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神樂坂的緣分星期四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神樂坂的緣分星期四

  • 作者:平岡陽明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23-06-29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獨步全書系66折起!

內容簡介

每個星期四,洋溢奇蹟! 盲眼書評家、舊書店老闆、熱血女編輯── 錯開&再度交會的「緣」,悠悠流轉⋯⋯ 生命中充滿缺憾,可是讀完這本書, 忍不住想相信:這一切不完美卻又完美! 獻給疲憊現代人的溫柔窩心之作 手機、影音平台、社群媒體暫時退散☹️ 接下來是閱讀、美食、生活的舒心時光 以故事正視現實的同時,也不會失去明亮幽默的心。 這就是本書作者一以貫之的寫作風格! ──《前男友的遺書》新川帆立 B編(編笑編哭經營者)、番紅花(作家)勵志推薦! 【故事簡介】 同一本書,讀兩次有不同感覺。 同一件事,不同人生階段有相異答案。 「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奇蹟交織時, 錯過的「未來」將重新再來! 人是由吃下的食物及讀過的文字構成的──這是盲眼書評家.竹宮陽子的信念,這樣的她最期待的日子就是星期四。她會帶著心愛的導盲犬前往神樂坂餐廳,和編輯好友一面用餐,一面分享用「耳朵」聽過的好書。 舊書店老闆.本間也最喜歡星期四。自從和前妻離婚,這是他唯一可以和兒子見面的機會,聆聽童言童語、兩人享用鬆餅,是他最珍惜的時光。 但星期四要變質了!陽子聽完一本挖出她塵封往事的書,寫下的亂糟糟書評好像會被編輯退稿;本間經營的書店搖搖欲墜,兒子還可能離開日本到再也無法見面的地方…… 不過──危機就是轉機! 編輯、企劃、連中藥師都參上一咖的奇蹟悄悄到來。 回味第二次時,「人生」和「書」都將釀出最好滋味, 對自己的人生重新回首,這次,會有什麼未來呢? 【本書特色】 書店小說的特色是讓「故事」重回到我們生活的社交圈中, 讓人相信故事、書本、書店仍有魔法力量,點亮我們的心! 這本書並非選「擺滿新書的書店」而選「舊書店」當主題, 故事主角也不再年輕,又紛紛遇上各自的「中年難題」, 擁有更多人生經驗的他們,會如何選擇自己的未來呢? 以美食、狗狗、初戀、書本點綴的大人故事,盼您喜愛!

內文試閱

  1      人是由吃下的東西,以及讀過的東西構成的。      這是書評家竹宮陽子的信念。      陽子早上一起床,就從被窩中向智慧音箱出聲:「OK,Google。告訴我今天的天氣。」      「今天天氣晴朗,最高溫度是十七度。」智慧音箱傳出回覆。      「播放早晨的音樂。」      「好的。」      從客廳傳來韋瓦第《四季》的〈春天〉。      安也因此察覺到主人起床,衝進臥室。陽子能感受到牠瘋狂搖動的尾巴。      「早安,安。」      陽子一道早安,就被安舔了滿臉。她能聞到年輕犬隻健康的口腔氣味。還沒戴上背帶的安,就只是一隻愛撒嬌的拉布拉多獵犬而已。      一人一狗在通往客廳的走廊上,能聽到停在外面電線上的麻雀們,正在開心地引吭歌唱。秋高氣爽的早晨,是向所有生命獻上的美好贈禮。      陽子從冰箱拿出昨天買的小菜。梅子醋羊栖菜沙拉、蒜片辣炒青花菜、涼拌蒟蒻秋葵,這些菜色再配上不含添加物的沖泡式高湯,就是一頓三菜一湯的早餐。其實陽子更想買食材親手做菜,但對她來說實在太難。      值得欣慰的一點是,神樂坂這一帶有許多講究產地與新鮮度的小食材店,因此當季蔬菜和對身體有益的調味料都不用愁。不愧是一流廚師匯聚的地方。      陽子給安放了飼料,一人一狗享用早餐。陽子慢慢咀嚼,一邊在腦中重溫昨天寄給出版社責編七瀨希子的書評。      人是由吃下的東西,以及讀過的東西所構成的。用敷衍的食物隨便對待自己,就會成為給人隨便印象的人;不知閱讀喜悅的人,於言談間也會給人無趣的印象。所謂的人體內有著一片海洋,所說的並不單指水與鹽分的比例,同時也是指言語的海洋。如果不提供養分給這片海洋,女性到了三十三歲左右,就必須開始還之前欠下的債。這筆債會清楚地反映在膚況、交友關係,以及自我滿意度上——      書評的內容大致上是這樣。這是對一位女性散文家的新書所寫下的書評,文章的內容多少有些裝模作樣——畢竟好歹是商品——但也十分貼近年過四十的陽子的實際感受。      陽子的書評最近變得有些接近專欄文章,因為希子向她這麼提出建議:「我認為陽子已經到了下一階段,可以試著從別人的肩膀上看看更遠的景色。」      用過早餐之後,陽子檢查電子信箱,發現收到了希子的回信。iPhone的閱讀軟體用獨特的腔調讀出信件的內容:      「標題:太棒了」      「本文:收到稿子了,謝謝。稿子非常出色。我時常覺得光是陽子的書評本身,就已經算得上是自成一篇作品了。要是渾渾噩噩過日子,我就要到還債的年紀了,得小心才行!校完稿之後,我就會直接上傳。順帶一問,下週的午餐聚會可以再次選在『相思樹』嗎?」      書評每個月有兩次截稿日,日子定在每隔週星期四。沒有截稿日的那一週,兩人便會固定在星期四那天,約在神樂坂吃午餐。      截稿日、中午聚餐、截稿日、中午聚餐。      陽子的一個月,就是圍繞著四到五次的星期四運作。      陽子回覆「沒問題」之後,臉上不禁浮現微笑,心想希子現在也不過二十七歲,現在就擔心,也未免太過焦急。不過對於在東京出版社全力工作的女性而言,六年說不定真的倏忽即過。雖然陽子本身沒有類似的工作經驗,實在難以領會。不管怎麼說,書評得到稱讚,讓陽子鬆了口氣。      陽子走向廚房,哼著歌泡花草茶。大概是感受到陽子的好心情,只聽安嚶嚶輕哼,靠過來蹭陽子的腳。      「乖孩子。」陽子揉弄安的肚子和耳後。對安來說,這是寶貴的充電時間。摸完一通之後,陽子喝掉花草茶,換好衣服,替安穿上導盲鞍。安立刻停止撒嬌,進入工作模式。      「來去車站唷。」      陽子一邊穿鞋,一邊告訴安。導盲犬當然沒有類似汽車導航的功能,不過安完全理解「車站」指的就是地下鐵神樂坂站,也很清楚去車站的路線。      一人一狗搭電梯下樓,剛好遇到住在同一個市營住宅的老婆婆。丟垃圾的時候,對方總是順道來幫忙,聲稱「順手而已」。      「哎呀,要出門嗎?安真是好孩子。」      向工作中的導盲犬搭話,其實是大忌,不過陽子還是用開朗的聲音回應:「是呀,要去高田馬場的點字圖書館。」      「今天天氣不錯,蠻適合出門的,路上小心喔。」      陽子點頭示意後,踏出步伐。以陽子和安的腳程,到神樂坂車站只要八分鐘左右。      即使安知道目的地,每到轉角,牠還是會抬起頭,等待陽子的指示。陽子便會出聲說「good!」誇獎牠。儘管這是一句安已經聽過不知幾萬次的固定句子,牠還是能透過這麼一句話,確認自己做對了,情緒也能因此安定。      不管是多小的事情,陽子只要留意到安的貼心舉動,就不忘說出「good」來讚美牠。在陽子不知情的時候,安想必也領著陽子避開許多障礙,因此陽子不過是在補償安而已。      陽子從握著導盲鞍的左手,感受到安的愉快心情。今天想必是個萬里無雲的大晴天。途經「相思樹」前的時候,陽子心中湧起一陣對下週午餐聚會的雀躍心情。      街道上處處飄揚著咖啡的香氣。此地的店家和準備上班的人們,想來都在養精蓄銳,準備面對工作。慢跑者的喘息聲從背後逼近,一路追過陽子,往前而去。      早晨時分的神樂坂,也會洋溢著生活的氣味。      這同時也是陽子最喜歡的氣味。      2      傍晚時分,本間在神樂坂坡下辦完小事之後,準備往上走回店裡。此時正是神樂坂大街即將被下班人潮塞滿的時分。      像神樂坂這般,早晨與夜晚的面孔如此截然不同的街道,想來並不多見。早上還是純潔的少女,一到夜晚就搖身一變,化身成香水薰染,擦脂抹粉的女人。      尤其今天是星期五,街道上到處都是在等待女方的男人,以及在等待男方的女人。每個人似乎都想儘早沉醉在神樂坂猶如傾灑了香檳的夜晚氣氛之中。      本間突然感到一陣落寞。他在許久之前,便不再屬於街上這種充滿期待的氣氛。本間現在才四十歲,還不算老,但也不算年輕了。      本間走進小巷,再轉過一個轉角,便來到一處獨棟房屋和低樓層公寓林立的寧靜住宅區。 神樂坂嫣然嫵媚的氣息並未在此流動。      然而,此處依然有亮著燈火的零星店家。亮著燈的或許是沒有招牌的法國餐廳、販賣陶藝作家作品的店鋪,又或者是低調的蕎麥麵名店。這種地方正可謂是神樂坂的特色。      由本間獨自經營的「舊書Slope」,也位於這樣的小巷的一角。店面很小,一如店名,是一家坐落於神樂坂坡道上的書店。      本間一回到店裡,就發現一名年輕女子站在店內看書。      「真是抱歉。」      本間低聲道歉,撕下寫著「店長外出,馬上回來」的告示。      他從櫃檯後瞥了一眼那名女子。這差不多是她第七次來店裡了。本間從第一次見到她,就看出她是個愛書人。她的站姿與書架十分契合,對待書的動作也非常優美,而且絕對不會把包包放在書本上面。      此外,她經常買筑摩文庫 的書。喜歡筑摩文庫的女性不會是壞人,本間暗地裡稱她為「筑摩文庫小姐」。      不過使她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她右臉頰上的巨大傷疤。恐怕是燒傷之類的傷疤,蜿蜒凸起的紅色瘢痕,讓人見過之後,就難以從腦海揮去。      本間曾經在每次看到她的時候——雖然有些失禮——假想她的臉上沒有那片傷疤的情形。只要用腦內Photoshop 去除那片傷疤,一位相貌端正的美人頓時躍於眼前。      儘管她現在的模樣也十分有魅力,不過要是沒有那片傷疤,恐怕來向她搭訕的男人,就會多到令她煩不勝煩,不知道要花費多少多餘的力氣才能打發掉。她的臉龐就是如此端正姣好,身材也好得引人注目。      她瞥了一眼手機,把書放回書架上,輕輕行了一禮之後,走出了書店,想必是今天與人有約。仔細一想,她平常總是穿褲裝,今天卻是穿裙子配高跟鞋。希望她的情人(或是候補情人)能連她的傷疤都疼愛憐惜,本間目送著她的背影想著。      ——好啦,也差不多該關門了。      本間低頭看向腳邊堆疊得高高的紙箱,輕輕嘆了口氣。這些是他先前到府收購之後,就放著沒動的舊書。今天非得把這些書分類,整理出適合自家書店以及不適合的書,再一本本加以清理、標上價格。      ——只是適合的書應該沒幾本就是了。      「舊書Slope」剛開張的時候,架上也曾經擺過暢銷書籍。不過在幾年前,本間就把那些書跟以堆論價的書捆在一起,拿去業內拍賣出售了。所謂的舊書店,不論店有多小——或者應該說,愈是小家的舊書店——愈容易有店主個人書房化的傾向。因此在店內擺著自己不覺得有趣,也看不出文化價值的書,是一件對心理健康有害的事情。      ——就算書賣不出去,起碼也要被喜歡的書圍繞著生活。      本間在過去的兩年裡,逐漸轉變成這樣的心態。日記、書簡集、隨筆、文學、民俗學、訪談、回憶錄,店內堆滿了這些合乎本間眼光的舊書。不管怎麼說,本間最喜歡能感受到「真實聲音」的書。      本間走出店門,把牌子翻到「Closed」那一面。      他順便瞄了一眼設在外面的意見箱,不過裡面沒有任何來信。      3      「相思樹」是一家印度咖哩餐廳。      陽子第一次來的時候,希子向她描述這家店「就像時髦的咖啡店一樣,很漂亮」。陽子自己也能感受到店內木質調裝潢的觸感。據說每次來店裡,都能看到為了這家店,特地來神樂坂的客人。      兩人刻意稍微錯開午餐時段,所以蔬菜咖哩馬上就端上桌。希子聲稱自己每週都要吃一次這裡的蔬菜咖哩,不然就會打不起精神。陽子自己也覺得這裡的藍紋起司烤餅格外美味。      「最近假日之類的時候,總覺得自己都在盯著手機瞧。」      希子開口說道。「瀏覽某某知名藝人和誰交往之類的消息,花了三十分鐘;接著去逛網路商店,又是三十分鐘沒了。接下來,如果又確認起Instagram,三十分鐘又這樣過去了。不但令人眼睛疲勞,還會增加多餘的東西,根本沒半點好處。」      「呵呵,看來看得見也真是一件辛苦的事。」      「所以我在認真考慮戒電子用品。照這樣下去,我只會自取滅亡。為了把傷害降到最低,我需要封鎖垃圾娛樂新聞、朋友和名人的社交帳戶。」      「那可真是大工程。」      「說起來,我們公司也開始說:『推動數位化的同時,也要深入類比世界。』最近好像就會有相關的指示。」      「出版社感覺也是很辛苦呢。」      「就是說啊。」      陽子一邊回話,同時也不忘留意指尖。免得因為太專心聊天而打翻杯子,不小心鬧笑話。      「就這一點來說,陽子的生活真的很精簡樸實呢。」      「沒那回事,我只是因為看不見,才被迫簡化生活。要是眼睛能看得到,我也想在網路上購物,瀏覽各種新聞,還想做料理,或是穿著和服出門。」      「不過不這麼做的陽子,感覺和當下的極簡主義或斷捨離價值觀不謀而合。」      「恰巧相反,我其實想過老派的生活。不是說即使是停掉的時鐘,一天也會準兩次嗎?我的情形正是如此,只是剛好方向和時代一致而已。」      「對喔,陽子可是在高中生的時候,迷上白洲正子的人。當時安室奈美惠他們應該人氣當紅,我想沒幾個女高中生會說『我喜歡的作者是白洲正子』吧。」      「呵呵,大概吧。」      從希子用湯匙的聲音來聽,她盤內的食物所剩不多。陽子也加快進食的速度,以免落於希子之後。      「陽子現在手上還有在忙什麼樣的工作嗎?」      「某所大學委託我替考題的點字校稿。」      「那是什麼工作呀?」      「為了有視覺障礙的考生,考題不是需要翻譯成點字才行嗎?我的工作就是確認考題的點字有沒有缺字或錯字。」      「聽起來真是不得了。」      「嗯,畢竟事關考生的人生,我也緊張得不得了。」      「真是各式各樣的工作都有呢。」      希子佩服地說,再次動起湯匙。與此同時,對面另一桌的男女說著「真是好乖喔」的低聲交談聲,也傳進陽子的耳中。對方想來是在說趴在桌下的安。雖然不到安的程度,不過陽子的耳朵也比常人來得靈敏。      「再來就是有一場要在仙台舉辦的視覺障礙座談會找我去。」      「好厲害,陽子簡直大紅人啊。」      「沒那回事,我能像這樣接到工作,都是多虧妳。我真的很感謝希子。」      「哪裡的話,這是陽子自己的實力。」      希子總是這麼說,不願居功。不過以「盲眼女性書評家」的身分,將陽子介紹給世界,毫無疑問都是希子的功勞。      希子工作的出版社位於神樂坂,長期以來一直專注推動有聲書。由演員等朗讀作品,錄製成CD的有聲書,似乎在美國擁有廣大市場。在人口高齡化的日本,對有聲書的需求也預估會增加。      原本在圖書銷售部門的希子,以身兼二職的方式被分派到有聲書企畫室。她在那裡進行市場調查的時候,注意到全國點字圖書館收藏的數位有聲書,也就是所謂的DAISY讀本。      DAISY讀本並不只是單純的CD有聲書,而是可以從目錄直接跳到想讀的頁碼,也能改變朗讀速度的數位化圖書電子檔。      陽子喜歡讀點字書,但也喜歡下載聆聽DAISY讀本。義工朗讀的聲音會改變作品給人的印象。比如說歷史小說和冷硬派小說,還是由沙啞的男聲朗讀最有氣氛。其實由於朗讀的義工絕大多數是女性,由男性朗讀的作品也就因此而更為珍貴,受到大家的歡迎。      陽子會在部落格,發表「視障者的讀書感想日記」。有一天,她突然收到希子的訊息。      「妳好,我很喜歡看妳的部落格。冒昧聯絡,實在不好意思,其實我是出版社的人——」      在兩人書信往返的過程中,她們發現希子的公司和陽子所住的市營住宅相距不到五分鐘路程。於是兩人便約在神樂坂的赤城神社內的「赤城咖啡店」碰面。      兩人碰面之後,陽子吃了一驚。      和大部分的視障者一樣,陽子對於對方的氣場或波長之類的東西很敏感,而在她至今為止遇到的人之中,希子可說是數一數二充滿正面能量的人。她在高中的時候,似乎曾是全國等級的空手道選手,頭腦也很靈活敏銳。陽子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文武雙全的女性。陽子最後甚至開始覺得希子是「有如活生生的能量景點的女性」。      只聽這位活生生的能量景點,開口這麼說道:      「妳有興趣為我們公司的網站,寫一系列關於有聲書的書評嗎?」      陽子雖然有點不知所措,但還是接下了委託。不久之後,她便收到了有如小山的有聲書,其中有許多是日本的近代小說。陽子一本本地開始聽,由於她聽慣了DAISY讀本,所以「用耳朵讀書」對她來說不是難事。相反地,她反而相當樂在其中。聽到後來,陽子逐漸感受到過往小說所擁有的懷舊感與哀愁的魅力。      然而,將這份感受付諸文字,卻是一件令人害怕痛苦的差事。陽子實在不認為自己的文章足以登在老字號出版社的網頁上,並讓讀者滿意。      打文章對陽子來說,也不是一件易事。陽子原本是靠鍵盤上的FDSJKL六個鍵,打出點字文章。在電腦朗讀軟體普及之後,她學會一如字面意義的盲打,成功地像明眼人一樣打字。陽子會讓朗讀軟體閱讀出聲,再一一打字輸入。      陽子也沒辦法像明眼人一樣校稿。她會在腦中推敲,直到近乎完美之後才開始動筆,以避免事後修改。即使如此,還是會有難以避免的文字變換錯誤,因此會由希子校正後再刊登。      習慣這樣的稿件往來之後,希子對陽子這麼說:      「把一般新書也列進書評的對象吧,這樣頁面瀏覽量也會增加。」      暢銷書籍在視障者之間的需求也很高,因此會在全國志工的努力下,優先被轉成DAISY讀本。      陽子在書評的連載中,也曾經針對年輕視障者的「點字閱讀量下降」,以及社會一般年輕人的「閱讀量下降」進行探討。其實在全國三十萬人左右的視障者之中,只有約一成的人能閱讀點字。隨著DAISY讀本的普及和科技的進步,愈來愈多年輕視障者脫離點字,還有不少年輕人表示「只有在標籤分類的時候才會用到點字」。隨著語音輸入軟體的準確度提升,今後的點字使用度想來也會愈來愈低。      陽子在希子的提議下,針對這點進行的探討,讓她開始被邀請參加視障者座談會和演講。      陽子打從心底感到喜悅。      她第一次感到自己在社會上有了一席之地。

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從《神樂坂的緣分星期四》開始,讓閱讀成就理想的自己。
  我覺得以「書本」為主題的作品,都在寫一個理想的生活。      我們閱讀的,將成為自身的一部分,且在某一個時刻,化作生活指引。眼前出現關卡,書籍上的文字將提醒自己,歷經百年時光,即便與這本書有關的每一人都已死去,但承載意念的文字,證明了在世上,曾有一個人——書中作者,與此刻的自己共鳴。      每一個念頭,每一種寂寞,都可以從文字中找到共鳴。換句話說,我們不孤獨。每一種煩惱,每一種困難,都可以由「書」尋覓到解答。也就是說,我們不會迷路。      書市逐漸沒落,隱隱約約透著一絲細語,我們並不再相信文字和故事,真的能帶給我們人生的指引——但有一批人相信可以。書店小說,及會被書店小說所打動的人們,還是相信故事的力量。      《神樂坂的緣分星期四》作者平岡陽明,任職過出版社,在描寫書店、書評家、編輯、企劃,都有著巷內人為之一笑的細節(或說吐槽)。主角一是離婚的中年大叔,一是盲眼的書評家,他們人生推進,增添的歲月,讓他們讀了同一本書時,出現不同況味——沒錯,這個故事,還寫了一個夢,那就是「如果要為書標上一個賞味期限,我希望有一萬年」,書可以長長久久反覆閱讀都不失去趣味。      這是個沒有串流平台、沒有社群媒體,以「書」重新會友,讓「故事」回到我們的「社交圈」,宛如午後陽光灑落木頭地板,透明舒暢的雋永故事——只是也要小心,《神樂坂的緣分星期四》有個陷阱。本書描述了許多存在神樂坂的餐廳,讓人想馬上買機票飛往日本一趟。書和好吃的料理,真是人生摯友!   

更多編輯推薦收錄在城邦讀饗報,立即訂閱!GO

作者資料

平岡陽明

1977年出生,慶應大學文學系畢業,任職過出版社。2013年以《松田さんの181日》獲得第93屆「All讀物新人獎」出道,另著有《ライオンズ。1958。》、《イシマル 書房編集部》等作。2020年以《ロス男》入圍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基本資料

作者:平岡陽明 譯者:鍾雨璇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NIL 出版日期:2023-06-29 ISBN:9786267226568 城邦書號:1UY042 規格:膠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0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