。」

  「那麼妳就不必付出代價,」火焰女王說。「妳同意我的條件嗎?」

  月光連想都不必想。她必須救活凱莉,而且她永遠也不想成為丹尼爾的愛人。

  這根本算不上是代價。或許火焰女王不擅長討價還價。

  「我同意。」

  「非常好,」女王說。「我會試著救回凱莉的性命,但妳要記住,不管妳有什麼樣的感覺,都不能將丹尼爾占為己有。」

  丹尼爾正好帶著一塊布和溫水回來。瑪爾維亞指示他清洗凱莉的嘴,他盡所能小心翼翼照做了。變硬的血塊以令人作嘔的方式剝落,血塊下的皮膚呈現藍色。火焰女王斜倚在凱莉軀體上方,將嘴唇放在凱莉唇上幾秒鐘。她將頭抬高一吋,說了幾個字,再將雙唇放回狼人嘴上,這一次停留較久。房間裡的空氣似乎急速變冷。瑪爾維亞持續和凱莉接觸著,房間裡一片寂靜,室溫持續下降。瑪爾維亞抬起頭,說了另一句話,然後將頭放在凱莉心臟的位置。月光焦急的注視著,緊張得要命,瑪爾維亞終於抽身,顫抖不已。她努力控制自己從凱莉身體移開。瑪爾維亞的瞳孔縮小,血色從臉頰褪去。她搖搖晃晃站起身來,看起來像是用盡所有精力,連站直都有困難。

  「她會活過來的。現在我得離開了。」
火焰女王忽隱忽現離開客廳,緩慢的消失。她彷彿累壞了,連以正常速度進行瞬間移動都辦不到。丹尼爾和月光凝視著凱莉。丹尼爾將手放在凱莉手腕上。

  「她的身體暖起來了,」他說。

  凱莉還沒來得及抵達狼人逝者森林。她的臉恢復了血色,雖然還沒張開眼睛,但狼人的生命似乎不會再悄悄溜走了。月光將瑪爾維亞交給他們的墜子,小心的掛在凱莉脖子上。現在她終於安全了。稍後月光用溫水融化些許砂糖,將糖水滴進凱莉嘴裡,好讓她恢復一些元氣。她將凱莉裹在被子裡,剩下的時間及整個晚上一直守在她身旁。



  凱莉加速離開馬克多父子的地盤。剩下的白天時間,她都耗在河岸邊。她一路走回沃克活橋,正好是她碰上獵人的河岸北邊。她偶爾從瓶裡啜飲一些鴉片酊,當下覺得自己很健康,而且相當滿足,所以不需要太多化學藥品幫她鎮靜下來。這裡恰好是平立可區的南邊,河岸並未對大眾開放。這裡雜草叢生,從上方道路根本看不清裡面有人。她四處閒逛,偶爾停下腳步費力在記事本上寫東西。她寫下和獵人打鬥的經過,然後去找馬克多父子,還有她站在西敏橋上注視國會大廈的情況。她也寫了一些月光的壞話,都是她設計陷害她吃下太多食物。

  河面上有幾艘觀光船,還有一些載滿貨物、船身很長的大型平底船。就凱莉記憶所及,她從來沒搭過船。她很好奇人在船上是什麼感受。麥氏家族在蘇格蘭各個不同島嶼上都有置產,她記得父母親有時會乘船過去,但不曾帶她同行。一隻老鼠從她腳上跑過去,凱莉因為好玩而追著牠,一把抓起來仔細端詳,後來才將牠放走。

  凱莉沒遇見任何人。以她的標準衡量,這真是不錯的一天。不過隨著黃昏降臨,她感覺到某種無法清楚分辨的特殊情緒。她覺得自己很健康,可說是長久以來最健康的了。她已經從變身狼人獲得充足精力,也已經喝下足夠鴉片酊滿足渴望,與獵人的搏鬥也提振了她的精神。她覺得很好,除了……除了什麼呢?

  年輕狼人坐下來,注視著水面。有什麼正困擾著她。不是她對蓋威恩永久不滅的思念;也不是關於在城堡長大,有時令她無法承受的痛苦記憶。是某種別的東西。凱莉恍然大悟到自己覺得寂寞。她聳聳肩。她向來都是寂寞的。真的是這樣嗎?當她檢視自己的情緒時,她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總感到寂寞。通常她不是生病,就是逃跑,不然就是四處躲藏。如今,在她難得覺得自己較為健康的這一天,她似乎有多一點點的時間注意到自己的情緒。她想自己也許真的很寂寞。

  凱莉低頭看著她的新墜子。這是她第一次想到,幫她找到這個墜子肯定不容易。凱莉不確定是誰幫她找到新墜子。是翠絲?火焰女王?還是月光?她想到月光,感覺到某種接近悔意的情緒,那天早上她不應該衝撞她。當時凱莉正處於恐慌中,但她知道人類不會了解的。這意謂著她沒辦法回去了。這就是她的人生——凱莉到過的任何地方,從來沒有人歡迎她再回去。

  凱莉有個念頭,如果她再見到月光或許應該道個歉,但她絕對不會這麼做,尤其是對趁她意志薄弱時強迫她吃東西的人。凱莉變得相當氣憤。這個女孩以為她是誰,竟敢強迫她把食物吞進喉嚨?凱莉發出怒吼。月光就跟其他任何人一樣壞。她又想起月光曾幫她準備熱水袋,讓她在夜裡保暖。凱莉怎麼想都覺得月光的舉動非常溫柔體貼。

  狼人皺皺眉頭。丹尼爾曾告訴她關於瓊.捷特的事情,她喜歡聽。她也想聽更多「蹺家少女」的唱片。她想聽她最喜歡的「蹺家少女」錄音帶,但隨身聽電池快沒電了。她決定今晚就待在原地。河岸邊是如此安靜,沒有人會來打擾她。

作者資料

馬汀.米勒(Martin Millar)

二○○○年世界奇幻文學獎最佳小說(World Fantasy Award for Best Novel)得主 ‧蘇格蘭奇幻小說家,生於格拉斯哥,目前定居倫敦。以馬汀‧史考特(Martin Scott)為筆名發表《雷賽司》(Thraxas) 系列作,贏得二○○○年世界奇幻文學獎最佳小說的殊榮。除了《雷賽司》系列八部作品之外,另著有九部長篇小說。作品被譯成各種語言,在十七個國家出版。 ‧關注低下階層和邊緣人物,對生活的掙扎了解通透,運筆卻不辛辣帶刺,反而溫暖幽默。米勒筆下的小人物縱有令人討厭的猥瑣、骯髒,也有令人感動的善良與忠誠。有讀者說米勒大概是第一個把人工肛門和紐約遊民寫得最不令人討厭的作家,他對種族偏見和衝突的描寫也往往令人莞薾,又因為年輕時著迷於搖滾樂,他的故事中不時穿插龐克元素。 ‧閒暇之餘最愛看電視影集《魔法奇兵》(Bufy the Vampire Slayer)及研究古希臘歷史。最愛的樂團是性手槍樂團(The Sex Pistols)。也愛讀珍‧奧斯汀(Jane Austen)的小說,並曾將她的《艾瑪》(Emma)改編成劇本,在英國各地的劇院上演。

基本資料

作者:馬汀.米勒(Martin Millar) 譯者:葉心嵐 出版社:麥田 書系:hit 暢小說 出版日期:2011-08-04 ISBN:9789861209272 城邦書號:RQ7023 規格:膠裝 / 單色 / 6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