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與鳳行(中)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與鳳行(中)

  • 作者:九鷺非香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08-09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贈紅利1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本王在此,誰敢放肆!」 超高人氣言情作家.九鹭非香,無庸置疑的生涯代表作! 強強聯手,超越想像,今年最熱門玄幻古裝鉅作! 魔界颯爽女王爺 沈璃(趙麗穎 飾) × 天外天唯一神祇 行止(林更新 飾) 上天下地,四海八荒,本王就是看上你了! .最強IP作家九鹭非香,部部都是經典!筆下作品都被翻拍! .既《楚喬傳》後,趙麗穎.林更新經典CP再次出擊! .今年最期待仙俠大作,同名電視劇即將上映! .全三冊同步出版,不用苦等收藏時刻! ★★★ 他初時沒有察覺,待察覺之時,已是又疼又癢,滋味難言。 「真是個……麻煩。」行止卻始終抱著懷裡的人,動也不動。 上古神行止,居於九重天之上的天外天,更是當今世上唯一神明。 他身負三界重任,並以一人之力開闢墟天淵,讓世間免於傾頹。 但本來淡然薄寡的性情,卻在遇上沈璃之後逐漸轉變—— ##行止知道自己該護三界蒼生,既然如此又為何要令他漸生情愫?## 來魔界重塑封印、尋找扶容君下落,甚至一起追查人間禍事, 行止處處撩撥,偏又時時克制,種種相處都讓沈璃又喜又怒。 而當浮生門陰謀的齒輪開始轉動,沈璃遭遇危難, 神君終究敵不過天意……還有,自己的心意。 雖然英姿綽約、武力高強,但需要保護的時候,總是逞強不說。 他不應該再想,卻又總是心疼……這些,她會知曉嗎? ★★★ 影視化大手.九鹭非香作品集 百界歌(上下) 師父心塞 蒼蘭訣(上下) 護心(上中下) 與鳳行(上中下)

目錄

第九章 揍他,打死了算我的 第十章 回人界 第十一章 上古神君的煩惱 第十二章 醋意蝕骨 第十三章 今日一別,再難相見 第十四章 沈璃,我不能喜歡妳 第十五章 百花宴 第十六章 血流成河 第十七章 三界之大,尋妳不見

內文試閱

  第九章      揍他,打死了算我的      當天晚上,沈璃的身子燙得越發厲害,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肉丫給她喂了水,搭了毛巾都不管用,心裡不由得著急起來,伺候了沈璃這麼久,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即便是受了重傷,沈璃的意識也都是清醒的,肉丫無措之下便想到——此時王府裡還有兩個仙人住著呢。      只是這大半夜的,請神君來有些不妥,拂容君既與沈璃有婚約,叫他過來也無妨。肉丫琢磨著便急急忙忙地跑去拂容君的院子,可敲了許久的門也未見他出來,肉丫慌得不行,這才去找了行止。      待行止趕去,沈璃的臉頰已是通紅一片。他肅容,坐在沈璃床邊,伸手把脈,卻奇怪地皺了眉頭。      「神君,我家王爺到底怎麼了?」      「並無異樣,只是單純地發燒了。」行止鬆開手,問道,「府裡有藥草嗎?」      肉丫搖頭:「王爺從不生病的,魔界的人也很少生病,以前魔界常見草木時外面還有的賣,瘴氣濃了後,就沒什麼藥草了。」      行止沉吟,隨即將手掌貼在沈璃的額頭上,白色的光芒在他掌心閃現,燒得迷迷糊糊的沈璃好似覺得舒服了一些,無意識地在他掌心蹭了蹭,行止目光不自覺地一柔,手掌未動,小拇指卻悄悄摸到她髮際線處,把她散亂的幾根髮絲往後捋了捋。      肉丫緊緊地盯了一會兒,發現沈璃的呼吸漸漸變得平穩,確實好受許多,一顆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緊接著心裡難免起了點抱怨。「神君給我家王爺指了個什麼樣的姑爺啊,」她噘嘴道,「還沒成親就已經夜不歸宿了,也不來打個招呼,今日若是神君不在,王爺的病情耽擱了又該怎麼辦。」      行止沒有說話,只是將放在沈璃額頭上的手掌悄悄地挪到她的臉頰上,指腹輕輕摩挲著她還在微微發燙的臉頰,一言未發。      「昨天便惹事損了王爺聲譽,今天早上拿了塊玉佩說去找墨方將軍,哼,誰知道他是不是去找墨方將軍呢!」肉丫對拂容君本就極為不滿,但之前主子不在不敢得罪他,現在有人撐腰,她便將心頭的怒氣與擔憂一併抱怨出來,「這還是在魔界,待以後王爺嫁去了天界,舉目無親,她還得受多少委屈?王爺脾氣強,日後若是受了委屈,必定也不會告知魔君,那時候……」肉丫越想越嚴重,眼眶一紅,竟是快哭出來:「那時候,誰還會為她心疼。」      「是啊。」行止無意識地呢喃出聲,「誰還會心疼。」      然而這句話便像是一顆無意劃過皮膚的尖銳石子,擦疼了他的臉頰,讓他不由得微微垂下了眼眸,凝視著沈璃的睡顏。他的指腹滑過沈璃的臉頰、眉眼、鼻樑,挨個摸了一遍,他才收回了手。      「已經沒有大礙了。」他讓指腹離開光滑的皮膚,在床榻邊又沉默了許久才站起身來。      肉丫害怕沈璃病情反復,一雙眼睛緊張地盯著他:「神君去哪兒?」      「不走遠。」他道,「若有事再到院子裡找我便是。」言罷,他頭也沒回地離開了沈璃的屋子。      肉丫看了看沈璃,又看了看行止,紅著眼眶嘟囔:「怎麼這樣啊,王爺還沒醒呢,連多待一會兒也不行嗎?天界的神仙真是冷心薄情。」      冷心薄情嗎……      行止站在院子裡看著自己的指腹,他似乎能感受到尚殘留在指腹上沈璃的體溫,那般灼熱,像要一路燒進心裡一樣。白色的光芒再次在掌心亮起,只是這次,行止不知自己要驅散的熱度到底在哪裡,這種像被燙傷了一樣的感覺,到底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他不知道……      肉丫將帕子擰了,細心地搭在沈璃額頭上,自言自語地嘀咕著:「王爺啊,以後要是你真的嫁到天界去了,你也別對那些個神仙上心啊,你看,一個這樣,兩個也這樣。都不是好人。」      沈璃的眼皮微微動了動:「本王知道。」      沙啞至極的聲音從她嘴裡吐出,肉丫嚇了一跳,而後驚喜道:「王爺醒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沈璃慢慢睜開眼,沒有看肉丫,只是無意識地重複著:「我知道。」      神仙本就心性寡涼。      清晨醒來的時候,沈璃覺得神清氣爽多了,身體裡有一股力量在充實著她的血脈,讓她感覺身體比平日輕盈許多,她這才意識到,昨天和前天的不適,或許只是因為身體在適應那顆碧海蒼珠。魔君也在她服食珠子後交代過,雖然本是她的東西,但離開她的身體也有千年的時間,突然回歸,造成不適也是應該的。      沈璃將五指一握,從床上翻身坐起,揚聲道:「肉丫,拿本王的鎧甲來!今日我要去營裡練兵!」沈璃的鎧甲是不常穿的,她常對付的那些妖獸,就防禦的角度來說,穿鎧甲與不穿鎧甲都差不多,這些精鋼或許還沒她的肉來得皮實。但去營地練兵卻不一樣,在那裡,她是將軍,不是戰士。      待收拾好了,沈璃走過前廳,看見行止正從他那院裡出來,兩個人打了個照面,行止難得面上表露出了微怔的神色,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王爺這是要去何處?」      「練兵。」沈璃簡潔一答,也不再多說,抱拳俯首,「神君今日盡可在魔界隨意遊玩,但凡有收取銀錢處,報碧蒼王府的名號便可。沈璃先告辭了。」言罷,她沒有半分猶豫,扭頭就走。行止獨自留在前廳,望著她的背影瞇眼沉思。      兵營在城外。沈璃燒了一晚上,壓根就忘了拂容君來找墨方一事,是以走進軍營時,看見墨方一臉鐵青地向她走來還有些怔然,但見他背後追得氣喘吁吁的拂容君,沈璃恍然了悟,然後一聲歎息。      拂容君在墨方身後喚著:「哎,玉佩啊,本君還你,你怎麼不要啊!昨日扯斷了繩子是我不對,我不是給你擰了根繩子穿好了嘛!你這人身為將軍,怎還如此小氣?」墨方黑著臉不理他,待走到這邊看見沈璃,腳步微微一頓,終還是上前來,拱手一行禮。而他背後的拂容君則在看見沈璃後,面色一僵,下意識地往後退了退。      墨方許是心中帶著羞惱和火氣,沒與沈璃說一句話,轉身便往營地裡走。      沈璃拽住他,輕聲道:「慢著。」墨方一愣,目光落在沈璃抓住他手腕的手上。心中情緒湧動,但最終所有的情緒都只化作眼裡一道暗光,轉瞬即逝。      沈璃只拽了他一下,便立即放了手,悄聲對墨方道:「他……確實是有給你造成麻煩?」      「是。」即便是墨方也忍不住歎息著揉了揉額頭。      「不想理他?」      「王上。」墨方正色道,「墨方此生,從未如此厭惡一人。奈何……」他咬牙。「又不能痛揍一頓。」      沈璃點頭:「回營吧,這裡交給我。」墨方一愣,眼看沈璃向拂容君走去,他雖很想去打探,但最終還是本能地遵從沈璃的命令,默默回營,而進入營地前一刻,他好似看見有個白色身影慢慢向沈璃那邊走去,而沈璃背對著那人,什麼也沒察覺。      一名老將軍適時上前來拽墨方:「你小子還偷懶呢!」墨方唯有隨老將軍進了軍營。      沈璃站在拂容君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拂容君強壓著顫抖的聲音問:「有何貴幹?」      沈璃道:「直說吧。我的屬下不似仙君這般閒,他沒時間,也由不得仙君肆意捉弄。」      拂容君不服氣地一揚眉:「你憑什麼覺得我是在捉弄他?」      「那你在做什麼?」      「本君欣賞你魔界的將軍,想與他交個朋友,怎麼?不行?」      「不行。」沈璃斬釘截鐵道,「我魔界將士,是用來上戰場殺敵除害的。不是拿來與爾等閒人交朋友的,且墨方他不願交你這個朋友,所以你的所作所為對他來說是打擾、禍害,令人不悅!我碧蒼王是護短的,你要令墨方不悅,我便要令你不悅。怎麼,拂容君昨日與墨方過了招之後,今日是想來試試本王的槍法?」      拂容君被沈璃唬得一震,隨即抖著聲音道:「這是墨方的事,與你何干!」      沈璃心下覺得此人甚是麻煩,眉毛一挑繼續挑釁道:「喔?你不知道嗎?墨方可是本王的人。」      拂容君臉色一青,只覺這碧蒼王真是欺人太甚,但是無奈確實打不過她……      沈璃輕蔑地看了他一眼,心道,這傢伙這麼怕她,以後定是不敢去找墨方麻煩了,回頭再想辦法欺負他幾次,待他受不了自會回天界去,彼時行止也走了,正好樂得輕鬆……      沈璃一轉頭,恰好看到三步開外的白衣男子,她微微一愣。      行止……      他起初一臉冰冷,與沈璃目光相對後,唇角愣是慢慢磨出了一個笑來。沈璃也收斂了臉上所有情緒,淡淡問道:「神君為何在此?」      「王爺不是讓我隨意逛嘛,我恰好想看看魔界的軍營,便來了。」他唇角笑的弧度更大,但眼眸中卻是連沈璃也能感覺到的寒涼,「只是方才不小心聽到王爺的話,心裡卻奇怪,為何與我在邊境軍營中聽到的不一樣呢?行止記得,王爺當時可是狠狠地拒絕了墨方將軍啊。」      來找碴的。沈璃在心裡給他這段話做了如是總結。      拂容君一聽此言,微微一愣:「被……被拒絕?」他如今覺得墨方是個不錯的人,而沈璃是個除了武力強點,別的地方都不怎麼樣的女人,這樣不怎麼樣的女人居然拒絕了他覺得還不錯的人?      荒唐!      拂容君怒視沈璃:「你不是說墨方是你的人嘛!可你明明都把人拒絕了!」      沈璃目光一轉,也不為行止戳穿自己而生氣,對拂容君不屑道:「那又怎樣,我還是護著他,還是要揍讓他不開心的人,你若覺得自己有本事就來與我搶,儘管與我來戰。」言罷,她轉身往軍營走去,一眼也沒看行止。      唇微微抿緊,行止盯著她的背影,眼神微涼。      沈璃走進軍營,因為被壞了事,心中帶著些許不甘的火氣,但見周圍將士熟悉的面孔,她暫時將那些不快都甩在腦後,一一回了來行禮的將士。其中才回王都的尚北將軍看見她,更是忙上前來,微帶抱怨道:「王爺離開也不與我說聲,害末將一通好找啊!」      沈璃一笑,拍了下他的手臂。「是本王的不是,回頭你挑一家酒館,本王做東,任你喝到盡興!」      旁邊立馬有將軍道:      「王爺可不能厚此薄彼。」      「哎,這話我可聽見了,王爺,見者有份啊!」      「成,都請了!」沈璃看見練兵台,想起今日來軍營的目的,揚聲道:「本王今日興致好,讓將士都來與我練練,過得了十招的,一併與將軍們吃酒去!」      能與碧蒼王過招,輸了也是榮耀。一時間兵營中熱鬧起來,將軍們將手下的精英都喚來,令其與沈璃過招,每一個人沈璃都不放水,能用一招打倒的,絕不讓其撐到第二招。一個時辰下來,上臺者已有數十人,卻沒一人能過三招。      沈璃額上熱汗淋漓,但眼睛卻越發閃亮,眼下這個人是唯一一個在她手裡過了五招的人,她誇道:「有潛力。」言罷,身形一動,繞至那人身後,那人反應也不慢,側身要躲,哪承想沈璃卻是伸腳一掃,攻他下盤,再將他肩膀一擒,按在青石板搭的練兵臺上。那人忙認了輸,沈璃鬆開他,指點了幾句他的缺點,讓他下場。      「下一個來戰!」      忽地一陣清風拂過。沈璃一轉眼,白衣披髮的男子靜靜地站在練兵台的另一側,笑道:「行止請戰。」      台下一片譁然,竟沒人注意到行止神君是什麼時候到軍營之中的,更沒有人看見他是如何上臺的。沈璃面色微微一冷,一把抹去臉上的汗水,盯住行止:「神君這是何意?」      「行止獨自在天外天待得久了,許久不見如此熱鬧的場景,便想來湊湊熱鬧,王爺可是不肯與我比試?」      「神君尊體,沈璃不敢冒犯……」話未說完,行止身形一閃,落在沈璃身後,伸手一擒,抓住沈璃的肩頭,欲將她制住,這手法竟是方才沈璃與那將士過招時用的。      沈璃側身一讓,肩頭一震,以法力彈開行止的手,轉身揮拳便往行止臉上招呼,但眼瞧著快揍上他的臉頰,沒等行止自行躲開,沈璃自己動作便是一頓,讓行止抓住機會,一手擒住她的手腕,往身後一擰,沈璃再次被制住。      「王爺可是怕傷了我?」行止語帶笑意。      沈璃心頭一惱,腰一彎,順著行止的力道,一個空翻解了困。另一隻手還在空中抓住了行止的肩頭,待她腳一落地,只聽她大喝一聲,一個摔肩便將行止扔了出去。可待行止被扔出之時,沈璃只覺掌心一空,他人已不見,「噠」的一聲腳步輕響,沈璃猛地一回頭,與此同時,手肘毫不猶豫地擊中行止的腹部,但卻如打到棉花裡一樣,力道盡數被散開。      這樣的打鬥就像是她平時與行止的對話,每一句攻擊性的語言,皆被他從有化無,分散而去,從來沒有一次讓她打到實地。      如此一想,沈璃心頭更覺憋屈,動作更是急躁,但她越急,越是拿行止沒有辦法。      沈璃氣惱之時,卻在恍然之間想到,為什麼這人說要與她鬥,她就必須與他鬥?他將她玩弄在掌心,憑什麼她就不能自己躍出他的手掌?她攻擊的動作一頓,行止也跟著停了下來。      沈璃這才發現,原來,除了最開始那一招是行止主動攻來,後面的他一直都在防禦,像逗著她玩一樣,從頭到尾都是她自己唱的獨角戲。      其時,她正與行止面對面站著,距離極近,她一隻手停在行止頸項處,手腕正巧被行止握住。她仰頭看著行止,見行止對她笑道:「王爺,十招早已經過了。」      沈璃一用力,掙開行止的手,退開兩步道:「神君到底意欲何為?」      「先前聽王爺說與你過了十招便可討得酒喝,行止不愛喝酒,所以想向王爺討個別的東西。」      沈璃臉色冰冷,但礙於場合還是好聲道:「神君今日既然贏了沈璃,有何想要的,但說無妨。」      「我欲問王爺幾個問題。」行止掃了一眼台下眾將士,待看見外圈站著的墨方與另一邊的拂容君時,唇角弧度一揚,「第一,欲問王爺,尚北將軍是你何人?」      被點名的尚北將軍一愣,周遭將士皆用懷疑的目光打量他,尚北將軍急得一頭大汗:「神君怎的如此問話啊!末將可是有家室的人!」沈璃眉頭一皺:「只是同僚。」      「你可會護著他?」      「他是我魔界將領,我自然得護著他。」      「喔,那王爺可會護得讓他連交別的朋友的權利都沒有?」      「自然不會。」      行止一笑:「這位將軍又是王爺何人?」他指著另一名年輕將軍問。      「亦是同僚。」      「王爺可會因為護著他而不讓他交友?」      「自然不會。」      「那麼,墨方將軍呢?」行止直勾勾地盯著沈璃,像是個收網的獵手,讓沈璃恨得牙癢癢,卻也無可奈何,迎著眾將士的目光,她眼角餘光瞥見了外圈的墨方,又瞧見了另一邊忽然目放亮光的拂容君。

作者資料

九鷺非香

當紅人氣作家,擅於將千種人性、萬般情愛融於獨屬於她的玄幻江湖中。其筆下人物鮮活多彩,情節出人意料,每部作品都透露出非一般的活力與灑脫,深受讀者喜愛。

基本資料

作者:九鷺非香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3-08-09 ISBN:9786263569072 城邦書號:SPB7F000353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