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甲鬼甲怪:人鬼神靈萬事屋的奮鬥日記(X)無奈日常(O)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甲鬼甲怪:人鬼神靈萬事屋的奮鬥日記(X)無奈日常(O)

  • 作者:顛顛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10-27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書虫VIP價:277元,贈紅利1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 (更多VIP好康)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甲鬼甲怪保你平安.燙銀香火袋*1個(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身為通靈人,他想說: 「鬼真的比人可愛多了!😭」 濟公代言人.粉絲專頁《甲鬼甲怪3.141592》 人鬼神靈萬事屋的奮鬥日記(X)無奈日常(O)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在某些人的世界裡,真的有另一個維度——】 在粉絲專頁上寫著「人神鬼靈界萬事屋,以及濟公師父與厭世弟子日常」,時常分享神鬼故事、民俗常識的人,名叫顛顛——他是研究生、是部落客,更是一名通靈人。 有些人會叫他的本名、有些人喊綽號,但他自己則更認同「濟公弟子」的名號。手上纏著一圈又一圈的佛珠,顛顛的文字和行事風格,倒也有點像大家印象中的活佛濟公——不走道貌岸然的神通,也不似滿嘴怪力亂神的神棍,師承「濟顛」的他,通靈總是簡單明瞭,少了一點規矩,卻又滿溢溫柔與體諒。 在辦事的過程中,他總是不自覺看得太過透徹、深入,也因此為自己帶來很多負擔。他笑說「總覺得自己一直被師父推著跑」,因而很少休息,或是總礙於人情而付出更多。但就是這樣無奈的笑語,才更讓人輕易發現他對人世間的關懷與喜愛。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濟公師父會選擇他作為代言人的原因吧。 #芸芸眾生的見聞記事 #厭世弟子的修行牢騷 #不可不信的民俗分享 #顛顛私密的人生二三事 一窺「神明代言人」無奈卻又感動的日常生活—— 【通靈厭世金句】 .希望我們能成為幫人撐傘的那位,而當我們需要避雨的時候也能夠有人替我們暫時遮蔽。 .我有時候覺得鬼比人可愛,至少鬼達成他的願望會離開;而某些摸不著心思,整天想著算計的人們,麻煩多了。 .希望有找過我們幫忙的朋友,都能夠好好地為自己而活,不用活在被控制,跟情緒勒索的世界中。 .重新回顧那段記憶的目的,是理解問題本質,告訴自己這段經歷給自己的意義,重新整頓身心後再出發。 ——摘自書中內容

目錄

給麻瓜同伴的《甲鬼甲怪》閱讀指南——朱宥勳推薦 #芸芸眾生的見聞記事 #厭世弟子的修行牢騷 #不可不信的民俗分享 #顛顛私密的人生二三事

內文試閱

  給麻瓜同伴的《甲鬼甲怪》閱讀指南——朱宥勳推薦      這本書由我寫推薦序其實滿奇怪的:因為我是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甚至,在我更激進的青少年時期,我認為所有的宗教,都是一種自覺或不自覺的詐欺。      不過,更奇怪的是,這樣的我,確實也是「甲鬼甲怪」粉絲專頁的長期讀者。忘記從哪一篇開始,但只要粉專貼文有更新,我是一定停下滑動的手指,直到讀完為止。      因為我雖然不信鬼神,卻對「創造鬼神之說的人類」有興趣。或者更進一步說,是對於「人類如何用他們創造出來的鬼神,來完成自己的目的」。如果有人拿來斂財騙色、傷害他人性命時,那自然就是「邪教」——比如前幾年轟動一時的「日月明功」就讓我非常傷心。那個邪教犯案的地點「默園」,可是日治時期一位重要作家陳虛谷的宅邸呢。本應是傳承文明之光的據點,卻盤據了人類最頑冥污穢的邪惡,這樣的命運轉折也未免太殘酷了一點。      相反的,我非常喜歡那些「用看似迷信的鬼神之說,引導人們做出好事」的例子。比如在一些白色恐怖時期的故事裡,會有「丈夫下落不明、妻子到廟裡問下落」的故事。許多寺廟的乩身一看到這個組合,大概就猜到了背後的冤屈,一概回答「丈夫已經去世,請妻子勿掛念,要好好生活」。丈夫是生是死,我們很難確定;但要好好撫慰生者的心思,卻比什麼都溫暖。或在近幾年,也陸續有許多寺廟為了改掉「女性生理期不得進廟」的歧視傳統,以擲桮或詮釋神諭的方式,提出解套的說法。那些說法都能巧妙地在「不傷害傳統情感之下取得進步成果」,每每令人歎為觀止。      而這種想法,或許就是我與「甲鬼甲怪」能更進一步結緣的原因。2022年初,我正在寫自己的小說《以下證言將被全面否認》。其中一個篇章,就希望去想像「臺灣人會如何以宗教力量撫慰戰爭傷痕」。於是,我冒昧以讀者的身份,向「甲鬼甲怪」請教。他非常熱情地幫助我,並且還揪了好幾位出身不同、同樣對宗教事務有所專精的朋友,讓我一次問個飽。小說成敗當然由我負責,但和他們的一系列討論,讓我看見宗教作為一種文化的深邃與美感,那是即使不信鬼神的人,也能夠體會到的。比如說,他們再三告訴我:過去的臺灣人面對鬼魂作祟時,處理的方式通常不是「鎮壓」,而是「祭祀」。這是一種「化敵為友」的邏輯,不因為鬼魂是異類而任意打殺,也不是「敬鬼神而遠之」,反而是透過協商、結盟、互助,讓可怕的存在變成可靠、可親的存在。我總覺得,這似乎可以解釋臺灣人的許多思考方式;你可以說有點功利,也可以說有某種純真與溫和的成份在內。總之,非常臺灣。      我也是帶著這樣的心情,興味盎然地讀完《甲鬼甲怪》全書。抱歉啦,我心底深處,還是有某個角落認為「這一切一定能找到別的解釋」。不過,如果連我這麼麻的麻瓜都覺得這些文章好看,我想信不信邪大概都不影響你享受這本書。我特別喜歡的,是那些「祖先來亂」的故事——各個軟爛而不負責任的、通常都是異性戀男性的祖先,即便成了牌位上配享香火的名字,卻還是如生前一般不斷製造麻煩。熟悉臺灣文學的人必定知道,凡是在一部描寫家族故事的小說裡,男性長輩只要沒把家產敗光,就已經算是非常優秀的男人了。大多數故事,都是男性長輩吃喝嫖賭搞得全家烏煙瘴氣,然後由阿嬤、妻子或哪個阿姨支撐大局,一個家才不至於分崩離析。如此說來,無論是那些臺灣文學小說,還是《甲鬼甲怪》的祖先故事,顯然都非常「寫實」——如果它們不是觀察到類似的「現實」,又怎麼能寫得這麼合拍合縫、分毫不差!      因此,若要說《甲鬼甲怪》最讓我驚艷之處,莫過於「鬼神之事,都是人事的折射」;同理,人事的狗屁倒灶和多元進步,也同樣反射在這些「鬼故事」裡。所以,《甲鬼甲怪》裡面真的有男鬼性騷擾男人的故事,顯然情慾並不在肉身消滅了之後就消停;《甲鬼甲怪》一系列「四姐一弟」的故事,更是最「本土」的性別觀察,這些家庭當中根本不必真的有鬼,就已經被種種執念扭曲得不成人形了。更有甚者,是各路神明不同的性格:雷厲風行的關公,不擇手段的雙連文昌帝君,乃至於熱心隨興的濟公師父,都寫得活靈活現。小時候讀希臘神話,專家導讀常常會說:在希臘人的世界觀裡,神明也有七情六慾,雖然神力無窮但各有個性,所以祂們的故事也能引起我們凡人的共鳴。在我「激進無神論」的青少年時期,甚至因此覺得這是西方文明比亞洲文明更「進步」的特色之一,但顯然這是我認識不足了,若要說起「神之性格」的鮮活多變,臺灣的眾神恐怕是完全不遑多讓的。《甲鬼甲怪》的每一篇章,幾乎都能讓讀者感受到強烈的個性。      「宗教原是為了勸人向善、使人變得更好」,看似是一句沒有什麼爭議也沒有什麼創見的空話。然而,在讀完《甲鬼甲怪》各種各樣奇特的「案例」之後,我卻對這句話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向善」、「變好」自然是人們的追求,但人生百百種,又怎麼可能只有一兩種「向善」、「變好」的途徑?由此說來,不同的「神之性格」和不同的「鬼之性格」,或許正是讓我們看到人類心思之複雜。有多少種心思,就有多少種困惑與焦慮,也就需要多少種不同的引導方式。這一點,在不同廟宇的籤詩、楹聯裡,我們就能看見非常多樣化的風格。有溫柔撫慰型的媽祖,有快刀斬亂麻的關公,更有鐵面無私的城隍——比如我非常喜歡「臺灣府城隍廟」的楹聯:「威恩原並濟求鍚褔何不為善,靈神非可賂望赦罪豈在燒金。」種種風格差異,對應的就是不同的「向善」、「變好」之路吧?      由此,《甲鬼甲怪》書中的某些篇章強調的「不能強求」之心,也就可以理解了。任何神明再怎麼法力無邊,也一定有無法渡化的人;那或許是另外一位神明的強項,也或更是「事主必須自己想通」的功課。如果理解了這一層,宗教不但不是「欺瞞」,反而是無比「真誠」的——再怎麼樣,人生都是自己的。鬼神的世界我感知不到,但鬼神之事所能引申的教益,我是實實在在地,透過《甲鬼甲怪》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      謹以此序推薦本書。             #芸芸眾生的見聞記事      狐狸遇太子      狐狸剛滿二十歲時,隱隱約約知道自己被某個看不見的東西跟著,只是去宮廟問都說「不知道」、「不曉得」、「不能說」、「時間還沒到」……等等,狐狸深感不耐煩,所幸就不問,繼續過安心生活。      沒多久碰上一場自摔的車禍,似乎被打開了通靈體質,也碰上了鬼扯的事——他轉頭一看,便遇上一位神明找上門來。      這位神明與其說是神明,根本就是地痞無賴。之所以跑來找狐狸主要是希望可以請他幫忙道歉。      這位神明跑去某一間台中的廟宇,跟其他精怪鬼靈賭博,結果輸個精光,最後跑去恐嚇同間廟的土地公要偷香油錢再賭,還威脅要祂們不能告狀。      後來當然去一狀告到主神那裡去了,所以這個神明就逃跑了。      這位神明其實觀察狐狸很久,很想找他當乩身,但機緣還要過幾年才會到,所以一直都在旁邊等待時機到來,要找上門簽本票(?)。      結果因為出了這種恐嚇偷錢這等大事,加上前陣子靈感被打開,狐狸就提早幾年被纏上了。所以狐狸成為乩身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帶這尊神明去廟裡道歉,自掏腰包買金紙去幫忙還債。      講到這邊,你是不是覺得這是一個無賴神明,覺得應該只是土地公一類的小神?      沒有,這位神明是三清道祖其中一尊。      「三小?你是認真嗎?」我問狐狸。      「不然你自己叫你的濟公師父去看看。」      我請師父去瞧瞧,對方還真的是三清道祖體系的一尊小神……不要問我哪一尊,因為問不出來。      看起來像三清,但更像是三清道祖學院一類剛出來的畢業生,只是仗著自己是三清學院出來的,就瞧不起其他神的那種不良神明。但成為三清已經好幾十年,沒有做出什麼成績,也凹不到乩身,一事無成。      說白一點,就像是仗著自己頂大畢業就出來炫耀,但除了能炫耀學歷之外,什麼都沒有的魯蛇流氓。      本想說這尊三清應該能幫到狐狸什麼,但祂其實是附在狐狸身上,吸取能量,什麼事情都不做,大吃軟飯坐在沙發喝啤酒。根本就《凱洛與星期二》裡面,出現的寄生型詐騙機器人。      這尊三清流氓更糟糕的是,會一直去干涉狐狸的工作、社交,還一直嫌狐狸的朋友都是一群Gay,叫他不要往來,逼迫他切斷關係。整陣子的七月,狐狸過得極度不好,氣場跟人的狀態差勁到不行,不能好好出門,也沒辦法脫離這種困境。      我很生氣地說:「這尊三清到底有什麼值得令人尊敬的點啊?」      「之後就發生了一件事情。」      狐狸有一天經過了一間太子廟,太子爺看到他身上的廢物三清,認為再這樣下去狐狸只會越來越糟糕,於是就跟三清搶乩身。一個是修煉幾百年,有自己神像跟廟宇的太子;一個是三清學院畢業幾十年,一事無成的廢物三清,誰強誰弱就一目瞭然。      當然結果是太子爺打贏,雖然後來三清拉了其他不良神明想把狐狸搶回來,最終都還是被太子爺打跑,一聲都不敢吭。      後來三清這番不良素行自然也被太子爺告狀,狐狸說後來就再也沒看到三清,現在也跟著太子爺修煉。      不知道經歷過這件事情後,三清學院有沒有皮繃得跟緊,要好好調教自己的畢業生跟學生了呢?      柯基      柯基是一個體質特殊的朋友,是與鬼怪靈異現象無緣的超級麻瓜。      雖然普遍大家都會覺得自己是麻瓜,什麼都看不到,但不太可能完全「感受不到」。      好比去人煙稀少的山林裡,雖然看不見,但仍能感受該地有些騷動或生物在活動;明明空無一人的走廊,走起來卻覺得擁擠緩慢;進去廟宇,感受背脊發涼、發熱,耳朵開始有點癢癢的,可能都是跟靈界接觸的表現。      換做是日常一點的說法,第六感、直覺、既視感、危機意識、創意靈感、買樂透、抽卡(?)……大家可能都有遇過難以解釋的玄學現象,代表大家都能感受到一點非物理,或科學上還不能解釋的事物。      然而柯基卻是一個完全感受不到,連一點靈異經驗都沒有大麻瓜。      之前他家裡發生一些事情,祖先來找家人傳話,媽媽跟姊姊都有被干擾,整個人覺得很煩躁,但柯基卻什麼都沒有感覺,連託夢都沒有;連鐵齒的不可知論者都覺得陰森的海邊,他也覺得沒事、沒問題;原本卡陰卡得要死的朋友,拿著他帶在身邊五年的護身符,再也沒有經歷到靈騷現象。      「……等等,話說回來,我身上帶的護身符,該不會都是這種效果吧?」柯基聽到他的護身符效果,不禁問了這句。      我疑惑回問:「你問這句的意思是?」      柯基說:「我只是想到之前陪朋友去某間土地公廟拜拜,他說那間很靈驗,只要捐香油錢,拿了香火袋或護身符,通常工作或買樂透之類的,都會有顯著的效果……」      「你是期待拿了護身符之後,運氣可以變好一點,可以買張樂透或刮刮樂中獎一下嗎?師父說這些祝福也都被擋掉了,所以沒效。」      柯基聽到我講這句之後,像是被打擊一般,愣了幾秒鐘才慢慢回神,喃喃自語:「我只是想說手遊抽卡至少閃彩光機率可以高一點而已……」      我本想講些安慰話,但對於已經在牆角默默蹲著的柯基,大概沒什麼用。      不過他吃麥O勞之後,心情就會好了。      #吃東西就會振作的柯基      自從我們發現他的特殊體質之後,嘗試做了不少實驗,包含要戴多久才能夠讓人絕緣、什麼樣的材質效果比較好、給哪種人戴比較適合等等。有時候有效,有時候沒效,有太多不確定性,但起碼對於某些過分敏感的朋友苦主來說,柯基的手環是救命稻草。      一段日子下來,我有默默發現柯基並非完全的麻瓜或絕緣體,有一尊特別限定的神尊可以與他接觸——玄天上帝。      柯基回憶自己小時候,莫約1~2歲時有得過川崎症,家人緊張地到處求關帝、王爺、媽祖……諸位神尊,祈求保佑他平安。嬰兒病床旁掛了不少求來的香火袋跟護符,拖了好久才平安度過。      因緣際會下,他們去過幾間主祀上帝公的宮廟,透過擲筊進行一波海龜湯問答後,得到幾個結論:      一、柯基原本也是敏感體質,川崎症某部分,是鬼怪干擾影響造成。      二、當時玄天上帝路過,不忍看見柯基這麼痛苦,才在他身上加諸祝福。      三、這個祝福只能讓他跟玄天有稍微感應的能力,但不是現在。      柯基說當知道自己與玄天上帝有聯繫後,才發現住了二十年的地方走出巷口轉個彎,就有一間玄天上帝廟。但在這之前,他都沒有發現、注意過。      「……這真的是太邪門了。」      「你要習慣,這種事情可能只會越來越多。」      我與朋友J提到柯基的狀況之後,J思考了一下,說:「你可以觀察柯基的睡姿,是不是蜷縮起來,或是會抱著東西睡,或是平常有種縮起來的感覺,低頭彎彎的。我看到有一個保護罩,可以讓他躲避和神神鬼鬼接觸。」      經由幾個方式確認與詢問柯基,雖然這狀況真的很莫名,但上帝公在他身上放的是一個龜殼。      對,就是綠色的龜殼。      「……你這樣我只能想到馬力歐的那個龜殼。」      柯基這樣吐槽。

延伸內容

|專文推薦| 朱宥勳/小說家、文化評論者 |掛名推薦| 廖振凱/電視劇《通靈少女》編劇) 潤男/情慾圈的妖魔鬼怪 Podcaster 謝宜安/作家 羅毓嘉/詩人

作者資料

顛顛

神明辦事人,目前隱居模式。 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系,台灣史研究所肄業。意外把做史學的方法,用在解決靈異事件的怪人。 不小心在一百多年前的台南新報翻到袁世凱二創戀愛同人小說,結果搞到碩士沒畢業。目前想要找時間翻譯《恋の袁世凱》來荼毒世人。 FB:gaykuigaykuai314

基本資料

作者:顛顛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23-10-27 ISBN:9786263569058 城邦書號:SPB7G00017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