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史魁鐸山莊殺人事件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史魁鐸山莊殺人事件

  • 作者:東川篤哉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10-19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書虫VIP價:332元,贈紅利16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1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推理要在晚餐後》超人氣作者東川篤哉,正宗幽默推理必看代表作! ●日本光文社暢銷百萬本《烏賊川市》系列第一彈! 日本淳久堂書店、紀伊國屋書店、丸善書店、Tsutaya網路書店、文教堂書店、三省堂書店、Book 1st書店、誠品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書店 一致好評推薦! ●令人不禁會心一笑的精彩小說……不過這份風趣或許是「陷阱」。 這是精湛的道地正統推理著作,性急的我現在就等不及續集問世。 ——有栖川有栖 【故事簡介】 戰力超低的偵探要擔任護衛? 各有特色的人們住進一間詭異的旅館。 偵探這次是否真的能夠華麗破案? 門前連雀都羅不到的鵜飼偵探事務所,迎來期盼已久的委託人。 這名男性居然是烏賊川市知名企業的社長小峰三郎。三郎委託的內容是在聖誕節和他一起入住史魁鐸山莊,保護他不被恐嚇犯襲擊。座落在懸崖峭壁,外觀獨特的史魁鐸山莊大雪紛飛,明顯是會發生離奇事件的氣氛。偵探與助手陶醉享受美酒與溫泉的時候,殺手悄然接近…… 每個人看起來都很可疑! 驚天動地的真相為何?

目錄

序章 第一章 鵜飼偵探事務所 第二章 烏賊腳海角的史魁鐸山莊 第三章 失蹤的早晨 第四章 警部與前警部補 第五章 殺人的夜晚 第六章 二十年前的命案 第七章 地底探險 第八章 棒球咖啡廳與KTV 第九章 偵探的陷阱 第十章 槍戰 第十一章 揭曉的往事 第十二章 大團圓 烏賊川市的終章 南島的終章 二十年前的終章

內文試閱

  序章      ……記得那是號稱數年一次的獅子座流星群之夜。不,應該不是獅子座,是雙子座吧。也可能是金牛座,或是巨蟹座。不不不,說不定不是流星群,是月全蝕或是月偏蝕……唔,不過等一下,這麼說來,二十年前有「超級月亮」這個詞嗎?雖然最近真的是每年都會成為話題,但以前沒人說過這種詞。「今晚是月亮看起來最大的超級月亮之夜喔~~」這種蠢話,以前完全沒人說……可是最近為什麼……?      總之,這種小事一點都不重要。回到正題吧。這麼說來,我也才剛開始說吧?真是的,接下來的辛苦可想而知!      無論如何,那天肯定是看得到某種天文奇觀的特別夜晚。否則當時十四歲就讀中學二年級,正值青春期、發育期與中二病的我,不可能特地抱著天文望遠鏡與三腳架前往寒冬的陽臺。      是的,記得那是在嚴寒深夜發生的事。時鐘指針肯定已經走到凌晨零點,爸媽應該已經上床睡覺了。在這樣的狀況中,我在當時住的公寓五樓陽臺設置望遠鏡,隨即開始眺望遠方夜空。那天實際上滿天都是星星,也看得見月亮。「啊啊,烏賊川市果然是鄉下地方……」我看著這樣的夜空如此心想。畢竟如果在大都市,就看不見這麼美麗的星星了。      總之我開始進行天文觀測。但我當時是缺乏專注力,只有好奇心旺盛無比的國中二年級男生,很難一直獨自靜心欣賞星星。      我自認算是很努力了。至少一開始的十分鐘左右,天文望遠鏡確實朝向天空。      即使如此,隨著下流的慾望逐漸膨脹,望遠鏡的前端也逐漸朝下,這可說是必然的現象。開始進行天文觀測約十五分鐘之後,我的望遠鏡完全在觀測別的東西。      咦,你問我具體來說是在觀測什麼東西?      這部分請自行想像。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沒關係吧?是的,真要說的話是在維持治安。我主動擔任警衛,隔著鏡頭嚴加監視是否有哪個人在危害市區和平。當時我有時候欣賞星星,有時候偷看別人家的窗戶……咦,什麼什麼?你說危害市區和平的人應該是我?喂喂喂,你這傢伙說得真妙……不對,說得真狠!      可是啊,不覺得很有趣嗎?我這種近乎犯罪的行為,以結果來說清楚捕捉到地面出沒的賊星身影……咦,你好像沒猜到我想表達的意思?總歸來說,原本想看天上星星的我,不小心發現了地上的賊星……你想想,連續劇之類的作品經常把犯人稱為「賊星」……不有趣嗎?這樣啊,這麼說來,我也逐漸搞不懂這種說法哪裡有趣……哎,算了。      總之我親眼看見了,看見出入空屋的殺人犯!看見賊星!而且是在星星墜落的夜晚!      ……這樣啊,果然一點都不有趣嗎?既然這樣,那就算了。我決定不再說笑。那麼事不宜遲,我來說明當時的狀況吧。      首先從空屋說起。      那是屋齡約三四十年的木造砂漿建築物。從昭和時代就存在的古老平房住宅。從我住的公寓俯瞰,看得見那間屋子隔著一條鐵路與兩條馬路,剛好位於某個十字路口旁邊。直線距離將近一百公尺。因為沒有離得很遠,所以我以前就知道那間屋子是空屋,也常常從屋子前面經過。磚牆環繞的住家裡,棄置的樹木與雜草恣意生長。從樹木之間隱約可見的那間破舊建築物,記得每扇窗戶都用遮雨窗關得密不透風,營造出詭異的印象。      大概是這個原因,所以我念小學的時候,班上同學之間煞有其事流傳著「那間空屋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女鬼」這個愚蠢的傳聞。升上中學之後,大家多多少少得知事實而變得理智,不過這個傳聞飛躍性地進化成「沒有什麼女鬼,但是院子裡埋藏著男性的屍體」這種內容……笨蛋,不是啦,拜託別誤會。傳聞的出處不是我。我只是從朋友那裡聽到這個傳聞之後,加油添醋說給一百多人聽。真的只有這樣。我覺得這不是我的錯……大概吧。      總之,那間空屋距離我住的公寓還蠻近的。我從五樓陽臺可以清楚俯瞰,沒有任何建築物遮蔽。當時是深夜所以當然很暗,卻也不是一片漆黑。空屋附近的路邊有一盞路燈。而且那天在空屋旁邊的十字路口附近,道路湊巧正在施工,所以當然也有照亮工地的照明設備。工地燈光延伸到空屋,門前看起來微微亮。因為這樣,所以只要望遠鏡好好對焦,甚至可以清楚確認空屋門柱的形狀。當時大概是這種狀況。      話是這麼說,不過用望遠鏡偷窺空無一人的屋子,也完全沒有樂趣可言。不,就算這樣,也不代表偷窺有人住的屋子充滿樂趣,我不是這個意思。重點在於我的望遠鏡之所以朝向那間毫無樂趣的空屋,並不是懷抱的某種期待,而是純屬巧合。我主動進行警備行動,結果湊巧用望遠鏡觀察那間空屋,如此而已。      不過,突然有一輛小貨車出現在那裡。是街上常見的那種車。窮學生搬家的時候會用的那種車。停在餐廳前面之後,會有壯碩小哥將啤酒箱堆上車斗的那種車。或者是載著農機在鄉下農用道路飛奔的那種……小貨車說明到這裡就夠了?這種程度的知識你也知道?這樣啊,哎,說得也是。知道了,那我繼續說下去吧。      那輛小貨車停在空屋門前的路肩。看見這幅光景的我開始起疑。即使在白天,我也鮮少看見車子停在那間空屋前面。夜深人靜的這時候更不用說。心想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我,更加認真以望遠鏡觀察。小貨車停放的時候是背對我所在的陽臺。總歸來說,車斗朝著我這邊,駕駛座朝著另一邊。後來小貨車駕駛座走出一名男性。      下車站在路面的那傢伙穿著工作服。和小貨車的車身相比,個子好像很高,肩膀也寬,體格看起來很強壯。男性一邊環視周圍,一邊慢慢走向車斗。但是以我透過望遠鏡觀察的雙眼,無法正確判斷車斗的模樣。問我為什麼?因為那輛小貨車有在車斗加裝車篷。車斗確實朝向我這邊,不過看起來偏黑的車篷覆蓋整個車斗……咦,這種事要先說?喂,你說得太任性了,剛才我還來不及說明這件事,你就要求「小貨車說明到這裡就夠了」對吧!      不過,我知道以車篷覆蓋的車斗上堆放什麼東西。是箱子。應該是瓦愣紙箱。各種不同大小與形狀的瓦愣紙箱,總共六個。不會錯。當時的光景至今依然清晰烙印在我的腦海。      工作服男性首先將上半身探進加裝車篷的車斗,然後取出兩個紙箱。兩個箱子都是長方形,若要形容的話,感覺就是把海報捲起來裝進去的那種箱子再大一點,這樣好懂嗎?總歸來說就是細長的長方形紙箱。長度大概將近一公尺。裡面的東西好像不是很重。那個男的輕鬆將兩個箱子抱在兩側腋下,穿過外門進入住家。      不過,住家整體被恣意生長的樹木圍繞,我沒辦法直接看見空屋大門。所以那個男的是將紙箱搬進屋子?還是放在屋子門口?這部分我不清楚。我只抱持著看熱鬧的興致與些許不安,定睛注視眼下的光景。      最後那個男的雙手空空走出外門。他再度將上半身探進小貨車車斗,然後又取出兩個紙箱。雖然同樣是細長的箱子,不過比起剛才的箱子,這次的大了一號,長度看起來也超過一公尺,而且應該也很重吧,那個高大的男性看起來有點吃力,同樣將兩個箱子抱在兩側腋下,和剛才一樣消失在門後。這麼一來細長的紙箱總共四個。兩個不到一公尺長的小紙箱、兩個超過一公尺長的大紙箱。箱子裡到底裝了什麼東西?我當然開始思考這件事。      然後,畢竟是被中二病侵蝕的十四歲男生。只有想像力特別膨脹的大腦,想到一個驚人的可能性。我逕自開始在陽臺瑟瑟發抖。浮現在腦海的是凶殺案的淒慘光景。你應該也隱約猜得到我當時在想像什麼吧?      雖然這麼說,不過當時的我也不只是陷入妄想,當然還殘留一些理性。我一方面想像事態的嚴重性,另一方面冒出「怎麼可能有這種事……」的想法。不過這裡的「怎麼可能」在下一瞬間轉變成「果不其然……」的確信。      搬運完細長紙箱,再度雙手空空走出外門的男性,第三次前往小貨車車斗,然後他取出的東西同樣是紙箱。不過這次是立方體紙箱,就像是大約三十公分見方的骰子。男性將那個紙箱扔在深夜的路面,說著「會骰出什麼呢,會骰出什麼呢……♪」這種歡樂的行為,他當然沒做喔,哈哈!      咦,聽得滿頭霧水?你是很少看電視的那種人嗎?這樣啊。以前有這種擲骰子決定聊天話題的綜藝節目喔。哎,算了,這就是所謂的代溝吧。      工作服男性把那個箱子小心翼翼抱在胸前,然後同樣搬運到門後。當時我盡量撐開手指,測量自己的臉有多大。人類從脖子到頭頂的長度大約是三十公分。      好啦,這麼一來,搬進門後的紙箱共五個。如果在這裡打住,浮現在我腦海的負面想像,也會以「這終究只是中二男生的妄想」的結論收尾……只可惜小貨車的車斗還留著最後一個紙箱。      第六個紙箱是最常見的形狀,形容成比橘子紙箱大一號,就大致可以想像吧。至於裡面裝了什麼東西,還是別去想比較好。因為這麼做只會反胃想吐。      唯獨在搬運最後這個紙箱的時候,強壯的工作服男性終究看起來很吃力。恐怕是因為內容物很重吧。看得出他慎重從底部將箱子抱穩。大概是令人反胃想吐的內容物隨時可能壓破紙箱底部掉出來吧。我一邊進行這種負面的想像,一邊注視這幅光景。然而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這種震撼場面沒有上演。工作服男性像是以雙腳踩穩地面般前進,慢慢消失在門後。門口只留下一輛小貨車。      我在五樓陽臺屏息……老實說,我離得這麼遠,完全不需要屏息就是了……總之我異常忐忑不安,等待那個男的走出外門。      不過那個男的後來完全沒現身。進入門後就再也沒出來。那個男的到底在樹木遮蔽的屋子裡做什麼?不對,他真的在裡面嗎?說不定屋子另一側有後門之類的,他已經從那裡離開了?這種想法浮現在我的腦海,但實際上這個可能性很低。      問我為什麼?因為那間空屋的建地兩側與後方,三個方向都被其他民宅圍繞。果然除了正門沒有別的出口。如果那個男的要從其他場所離開,只能悄悄穿越別人家的私人土地,這麼做的風險終究很高吧。何況他開來的小貨車留在空屋門前的道路,既然這樣,他肯定會回到車子所在的場所。我就像這樣堅信並等待了十分鐘,二十分鐘……不過即使終於等待了三十分鐘,那個男的還是沒現身。看著毫無動靜的空屋光景,我終究開始膩了。對於空屋抱持的期待落空。對,因為是空屋!

作者資料

東川篤哉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岡山大學法學系畢業。2002年以長篇推理小說《密室的鑰匙借給你》嶄露頭角,成為廣受好評的新銳作家。 東川篤哉的推理小說充滿幽默感,將搞笑情節融入本格推理之中,無厘頭的人物互動讓原本殘酷的謀殺案走出一種意外的格局,閱讀起來毫無負擔,也因此吸引到許多以往從來不看推理小說的年輕女性讀

基本資料

作者:東川篤哉 譯者:張鈞堯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3-10-19 ISBN:9786263771338 城邦書號:SPB7Z000217 規格:膠裝 / 單色 / 40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