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其他翻譯文學
Ghost Hunt惡靈系列(1-7)【全新插畫紀念版】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Ghost Hunt惡靈系列(1-7)【全新插畫紀念版】套書

  • 作者:小野不由美(Ono Fuyumi)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09-05
  • 定價:1800元
  • 優惠價:1800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本書適用活動
2024國際書展-熱門作家話題,49折起

內容簡介

「雖然是舊作,但對我來說是個人的原點,有著深刻的情感。請務必當成炎炎夏日閱讀良伴。 如果您能夠享受它,那將讓我感到十分幸福。」——小野不由美 ★開創靈異神祕文學30年嶄新格局, 《十二國記》作者 小野不由美, 日本熱銷110萬套傳說系列,完全復活! ★「江戶川亂步」小說人氣繪師「六七質」繪製全插畫封面! 【套書內含】 Ghost Hunt惡靈系列(01)舊校舍怪談【全新插畫紀念版】 Ghost Hunt惡靈系列(02)人偶的牢籠【全新插畫紀念版】 Ghost Hunt惡靈系列(03)少女的祈禱【全新插畫紀念版】 Ghost Hunt惡靈系列(04)死靈遊戲【全新插畫紀念版】 Ghost Hunt惡靈系列(05)鮮血迷宮【全新插畫紀念版】 Ghost Hunt惡靈系列(06)來自大海之物【全新插畫紀念版】 Ghost Hunt惡靈系列(07)打開門扉【全新插畫紀念版】 【第一集內容簡介】 學校裡存在一間據說「一旦打算拆除它,便一定會發生意外」的舊校舍。身為高中一年級生的麻衣因為種種緣故,不得不幫忙為了調查這個謠言而造訪學校的澀谷一也。年輕英俊的澀谷是「澀谷靈異現象調查事務所」(簡稱SPR)的所長,極度自戀的性格也讓麻衣為他取了個「諾爾」的綽號。 在調查過程中伴隨麻衣的,除了諾爾之外,還有美豔的巫女、吊兒郎當的破戒僧、溫柔善良但說著奇怪日語的童顏神父,與宛如日本娃娃一般的靈能力者。隨著種種讓人不寒而慄的詭異現象出現,那究竟是廢棄校舍中的戰死者亡靈搞鬼?還是…… 【第二集內容簡介】 住在典雅洋房的一家人遇上了騷靈現象。吵雜的怪聲、移動的家具、噴火的瓦斯爐,頻頻發生的異狀,究竟是地靈搞的?還是地縛靈?全家人都開始疑神疑鬼,委託人的姪女禮美說的「壞魔女」會是誰? 麻衣以SPR成員的身分和諾爾一起前往這棟古宅,聽到禮美和心愛人偶在說話。 「禮美,聽說妳能和米妮對話?」 這棟充滿惡意的古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第三集內容簡介】 「這間學校的高三有個超能力少女。」 因為請狐仙而被狐仙附身、美術準備室鬧鬼、 社辦發生騷靈現象、坐了就會遭到意外的詛咒座位…… SPR接連不斷收到的委託,全是來自私立湯淺高中這間女校。 於是,諾爾一行人前往學校,遇見了一位超能力少女。 她對人施加的詛咒是什麼? 潛伏在這事件中心的,究竟又是什麼? 面對這多得不尋常的異常現象,諾爾和麻衣在追查原因時,發現某人的邪惡意念! 【第四集內容簡介】 「集體歇斯底里」 媒體如此形容,為近日不斷因為難解的神秘現象而躍上新聞版面的綠陵高中事件作結。 然而事件的真相並非如此單純。接受學生會長的委託,SPR一行人前往怪現象接踵蔓延的學校—— 學生被看不見的黑狗咬傷、不明原因的起火、「我利仙」占卜的流行,再加上數個月前發生的男學生自殺事件,一連串的怪事究竟有何相關? 就在調查陷入困境,麻衣卻突然作了個詭異的夢…… ? 【第五集內容簡介】 這是一棟被當地人稱作鬼屋、名聲不脛而走的巨大洋館。由於長年反覆進行增、改建,使洋館形成宛如迷宮一般的複雜構造,因踏入其中而失蹤者的案件頻傳。為了調查館內,二十名靈能力者獲邀聚集於此。然而當麻衣等人在錯綜複雜的內部發現一處巨大空洞後,隨著同行的靈能者接二連三消失,洋館血腥的過去也逐漸明朗…… 【第六集內容簡介】 吉見家在能夠一覽日本海的能登島上,經營餐廳。 據說每當家族經營傳承時,就一定會出現多數人們死去。 當委託人.吉見彰文的祖父去世時,年幼的姪子.葉月背上出現了不詳的戒名。 在追查讓此家族遭受詛咒的真正原因時,諾爾不知被何物附身。 最大的危機襲向群龍無首的SPR。 【第七集內容簡介】 「那間事務所等我回去就會關閉。」 能登事件落幕後,一行人踏上通往東京的歸途,卻迷失了方向,抵達水壩湖畔的營地。 諾爾突如其來的SPR解散宣言,令麻衣等人不知所措,臨時決定在湖邊的小木屋留宿。 這時,有人前來委託他們調查廢棄的小學。 據說有幽靈出沒的校舍內,設置了駭人的陷阱——

內文試閱

  prologue   序章      ——暗室之中。      空蕩的房裡充滿墨色的黑暗,僅有的光源是筆型手電筒的微弱燈光。四枝小藍燈要照亮整個寬敞的空間實在太勉強了,持手電筒的幾人只能隱約看見彼此的臉,此外的一切都沉入了陰影。外面正在下雨,朦朧而遙遠的寂寞雨聲和沉鬱水聲滲進室內。      「……這是叔叔告訴我的故事。」我身邊的祐梨輕聲說道。「我叔叔很喜歡爬山,他國中時參加過登山社,上高中以後沒參加社團,但還是會和登山社的朋友一起去爬山。」      祐梨說,那是某個夏天發生的事。      高中時代的叔叔在暑假照例和朋友去爬山。他們很久沒一起出去了,而且那天是晴朗的好天氣,再加上剛開始放長假的解脫感,所以兩人帶著絕佳的心情朝著山頂出發。      可是……      「本來三個小時就該抵達山頂,但他們怎麼走都走不到,周圍的景色越來越陌生,最後來到一片不曾見過的山脊。」      兩人見狀都笑了,覺得多半是聊得太忘我,不小心走錯路。他們對這座山很熟悉,還輕鬆地自嘲竟然會在這裡迷路。山路雖窄,畢竟還是有路,岔路也都有路標,所以他們一點都不擔心。      兩人一邊拿這個失誤來說笑,一邊爬下山脊折回原路,不過叔叔他們始終找不到熟悉的山路。      不知不覺間,又回到那片山脊。      他們從山脊上眺望,發現山頂的方向和印象中不同,又拿出指南針判斷方位,攤開地圖確認路線,猜測大概是在某個路口走錯邊了。岔路都設有路標,會忽略實在很怪,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路標倒了而走錯方向。想到這一點,他們更小心地一路找回去,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走錯的岔路,結果又回到同樣的山脊。      兩人都糊塗了,明明仔細對照地圖,一再確認方位,卻連岔路都找不到。叔叔和朋友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不由得慌了起來,而且漫長的夏季白晝也快要入夜了,腳下暗得幾乎看不清楚。儘管是熟悉的山路,看不清楚腳邊就會變得很危險。兩人如此判斷之後,決定在山脊上紮營。      「他們本來預定當天來回,可是基於登山者的經驗,兩個人都設想周到地帶了睡袋,糧食也很充足,但還不至於連帳棚都有準備。」      那時是夏季,天氣又很好,只要有睡袋,在野外過夜絕對不成問題。他們自我安慰說這也算是一種機緣,然後就地生火,在火堆旁攤開睡袋,做好露宿的準備。      定下心以後,他們才發現這片山脊還挺舒適的,有一塊可供兩人睡覺的平坦地面,視野也很開闊,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星。叔叔和朋友愉快地圍著火堆用餐,然後躺進睡袋聊天。到了半夜,當兩人開始想睡,對話變得有一搭沒一搭的時候……      「叔叔彷彿聽見了男人的聲音,那人高喊著『喂~』,像是在求救……」      叔叔爬起來問朋友有沒有聽到剛才的聲音,朋友說沒有,但他又聽到那個聲音,而且語氣很急迫。或許那人和他們一樣迷路了,所以看到火光就大聲呼喊。      「叔叔他們添加木柴,把火燒得更旺,然後朝聲音傳來的方向大喊『在這邊』。」      可是那聲音突然停了。他們鎮定下來,心想八成聽錯了,結果又傳來叫喊聲,似乎有人困在登山道對側山坡的樹林裡。兩人摸索路徑下山找尋呼喊的人,但找來找去都沒看見人影,在林中呼喊也得不到回應。      「那時是深夜,他們的手中只有小型手電筒,如果繼續在樹林裡遊蕩,說不定連自己都會迷路遇難,所以叔叔他們放棄找人,返回山脊。這時睡意也沒了,他們乾脆再燒旺火堆,接著又聽到呼喊。」      聲音聽起來比剛才更近。兩人又去找,但是仍然不見人影。      他們在找的時候沒聽到聲音,怎麼喊也沒人回答,可是一回火堆便又立刻聽到男人的聲音從更近的地方傳來。      這時兩人終於發覺不對勁。      他們不再找人,也不再回應,只是屏息待在火邊。剛剛大喊的人已經來到不遠處,雖然喊叫聲沒了,卻能聽見衣物摩擦的沙沙聲和腳步聲在火光可及的範圍之外徘徊,連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叔叔看到情況這麼詭異,察覺想必是碰到了倒楣事。不過那人好像沒辦法走進有火光的地方,總之別讓火熄滅就是了。」      他們想弄個更大的火堆,但是這麼一來很快就會燒光事先撿來的木頭,以現在的情況也沒辦法再去多撿一些,所以他們一直繃緊神經顧著,把火減弱一點,但絕不讓它熄滅。      「好不容易等到東方的天空開始泛白,兩人都鬆了一口氣,也覺得很睏,就在原地睡著了。當叔叔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但身邊多了個石標。」      「石標?」      「嗯,石標就是疊成金字塔型的石堆。山上如果死了人,就會堆石標來代替墓碑。這個石標和人一樣高,而且是堆在他們爬上山脊的路徑,離火堆也很近,絕不可能沒注意到,但叔叔他們前一天爬上爬下好幾次都沒發現。話說回來,會在這裡迷路已經很不自然了……或許是死者很寂寞,想要找人陪伴吧。叔叔如今還會提起,如果當時火熄了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祐梨說到這裡為止。沉默之中,憂鬱的雨聲悄悄潛入。她彷彿在豎耳傾聽,片刻之後才靜靜地關掉筆型手電筒。黑暗之中只剩三點微光。      「輪到我了。」接著開口的是惠子。「這個故事也是聽來的。我朋友的哥哥認識的女生為了新工作而搬家,可是聽說那間屋子『不太乾淨』。搬完家的那一晚,她精疲力竭地睡著以後,突然有個人壓上來,把她嚇醒了。」      她一開始以為是色狼或小偷,因為被人壓住的感覺很真實。不過房間裡烏漆抹黑的,她只知有人跨在身上,卻看不清人影。如果喊叫或掙扎說不定會更危險——她正在猶豫不決時,卻聽見女性的呵呵笑聲。      「她正覺得奇怪,身上壓著人的感覺就消失了,她急忙爬起來開燈,卻發現房間裡沒有別人,門窗也關得好好的。可是從此以後每天都會發生同樣的事。」      不知是誰同情地「哇」了一聲。      「她的熟人之中剛好有一個靈能者,或是很懂這類事情的人。她去找那個人商量以後,對方寫了幾張符,叫她睡覺之前將符咒放在墊被的四個角下面。」      她照著那個人的話去做。那陣子她嚴重失眠,即使放了符咒還是睡不著。      「有一天夜裡,她聽見腳邊傳來腳步聲,可是那裡明明只有牆壁,聲音聽起來卻像有個人從隔壁穿牆走來,站在她腳下墊被的旁邊。她全身緊繃地等著,可是那人始終沒有壓上來,光是站在她的腳邊,彷彿很困惑地盯著她看。後來那人開始沿著墊被繞圈,好像在打量什麼,一再地走走停停,過了一陣子,腳步聲就消失了。她安心地吁了一口氣,結果枕頭旁邊突然傳來呵呵笑聲,那聲音還說……『沒用的』。」      有人突然「呀!」地尖叫一聲,說不定我也叫了。惠子像故事中的女人一樣呵呵笑著。      「她嚇得半死,後來就匆匆搬走了。」      惠子說完便關了筆型手電筒。      「……接著是麻衣。」      我深呼吸之後才開口。      「這是我讀國小的時候聽到的故事。有個女人在三更半夜回家,當時是氣溫開始變涼的秋天,可能是因為這樣,她突然很想上廁所。這時剛好經過公園,她就進去找廁所了。晚上的公廁不是很可怕嗎?感覺髒髒的,燈光也很暗。她很厭惡地進去,衝到小隔間裡解決內急,正要出來時,卻聽見了不知從哪傳來的奇怪歌聲。」      我裝出顫抖的聲音唱著:      「要不要穿紅披風……」      有人尖叫了一聲。      「她嚇得想要立刻衝出去,門卻打不開,她用力扳著門,又聽見了那個歌聲。好像是女人或小孩……要不然就是男人的假音。歌聲從很近的地方傳來……或許是門外,或許是窗外,聽起來像是有人在不遠之處輕聲唱歌……」      女人怕得要命,急得大呼小叫,又是敲打又是硬扳,廁所門還是紋風不動。第三次聽到歌聲時,她忍不住「呀!」地慘叫。      「……剛才一直牢牢不動的門竟然輕輕鬆鬆地打開了,她急忙跑出廁所。因為她已經怕得不敢一個人走夜路回家了,所以轉頭走向比較明亮熱鬧的地方,剛好碰到兩位警察在巡邏。」      她哭著求警察陪她走回家,警察聽了事情經過,認為可能有色狼躲在廁所,否則就是有人在惡作劇,一定要把那個人抓起來才行,因此決定去廁所調查。      「那個女人心不甘情不願地跟著警察回去公園,來到廁所附近,警察請她再進去一次,叫她聽到聲音時回答一聲『好』,如果有人想做壞事就當場逮捕。女人鼓起勇氣走進去,警察就在門外等著。沒過多久,廁所裡傳出了那個女人說的恐怖歌聲,還有她回答『好』的聲音……下一秒鐘突然傳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警察急忙開門一看,那個女人已經死在裡面了。」      沒有人開口說話。屏息般的沉默之中只有遠處傳來的雨聲。      「女人的身上出現很多小洞,好像是圓規之類的東西刺的。她渾身是血的模樣,就像穿上一件紅衣服……」      旁邊又傳來尖叫,分不清到底是幾個人的聲音。我無視眾人的反應,關掉手電筒。還亮著的燈光只剩一盞。      美智留在僅剩的藍光之中開口。      「……既然麻衣在場,就來說我們學校的事吧。」      美智留看著我笑了一笑。      我們學校是從小學部到高中部一應俱全的私立學校(當然也有大學部,但是校區在其他地方)。高中部的學生幾乎都是從國中部直升上去的,不過也有像我一樣從其他國中畢業的學生。      「麻衣,妳聽過舊校舍的故事嗎?」      「沒有耶。舊校舍……就是在操場旁邊,倒了一半的那棟建築物嗎?」      大約十天前的開學典禮當天,我就注意到那棟建築物了,其實只要從教室往外看就能看到,想要不發現都很難。那棟古老的木造校舍位於操場對面,比起和校舍相連的體育館更偏僻,年代也比其他建築物老舊。我看了都不禁感嘆,真虧它有辦法保留到這個世紀末,但又絲毫看不出妥善維護的跡象。它已經接近半毀,當然沒人會去使用,也沒人想靠近,所以那一帶總是靜悄悄的,氣氛非常詭異。      「對,就是那一棟。」美智留點頭。「可是那不是自然倒塌,而是原本打算拆除,工程卻在半途喊停。」      「……我是不是該問為什麼?」      美智留聽我這麼說,就露出鬼魅般的可怕笑容。      「聽說有東西在作祟。」      「作祟?」      「是啊。我們現在使用的校舍是十年前改建而成的,以前的校舍全都拆除一空,已經不在了。可是那棟木屋在當時也是舊校舍,幾乎形同廢墟。這不是很奇怪嗎?既然要改建校舍,那麼舊的房子應該頭一個拆掉才對嘛。」      「說的也是……」

作者資料

小野不由美

出生於日本大分縣中津,就讀大谷大學期間,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 1988年踏入文壇,以「Ghost Hunt惡靈系列」博得廣大人氣。 1991年「十二國記」系列開始出版,是日本奇幻文學的經典大作。 1993年《東亰異聞》入圍第5屆日本奇幻小說大獎。 1998年《屍鬼》成為暢銷作,風靡一時。 2012年推出短篇怪談集《鬼談百景》及長篇怪談《殘穢》,掀起話題。 2013年《殘穢》獲第26屆山本周五郎獎。 2014年 推出療癒系怪談短篇集《營繕怪異譚》,2019年再推出續作《營繕師異譚之貳》,並以此入圍山田風太郎獎。

基本資料

作者:小野不由美(Ono Fuyumi) 譯者:HANA王靜怡Runoka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3-09-05 ISBN:4711228589463 城邦書號:SPB7D000214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56頁 / 14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