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半夢半醒的世界(荷索首部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半夢半醒的世界(荷索首部小說)

  • 作者:韋納.荷索(Werner Herzog)
  • 出版社:黑體文化
  • 出版日期:2023-11-29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237元,贈紅利1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獲選《紐約客》2022年度好書 德國電影大師荷索備受讚譽的首部小說 走進殘留日本兵小野田寬郎的一萬個叢林夜…… 「對於宇宙、對於人民的命運、對於戰爭的進程而言,小野田的戰爭毫無意義。小野田的戰爭,是想像而出的虛無與夢境融合而成的;不過,小野田的戰爭就這樣從虛無中誕生,是一樁從永恆奪來的了不起的事件。」──韋納.荷索 第二次世界大戰在1945年畫下句點,但直到1974年日本軍官小野田寬郎走出菲律賓盧邦島的叢林之前,他的戰爭都未曾止息。 小野田在原始叢林裡打了29年的游擊戰。一開始他還和其他日本兵並肩作戰;末了,只剩他一人孤軍奮鬥,對抗冷酷無情的大自然與自己的心魔。無論是天空中閃耀的新型衛星,抑或是贓物收音機傳來的隻字片語,小野田所搜集的各種反映世界變化的細微線索,都只是強化了自己「絕不投降」的信念。 1997年,德國傳奇導演韋納.荷索因緣際會結識小野田寬郎,與他多次長談,從而寫出這部講述小野田經歷的小說。他以半紀實半虛構的手法,如詩如夢的文字,編織出小野田超現實且悲愴的叢林萬夜,也反思戰爭的荒謬和人類存在的意義。 各界讚譽 「一部精彩的小說處女作。」 ──《紐約客》(The New Yorker) 「一部引人入勝的小說,巧妙地探索了時間與戰爭的本質。」 ──《星期日郵報》(The Mail on Sunday) 「太美了……沒有其他人能寫出《半夢半醒的世界》。它是純粹的荷索。」 ──《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 「《半夢半醒的世界》……非常電影化;事實上,當你閱讀時,感覺就像在看一部荷索腦海中播放的電影。」 ──《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 「一個悲劇素材,給了荷索無窮機遇,表達文明的脆弱性與現實的可塑性。《半夢半醒的世界》用字簡練,毫無贅言,卻湧現出豐富的生命力。」 ──馬帝亞斯.約丹(Matthias Jordan),《文化新聞》(Kulturnews) 「這是一本非常特別的書,由一位不平凡的人描寫另一位不平凡的人;同時也是一本反對任何戰爭之意義的著作。」 ──艾兒克.海登萊希(Elke Heidenreich),《科隆市報》(Kölner Stadtanzeiger) 「韋納.荷索不僅是電影大師,也是文字大師。」 ──薩洛梅.邁爾(Salomé Meier),瑞士國家電台(SRF2 Kultur) 「韋納.荷索是才華洋溢的說書人。」 ──尤利安.徐特(Julian Schütt),瑞士國家電台(SRF2 Kultur) 「現在能給韋納.荷索最好的建議就是:寫、寫、寫……。他的仰慕者會很感謝他的。」 ──格歐葛.竇曹爾(Georg Dotzauer),《每日鏡報》(Tagesspiegel) 「韋納.荷索希望在電影和書中展示的內容,只能以獨一無二的方式呈現,而這樣的企圖難得在本書中發揮到極致。」 ──尼可拉斯.佛洛德(Nicolas Freund),《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 「精心周密的刻畫……詩意盎然的細節,使得閱讀荷索這本小書成了豐富的體驗。《半夢半醒的世界》不僅講述了一個荒誕的戰爭故事,一個不可思議的存活事件,更探討了存在的界線。希望荷索能夠創作更多的書。」 ──克里斯多夫.胡柏(Christoph Huber),《新聞報》(Die Presse) 「本書可說濃縮了荷索的藝術與技藝。」 ──克努特.寇德森(Knut Cordsen),巴伐利亞廣播電台文化舞台(BR Kulturbühne) 本書特色 ★德國狂人導演荷索與躲藏叢林29年的日本兵小野田寬郎,兩個世界上最瘋狂執著的人的相遇,會迸出怎樣精彩的火花?答案就在本書的文字裡。 ★荷索不僅是世界級名導,文字創作功力也備受肯定,這本小說處女作在西方好評如潮,粉絲不可錯過! ★本書走進殘留日本兵小野田寬郎的內心世界,對戰爭和人性提出深層省思。 專文推薦 廖偉棠|詩人、作家 夢寐推薦 瓦 力|《瓦力唱片行》作者 孫得欽|詩人 黃以曦|影評人、作家 黃建業|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兼任副教授 詹正德|影評人 鴻 鴻|詩人、劇場及電影導演 (按姓氏筆劃排列)

目錄

推薦序 時間消泯處,世界平行生/廖偉棠 盧邦島,叢林小徑: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日 盧邦島,和歌山支流: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一日 盧邦島機場:一九四四年十二月 盧邦島:一九四五年一月 盧邦島,蒂利克:一九四五年一月 盧邦島,原始森林:一九四五年一月底 盧邦島:一九四五年二月 盧邦島,蒂利克近郊:一九四五年二月底 盧邦島,盧克眺望點:一九四五年十月 盧邦島,叢林,和歌山支流:一九四五年十一月 盧邦島,原始森林,蛇山:一九四五年十二月 盧邦島,五百山丘:一九四五年底 稻田,盧邦島北部平原:一九四六年初 盧邦島:雨季,一九五四年 盧邦島,原始森林邊界:一九五四年 盧邦島,西海岸:一九七一年 盧邦島,五百山丘:一九七一年 盧邦島,盧克附近低地:一九七一年 盧邦島,南岸:一九七一年 盧邦島,五百山丘:一九七一年 盧邦島,原始森林小徑:一九七二年十月十九日 盧邦島:一九七二年底開始 盧邦島,和歌山支流:一九七四年三月九日,早上八點 盧邦島,五百山丘:一九七四年三月九日,上午十點半

內文試閱

盧邦島,和歌山支流 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一日 原始森林錯落而成的樹頂,遮蓋住一條狹窄的河流。清澈的河水流淌過平坦的岩石。從左側,被繁密雜生的原始森林覆蓋的陡峭山丘腳下,匯入一條小溪。支流的下游,景致變得開闊,長著竹子、棕櫚和高聳的蘆葦。兩條溪流交會之處,延伸出一片平坦的沙洲。小野田倒退走過沙洲,留下會誤導潛在追蹤者的足跡。透過緩緩搖曳的蘆葦,他認出了一面小小的日本國旗。小野田小心翼翼舉高刻畫著多年叢林痕跡的破舊望遠鏡。他還有望遠鏡嗎?難道稜鏡不早被真菌感染了?或者說,根本無法想像小野田沒有望遠鏡呢?國旗在午後揚起的微風中飄蕩。旗子的布料非常新,折線仍舊清晰可見。 國旗旁邊架著一頂剛出廠的簇新帳篷,就像週末出遊的觀光客會使用的那種。小野田小心翼翼直起身子。他看見一名年輕男子蹲在地上,臉背著這裡,試著在野營爐具上點火。沒有看見其他人的蹤影。一個塑膠背包放在帳篷口。年輕人伸手拿背包,打算放在爐具旁邊擋風。這時候可看見他的臉了:是鈴木紀夫。 小野田驟然躍出藏身處。鈴木嚇得站起來,看到正對著他的卡賓槍。他花了好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我是日本人……我是日本人。」 小野田命令:「跪下。」鈴木慢慢跪了下來。 「脫掉你的鞋子,丟得遠遠的。」 鈴木遵從命令,手指微微顫抖,好不容易才解開鞋帶。 「我身上沒有武器。這個只是一把菜刀。」 小野田幾乎沒有注意到地上的刀。鈴木小心把刀推遠。 「您是小野田嗎?小野田寬郎?」 「是的,小野田少尉,就是我。」 小野田將槍管直接對準鈴木的胸膛,神情漠然,難以猜透。這時,鈴木的臉龐卻恢復了生氣。 「我在做夢嗎?我真的親眼見到了嗎?」 夜幕驅走了天光。小野田和鈴木蹲坐在離鈴木帳篷稍遠的火堆旁。夜蟬揚聲啼鳴。小野田占據了一個得以不斷梭巡周遭環境的位置。他充滿戒心,高度警覺,槍口始終直指鈴木。他們應該已交談一會兒了。片刻停頓後,鈴木又開啟話題。 「我怎麼可能是美國特務?我才二十二歲耶。」 小野田不為所動。「我到這兒參戰時,只大你一歲。任何阻擋我執行任務的嘗試,都是敵方特務的戰爭策略。」 「我不是您的敵人。我唯一的目的是與您見面。」 「便衣特務穿著各式各樣想像得到的服裝來到島上。他們目標只有一個:想要斷了我的路,逮捕我。我躲過一百一十一次的埋伏,再三受到攻擊。我已經數不清自己遭到多少次的射擊。島上每一個人都是我的敵人。」 鈴木沉默不語,小野田望著天空依然有點微亮的方向。 「現在這樣的光線下,你知道對準你射出的子彈是什麼樣子嗎?」 「不,不太清楚。」 「有淡藍色的火焰,幾乎就像曳光彈。」 「真的嗎?」 「子彈從較遠的距離發射時,只要距離夠遠,就能看見子彈朝自己而來。」 「而您沒被擊中?」鈴木感到驚訝。 「我是可能被擊中的。但我身子一偏,子彈從旁擦過。」 「子彈像哨聲嗎?」 「不是,聽起來像震動聲,一種低沉的嗡嗡聲。」 鈴木深感欽佩。 一個聲音飄入。遠方,夜空繁星閃爍。那個聲音唱起了歌。 「那是什麼?」鈴木沒有發現任何人。 「是島田,伍長島田。他在這裡陣亡。」 「那是五十年代中期之前的事了吧?我知道這件事。在日本,人人都知道。」 「他死於十九年九個月又十四天前。在和歌山支流這裡,遭到伏擊。」 「和歌山?」鈴木問。「這是日本名字。」 「盧邦島的開戰初期,我的營將此匯流處稱為和歌山支流,紀念我的家鄉和歌山。」 蟬鳴聲更加響亮,充盈滿片景致。對話現在由牠們進行。鈴木思索好一陣子。最後,蟬高聲齊鳴,同時發出刺耳的唧唧聲,彷彿是集體的憤怒。 「小野田──先生?」 「少尉。」 「少尉,我希望避免繞圈子。」 鈴木又不說話。小野田的槍管輕觸他的胸口,不是威脅,而是督促他別讓火熄了。 「如果你不是特務,又會是誰?」 「我叫做鈴木紀夫,曾經是東京大學的學生。」 「曾經?」 「我放棄學業了。」 「沒人會輕易放棄國家頂尖大學的學位。」 「我忽然看見了自己整個未來,職業生涯每一個階段,一步步到退休為止,都清清楚楚展現在眼前,所以嚇到了。」 「然後呢?」小野田無法理解。 「我希望將生命奉獻給商人生涯之前,先過幾年自由自在的生活。」 「然後呢?」 「我開始旅行,搭便車。我遊歷過四十個國家。」 「『搭便車』是什麼?」 「就是攔下車子,希望對方能載你一程,漫無目標,直到我找到自己的目標。」 「什麼目標?」 「事實上有三個。首先,我希望能找到您,小野田少尉。」 「沒人能找到我。二十九年來,沒人找到過我。」 鈴木感覺受到激勵。 「我來這裡不到兩天,就找到您了。」 「是我發現了你,是我找到你的。不是你找到我。如果你不是對危險毫無防備,我可能早就殺了你。」 鈴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於是不發一語。 「你人生另外兩個目標又是什麼?」 「雪怪……」 「誰?」 「一種可怕的生物,出沒在喜瑪拉雅山。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雪人,全身覆滿毛皮。有人發現過牠的足跡,牠確實存在。第三個是,到中國山區的貓熊自然棲地看貓熊。按照順序是:小野田、雪怪、貓熊。」 我們第一次看見小野田的臉龐掠過一絲笑容。他向鈴木點點頭,繼續,請你繼續說。 鈴木大受鼓舞。「戰爭在二十九年前就結束了。」 小野田面部木然,露出赤裸裸的不解。 「不可能。」 「日本在一九四五年八月投降了。」 「戰爭仍未結束。幾天前,我還看見美國航空母艦,一艘驅逐艦和一艘巡航艦隨行在側。」 鈴木推測:「方向是往東吧。」 「你別想欺騙我。那就是我所看到的。」 鈴木毫不動搖。「少尉,美國在蘇比克灣建設了太平洋最大的海軍基地,所有戰艦都在那裡進行保養。」 「在馬尼拉灣附近?距離此地不過九十公里?」 「沒錯。」 「戰爭初期,這個基地便已存在。美國軍艦怎麼可能進入使用?」 「美國與菲律賓現在是盟友。」 「還有我不斷看見的戰鬥機、轟炸機呢?」 「這些軍機全部飛往克拉克空軍基地,位於馬尼拉灣北方。少尉,請問您,軍隊規模如此龐大,為什麼沒有攻下盧邦島?畢竟盧邦島控制馬尼拉灣的入口啊。」 「我對敵人的計畫毫無所知。」 「沒有什麼計畫,因為戰爭結束了。」 小野田內心掙扎了片刻,然後緩緩起身,朝鈴木邁進一步,將槍口抵在他的眉心。 「現在說實話,時間到了。」 「少尉,我不怕死。但如果已經說了實話,卻還免不了一死,我會感到很沮喪。」(未完)

延伸內容

推薦序 時間消泯處,世界平行生 廖偉棠(詩人、作家)   對於荷索,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看了他那麼多部電影,才在《遊牧之歌》(Nomad: In the Footsteps of Bruce Chatwin)得知他還是一個背包登山客;前年剛剛讀到他的詩,現在又讀到他的小說,電影導演跨界的不少,難得的是在各方面都做到極致,幾乎讓人忘記他的老本行。   而最關鍵的是:這無數個荷索會合而為一,成就這個獨一無二的自由又孤清的靈魂。這個靈魂在蒼茫荒野上遊蕩,尋找和自己一樣的超越時間和空間的羈絆者,彷彿尋找自己的影子投射。他在《冰雪紀行》(Vom Gehen im Eis : München-Paris)裡找到過詩人荷爾德林(和他一樣徒步穿越黑森林的瘋子),在《遊牧之歌》找到旅行家、作家布魯斯.查特文,在電影《藍星人懷鄉曲》(The Wild Blue Yonder)裡虛構了很多相信自己是外星人的夢想家……這次,他找到一個更為複雜、更具爭議性的影子:太平洋戰爭中最後一名投降的日軍小野田寬郎。   電影學者薩洛蒙.波拉厄(Salomon Prawer)提出過一說法:在荷索的電影世界裡存在著兩類人,「一種是局外人,他們所處的社會,永遠都不會給予他們家的感覺,甚至到頭了還要毀了他們;另一種則是叛逆者,他們借助暴力手段,想要獲得生活拒絕給予他們的東西,結果同樣以失敗而告終。」小野田寬郎可能兩者兼有,但是二次大戰給他提供了一個舞台,讓他贏得某種虛幻的勝利,而荷索這部小說《半夢半醒的世界》則嘗試提醒我們在失敗與勝利的二分之外,其實還有另外的確認一個人的存在的方式。勉強名之,曰:夢。   當浮生若夢之際,夢反而成了淪陷者抓住的唯一真實。二戰的最後一顆棋子,因此能在歷史的外圍載浮載沉。他的隱匿和全世界對他的尋找、勸降,構成一個超越戰爭的遊戲,甚至儀式。   另一位研究荷索的學者阿莫斯.沃格爾(Amos Vogel)聲稱荷索的主角們是一群存在於電影中的「聖愚」,這種人 「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於是乎,他們更有可能抵達通往更深層真相的各種源頭。相比我們,這種人會更接近那些源頭,儘管他們並不一定全都具有抵達這些源頭的能力。」那麼日本聖愚小野田寬郎接近的、或無意昭示的真相是什麼?也許是:戰爭作為一種儀式的巨大荒謬感。   「對於宇宙、對於人民的命運、對於戰爭的進程而言,小野田的戰爭毫無意義。小野田的戰爭,是想像而出的虛無與夢境融合而成的;不過,小野田的戰爭就這樣從虛無中誕生,是一樁從永恆奪來的了不起的事件。」荷索講得很清楚了,他的文字製造出與之呼應的感覺:就在小野田身上停滯了的時間與我們世界前行的時間相遇的瞬間,因為主視角來自前者,讓我們得以反思我們的進步──從功利角度,這是小野田對於非軍國主義者、非戰爭親歷者的我們唯一的意義。   荷索不無調侃地從小野田的角度看我們的世界,頗有《帕帕拉吉》裡虛構的薩摩亞酋長杜亞比看待所謂的文明人「帕帕拉吉」時的辛辣。比如說當小野田撿到一張報紙,他狐疑地認為是偽造的,因為「除了頭版之外,幾乎有一半的可用版面全是廣告。但是,報紙給予廣告的篇幅,一般不會超過百分之二或者百分之三。沒人有能力購買所有產品,完全是不可能的。」這種對消費社會的反諷,深陷其中的我們反而是想不到的。   還有因為不信任勸降者的舉措,小野田他們從目睹的世界變化,拼湊出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時局圖,可以說是一種簡陋的「架空歷史式寫作」,諸如「印度脫離英國獨立,西伯利亞從俄羅斯分裂出來,兩國如今和日本結合成強力同盟,對抗美國」此類,也為我們對目前這個「理所當然」的世界權力劃分,多了一絲質疑。   不過「蟬,不在乎什麼是戰爭、什麼是和平,戰爭如何命名、又是由誰賦予名稱。牠們再度揚起更加高亢的單調鳴叫,現在這是牠們的戰爭,但或許也是和平協議,我們對此所知甚少。明月。拂曉的曙光照得月亮越發蒼白,一顆不具深刻意涵的星體,早在人類存在以前,便已如此。」這才是超越小野田,荷索在意的事物。在一個日本皇軍的儀式感之外,這蒼蒼莽莽生長的菲律賓叢林世界,是這本書最詩意的部分。因其超然漠然,倒為作為殺戮機器的小野田帶來唯一的慰藉,也為冷眼觀看荒誕劇的我們帶來慰藉。   但無論我們被「精彩」史實吸引還是被詩意慰藉,都不要忘記了荷索的電影工作者的身分。我看到本書最重要的一次反思,恰好跟電影有關,在一次小野田拔刀禦敵之後,他有這樣的自省:「我持刀進攻彷彿像電影,我是扮演武士的演員。這是不可原諒的錯誤。這場戰爭如今有些不同了,展現英雄行徑不是我們的任務。我們必須隱身,必須欺敵,必須有覺悟做出不光彩的事情,心中卻不忘保持武士的榮耀。」──這裡是帶有荷索作為一個電影工作者的敏感的──從電影的虛妄性出發,指向人性虛榮的虛妄性,小野田的沉思只對了前一半:殘兵小野田在扮演絕代武士小野田;他的「覺悟」卻顯示出他無力出離武士道的奴性一面。   正是這些反思,讓我相信假如日後荷索把《半夢半醒的世界》拍成電影的話,不會像阿瑟.哈拉里(Arthur Harari)的電影《一萬個叢林夜》(Onoda: 10,000 Nights in the Jungle)那麼曖昧。雖然兩者都可能因為忽略小野田的對立面:那些菲律賓農民的視角,而受到批判。但荷索的文學功底,讓他找到了胡安.魯爾富《佩德羅.巴拉莫》(Pedro Paramo)的悲愴和波赫士《小徑交叉的花園》的神秘主義,一再通過詩性文字讓小野田寬郎脫離軍國主義現實的泥沼,也脫離大眾媒體對他的審美化拔高。   「我們以為活在當下,但當下不可能存在。我走路,我活著,我作戰呢?他倒退著走誤導敵人的那些路又是什麼?即使是倒退走的步伐,一樣是邁向未來。」這樣高度哲思性的思維,和真正進入夢世界時的頓悟絕不相悖,荷索尋找小野田,最終尋找到的,除了我們的我執,還有刻在另一個士兵、導演小津安二郎墓碑上的:無。

作者資料

韋納.荷索(Werner Herzog)

德國新浪潮電影大師。1942年出生於慕尼黑,目前住在洛杉磯。他的傳奇電影作品如《天譴》(Aguirre, der Zorn Gottes)、《吸血鬼》(Nosferatu)、《陸上行舟》(Fitzcarraldo)、《灰熊人》(Grizzly Man)、《荷索之3D秘境夢遊》(Höhle der vergessenen Träume)和《我的魔鬼》(Mein liebster Feind),皆獲得各大重要獎項肯定。著有《冰雪紀行》(Vom Gehen im Eis,1978年)、《無用者的征服》(Die Eroberung des Nutzlosen,2004年,暫譯),以及回憶錄《賈斯伯荷西之謎》(Jeder für sich und Gott gegen alle)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韋納.荷索(Werner Herzog) 譯者:管中琪 出版社:黑體文化 出版日期:2023-11-29 ISBN:9786267263587 城邦書號:A5750033 規格:平裝 / 單色 / 160頁 / 12.8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