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請讓我咬口你的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請讓我咬口你的肉

  • 作者:阿沿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4-06-27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79折 269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255元,贈紅利1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42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新書看漲/文學小說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 POPO原創強推新書75折起!

內容簡介

★ 2023 POPO華文創作大賞 耽美百合組 佳作 ★ 從異常人的相互陪伴中,釀出少年專屬的懵懂純愛。 是一部甜蜜卻擁有力量的作品,推薦給成長路上需要勇氣陪伴的你!——評審強力推薦 貪吃天然呆食人獸學弟 X 寵溺純情再生人學長 一場不平凡的美食冒險,在吃與被吃之間萌芽的感情! 「有我在,你就不是怪物。」 ★ 首刷加贈作者親繪小怪獸貼紙1張(※首刷售完即無贈品) ★ 收錄限定加筆番外〈張駿文的臭抹布〉、〈白糖粿〉 「學長,我本來就是怪物,出生就是。」 「周予銘,你不是。」 一大早,方毅在學校廁所洗個臉,頭就被一名長著熊耳的學弟咬掉了。 身為沒有痛覺的再生人,他並沒有失去性命, 反而驚奇地看著周予銘啃食血淋淋的人肉──原來世上真的有食人獸。 彷彿命運般的相會,周予銘終於找到填飽肚子卻不必傷人的辦法, 在同情心的驅使下,方毅答應了學弟這場詭異的食物交易。 手指、手臂、腹部、大腿…… 方毅被周予銘慢慢「吃」遍,對方也逐漸對他的味道上癮。 隨著時間過去,他們原本單純的供需關係,似乎正逐漸轉變。 方毅發現,自己居然會對周予銘尋找其他糧食來源生氣, 甚至開始心疼、掛念這隻貪吃的小怪獸, 並希望他活得快樂,活得像個正常人。 然而好景不常,專門獵捕食人獸的團體, 在此時悄悄盯上了他們的學校……

內文試閱

  一大早,方毅練完球在學校廁所洗個臉,頭就被咬掉了。      花三秒鐘將頭長回來,他轉身,看見一名長著野獸黑圓耳的男同學正鼓著腮幫子,捧著他的頭顱津津有味地啃食。那人吃得滿嘴鮮血,臉頰還沾上一點肉,牙齒叼出兩顆眼珠,吃果凍似的含入口中,咀嚼,而後吞嚥。      方毅瞠目結舌站在一旁,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男同學連他的耳朵也不放過,咬掉耳垂,吐掉耳釘。最後,他的臉只剩左頰肉和下頷皮膚,男同學露出滿足卻又不完全喜悅的表情,打了一個飽嗝。      方毅想起老姊吃完一整包洋芋片時也是如此,那是做了某種極度爽快之事,卻同時感到罪惡的表情,夾雜興奮與不安。      他想上前撿回那耳釘,但見上頭沾滿口水,卻又卻步了。      不對,現在不是撿耳釘的時候。方毅繼續站在原地盯著奇怪的男同學。      對方從書包夾層拿出一個塑膠袋,撕下他頭顱上剩餘的肉,打包,用邦提圈捆好,左顧右盼,像在確認附近有無人跡,再將裝肉的塑膠袋和顱骨收入書包。      接著,他起身低頭用清水沖淨地上的血跡,來到方毅面前,環住他的腰,似乎想把他抱走,卻抱不動。      「你要幹麼?」方毅皺起眉頭。      那男同學一愣,與他對視兩秒,看看手上塑膠袋,又望向方毅,又盯著塑膠袋。再度將目光轉回方毅時,他撞鬼似的尖叫,鬆開方毅的腰,將塑膠袋丟在地面,整個人貼到廁所門上,「你、你的頭、頭怎麼還在?」      方毅搔搔頭,猶豫片刻和對方解釋:「呃……因為我身體會再生。」或許是他從不受身體傷痛威脅,面對這類突發事故總是格外冷靜。      反倒那男同學瑟瑟發抖,持續退後,簡直把方毅當成會吃人的妖怪,「再生?什麼再……啊!不要過來!」      「喔好,對不起。」原本拿了一張擦手紙要撿耳釘的方毅,被他一吼,站回原地,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拭頭髮——頭髮是乾的。他才恍然想起,濕頭髮已經被眼前這人咬去了。      「你、你都看見了?」      「算是。」      「我不是故意的!我什麼都沒做,我沒有吃你,我沒有……」      「你有吧?你嘴邊還有我的眼皮。」      男同學用手抹了抹嘴角,瘋了似的喊叫:「我沒有……我沒有……」忽然便嚎啕大哭起來。      方毅一嚇,不知如何是好,此時,上課鐘聲響起,趕忙想佯裝無事逃回教室。      那男同學見他靠近,大叫:「你說你不過來的。」      方毅有些無奈,「但我要回去上課了,不然你快走。」      那人擤擤鼻子,停止哭泣,看方毅幾眼,偷瞄那包被他丟地板的美食,似乎想撿卻不敢上前拾取。      方毅留意到他的視線,彎腰拾起那包血肉,像在拿噁心物品般拎著小角,朝對方丟去,「接好。」      塑膠袋在男同學手上彈幾下,才被接住,方毅突然覺得嫌棄那包「外帶」有點奇怪,畢竟是自己的肉。      男同學捏著那包塑膠袋,對方毅的戒心似乎降低不少,但仍緊捉書包背帶,眼睛盯著方毅。      「快走啊。」      男同學試著往廁所外踏出一步,確認方毅無動於衷後,迅速逃之夭夭。      方毅聞到手上有血腥味,便用洗手乳洗過手才離開廁所。他走了幾步,回頭發現那人的背影往上消失在不遠處的旋轉樓梯,似乎是個學弟。      他手插入口袋,訝異著這世界真是無奇不有,食人獸這種奇怪的生物他只在動漫中看過,沒想到學校裡也存在一隻。      他快步回教室,第一堂的老師已走上講臺。他掏出抽屜課本,專心聽課做筆記,冷不防想起離開廁所前,忘記撿起被吐在地上的耳釘……      下課後方毅回到廁所,那枚耳釘已然消失無蹤。      他猶如怪人趴在地板上尋找,被路人投以異樣眼光。他尷尬笑兩聲,失落地離開廁所,但又想著耳釘已經被那傢伙含過,丟掉就算了,大不了買個新的,或者別戴,免得又被學長白眼教訓打球戴耳釘會受傷。      不過其實真的不勞學長費心,他流血僅是零點一秒的事。      方毅是個再生人。      小時候方毅不小心打翻滾水在手上,方母焦急叫來救護車,被救護人員罵不要浪費醫療資源。她掀起他的袖子,正打算和救護人員爭執,然而他被燙傷的皮膚卻一片白皙光滑,猶如新生肌膚般。      方毅本人自有記憶以來便與再生能力相伴,對此事沒特別感覺,反倒因動不動就被叫去做危險工作感到困擾。      況且,這能力也並非毫無缺點,他因此不懂體諒他人的痛苦,國小時看見同學跌倒雙膝磨破皮而哭嚷不休,冷冷罵:「你哭屁?愛哭鬼。」被老師罰站一個中午。      又或者,他上課無聊拿釘書機釘自己的手,同桌男孩問他:「這樣不會痛嗎?」      他據實以告:「不會。」      男孩隨即奪過釘書機,也往手上釘。鮮血滲出,男孩大哭,方毅若無其事寫著生字本,假裝這事與自己無關。      男孩卻哭喊:「方毅跟我說不會痛我才釘的,方毅騙我。」      方毅臉臭了,決定要跟這傢伙絕交,但在那之前,他被喝去罰站,還加上半蹲。在教室後方,他用指甲不斷刺自己的肉,發洩對同桌的恨意以及滿腔委屈。      然而這些都不是最討厭的,長大了解人情世故後,他漸漸不會陷入這些難堪,除了某件永遠無法改善的事——細胞分裂需要能量,當然,他的肉也不會憑空產生。根據他的經驗,每生成一公斤的肉體,就需要多補充兩千大卡,人頭的重量約莫四到五公斤,加上可能方毅聰明,腦子比常人大,斷一顆頭就必須補充一萬多大卡。      這一萬多大卡哪裡來?當然就是吃。      出車禍的那日,他靠著吃下二十個十八吋披薩才把身體長全。原本對他出車禍一事不以為意的一家人慌了,姊姊更是嚴厲警告:「你再給我出車禍,我真的要把你器官挖去賣了!你根本是想吃披薩才故意被車撞。」      方毅感到委屈,若他真受傷,耗費的金額肯定比二十個披薩來得大筆。      「對不起,我下次走路會小心。」最後,方毅屈服於姊姊的淫威,決定以後走人行道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自這事後,方毅不再任意傷害身體,就算受傷,也會盡量利用學校團膳補足熱量,畢竟他家實在不是太寬裕。      因此,他十分慶幸這傢伙是在學校把他的頭咬掉,要是他回家才說要補充一萬大卡,方芸絕對立刻挖出他的心臟賣掉。      早在午飯前,他體內的ADP便已多得令他腦袋渾沌,但身為好學生的他,還是強撐著聽完四節主科。      午餐時間,他等其他同學盛完飯,才偷偷摸摸將剩餘的飯全部塞入碗中,碗不夠大還使勁用飯匙壓扁米粒。接著是油膩的豬五花,雖然他不太喜歡油膩食物,但它富含的熱量讓方毅拋下個人喜好,能解決那一萬大卡才是最重要的。      方毅邊吃邊感受到身體能量漸漸恢復,放下湯匙計算熱量,差不多再吃五碗飯就好,可班裡團膳已用完,沒機會再吃。      他離開教室,打算前往隔壁班和排球隊隊友求救,門邊的同學在此時呼喚他。      「方毅,外找。」      方毅肚子仍有些飢餓,不太願意理睬不速之客,裝沒聽見走出門,尚未反應過來,手便被一人拉住,往樓梯的方向奔去。      搞什麼?他還有五碗飯沒吃,這人把他拉走,是打算請他喝兩杯高熱量珍珠奶茶嗎?      最終他們停在人煙稀少的五樓廁所前,方毅看清那人的臉,皮膚白皙、眼型偏圓、五官小巧,配合他窄瘦似孩童的臉,拼湊成一張討人喜愛的容顏。他的髮色是濃郁的黑,幾乎不反光,身材消瘦,在高中校園中算個頭小,長袖制服穿在身上有些過大,袖子蓋過三分之二的手掌。      方毅一眼認出他,除了那對黑色圓耳已經消失,他就是剛剛那吃掉他頭的男同學,學號開頭是「8」,下方繡著「周予銘」三個藍字。      方毅對於間接把他耳釘弄丟,又導致他必須額外補充一萬大卡能量的罪魁禍首沒好感,他天蠍座,記仇大師。瞧對方有些畏縮,不太敢看他,也不說話,方毅沒有耐心繼續等待,再耗下去,隔壁班的餐桶恐怕就要搬下樓了。      他主動打破沉默:「食人獸,找我做什麼?」      「不、不要這麼叫我,學長。」周予銘低下頭,話聲微弱。      「啊。」方毅搔搔後腦,意識到這稱呼確實無禮,「抱歉。」      周予銘將手絞在身後,也道歉:「對不起,剛剛偷吃你的頭。」      方毅有些意外,原來對方是來請罪的,還以為要殺人滅口,他的反感稍微降低,一派輕鬆道:「沒事,你沒看到我的頭長回來了嗎?除了耳釘不見以外,一切安好。」      周予銘看看他耳垂,面露愧疚,語氣堅定,「我會賠你!」      「沒差啦,那東西不貴。」方毅擺擺手,想起自己只是一時興起才買了耳釘,沒必要為難學弟,加上他不打算花時間處理,便不再執著此事。      「謝謝你,學長。」      「不會。你回去吃飯,我也要回去了。」方毅滿腦子都是即將被搬走的餐桶,急著返回教室。      周予銘卻叫住他,「等一下,學長,你早上是不是說,你的身體會再生?」      「嗯,對。」方毅煩了,但面對陌生學弟,他還是耐著性子。      「意思是,我不管吃你幾次,你都能長回來嗎?」      「差不多。」      「不會痛嗎?」      「不會。」      「不會死嗎?」      「……不會。」兄弟,你問題真的很多。方毅忍不住腹誹。      「那你能不能……」周予銘欲言又止。      「我能不能怎樣?快點說。」方毅很想棄這磨蹭的傢伙不顧。      周予銘突然咚一聲跪地,將頭埋在他腳前,抱住他的腳踝,由下而上看他,猶如撒嬌的幼犬。方毅錯愕不已,想把他拉起,低聲罵:「你幹麼?我又沒生氣,等等別人以為我霸凌學弟。」      「幫幫我,讓我吃你的肉吧,我怕我再忍著不吃肉就要殺人了。我現在每天都好渴望吃人肉,看到同學都像看到食物,好香、好餓……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失控咬死他們。我不要,也不可以……拜託,拜託,學長,救我,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你答應我。」周予銘說著,聲音有些沙啞,泫然欲泣。      方毅愣了愣,而後硬是將他身體拉直,喝罵:「你先起來。」      周學弟乖乖在他面前站好,手背身後,低著頭。      方毅將手抱在胸前,「我先問你,你從小到大都吃人肉?」      「沒有,我半年前被一隻狗咬了,昏迷很多天,醒來才變這樣。」      「你家人知道嗎?」      「不知道,我不敢說,他們很愛我,一定會為了我去殺人。」      這學弟似乎是個懂事的人。      「所以你就自己抓人吃?」      「沒有!」周予銘音量拔高,極力否認:「我沒有殺過人。」      「別睜眼說瞎話,要不是我會再生,我已經慘死了。」      「對不起,但你是我吃的第一個人,我保證!我從發病以來就一直忍著不吃人,忍了半年。但我前幾天連續發了三天的高燒,康復後意志力就變得很薄弱,看誰都流口水,今天是真的沒辦法控制自己才吃你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故意要吃你!真的……」周予銘慌張辯解,有些語無倫次,眼眶再度侵紅。      方毅暗罵這人怎麼這麼愛哭?然而看著他焦急的表情,一時間無法生他的氣。      一方面,從他的態度,方毅感受出他的為難與痛苦,另一方面,這學弟太楚楚可憐,除了態度,那彷彿風一吹就倒的外貌亦然,若非親眼見證,他恐怕難以相信這人會咬掉人頭當作早餐。      他軟下語氣安撫:「好,你冷靜,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很乖。」      「謝謝你……」周予銘的雙眼因感激愈加濕潤。      方毅撇過頭,有點想拿東西遮住他的臉,拜託不要用那種犬類眼神看他,「我大概懂了,那你打算怎麼做?」      「你答應了嗎?」      「沒有,你先講清楚,我再考慮。」      周予銘面露失落,「就是我餓的時候,來班上找你,你讓我咬幾口。」      「聽起來好怪。」方毅雖不會疼痛,不過對於被人咬這件事,還是感到有些噁心。      「你也可以把肉切下來給我,我再吃。」周予銘強調。      「用什麼切?切牛肉的刀可以嗎?」腦中產生的畫面太怪誕,方毅笑了一聲。      周予銘聞聲低下頭,明瞭方毅或許不是針對他,他不知為何卻感到難受。      那表情被方毅捕捉到,他收起微彎的嘴角,倚向磁磚牆,陷入沉默……周予銘的請求十分合理,畢竟他或許是這世上唯一能解決他難題的人,但答應成為他人的食物,怎麼想都有點奇怪。      「讓我思考一下。」      「學長,拜託您。」      等等,學弟,別用「您」稱呼我。方毅無聲想著,然後開口:「嘖,我是很同情你啦,可是要我當別人的食物實在有點……」      「學長……」周予銘扯扯方毅的制服袖子。      方毅抬手抽回袖子,周予銘再度拉住他,他又嘖了一聲,搶回袖子。      周予銘喚第二聲:「學長……」      方毅板起臉,嚴肅盯向學弟:「學弟,我告訴你,你不可以……」看到周予銘的瞬間,他語塞了。      那傢伙眸中淚光盈盈,小嘴微噘,雙頰紅潤,眉頭輕皺,被袖子覆蓋的細瘦小手捉著他袖口,像個懂事的小孩,想讓媽媽留下來,但知道她得上班,只敢輕輕地抓,惹人憐的表情讓人不忍訓斥。      這讓方毅整個人不正常了,滿腦子的道理和拒絕來到嘴邊,差點變成「你好可愛」以及「好,包在我身上」。他強忍心動,揚著下巴,維持冷傲,口氣卻不再強硬,「當別人的食物太奇怪了啦……你真的什麼都願意做?」      周予銘見狀,趕緊進攻,「嗯!我可以幫學長去合作社跑腿、幫學長提書包、幫學長做掃地工作,還有……」      「等一下,那你自己的掃地工作呢?」      「叫朋友幫我,嘿嘿。」      ……這人壞透了!他答應下來的話不就是在為虎作倀?      周予銘見方毅皺眉,慌張道:「不只、不只這些,我上面只是舉例而已,學長叫我做其他事也都可以,不要犯法和傷害別人就好。」      「我也不會叫你做犯法的事。」      「學長……只有學長能救我了。」周予銘低頭,「拜託。」      周予銘又想跪下抱他的腿,被方毅伸手拉住,牽起他時,他看見對方眼裡的渴求,彷彿沒有他的答應,世界就會天崩地裂。      不過確實是如此,周予銘不願意傷人、犯法,應該是隻有良心的小怪獸,若被拒絕,等同將他推進犯罪的火坑……而一切都在動搖著方毅視而不見的決心。      被周予銘死纏爛打地央求,方毅有種被拿捏住的不悅感,似是深知他面冷心熱,便竭力將這點利用極致,但想想換個立場,除了糾纏會再生的他,又有什麼方法可以自救?      最終,方毅敗給心軟及同理心,或許也是被周予銘的道德感和堅決撼動了。      「好啦,我答應你。」他嘆一口氣,將目光拋向遠方。趁周予銘尚未緩過神,他回過頭,將餐盒塞入對方手中,「不過在那之前,你要拿著我的碗,去把你們班的飯全部盛給我。」      「蛤、蛤?為什麼?」餐盒在周予銘手上彈跳,險些又接不住。      「什麼笨問題?當然是我要吃啊,你以為我長肉不用力氣嗎?我先和你預告,我每長一公斤的肉就要消耗兩千大卡,意思是,你今天吃我一顆頭,就要請我吃一萬大卡的食物。你早上還不知道,我不逼你賠償,從今以後,除了聽我的話以外,吃完肉都要請我吃相對應熱量的食物,要是能吃的那種,不可以叫我喝一碗公的奶油。現在,你去盛飯,讓我把早上喪失的熱量補回來,不然我就不給你吃了,繼續忍著你的食欲吧。」      周予銘拿著餐碗,凝視裡頭的菜渣,沒有立刻動作。      方毅催促:「快去。」      周予銘抬頭,「我盛完以後,能再吃你一些肉嗎?」      方毅傻了,「你會不會太貪吃?你不是還打包了一些走嗎?」      「我吃完了。」      「我臉上的肉算多吧,你這麼快就吃完了?」      「可能你是我這半年來吃的第一餐,一吃就停不下來……」      「我真衰,遇到一個貪吃怪。」      周予銘又露出我見猶憐的表情,「可以嗎?」      方毅當壞人的計畫徹底失敗,氣得捲起袖子,「要吃,現在就給我吃,吃到飽,我等等不想再看見你了!」      方毅的上手臂因被袖子覆蓋而極少曝曬陽光,雪白膚色和打球曬黑的前臂形成色階。      周予銘看見他的肉,忍不住飢腸轆轆地舔拭嘴角,但有禮貌的他,在吃之前先和學長道了謝。黑色的圓耳從髮叢冒出,皮膚開始慢慢長毛,他化身成一隻擁有熊耳、身體像巨大藏獒的生物,制服扣子被撐開。      方毅被嚇呆了,眼睜睜看著那高他近一米的生物將他的雙臂撕去,吐在地面,恢復人形。他手臂重新長出,變回和兒時一樣的膚色,他看著蹲在地面啃他手臂的學弟,愣愣問:「你咬人會變成這個樣子喔?」      「嗯,能忍的時候會忍著,但現在這樣比較方便咬。」      方毅就這麼注視著周予銘啃雞翅似的,把他的手臂啃到見骨。他撇過頭,突然後悔看完整個過程。

作者資料

阿沿

無法招架濕冷天氣的南部女子。 喜歡可樂餅、氣泡水、瀑布和真誠的人。 曾經怕狗,被自己寫的熊耳藏獒迷倒後,開始嘗試認識牠們。 因為姐姐才開始接觸耽美作品,希望有一天,這本書也能到她的手上。 和你們分享小怪獸顏文字:꒰(つ´Ⱉ`)꒱°. ♡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luversound IG:a_yan.yon Gmail:za.hiruyon@gmail.com 相關著作:《請讓我咬口你的肉【博客來獨家小怪獸書衣版】》

基本資料

作者:阿沿 繪者: 九日曦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深海 出版日期:2024-06-27 ISBN:9786267455234 城邦書號:3PB003 規格:膠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