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遺落在流星下的謊言【上下冊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遺落在流星下的謊言【上下冊套書】

  • 作者:琉影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3-07-27
  • 定價:660元
  • 優惠價:79折 521元
  • 書虫VIP價:521元,贈紅利26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94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線上國際書展/套書5折起,2套再95折!

內容簡介

暖癒系愛情暢銷作家.琉影 暌違多年的青春悸動之作 愛上一個人以後,會變得一點都不灑脫, 連心跳都難以承載,他的輕聲細語。 ★ 獨家收錄暖心番外〈閃耀在迷霧裡的星光〉 ✫*・上冊 星空下的怦然心動與遺憾, 悄悄在心底扎了根,成了沒有說出口的祕密。 聽說,雙子是由同一個靈魂分化而成。 在璇音走後,我感覺自己遺失了一半的靈魂,不完整了。 那場大雨帶走了璇音,卻留下了迷霧, 為了不留下遺憾,以及調查璇音口中的怪怪學長, 我決定轉學到璇音就讀的高中。 卻沒想到在開學第一天就遇見了他—— 去年夏天和我在星空下接吻的男孩。 「妳搶了我的初吻,這樣就要跑了?」 「我也是初吻,初吻也送你了,兩不相欠!」 我曾以為,是因為那夜的星空太美,流星雨的後座力太強, 再加上他的溫柔關懷,才會讓我做出那麼瘋狂的事。 後來我才知道, 原來我對他的喜歡,早已在那時萌芽。 只是,失去璇音的我,還能擁有幸福的資格嗎? ✫*・下冊 當我變得貪心時,我也開始感到害怕, 害怕未來被你傷了心,或傷了你的心。 隨著謎團逐漸被解開,我也終於開始了解怪怪學長, 同時越來越喜歡任時禹――那位和我在星空下接吻的男孩。 原來那晚的怦然心動,沒有隨著時間消逝, 而是在我的心底埋下一顆種子。 我不想再跟他保持曖昧關係了, 於是我決定向他攤牌。 「我喜歡你。」 「那只是妳的錯覺,我們不是一直在惡搞對方,妳整我、我整妳……」 原來在他的心裡,我的喜歡不過是錯覺而已, 現在,唯一一個讓我想要留下來的理由,消失了。 然而,在我要放棄一切,回到沒有任時禹的生活時, 卻隱約察覺到他對我的真正感情, 並發現了藏在他身上的祕密! 原來這才是他,不能喜歡我的理由。

內文試閱

  洗完澡小睡了片刻,當我被鬧鐘叫醒時,已經快半夜十二點了。      我揉著睡眼,下床拉開窗簾往外一瞧,漆黑的夜空沒有一絲雲氣,彷彿罩著一層黑絲絨,上面灑滿璀璨的星光。      一彎新月低低地掛在遠方的山頂上,月光在夜空中的干擾還不嚴重,農場的民宿庭園裡燈火通明,夜景看起來挺美。      再看看自家的園子,黑漆漆的,看起來怪可怕,半夜一個人要很有勇氣才敢待著。      儘管每年都有流星雨,不過我居住的城市光害嚴重,完全看不到,要遇到像今天這樣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少之又少,沒道理不把握機會。      好!就跟那個男孩去看流星雨。      拉上窗簾,我想到夏夜的山區溫度偏冷,又想起自己沒有帶任何外套來爺爺家,所以我打開房間裡的衣櫥,發現裡面剛好有一件璇音的外套,是她過年時穿來,回家時卻忘了帶走的。      我取出那件外套,穿上後便躡手躡腳地開門走下樓梯,來到客廳裡。我怕等待流星雨時會感到無聊或尷尬,便從茶几上的糖果盒裡抓了一些小零食塞進外套口袋,再打開冰箱裡的冷凍庫,那裡面有爺爺剛買的香草甜筒和巧克力甜筒,我各拿了一支後,就帶上小手電筒打開大門走出去。      一出門就遠遠看到木柵欄的另一邊隱約站著一道人影,我用手電筒朝那裡照過去,果真是那個男孩。      「這次真準時。」當我推開柵欄門走出去時,聽見他這麼說道。      「我帶了甜筒,你喜歡香草還是巧克力?」我舉起兩支甜筒讓他先挑選。      「我是抹茶控,最喜歡抹茶口味。」他嗓音帶笑。      「真巧,我也是抹茶控。那你不喜歡哪一個?」我堆起滿臉的假笑,心裡實在很想掐死他。      「巧克力,太甜膩了。」      「那香草給你,別再跟我廢話。」我瞬間收起假笑,直接把香草甜筒塞給他。      「哈哈……妳爺爺睡了?」他被我逼著收下那支甜筒,隨後望了爺爺家一眼。      「嗯,你家人呢?」      「我家人下午爬山都累翻了,早早就睡了,只剩我一個人醒著,不過民宿的庭園裡還聚集著很多人在找流星,剛剛我有看到幾顆喔。」他炫耀道。      「真的?」聽他這麼說,我心裡不禁開始期待,「我們要在哪裡看?」      「民宿那邊太亮了,還有一群大學生在那裡飲酒狂歡,吵吵鬧鬧的,我們找個暗一點、靜一點的地方。」他蹙眉露出嫌棄的表情,說完伸手指著一個方向,「下午閒逛時看到那裡有個觀景台,沒有樹木的遮蓋,視野應該不錯。」      「我們就去那裡。」我也不喜歡太吵的地方。      我們拆開甜筒的包裝紙,一邊吃一邊走向觀景台。      「你身體有沒有好一點?」我禮貌地問道。      「有,傍晚回去睡了一覺,起來就好多了,胸口不會那麼悶。」他淡淡回道。      「你可能跟有關爬山的活動無緣。」      「無所謂,反正我又不愛爬山。」      到達觀景台,我看見一座用木頭搭建向外延伸出去的平台,裡面擺了兩張長木椅,平台下面則是一片茂盛的樹海,樹梢像波浪般起伏著。      我們在其中一張木椅上坐下,中間隔著一個人的距離。關掉手電筒的燈後,整座觀景台瞬間被黑暗包圍,不過民宿那邊還是有光映照過來,倒也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還是可以看見對方模糊的臉廓。      白日炎熱的暑氣已經消散,山上的夜風吹起來相當涼,我仰頭望著乾淨的夜空,數不清的星星散落其中,還有一道光影朦朧的銀河橫在天頂上,美得好似仙境。      「妳爺爺自己經營那個苗圃?」他好奇問道。      「嗯,之前還有奶奶幫忙,可是她在三年前過世了。」      「一個人住在這裡應該很孤單。」      「我爸媽有問爺爺要不要搬到山下住,可是他說不習慣,不肯離開這裡。」      「說不定是因為這裡是妳奶奶住過的地方,他才不願意離開。」      「應該是,我爺爺最近變得很愛胡思亂想,他說奶奶以前總嫌山上的生活很枯燥,種花種樹很苦,還常常吵著要離婚。爺爺覺得如果奶奶不用幫忙農務,他們沒有一直吵架,奶奶說不定可以多活幾年。」聊起爺爺之前說的話,我不禁又感到心疼。      「那……倒也未必。」他啃著甜筒外圍的脆皮,突然伸手指著左邊的天空大喊道:「那裡有一顆!」      「哪裡?」我轉頭望著他指的方向,卻什麼都沒有看見。      「流星的速度太快了。」      「好可惜沒看到。」      我們瞭望著夜空,吃完甜筒後,我伸手往口袋裡抓了一把小零食,沒想抽手時卻被袋口卡住,我用力將手拔出來,整把小零食便散落到地上。      「妳還帶了什麼東西來?」他馬上蹲下,伸手撿拾散落的小零食。      「小熊軟糖、蟹黃瓜子、小魚干花生。」我打開手電筒照著地上。      「妳是來野餐的嗎?」他噗哧笑道。      「我是怕太吵。」      「怕什麼太吵?」      「怕你話太多會吵到我,這是給你塞嘴巴用的。」我蹲下身撿起地上的一包小零食,回頭卻看到他背對著我,動也不動地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麼,「喂!你在幹麼?」      他緩緩回頭,在手電筒燈光的照耀下,對我露出一抹慘白的詭笑,「可惜我不愛吃堅果類的食物,不過既然妳帶了,我還是捧場帶個兩包回家做紀念。」      語畢,他站起身來,將抓著東西的左手塞進口袋裡,另一隻手則伸到我眼前。      「不吃就算了。」我把他手裡的小零食收回來,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我好像知道妳的名字了。」他神祕地勾起嘴角。      「怎麼可能?」我完全不信。      「我只要……」他低頭慢慢貼近我的臉,直直凝視我的眼睛,「看著妳的眼睛,就可以讀取妳腦海裡的資料。」      「騙人!」我一掌巴開他的臉,但心裡還是不太確定,「難道……你遇到我爺爺?」      「對喔,可以守在妳家門口問妳爺爺。」他恍然大悟。      「我要回去了!」我生氣地轉身就走。      「好,不問不問,我是跟妳開玩笑的。」他急忙拉住我的手臂,阻止我離開,「我以為這樣吊妳胃口,妳就會跟我玩猜名字的遊戲,搞不好猜著猜著,我就猜出妳的名字了。」      「我對你的名字沒興趣,你也不用費心猜我的。」我抱臂冷哼。      他輕聲笑了笑,拉著彆扭的我坐下來,我關掉手電筒抬頭一看,乍見一顆明亮又鮮豔的紅色小火球,拖著長長的尾巴,從遠方山頭上低低劃過。      「哇!那是流星嗎?」我激動地指著那顆小火球。      「我們人品大爆發,那是火流星!」他看到也驚喜不已。      「火流星?」      「就是質量比較大的流星體,墜入地球的大氣層,形成高亮度的火球,若是還沒有燃燒完,掉到地面就是隕石了。」他侃侃解釋火流星形成的原理,明明下午還說自己對流星雨沒興趣。      「這麼說來,火流星是不是很難遇見?」第一次見到火流星的感覺,比之前寒流來襲時,在爺爺家看到雪還激動。      「當然,聽說有的火流星還會發出爆裂聲,在古代被人們視為不祥的預兆。」他開懷地跟我討論,邊說邊坐到我的身側,「英仙座流星雨其實是彗星的殘骸……」      「你是剛剛上網查資料,現學現賣?」我忍不住打斷他的話。      「查的又怎樣,這叫求知精神。」他冷哼一聲。      此時又一道銀白色的光點拖著長長尾巴劃過天際,引得我們兩人又同時激動尖叫。      「你有看到嗎?」我情不自禁地搖晃他的手臂。      「有,尾巴好長好長。」他猛點頭,笑得很開心。      在火流星拉開極大期的序幕後,眼前的一切恍如做夢一般。      幽深的蒼穹之下,那些不起眼的宇宙塵埃和彗星的殘骸碎屑,紛紛化做一道又一道的銀光,自天頂墜落下來,消失在群山和樹海之上。有些是短短的一閃而逝,有些拖著長長尾巴跨越了半個天際,即使沒有像下雨般漫天灑落的景象,但也絕無冷場,讓我們激動了半天,同時對宇宙起了敬畏之心。      不知不覺間,我和他漸漸安靜了,不再興奮尖叫。      這場上天恩賜的流星雨,淨化了這幾日籠罩在我心頭上的陰霾,我忽然覺得塵世間的煩惱都變得不重要了,腦海閃過許多對未來的美好願景。      爸媽離婚是他們的事,他們的愛情破滅是他們的問題,而我有自己的人生要過,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完成,我不能再被他們的離婚影響,每天過得不開心。      就算一家人分開了也沒關係,只要大家健健康康地活著就好。      想通了一些事,我不自覺地對著夜空揚起脣角,眼角也感到有些溼潤。      「終於看到妳笑了。」他輕聲笑道。      「我下午又不是沒有笑。」我忍不住反駁,即使知道自己下午只有冷笑和嘲諷。      「妳剛才有許願嗎?」他不想同我繼續爭辯。      「沒有,你有許嗎?」剛剛看流星看得太入迷,我完全沒想到許願的事。      「我也還沒,不然我們一起許。」話說完,他靜靜望著天空,好像正在許願。      我也對著夜空在心裡許了幾個願望——希望身體健康,上高中後學業進步,至於愛情……高中談戀愛大概也無法維持多久,失戀了一定會受傷,還是算了。      「妳許了什麼願望?」他忽然問道。      「才不跟你說呢!」我冷哼一聲。      「我只許了一個願望,我希望能加妳的LINE,做妳的朋友。」      「流星說:『對不起,這個願望不能幫你實現』。」      「好小氣的流星!」他擺出一個死魚眼的表情。      「真希望天天都可以看到流星。」我被他哀怨的口氣逗笑了。      「這樣流星雨就不特別了,難得一見才顯得珍貴。」      「說得也是。」      「所以妳要感謝我,若不是我約妳出來,妳就看不到這麼美的景色。」他伸手在後頸來回揉捏,想來是望著天空太久,脖子都痠了。      「謝謝你。」我輕聲對他道謝,感覺肩頸也同樣痠痛,不過痛得值得,「其實前幾天,我爺爺也要我去園子裡看流星,只是我一直沒有動力去做。」      「那是因為妳有煩惱,又一個人硬撐著,自然沒有心思去欣賞周邊的風景,把煩惱說出來可能會比較好。」      「煩惱的事情已成定局,說出來也是於事無補。」      「雖然別人幫不上忙,但妳也不要拒人於千里之外,多個人幫妳打打氣也好,一個人在谷底苦苦掙扎,沒有比較勇敢。」      他的話一句比一句溫暖,原以為他是那種自我感覺良好又粗枝大葉的男生,沒想到他也有心思細膩的一面。      我輕輕咬住下脣,聽了有點想哭。      「話說回來,我覺得妳奶奶很愛妳的爺爺。」瞧我不說話,他隨即轉開話題。      「怎麼說?」      「山上的生活那麼無聊,沒有城市裡有趣,除了休閒度假之外,有幾個人可以長久住下來?」他頓了一下又反問我,「我是不行,妳可以嗎?」      「我也不行。」我還是習慣城市裡的生活。      「所以,如果不是很愛一個人,又怎麼會願意待在這裡,還一待就是大半輩子?」他對著天空微微一笑,想了想又肯定地點點頭,「嗯!一定是很愛很愛,非常非常的愛,才能忍受山上枯燥的生活,忍受跟妳爺爺吵架,而且就算農務再苦再忙,也沒有把妳奶奶嚇跑,這份愛不是很偉大嗎?」      這席話差點惹出我的眼淚,此時又一顆流星閃過。      「我再許一次願。」他雙手在胸前交握,低聲許了一個願望,「不管妳心裡有什麼煩惱,剛才那顆流星都已經把它帶走了,明天一切都會變好,妳不會再愁眉苦臉,天天都能遇見好事,時時笑口常開。」      我轉頭凝視他虔誠的側臉,一顆心被他的祝福深深觸動到,隱隱悸動起來。      許完願,他放開在胸前交握的手,轉而將手擺在身體的兩側,沒想到右手卻意外覆上我的手。      「抱歉……」他連忙道歉。      「沒事,謝謝你的願望。」我赧然低下臉,忍不住將手掌翻轉向上,輕輕握住他的手。      他也沒有抽回自己的手,沉默了幾秒,指尖才微微一收,與我十指交扣。      心跳在這一刻瞬間加速,我緩緩抬起眼簾,迎上他也深深注視著我的眸光,四目相望間,氣氛曖昧到了極點,彷彿全世界只剩我們兩人。      如果這山林裡有神靈,多希望祂能將時間就此停止,讓這一刻化為永恆……      又一道銀光劃過天際,在漫天的星光下,他忽然將臉龐慢慢靠過來,好像想要吻我。我聽見心裡有個微弱的聲音,在警告自己應該要躲開,可偏偏身體卻一動也不動,只是愣愣看著他的脣越靠越近……最後停在我的鼻尖前。      這傢伙存心捉弄我!      「不客氣。」他嘴角微微勾起,嗓音裡含著促狹的笑意,「我可以把今晚看到的流星、許的願望全部送給妳,讓妳將來能多一個開心的回憶。」      就在那一刻,強烈的悸動瞬間湧上心頭,我一時無法控制自己,竟然傾身向前,吻上他的脣。      他整個人愣怔住,好像被我吻傻了,忘了怎麼反抗。      我在他的脣上強吻了一下後,便迅速退開站起來,他這才回神伸手朝我抓來,卻沒有抓到。      「謝謝你陪我看流星雨,我該回去睡覺了。」我雙手背在身後一邊笑一邊後退。      「慢著,妳給我站住!」他整個人暴跳起來。      「晚安!」      「妳搶了我的初吻,這樣就要跑了?」      「我也是初吻,我的初吻也送你了,兩不相欠!」我耍賴,愉悅地朝他擺擺手。      「妳……」他被我堵得說不出話。      「拜!」我一溜煙跑下觀景台的樓梯,說實在話,強吻了人家,我也沒臉再繼續待下去。      「喂!」他的聲音從身後遠遠傳來,「明天早上我再去找你……」      我飛快跑回爺爺家,躡手躡腳進到房間裡,拉起棉被把自己埋在床上。      天啊!我竟然強吻了一個男孩。      一切都要怪星空太美、流星雨的後座力太強,還有他突如其來的溫柔關懷,才會讓我亂了心緒,對他做出那麼荒謬的事。      我伸手撫著熱烘烘的臉頰,感覺脣上還殘留著他的氣息,腦海不停播放剛才與他接吻的畫面,怎麼都無法按下停止鍵。      這一夜我徹底失眠,直到天色快亮才睡著,不過隔天我還是早早起床。      一個人在門前等了大半天,幫花澆水、餵荷花缸裡的小金魚吃飼料、吃著消暑的甜筒、望著湛藍的天空發呆。可是等到中午,那個男孩還是沒有出現。      他失約了。      其實我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覺得這件事至少要有個收尾,所以中午跑到民宿區向櫃台小姐打探。      「客人的資料是保密的,就算有查到,我也沒辦法給妳任何資料。」櫃台小姐這麼回覆。      我向櫃檯小姐道了謝,走出民宿的服務大廳,望著不遠處的紫花屋,感覺昨天發生的一切好像一場夢。      我們明明相處不到一天的時間,為什麼我的心裡會感到遺憾和不捨?      當然只有一點點。      不過這樣才符合隨緣而遇的道理,也如他所說,不知道名字反而會留下深刻的回憶。            後來,夜空彷彿跟他畫上等號,每當我仰頭望著天上的星辰時,腦海總會閃過他的臉。      且如他所言,那個流星雨之夜,成了我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心情不好的時候,只要想起他許願的模樣,想起他微笑對我說的話,脣角就會忍不住上揚。      偶而也會想著,那個男孩看著星空時,是不是也會想起我?      我是不是也成為他美好的回憶之一?

作者資料

琉影

喜歡貓咪,喜歡夜晚的獨處,喜歡微雨的天氣。 覺得人生好難,願我所編織的這一點幻夢,能長留在許多人的心底,填補上一些糖分和力量,將現實生活裡的煩悶,笑著反擊回去。 曾出版:《流光咖啡館》、《戀夏七光年》、《夏螢之戀》、《曾有你的雨季》、《許妳一個晴天》、《香草之吻》、《對你心動的預言》、《與你相愛的抉擇》。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a11241020 facebook|月下琉影 Instagram|lanyin33 相關著作:《遺落在流星下的謊言(上)》《遺落在流星下的謊言(下)》《與你相愛的抉擇》《對你心動的預言》《香草之吻(下)》《香草之吻(上)》《許妳一個晴天》《曾有你的雨季》《夏螢之戀》《戀夏七光年》《流光咖啡館》

基本資料

作者:琉影 繪者:CLE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3-07-27 ISBN:4717702121501 城邦書號:3PL180S 規格:膠裝 / 單色 / 5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