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七時吉祥(上下)【特價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七時吉祥(上下)【特價套書】

  • 作者:九鷺非香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10-18
  • 定價:560元
  • 優惠價:79折 442元
  • 書虫VIP價:442元,贈紅利2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19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一輩子太長,我只爭朝夕……做掉他,我就踏實了。 七種戀愛滋味一次品嘗!打打鬧鬧就七生七世的曠世絕戀!(?) 月老府仙女小祥子╳昴日星君麾下仙君初空,作亂範圍跨越三界,搞笑指數破天的經典仙俠! 「你從哪裡學來的招數!勾引人……要不要這麼成功!」 .人氣言情作家九鷺非香最搞笑古裝仙俠成名作! .橫掃言情榜單、好評度超高的爆笑愛情喜劇! .「火箭少女101」村花楊超越搭配《傳聞中的陳芊芊》丁禹兮主演! .九鷺非香編劇,原作者加持燒腦反轉快穿流劇情! .愛奇藝高規格製作,打造華麗幻彩感天上人間! // (上集) 「一、賠錢。二、拿你的肉體來贖罪。」 初空冷笑一聲。「妳是什麼東西?」 小祥子將手指捏得卡卡響。「我是讓你人生從此變得黑暗的烏雲!」 月老府的祥雲仙女,遇上了昴日星君府的初空仙君,一見面兩人就結怨,打得不可開交! 從殿內戰到殿外,還沒分出勝負,已經打亂了滿屋的紅線。 為了懲罰二人,玉帝判他們下凡歷七世情劫,還找來煽情大師托塔李天王負責劇本。 第一世,小祥子帶著記憶,一心想早點搞死初空、趕快轉生到下輩子,可陸海空卻一心喜歡著青梅竹馬的宋雲祥…… 第二世,徒弟祥變得癡癡傻傻,師父空不得不擔起照顧她的責任。人是他在管,也是他在罩,天上地下,誰敢動她…… 第三世,堂堂神仙互毆,居然不小心轉了彎投胎到畜生道,成了老虎祥跟野豬空! 接下來…… 不打不相識的兩人,要如何才能擺脫命運的編排? (下集) 他怎麼可能喜歡我,我怎麼可能看上他,總之我和那個人,不可能搞在一起!那時我之所以這樣那樣一定是下界的時候糊塗了! 歷劫三世,小祥子與初空在人間身分變換,兩人間的糾葛有時纏綿悱惻,有時虐戀情深,愛恨交織,纏繞不休。 可歷劫完成回到天上後,卻會立刻感受到無盡的羞辱羞愧羞惱! 但其實細細品味,卻又能感受到對方的好,那些擔憂跟付出、牽掛與淚水,都真真實實地存在過他們的生命中…… 這一世,小祥子成了將軍,初空則投胎成公主!將軍祥在朝上與皇帝鬥智時,公主空當先要受的,便是女人的生理之苦,他忽然對女子們充滿了敬意…… 接下來的轉世,纏繞糾結的紅線,又會怎樣綑綁兩人? 下輩子,下下輩子,我都得撞見你。 //

內文試閱

  那一天,一個惡夢一樣的男人不知從頭頂上幾十重天摔下來,一頭扎在月老殿前的祥雲地毯裡,弄出的聲響就像是我偶爾腸胃蠕動後放出來的屁。      我打著瞌睡,半夢半醒地掃了他幾眼。      紅衣少年艱辛地從祥雲地毯中拔出腦袋,眼神一和我對上,他登時便惱了。「臭丫頭在旁邊看著,也不知道過來幫小爺一把!」      我被他罵得精神了些許,睜大眼認真地盯了他一會兒,道:「你這不是出來了嗎?」      他狠狠地瞪我一眼,一邊拍著身上的華服站起來,一邊不屑地鄙視我。「一看妳就是窮酸月老府上的侍女,沒眼識。」      我懶懶地打了個哈欠,扭了扭屁股,換了個更悠閒的姿勢倚坐在階梯上,掏了掏耳朵道:「眼屎沒有,耳屎被吵出了一堆,你瞅。」說著將手指上的東西彈出去。      少年極度嫌惡地側身躲開,眼裡的鄙視更是滿滿地溢出來。「哼,窮酸主子果然養窮酸的丫頭。」      我平時雖然也不大待見月老那個愛偷酒喝的老頭,但好歹他算是我的主子,供我吃、供我喝的,一起過了幾百年,面子上也是一家的。一家人可以互相嫌棄,卻容不得外人來說半點不好。      我瞇著眼,上下打量少年一會兒,道:「聽聞昴日星君府上的人都學得滿身騷包打扮、一臉傲嬌相,一府十二個小子,一個比一個『豔麗』,令天界豔羨。本來我還不信,不過今日見仙友如此打扮,確實是讓窮酸丫頭我開了回眼界。」我盯著少年氣青了的臉,得意地笑。「敢問仙友在其中排行第幾啊?」      「臭丫頭放肆!」他揮手化氣為形,一道長鞭狠狠甩了過來。      我平日雖懶,不喜歡做其他事,但自從知道手上功夫落了下乘便要受人欺負這個道理後,我就沒落下過修煉。混了幾百年,仙法也算是有點小成,他這記鞭子雖然來得又狠又快,但我還是堪堪接了下來。      只是他突然出手,我沒有防備,用來抵擋的團扇竟被鞭子絞了個粉碎。      我霎時愣了。      天界的物價不高,但月老摳門得離譜,素日裡給的零花錢,我買了幾斤酒喝便不剩多少,這團扇是我攢了好幾十年的錢,求了織女許久,她才答應便宜賣給我的,我還沒把玩幾天,這……這渾蛋竟給我絞碎了?      我分不清心中這澎湃的情緒到底是悲是怒還是痛,只覺得今日定要將這小子的底褲扒了,狠狠抽他一頓屁股才消得了氣。我擼起袖子,將百年懶得紮一次的頭髮盤到頭頂上。      「你過來。」我一邊盤頭髮一邊道:「兩個選擇。」      他手裡拿著鞭子,一臉不屑地看著我,脣邊還帶著欠收拾的笑。      拍了拍盤得緊緊的頭髮,我站在月老殿前的階梯上,比出了手指。「一、賠錢。二、拿你的肉體來贖罪。」      少年一聲冷笑。「妳是什麼東西?」      我將手指捏得卡卡響。「我是讓你的人生從此變得黑暗的烏雲。顫抖吧,少年。」      他一挑眉,對我的勇於反抗很是驚訝。「小侍女區區幾百年的修為竟敢和爺叫板,哼,膽子不……」      他話音未落,我小施法術,令他腳下的祥雲地毯變得如泥沼一般黏稠,讓他的雙腳深陷其中。少年有些怔愣,趁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我亮出了白白的牙齒,然後猛地撲向他的懷抱。      少年很是驚駭,奈何雙腳被縛住,動彈不得。我攀住他的肩,笑了笑。「肉很香嘛。」而後毫不猶豫地一口咬下去……      我法力確實低微,在這些神仙動輒幾千年、幾萬年的修為排行中,我或許連塊渣也算不上,用法術打在人家身上和撓癢似的,我才懶得費那力氣去鬥呢。左右天規在那裡,他是不能弄死我的,我便先讓他見了血再說。      咬肌緊鎖,我又加了把勁,少年大叫一聲之後驚呼連連,一時也沒想到用法術,拽著我的頭髮就往後扯,將我之前盤好的頭髮也抓亂了,我緊緊抱住他的腰死也不鬆。      「妳是狗妖嗎!不對!妳是王八嗎!妳個小王八蛋!鬆口!」      「賠閒!唔然,肉滋啊來!(賠錢!不然,肉撕下來!)」我含糊不清地說。其實,我覺得平日裡我還是個與人為善的小仙,若不是這傢伙讓我數十年的積蓄打了水漂,我是斷不會如此強悍地與他理論的。      糾纏了一會兒,我嘴裡的口水開始不受控制地往外流,混著他的血,浸溼了他肩頭的那片紅衣裳。我覺得這樣有些不大禮貌,於是便鬆了嘴,將嘴裡的唾沫盡數嚥下去,道了聲:「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吐你口水的。這塊溼了,我換個地方咬。」說完立馬換了個地方咬住,繼續狠狠道:「賠閒!唔然,肉滋啊來!」      少年愣了好一陣子,貼在他身上的我明顯感到他的胸腔在大力地起伏,他氣得顫抖。      「妳咬人居然還嫌髒!妳還嫌我髒!」說著他將長鞭折了幾折,變成了短鞭,隨後「啪」的一聲,我覺得臀部一陣麻木,然後刺痛感慢慢滲進肉裡,我「嗷」的一聲,鬆開了他。      我愕然又驚怒。「你毀了我的東西不賠錢,居然還敢抽我屁股!」      他同樣愕然又驚怒。「妳居然還敢橫眉豎眼地和小爺說話?爺抽妳不應該?不應該?不應該!」      他說一句「不應該」便抽我一下,我只覺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燒上腦門,變成一股股按壓不住的邪火,幾乎要燒破天靈蓋。      「沒人抽過我屁股!」我大叫,聲音尖厲,腦袋狠狠對著他腦門一撞,這是一招同歸於盡的招數。他雙目眩暈,我也開始眩暈,沒法再分心控制腳下的法術,祥雲地毯又變回原來的樣子。      少年此時也被我撞暈了頭,我拽著他的頭髮狠狠搖了一會兒,他便失去平衡,摔在地上。躺下沒一會兒,很快的他就找回一點兒神志,又抓住我的頭髮,將我往地上按。      我們倆一邊滾一邊打,從殿外一直打到殿內,扯頭髮、插鼻孔、掐耳朵,半分法術沒用上,彷彿陷入了用拳頭解決問題的執念,打得那叫一個血肉模糊。      不知糾纏多久,撞翻了多少書案,終於驚動了醉在月老殿後院裡的月老。      「哎呀!嫦娥姊姊啊!」月老大叫。「紅線啊!紅線全亂了啊!」      ◎      我猶記得在那場驚了天的鬥毆之前,我曾與那惡夢一樣的男人說過一句話,我說「我是讓你的人生從此變得黑暗的烏雲」。事後想來,那句話,我說得實在是過於片面了。      我們倆頂著青腫的臉跪在玉皇大帝面前,玉帝老頭聽聞我們倆將月老殿中的紅線全數打亂之後,他沉凝許久,陳述了一通「和為貴」、「做錯事自然得受罰」的屁話之後,淡然地吐出一句話:「你二人毀了天下有情人的未來,便罰你二人歷七世情劫,也順道化一化對彼此的怨氣吧。」      「等等……」跪在我身邊的少年冒死打斷玉帝的話。「您是說,讓我和……她?這個悍……悍……漢子一樣的女人歷七世情劫?」他聲調有些變,想來是嚇得不輕。      我也嚇得不輕,翻著死魚眼驚駭地瞪著玉帝。見玉帝確認地點頭,我渾身一軟,只覺所有的希望都離我遠去。我才知道,以後一段時間裡,不僅我會成了少年人生中的烏雲,他也會成為我的烏雲,我們倆撞在一起,摩擦起電,成就了一片巨型雷雨雲。      「小祥子,妳既是月老下屬,此七世情劫便不宜由月老經手。」玉帝沉吟了一會兒。「托塔李天王何在?」      五大三粗的漢子手中托著金塔,三步踏上殿前,一抱手,聲色渾厚道:「在!」      玉帝摸了一把長長的鬍子,淡淡道:「嗯,這事便交由你來辦吧。」      「是!」      他精神抖擻的回答讓我心臟狂跳,我深呼吸,仰頭望向李天王,天界富足而安樂的生活養出了他一身肥美的膘。彷彿知道我在看他,他也扭過頭來,深埋在大鬍子裡的嘴不知道咧出多大的弧度,擠得整張臉的肉都堆了起來。大叔笑得如此甜美……      我只覺心臟一陣緊縮,忙捧住心臟,深深呼吸,向來健康的我此刻竟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玉帝滿意地點點頭。「嗯,如此,小祥子妳可還有什麼話要說?」      我想說,月老殿裡的紅線左右也是月老那老頭喝醉之後自己胡亂牽的,打亂了就讓他再胡亂牽一通好了,實在犯不上用如此狠毒的招數來整治我啊!      我一回頭,看向凌霄殿右側的大臣隊列裡垂頭站著的月老,他也正可憐巴巴地望著我,一副求我不要揭穿他的哀求樣。      我扭過頭來,不停地深呼吸,緩了好一會兒問:「我可以罵街嗎?」      「不行。」      「我……無話可說。」      玉帝又滿意地點頭,眼神一轉,落在我身邊的少年身上。「初空,你可有話要說?」      初空……原來這個少年竟是昴日星君府上那十二個少年當中的老大,人間每年頭一個月便是他在打理。我現在才知道要和我一起歷七世情劫的少年身分,我仰頭望凌霄殿上浮華的天花,這是多麼諷刺的世界。      少年在我身邊沉默許久,直到我好奇地將目光落在他臉上,他才慘白著臉道:「這一次,打亂月老殿的紅線,實在是我二人的過錯,不過,我可以對昴日星君發誓,這個女人打亂的紅線一定比我打亂的多,所以,可以每一世都讓這個女人更慘一點嗎?」      我暴起,又想扒他底褲了。忽地肩頭一沉,是李天王走到我身邊,他將我按下去,淡定道:「我會公平地衡量各人功過。」      李天王雖然身材走形了,但是剛正不阿的脾氣還是沒有變的。我心酸而感激地點了點頭,覺得這個世界還是有愛的。      事情判完了,眾人各回各家,出了凌霄殿的大門,隔了老遠我便聽見李天王渾厚的大笑聲。      「我最愛看小媳婦苦追相公的戲碼了啊哈哈哈!」      我在天界簌簌的風聲中,慢慢僵立成一個寂寞的背影。      月老送我到地府後,拍著我的肩嘆息了一會兒。「小祥……」我狠狠一瞪他,月老識相地將後面那個「子」字吞進肚子裡,他又嘆了口氣道:「妳這一去,月老殿又得有許久沒人守了,老頭我該如何是好啊。」      我撇了撇嘴道:「你少喝點兒酒就當給我積德了吧。」      月老一臉落寞地捏著白鬍子。      我心中有些不忍,這老頭平日雖然摳門了些,迷糊了些,不可靠了些,但總的來說對我還是不錯的,沒有像別的仙君那般對自己的仙童嚴厲打罵。我心軟地安慰他:「天上一天,人間一年,七世情劫最多不過耽誤一年多的時間,我很快就回來了。」      月老搖頭嘆息,駝著背憂傷地回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地府陰森的黑暗中,我才轉過頭來打量高高豎起來的牌坊,「幽冥地府」四字顯得格外陰森。取下腰間酒壺,我仰頭飲了口烈酒,邁步踏入牌坊之下。      我想,沒什麼好怕的,就當是出來見見世面吧。      鬼的數量一日比一日多了,奈何橋前規規矩矩地排了六支隊伍,六個小鬼分別給排隊的鬼魂分發湯水,身軀巨大的孟婆坐在一邊閒閒打著瞌睡。      我隨意選了一支隊伍,也規規矩矩地排了進去,一路慢慢挪,等孟婆湯都要發到我手裡了,我也沒見到初空那個渾小子。正在琢磨他是不是已經投過胎了,忽然一道金光在陰暗的地府中一閃,耀眼得讓眾鬼眩暈。      我往後一打量,一身紅衣的騷包德行,可不是那小子嘛。      此時他身邊還站著一個粉衣少女,初空一改與我打架時的凶悍樣,眸光柔柔地落在粉衣少女身上。死寂的地府中,除了忘川河水潺潺流過的聲響外便再沒什麼響動,他的聲音清清楚楚地傳到每個鬼的耳朵裡。      「鶯時,不用擔心,我很快就回來。同是男兒,李天王斷不會讓我吃虧的。」      「話雖如此,但初空哥哥你還是要注意安全啊。聽說月老殿那個小祥子脾氣很是古怪,你……你與她在一起,要小心提防些……」      我望天,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到底做過什麼古怪的事,讓這小白花一樣的姑娘如此形容我。      小鬼難聽地咳嗽兩聲,提醒我接過湯碗。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正打算乖乖仰頭喝下孟婆湯,忽聽初空那小王八蛋放出狂言。      「放心,那悍婦脾氣雖怪,但智力與武力皆在我之下,憑她,還不能讓我怎樣。」      額頭上的青筋一凸,我瞇起眼,轉頭望向那個人模狗樣的男人。      初空又道:「待我將那小祥子當太監一般使喚了七世回來……」      「太監」二字將我的神經刺得輕輕一跳,手中的孟婆湯跟著微微一顫。      那方,初空繼續說道:「我再陪妳一起去晨星殿數星星。」      「數你大爺……」我一聲吼,在小鬼驚愕的目光中將手中涼涼的孟婆湯劈頭蓋臉地向那傢伙砸去。湯全灑在空中,碗卻正中初空的側臉,他一聲悶哼,捂住了臉。鶯時嚇得大叫。      我指著他那一雙在之前「交鋒」中被我揍得青紫的眼,譏諷道:「睜著一對熊貓眼說瞎話,你也不嫌蛋疼。」      初空緩了好一會兒才忍下疼痛,他抬起頭來,雙眼中蘊藏了駭人的暴怒。粉衣的鶯時在他身邊嘰嘰喳喳地喚著,望著他的臉直呼心疼,活像是砸了她一般。      我用鼻子哼出一聲冷笑,初空咬牙切齒地望著我。我瞧見他手中正以法力凝氣,彷彿要將我一巴掌抽死,我心中陡然生怯。畢竟,若要鬥法的話,我比初空確實還是不如的。      這時,身邊的小鬼猛地回過神來了。「妳……妳把孟婆湯砸了!妳要造反哪!」      他尖厲的聲音刺破了孟婆瞌睡中的鼻涕泡泡,孟婆龐大的身軀一動,眼瞅著便要醒了,那種常年受地府浸潤的陰暗氣息一動,不過是朵小祥雲的我立即腿一軟、膽一寒,劈手直指初空道:「是他!他要造反,那小渾蛋不想喝孟婆湯,所以之前威脅我,先讓我來做實驗,看看不喝湯會有怎樣的懲罰!我都是被逼的!」      「嗯?」一個帶著初醒沙啞的渾厚女聲在昏暗的地府之中迴響,沉沉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誰不喝我熬的湯?」      眾鬼霎時悚然直立。      孟婆龐大的身體站了起來,足足有兩丈高!陰影一時間籠罩了整個奈何橋。      彷彿看到摔在初空面前的碗,孟婆一怒,大喝道:「誰敢不喝湯!老娘成天熬湯熬得多辛苦,你們這些小王八蛋竟敢浪費老娘的心血!」說著,巨大的身軀「咚咚」地踩過眾鬼魂的身體,直直衝初空奔去,速度奇快,與她的體積完全不符。      鶯時嚇得目瞪口呆、面無血色,初空也是一臉愕然。眾鬼魂同樣嚇得魂飛魄散,四處亂竄。      我左右看了看,見沒人注意我,便一溜煙地跑過奈何橋,直奔六道輪迴而去。      投入輪迴之前,我回頭一望,只見奈何橋前一片塵土飛揚,跑的跑、叫的叫,孟婆將初空緊緊捉在手裡不停地訓斥,唾沫星子噴了他一臉;而初空則緊緊盯著我,怨毒的目光彷彿要將我千刀萬剮。      我頓了頓,覺得自己做得有點不對……      於是我在跳入輪迴道之前,對他豎起了大拇指,然後狠狠往下。      被孟婆捉住的他面色變得更為難看,我拍了拍屁股,高高興興地投了輪迴。      初空是肯定逃不過喝孟婆湯的境遇了,這第一世,我比他先出生,我有前世的記憶,我比他更為強大。換句話說……      小渾蛋,你就等著死吧!

作者資料

九鷺非香

當紅人氣作家,擅於將千種人性、萬般情愛融於獨屬於她的玄幻江湖中。其筆下人物鮮活多彩,情節出人意料,每部作品都透露出非一般的活力與灑脫,深受讀者喜愛。

基本資料

作者:九鷺非香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3-10-18 ISBN:4717702295790 城邦書號:SPB7F000368 規格:膠裝 / 單色 / 62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