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明日,陽光依然絢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明日,陽光依然絢爛

  • 作者:非逆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4-04-09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贈紅利10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本來我的世界只有筆記本, 而現在,還多了你—— 17歲的高中生戀愛 總是跌跌撞撞卻無所畏懼! 害羞內向轉學生 × 活潑開朗混血兒 *2023年原創星球連載作品* //「人類是一門學科,但程喬恩從來沒有學會過。」// 對一個正值青春的高中生而言,可以煩惱的事情總是太多,例如大到看不到數學課的算式,小到中午想吃的午餐。其中,最令他心煩的一件事,就是出生之後如影隨形,那宛如偶像劇女主角的名字——程喬恩。 這不是他第一次被取笑,也不是第一次因為陰柔的氣質、柔和的臉龐受到關注。對程喬恩來說,這世上的一切都粗暴得令人難以忍受,只有朝夕陪伴的筆記本會無條件地承受所有痛苦與快樂。 直到他遇見了金在絢,那個閃閃發光,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男孩。 他讓陳喬恩的生活開始出現例外—— 「我們要去哪裡?」 「我想要帶你去吃鬆餅。」金在絢的眼睛閃閃發亮。 「我正好知道有一間餐廳在賣全世界最好吃的鬆餅。」 *2023年原創星球連載作品* 星球獨家番外 描述結局之後,喬恩和在絢的甜蜜故事—— 【人物介紹】 程喬恩,17歲 剛轉學到新的高中,從小因為名字和外型而飽受嘲笑。最珍惜的東西是記錄自己想法的筆記本,是他的「第二個大腦」。他三番兩次被金在絢解圍,也幫了金在絢許多,漸漸的,他發現自己在筆記本裡提到在絢的次數,似乎開始超越想像…… 金在絢,17歲 出生在美國的臺韓混血兒,個性活潑開朗,因為太過直接而有點不會看場合說話。外表活潑但因為家庭和性向因素,雖然跟同學關係都很好,實際上會在心裡保持距離。意外幫程喬恩解圍之後,意外地希望能跟他有更多接觸—— 蕭愷帆,17歲 金在絢的同學,父親是學校的資助者,跟金在絢不對盤但又不敢太過招惹他。討厭跟金在絢越來越要好的程喬恩。

目錄

第一章 小小世界 第二章 「新來的」 第三章 定位 第四章 援手 第五章 萌芽 第六章 加速的心跳 第七章 升溫 第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 第九章 急轉直下 第十章 夜晚冒險 第十一章 煙火 第十二章 失言 第十三章 暴風雨 第十四章 粉碎 第十五章 新的世界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小小世界      〔媽媽以為幫我換了一個學校,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了。但是我覺得她沒有發現,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在我身上。      新學校只是讓我很尷尬而已,而且好像更尷尬了。我是誰,我在這裡做什麼?      有時候,我會覺得,在別人認識我之前,我好像都跟不存在一樣。如果我只是—〕      對一個高中生而言,坐在數學課的教室裡,能做的事情有很多。就像整個課堂上所有的學生一樣,有些人選擇打瞌睡,有些人選擇在紙上塗鴉,只有少數幾個真正覺得數學很有趣的學生,盯著臺上的老師解題。      早上的第一節課,教室的空氣沉悶得令人昏昏欲睡;冷氣為了節能減碳,只開到二十七度,對集中注意力一點幫助也沒有。講臺上的數學老師,用粉筆迅速寫出一行行的算式,粉筆發出刺耳的吱嘎聲。      但是這一切,都與程喬恩無關。他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座位,低著頭,在筆記本中飛快地寫字。那是一本小而破舊的筆記,只比程喬恩的手掌大出一點點。程喬恩手中的鋼珠筆不停隨他手腕的姿勢而晃動,甚至動得比數學老師的粉筆還要快速。      一行行的文字就像是水流從他的筆尖下冒出。程喬恩沒有回頭去看自己寫下的東西,他就只是一直寫個不停。他只是偶爾抬起眼,瞥了一眼上方幾條橫線內密密麻麻的細小中文字。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密集排列的文字,看上去幾乎有某種療癒或是催眠般的效果。      而且令他很有安全感。      有時候程喬恩覺得,這些文字就像一塊塊磚頭,堆砌成一座高聳的城牆,而他是藏身在城牆後方的人。他可以從縫隙觀察外面的一切,同時隱藏在他的小小世界中。沒有人可以接近他,甚至沒有人可以看見他。      和牆外的世界比起來,筆記本的世界簡單多了。      他繼續寫著,又翻到下一頁。      「—喬恩。」一個聲音像透過廣播音響般,在程喬恩的耳邊炸響。「程喬恩!」      突如其來的喊聲使程喬恩的心頭一驚。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把筆記本封面闔上,從座位上彈起來。劇烈的動作,使他差點把可憐的木椅撞倒。      「是。」程喬恩的心臟怦怦直跳。他錯過什麼了嗎?老師剛才在臺上說了些什麼?他現在應該要回答什麼問題?      他呆滯地站在座位旁,大腦還沒有完全從剛才神遊的小世界中回到現實。他眨了眨眼睛,試圖聚焦在黑板上,但對他來說,現在黑板上的白色算式,全是由沒有邏輯的數字和英文所組成的。      程喬恩看見數學老師瞇著眼、挑著眉,嘴角下撇地注視著他。為了迴避老師的雙眼,程喬恩撇開目光,卻忍不住注意到了他光滑的頭頂上,由教室燈光所造成的反光。      程喬恩再度垂下視線。他暗自環顧了一圈教室,這才意識到,此時,整間教室裡七排的學生座位上,一張張綠色桌子後方,所有的學生都正用好笑的眼神看著他。      他聽見身邊的幾個同學竊竊私語起來。      「程喬恩?」      「以前演偶像劇的那個程喬恩喔?」      類似的對話逐漸像漣漪一樣,在教室的學生們之間傳開,接著,不知道是誰帶頭發出了一聲爆笑。一瞬間,那些聲音不再只是漣漪了—它們就如同被人打開的水龍頭,笑聲從四面八方湧出來。      「娘炮。」不知道是誰的聲音說了一句。      那個聲音不算大,但卻也清清楚楚地傳進程喬恩的耳裡。隨後而來的笑聲淹沒了其他說話的聲音,即使程喬恩有膽量抬頭張望,他也不可能知道那是誰說的了。      程喬恩低垂著腦袋,只覺得臉頰一片滾燙,恨不得能躲到桌子底下去,或是乾脆逃出這間教室。他真希望自己不要動不動就臉紅,但是這對他來說是某種生理上的失敗,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血液此刻選擇要往哪裡流動。      這場面已經不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了。他不記得自己有多少次成為同學之間的笑柄,他卻無力—也不知道要如何—解救自己。      他的名字或許沒有多少幫助—他不只一次懷疑,當他爸媽在為他命名時,是不是吵架吵得無暇思考了,所以當他們看見一旁的雜誌時,就隨便借用了某個演偶像劇的當紅女藝人的名字。      程喬恩第一次被同學取笑的時候,他甚至還不知道他們在說的是誰。直到他回家,上網輸入自己的名字之後,才看見了那個有著一雙大眼、臉上掛著燦爛笑容的女演員。      不知道和名字有沒有一點關係,程喬恩的長相,似乎也有那麼一點像那樣—他有著一頭柔軟、茂密的深色捲髮,還有一雙雙眼皮深刻的棕色眼睛。他不是特別喜歡自己的眼睛:有時候他看著鏡子,他會覺得自己的眼睛有點太大了,顏色有點太淺的虹膜,又使他看起來隨時都很驚慌—或許是因為他確實很驚慌。      他從來不知道要怎麼與人維持視線相交。或者說,他從來不知道要怎麼和人維持任何東西。      「認真做筆記是好事。」站在臺前的數學老師說,再度喚回程喬恩的注意力。程喬恩看向講臺,把目光集中在數學老師上衣的領口處。「但是我現在在檢討課本練習題的時候,你至少需要看著黑板吧。」      四周的學生似乎笑得更用力了。程喬恩只希望自己能縮小一點、再縮小一點,直到他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之中。      「是。」程喬恩嚥了一口口水,他的聲音細小得幾乎連自己都聽不見。「對不起。」      「我知道你這學期才轉過來。」數學老師繼續說。「我們課本的版本可能和你前一間學校不太一樣,但是這不代表你可以在上課做別的事。」      「好。」程喬恩低聲回答。      他低下頭,看向自己桌面上的橡皮擦屑。      「坐下吧。」數學老師說。「我想要對新同學更寬容一點。所以這是最後一次警告了。聽到了嗎?」      嗯,是最後一次,但如果程喬恩沒記錯的話,這也是第一次。程喬恩咬了咬嘴脣,在依然不絕於耳的鼓譟聲中,默默地坐回椅子上。      他的視線緊緊盯著自己筆記本的封面,默數著上方一道道的摺痕和筆所留下來的汙漬。      「好了,同學們。這有什麼好笑的?」數學老師用粉筆敲了敲黑板,提高嗓門,示意學生們安靜。「我敢說喬恩不是唯一一個沒在聽課的人。需要我一個一個點出來嗎?」      聽見這句話,有人浮誇地倒抽一口氣,但是學生們竊笑的聲音很快就平息了下去。課堂再度恢復平靜,數學課繼續進行。因程喬恩而起的小小鬧劇結束,但這節課的時間也所剩無幾,就算程喬恩想要認真,也已經不可能聽懂了。      下課鐘終於響起時,程喬恩鬆了一口氣。他一一將桌面上的東西收回背包裡:他的文具、上課用的筆記本,還有他最貼身的那本筆記本。      他從來不把東西放在抽屜裡的。小學時,他曾經把自己的筆記本留在座位的抽屜中,結果被某個好事的同學看見後,拿去站在講臺上朗讀了前面幾頁。最後這件事在程喬恩的大哭與老師的介入下結束,但在那之後,程喬恩就對他的筆記本產生了某種近乎執著的情感。      或許對別人來說,那就只是幾頁無傷大雅的字罷了。但是當程喬恩聽到別人嘴裡唸出他寫下的字句時,他只覺得赤裸,好像他的大腦被人剖開了、任人觀賞一樣。      他的筆記本或許真的就是他的第二大腦。這麼說一點也不為過。      在他以前的學校,每個人都有著固定的座位,因此在程喬恩心中,他也有著那麼一絲絲的隱私。儘管所謂的「隱私」,最後也沒有保護到他什麼。      現在轉來了這間新學校—這間又大、又創新、又充滿了各種未知事物的實驗學校,他什麼都不確定了。      開學的第一天,他連校長室都找不到,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開始第一堂課。就在他覺得自己快要瀕臨落淚邊緣時,他終於在幾個女同學的協助下,找到了教務處,領到了屬於他的課表。      這間學校是跑班制—就像他在串流平臺上看過的美國校園那樣。他得每一節課都去不同的教室上課,只有特別安排的導師時間,他才會和同齡的其他學生,一起去到導生教室。      今天是他進入這間學校的第三天。他連上數學課之前都差點遲到,因為他還沒記住他的數學教室在哪一棟大樓的哪一層樓。      當程喬恩在打鐘前一刻推開教室的門時,他覺得他的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但是或許是因為在走廊上落淚,就算以他的標準來說,也還是有點太丟臉了,他硬生生地把哽咽的感覺嚥了下去。      他只能祈禱,接下來,他會逐漸熟悉這個新環境,他不會再覺得四周的每個人好像都想要把他生吞活剝,而他會開始覺得他也屬於這裡。      也許吧。      程喬恩把背包掛在肩上,小心翼翼地避開急著衝出教室的同學們。他跟隨在幾個學生後方,往教室的前門移動。      下一堂課就是導師課,而程喬恩還不太確定自己的導生教室在什麼地方。他在心中盤算,要去樓梯口的樓層標示圖中,尋找自己的教室編號。      「噢!」      或許是因為他思考得太專心了,使他無暇顧及身邊的其他事情。他甚至沒有注意到有人從他的後方擠過來。就在他正要踏出教室的門檻時,一個沉重的東西從後方撞上程喬恩的肩膀。      突如其來的衝擊使程喬恩的身體轉了半圈,撞上木製門框。他的眼前瞬間變得一片花白,一股刺痛從鼻腔直衝他的腦門。有那麼一瞬間,程喬恩動彈不得,連眼睛都睜不太開。他盲目地伸手,扶住身邊的牆,指尖冰冷的觸感,和突然發燙的臉頰呈現鮮明的對比。      「走路不會看路嗎,白痴。」一個粗暴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程喬恩嚥了一口口水,在嘴裡嘗到一股令他作嘔的甜味。那是……血嗎?      他流血了?      過了一秒後,程喬恩才反應過來,那是他的鼻血。他可以感覺到一道冰涼的液體從他的鼻孔中流出,一路流到他的嘴脣上。程喬恩突然一陣反胃。他抬起手,瞇著眼,嘗試抹去血跡,但是鼻梁的刺痛感卻使他倒抽一口氣,只能作罷。      程喬恩轉過身,抬起眼,卻看見三個高大的學生站在那裡。位居中央的那名學生格外魁梧,幾乎比程喬恩高出一個頭,或許是因為發育的關係,他的肩膀看起來寬闊得和他的身形不成比例。他頂著一頭剃短的髮型,使高聳的額頭與眉骨顯得更加醒目。      站在他面前,身高不到一百七的程喬恩,簡直就像個笑話。      男孩揚著下巴,一臉傲慢。不知為何,他打量程喬恩的目光,使他覺得像是被人用手騷擾了一般,突然渾身不舒服。那股視線緩緩地從程喬恩的臉上掃過,一直到他的身體,移動速度之慢,只有可能是因為它帶著全然的惡意。      程喬恩的背脊一陣發麻。他抓住自己肩膀上的背包背帶,撇開視線。      「沒有人教過你禮貌嗎?」男孩粗聲說道。「別人跟你說話的時候,你得看著人的眼睛。」      接著,一隻大手捏住程喬恩的下顎,硬是把他的臉向上抬起。程喬恩的一口氣卡在喉頭,差一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他發出一聲緊繃的哽咽聲,硬是嚥下一口唾沫。      「不好意思,我有個問題。」他打量著程喬恩的臉,眼神帶著無比的譏諷。「你出生的時候,你媽是不是把你當成女生啊?」      程喬恩一直都知道自己的面孔比別人的線條更柔和一些。尤其是在進入青春期後,許多和他同齡的男孩,下顎線條都開始變得更方正、更粗獷,但是程喬恩沒有。他的肩膀是變得寬了一些、身高也抽高了,但是卻比不上班上其他孩子的的程度,而且,他也沒有像其他男孩一樣開始發展出分明的肌肉。他的手臂仍然細瘦,身形也仍然乾癟。再配上他的五官,尤其是他那雙過大的眼睛—他大概可以想像這些話是從何而來。      程喬恩得到過這種評價太多次了,就連他的爸爸,都曾經在他哭泣時嘲笑他「像個小女生一樣哭哭啼啼」。      而這也是他習慣迴避人群的原因之一。他不知道要怎麼為自己辯護,或是阻止別人這樣對他說話。那些嘲弄或許不是真正的邪惡,但是他很清楚,它們全都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些記號—他都完完整整地寫在他的筆記本裡了。      所以他選擇退縮。      程喬恩一句話也沒說,只是試著掙脫男孩的手。      但這些人沒打算放過他。男孩左手邊的人竊笑著,伸出手,一把抓住程喬恩的手腕。「哇靠。」他轉頭對中間的男孩說道。「欸,蕭愷帆,你看他的手腕,大概比你的大拇指還細欸。」      被稱作蕭愷帆的男孩放開程喬恩的臉,轉而接過他的手臂,粗魯地抬到眼前。      程喬恩吃痛地倒抽一口氣。      「哈!」蕭愷帆誇張地大笑一聲。「哇靠!欸,許宣豪,這大概比你的屌還細欸。」他看向右手邊的男孩,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被稱作許宣豪的男孩一巴掌拍上蕭愷帆的後腦勺。「你去吃屎喔,幹。」      蕭愷帆的大拇指狠狠壓進程喬恩的手腕中,使他的手掌一陣發麻,程喬恩瑟縮了一下。「說到這個,我倒是很好奇,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屌?」      什麼?      程喬恩突然感到背脊一陣發涼。這句話背後衍生出的各種可能性,從他腦海中一閃而過,像是某種惡毒的跑馬燈。一股恐懼感油然升起,程喬恩再度掙扎起來。      「放、放開我。」      蕭愷帆瞇起眼睛,歪了歪頭。「什麼?」      「我……我說。」程喬恩又說了一次。他覺得口腔內一陣乾澀,他的聲音好像被困在喉嚨裡,一點都不情願離開他的嘴。「放開我。」      他試著把手從蕭愷帆的掌握中抽回來,但是對方只是更用力地把他往反方向扯去,使程喬恩踉蹌地往前摔倒。      「嗯,我聽見了,但我不會說小娘炮的語言。」蕭愷帆咧開嘴,對著程喬恩的臉說道。

作者資料

非逆

只想一直寫自己喜歡的故事,寫到再也打不了字為止。喜歡寧靜幸福的小日常,就像在說隔壁鄰居家的故事一樣。希望能讓我自己感到滿足的故事,也能讓讀者們感到一樣滿足。 作者噗浪:www.plurk.com/esther81828

基本資料

作者:非逆 繪者: 九日曦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4-04-09 ISBN:9786263776609 城邦書號:SPB7F000385 規格:膠裝 / 單色 / 29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